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瑶华赋:狼王有毒
瑶华赋:狼王有毒

瑶华赋:狼王有毒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8:23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瑶华赋:狼王有毒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瑶华赋:狼王有毒介绍

这本书《瑶华赋:狼王有毒》的主人翁穆伊浵 阿斯兰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哼哼,我应该感谢伊浵小姐如此公正的做评么?”他嘲讽冷笑间,抬手,将她鬓边凌乱的发丝掖在耳后,动作温柔,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我要走了,要离开五凤王朝。”“哦。”她低下头,眼眶灼痛,瞬间,她又调适好心绪,仰起头,给他一个潇洒绝美的笑,“需要我送你吗?”“既然你这样说了,就送我到那边的路口吧。”她随着他迈开脚步,忍不住看了眼丞相府大门。她到底在做什么?如果他决议掳走她,她是不是要跟他去雪狼族呢?不,他应该不会这样做的。

书友点评:

《瑶华赋:狼王有毒》这本书把剧情融合得很完美,不会让读者产生突兀的感觉,很棒!主角穆伊浵 阿斯兰也很有自己的特点,主题明确,5星!没毛病~

章节试看:

甩不掉

就这样让他走?她竟然没有丝毫地恋恋不舍?阿斯兰隐忍着不悦,沉声叹了口气,捏住她的下颌,强迫她抬起头,“伊浵,不要总是躲着我,我在你面前时,你要看着我讲话,我躺在你身边时,你要面对着我。”他不要独自郁闷,更不要被她无视。

“请问,你除了和我上过床之外,又是我的谁?”

“我是你的谁?你不知道吗?”

“你还好意思这样说?!”伊浵管不住自己的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流泪,泪珠滚到捏在她下颌的大手上。“你除了无度的需索,无所顾忌的贪欢,可曾真的关心过我?沈弘泽说,如果我再……”她哽咽说不下去。

“他的话我都听到了。”

他自责皱着眉头,上前迈了一步,要把她拉到怀中,被她后退躲开。

“伊浵,我们非要这样讲话吗?”

“既然你出现,那就把话说清楚,你两次救我,我已然倾身相许过,我们都扯平了,我希望你不要再出现。”

她就这么厌恶他吗?“不想知道刚才那人为何要杀你吗?”

“既然是狼人,定是因为你而来。”

这一刻,她美得剔透又凛冽,让他激赏,让他不能自拔,却又心痛。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要告诉你。”

“你说。”如果是有什么请求,他一定不惜一切代价答应她,哪怕是她要跟随他去狼族皇宫,他也会排除万难。

“我爱上一个男人,他容貌出众,文武双全,顶天立地,正直果敢,我不想任何不相干的人来打扰我和他,请你——自重,也请你保重!”说完,她转身奔向人群熙攘的大道。

阿斯兰却还愣在原地,她不打算和他在一起,她也没打算要求他什么,她说……她爱上了别人?每天晚上承欢他身下的女人,竟然还有心思爱上别的男人?

“穆伊浵,你好样的!哈哈哈哈……”他笑得痛快,却又凄凉,落寞。

可是,只有她能让他真正的快乐和满足,为什么她却偏偏要爱上别人呢?就因为他是狼人么?因为他不曾有所顾忌吗?

他也知道她身体不好,可他就是忍不住想要她,一遍又一遍,直到把她的灵魂也锁在身边,才会有安全感。

伊浵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分辨着方向,肩上突然落了一只手。

她本能地忙躲避,失控大叫,“不要跟着我,我恨你!”

这突然的状况引得路人侧目。

“小姐,是我,无垠。”无垠紧张地打量着她,见她裙角上有血渍,不禁疑惑,“小姐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二小姐,你去哪了?街上很危险,不要到处乱跑。”无雷也跟上来,紧张地上上下下打量着她,确定她没有受伤,才松了一口气,“不要去没人经过的街道,最近狼人猖狂。”

“我没事。我只是一时心情不好,随便走走。”她勉强扬起笑,“我还有药没买,再找一家小药铺。”

无雷提醒,“小姐,沈大人给的药,秋云都拿着了,为何还买药?”

“我买点止痛药。”为什么……心会这样痛?像是被剜走了似地,空空荡荡。

“前面应该有药铺,走吧。”无垠随手拿出自己的手帕递给她,“把脸擦干净,如果丞相见你这样,一定会很担心。”

“谢谢。”伊浵擦了擦眼睛,努力扬起笑。“我没事了。”

药很快买到,伊浵抓着两包药,情绪这才平复下去,“穆伊浵,从现在开始,你要做对的事。”

走出药铺,无垠提醒她,“小姐,出来的已经够久了,我们该回去了。”

“我想去城郊的寺庙,就是院子里有许愿池的那个。”

“为什么要去那?”

“我想和住持大师谈几件事情。”

入夜,伊浵遣退了秋云和翠儿把药倒进小药罐中,又加了水进去。

“古代这些东西真麻烦,真想念现代的电磁炉。”她咕哝着,弄好药炉之后,却忽然忘记了掌柜的叮嘱。“四碗水煎成两碗?一碗?那要多长时间呀?”没有手表,没有办法计时。

“哈,有了最好的计时方法了。”她拿出沈弘泽给的药丸,倒了一杯温水,把人参雪莲丸吃下去,又洗了脸,对着镜子从那盒美容药膏里弄了一点涂在脸上,然后换好衣裳,在房间的地毯上打坐好,

呼吸,入定,开始做瑜伽,这是目前来说,最适合她的健身方式。以她的速度,做完一整套是一个小时,比闹钟还准时。

但她忘记了,这个身体不是她以前的身体,虽然也足够柔软,但是,向后下腰的动作却吃力地“卡”住,她怎么也起不来,洁白地长袍熨帖地罩在身上,胸口的部位紧地快要崩开了似地,如果她一下子瘫坐下去,双腿恐怕会折断。

“怎么办呐?”她怕无垠,无雷他们闻到药味儿起疑,早就支开他们了,如果她现在呼救,煎避孕药的事肯定会暴露。“没关系,深呼吸,深呼吸,穆伊浵,你可以起来的,你一定可以。”

就在她快要支撑不住时,阿斯兰高大的身躯从横梁上轻盈地落下来。

他很好心地柔声问询,“穆伊浵,需要帮忙吗?”

“你……”不是说了吗?她不想再见到他呀,他怎么还会在横梁上?还有,他到底什么时候在上面的?该不会她刚才换衣服时,他也看到了吧?思及此,她顿时面红耳赤,恨不能踹歪他那张俊脸。

“你到底要不要起来?”

“废话!”

“如果真的想起来,就不要在心里骂我!”

“……”她咬牙切齿,只能隐忍着什么都不要想。她怀疑,他真的会读心术。

“这个姿势很好。”她婀娜有致的身段全都显现出来了,他扬起唇角,把她轻轻地抱起来。“你这是在做什么?练舞吗?想不到你还会这个,看样子,我们还不够了解彼此。”

他异于常人的体温滚烫,隔着两人之间轻薄的衣料传递到她身上,浓郁的男子气息夹杂着清淡的龙涎香冲入鼻息,更是让她脑海一片空白。她双脚一站稳就忙推开他,远远地躲开。

又在躲他,这个毛病,她什么时候才能改掉?“你在煎什么药。”他走到药炉旁,“吃这个有用吗?狼人的骨血要存在,没什么能阻挡。吃这些,只会让你的身体更糟糕。”

他知道那是什么药?他竟然知道?“看样子,你很有经验。”

“我的父亲有很多女人,我从小就知道,他不想让别人有他的孩子的时候,一般会加这里面的几种药材,不过,要很烈的药才可以,再加上一种特殊的东西作为药引,才会起到避孕的作用。”

“什么东西?”现在药都快煎好,却还差一种特殊的东西?

他从靴筒里取出匕首,划破自己的手腕。

伊浵大惊失色,忙拿着帕子堵在他的伤口上,“该死的,你要在我面前割腕自杀吗?”

割腕自杀?阿斯兰笑得前仰后合,他像是那么想不开的人吗?

她忙扶着他坐下来,用帕子把他的伤口勒住,“不知道有没有切到动脉,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找郎中。”

见她慌乱地往外跑,他忙拉住她,“你就穿成这样往外跑?”这冰肌玉骨的体态,不知道也引得多少男人扑上来。

“你会死的。”

“你真的会在乎吗?”

“阿斯兰,你是堂堂狼族的将军,要什么女人不好?你犯不着为我殉情。瞧,你长得这么帅,这么劲爆,身材也好,笑起来还迷人,王母娘娘下凡也会被你迷晕的,你真的犯不着为我寻死!”她随手抽过袍子罩在身上,“你按好伤口,我马上回来。”

他没有按住伤口。

“你疯了吗?”她冲过来拉住他的手臂,“我不值得你这样做,真的不值得……”她的话尾音因为伤口的自动愈合而消失,“该死的,上帝!活见鬼了!你竟然……会自动痊愈?”

“我只是想如你所愿,那种药引,就是……我的血!”

她还没有从他愈合的手腕上移开视线,她和他在一起这么久,竟然对他的特征一无所知?!他的伤口能自动愈合,那么他一定也会吃人吧?今天袭击她的狼人可是绿眸獠牙,一副想把她生吞活剥的贪婪相。

“伊浵?”

“什么?你在跟我讲话吗?”她强迫自己镇静下来,吞了下口水,却已然满头冷汗,“你刚才说了什么?”

“我说……”他摇头失笑,看样子,她又被吓到了。“没什么。”

“哦。”伊浵嗫嚅着应了一声,“你……你……你会吃了我吗?”

“怎么会这么问?”他得先弄清楚,她所说的“吃”是什么意思。

“狼人以什么为食?”

“你认为我会活生生地吃了你?”

“你不会吗?”她反应也太迟钝了,认识了这么久,才意识到他的危险,他的恐怖。“我实在是太愚蠢了,竟然和狼人做了那种事?上帝,我看电影太多了,都被那种浪漫因子荼毒了。”她狠狠地拍打自己的脑袋。

这个蠢丫头,现在才知道他的危险,也太迟了吧!早在她见到他的第一面就该尖叫了。

“穆——伊——浵!”她竟然又当着他的面自说自话?!如果可以,他真的想一把捏死她。在她眼里,他就是这种残忍嗜杀的人吗?

美丽恶魔不吃人

伊浵被他吼得一怔,见他咄咄逼近,她顿时如临大敌。

“你要做什么?不要吃我!”穿越之后,她好不容易才打定主意好好活下去,她才刚刚翻身农奴把歌唱,她才一十六岁,可不想葬送了大好年华,被一只色狼用来果腹。

他无法忍受她这种惊恐的神情,暗怒上前,猛然揪住她的衣襟,骤然旋身,把她按在了桌案上,狂肆地在她脖子上吻了一下,恶意用舌尖撩动着细滑甘甜的肌肤,“是,我很想吃了你,所以,你最好看一看自己哪个部位最可口,好割下来呈递到我嘴边!”

“我不好吃,一点都不好吃!阿斯兰,你不要这样……”她吓得倒抽冷气,见他眼睛变成了莹亮璀璨又贪婪的荧绿色,恐惧地尖叫起来。“恶魔,恶魔要吃人啦!”

他本来想继续吻她,却被她刺耳的尖叫震得耳膜刺痛。

敏锐听到走廊上有脚步声,他贴在她耳畔上说道,“好好调养,每月十五我会来看你。”他松开她,转身跃出窗子。

门板被撞开,无垠和无雷带着一群护卫闯进来,见伊浵慌乱地裹好衣裳,忙又都背转过去。

“小姐,发生了什么事?”

“有狼……有采花大盗……”她哆哆嗦嗦地抬手指向后窗,“那边,逃了。”

“追!”无雷对无垠递了个眼色,忙带着一队护卫追了出去。

无垠转头见她拉好衣裳,这才走到她身边来。

她花容失色,娇俏的小脸苍白无血,还满是冷汗,他忙给她倒了杯茶递上。

“小姐,先压压惊,没事的,无雷一定会抓到他。”

伊浵却又忍不住自责,阿斯兰虽然是狼人,虽然可能会吃人,可……他也救过她的命。

待冷静下来之后,思来想去,她又觉得他不可能吃她。唉!她怎么这么笨呢?如果他真的吃她,早在穿越来的第一晚他就先把她吞掉了,又怎么会抱着她东奔西走地找房间?

不过,现在事情已经无法收拾,但愿无雷不要追到他。他武功那么厉害,力量那么强大,应该会没事吧。

无垠若有所思地看了眼药炉,“小姐在煎药?怎么不让翠儿和秋云进来伺候?”

“呃?”伊浵这才想起药炉还燃着,这会儿已经咕嘟咕嘟地冒热气,她忙拿起药罐要去倒掉,“啊——好烫,好烫……”

无垠见药罐要洒出来,忙从她手上接过来,稳稳地把药罐放回去,又拉着她走到盆架处,把她的手浸在盆中的冷水里。

无垠见她紧张地看向药罐,忙安抚,“小姐,不必惊慌,那不是……医治你头痛的药吗?”

“是,是医治头痛的。”她忙点头,“你……还是帮我拿去倒掉吧。”

“把手浸在冷水中再泡一会儿,不然会长水泡。”

“哦。”

无垠把药倒掉之后,冲洗了药罐,又把桌案上的药草都收拾妥当。

伊浵见他举止利落优雅,不禁暗自感慨,她果真没有看错,无垠体贴又周到,只可惜,人家名草有主,唉!郁闷呀!

这一晚,没有阿斯兰相伴,伊浵却并没有失眠,反而睡得很安稳。

一早,她的丞相父亲穆项忠忙着上朝时,她也跟着起了床,换了轻便的衣衫和鞋子,在院子里来回跑步。

穆项忠身着暗金色朝服,穿过院子,忍不住疑惑驻足,“丫头,你这是在做什么呢?刚才张福就对为父说你在跑来跑去,怎么这会儿还在跑?”

“我在进行体能锻炼,我要让自己强壮起来,我不要再做病秧子。”

“女孩子不必太强壮,柔柔弱弱才讨喜。”

“我这就跑完了。”她嘻嘻哈哈地上前来挽住英俊老爹的手臂,“走吧,我送爹出门。”阿谀奉承自己的亲爹一下下,换来大把银票,无可厚非啊,谁让她在这里是富二代,官二代呢!那些银票也都是民脂民膏,她不过就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穆项忠欣慰拍了拍挽在手臂上的小手,这阵子果真没有白疼她,这丫头,比静怡体贴多了。

“昨晚闹那么大动静?是怎么回事?”

“没事,爹不用担心,一个小毛贼而已,无垠和无雷解决了。”以防穆项忠再问起这件事,她忙转移话题,“爹,我以您的名义,和住持大师在城郊买下了一处院子,专门收容孤儿,这件事如果传言天下,会帮助爹树立威信。”

穆项忠这会儿已经坐上马车,他掀着帘子坐在暗处看着伊浵,眼神高深莫测。“女儿,是谁教你这样做的?”

“我自己呀。您忘了?前几日我和沈弘泽在寺庙门前送了些馒头就引来如此好评,若是我们收容更多的孤儿,岂不让能让我亲爱的爹爹您声明显赫?要知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民众口口相传的评价才能真正证明您是一个好丞相。”

她说得很好,做得更好。如今五凤王朝与雪狼族战祸不断,不少孤儿流离失所,皇帝也正为这件事头疼。

“女儿,过来。”

伊浵看着伸出马车外的大手,怔了一下,忙上前,“爹还有事吩咐?”

穆项忠从怀中取出一个玉镯,递给她,“昨儿给你的钱都花了吧?也没给自己买点像样的首饰。这是为父当年送给你娘亲的,为父一直当护身符随身带着,总感觉你娘还在我身边,现在,它是你的了。”

“爹……”原来,他一直记挂着那个死去的贴身丫鬟。原来,他也是有情有义的男人。

“想做什么,就大胆地去做吧,我穆项忠的女儿,不该困于金丝笼。”她这双眼睛有着异于常人的灵慧,若她是个男孩,定能有一番大作为。

“谢谢爹!”她接过手镯戴在手腕上,“今儿去寺庙中,我会多和娘亲说几句话,让她在天之灵恳请菩萨保佑我的好爹爹平平安安。”

“早上风大,快回去吧。”

“是。我会让厨房做爹最爱吃的瘦肉粥,等爹回来用早膳。”

伊浵目送马车远去,欣喜摆弄着手腕上的手镯转身,本要拾阶而上,却感觉背上盯了一双视线。

她警觉转头,却见门前的石狮子旁立着一个黑色锦袍的高大身影。

他黑发高束,点缀了银色宝石的额饰,反射着暗白的天光,莹莹璀璨,那俊雅不凡的脸犹如天神,唇角眉梢都带着不羁的邪笑,眸光极具侵略性的盯住她绰约窈窕的身姿。

莫名地,见到他完好无损地出现,她暗暗松了一口气,迟疑了一下,她忍不住走过去。

“怎么?又不怕我吃你了?”

“昨晚,因为被白天被狼人袭击,我才会那样失控尖叫。我相信,你是不会吃人的狼人,你和那个要杀我的狼人不同。”

“哼哼,我应该感谢伊浵小姐如此公正的做评么?”他嘲讽冷笑间,抬手,将她鬓边凌乱的发丝掖在耳后,动作温柔,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我要走了,要离开五凤王朝。”

“哦。”她低下头,眼眶灼痛,瞬间,她又调适好心绪,仰起头,给他一个潇洒绝美的笑,“需要我送你吗?”

“既然你这样说了,就送我到那边的路口吧。”

她随着他迈开脚步,忍不住看了眼丞相府大门。她到底在做什么?如果他决议掳走她,她是不是要跟他去雪狼族呢?不,他应该不会这样做的。

他握住她的手,一直走,一直走,还有大约十步就到路口。

她紧张地心脏都快跳出胸腔,她不住地看两人交握的手,仿佛被他握住的手不是自己的。

心里也有两个声音在撕扯。

穆伊浵,你要跟他走吗?你已经是他的人。

穆伊浵,你傻了吗?谁说身体上的关系就代表倾尽一生的相许?不能跟他走,雪狼族里都是吃人的狼人!

“穆伊浵,你要跟我走吗?”他忽然凝重地问她。

她懵然凝望着他,“你这样的男子是我无法匹配的,我想……雪狼族里一定有不少女子喜欢你,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爱的那个男人,他叫什么名字?”

“为什么问这个?他和你并没有关系。”

“为什么要躲避我的问题?你爱着辛浩,跟我在一起,与我藕断丝连,却还能爱上别的男人,你这样的女人……”

“水性杨花,是吗?”她自嘲一笑,“还是,你想骂我下~贱?不管你怎样看我,怎么骂我,都无法改变我的决定,我和你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祝你一路顺风。”

她松开他的手,与平时一样,利落爽快地转身,朝着丞相府大步走去,绝然地头也没回,眼泪却莫名其妙地溃堤而下,她握着拳头不敢抬手擦拭。

“穆伊浵,站住!”从没有一个女人敢如此忤逆他,若非她那点特殊的特质,他早已一掌拍死她。她以为自己是谁?竟可以这样的无视他?“穆伊浵!”

她越是加快脚步。

这别扭的傻女人,总是不厌其烦挑战他可怜的耐心!他愤然追上去,按住她的肩,强迫她转身面对自己,视线一触及她满脸泪痕,怒气却又荡然无存。颓败地叹了口气,他才轻轻地把她揽入怀中,“别哭,我最讨厌女人流眼泪。”

“我没哭!”她没有在他怀中挣扎,难得乖顺地倚在他怀中,主动环住他的腰际。以后,就再也见不到了吧。

“我还会回来的。”

“真的吗?”她赫然想起他昨晚在耳边说的话,“你每月十五都会来?”

他因她口气中的期盼心中欢喜,冷冽的脸上却波澜不惊,“当然是真的。”

小说《瑶华赋:狼王有毒》 第15章 甩不掉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