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奇幻 > 天衍武皇
天衍武皇

天衍武皇

分类: 玄幻奇幻

更新时间:2021-02-21 12:14:45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天衍武皇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天衍武皇介绍

给大家带来的《天衍武皇》讲述了冯鑫 夏玲儿的故事:冯鑫以为只是一个平白无常的表演节目,但是没想到,细细一看,果然是出了事儿。待冯鑫赶过去的时候,船上已经被人抬下了几具尸体。尸体上布满了抓痕,一共五具,统一死法是人为掐死的。船夫颤抖着身子跪伏在地上不肯起身,看得出来,船夫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冯鑫认真观察着脚下的五具尸体,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暂且不说这五个人是怎么死的,光是他们身上受的伤就足以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了。

书友点评:

《天衍武皇》这本小说不小白,语言精炼有韵味人物性格塑造的有特点,不自带主角光环,是难得的一本好书。

章节试看:

文知先生

自从冯鑫的空境被打开之后,狐狸洞中的珍宝全部被冯鑫吸入了空境之中,一滴不剩。

不甘示弱的女子一步上前,突然间对眼前这个渔翁得利的男人有了兴趣。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三天之后,你必然大祸临头!”

这个时候,冯鑫已经将自己的空境封了起来,心满意足之际却听到这样的话,不由得有些反感。

“为何这么说?”

女子嫣然一笑,仿若春风拂面,大地似乎都因为她而没有了色彩。

但是,冯鑫却并未因此而感冒,毕竟,雪女在他心里的位置可不是几个千年能够改变得了的。

“你杀了元胡,就不怕仙界那帮即将叛变的老家伙找你麻烦?”

冯鑫一愣,虽然之前就已经想到元胡背后一定有势力撑腰,但是没想到是仙界的人。

不过,冯鑫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将嚣张跋扈的元胡,跟仙界的人联系在一起。

想到这里,冯鑫哑然一笑,回道:“元胡嚣张跋扈,死有余辜,更何况我还给他留了一条小命儿。”

说罢,冯鑫便抬脚往狐狸洞外面走去。

女子急忙跟上,说道:“可是你不知道,越是留下元胡的命,你的命就越不安全!”

只要是给了元胡这个家伙一个惨痛的教训便好,初次重生的冯鑫,不想一来到俗世界就大开杀戒,他也一直想给自己这段重新开始的人生开了一个好头。

“我不理亏。”

冯鑫说罢,脚步一顿,回头看着同样站定在身后的女子,问道:“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女子一愣,点了点头,但是看着冯鑫转身离开,又急忙拦住说道:“你等等,你去哪里我便去哪里!”

冯鑫无奈,深知密林中的危险,此地也不宜久留,并不打算跟女子纠缠。

哪知,这个女人就像是一块儿狗皮膏药一样,紧紧粘着他不放。

冯鑫无法,不可能出来一趟带着一个女人回去,他虽然知道陈欣悦不会吃醋,但是他也不能这么做。

“别跟着我,就不怕我也像元胡一样,将你囚禁起来?”

女子冷哼一声儿,却说道:“难道你真的以为我还不敌元胡那低等的狐狸?不过是为了一点儿任务,迫不得已佯装了一场罢了!”

冯鑫吃惊不小,想到他初入狐狸洞时,那警觉的声音后,便了然于胸了。

“可是元胡跟仙界的事情?”

女子沉默不回答,而是笑道:“我是仙界花界统领,你可以叫我雪晴,实不相瞒,这次来就是为了调查出仙界叛徒,防患于未然。”

“哦,我是冯鑫,无名小卒一个。”

雪晴面对冯鑫的敷衍,心里并没有多少的介怀,而是紧跟着冯鑫回了山脚下的狐狸洞。

陈欣悦在狐狸洞中心心念念等了一个下午的时间,到了傍晚才见到了冯鑫人。

但是,在见到冯鑫身后的雪晴之后,整个人醋意横生。

两只变化出了人形的老狐狸,见了雪晴之后,脸上纷纷露出了恐慌。

冯鑫见此,心领神会,迫不得已之下为了缓和气氛,向彼此介绍着。

“欣悦,这位是我从元胡洞中救出来一位仙界的人,雪晴。”

说罢,看向雪晴,说道:“他们都是我的朋友,别来无恙啊。”

雪晴心领神会,连忙笑着介绍着自己的身份,但是却并未让陈欣悦高兴起来。

冯鑫直男一枚,哪里能猜得透陈欣悦的心思。

见大家渐渐熟络起来之后,便放了心地猎了一头灵兽,吃了定丹,剥了皮,剔了骨,准备架起火堆烤上一番。

肉香味道越飘越远,雪晴主动上前来帮忙,让冯鑫轻松了不少。

眼看着四只大肉腿烤好,冯鑫趁此时间用修为缝了一件儿衣服。

自从重生之后,身上的衣服越来越单薄,眼下正好有一张结实的兽皮,冯鑫打算给自己做一件儿衣服。

冯鑫的笨拙缝补,正巧被雪晴看在眼里,便急忙夺过了冯鑫的兽皮,说道:“缝补的事情,还是让我这个经验老到的人来吧!”

冯鑫觉得过意不去,只好笨手笨脚地从大肉腿上切了一块儿肉来,递给雪晴。

雪晴一愣,看着冯鑫手中的那块肉,火光映射之下,眼眸中闪着点点的星光。

“谢谢你的……”

雪晴的话还未说话,还没接过冯鑫手中的肉,便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给打断了。

这个时候,陈欣悦站在雪晴的身后,神情冰冷,语气生硬,问道:“你们见到我的玉佩了吗?”

冯鑫一愣,以为陈欣悦没有休息好,似乎心情不大好。

便起身,关切问道:“欣悦,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陈欣悦一把甩开冯鑫的手,十分厌弃地说道:“你有见到我的玉佩吗?”

冯鑫一愣,上下摸了摸自己的兜,摇摇头,说道:“什么样子的玉佩,我帮你去找?”

“不用了,你们继续聊。”

说罢,陈欣悦不给冯鑫任何关心的机会,转身便离开。

雪晴一边捏着手里的兽皮,一边低下头去憋笑。

冯鑫见此,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模样,问道:“这有什么好笑的?”

雪晴听此,连忙摆了摆手,一边缝补着手里的兽皮,一边说道:“人家吃醋了,你却还不知道,真是笨的可爱。”

听此,冯鑫一愣,随即便满心高兴起来,“你说的话可都当真?”

雪晴抬起头来,看了眼冯鑫后,说道:“这还不明显?”

冯鑫挠了挠脑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转念想了想陈欣悦刚才的表现,确实是哪里不对劲儿。

但是总之,不管是真是假,心里还是十分高兴的。

在狐狸洞休息了一晚之后,冯鑫打算第二天天一亮回项城,毕竟,玉龙雪山始终不是久留之地。

在雪晴的游说之下,陈欣悦很快便答应了随冯鑫回项城。

这个时候冯鑫才知道,陈欣悦的家人都住在项城,唯独陈欣悦一人住在玉龙雪山。

其中的缘由,冯鑫怎样也想不明白,陈家的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把家里这么好看的人丢在玉龙雪山不管,偏偏住在安泰的项城颐享天年。

冯鑫想不明白,一切就只有他们回到项城再一处探究了。

两只老狐狸留在了玉龙雪山,一直吵闹着要跟着冯鑫去项城的小狐狸,愣是被两只老狐狸给硬生生按住了。

冯鑫见小狐狸这般恳切,早已有了要带她走的想法,奈何他一个外人,无法替她父母拿主意,便只好作罢,答应几日之后会回来看小狐狸。

雪晴变幻了一亮马车,三人这才离开了玉龙雪山。

离开了玉龙雪山之后,冯鑫才发现,在玉龙雪山的日子一天顶项城的七天时间。

坐落在俗世界的玉龙雪山,又怎会有仙界般的时差?

冯鑫想不明白,多方求证无果,便只好作罢。

马车的速度自然比较脚力快多了,不出一天的功夫,三人便进入了项城城门。

日落时分,三人前脚刚刚进了城门,后脚就到了关闭城门的时间。

笨重的城门被七八个修士推合上,冯鑫下了马车,看着身后那慢慢合上的城门,心中竟觉得有一种莫名不详的感觉。

按照习惯,冯鑫就近找了一家如意客栈,客栈是老客栈了,但是住客却是每天不断更替着。

开了三间房,一人一间,钱自然是冯鑫来出。

陈欣悦换下了一身素净白裙,换上了一身淡粉色的干净裙子,发髻被简单地挽在脑后。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陈欣悦愣了愣,随即又伸手将发簪取下,墨发随之披在了脑后。

这么多年了,她还是不太喜欢繁琐的俗气首饰,简简单单也一直是她的人生信条。

转身便出了门,走到冯鑫房间门外,伸手敲响了门。

“别敲了,他不在。”

这个时候,雪晴从房间里走出来,看了眼陈欣悦后,继续说道:“他出去了,你找他什么事情?”

陈欣悦一愣,脸颊一红,随即说道:“雪姐姐怎么知道他出去了?”

雪晴笑了笑,“我猜的,毕竟冯鑫是个不安生的主。”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竟渐渐聊到了楼下,从掌柜那里要了两壶酒和一碟小菜儿,一边喝一边畅聊开来。

冯鑫来到福阳楼,楼里的说书先生换了人,见此,冯鑫便抬脚上了二楼。

上次被他教训的那个管家也已经不在了,至于究竟因为什么没有再继续待在福阳楼里,冯鑫没有丝毫的好奇心。

上了二楼,冯鑫便直奔一处名为潇湘阁的包厢里。

推门而进的时候,冯鑫愣了一下。

软塌上此时一位瘦弱的男人盘膝而坐,手中一只小巧的白色茶杯盈盈剔透。

黄褐色的茶水上烟雾寥寥,见冯鑫进来,眉清目秀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来。

“你来了?”

冯鑫微微低头,走进了包厢,“让你久等了,文知先生。”

文知先生没有挪动地方,重新拿出一只茶杯递到冯鑫面前,将那茶杯斟满茶水。

冯鑫推了推茶杯,笑道:“您知道的,我不太喜欢喝茶,只喜欢喝酒。”

文知先生收回手,笑道:“你是在生气我将你的故事夸大化了?”

冯鑫默然,没有回答。

出了人命

文知先生见此,继续说道:“可是不往夸张地步说,谁会买票认真来听呢?”

“青玉他,有下落了吗?”

冯鑫很快便打断了眼下这种安谧的氛围,直接切入主题,让文知先生的眉头皱了皱。

“随风,虽然说事情过去千年了,但是当年青城派的所作所为并没有让你放弃青玉,你的真性情,当真是世间难得啊!”

冯鑫盯着眼前的茶杯,思绪当即便回到了千年前那场大战当中。

当年的天劫大战,四海八荒死伤无数,数条血河奔腾而下,场面一度血腥无比。

而引发天劫大战的导火索,便是一直妄图铲除随风真人的青城派。

当时,随风真人创建了天机宗,与世无争却被青城派视作了眼中钉肉中刺。

眼看着青城派气势越来越嚣张,甚至到了不把天机宗放眼里的地步,随风觉得已经没必要再继续容忍下去了。

便萌生出了要血洗青城派的想法,但是很快,这一消息被青城派得知了。

在随风还未动手之前,青城派早已经连通其他帮派打了上来。

随风无法,只好决定了心中想法。

但是,青城派本事没有多少,笼络人心的手段倒是一比一的高明。

天机宗又是一个刚刚建立不久的小门派,虽然有随风一人顶着名号,但实力终归是不高于青城派的。

很快,天机宗便在青城派的攻打下,岌岌可危。

随风带着身边的子弟,连夜赶往了九天之上。

青城派不知好歹,一直企图追上九天之上,奈何实力有限。

当时,为了救随风的青玉,不过才十五岁的年纪,小小年纪便懂得明辨是非。

虽然出身青城派,是青城派的后人,但却十分明白青城派的做法是大错特错的。

不断游说在门派之中,奈何却遭到了门派长老们的一致排斥,最终将他赶出了门派。

青玉没有放弃,在随风飞升九天之上被青城派追杀之际,关键时刻替随风挡了一命。

可是,青玉却为此付出了代价,坠入了魔障之巅,堕入了俗世界。

这件事情,随风一直耿耿于怀,不管是千年之前,还是千年之后,他始终没有放弃寻找青玉。

思绪戛然而止的时候,对面的文知先生仍旧在喋喋不休地讲一些冯鑫觉得枯燥无味的话。

文知先生说到正激动处,见冯鑫没有反应,只好咽了咽自己干燥的喉咙,端起茶杯深深地吸了一口茶水。

“青玉,还活着吗?”

一口茶水还未完全咽下,冯鑫冷不丁一开口,直接呛得文知先生咳嗽地两片儿肺叶直疼。

皱着眉头,将茶水狠狠一搁,随即抬眼偷偷看了眼冯鑫的脸色,这才说道:“放心好了,青玉可是仙界的人,尽管出身青城派,也是不容易死掉的,再说了,那小子命大的很,我很早就替他算过了。”

冯鑫一听,当即便站了起来,说道:“文知先生,这么多年了,麻烦你找青玉了。”

文知先生一愣,看着冯鑫那张认真的脸,一愣一愣地点了点头,回道:“随风真人的话有些过了,这都是文知该做的。”

“以后不要再称呼我以前的名字了,文知先生,现在我的名字叫冯鑫。”

冯鑫说罢,随即便转身出了包厢,留了文知那老头一人。

福阳楼里仍旧人满为患,看客换了一批又一批,唯独文知先生一人独享尊位,始终吃着说书这碗饭。

冯鑫回头看了眼福阳楼的大门,心中叹了口气儿,“青玉,你可要平安,你可还欠我一个秘密。”

天劫大战之后,他一战陨落,身边的左膀右臂早已经死的死跑的跑,唯独留在身边可靠的人也屈指可数了。

项城的天黑得格外的早,冯鑫不想回如意客栈,只好在街道上瞎溜达。

但是不得不说,项城的百姓生活节奏很慢,也是独有难得一见地会享受生活。

河中灯盏耀眼,一条条船上歌舞升平,岸上的灯笼词谜换了一批又一批。

喷火表演,杂技表演,灵芝灵草的售卖……

等等一些娱乐性节目,统统都让此时的冯鑫高兴不起来。

这个时候,停靠在岸边的一条香船上传来了几声儿尖锐的喊声儿,周围的人听到之后,纷纷赶了过去。

冯鑫以为只是一个平白无常的表演节目,但是没想到,细细一看,果然是出了事儿。

待冯鑫赶过去的时候,船上已经被人抬下了几具尸体。

尸体上布满了抓痕,一共五具,统一死法是人为掐死的。

船夫颤抖着身子跪伏在地上不肯起身,看得出来,船夫受到了不小的惊吓。

冯鑫认真观察着脚下的五具尸体,心中的疑团越来越大。

暂且不说这五个人是怎么死的,光是他们身上受的伤就足以令人感到匪夷所思了。

五具尸体统一的面部发紫,像是憋气了许久的模样。

最为渗人的,当属他们脖子上那道深深的泪痕,一眼望去便触目惊心。

冯鑫将目光收回来,本能地往人群中望去。

眼下围观的群众越来越多,当地的官府人员还没有来,这个时候是最复杂的。

但是,也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作案凶手会留在现场看热闹。

冯鑫后退出了人群包围圈儿,特地找了个就近的客栈,上了二楼,站在窗边,细细观察着楼下的所有人。

不出几分钟时间,围观的群众少了一大半,这只不过是合乎常理的事情,毕竟出了人命的地方总归不太吉利。

对于项城的百姓来说,在迷信方面他们可以用一个深度来概括。

留在现场的无非是一些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人,这个时候,冯鑫注意到了一个男人。

男人有九尺之高,面容白皙俊色,身形消瘦,俨然一副富家公子哥儿的模样。

此人站在人群中,似乎未曾挪动过一次步子,打着手中的折扇,盯着地上的五具尸体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冯鑫将目光锁定在此人身上,发觉这个人与其他人不大一样的地方绝非是他那种坦然淡定的态度,而且从他的身上,冯鑫能够觉察到一种杀意。

这个时候,官府的官兵这才迟迟而来,但是很快便将现场给封锁了。

现场一经过封锁,围观的人便被全部赶散,但是唯独那个男人,仍旧站在原地。

冯鑫下楼,直奔现场,却并未见到那人,心中正好奇之时,背后一只大手从天而降。

出于本能,冯鑫当即拽住那手,想要将身后之人摔个过肩摔,不成想背后之人力气之大,定力十足。

冯鑫一惊,连忙回身,却见到了那名长得清秀的男人。

“你在找我?”

男人言语轻佻,但是轻佻之中又带着一种激动。

冯鑫当即一愣,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他便觉得这个人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面儿。

“你是什么人?”

男人将手中的折扇一合,笑道:“过路人,怎么,难不成你怀疑我是犯案凶手?”

被他这么一问,冯鑫当即便有一种被人识破了心计的感觉,颇有些心虚。

“不是怀疑,是好奇你为什么不怕尸体,寻常人见了尸体唯恐避之不及,你这样的反应,很难不令人感到怀疑。”

男人听罢,俨然一笑,笑如春风,如果不是知道他是个男人的话,相比很多漂亮女人都与之相比不了。

冯鑫愣了愣,冷不丁儿地问道:“我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男人一愣,盯着冯鑫的脸看了半晌儿,随后大笑道:“在下华誉,不曾见过公子。”

“冯鑫,不过你跟我以前的一个好友长相十分相似。”

冯鑫这才将自己的唐突收敛,脸上带着歉意,微微低头表示客气。

华誉倒不生气,而是直接将话题岔开,指着地上正被官兵抬走的五具尸体,说道:“既然大家萍水相逢,都对这起命案感兴趣,不如就此地交谈一下意见,如何?”

冯鑫点头,将自己之前分析到的观点都说了出来,另外又补充了一些细节。

华誉听后,连连点头,表示自己所想跟冯鑫所想几乎完全一模一样。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冯鑫对华誉的第一印象虽然不大好,但是最终让他决定好好了解一下对方的缘故,正是因为此人像极了当年的青玉。

二人对面而坐在如意客栈里,陈欣悦见冯鑫回来,似乎松了口气儿,回了屋。

冯鑫让小二上了一桌酒菜,打算借着酒意好好探究一下华誉的底细。

华誉坐在冯鑫的对面儿,一杯接一杯地与冯鑫推杯换盏,不出一个时辰的功夫,两个人都醉意朦胧了。

“你喝醉了,不如回房间休息一下?”

冯鑫夺过华誉手中的酒杯,语气之中带着几分的命令之意,但是余光却不忘瞥几眼华誉的表情。

此时,黑夜天空之中,月亮已经挂上了顶端,大地一片安安静静。

此时的如意客栈里面,早已经没了刚刚落日之时的热闹场面,唯独一张桌子的两段,各自坐着一个佯装醉酒的人。

华誉将递到跟前的酒杯推开,笑着说道:“冯兄的酒量,华誉不敢比,天色已晚,冯兄不如早些休息,明日还要去调查一些案件信息呢!”

冯鑫听此,便没有强求华誉,但却仍旧不想就此放过华誉。

冯鑫, 夏玲儿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