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雄兵
三国雄兵

三国雄兵

分类: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1-04-03 12:57:31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三国雄兵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三国雄兵介绍

《三国雄兵》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虽说这些人都不属于刘表,但依旧在他辖地境内。刘表吩咐下去,就有侍从鱼贯而入。侍从端着酒水,拿着美味佳肴,一一在每个宾客面前摆上。刘表给自己的酒樽斟满酒,拿起酒樽道:“诸位,来满饮一杯。”众人齐齐举杯。一杯酒饮下,刘表扫了张绣一眼就收回目光,然后看向蒯良,点了点头。蒯良从坐席的位置起身,面带微笑,道:“今夜主公在州牧府设宴,一方面,是为张绣张将军接风洗尘。”

书友点评:

《三国雄兵》是由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人物性格在作者的刻画下每个人都有鲜活特点体现,剧情引人入胜,总会出乎我的预料,下午茶时间还有什么比喝着茶读本好书更惬意的事情呢。

章节试看:

张绣的坚持

张绣和徐庶一番交谈后,更是投契。两人的很多观点,都不谋而合。交谈到最后,张绣没带徐庶回客栈。

他这次来招揽徐庶,没有暴露行踪,这就意味着,刘表不知道徐庶归顺了张绣。

所以,徐庶是张绣的底牌。

至于崔钧、石韬等人,张绣相信,他们都不是多嘴之人。

两人分别后,张绣悄然回到客栈。他一出现在客栈中,便发现了盯梢的人。他径直回到房中,见到黄召后,问道:“我离开客栈后,可有动静?”

“没有!”

黄召回答一声,问道:“将军去招揽徐庶,可曾有结果?”

张绣道:“一切顺利!”

“恭喜将军,贺喜将军!”

黄召一听,连忙道喜。

他先前奉张绣的命令去打探徐庶的消息,从旁人的口中,得知徐庶是一个有才华的人。这样的人愿意归顺张绣,对他们来说,是极有帮助的。

张绣让黄召去忙,一个人枯坐着,思考晚上可能会遇到的情况。

时间流逝。

转眼,便到了傍晚时分。

张绣换上锦衣华服,腰悬佩剑,头戴长冠,便出了客栈。张绣去州牧府,仍然没带黄召,是孤身前往,留下了黄召看押文聘和蔡瑁。

张绣去州牧府了,刘表是否会派人来劫人,张绣不清楚,但必须做好防范。

刘表派人来了,张绣乐见其成。

只要刘表先动手,明天在谈判桌上,张绣就有了说法。

张绣刚出客栈,就见蒯良来了。他疾走两步,上前行礼道:“蒯先生!”

蒯良回礼道:“将军,请随我来。”

张绣跟在蒯良身后,往州牧府去。抵达州牧府的门口,张绣停下来,打量了州牧府。刘表的州牧府,典雅别致,恢弘壮阔,颇有诸侯气度。

蒯良继续往内中走,可张绣却没有再往前走。

蒯良停下来道:“张将军,何故停下?”

张绣笑了笑,淡淡道:“客人到了,刘荆州莫非还要摆架子,不出来迎接吗?”

蒯良闻言,眼中掠过一道精光。

他清楚张绣的坚持。

如今的张绣,虽然实力弱,连一郡之地都没有,但张绣是独掌一军的人。从这个层面说,张绣和刘表处于对等的地位。

张绣抵达,刘表应该亲自迎接。

蒯良神情不变,解释道:“张将军,内中已有客人抵达。主公如今,正在厅中待客。再者,主公嘱咐我全权迎接,张将军随我入内,也是一样。”

张绣哼了声,转身就走。

他根本不和蒯良说话。

这一下,蒯良慌了。

如今掌握主动权的人是张绣,不是刘表,毕竟张绣手中还有两个人质。一旦惹怒了张绣,今天的文会,也就失去了意义。

蒯良连忙道:“张将军且慢!”

这一刻,蒯良深刻的认识到,张绣不好忽悠。

张绣停下,转身看着蒯良一言不发。他越是如此,越让蒯良无奈,蒯良只得服软,说道:“张将军且稍等,在下立刻去通知主公。”

张绣强势道:“让刘荆州快些,如果怠慢了本将,我自行返回客栈。至于蔡瑁和文聘,本将会一并带走。本将来荆州,是带着诚意来的。他刘表如果没有诚意,那就作罢。”

“请将军放心,一定转告。”

蒯良应下,便是一阵疾走,往州牧府内行去。

大厅中,谈笑宴宴。

刘表身着博领大衫,头戴进贤冠,高坐在主位上,和已经抵达的宾客闲谈。

今夜的宴会,刘表很期待。

他要借此震慑张绣。

先前听侍从回话,说蒯良领着张绣在来的路上,刘表更加的兴奋。忽然,刘表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自大厅外传来。

他抬头看去,看到了蒯良,脸上露出灿然笑容。可刘表脸上的笑容还没有绽放完,就僵住了,因为只看到了蒯良一人,没看到张绣。

刘表眉头,登时皱起。

不多时,蒯良走到刘表的身旁,附耳低声道:“主公,张绣到了门口,死活不进入。他必须要主公亲自迎接,才肯进入州牧府。”

刘表心情,瞬间就不美好了。

他堂堂一州的州牧,刘氏宗亲,竟然要亲自去迎接张绣,太跌份了。虽说张绣活捉了蔡瑁和文聘,但在刘表眼中,张绣这样的西凉军,就如同流寇一般。

刘表声音低沉,吩咐道:“子柔,你去告诉张绣,就说老夫走不开。你是全权接待他的人,务必把他带进来。”

蒯良道:“主公,卑职一劝说,张绣抽身就走,完全没办法。”

刘表心中膈应得很。

他故意不亲自迎接张绣,就是为了彰显自己的身份。没想到,张绣竟然死活要他迎接。刘表也不能让张绣离开,否则计划进行不下去。

无奈之下,刘表只得和众人招呼一声,便带着蒯良往外走。

不多时,刘表来到大门口。

蒯良摆手指着张绣,介绍道:“主公,这是张将军。”

张绣主动道:“见过刘荆州!”

刘表微微一笑,说道:“张将军年少有为,俊逸潇洒,真是好儿郎。”

张绣道:“刘荆州谬赞了。”

他看到刘表的相貌,也不由得称赞。刘表的能力,虽然不怎么样,但这副相貌,端的是儒雅不凡。如今刘表已经上了年纪,可想而知,刘表年轻时候是多么俊逸。

刘表摆手道:“张将军,宾客到了许多,请随我入内吧。”

张绣道:“刘荆州请!”

就在两人准备入内时,一辆马车缓缓行驶而来,在州牧府的大门口停下。

刘表瞥见了驾车的马腹,清楚了来的宾客是谁,迈出的步子停下。他神情柔和,说道:“张将军,有贵客抵达,你随子柔先入内,可好?”

张绣摇头道:“无妨,我也想看看,到底是谁,能让刘荆州亲自迎接。”

这时候,马车门帘卷起。

一个青年率先走出,青年额头高耸,塌鼻梁,八字眉,厚嘴唇,肤色黝黑,眼神桀骜,一袭黑色长袍在身,给人一种锋芒必露的感觉。

这是庞统。

他的出现,没有引起刘表的举动。

下一刻,一位老者走了下来。

此人身着粗布麻衣,头发灰白,身材颀长,一张清瘦的面颊,带着淡淡笑容。

此人是庞德公。

荆州庞家,庞德公便是家主。虽说庞德公不出仕,但他在荆州名望极高,深受士子拥戴。

刘表拱手见礼,而庞德公也回礼。

张绣听到刘表对庞德公的称呼,清楚了庞德公的身份,再联想到庞统的相貌,他认出了庞统。张绣丝毫不怯场,主动抱拳道:“在下张绣,见过庞公。”

庞德公微笑道:“张将军年少有为,老夫也是有所耳闻。今日一见,果然不凡。”

庞统跟在庞德公的身边,眼眸转动,打量着张绣。他在鹿门山时,得知了张绣生擒蔡瑁的消息,又得知张绣活捉了文聘,对张绣很是好奇。

张绣道:“庞公谬赞了。”

刘表见庞德公和张绣交谈,心头不喜,立刻插话道:“庞公、张将军,里面请!”

“请!”

张绣颔首,让庞德公先行一步,然后再疾走追上刘表,一起往厅内走去。

我有两首诗

进入大厅,宾主落座。

刘表和张绣,一左一右坐在大厅首位。

庞德公坐在左侧首位落座,其余宾客,纷纷起身见礼。在庞德公落座不久,司马徽、黄承彦、诸葛亮、徐庶和崔钧等荆州名士,也纷纷抵达。

人,几乎到齐了。

刘表眼看坐席几乎满座,目光掠过众人,便说道:“承蒙诸位赏脸,来府上赴宴,老夫倍感荣幸。荆州境内,因为有诸位在,才有荆州的风流文采,才有荆州的粲然文风。”

一番话说完,刘表脸上尽是自豪。

荆州境内,有庞德公,有司马徽,有徐庶、诸葛亮等人,可谓人才济济。

这是刘表的底蕴。

虽说这些人都不属于刘表,但依旧在他辖地境内。

刘表吩咐下去,就有侍从鱼贯而入。侍从端着酒水,拿着美味佳肴,一一在每个宾客面前摆上。刘表给自己的酒樽斟满酒,拿起酒樽道:“诸位,来满饮一杯。”

众人齐齐举杯。

一杯酒饮下,刘表扫了张绣一眼就收回目光,然后看向蒯良,点了点头。

蒯良从坐席的位置起身,面带微笑,道:“今夜主公在州牧府设宴,一方面,是为张绣张将军接风洗尘。”

“另一方面,是借此机会,广邀诸位贤达一起畅谈,聊一聊天下大势,聊一聊诗作,一起吟诗作赋。”

“依照老规矩,依旧以文会友。”

“诸位有什么新写出的诗赋,可以当众诵读一番。有主公在,更有庞公和司马徽先生在,自会一一点评。”

蒯良笑道:“如此,也不失为一大趣事。”

此话一出,张绣明白了过来。

这是要欺负他。

在世人的印象中,张绣出身西凉军,是军中的泥腿子,不懂文墨,不通诗书。试想一下,在座的人,都是饱学大儒,都是才思敏捷的人,众人高谈阔论,张绣插不上话,必定如坐针毡。

张绣嘴角噙着淡淡笑容,神情不卑不亢。

他不惧蒯良的提议。

更不惧刘表的算计。

刘表的万般谋划,只能成为他的垫脚石。

徐庶坐在张绣的对面,颇为张绣担心。虽说张绣擅长兵法谋略,更懂得天下大势。可术业有专攻,他担心张绣不擅长吟诗作赋。

庞统也盯着张绣大量。

他对于张绣,心中也是无比好奇。

其余一些人,闲聊时,目光时不时的扫过张绣,打量着张绣的反应。除张绣外,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是刘表州牧府中的座上宾,能吟诗作赋,而张绣未必会。

许多人,抱着看戏的心态。

“粲有一首诗,请诸公品评。”

忽然,一个身体羸弱,相貌普通,个子矮小的青年走了出来。青年的相貌很是普通,只能说不丑罢了。他的年龄,约莫在二十左右。虽说青年相貌普通,可一双漆黑的眸子,却明亮无比,很是有神。

此人名叫王粲。

历史上,王粲是建安七子之一。

王粲,字仲宣,山阳郡人,他的曾祖曾任太尉,他的祖父曾任司空,可谓是官宦世家。王粲年幼的时候,得到蔡邕的赏识,早有才名。

后来诸侯征战,王粲举家南下,到荆州依靠刘表。

只可惜,刘表喜欢的人,至少具备两个条件。

第一,有才华。

第二,长相要出众。

王粲虽然有才华,可是相貌却不行。他要身高没身高,要长相没长相,而且年纪还小,所以王粲虽然居住在荆州,有刘表供着不愁吃穿,但却得不到刘表的赏识,无法踏入仕途。

刘表道:“王仲宣有何诗作?尽管道来。”

“喏!”

王粲微微一笑,不急不缓的道:“在下的这首诗,是前些日子,思念家乡所做。诸位,请听我诵来。”

稍作停顿,王粲便朗声诵读。

“荆蛮非我乡,何为久滞淫。”

“方舟泝大江,日暮愁我心。”

“山冈有余映,岩阿增重阴。”

“狐狸驰赴穴,飞鸟翔故林。”

“流波激清响,猴猿临岸吟。”

“迅风拂裳袂,白露沾衣襟。”

“独夜不能寐,摄衣起抚琴。”

“丝桐感人情,为我发悲音。”

“羁旅无终极,忧思壮难任。”

王粲摇头晃脑,诵读出最新的一首诗。他诵读完毕后,拱手道:“诸公,请斧正。”

张绣听后,心中一笑。

王粲的这首诗,很有意思。

因为这首诗要表达的意思,是他有志难伸,无法施展抱负。王粲是一个文人,年少得志,到荆州来,是听说刘表举贤用能,他想一展抱负的。

可是,他到了荆州,却被闲置了。

王粲借助诗句,吐露心中愤懑。他的诗句中,一句接着一句的景色描写,蕴含浓烈的感情,更增加了王粲内心情绪的体现。

尤其是开篇,一个‘荆蛮’,彰显了其中的韵味。

如果荆州好,王粲不会用这般词语。

张绣知道王粲,他清楚王粲不受刘表的重用。估摸着这一次的文会,就是要发泄一番。在张绣内心,他倒是想要招揽王粲,以收为己用。

王粲能力不是最顶尖的,但才华不弱。

这样的人,能处理后勤。

张绣按捺住招揽王粲的心思,目光一转,落在刘表脸上。此刻刘表脸上的神情,有些阴翳,因为王粲的话,简直是打他的脸。

不过,刘表最终没有发作。

蒯良见气氛有些不对,也不让人点评了,直接就起身,让王粲回到坐席上,然后岔开话题,更是主动赋诗一首。

蒯良的诗,是赞扬刘表的。

在蒯良之后,又有崔钧、石韬、伊籍、蒯越等人,纷纷吟诗作赋。一个个荆州的文士,都尽展才华,展现出不凡的文风。

刘表对这些人,毫不吝啬的夸赞,表情很是柔和。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这时候,气氛愈发浓烈。刘表的目光,终于落在张绣身上。赴宴的人,大多数都已经吟诗作赋,唯独张绣还没有参加。

刘表似笑非笑,说道:“张将军,众人皆参与,张将军何不赋诗一首呢?虽然这是以文会友,但重在参与,不计较文的好坏。”

话语中,有对张绣的不看好。

在刘表看来,张绣只是一个莽夫而已。他说不在乎张绣诗赋的好坏,实际上,刘表心中想的是,恐怕张绣连诗都做不出来。

所以,刘表期待张绣吃瘪的样子。

张绣微微一笑,不卑不亢的道:“刘荆州,我一介莽夫,不适合参与这样的文会。依我看,还是静听诸位吟诗作赋,您看如何?”

刘表一听,更是窃喜。

这一回,张绣要吃瘪了。

刘表身子微微前倾,说道:“刚才老夫已经说了,重在参与,不计较诗文的好坏。张将军如果有什么诗赋,尽管诵读出来,让诸位品鉴一番。张将军,不必客气。”

张绣叹息一声,道:“既如此,在下献丑了。今日张某外出,在云香坊饮酒欣赏美景时,看到景色心有所感,恰好有两首诗。”

小说《三国雄兵》 第14章 张绣的坚持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