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快穿之女配十八式
快穿之女配十八式

快穿之女配十八式

分类: 幻想时空

更新时间:2021-04-03 17:12:21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快穿之女配十八式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快穿之女配十八式介绍

江子兮 系统在《快穿之女配十八式》里面是一波三折,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他不是吃饭从来不说话么,今日怎么跟她聊起母妃的事情?原文里面有写过,谢彦辰的母妃是贱民,虽然得过盛宠,但最后是在冷宫抑郁而终的。母妃是他的禁忌,宫里的人一个字都不敢提,因为是杀头的大罪。对于这么隐秘而且隐秘的事情,她当然:“不知道。”江子兮回答得十分云淡风轻。谢彦辰手一顿,夹起一块鱼肉,细细的咀嚼着:“她是罪臣之女,因为全族发配,她也在其中,所以成了贱民。”

书友点评:

好看呀好看,看了这么多年小说,本来乏味了,还是逆天吼这篇《快穿之女配十八式》打动了我,求大神更新,好好看好激动,第一次给小说作者留言

章节试看:

冷宫娘娘要活命(19)

江子兮醒过来已经是半个月后。

“嘶……”她撑起腰,浑身都酸痛得厉害。

等一下,她还没有死?

没有女主光环,她竟然没有被一刀毙命,好样的。

看来这个身体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弱啊。

“皇上,小心些身子,梅妹妹都已经昏睡半个月了,皇上还日日都来,莫非还想着她会醒过来?”方横扇小心翼翼的说道。

她本来以为,只要江子兮醒不过来,皇上对江子兮的情感就会一天天的减弱,却不想,皇上日日下朝之后都会过来守着江子兮,虽然半个字都不会说,却还是会一直守着。

她不明白谢彦辰为何要这样,劝了许久他都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而他对她……也越来越冷淡。

为什么?

谢彦辰温柔的脸瞬间僵硬了起来:“你说什么?”

“皇上,你就不能面对现实吗?太医都说了,梅妹妹或许一辈子都醒不过来了,皇上为何还要如此坚持?扇儿……皇上竟一点都不在乎扇儿吗?扇儿知道皇上心中在乎梅妹妹,但扇儿……扇儿也不想皇上如此难过啊,之后的路还得一步一步的走下去,皇上就莫要沉溺于悲哀中了。”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这些日子方横扇绞尽脑汁,就是为了劝阻谢彦辰,却半分起效都没有。

谢彦辰闭上眼,许久才睁开眼睛:“她就躺在那里,怎么就是死了呢?扇儿,郑知道你的意思,但郑终究是觉得,她还会醒过来。”

床上的江子兮有些微愣。

谢彦辰竟这么在乎她?

不对啊,她同谢彦辰其实也没什么接触,怎么一下子就得到这么多好感度?竟超过百分之五十了!

也就是说,现在皇上对她……是有感情了?

天哪,这是什么奇怪的发展?

天可怜见,她一个对感情感知无能的人,有一天竟也可以被旁人这么喜欢,真是叫人好生喜欢啊。

方横扇抑制不住的哭了起来:“皇上,你何苦如此?”

谢彦辰默然,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做到如此程度,他只是觉得,那个会安安静静陪着他的姑娘,吃饭会弯起眼眸笑的姑娘,会陪他聊国事的姑娘,很好。

他希望她活着,即便是不以夫妻相待,他也希望她活着。

“扇儿,郑心中有你,你莫要担心,郑对她,不是那种情感,郑不会负你,你相信郑。”

方横扇心中微凉,相信?用什么相信?

却还是温柔一笑:“扇儿明白,扇儿不再胡闹了,扇儿陪着皇上,陪着梅妹妹,等梅妹妹醒过来可好?”

谢彦辰欣慰一笑:“唯有扇儿最懂郑心。”

说罢,牵起方横扇的手,走进了江子兮的房间。

彼时,江子兮已经用尽力气将身子撑了起来,门一推开,六目相对,一个尴尬,一个惊喜,一个震惊,好不欢快。

自然,尴尬的是江子兮,她觉得自己偷听了别人说话有些不地道,惊喜的自然是谢彦辰,他完全没有想到江子兮还能活过来。

最震惊的莫过于方横扇,她怎么都不明白,为何江子兮可以醒过来。

分明是师哥动手的人,怎么会有还能活下来的人?

“你……你醒过来了?”谢彦辰第一次手足无措,慌张的来到床头,有些吞吐的说道。

江子兮陪着笑:“嗯,我昏睡了许久?”

谢彦辰点头:“快半个月了,你一直不醒,郑还以为……以为你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说着说着,眼眶竟红了。

这个大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男子,竟为她红了眼眶。

江子兮心中暗自思忖,莫非,是她晕过去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意外的事情,所以皇上对她有了这些感情?

奇怪,实在是甚为奇怪。

“伤口还疼吗?”谢彦辰关切的问道。

江子兮摇头,之后又点头:“有些疼,却又不算太疼。”

等一下,莫不是因为皇上以为她是为他挡了一剑?

不对不对,那个杀手很明显是冲着她来的,皇上便是傻,也不会傻到以为她会为他挡剑。

“快,叫太医来瞧瞧。”

谢彦辰过度的关心叫江子兮一阵尴尬。

她和谢彦辰什么时候如此熟悉了?

直到太医反反复复强调江子兮已经无大碍之后,谢彦辰才放心的松了口气。

方横扇强行让自己笑着:“皇上,梅妹妹也没什么大碍了,皇上就先去歇息吧,这些日子,皇上可一点都没有睡好。”

“郑明白你的意思,你们且先下去,郑有事要同子兮说。”

方横扇死死的咬住嘴唇,险些咬出血:“是。”

宫女太监被遣散了个干净,宫殿一下子安静了不少,江子兮才认真的打量起谢彦辰来。

胡子张长了不少,眉眼都有些青紫,应该是许久没有睡好,目光呆滞,扑面而来的一股疲惫之感。

果然如方横扇所说,因为她的昏迷,他许久都不曾睡好了。

她……在谢彦辰心中变得如此重要了?

为何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皇上有何事要同臣妾说?”江子兮突然觉得有些紧张。

孤男寡女的,不紧张才怪。

谢彦辰牵住她的手,手心的温度传入她的手心,叫她越发的紧张了。

“你如此紧张做什么?郑还会吃了你不成?”

江子兮赔笑:“皇上说笑了。”

“其实郑就是想瞧瞧你,之前你一直像具尸体一样睡在这里,郑很心慌。”谢彦辰伸手触碰到江子兮的脸,细细的摩擦了起来。

江子兮身子一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臣妾向来身子硬朗,就一剑的事情,随随便便我就撑过去了。”江子兮笑着说道。

谢彦辰眉眼的担忧一下子少了不少,也笑了:“平日里倒是不见你如此皮实,昏迷半个月,连说话都不着调了。”

“咕噜噜……”江子兮低头,是自己的肚子在叫。

“那个,我半个月没有吃饭了,有些饿。”

谢彦辰点头:“郑也饿。”

说罢,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无奈一笑。

自从江子兮昏迷,他吃什么都没有了胃口,日日担忧着,能吃下饭菜奇怪了。

冷宫娘娘要活命(20)

饭菜上得很快,香气弥漫整个宫殿,江子兮咽了口口水,奈何身子疼痛,起来不得,只能看着远处的饭菜,目光忧愁。

“将饭菜端过来吧。”谢彦辰吩咐道。

青黛瞅了一眼江子兮,忍不住内心的激动,眼眶又红了:“是,皇上。”

她的小主终于是醒过来了,这些天真的是吓坏她了。

谢彦辰浅笑:“你身子不适,可要郑喂你?”

宫中一众宫女侍卫吓得都是一愣。

即便是对灵妃娘娘,皇上也不曾宠爱到这个程度。

江子兮却摇头:“臣妾自己可以的。”

身子虽然酸痛,但也不至于动弹不得,况且她和谢彦辰并没有到可以互相喂饭的程度。

“若是换成旁人,必定会欣喜不已,你倒好,不仅不高兴,反倒还拒绝郑,就不怕郑治你的罪?”谢彦辰佯装生气的说道。

宫女侍卫瞬间跪倒一片。

江子兮将碗筷拿在手上,并没有将这句话放在心上:“皇上不会的。”

谢彦辰眉眼一挑:“你为何知道郑不会?”

江子兮笑:“因为你心肠好。”

心肠……好?

他舔着刀剑上的血长大,若不是他如此血腥霸道残忍,怕是早就活不到今日。

而她,竟说他心肠好?

谢彦辰盯着江子兮的侧脸,见江子兮眼中并没有嘲讽,只是安安静静的往嘴里送饭。

莫非,她当真觉得他心肠好?

也是,他同她相遇,相知到现在,他从未真正的在她面前展露过任何一面的血腥,她觉得他心肠好,或许也说得过去。

不知为什么,‘心肠好’这个词从江子兮嘴巴里面说出来,让人觉得很舒服。

见江子兮吃得香,他也觉得饿得慌,拿起碗筷便同江子兮一起吃了起来。

她依旧是慢慢吞吞的吃着,丝毫看不出来是饿得发慌的模样。

“你们都下去吧。”谢彦辰吩咐道。

“是。”

一下子,房间里面又只剩下他和江子兮两个人。

但江子兮因为饿得太久了,注意力全部在饭菜上面,一时间竟没有了尴尬的感觉。

“你可知,郑的母妃是什么人?”

江子兮一愣,抬眸见谢彦辰神情并没有什么不对,咽下一口饭了她才摇了摇头:“不知。”

他不是吃饭从来不说话么,今日怎么跟她聊起母妃的事情?

原文里面有写过,谢彦辰的母妃是贱民,虽然得过盛宠,但最后是在冷宫抑郁而终的。

母妃是他的禁忌,宫里的人一个字都不敢提,因为是杀头的大罪。

对于这么隐秘而且隐秘的事情,她当然:“不知道。”

江子兮回答得十分云淡风轻。

谢彦辰手一顿,夹起一块鱼肉,细细的咀嚼着:“她是罪臣之女,因为全族发配,她也在其中,所以成了贱民。”

江子兮额间满是汗水,他同她讲这些做什么,莫非是想她死?

要知道,这可是禁忌中的禁忌啊。

“皇上……想说什么?”江子兮埋着头,话都有些颤抖。

谢彦辰浅笑:“你在害怕什么?”

江子兮依旧埋着头:“臣妾……臣妾听说……这在宫中是个禁……禁忌……”

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

“你倒是实诚,确实是禁忌,郑不喜欢听到旁人提起她。”

可并不代表他不喜欢自己提起她。

江子兮抬眸:“那皇上……为何突然想起她了?”

谢彦辰放下碗筷,用帕子擦拭了嘴唇,随即认真的看着江子兮:“郑的母妃,她是个极好的母妃。”

江子兮木楞的往嘴里送了口米饭:“臣妾知道,能养出皇上这样的人才,必定是个极好的母妃。”

原文中,男主的母妃是个极温柔的女子,说话温柔,做事温柔,要说起来,举手投足都有些神似女主。

或许这也是谢彦辰那么喜欢方横扇的原因。

谢彦辰笑:“母妃说,郑是个极残忍的人,但她说郑残忍是件好事情,这样长大就不会受人欺负。”

江子兮手一顿,残忍?

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在恐吓她吗……

江子兮手抖得更加厉害了:“皇……皇上不残忍……皇上是极好的人……”

见江子兮如此害怕,谢彦辰心中觉得有些好笑:“哦?极好?你倒是说说郑哪里好?”

江子兮眨巴了一下眼睛:“那个,皇上给臣妾饭吃,养着臣妾,所以皇上好。”

谢彦辰笑出了声:“是吗?”

怕谢彦辰不信,江子兮狠狠的点了点头:“是,极好的人,至少对臣妾来说,是极好的人。”

谢彦辰一愣,对她来说,是极好的人么?

“母妃她,也觉得郑是极好的人。”谢彦辰嗓音沙哑了起来,“母妃是个待人温和的人,父皇曾经也十分的喜欢母妃,可到最后,他不喜欢母妃了,就将母妃打入冷宫。”

怕不只是不喜欢吧,而是被人陷害吧。

“所以,皇上想说什么?”江子兮小心翼翼的说道。

谢彦辰目光清明:“郑不喜欢三心二意的人,当年若不是父皇三心二意,母妃断然不会沦落到这般田地。”

江子兮一愣,所以谢彦辰是想跟她表明他想一夫一妻制度?

原文中反反复复的提到,谢彦辰为了方横扇愿意遣散后宫,可见母妃这件事情对他的影响确实是极大的。

江子兮点头:“皇上这样想是极好的,一世一双人也确实是最美的情话。”

她松了口气,既然不是恐吓她要她命,那都好说。

谢彦辰眸光一亮:“你明白郑在说什么对吗?”

江子兮狠狠的点了点头:“明白的。”

她可真是个通透的小姑娘。

“待扇儿诞下皇子,郑便会封她为皇后。”谢彦辰抿唇说道。

在后宫,人人都争那个位置,江子兮必然也不例外。

他是在提醒江子兮,她不必为那个位置而费神了,因为终究不会是她的。

这样,他就不会对她动手。

“臣妾明白的。”江子兮乖巧的点头。

跟女主争位置?她还不想那么早死。

其实原文提到过,之所以现在方横扇不是皇后,就是因为她没有皇子,皇上没有皇子,就不能立她为后。

可问题是,方横扇的身体,不容易怀上孩子,这才造成‘一世一双人’的诺言久久没有实现。

见江子兮如此不在意,谢彦辰松了口气,也有些失落。

她对那个位置,竟如此的不在乎么?

小说《快穿之女配十八式》 第19章 冷宫娘娘要活命(19)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