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快穿之配角要黑化
快穿之配角要黑化

快穿之配角要黑化

分类: 幻想时空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8:23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快穿之配角要黑化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快穿之配角要黑化介绍

最新小说《快穿之配角要黑化》主要内容为:第二天一早,陆清晚就被闹钟吵醒,“哎,悲哀的高中生涯。”陆清晚叹了口气,起床。谁能想到她一个好不容易熬过高考,并且挤过高考独木桥的人,竟然又重新来了一遍。来到餐桌前,陆母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陆清晚只是负责低头吃饭就行了。陆清晚到教室的时间还是挺早的,不过幸好教室已经开门了。陆清晚遵循着寄主的记忆来到自己的课桌,放下书包,坐下,拿出一本书就开始看,当然表面上是在看书,实际上却是在思考自己那早退晚来的同桌,也就是任务对象,想着到底怎么样才能把他引导到正道上来?

书友点评:

《快穿之配角要黑化》这本书,必须认真看专心看,才能不迷糊。不然容易记不住情节,线索,如果是观看视频可能会轻松点,看文字就必须认真记情节和伏笔线索了。

章节试看:

3-校园学渣逆袭记(2)

陆清晚来到客厅,陆父看到陆清晚拨开的厚厚的刘海显得有些吃惊,竟然连报纸也不看了,陆母从厨房端出早饭,看到陆清晚也是一愣。

“晚晚……”陆母把早饭放到桌子上,想说些什么,但是又怕说错话伤害女儿脆弱的心灵,所以有些犹豫。

陆清晚琢磨着寄主的性格,低着头坐到餐桌旁。

陆父看了陆母一眼,示意陆母别说话了,以免把好不容易把厚刘海拨开的陆清晚再次把那刘海放下去。对于陆父陆母来说,陆清晚这厚厚的刘海,就相当于陆清晚封闭的心,而现在陆清晚原因把这刘海拨开,就意味着陆清晚在尝试着打开自己心里的那扇门,他们可不能把小心翼翼的陆清晚吓着。

陆母点点头,以至于,陆清晚掀刘海这一举动没有引起陆父陆母的询问,这让陆清晚松了口气。

吃过早饭,陆清晚就以回房写作业为由,回到了房间。

回到房间的陆清晚打开作业,问系统A1道:“A1,你有什么金手指吗?”

不等A1回答,陆清晚就托着腮继续道:“我记得我看的小说里的系统都是各种金手指大开的,像是什么绝世武功、穿越时空、长生不老什么的,或者是积分换取商品的?”

“没有。”A1很高冷的打断了陆清晚的想象。

“啊?为什么会没有?”陆清晚有些失望。

A1回复道:“本系统是正经的拯救系统,不是金手指系统。”

陆清晚:“……”很想说那要你有何用怎么办?

“一点金手指都没有?”陆清晚皱了皱脸,有些不开心,为什么听说的和实际见到的会不一样呢?

A1似乎是略微犹豫了一下:“本系统会适当给予宿主一些帮助,但是是在每个世界允许的情况下才行。”

陆清晚双眼一亮:“这才对嘛!那我这个世界可以获得的金手指是什么?帮我做做作业可以吗?”

“帮你提升记忆力。”A1打破了陆清晚的幻想。

陆清晚有些无奈,这算是金手指吗?

“宿主不接受也可以。”A1察觉到了陆清晚的想法,高冷的说。

“别别别,有总比没有好。”陆清晚笑着说。

“对了A1,你有那把人体的各项指数化作参数的功能吗?”陆清晚很想像是小说里的女主一样看一下自己的各项指标啊。

“不能。”A1再次拒绝。

陆清晚嘟了嘟嘴,无奈的叹了口气,她怎么感觉自己的系统一无是处呢?哦,除了提升了一下记忆力,可是陆清晚既然能考上A大她那个世界国内数一数二的大学,她的记忆力本就是不错的,现在壳子换了人,这个陆清晚可是A大的陆清晚,而不是普通大专的陆清晚啊!

不过,虽然现在陆清晚虽然抱怨,但是随后陆清晚却感觉到系统提升了记忆力的好处。像是一篇文章,陆清晚之前读上五遍才只能背个大概,而现在五遍下来,可以一字不落的背下来,且倒背如流。

陆清晚看着自己面前摊开的作业,心道,幸好她的大学是亲自考上的,而这个世界知识和自己学的一样,这才使得陆清晚做起作业没什么难度。

就这样,适应了一天自己的新身体,陆清晚开始期待明天见到自己的拯救对象了。现在是高一下半学期,马上就要期中考了,根据寄主对夏名淮的记忆,现在的夏名淮学习已经跟不上了,并且开起了稀奇古怪非主流形式,没错,就是那个非主流,火星文与烟熏妆齐飞,忧伤和七彩头发并行的时候。

想到这,陆清晚无奈的叹了口气,把叛逆少年掰正,自己会不会挨打呢?“陆清晚”在学校可是个孤僻小人物啊,胆小、懦弱,还有些自卑……我真的可以吗?可别崩了人设啊!

第二天一早,陆清晚就被闹钟吵醒,“哎,悲哀的高中生涯。”陆清晚叹了口气,起床。

谁能想到她一个好不容易熬过高考,并且挤过高考独木桥的人,竟然又重新来了一遍。

来到餐桌前,陆母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陆清晚只是负责低头吃饭就行了。

陆清晚到教室的时间还是挺早的,不过幸好教室已经开门了。陆清晚遵循着寄主的记忆来到自己的课桌,放下书包,坐下,拿出一本书就开始看,当然表面上是在看书,实际上却是在思考自己那早退晚来的同桌,也就是任务对象,想着到底怎么样才能把他引导到正道上来?

教室陆续进来人,陆清晚只是很好表现自己的内向和自卑,幸好寄主不用和别人打招呼,倒是省了陆清晚现在的麻烦。

“哎?清晚你脸上有胎记哎。”前桌的一个女生往后面走过来的时候,好像发现了什么事情。

陆清晚知道,这个女生是个出名的小八卦,叫徐彩静,模样清秀,其实也没有恶意,只是八卦和好奇而已,毕竟前后桌快一年了,竟然是第一次见到陆清晚把额头露出来,还露出了脸上的胎记。

“嗯。”陆清晚学着寄主内向的样子微微点了点头。

“之前你刘海挡着我竟然没发现。”徐彩静总是忍不住的说话。

陆清晚静静的当着听众,只是这徐彩静已经从胎记聊到了去胎记的医院还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尤其是在陆清晚并没有搭腔的情况下。

就在陆清晚考虑着要不要以要背书为由打断的时候,上早读的上课铃终于响了,真的太及时了。

一个早读,夏名淮果然在陆清晚期盼的目光中……额,没来。

陆清晚看了一下课程表,第一节是语文课,于是把手里的英语书往桌洞里放,结果正在找书的时候,自己的课桌被敲了敲。

陆清晚看向来人,来人穿着肥大的校服,只是校服上写着画着奇怪的符号和文字,脸上挂着慵懒而又痞痞的笑,在男生中有些长的头发泛着蓝色,右耳上大大的耳钉,微微歪着头斜斜的站着,很帅,痞帅的帅。

陆清晚知道,这就是任务对象夏名淮了。

4-校园学渣逆袭记(3)

陆清晚起身让夏名淮进去。

陆清晚记得系统给的资料,说夏名淮之所以变成叛逆少年是因为被校园暴力给逼得。夏名淮父母离异,他曾经也是一个好学生,进入这所高中时是全校前十。是前十名中颜值最高的,一下子在开学典礼上收获了无数目光,其中就有一个高二的学姐。

这个学姐也算是学校里的有名人物,后面追她的人也是不好,尤其是以校园里的“小霸王”最盛。然而这个学姐却是对这个学弟青睐有加,于是这个“小霸王”就开始了一系列针对夏名淮的行为。

夏名淮告诉过老师,然而老师只是警告了“小霸王”,却做不到真正开除,这“小霸王”虽然记过处分无数,但是因为舅舅是副校长,根本就无所畏惧。每次夏名淮的告诉老师换来的都是变本加厉的校园暴力。

并且因为这个“小霸王”的关系,夏名淮被众人隔离了。于是在“小霸王”一而再再而三的殴打中,在同学的排挤中,好好的一个好学生硬生生的就这样堕落了,跟什么社会上的人“拜了把子”,加入了什么什么帮,于是夏名淮也成了有兄弟的人了……

陆清晚想到夏名淮的事迹以及最后的结局,微微皱了皱眉,一个被校园暴力影响了人生的可怜小孩。

陆清晚感受到一道打量的目光,条件反射的看过去,看到的是托着腮的夏名淮正在看自己。陆清晚赶忙低下头,按照寄主的性格应该是害怕夏名淮的,不敢看夏名淮的。

夏名淮嗤笑一声道:“躲什么?我看到你的胎记了。”陆清晚倒是没想到竟然是夏名淮主动跟自己说话。

若是原先的陆清晚,要是胎记的事情被接二连三的指出来,保不齐就局促不安更加自卑了,但是现在的陆清晚不同,只是一个无伤大雅的小胎记而已,陆清晚并不是很在意。

陆清晚摸了摸自己的胎记,柔柔一笑:“嗯,希望没吓到你。”

听到陆清晚的话,夏名淮一愣,先是是没想到陆清晚竟然会和自己说话,而且语气里丝毫不见平日里的畏缩和害怕。看着这个样子的陆清晚,夏名淮坏笑一声,调戏道:“独一无二的胎记,而且很小,并不影响你的好看哦。”

陆清晚:“……”我这是被一个高中生给撩了吗?

“是的。”A1给了陆清晚肯定的回答。

陆清晚张了张嘴,本来想反撩回去的,但是想起自己要维持寄主的人设,这才只能作罢,只能微微低了头,把课本拿了出来,故意让自己看起来显得慌张、害羞起来。

夏名淮看着“慌张”的陆清晚,他之前怎么不知道自己的这个同桌这么容易害羞?

陆清晚要是知道夏名淮的想法,一定会问他,之前他根本就没跟陆清晚说过几句话的,说过最多的就是“起来,我要出去”、“起来,我要进去”、“让一让”等一些让陆清晚给他让地方而已。

过不了一会儿,上课铃就已经响了,踏着铃声进来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老师,据说这个男老师脾气不错,教的班级每次小考的时候都是中游偏下,但是到了最后期末却都是中游偏上,很多人以为他有什么得到真题的方法,其实并不是,他只是研究透了每个出题人的出题风格,并且把语文答案都做了规定格式,整的就像是数学公式似得,只要背过格式,每个人的答案看起来都像是标准答案一样。

他的课一般花十五分钟提问上一节课的内容,二十分钟左右讲下一节课,然后五分钟左右背诵,预备下一节课提问。而这个语文老师,好巧不巧,就是一个会提问夏名淮的老师,原因很简单,教语文的,都是喜欢文绉绉的东西,而非主流的有些伤感句子确实很唯美,所以他记得夏名淮这个班里唯一的一个非主流。

这不,刚上课,他就在黑板上写了这么一句话: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然后道:“分析一下这一句话。”顿了顿,就点了夏名淮的名字。

夏名淮站了起来,皱眉,虽然他很感激这唯一一个记得自己名字的老师,但是他真的不知道。

陆清晚遵循记忆想了想,知道老师昨天讲过,分析这种有内涵的句子要把握三点:表层含义、深层含义还有表达的情感。

见夏名淮支支吾吾,老师换了一个问法:“那你说一说,怎么分析这个句子?”

夏名淮一脸不知道该从何说起的样子,微微有些窘迫。陆清晚知道,现在的夏名淮还是有自尊心的,有自尊心就好,有了自尊心,陆清晚就觉得通过刺激疗法,夏名淮还是有救的。

陆清晚写了答案过去,夏名淮愣了一愣,倒是没想到陆清晚会帮自己,但是依旧照着陆清晚写的读了出来。

讲台上的老师,怎么看不到夏名淮眼神的下扫?但是他没有揭穿,让夏名淮坐下之后转而喊起了陆清晚让她分析一下这个句子。

陆清晚的本身就是汉语言文学系的在校学生,这种句子根本就是小意思,只是套上套路,很轻易就口齿清楚的把答案说了。

老师点了点头,让陆清晚坐下。于是陆清晚在众多或是好奇,或是不屑,或是不关心的目光中坐下。虽然陆清晚不能崩人设,但是她总不能永远顶着自卑懦弱的人设过一辈子。

倒是陆清晚的表现让旁边的夏名淮有些感兴趣,毕竟是十几岁的少年,他的心思倒是没藏住。

“喂,刚刚谢了。”夏名淮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上写东西,侧头对陆清晚说。

陆清晚想着原主应该不会在课堂上说话,只是写了一个小纸条,在小纸条上端端正正的写着:不用谢。

夏名淮扫了一眼小纸条,笑了笑,托着腮开始听课,即便是眼睛已经快合上了,依旧没敢趴下,或许是不想让这唯一一个还点他名字的老师失望。

陆清晚, 赫连泽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