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婚恋生活 > 伤情未眠
伤情未眠

伤情未眠

分类: 婚恋生活

更新时间:2021-03-04 13:12:29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伤情未眠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伤情未眠介绍

《伤情未眠》以乐以南 陆明森为中心,主要讲述了:“没关系,之前我妈住院也是我陪床。”我继续假笑,“你想想,你一个女人家,半夜上厕所多不方便?总不能让陆明森陪你上厕所吧?”最终,陆明森在我的强硬态度下回去了。“你这是何必呢?不疼啊。”我帮她将床头升起来一些,将水杯送到她面前。“疼啊,不过值得。”周亦双浅浅一笑,“你看明森他刚才多紧张我?将你丢在后面不管不顾,是自己打车来的医院吧?”

书友点评:

《伤情未眠》这本书文采不错,挺好看的,虽然结尾匆匆,但结局完美

章节试看:

诡异的三人同居

周亦双顿了顿,又接着说,“昨晚我也不知道会被明森抱到你的房间,床单之类的东西我已经洗过了。”

她这话不是明摆着说我小气吗?

“没关系。”我做出一副豁达的样子,“既然以后要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你还是别那么客气了,叫我名字就好了。”

那声乐小姐听在耳里阴阳怪气的。

周亦双点点头,“我去将你的房间收拾一下,等会儿你就回房间好好休息吧。”

“不用了。”陆明森拿着毛巾出现在门口,他只是换了一身干爽的衣服,走到我身边将毛巾搭在我头上,开始擦拭我的头发。

“怎么了?”周亦双疑惑地问道。

“她和我睡,那间房间你住吧。”陆明森淡淡地回答了周亦双的问题。

周亦双脸色顿时变了,她踌躇着,“这不好吧,你们毕竟是一男一女……”

我拉着陆明森的衣袖,“你还没洗澡吧,快去。”

陆明森看了看我,丢下毛巾转身出去了。

我看见还傻愣着的周亦双,笑了笑,“你要是不忙的话,可以去收拾一下接下来你要常驻的房间了。”

周亦双的脸色铁青,“你一个女孩子和他住不合适吧?”

“那你想怎么安排呢?”我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我以前毕竟是明森的未婚妻,你们这两室的地方,那肯定是我和他住了。”周亦双挺起胸膛说着。

我笑了笑,“你也知道是曾经,现在,我才是他的另一半。”

周亦双怔住,眉头紧皱,“之前梁儒溪说明森交了女朋友,我还不信,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我心里有些暗爽,拿起陆明森刚才留下的毛巾擦拭头发。

平心而论,周亦双这个女人,成熟有韵味,带着一身优雅气质,肯定是不少男人心里的女神。

在僵持之下,陆明森走了进来,他将小巧的吹风递给我,“把头发吹干,然后出来吃饭。”

他说完就出去了,周亦双也跟着他走了。

餐桌上,那些卖相极好的菜肴并没有动过的痕迹,陆明森坐在左边,周亦双竟然坐在了他身边。我只好在右边坐下。

整顿饭下来,周亦双不仅自己吃,还时不时用公筷为陆明森夹菜,陆明森也没有拒绝的意思。

我暗自观察,发现他比平时多吃了些,这时我才意识到,这一桌子菜都是合陆明森口味的。

我看着殷勤的周亦双,吃在嘴里的饭菜如同嚼蜡。

他们有过一段漫长的恋情,那是属于他们的过去,我无法插足。但现在,我才是陆明森的妻子不是吗?

当天晚上,我趴在陆明森的胸膛上,有意无意的蹭着他,陆明森一把捉住我的手,含着笑意说道,“撩拨我做什么?”

“我没有啊。”我故作无辜。

陆明森猛地翻身压在我身上,热切的亲吻就落了下来。他撬开我的唇齿,攻城略地,我很快就软了。

在他即将脱掉我的睡衣时,我捉住他手,“你做什么?”

“**。”陆明森干脆利落的回答。

关了灯的房间里,我感觉自己的身体烫的可怕,气息也紊乱不堪,但我依然死死抓住陆明森的手,“你老情人还在隔壁呢。”

陆明森突然笑了笑,强硬的挣脱我的手,俯下了身贴在我耳边说道,“现在躺在我身下的是你。”

他的声音低沉性感之极,我感觉心脏快要跳出胸腔,脑子也开始混乱,但我还是不死心,“她也有可能躺在你身下。”

他突然在我腰上狠狠一掐,“你这是要把你男人推出去?”

我吃痛,他在我额头印下一吻,“没有这个可能,现在我只喜欢你。”

我全身都在腾升出喜悦,我回抱住他,刚想说话就打了个喷嚏。

陆明森放开了我,开了灯,他的脸色有些黑,“感冒了?”

我看着他不悦的神色,硬着头皮点头,“可能吧。”

他起身去找来了感冒药,等我喝完药又重新抱着我睡下,“休息吧。”

我瞥了他一眼,怯怯地说,“没准运动运动,就好了。”

陆明森的眼神变得极其危险,他勾起嘴角露出蛊惑人心的邪笑,将我扑到了。

第二天早上我心情大好,面对周亦双殷勤做好的早餐,我欣然笑纳。

诡异的三人同居正式开始了,我得了空将自己房间里的东西一股脑搬进了陆明森的房间。

周亦双说是借住一段时间,可一个星期后,她还没有丝毫搬出去的意思,并且在这一个星期里,她偶尔会换着花样的做饭,竭尽所能的讨好着陆明森,陆明森嘴上不多,但他的食量确实会增加。

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也逐渐开始摸索陆明森的口味。

又到新的一周,陆明森一反常态起的很早,我才洗漱完毕就看见他已经穿着剪裁合体的西装,正在衣冒间里寻找着什么。

“在找什么?”我问。

“你看见你送那条领带了吗?”陆明森问道,他看了看表,“我约了客户谈合作。”

“我来帮你找找。”我凑上前,在众多领带中寻找。

他的所有衣物都是交由干洗店,而干洗店每次送回来都是经由我的手整理在衣帽间,我依稀记得那条领带是上个星期和西服一起送回来的,我规整放好了,现在怎么不见了。

“明森?在找什么?”周亦双走了出来,关切的问道。

陆明森抿了抿嘴唇,语气不佳,“领带。”

他眉宇间有些急躁,大概时间比较接近了。

我看了一眼其他领带,那些颜色和花纹都不太适合他身上的西装,不禁也跟着着急了起来。

东西放在那里,怎么会无缘无故不见了呢?

“找不到就算了吧。”周亦双语调温和,似乎一点都不介意陆明森的态度,她变戏法的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装着一条精美的领带,“要不然先带这条吧?”

陆明森不语,默许了周亦双的话。

周亦双竟然走到陆明森面前,动作娴熟的为陆明森系领带,陆明森看着我微微后仰,周亦双却跟了上去,他看了一眼表,也就作罢。

“这是我特意为你挑选的,没想到今天就派上了用场。”周亦双一边动作,一边笑着说道,她为陆明森系了一个完美的结。

陆明森匆匆离去,留下我和周亦双两人。

周亦双感叹着,“还好我准备充分,不然明森今天可能哟啊迟到了。”

我看着她,她露出惊讶的表情,“你不知道吗?今天明森要去谈一个特别重要的合作,九点之前就必须要到南州会馆。”

事实上,我从未听陆明森提过他的工作。

周亦双带着胜利的微笑进了房间。

心不在焉的下了班以后,回到家收拾了一下家里的卫生,倒垃圾的时候在垃圾桶里看见了我送陆明森那条领带。

领带上已经沾满了油污,我拿着它怔愣在原地,身后有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我转过身质问,“你为什么把它丢在垃圾桶里了?”

“呵。”周亦双哼笑了一声,“你这条领带这么劣质廉价怎么配戴在明森的身上?”

我拿着领带的手发力到颤抖,“我问你凭什么!”

“有病吧你?你以为就你这样的货色明森会看得上?他不过是和你玩玩而已。”周亦双扬着下巴看着我,高傲的像只开屏的孔雀。

“你不过是他的前任,看你可怜才让你入住,你得意什么?”我毫不示弱,不就是动动嘴皮子吗,“还有,主人家的东西随便乱动,你的教养呢?该不是连幼儿园都能上过吧?”

周亦双脸色大变,突然她诡异一笑,夺过我手上的垃圾袋往她自己身上一倒,油腻的厨房垃圾立刻将她身上雪白的裙子染得不堪入目,她尖叫一声顺势倒在了地上。

在我感叹她变脸太快搞什么幺蛾子的时候,厨房的玻璃门被人推开,陆明森走了进来。

“明森。”周亦双可怜兮兮地叫了一声,“我不知道那条领带为什么会在垃圾桶里,以南她不听我解释,她……”

周亦双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我慌乱之后,一直看着陆明森,他的表情从淡漠到浅浅的生气,他看了我一眼,对我投去的目光视若无睹,扶起一身油污周亦双离开了厨房。

我站在原地听着周亦双的啜泣声,听着陆明森照看她进了浴室。

等到周亦双的情绪平复下来,外面的天已经黑了。她换上了干爽的衣服,大摇大摆的坐在我房间的床上,撒着娇跟陆明森说饿。

陆明森叫了外卖,又被周亦双吩咐着倒了水。我站在他进出的过道里,他始终没有正眼看过我。

大热天里我竟然感到四肢冰冷。我想要解释,但看着陆明森冷漠的背影,就瞬间焉了气,我拿起包离开了家。

经过楼下垃圾桶的时候,我看着手上已经完全变形的肮脏领带,洒脱一挥手将它丢了进去。

心里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哈喽宝贝,在干什么?”余莉的声音听着很活泼。

“在散步。”我回答。

“要不要出来陪我喝酒啊。”余莉邀请。

我有些动摇,毕竟现在心里正堵得慌,但电话那边突然冒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余莉我跟你说过了,不准去喝酒!”

电灯泡

我有些动摇,毕竟现在心里正堵得慌,但电话那边突然冒出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余莉我跟你说过了,不准去喝酒!”

余莉大吼,“你谁啊,你管得着我吗?”

我听出来了,是左呈的声音。没想到他们还能搅在一起。

电话里传来一阵争吵和悉索的声音后,左呈又说话了,“不好意思啊以南,改天再聊。”

他说完就将电话挂了。

我在小区里漫无目的地走动,猝防不及被人拍了肩膀,我吓得一跳,转身才看见是个有些面熟的男人。

“你是……”

“那天下大雨,你还想蹭我的伞,这么快就忘了?”男人低声笑着。

“我想起来了。”我笑了笑,气氛间全是尴尬。

“怎么了?一个人?”他四下张望,“没见你男朋友?”

我苦笑着摇摇头。

他失笑,“小姑娘又和男朋友吵架了?”

我尴尬地要死,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男人,男人不以为然笑嘻嘻地说道,“遇到什么烦心事,给我讲讲?你就当我是一个无底的树洞。”

我叹了一口气,依然摇头。这种事情,怎么能拿来说给别人听?

“那我陪你走走吧。”男人盛情邀请,“对了,我叫庄鸣。”

“我是乐以南。”

之后名为庄鸣的男人真的陪我兜起了圈子,他善于交际,话很多却不让人反感,倒是暂时化解了我郁闷的心情。

夜里十点,我们走回家里的楼下。

昏黄的路灯下,陆明森形单影只地站在那里,手里的有星点烟火。

我慢慢走近,才发现他脚下已经落了不少烟头。

我身体紧绷,庄鸣笑了笑,“看得出你很喜欢他,好好聊聊吧。”

他说完就走了,此时陆明森才抬起头看着他的背影,“他是谁?”

我不搭话,抬脚就往楼道里走,他一把抓住我的手,双眼锁定我。他在等我的答案,可我偏不告诉他。

我挣开他的手上了楼,洗漱完去阳台收洗干净的衣物时,整个人都愣住了。

那条被我扔了的领带此时正挂在衣架上,透着洗衣液的芳香,在风中滴着水珠。

我回过头,看见陆明森倚靠在门框上看着我。

脑子像过电了一样,短路的彻底,但胸腔里那颗跳动的心顿时鲜活了起来。我走过去牵起他的手,除了香烟的气息,还有洗衣液的味道。

我难以想象,“你洗的?”

他浅笑,“你真蠢,除了我还有谁?”

“你怎么找到它的?”

“我在楼上看见的。”陆明森回答的轻描淡写,我的内心却掀起巨浪,他那么高傲的一个人,竟然会为了一条领带做出这种事情来。

我靠在他胸口,鼻子酸酸的,他叹了一口气将我拥进怀里,“我相信你。”

委屈了一晚上的阴霾一扫而光,我踮起脚尖在他唇上亲了一下,离开之际被他扣住后脑,霸道的将我吻了个彻底。

自从周亦双搬进后,我和陆明森很久没有出去约会了,这天下班,陆明森照例来接我,车子调转了头开向了电影院。

久违的单独约会被阴魂不散的周亦双打断,她一通电话打来,说是家里停电了。

电影正好播放到高潮时期,我烦躁的抓住陆明森的手,“她要过来就让她自己来。”

鬼才相信家里会停电。

我和陆明森看完这场电影后,就看见周亦双站在出口翘首以盼,见到我们就露出笑脸,“终于找到你们了,家里突然停电了,大晚上又我一个人,挺害怕的。没打扰到你们吧?”

我心里将她唾弃了一番,拿出正主的大气,“没有,怎么会呢。”

“那太好了。你们这是在看电影吗?”周亦双欢呼了一声,“我听说现在某某电影超火的,要不然我们一起看看?”

一个小时后,我坐在陆明森左手边,周亦双坐在陆明森右手边,又开始看刚才那部电影。

我一脸黑线,这女人太会顺杆爬了。

陆明森安抚的摩擦着我的手心,让我心情大好,我瞥了一眼周亦双,她老老实实得看电影。

我心理差异,这个女人居然没整出什么幺蛾子。

事实证明,她真的会作妖。

电影结束,在楼梯间呢,一个熊孩子撞了她一下,她居然顺势就跪了下去,膝盖磕在台阶上。

天啦,这也太拼了!

楼梯上铺了地毯,但周亦双依然脸色苍白,豆大的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

走在后面的陆明森阴沉着一张脸,将周亦双打横抱了起来,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妈妈,我只是碰了那个阿姨一下,我没有撞她!”小孩子哭喊,他父母心里也着急,一边跟我道歉一边拉着孩子去追陆明森。

我看着陆明森的背影匆匆消失在拐角处,他太紧张周亦双了。

因为这一撞,周亦双住院了。

深夜十二点,我拉了拉陆明森的衣角,“她现在没事了,我们要不然就先回去吧。”

陆明森看了我一眼,刚点头,病床上的周亦双就哼唧了一声,双眼含泪的看着陆明森,“明森,这件事情不能让我家知道。”

陆明森微微皱眉,周亦双坚持,他最终也同意了。

什么鬼?住院了不让家人知道?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孤儿呢?

我在心底抱怨,周亦双带着歉意的笑了笑,“明森,给你们添麻烦了。我现在腿受伤了,活动起来不方便,明森你能不能留下来照顾我?”

好嘛,原来在这里等着我们。

让我没想到的是,陆明森竟然点头了。

护士前来给周亦双换输液瓶的时候,我将陆明森拉到一边,“你真要留在这里照顾她?”

陆明森点点头。

我真是哔了狗了,我瞪着陆明森,“你就不会给她找个护工?”

陆明森沉思了一下,摇头。

“你就放心让我一个人回去?”

“我让人来接你。”陆明森答。

“周亦双说家里停电了,我也害怕。”

说完这句话,陆明森眉宇间起了小皱褶,他眼中透着烦躁,看着我说了一句别闹。

我心里一酸,咬牙说道,“你非要在这里是不是?”

我不等他回答,几步走到周亦双的病床前,拿出领家小妹妹的笑容来,“亦双,既然你腿脚不方便,那还是我留下来照顾你吧。”

周亦双一愣,开口拒绝,“算了吧,我还是习惯明森一些。”

“没关系,之前我妈住院也是我陪床。”我继续假笑,“你想想,你一个女人家,半夜上厕所多不方便?总不能让陆明森陪你上厕所吧?”

最终,陆明森在我的强硬态度下回去了。

“你这是何必呢?不疼啊。”我帮她将床头升起来一些,将水杯送到她面前。

“疼啊,不过值得。”周亦双浅浅一笑,“你看明森他刚才多紧张我?将你丢在后面不管不顾,是自己打车来的医院吧?”

不气不气,不能和这个女人一般见识。我拼命安抚自己,稳定了情绪后,对她说道,“他心地善良,为了不让你以后成为跛子,不急点怎么行?”

周亦双笑脸盈盈地看着我,她吃了药将水杯递给我。

我对她说,“我记得你和明森是同岁吧?”见周亦双点头,我畅快地呼出一口气,“那以后我就叫你一声亦双姐了。”

周亦双很淡定,答了一声好啊,又接着说,“明森他一向喜欢大的。”

她的目光在我的胸上扫过,眼里带着轻蔑。

我将水杯一方,咬牙切齿地说,“您好好休息吧!”

出了病房,我深呼吸压抑自己的怒火,这女人嘴皮子太溜了。我握着手机看见陆明森发来的短信,说他已经到家,让我也注意休息。

我拨通陆明森的电话,他的声音里暗哑,“还不睡嗯?”

我被他的嗯字尾音勾得心肝颤抖,“还没呢,周亦双刚才吃了药,等她输完液我就休息。”

“辛苦你了。”陆明森声音里带着屡屡愧疚,静默两秒后,他又说,“今天把你留在电影院,是我不对,我当时太着急了。”

我颤了颤,遗落的心酸涌了上来,我想质问他是什么样的动力让他能撇下自己的老婆抱着别人飞奔。

可我隔着门缝看见尖着耳朵偷听的周亦双,硬生生憋了出去。

“亦双她的腿有旧伤,所以……”陆明森解释着。

“没关系,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

和陆明森互道晚安后,我回到病房,周亦双也拿着自己的手机,她问道,“明森打来的?”

我点头,“行了,他没提到你,洗洗睡吧。”

周亦双的脸色一僵,我在心底哈哈大笑。

白天我出门工作,还是给周亦双找了个护工,白天里给她倒倒水,送送饭什么的。

我已经完全熟悉了小组组长的工作,加上那个项目是我经手的,工作起来十分轻松。

陈耀祖经理果然被调走了,新上任的经历姓徐,是个三十出头的精英男,为人严苛,同事们纷纷哀嚎,我时而和他交接工作时,也能感受到压迫力。

午间听闻同事们议论,原来李珉州已经回来上班了。

我推门进去的时候,李珉州正在埋头签署文件,他衣冠楚楚,全然看不出被人胖揍过。

“李经理,中午好。”我放下手中的文件,对他说。

李珉州有些诧异的抬头,“来看我笑话?”

“李经理意气风发,我还真看不出来你被打过。”我哼笑了一声,“再说我是真有事找你,那三百八十万,你准备什么时候还给我?”

乐以南, 陆明森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