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之猛将吕布
三国之猛将吕布

三国之猛将吕布

分类: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1-02-02 12:43:14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三国之猛将吕布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三国之猛将吕布介绍

《三国之猛将吕布》以艾朗 貂蝉为中心,主要讲述了:连忙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按下,仔细看了起来。张辽越看越惊讶,看完之后,情不自禁地抱拳道:“将军所叙的训练方法当真是闻所未闻啊!末将佩服之至!”艾朗不禁心中得意,道:“文远要是觉得没问题,那就把这些训练方法加入到平时的训练中去。”张辽抱拳应诺。艾朗想到筹建特种部队的事情,对张辽道:“你给我挑选五百个激灵的、不怕死的、体格强壮的士兵,我要亲自训练他们。”张辽抱拳应诺。艾朗道:“没事了,你下去吧。”张辽朝艾朗拜了拜,离开了大帐。

书友点评:

《三国之猛将吕布》是一本非常好的书!内容很精彩!主人翁非常强!非常好看!

章节试看:

柔媚娇妻

艾朗的心登时化了,只觉得这么好的女人实在是不能让她受到半点伤害,连忙道:“没有没有!只是我还担心对不起夫人,让夫人独守空闺呢!”吕布夫人不禁放下心来,随即娇颜上泛起红晕,柔柔地看了艾朗一眼,道:“那妾身,妾身就回去了。”艾朗心中不舍,却又不好意思说出口,下意识地点头道:“哦,那好吧。”吕布夫人又看了艾朗一眼,恋恋不舍的情愫都包含在这一眼之中,然后转身去了。

直到吕布夫人已经离开了大帐,艾朗才终于回过神来,不禁唉声叹气,只觉得这件事情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才好。

董卓不耐烦呆在长安,便前往城外的眉邬居住。常常十天半月也不进长安来,政务都交给了李儒,一般的军务则都交给了艾朗。这眉邬并非是董卓迁都长安之后才修建的,而是在董卓进入洛阳之后不久就开始修建这眉邬了,在董卓还未退入关中之前,眉邬便已经修好了。这几年,董卓把掠夺来的金银财宝古玩字画以及八百美女陆陆续续置于眉邬之中,这眉邬壮丽辉煌美女如云,真可谓天上人间一般。董卓常驻眉邬,乐不思蜀。与后世影视剧的情节不同,董卓并没有要艾朗时刻守护在身边,若不是董卓召唤,艾朗便呆在长安的军营里。

这天早上,艾朗来到校场观看将士们训练,心里突然升起一个想法来,如果把后世的军事训练方法引入军队的训练,应该能够极大地增强军队的战斗力吧。一念至此,艾朗兴奋起来。不过随即却又觉得这不大可行,后世与这个时代的武器装备军队体系都完全不同,后世的训练方法恐怕是没有用处的。随即又觉得可以用后世打造特种部队的训练方法训练军队的体魄,似乎也可训练一支类似于特种部队的部队用以执行潜入暗杀等任务。一念至此,艾朗当即回到大帐中,根据自己时常逛军事网站获得的军事知识编写起训练大纲来。

张辽走进了大帐,眼见艾朗坐在帅案后聚精会神地写着什么,不敢打扰,立在帐下等候。

大约半个多时辰,艾朗完成了一份用特种部队的训练方法来锻炼体魄和意志的训练大纲,自己看了一遍,觉得十分满意。

“将军!”张辽这时才出声。

艾朗这才发现张辽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笑道:“是文远啊!”

张辽上前来抱拳道:“将军,征召新兵的工作已经基本完成,我军的兵力已经恢复到了五万之数。另外,抚恤金也已经下发完毕,军队的家属也都安置完成,大家都十分感谢将军!”

艾朗笑道:“那有什么,我是他们的头,这些都是我该做的!来来来,文远,你来看看这个!”艾朗把自己刚刚完成的杰作递给张辽。张辽走上前来,双手接过去,一看,登时愣住了,倒不是因为内容,而是因为那笔迹,歪七歪八如同儿童笔迹一般,当真是不堪入目啊!张辽不禁疑惑起来,他记得将军的笔迹似乎还过得去啊,怎的,怎的……?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艾朗,觉得若非将军的体态容貌声音武力与过去一般无二,自己就差点把对方当作别人了!

连忙把这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按下,仔细看了起来。张辽越看越惊讶,看完之后,情不自禁地抱拳道:“将军所叙的训练方法当真是闻所未闻啊!末将佩服之至!”艾朗不禁心中得意,道:“文远要是觉得没问题,那就把这些训练方法加入到平时的训练中去。”张辽抱拳应诺。

艾朗想到筹建特种部队的事情,对张辽道:“你给我挑选五百个激灵的、不怕死的、体格强壮的士兵,我要亲自训练他们。”张辽抱拳应诺。艾朗道:“没事了,你下去吧。”张辽朝艾朗拜了拜,离开了大帐。

张辽刚一离开,一名亲兵就奔进来禀报道:“将军,王允大人派人求见将军。”

艾朗面露疑惑之色,他不记得自己认识一个叫做王允的人,随即心头一动,问道:“是司徒王允派来的人?”亲兵道:“是的。”

艾朗不由得想起一个人来,一个传说中的美女,有闭月之称的那位旷世美女貂蝉。艾朗不禁心头火热起来,立刻对亲兵道:“把人带进来。”亲兵应了一声,立刻下去了。随即只见一个身着家丁服色的中年人躬着腰垂着头快步走进了大帐,拜道:“小人王福拜见将军。”

“嗯。王大人叫你来有什么事情?”

王福从怀中掏出一封镶着金边的请柬,双手呈上,道:“小人是奉我家大人之命来给将军送请柬的。我家大人仰慕将军英雄无敌威震天下,想要结识将军,还请将军务必赏脸!”说着站了起来,躬着身子直到帅案前,将请柬呈给了艾朗。

艾朗听到这番奉承话,不禁心中欢乐,随即又想到了那位传说中的大美人,连忙接过请柬,迫不及待地打开来一看。只见请柬上写着:司徒王允仰慕将军虎威,特伏请将军来府一叙。

艾朗见王允如此卑躬屈膝,感到十分开心,笑着对王福道:“你回去告诉王大人,就说我一定准时赴宴!”王福躬身应诺,随即躬身退出了大帐。

艾朗拿着请柬,不由得浮想联翩:‘不知道那位传说中的貂蝉会不会出现呢?也不知道貂蝉究竟美到了什么地步?’一念至此,不由得心痒难耐。

当天傍晚时候,艾朗就换上了一身便服,一个人骑着马来到了王允府邸前。只见一个相貌慈和的老者正领着一众家丁婢女在门口等候着,一见他到,立刻上前拜见,人人脸上都堆满了喜悦之色。

只见那老者径直走到艾朗马前,躬身拜道:“将军光降寒舍,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啊!”

艾朗听到这话,立刻知道他就是王允了。翻身下马,早有人上前来牵住了马缰。艾朗朝王允抱拳笑道:“司徒大人厚爱,我感激不尽。”王允连忙自谦,把艾朗请进了府邸。

天降喜事

王允把艾朗请到大厅之上,大厅上灯火辉煌,案几上已经摆满了佳肴酒水,七八个体态婀娜的婢女侍立在周围。

艾朗心里只想着貂蝉,赶紧把眼往那些婢女身上瞅,却发现那些婢女虽然都有几分姿色,但和他想象中的貂蝉相差实在太远了,貂蝉显然不在其内。随即艾朗心中发笑,想那貂蝉再怎么说也是王允的义女,自然不可能如同奴婢一般侍立在这大厅之中。

王允请艾朗在尊位上就坐。艾朗是个现代人,对于古代礼节完全没有概念,王允请他就坐,他便大咧咧地坐下,丝毫也不推辞。王允随即在艾朗对面的案几后坐了下来。这时,艾朗和王允身后各上前来一名婢女,在两人身旁跪坐下来,捧起酒壶为两人满斟了一樽酒。

王允拿起酒樽,对艾朗敬道:“大将军赏脸光降寒舍,实是老朽的荣幸!老朽先干为敬!”说完,便仰头把一樽酒干了。

艾朗也拿起酒樽,仰头把酒干了,却有些心不在焉,他想要向王允询问貂蝉的事情,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王允放下酒樽,拍了拍手。坐在两侧碧纱橱后面的乐师立刻奏起乐来,古代的乐器就那几样,刚开始听的时候感到十分新奇,不过听过几次以后就感到单调乏味了。叮叮当当的敲击之声,和着琴箫之声回荡在大厅之中。

就在艾朗感到郁闷之时,侧门处突然倩影晃动,一个女子翩翩进到大厅之中,舞蹈起来。艾朗看到那个女子,眼睛再也移不开了,完全傻掉了的样子。那女子一身轻纱,好似风中杨柳,红颜如画,美眸流转,浅浅一笑,倾城倾国,回眸一瞟,百媚横生,她简直就是月宫的嫦娥下到了凡间,又如同那个令商纣亡国的绝代妖女,她糅合了天仙和妖女两种气质,闭月羞花,绝代无双!吕布夫人也算是万中无一的大美人,可是与眼前此女相比那就差得远了!若是此女换成了吕布夫人,艾朗只怕早就已经欺身而上了!

那女子一边舞蹈还一边清唱起来,清歌妙舞,还有一丝丝清幽的兰香,把艾朗的魂都给勾走了,艾朗傻傻地盯着那女子看,下意识地拿起酒杯喝酒,可是酒杯里已经没有酒了,他却完全没有察觉。王允将艾朗的神情看在眼里,心中颇为得意。

那女子跳完了一支舞蹈,朝艾朗鞠躬行了一礼,美眸瞟了他一眼,随即便如同彩蝶一般飞走了。艾朗始终痴望着她,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了,依旧是一副魂不守舍恋恋不舍的神情。

“将军!将军!……”

王允连叫了急声,艾朗终于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即兴冲冲地问道:“司徒大人,刚才那个女子是谁?”

王允笑道:“那是老朽的小女,貂蝉。学得一点浅薄歌舞,难登大雅之堂,将军莫要见笑才好。”

艾朗不禁赞叹道:“是貂蝉啊!难怪难怪!真是漂亮啊!”

王允听到这话,不禁感到奇怪,不过这种念头一闪即逝没有放在心上,笑问道:“不知将军觉得小女还能入眼吗?”

艾朗毫不犹豫地道:“何止是能入眼!这么漂亮的女人,那可真是,那可真是天下第一啊!”艾朗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才好,所以就用上天下第一这个在他看来最厉害的词了。

王允对于艾朗的粗鄙不文暗自好笑,又问道:“老朽有意让小女侍奉将军,不知将军可能容纳否?”

艾朗听了这话,顿时大喜过望,连忙起身朝王允拜道:“小婿拜见岳父大人!”王允连忙起身,快步上前扶起艾朗,笑道:“将军的大礼老朽可不敢当啊!小女能嫁于将军这样的英雄人物,那也是她前世修来的福气!”顿了顿,又道:“今后我和将军便是一家人了,还请将军护着谢老朽才好!”

艾朗明白了王允的意思,笑着拍胸膛道:“岳父大人尽管放心,凡事都有我在!”这时,在大厅侧门外,貂蝉正透过门帘偷看着吕布,娇颜上红晕盎然,美眸中又羞又喜。她原本已经下定决心为了报恩不惜以身饲虎,却没想到那吕布竟然是这样一个高大魁梧英气逼人的伟丈夫,一见之下便已经是情愫暗生了,原本以为会堕入地狱,却突然发现竟然升入了天堂,这令她喜出望外不已。

艾朗和王允重新入席,王允与他谈起婚礼的日期和婚礼上的诸般事情来,艾朗乐呵呵地笑道:“这些事情岳父大人做主就是,小婿没有意见。”王允笑道:“既如此,那我便做主了!”

两个所谓的翁婿闲聊了起来,艾朗想要再见貂蝉一面,可是和王允瞎扯了很久,对方也没有一点要把貂蝉再叫出来的意思。艾朗见天色已经很晚了,只好告辞离去。王允亲自把艾朗送出了大门,望着他去得远了,才转身进入了大门。

艾朗骑着马走在大街上,想到貂蝉那绝代容颜就禁不住乐开了花。随即艾朗不禁想到了吕布夫人,只感到有些对不起她似的,又担心她会不会反对此事。如此瞎想了一阵,艾朗又不禁想到了《三国演义》中的一段情节,好像是王允先故意表示要把貂蝉送给吕布,然后却把貂蝉送给了董卓,以此挑拨吕布反叛董卓。刚才在酒宴上时,艾朗的脑子里全都是貂蝉那动人的身影,居然没有想到这个情节,此时想起来了,顿时紧张起来,勒住了赤兔马。

艾朗皱着眉头嘀咕道:“王允那家伙难道是在用美人计?”越想越觉得应该就是如此。艾朗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已经回到了城外的军营。

而与此同时,王允回到了大厅上,屏退了下人,唤出了貂蝉。此时,貂蝉已经换上了不同衣裙,虽然比刚才少了一份眼里,然而风姿绰约依旧无比迷人。王允含笑打量着貂蝉,貂蝉只感到很不好意思,垂着头,不敢看王允。

艾朗, 貂蝉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