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4-04 16:26:40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介绍

《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刘氏也乐得作母慈子孝的模样,不过瞬间便变了脸,“同二娘这么客气作什么,没了生分许多。”一时间整个屋里都洋溢着一团和气,又逢孙女归家,顾老夫人自然是极其高兴的,只拉着顾华采的手叮嘱许多,但对于她这两年的生活,却是一点点都没有提及。他人不提及,顾华采自然也不会说,这顾府,她总归是回来了,至于其他的,来日方长。她正轻轻的应着顾老夫人的问话,浑然不觉有人进来。

书友点评:

作者大大,我一直在支持你的书,很好,尤其是人物沈[顾华采 安景臣刻画,写得非常好,还有自创诗句,搞笑幽默,我会一直支持你的!直到永远……!!!!!

章节试看:

19-来之安之

顾华采心道不好,本还纳闷这一来倒是顺利的出奇,原是在这儿等着自己呢。

只见李妈妈跪到老夫人面前,先是抹了几点泪,才道:“老奴有负夫人信任,没能将三小姐安全的送回来。”随后又狠磕了三个头。

顾老夫人转着手中的佛串,眼中厉光一闪而过,“你这是什么意思,采姐儿不就在这儿呢。”

李妈妈被看的心里发虚,又瞅见刘氏递过来的眼色,当下硬着头皮上前道:“是这样的,接三小姐的马车中途出了意外,而后老奴就失去了三小姐的踪迹,便着人去寻找,一直都没有找到,反而收到了这个。”她从怀中揣出一张纸来,递上前来。

胡嬷嬷从李妈妈手中接过,老夫人一看,脸色凝重。

顾华采正是好奇那纸上写的什么,顾老夫人就冷笑一声,递到了胡嬷嬷的手里。

胡嬷嬷看后错愕道:“三小姐不好好的在这儿呢,这上面怎么让交赎金?”

顾华采顿时明了,该是马车出了问题时,就有人埋伏在周围,好抓住自己然后威胁祖母拿钱赎人。

虽然不知道上面要的赎金是多少,但无论多少,依着父亲的性子,定不会为自己这样一个无用的女儿而破费!介时对方好名正言顺的撕票,自己也就只能落得一个死的下场。

再者,就算是父亲大发善心,赎了自己,然而她在对方手中,生死本就由天定。

却不料……不料她临时跳下了马车,更遇到了安景臣和裴修凯,这才避开,却不知徐妈妈怎么还收到了这张纸。

罢了,既来之,则安之。

便恍作不知道:“该不会是谁的恶作剧吧?”

“也没谁这么无聊用这样的事开玩笑吧。”一直没有开口的刘氏说道道,又问徐妈妈,“你说马车中途出了意外是什么意思?”

徐妈妈便将路途中马车出了故障的事情说了一遍,引得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顾华采,或探究或猜测,有不善的,也有同情的,她只得羞涩般的低下了头。

顾老夫人怜惜的抚上她的右手,“你这孩子,出了这等变故怎么也没说?”

“本也没出什么大事,华采以为还是不要让祖母担心为好。”她微微一笑,只安慰的同老夫人说道。

一旁的二夫人很是不赞同的说道:“三小姐这就不对了,咱侯府的孩子都是金尊玉贵的。”一转口又刺向刘氏,“大嫂也是,安排的马车竟然出了这样大的问题,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呢?”

刘氏对林氏动不动就刺她的行为自然是恨的,不过却很是出奇的没有对上去,只很是关怀的看向顾华采,“这确是我的错了,不过眼下最最重要的还是采姐儿的安危。”

李妈妈这时候自然是要帮衬她的主子,“夫人说的是,老奴以为既然有这张纸条的出现,三小姐定然是出事了的,故而马不停蹄的就赶了回来,想禀明了夫人好早作打算,不料三小姐已经脱离了危险,想来是自己逃了出来吧。”

原来是这样想的,不过这样一来定然是要让二娘失望了,顾华采只一抬头,就对上了众人幸灾乐祸的目光,“让各位长辈担心了,只是马车失禁,我一时慌张,便跳了下去,正好碰楚湘王搭救,倒是李妈妈说的,我并未遇到。”

“怎么可能?”李妈妈尖细的声音霎时响起,刺耳极了。

只怪她太过笃定,笃定顾华采一定出了意外。

老夫人不悦的看了她一眼,“采姐儿没事,这是好事。”

刘氏也瞪了李妈妈一眼,“想必也是惊讶于采姐儿能得楚湘王搭救吧,毕竟那可是个不喜人近身的主,更别说主动救人了。”

对于安景臣的一些传言,大都是有所听闻的,刘氏这样一说就连老夫人也怀疑道:“救你的人当真是楚湘王?可别是认错了。”

顾华采点点头,“确实是王爷,不过王爷和裴公子赛马,恰巧伤了我,这才有后来的一救。”

“你倒是个有福气的。”刘氏只一笑,犹自不甘心的说道。

“看大嫂有些不高兴呢。”二夫人笑呵呵的说道。

顾华采却是恭身,“我能回来都是多亏了祖母还有二娘张罗,今日着实是让二娘烦扰了。”

刘氏也乐得作母慈子孝的模样,不过瞬间便变了脸,“同二娘这么客气作什么,没了生分许多。”

一时间整个屋里都洋溢着一团和气,又逢孙女归家,顾老夫人自然是极其高兴的,只拉着顾华采的手叮嘱许多,但对于她这两年的生活,却是一点点都没有提及。

他人不提及,顾华采自然也不会说,这顾府,她总归是回来了,至于其他的,来日方长。

她正轻轻的应着顾老夫人的问话,浑然不觉有人进来。

待听到一极其娇憨的声音,“今儿祖母怎么看着年轻许多,难不成府里有什么喜事?”

方才抬头看去,来人淡粉色华衣裹身,腰若细柳,肩若削成,巧笑倩兮,正是她许久未见的三姐顾沅馨,随着脚步轻移,铃铛作响,姣姣遗珠,明艳不可方物。

就是顾老夫人,虽说不喜刘氏,可对刘氏生的这个女儿,可是喜爱非常的。

“你这张小嘴,就会哄祖母开心,没得太过花哨!”虽是这样说着,可看顾老夫人,明明很是高兴。

顾沅馨只一跺脚,“祖母明明就年轻了嘛!”

这般娇憨模样,自然让顾老夫人大笑涟涟。

只听得她“咦”了一声,像是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一样,“这位姐姐是谁?看着很是面生的样子。”

场中有瞬间的凝滞,顾华采在顾家排行第五,比顾沅馨还要小上两岁,眼下她却叫她姐姐,明明是一家人,却用上了“面生”,再看顾沅馨一副浑然不知的模样,倒很是天真。

只是这天真是真是假,顾华采想,没人比她清楚,当下只往前走了一步,“三姐不认得五妹了,五妹却还牢记得三姐呢。”

20-姐妹·照拂

顾沅馨面上一僵,“什么五妹,我可不记得我有这么个妹妹!”

那眼中满满的敌视与防备,顾华采看的清楚,却也只是福了福身,“华采这厢见过三姐。”

哪料得顾沅馨却是一个后退,“大胆奴婢!这府中能叫得我一声三姐的也不过是四少爷了,你算哪根葱?”

分说顾华采这一身打扮就不该是奴婢的,加之先前她都提醒过顾沅馨她的身份,却还这样说,不是眼瞎就是故意的了。

而依着她对这三姐的了解,却只能是后者了。

顾沅馨自持嫡女身份,向来看不上那些庶出的,而对于同是嫡出的,却非一母同胞的她,以前只是心里嫉恨,待到她的母亲失了势后,是更不将她放到眼里了,尤其是眼下这么个境况。

更是明面上不放到眼里,这般指桑骂槐的话都出来了。

旁人只道她口无遮拦,就是老夫人,虽然觉得不妥,却也舍不得呵斥,只淡淡道:“那就是你五妹,你们姐妹相隔许久未见,忘了也属正常。”

也是这府里的人都将她给忘了,直到她死才算是正常,可她到底回来了,柔声一笑,“祖母说的对,到底隔的时日久了,不过我既然回来,自然有的是时间和三姐好好熟悉。”

这般柔顺自然是入了老夫人的眼里,她向来不喜女子太过气盛,譬如刘氏那般,唯一一个例外就是这个三孙女了。

然而老夫人一喜欢,顾沅馨就不喜了,“都说了我不是你三姐,你这样低贱的人怎么配当我的妹妹?还是你天生忘性就大?我帮你记上一记也是使得的!”只一面露凶光,娇憨就成了娇纵。

顾华采却并不退怯,只迎上她的目光,“三姐姐这话说的就有意思了,老夫人方才也说,我就是府里的五小姐,你的五妹妹,却在三姐口里成了那低贱之人,还是在三姐眼里,我侯府小姐就这样不堪,等同于奴婢?亦或是三姐天生记性不大好?不过五妹却是不敢帮三姐记上一记的!”

她不过是没将这位三姐的话记在心里,而这位三姐可是将祖母的话都没放在心上呢!孰轻孰重?

她到底是在侯府长大,哪能不明白这位三姐的性子,典型的欺软怕硬,她这会儿若是认栽,只怕是以后的日子会更不好过!

果不其然,老夫人一听,眉头皱起,她对小辈们大都宽容,却也容不得这样在她跟前放肆。

“你五妹既叫你三姐,须知你也得回礼。”顾老夫人不咸不淡道。

“她配吗?”顾沅馨脱口而出。

“馨儿,慎言!”许久只看着顾沅馨在一旁放肆而不曾有半点阻止的刘氏出口道,“既然是姐姐,就要有点姐姐的样子,没的失了气度。”

即指老夫人都这样说了,该作的样子自然要作。

顾沅馨被刘氏这一喝红了鼻子,看着煞是可怜的样子,对着顾华采也福了一下身,“五妹,是三姐眼拙。”

“三姐哪里的话,我自然不会同三姐一般见识。”仞的大气,好似顾沅馨方才不过无理取闹一般。

实际上又何尝不是?然而顾沅馨是个任性的主,怎容得别人这样说她?

“你!”顾沅馨眼睛一瞪,却又堪堪住了口。

“我怎么了?”顾华采眨眨眼,很是无辜的问道。

却见她三姐霎时笑颜展,透着那么一股子不怀好意,“怎么五妹手上戴的镯子这么耳熟,可不是跟祖母手上戴的一模一样呢!”

顾华采怔然,原是看上了这镯子,便也在众目睽睽之下扬起,“是祖母送给我的呢,三姐说美不美?”

顾沅馨恨的牙痒痒,这镯子她和顾老夫人要了好久,老夫人都没给,自然知道祖母对这镯子的看重,眼下却给了一个两年都未曾见过面的顾华采?

不过嘴上却像是抹了蜜一般,“美!祖母的东西哪儿能不美?”嘴一撇,“祖母,我也想要!”

老夫人点了点顾沅馨的额头,“祖母寻常给你的东西可不少,眼下你妹妹不过刚回来,你就吃味了?”

顾沅馨哄起老夫人来自然是一把好手,直让老夫人心花怒放,到底年纪在那儿摆着,不过一会儿就乏了,众人自然告退。

到了外间,只剩下了刘氏和顾华采二人,顾华采微一蹲身,“华采谢过二娘多日照拂,更不计前嫌,接华采回来。”

若换了常人,这话说的定然是讽刺至极,毕竟刘氏对顾华采所做的一切,无论如何都承不上一个“谢”字,更别说是照拂了。

然而由顾华采说来,却是真诚万分,只因她是真的谢!谢刘氏施加到她身上的所有的一切,唯如此,方才能激起她的求生欲!

刘氏看着在底下伏低作小的少女,一如印象中的胆小怯懦,却又多了几分从容,怪不得,连自己派过去的徐妈妈都能命丧当场!

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不过既回了侯府,就是她的地盘,刘氏眼皮微台,嘴角浮起一丝轻蔑的笑容,“采姐儿,快起吧,地上凉”

顾华采受宠若惊的站起来,“还是二娘想的周到。”

“你既然叫我一声‘二娘’,我自然要好好的照拂于你,这些都是应该的,说谢就生分了。”她一抬手,李妈妈就上前来。

“夫人,有何吩咐?”

刘氏很是虚伪的笑了笑,“你且引着采姐儿到今儿安排好的淑玉斋里去吧,赶了一天的马车,想必是早就累了。”

“老奴这就去。”李妈妈面上现出邹媚的笑,这才对顾华采道:“三小姐,请吧。”

顾华采道:“二娘,我这就告退了。”

“去吧。”刘氏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当真是连这些表面功夫都不愿做了么?顾华采轻呼一口气,要的就是这样,想必在刘氏眼里,自己还是当年那个被支使开顾府而不敢说上半句的软弱之人吧!

却也正是这样,她才容易下手不是么?也好让二娘“惊喜”!

“母亲,当真就让她这样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吗?”临拐弯前,顾华采听到顾沅馨这样不甘心的说道,这心思还真是一点不隐藏。

刘氏眼里淬出毒蛇一般的光,“我儿放心,母亲自然不会让她再凌越到你的头上,我的女儿,合该是这府里最最尊贵的。”连老夫人也比不得的!

“可是祖母那本该传给嫡长孙女的镯子却给了顾华采!就算给也该是二姐!”顾沅馨恨恨的说道,眼中觊觎神色显露无疑。

小说《奸臣上位手扎:与凰为盟》 第19章 来之安之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