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婚恋生活 > 闪婚前夫不爱我
闪婚前夫不爱我

闪婚前夫不爱我

分类: 婚恋生活

更新时间:2021-02-23 17:18:11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闪婚前夫不爱我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闪婚前夫不爱我介绍

苏浅言 叶云锦是《闪婚前夫不爱我》本书的主角,《闪婚前夫不爱我》这本书的主要内容:“你说孩子保不住了?”男人的声音低沉性感,英俊的脸庞写满了风雨欲来。强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苏浅言抬头,对视上他那冰冷的眸光,强自镇定地解释道,“是,患者入院太迟了。”“太迟?你不觉得自己有损医德?你为什么见死不救?”叶云锦又冷又狠的话,就像一把重锤敲击着让苏浅言的心,她犹如置身冰窖一般,咬咬嘴唇,面色保持着冷静和克制:“叶先生,请不要影响手术进程,孩子在送院前就已经没有生命迹象,麻烦你……”

书友点评:

第一次给评论,真心的觉得《闪婚前夫不爱我》写的不错,轻松,搞笑,很好看,一晚上没睡追完了,作者大大快快更新吧~

章节试看:

闪婚前夫不爱我第1章试读

夜已深沉,静得像一潭水。

医院走廊空旷静谧,倏然被一阵哀嚎声打破。

护士步履匆匆,急切地叩响休息室的门。

“苏医生,快醒醒!有个30周的孕妇大出血,人好像快不行了……”

苏浅言睁开清眸,“好!我马上过去!”

静夜下,高跟鞋噔噔作响,宽松的白大褂轻轻拂起,苏浅言高挑窈窕的身影在医院走廊一闪而过。

准备就绪后,苏浅言匆匆走进手术室。

然而刚推开门,眸光落在手术台上陷入昏迷的产妇身上,苏浅言愣住了。

怎么是她?

直到今时今日,苏浅言依然清楚地记得,躺在手术台上的女人曾在她结婚当日,在众目睽睽之下破坏她与叶云锦的婚礼。

那种刻骨铭心的痛楚,让她常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惊醒。

但,作为医生,患者永远是第一位,无论她是谁。

眉梢轻皱,苏浅言深呼吸几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从容淡定,如同平常面对其他的孕妇,开始了手术。

然而手术进行没多久,苏浅言笃定的面容倏然变得沉着,她抬起清眸,“胎儿入院之前就已严重缺氧,现在只能保住大人,请家属签字!”

很快,苏浅言见到了孕妇的“家属”——她的前夫叶云锦!

“你说孩子保不住了?”男人的声音低沉性感,英俊的脸庞写满了风雨欲来。

强大的压迫感扑面而来,苏浅言抬头,对视上他那冰冷的眸光,强自镇定地解释道,“是,患者入院太迟了。”

“太迟?你不觉得自己有损医德?你为什么见死不救?”

叶云锦又冷又狠的话,就像一把重锤敲击着让苏浅言的心,她犹如置身冰窖一般,咬咬嘴唇,面色保持着冷静和克制:“叶先生,请不要影响手术进程,孩子在送院前就已经没有生命迹象,麻烦你……”

“不要解释了,冷血的女人!”叶云锦不耐烦地扯了扯领带,疾步走到门口,他眸光狠戾地望向苏浅言:“苏浅言,最好别让我发现你是故意的!”

门砰地关上,苏浅言望向空荡的门口,仿佛那声巨响砸在她的心窝,痛得背脊发凉。

“苏医生……”

护士见到这一幕怯生生地不知如何安慰她。

“没事,准备缝合吧。”

苏浅言轻声叹息,她竭力让内心平复下来,作为医生,在手术台上不能被任何事情影响。

剖宫产顺利结束,苏浅言走出手术室,才发觉背后的汗水打湿了手术服。

她远远望向前方,叶云锦签字后漠然而去的身影似乎还映现在医院走廊。

“如果手术后出现问题,我惟你是问!”

叶云锦冰冷的话语依然回荡在她的耳边,宛若一根冰锥直戳心底。

她默默爱了多年的男人依旧冷漠如初,哪怕她当初忍痛选择成全。

回到休息室,窗外的天色蒙蒙发亮,苏浅言感到从未有过的身心疲倦,轰然睡去间,一滴泪水滑过眼角。

短暂的休息过后,苏浅言换好白大褂再次投入到第二天的工作中。

坐在诊室直到中午,苏浅言时不时按压着鼻根,原本她早已习惯纷忙的工作节奏,但今天精神却格外萎靡。

是因为再次与叶云锦不期而遇吗?苏浅言并不想承认这个答案。

砰!

诊室的门忽然被粗暴地推开,苏浅言面带倦意,抬眼望向门口。

叶云锦?

苏浅言望着他冷峻阴沉的面色,心底涌入一股不安的暗流。

闪婚前夫不爱我第2章试读

“苏浅言,你究竟在耍什么把戏?”

叶云锦声色俱厉,一进门就阴沉着脸。

房间里的温度,仿佛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苏浅言清澈的眸底瞬间被不安吞没,她怔望着叶云锦冷峻的面孔,手中的钢笔猛地握紧。

“我听不懂你讲什么,你有话直说就是。”

苏浅言极力保持着从容不迫,但内心却如同被刀子割破,鲜血蔓延的心底忽然作痛。

她由着叶云锦离婚,容忍他婚前搞大其他女人的肚子。

可她一再的大度和让步,换来的仍是叶云锦的厌恶和敌意。

苏浅言心底委屈,就在即将情绪爆发时,叶云锦突然开口冷言:“查房医生说江璃术后恢复的很差,昨晚的手术你到底做过什么手脚?”

做过手脚?好大的一盆脏水!

苏浅言不禁哑然失笑。

她笑自己的死性不改,对他难以抛弃的初心。她笑叶云锦的不分是非,所有的偏见都无脑丢在自己身上。

“患者有个体差异,这未必和手术有关系。”

苏浅言摆出严肃的神情,淡漠地回应叶云锦。

她特意加重“手术”二字,让叶云锦没有机会对她再泼脏水。

只是苏浅言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她放在桌下的手微微颤抖,已近虚脱的精神状态不想再争辩一句。

比起叶云锦对她的恶语相向,她宁愿默默承受着那份永远看不到希望的爱。

“呵!”

叶云锦幽暗的瞳眸闪过寒光,随即嘴角又挑起带着危险气息的冷笑。

“苏浅言,你以为这样,你就能达到目的?”

“目的?”苏浅言微怔,她能有什么目的!

门发出轻微的声响,这次他关门的动作总算不像昨晚那样粗鲁。

叶云锦刚走出诊室,苏浅言望着空荡荡的门口便仰倒在座椅上。

趁着午休时间,苏浅言决定去住院部了解江璃术后的情况,是否真的如叶云锦所言。

……

住院部VIP病房。

苏浅言迈着沉重无力的步子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一个虚弱无力同时极为谨慎的女声。

是江璃的声音。

原本做足心理准备的苏浅言倏然警觉起来,她猜想叶云锦也在病房里。

可她又感到诧异,刚才明明在诊室的窗外看到叶云锦驱车离开医院。

正思忖着,苏浅言再次听到病房里传来江璃的声音。

“……妈你放心吧,我现在没事,等我养好身体再怀一个就是了。”

江璃的音色听来恹恹无力,苏浅言侧耳倾听着,看来是江璃的母亲在病房。

她静静站在病房门口,心中倏而变换的猜测仿佛在做猜谜游戏。

就在这时,屋内的声音突然压低,好像在说悄悄话,唯恐有人会听到一样。

“妈,我这样做也是没办法,叶家一直不肯接受我,还说什么等孩子出生要去做亲子鉴定,我不对自己下狠手,一旦被叶家知道真相,那我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听到这里,苏浅言平静的面孔蓦地绷紧,她清澈的眼眸转了转,脑中忽然浮现起与叶锦言离婚那天的情景。

苏浅言清楚的记得当时叶云锦面色冷漠地告诉她,如果不是家里逼婚,根本不会与她结婚。

她又想起叶云锦把江璃的事情毫无保留地全盘托出。

叶云锦说在结婚一个月前,他们在酒吧偶遇,两人醉酒之下不清不楚地发生了关系。

难怪大婚当日江璃可以肆无忌惮的跑去踢场,也许这一切她早有预谋。

“好了,妈你不要再操心我的事了,云锦年轻有为,就算为他冒险也值得。我当时只是不小心怀上那个老家伙的孩子,但他那么大年纪玩玩还可以,跟他结婚我不是要亏死……”

江璃的声音又飘入苏浅言的耳畔,音色烦躁难耐。

听到这里,苏浅言突然笑了,她想起昨晚叶云锦在手术室里紧张焦虑的神情。

叶云锦对自己的骨肉倒是父爱满满,只可惜被蒙在鼓里,还不知自己是喜当爹。

“放心吧,明天你再打电话给我,我的身体真的没事,我自己吃的药心里有数……”

苏浅言笑着笑着,听到又一条惊爆的隐情神情立即僵住。

想不到短短几分钟内,她把江璃怀孕的前因后续都听得一清二楚。

惊诧的同时,苏浅言不禁觉得信息量有些大,她的大脑开始有点处理不过来。

孩子不是叶云锦的,孕期大出血也是江璃的苦肉计。

理清思绪之后,苏浅言倚靠在窗边,内心如同此刻的医院走廊一般空荡。

然而她并没感到幸灾乐祸,只是觉得叶云锦真是个傻瓜。

他们的婚姻就这样被一个图谋不轨的女人毁掉了,可叶云锦却还与她水火不容,仿佛她才是这世界上最为阴险诡诈的女人。

短暂的思考之后,苏浅言决定还是回到诊室,至于江璃术后的情况,她没心情再理会。

苏浅言瞥了一眼已经恢复安静的病房,随后神情淡然地转身。

“你在这里做什么?”

刚转过身,苏浅言就感到自己撞到了一个硬邦邦的东西。

她抬眼仰望,只见叶云锦挺拔如玉的身材矗立在她的面前,凌厉的眼眸中满是怀疑和敌意。

回荡在耳边严厉的质问声令苏浅言蓦地恼火起来,她刚想开口辩驳,叶云锦劈头盖脸的疑问又堵住她的口。

“回答我!你鬼鬼祟祟的想做什么?”

他不耐烦地扯了扯领带,声音依然薄凉冰冷。

面对叶云锦冷峻而警惕的神色,苏浅言突然觉得好笑,心中的恼怒飘然而散。

难道在叶云锦心里,她就这么十恶不赦?

“我只是来查看患者的病情,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苏浅言故意摆出傲娇的神情,昂起头睥睨着叶云锦。

“还在狡辩?你跟我过来!”

叶云锦被她的这副神情激怒,眸色突然闪过狠戾,不由分说地抓住苏浅言纤细的手臂。

苏浅言, 叶云锦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