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乱星之劫:破军临尘
乱星之劫:破军临尘

乱星之劫:破军临尘

分类: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8:12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乱星之劫:破军临尘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乱星之劫:破军临尘介绍

给大家带来了《乱星之劫:破军临尘》的主要情节:潘天见潘婷现在也不害怕了,这才收起君子剑道:“姐姐,我早就说过了,这条路这么多人来来往往的,哪会有什么问题啊!你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们还是放心赶路吧!”说完便拉着潘婷的手,快步朝前走去。哪知刚走了片刻,却又见一人身穿盔甲,背上背着一把大弓和几支箭羽,骑着一匹高大威武的白马从他们二人身边一闪而过,同样也是走过之后,便又放慢马速,回头看了他们姐弟二人一眼,满脸的惊讶,稍后便又催马飞奔而去。

书友点评:

《乱星之劫:破军临尘》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章节试看:

乱星之劫:破军临尘第15章试读

潘婷和潘天主意拿定,似乎便有了无穷的动力,走起路来也格外精神了,就连刚才还在闹情绪的肚子似乎也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妙计而慢慢消停了下来。

走着走着,突然前面拐弯处出现一片树林。潘天仔细上前查看了一下,见地上有车轮滚过的痕迹,不由高兴的对潘婷道:“姐姐,我们一会就可以有吃的了,穿过前面这片树林,一定会有人家,到时我们不妨先找个人家,讨些饭吃,再继续赶路,你看如何?”

潘婷听他这么一说,连忙抬头看去,只是眼前除了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之外,其余什么也都看不到,更别说什么人家了,不由很是失望道:“弟弟,你是不是饿糊涂了?眼睛也花了?前面只是一片大树林,哪有什么人家?就算有人家也未必有吃的给你啊!”

潘天见潘婷不相信,这才指着地上车轮的痕迹分析道:“姐姐,你看,我刚才研究了一下这车轮,错综复杂的,新旧参次不穷,说明这条路平时一定有许多车辆经过,据我的经验估计,前面不是有小镇,就是有村庄,不信咱们走着瞧。”

潘婷听后,也不由看了看地上车轮的痕迹,果然如潘天所说,新旧纵横交叉有许多条,似乎也觉得他分析的道理,这才恍然大悟,不由夸奖潘天道:“弟弟,倒看不出来,你真是越来越聪明了啊!”

潘天见姐姐这次是真的夸奖自己,刚想谦虚几句,却又突然听到潘婷又道:“弟弟,你刚才说凭你的经验估计,那姐姐就很好奇了,你我从小便在山里长大,从未出过远门,你又从哪儿来的经验呢?我看八成是不准的。”

潘天见姐姐屡屡总是要在表扬自己的时候,又朝自己泼一盆泠水,不由感到有些遗憾道:“姐姐,天儿只是从书上看的嘛?这难道也不算经验吗?”

潘婷听后,不由指着他的脑袋,顿时笑的花枝乱颤道:“呵呵!书上看到的?弟弟,你可真会说笑,书上看到了也能当做经验来判断吗?孟子老人家还说了:“尽信书,不如无书”这句话呢,你难道忘记了吗?”

潘天听后,不由摸了摸脑袋,想了半天才问道:“姐姐,孟子说过这句话了吗?是哪本书里说的?我怎么不知道呢?”

潘婷停住笑声,瞪了潘天一眼道:“不知道了吧!今天姐姐就教你一次,这句话是出自《孟子尽心下》。

全文是这样的:孟子曰:“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仁者无敌于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天儿,我早就跟你说过,要多读书,多长些见识,你就是不听,现在用到了,你却又不知道了吧!唉,真是书到用时方恨少啊!我们还是走吧!等真正穿过这个树林,就能证明你的经验估计是对的还是错的了。”说完便带头走了。

潘天听完姐姐的教训,不由寻思道:“照孟子的意思来说,他只是不相信《尚书》和《武成》而已,并不是说所有的书都不可全信啊!”抬头见姐姐已经走远了,这才也连忙追了上去。

姐弟俩走了一会,见这前面的树林越来越茂密,路也越来越窄,越来越难走,不由越发感觉事态不妙,觉得这地方好像有说不出的诡异感。

潘婷甚至有些后悔听了弟弟的话,从这条路上走。

潘天见姐姐有些害怕,连忙抽出手中的君子剑,顿时青光一现,握在手中走在前面道:“姐姐,你不用害怕,有天儿在,任何人都不能伤害到你的。”

潘婷见潘天如此保护自己,不由很是高兴,又看了看四周,越发感觉到阴森,此时从树林里不时冒出几声动物、鸟雀的叫声,更增添了几分神秘和恐怖,不由顿感浑身发泠,连忙说道:“天儿,我们还是快些走出这个鬼地方吧!我怎么感觉这个地方好像有什么问题,可又不知到底哪里不对劲。”

潘天此时也感觉到了这处树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以前自己也经常独自一人呆在神龙架的深山里,却不如今天这般怕,心里这么慌,不由也赞成姐姐的话,刚准备加快速度,突然听到身后有快马奔来的声音,连忙回头去看,只见一男一女骑着两匹小红马从他们身边疾驰而过,马上男的身穿青衣,女的将穿着一身红衣,似乎一团火一般,很是鲜艳。

青衣男子刚走过去,便扭头看了一眼,猛然见到潘天手中的宝剑,不由嘴里发出“哦”的一声,又看了一眼潘婷,一眨眼便又不见了踪影。

潘婷见那两匹小红马奔跑的速度如此之快,不由感叹道:“真是两匹好马!”

潘天见潘婷现在也不害怕了,这才收起君子剑道:“姐姐,我早就说过了,这条路这么多人来来往往的,哪会有什么问题啊!你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我们还是放心赶路吧!”说完便拉着潘婷的手,快步朝前走去。

哪知刚走了片刻,却又见一人身穿盔甲,背上背着一把大弓和几支箭羽,骑着一匹高大威武的白马从他们二人身边一闪而过,同样也是走过之后,便又放慢马速,回头看了他们姐弟二人一眼,满脸的惊讶,稍后便又催马飞奔而去。

潘婷见那人年约双十,相貌英俊,回头的一刹那间,目光中带着一丝英气,煞是逼人,尤其是一身盔甲闪闪发光,更显得他威风凛凛,不由再次感叹道:“真是威风啊!弟弟你说我要是有一天能当上将军,穿上这么一套盔甲,再骑着一头俊马,最好是刚才那匹小红马,那该有多威风啊!”

潘天见姐姐不到片刻的功夫,便发了这么多的感慨,不由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自言自语道:“温度不高啊!怎么会大白天说梦话呢?”

潘婷见弟弟竟然嘲笑自己,不由眼睛一瞪,装作生气的样子,举起粉拳便朝他打去。

潘天见状,连忙笑着跑开了。

乱星之劫:破军临尘第16章试读

潘天到了红衣女子身边,一边安慰她不要怕,一边用手中的君子剑将她身上捆着的绳子割断了,这才又将剑收起来,准备动手帮她解开身上的绳子。哪知就在这时,突然听到红衣女子仰天大笑一声,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脚下一空,顿时陷入一个大坑之中,被一个大网给头朝下脚朝天的吊了起来,不由大吃一惊,想要拔出手中的君子剑,割断那网绳,无奈空间太小,怎么也抽不出剑身来,正在着急之时,又见姐姐潘婷也同样中计被吊了起来,方才知道已经中了红衣女子的计,此时后悔没有听姐姐的话已是不及,不由大声骂道:“臭婆娘,我好心救你,你竟然暗算我,快放我下来!”

红衣女子见潘天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敢张口骂自己,也不计较,笑道:“小子,谁让你们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硬闯呢?今天落到我雌雄双盗赛西施的手中,你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潘天听她说完之后,不由又是大惊,虽然他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什么雌雄大盗,可是一听她的名号便知不是什么好人,不由继续骂道:“你这个恶婆娘,快放我下来。”

正骂着,又从大树背后又走出一个青衣男子来,正是红衣女子的同伴,不由又是一惊。

青衣男人见潘天和潘婷二人此时被吊在树上,上天无门,入地无缝,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不由开心的笑道:“小子,实话告诉你吧!大爷我刚才看中了你手上这把剑,只要你乖乖的答应交出来,我就放你们出来,我雌雄双盗孙不二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你若是不识相,就休怪我们夫妻二人不讲情面,再说死在这野猪林里的人也不只你们二人了。”

潘天这时方才想起刚才自己手拿君子剑的时候,被这两人路过看到了,八成就是在那个时候,他们便已起了歹心。如今想来,果然是江湖险恶,处处都是陷阱,令人防不胜防,不由大声骂道:“恶贼,你休想,你今日不乖乖的放下小爷,然后跪地给我磕几个响头,小爷今后一定会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你二人碎尸万段,一解心头之恨!”

潘婷此时也大声骂道:“恶贼,你今日不放过我们,日后定会有你们好果子吃,想要宝剑,你做梦吧!”

青衣男子见他姐弟二人如此大骂,似乎也不着急,站在树下,看了半天潘婷。过了许久,这才笑道:“这小丫头年纪不大,模样倒俊俏,就是脾气有点大,正合我孙二爷的口味。既然你们如此不识抬举,我就先拿你尝尝鲜,到时不怕你们不答应。嘿嘿!”说完便将手抬了起来,摸了摸大网里潘婷的俏脸蛋。

“呸!你个无耻恶贼,拿开你的脏手。”潘婷见青衣男子说话间竟然开始对自己动手动脚,不由感到一阵恶心和害怕,朝他的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大声骂道。

青衣男子脸上被吐了一脸的唾沫,也不动怒,只是用手擦拭了一下,又笑道:“真是够辣,我喜欢!”

潘天此时见姐姐受到青衣男子的欺负,想到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不听姐姐的劝,这才惹出来的,不由大骂道:“恶贼,你只要敢再碰她一下,我就用这把剑,把你的两只爪子给剁下来喂狗吃了。”

此时红衣女子见状,不由朝潘天看去,只见他身穿淡黄色衣服,模样大约十四五岁,一张四方脸棱角分明,此时一对双目怒视着自己,更觉英气逼人,让她几乎不敢正视,再加上额头正中一颗鲜艳的红痣,更显得他多了些风流。若是说他秀气呢?眉目间却又多了些飒飒英气;若说他英雄呢?可是他的眼神里却又多了些灵气,让人欲罢不能,真是越看越喜欢。她一生自命清高,阅人无数,因为长相美貌,故尔江湖人送了她一个美称:赛西施。早年也是饱读诗书,出身豪门,嫁得一个好人家,生活的幸福美满,无奈好日子过了两年不到,丈夫外出经商,被强盗杀害,年纪轻轻便开始守寡,日子久了又饱受姑婆欺负,自觉生活无望,便逃出婆家,想要投湖自尽,哪曾想被孙不二所救,投湖不成又被强逼成亲,最后看破一切红尘,悟得人生苦短,及时享乐,方不亏待自己,日益变得风流成性,跟随丈夫四处闯荡,曾也见过不少公子哥,虽也长的是油头粉面,相貌英俊,可是却缺少了眼前这位少年身上的英气。更曾见过许多大侠,个个身高马大,体型魁梧,武艺高超,却都没有眼前这个少年身上应有的灵气,不由一时很是喜欢,顿时情不自禁的赞道:“好一个少年英雄!若是再过几年更成熟些,怕是连姐姐都要被你迷死了,想必日后不知这个世上又将会有多少妙龄少女为你害尽相思之苦了!”她说完便伸出一只葱白似的嫩手,隔着网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潘天的脸,一脸的妩媚,满眼的柔情,嘴角边说不出的风流。

潘天初生牛犊,仍是童子之身,除了姐姐,从末亲近过别的女子,此时被赛西施随手这么一摸,顿时羞的满脸通红,想骂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这边青衣男子见他仍然不答应,这才又朝潘婷摸了一把道:“嘿嘿,小兄弟,你不用着急,慢慢考虑也不迟,大爷有的是时间,一会伺候好这小丫头,也让我娘子好好伺候伺候你,怎么样?”说完便又看着红衣女子笑了几声。

潘天眼看着姐姐受那人的欺负,寻思如果今日不妥协,恐怕是不成了,想到只要姐姐没事,君子剑就算被他拿走,日后还会再夺回来,不由妥协道:“好,你说话算话,我把剑给你,你就放下我们,不能再碰她。”

青衣男子见潘天终算是答应了自己,这才笑道:“早这样不就对了吗?说实在的,我还是喜欢自己的婆娘,对这小丫头片子一点兴趣都没有,只要你肯把宝剑给我,我自然会放你们下来。”

潘婷见弟弟竟然要将君子剑交给这恶人来换取自己,不由连忙大声劝道:“弟弟,不要啊!那是爹爹用命换来的,姐姐今天就算死在这恶人手中,也不愿你将剑交出啊!”

赛西施见潘婷到了这个时候,嘴还这么硬,不由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指着潘婷的俏脸比划着道:“哟,想不到你们姐弟二人还真有骨气,既然如此,我就先用小刀将你的脸一点点的划破,让你今后见不得人,变成丑八怪,然后再慢慢折磨你弟弟,不怕你们不交出手中的剑,你看怎么样?”

“不要啊!”潘婷见赛西施竟然要用匕首破自己的相,不由吓的顿时哭了起来,大声求饶道。

潘天一见姐姐吓哭了,也生怕赛西施会真的用匕首在姐姐的脸上划几刀,连忙也道:“好!我放下剑就是了!你们千万不要伤害我姐姐。”说完便从大网里丢下手中的君子剑。

潘婷一见君子剑已经丢了下去,不由哭道:“弟弟,你怎么这么傻?你不把宝剑给他们,或许我们还有一线机会,你现在给了他,我们就连一点机会也没有了。”

潘天一听,不由一惊,这时才明白这个道理,却已经晚了,不由在心里暗骂自己好蠢,屡次三番做错事。

青衣男子拾起地上潘天丢的君子剑,不由喜出望外,连忙抽开宝剑来看,顿时一道青光立现,宝剑在阳光的照射下越发的耀眼,正散发出淡淡的光芒,不由越看越喜欢,连忙递给赛西施看道:“娘子,怎么样,我就说这是把难得的宝剑吧!果然不出我所料,今后我们雌雄双盗有了这把宝剑,那当真是如虎添翼了,看谁还敢不服我们。哈哈!”

赛西施一看,也不由赞美这的确是把宝剑,又见潘婷和潘天还吊在树上,连忙问到:“当家的,如今宝物我们已经到手,他们两个怎么办?”

青衣男子刚才只顾欣赏宝剑,如今听到赛西施问,这才合起了宝剑,看了他们两眼,不由恶狠狠的说道:“娘子,他们二人手中能有此宝剑,定是大有来头的人,如今我们劫了他们的宝物,如果再放了他们,恐怕日后定会自找麻烦,不如就此”说完便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赛西施听后,又看了一眼潘天,此时对他已经有了万般好感,一时不忍下刺客,便劝道:“相公,我看还是算了吧!我们既然得了宝剑,便要说话算数,放过他们吧!”

孙不二听后,不由狠狠的瞪了赛西施一眼道:“你什么时间也变得这么婆婆妈妈的了,是不是当真看中了这个小子?今日我们若放了他,日后他们定然不会放过我们。总之这两个人万万放不得!真是妇人之仁!”

赛西施一听,知道自已拗不过丈夫,索性不再说话,只是不舍的看了一眼潘天,满眼尽是惋惜!

潘天见他们言而无信,得了宝剑还想杀人灭口,不由大骂道:“你们两个恶贼,现在宝剑我已经给你们了,你们还想怎么样?还不快放我们下来。”

小说《乱星之劫:破军临尘》 第15章 美人陷阱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