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总裁豪门 > 盛宠豪门宝贝妻
盛宠豪门宝贝妻

盛宠豪门宝贝妻

分类: 总裁豪门

更新时间:2021-02-23 17:48:10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盛宠豪门宝贝妻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盛宠豪门宝贝妻介绍

米思萱 穆少凌是《盛宠豪门宝贝妻》本书的主角,《盛宠豪门宝贝妻》这本书的主要内容:他犹豫了一瞬,似乎不放心,还是抬脚去了米思萱的房间。床中央有小小的一团隆起,她紧紧蜷缩着身子,睡得像是极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兴许是今天哭了太多次,她的眼睛还有些红肿,苍白的肌肤更是给她添上了一丝我见犹怜的柔弱美态。到底还是心软了,穆少凌伸手,轻轻帮她拢了拢被子。两个人凑得那么近,鼻尖几乎都碰在了一起。女人身上独有的馨香就那么窜进他的鼻翼,那种潜藏在骨子深处的痒,又来了。

书友点评:

《盛宠豪门宝贝妻》这本书的情节比较接近现实,有喜有忧,有黑暗也有温暖,不是虐恋的揪心,这个构思是非常好的。

章节试看:

盛宠豪门宝贝妻第3章试读

米思萱顺着穆少凌手指的方向看去,赫然发现原来卧室角落的沙发上还蜷缩着一个人,那个女生有些面熟,满脸惊恐地望着他们,瘦小的身体瑟瑟发抖,仿佛正在经受巨大的磨难。

米思萱的心跳漏了一拍,她呆滞了半晌,动了动唇:“她是……”

“米小姐果然是贵人多忘事,连我妹妹穆少珊都忘记了。”穆少凌无不嘲讽。

珊珊?

米思萱震惊得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她也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形容枯槁,看起来疯疯癫癫的女生就是以前那个阳光开朗的漂亮女生穆少珊。曾经穆少珊是她最要好的朋友,后来被迫分开,米思萱做梦也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重逢。

“她怎么会这样……”米思萱感觉说话时都是虚无缥缈的,她脚步踉跄缓缓走过去,蹲在沙发前想将穆少珊额前凌乱的头发撩开,却在指尖碰触到她时,对方有如看到毒蛇猛兽一样,已经抖得像个筛子,琥珀色的双眸紧缩,跌跌撞撞想要躲到沙发下面。

“姗姗……”米思萱神色悲痛。

穆少珊已经完全不认识米思萱,她只知道害怕和恐惧,直到拉远和米思萱之间的距离后,那惊慌的表情才缓和了一些,呆滞无神的目光在室内环视了一圈,随后傻笑着往木马的方向走去。

“骑马马……骑马马……”

眼睁睁看着穆少凌消瘦的身影,此时此刻米思萱眼眶中已经溢满了泪水,视线被一层水雾遮挡,她不可置信地捂着自己的嘴巴,似乎不想惊呼出声,可是从指缝间溢出的哽咽声已经暴露了她的心理。

一旁的穆少凌将米思萱的反应和表情都看在眼里,面无表情的脸像是一汪沉寂的湖水,没有丝毫起伏,随即穆少凌眯了眯眼,上前一把拽住米思萱的手腕,从牙缝中挤出一串话:“姗姗在逃亡途中差点被强,当我救下她时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这个时候你不该说些什么吗?”

米思萱抬起头时满脸都是泪痕,她摇了摇头,刚才对穆少凌的愤怒和仇视在这一刻烟消云散,她哭得像个无助的小孩子,张了张嘴,干涩的喉咙里面却吐不出来一个字。

穆少凌眸色阴郁,这一瞬间似乎又回到了十年前的那个下午。

“你不要再来找我了,我们已经结束了。”米思萱侧着身子,灿烂的阳光在空中渲染出一圈圈金黄色的光晕,也模糊了她的轮廓,穆少凌只能看到她那紧绷的下巴和下撇的唇角,绝情果断。

“思思,你不要离开好吗?我会保护你……”

“够了,我不想听你这些措辞,你根本配不上我!为什么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米思萱毫不留情打断穆少凌恳求的话,冰冷的眸中没有任何情绪。

毅然决绝地转身离开,清冷孤艳。

那离别时的削瘦身影像是印刻在穆少凌的脑海中一样,即使随着时间的推移,也不会就此消散。

似乎是感觉到男人身上陡然阴寒下来的气息,童童往妈妈怀里蹭了蹭,害怕得直掉金豆豆,“妈咪……”

声音又软又糯,惹得米思萱心疼得紧,急忙搂着小人儿,温声细语的安抚。

一大一小实在有些狼狈可怜,可穆少凌早在十年前就没了心,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男人一个眼色,手下便心领神会,上前一把抱起童童便快步离开。刚一离开妈妈`的怀抱,童童立马疯狂挣扎着,小腿儿乱踹,直哭得声嘶力竭。

米思萱猛地站起身,想追,却被男人拉住了手腕,挣脱不得。

“你放开我!”她厉声尖叫,丝毫不顾忌男人是否用力过猛伤了自己,她满心满眼只有自己被带走的儿子。

“呵,上演母子情深?啧啧,思思,你的演技还真是比以前精进不少。”穆少凌唇角轻勾,眼底的不屑和鄙夷丝毫不加掩饰。

米思萱的情绪濒临崩溃,她的父兄和儿子一一成了男人手上的砝码,压抑得她喘不过气来。十年前是她的错,她有想过弥补,却不知道他的恨,那么深。

所以,现在她在他亲手布下的网里,无处可逃。

“你到底要怎么样……”

她突然泄气,跌坐在地上,疲倦至极只能妥协。

偏生那黑发,雪肤,实在诱人得紧。

穆少凌恨极了她这副模样,猛地伸手,擒住她精巧的下巴,微微用劲儿,逼迫她抬起头来,“你这副死样子,做给谁看?”

他俯身在她耳边,一字一顿,用最温柔缱绻的嗓音说着最残忍的话。

“别在我面前演戏,都是老熟人了,这些套路就免了吧。”

望着面前这个熟悉却又陌生的男人,米思萱鼻头一酸,忍不住呜咽,不自觉地伸手捂着心口,只觉得疼痛难忍。

“十年前,你到底为什么离开?”

他幽幽地开口,目光却坚决又执拗。兜兜转转做了那么多,无非只是想得到一个答案。

可她仍旧摇了摇头,那双璀璨星瞳里,闪烁着仅存的倔强。

“都过去了。如果你愿意,我可以……”

补偿你。

她话音未落,便被男人打横抱起。突如其来的腾空,让她本能地伸手,环抱上了男人的脖颈。

惊慌失措地,心跳也越发剧烈。

“十年的时间,席家那位小公子,有没有好好的教你?”

他抱着她,迈开长腿,去了别墅的主卧,一脚便踹开了门,巨大的声响让她不自觉地惊跳,心慌一瞬间淹没了她。

她挣扎着,可在男人看来,这分明成了撩拨。

米思萱再一次被狠狠地扔在床上,男人灼热的目光不似作假,一寸寸地,带着十足的侵犯意味。

她慌不择路,想要往床头缩去,却被穆少凌抓住脚踝,一个用力,便被拉到了他的身边。

下一秒,男人俯下`身来,将她强势禁锢在自己怀里。

“思思,”他轻声呢喃,一边伸手,抚摸着她的脸庞,动作极慢,似乎眷恋不已。

可对米思萱来说,一分一秒都是受尽煎熬。他指尖所及之处,仿佛着了火,让她只觉得羞愤难当。

泪眼朦胧间,身子已经一寸寸软了下来。

“这样身体,啧啧,席梓骁能满足你么?”他问得云淡风轻,眼底却隐隐燃烧着怒火,捏着她肩的手也不自觉地用了力。

只有自己知道,该死的,他有多么介意!

“混蛋,放开我!”米思萱终于忍受不了这般羞辱,剧烈挣扎起来,呜咽声却是激得男人更加热血沸腾。

“不过刚甩开我,转眼就和别人订了婚,这会儿还来装什么贞洁烈女?”他毫不客气地嘲讽,嗓音却是冷硬得不像话,手上的动作更是难免粗鲁了些。

粗粝的手指不断摩擦着柔嫩白皙的肌肤,惹得她阵阵轻颤。

“别碰我!”

她委屈不已,美眸里泪光熠熠,带上了一丝恳求。

这是她最后的自尊了。

穆少凌真的依言放开了她,只居高临下地看着,仿佛她只是砧板上的鱼肉,随他享用。

下一秒,他突然轻笑出声。

“我当然不会碰你。”

“因为……我嫌你脏。”

米思萱惊痛不已地抬头望着他,末了,终于忍不住将脸埋在臂弯里,哭出了声。

穆少凌摔门离开,却在出门后,狼狈地靠在墙边,大口大口地吸气。

十年。

他仍旧低估了她对他的影响力。

只是触碰,就让他情难自禁,想要拥有她的念头在体内疯狂叫嚣,他只能落荒而逃。

……

洗了冷水澡出来,穆少凌只在腰间随意围了一块浴巾,完美的倒三角,还有调皮的水珠不断滚落而下。

他犹豫了一瞬,似乎不放心,还是抬脚去了米思萱的房间。

床中央有小小的一团隆起,她紧紧蜷缩着身子,睡得像是极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兴许是今天哭了太多次,她的眼睛还有些红肿,苍白的肌肤更是给她添上了一丝我见犹怜的柔弱美态。

到底还是心软了,穆少凌伸手,轻轻帮她拢了拢被子。

两个人凑得那么近,鼻尖几乎都碰在了一起。

女人身上独有的馨香就那么窜进他的鼻翼,那种潜藏在骨子深处的痒,又来了。

“不要,我不要……”她突然喃喃自语,似乎是做了噩梦,身子竟也忍不住轻颤起来。

穆少凌眯了眯眼,凝视着她的目光,徒然幽深了起来。

不要?

米思萱,你在梦里都那么抗拒我的存在么……

书房。

“穆少,峰会邀请函已经送来,明天是否出席?”苏翌轻声汇报,习惯性地抬手扶了扶金丝边眼镜。

“去。正好,也该带她见见人了。”穆少凌唇角轻勾,扬着一抹残忍的笑意。

峰会邀请的来宾非富即贵,而像米思萱这样的落魄千金,难免会成为众矢之的。到那时候,她能依附的,只有他。

“对了,席家那位小少爷也会出席,据说这段时间都被家里人禁了足,绝食自杀的把戏天天有,最后硬是把人打晕了才熬过去。”苏翌摇了摇头,刚听到消息的时候他也一阵唏嘘,这席家小公子竟然也是个痴情种,只可惜遇上了穆少,只有吃瘪的份儿。

穆少凌玩味地挑了挑眉。

很好,好戏就要开场了。

盛宠豪门宝贝妻第4章试读

“父亲,求求您救救他……”

她跪在父亲面前,声泪俱下地狼狈乞求。

啪——

“我说过,你必须离开他!”

失望之极的父亲抬手给了她一个耳光,力道十足。

米思萱承受不住,摔倒在地,膝盖处早已经红肿不堪,稍微动动就是一阵撕心裂肺的疼。她捂着火辣辣的脸颊,执拗地再次爬起来跪着,一向怕疼的她,竟是一声也未吭。

他们走投无路,她不得不回家,希望得到父亲的帮助。

“来人,把小姐带回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她离开房间半步!”

威严的嗓音,带着一股不容置喙的坚决,几个手下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她,无视她的挣扎哭闹,将她丢在卧室里,锁上了门。

“不要!啊!!”

米思萱猛地惊醒,后背早已经冷汗涔涔。她大口大口地吸气,就像是濒死的鱼。

“做了多少亏心事,才会让你这样夜不能寐?”

冷峻的嗓音幽幽响起,她这才发现,穆少凌坐在床边的沙发上,不知道看了她多久。

厚重的素色窗帘挡住了倾洒的阳光,房间里有些幽暗,她竟然一时没有察觉。

男人起身,一步步逼近了她,猛地俯下`身,伸手帮她撩起一缕头发拢在耳后,“除了对不起我,还有谁呢?思思,我真是越来越好奇了。”

露在外的肌肤泛起阵阵寒意,她身子轻颤,被子下的手更是不自觉地揪紧了床单。

“洗漱好了就下楼,我娶你,不是让你来享受的。”

一贯的强势霸道。

米思萱顺从地点了点头,父兄还在警局里,她只能忍气吞声.

几分钟后,米思萱出现在了楼梯拐角。

她只着一件最简单的白色长裙,黑发慵懒地垂及腰间,未施粉黛的小脸却扬着另一种美。

明明清纯到极致,骨子里却透着妖媚,真是个天生的极品。

穆少凌的眸子当下便幽暗了几分。

“童童呢?”

她慌慌张张地扫视一圈,却没发现儿子的踪影。

女佣恭敬地答,“小少爷已经用完早餐,现在有家教老师带他上课去了。”

米思萱微微松了口气,可落在男人眼里,却惹得他火气更甚。

他还不至于,沦落到用一个孩子出气。

“晚上陪我出席峰会。”他漫不经心地开口,显然,这是命令,不是请求。

米思萱一怔,有些心酸。穆少凌打的什么算盘,她比谁都清楚。

当初米氏还算得上C市龙头企业的时候,多少人上赶着巴结。但凡宴会,米家人永远都是焦点,阿谀奉承的嘴脸她看得多了。而现在,米家墙倒众人推,她一个落魄千金,丑闻缠身,就是沦为笑柄的存在。

现在,他就是打定主意要把她往火坑里推。

她转头,对上男人那双冷冽的双眸,竟然柔柔笑开,眉眼弯弯,像极了十年前。

“好。”

本就输得一无所有,她又还会怕些什么呢?

……

傍晚的时候,穆少凌风尘仆仆地回来,身后,跟着一群所谓的造型师。

米思萱配合无比,像是洋娃娃般任由他们摆弄,心静得仿佛一潭死水。

且不说这一年一度的峰会对于每一个企业老总来说有多重要,但凭C市新贵穆少的第一次公开露面,就值得吸引所有的目光。

穆少凌穿着一身剪裁妥帖的范思哲高定,精致奢华,就连袖口都是珍贵的祖母绿宝石,一举一动更是透着优雅贵气。

哪里还是十年前,那个落魄潦倒的穷小子。

而米思萱,则是一身火红长裙,一字肩的设计,露出迷人的锁骨和圆润白皙的肩头,古老宫廷式的绑带设计更是凸显纤细的腰身不盈一握,再加上水溶蕾丝的蓬松裙摆,让她像极了象牙塔里的公主。

造型师都禁不住连连赞叹,只觉得她美得像是画中人一般。

“怎么样了?”

穆少凌还未走近,视线便被那抹火红吸引。

她就那样恬静地坐在那里,唇角微微上扬,难掩小女儿娇态,美得惊心动魄。

其余人面面相觑,纷纷退出了房间,让新婚燕尔的小两口独处一室。

“可以了吗?”

她轻声询问,尾音微微上扬,似乎还透着些小期待。

女为悦己者容,古人诚不欺我啊。

穆少凌紧抿着唇,没开口,却是从一旁的梳妆台上,打开了一个精致的天鹅绒礼盒。

一条珍珠项链静悄悄地躺在里面,颗颗珍珠圆润饱`满,剔透无暇,星星莹莹之光仿佛从内而外散发。

她微微俯身,动作轻柔地为她戴上。

冰凉的触感一下子惊醒了米思萱,她忍不住轻颤,双颊更是微微绯红。

“你很美。”男人由衷地赞叹,灼热的呼吸喷洒在脖颈间,竟让她觉得灼烫无比。

大手在她颈间流连,手下嫩滑的触感提醒着他,她有多么娇弱,仿佛他一个用力,就会伤到她.

黑色宾利一路疾驶,在会场入口停下。

红毯两头不乏新闻媒体,终于见到正主儿出现,纷纷像是打了鸡血一般。

“穆太太,摆好你的位置,别丢脸。”

他漫不经心地提醒,却分明,是十足的威胁。

她现在,不是那个潇洒肆意的米家千金,也不是席家小公子的前妻,只是一个不择手段攀上了穆少凌这根高枝儿的女人。

呼……

她轻轻吸了吸气,再抬头,眸子里便是一派清明。既来之则安之,她经历了那么多,区区一个宴会而已,何足为惧。

穆少凌下了车,绅士地为她拉开车门,在一片白光急闪下,米思萱优雅出场,将胳膊缓缓放入男人强有力的臂弯里,笑得勾魂夺魄,昂着精巧的下巴,仿佛她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第一名媛。

直到进入会场,她仍旧保持着那番高傲的神色,所有礼数一一做足,让人挑不出一丁点儿瑕疵。

“我还真是小瞧了你,米氏倒了,似乎也并不影响你摆出这样一副高姿态。”迎着众人迅速聚焦过来的目光,穆少凌微微侧身,漫不经心地开口。

亲密的模样,仿佛那是情人间的呢喃耳语。

米思萱笑得眉眼弯弯,做戏做足全套,自然不能落人口舌。

“当然不是,现在我可是凭着‘穆太太’的身份横行霸道,你难道,看不出来么?”

呵,男人轻笑,好一只牙尖嘴利的小野猫。

穆少凌还准备嘱咐些什么,却被几个中年男人拖着离开,不放心地回头,只见没心肝的小女人早已经端着香槟入了会场,一副如鱼得水的模样。

他抿了抿唇,眼底的光明明灭灭。

米思萱感受得到众人或探究或鄙夷的目光,她坦然自若,将第一名媛的优雅从容展现到了极致。

可就算她有心避让,也总有人不愿放过她。

错身而过之际,一个女人撞到了她,端着的酒杯恰到好处地倾斜,香槟不偏不倚地泼洒在她的礼服上,瞬间浸湿了一大片。

“啊,弄脏了你的礼服,真是抱歉呢。”

女人佯装懊恼地惊呼,下一秒,却掩着嘴和身旁的女伴们娇笑起来。

“Ada,这次你可闯了祸了。人家可是第一名媛呐,甩了席少又攀上穆少,就这手段,你玩得过人家么?”

“就爬上男人的床而言,我可能还没那么厉害。”

几个女人你一言我一语,含沙射影地嘲讽,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周围的人听见。

哪怕是这所谓的上流圈子,也一样肮脏不堪。

即使婚礼没有宴请外宾,但也挡不住四散的流言蜚语。米思萱的父亲和哥哥还在警局被拘留问话,对穆少凌而言,想要保释人不过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他却眼睁睁地看着,按兵不动,这说明了什么,大家心知肚明。

既然如此,她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嘲笑她的机会。

米思萱唇角轻勾,美眸流转,颇为可惜似地叹了口气。

“哎……”

时至今日,她这个爱记仇的毛病还真是改不掉呢。

“既然知道现在我是穆太太,那又是谁给你们的胆子,站在我面前碍了我的眼?”

似乎是没想到她会反击,柔软的声线却带着足够逼人的气势,让几个女人猛地煞白了脸。

被唤做Ada的女人攥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嵌进肉里,留下一个个月牙状的痕迹,她却毫无所觉。

她们的确是头一次参加这样的宴会,陪着肥头大耳的老男人寻欢作乐几个月,明明恶心至极却还要做出一副享受的模样,牺牲一切极尽讨好,这才得来的机会。

原本是想在这宴会上物色人选另寻高枝儿,却在看到米思萱的那一刻,理智悉数化为灰烬。

米思萱是谁?

十年前的米家盛极一时,米氏作为C市龙头企业,涉猎面极广,旗下大大小小子公司无数,盈利额更是年年翻倍。而米家千金艳动全城,当之无愧的第一名媛,追她的人从城南排到了城北,她却不屑一顾,仍旧潇洒肆意过活。

如今树倒猢狲散,米氏成了空壳,债台高筑,风向霎时变了。

可米思萱仍旧是全城名媛心里的一根刺。

不为其他,单凭她魅惑男人的手段,就值得让每一个女人声讨不休。

小说《盛宠豪门宝贝妻》 第3章 穆少姗疯了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