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第一霸主
三国第一霸主

三国第一霸主

分类: 历史军事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7:42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三国第一霸主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三国第一霸主介绍

《三国第一霸主》主要说的是孙贲 张倩的事情,看看是怎么讲的:孙贲摇摇头:“你对我使用激将法是没用的,我想杀你就杀你,之前,我在你眼中看到了狠毒,而不单单是不甘,所以,我就是要杀你,拖出去,斩了!”“孙贲,你就是一个胆小鬼,我柳成不服!”柳成歇斯底里地狂吼,只可惜,他还是被孙贲的亲卫拖了下去。看着柳成渐渐的身影,张猛忍不住问道:“少将军,这柳成眼力不俗,处事也很果决,为何不留他在帐下听用呢?”

书友点评:

《三国第一霸主》这个故事情节一环扣一环,非常的扣人心弦,也让人看了为之动容,有时候会不自觉的把自己带进去,这本书我一直关注着它的更新从而能够第一时间看到。

章节试看:

狠辣校尉

“李偏将,不能开城门啊!”

柳成拦在李钦面前,仍不死心地劝阻着。

“滚开!”李钦怒声狂吼:“黄太守是主公的爱将,如果他因我们而死,你以为主公会饶过我们吗?你自己想死,我不拦着你,可你别指望我会跟你一块去死,快,快放下吊桥,迎黄太守进城!”

随着李钦的号令下达,邓城的吊桥徐徐放落,厚重的城门轰然大开。

邓城终于如没有穿衣服的女人一般,向孙贲一行人张开了怀抱。

“杀进去,冲啊!”

原本看上去已经筋疲力尽、身受重伤的‘荆州残兵’,齐齐大吼起来。

紧接着,一个身形英武的年轻人翻身上马,飞一般冲向城门,奔驰过程中,英武青年手舞流云刀,狂砍猛劈,仅仅数个呼吸间,便将城门洞附近的几个荆州兵斩杀。

城下突然传来惨叫声,李钦顿时懵了。

不等李钦回过神来,校尉柳成指着城下的孙贲一行人狂吼:“他们是江东贼子假扮的,快随我去挡住他们!”

柳成从亲卫手里接过一柄长枪,急匆匆地往城下赶去。

李钦这时也反应过来,一边往城下赶,一边大喊:“快,快拦住他们!”

距离城门一里处,黄盖带着两千精锐江东兵飞速冲向城门:“快,快,少将军已经攻下了城门,大家赶紧跟上去!”

城门洞附近,此时正杀得一片火热,孙贲手持流云刀冲杀在最前头,长刀每每舞起,锋芒所过之处,必会卷起片片腥风血雨。

负责拦截的荆州兵,每次都是七八个人为一队去围杀孙贲,可这些小队就好似七八只羔羊去扑杀恶狼一般,在孙贲凌厉的攻势下,不断死去。

“杀啊!”

黄盖率领的后续兵马已非常接近城门,只需片刻功夫,就能与孙贲的前部兵马形成合力。

柳成见短时间内无法剿灭孙贲一行人,而江东军的援兵随时可能杀到,一发狠,便是对周边的弓箭手下达命令:“放箭,给我对着城门洞无差别放箭!”

“柳成,你想干什么,那里可还有咱们的弟兄啊!”面对渐渐崩坏的局势,李钦虽然很心慌,但他本能地不愿意屠杀自家将士。

柳成见李钦如此优柔寡断,当即脸色狰狞地大吼道:“江东贼子一旦入城,我们都得死,要想活命,大家就给我无差别放箭!”

“咻咻!咻咻!咻咻!”

数千利箭猛地射向缠杀的人群,阵阵惨叫声传来,首先倒霉的反而是邓城守军。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利箭竟是从背后射出来的,自己在前面厮杀,最后却是被自己的同袍给抛弃了。

孙贲也没有想到邓城守将竟然如此心狠,一见事情不对,就立刻下令无差别射箭,这样一来,虽然会损伤不少自家兵力,可却能有效地将孙贲一行人拦住,甚至剿杀!

“杀啊!”

就在战局陷入僵持的时候,孙贲背后传来一阵喊杀声,却是黄盖率领后续兵马杀到。

当一队队江东精兵顶着盾牌冲入城中,邓城守军胆气尽丧,要么拔腿就逃,要么弃械投降。

一个时辰后,整个城门战场弥漫着浓郁的血腥气味。

张猛抬脚踹向一具尸体,向孙贲禀报道:“少将军,这就是邓城守将李钦,他见大势已去,拔刀自刎了!”

“这李钦虽然能力平庸,但却还算有几分傲骨!”孙贲语气中带着一丝肯定。

张猛认同地点点头,随后拉过来一个荆州将领,献宝似地笑道:“少将军,就是这个叫柳成的校尉发现了我们的破绽,这小子算是个人才,杀掉可惜了!”

孙贲点点头,投眼望向柳成,只见他有着健硕的体格,浓眉挺鼻,容貌还算俊美,就是一双鹰眼给人不喜之感。

柳成见孙贲似乎带着欣赏的眼神在打量自己,眼珠子一转,全身便散发凌然正气:“孙贲,你不要白费心思了,我宁死也不会投降的!”

“哦?你宁死不降?好吧,我支持你!”孙贲戏谑地回应。

正式打量柳成前,孙贲便瞅到了他眼中的恨色,对于会向自家弟兄下狠手的人,孙贲对他并没有什么好感。

孙贲的反应出乎了柳成的预料,在他看来,孙贲应该礼贤下士,好言拉拢他,而他则假装推辞几句,然后顺势答应下来。

可事情的发展,偏偏脱离了剧本。

“这,这该如何是好?”柳成心中大急。

就在这时,张猛却是开口向孙贲谏道:“少将军,这柳成胆气不错,是个汉子,可以一用!”

张猛的话听在柳成耳中,就好似世间最美妙的音符。

只是,孙贲接下来的话,却是将这份美好打破:“柳成这人行事狠辣,不择手段,眼神闪躲,心机深重,留着他,日后很可能会背叛咱们!”

柳成眼中闪过一丝慌乱,他自认为自己才智高绝,只不过因为没有机遇,才没能飞黄腾达,他还没有建功立业,他不甘心就这么死了。

只见他哈哈大笑起来:“本以为灭黄祖,破邓城的孙贲会是个豪气干云的英雄,没想到心胸竟然如此狭隘,怎么,你是怕我成长起来之后,会杀了你?”

孙贲摇摇头:“你对我使用激将法是没用的,我想杀你就杀你,之前,我在你眼中看到了狠毒,而不单单是不甘,所以,我就是要杀你,拖出去,斩了!”

“孙贲,你就是一个胆小鬼,我柳成不服!”

柳成歇斯底里地狂吼,只可惜,他还是被孙贲的亲卫拖了下去。

看着柳成渐渐的身影,张猛忍不住问道:“少将军,这柳成眼力不俗,处事也很果决,为何不留他在帐下听用呢?”

孙贲摇了摇头:“云逸,咱们江东军讲究的是共甘共苦,并肩作战,他柳成连袍泽兄弟都能下令射杀,这样的人怎么能入咱们江东军!”

刚开始被柳成识破手段时,孙贲确实有将柳成收入麾下的心思,毕竟,乱世争霸人才最为重要,即便之前是敌人,只要有使用价值,依旧可以接纳。

孙贲可以接受,柳成在局势崩坏的时候,畏死潜逃,唯独不能接受,他为了保命而下令杀死自己的袍泽兄弟。

“少将军,你这样处置是对的!”张猛认同地点点头。

听了孙贲的解释,他也认为柳成这样的人确实不适合成为袍泽兄弟,毕竟,没谁愿意将自己的后背交给这样的袍泽。

内部猜忌

襄阳是座近水大城,与樊城隔汉水相望,西临荆山,东临大洪山,沟通南北,水上交通极为便利,加上襄阳一带近年来几乎没有发生大的战事,造就了襄阳的富庶繁华。

刘表担任荆州牧后,更是将治所迁移到襄阳,进一步促进了襄阳的繁华,如今,襄阳城内文风鼎盛,南来北往的客商无数。

此刻,襄阳城繁华的主干道上,几十个身材雄健,腰胯精铁虎翼刀的壮汉,如众星捧月般护着一辆精致的马车急速赶往镇南将军府。

马车内坐着一个三十来岁,身形修长,面容俊朗,浑身散发精干气息的男子,他就是荆州大族蔡氏的族长蔡瑁。

荆州大族中,实力最强盛的首推蔡、蒯二姓,其中,又以蔡氏为大。

蔡氏在刘表没有入主荆州前,就是荆州一等一的大族,蔡瑁的姑父张温,曾担任太尉,长姐嫁给荆州名士黄承彦。

如今,妹妹又嫁给了刘表为后妻,蔡瑁执掌的蔡氏,可谓是兴盛到了极点。

马车上,蔡瑁反复看着手中竹简,口中喃喃。

“没想到黄镇岳居然如此了得,竟将赫赫有名的江东猛虎给射杀了,这真是出人意料,出人意料啊!”

“新统领孙贲还只是个毛头小子,以黄镇岳的本事,江东残军占据的樊城,想必很快就会被他给攻下。”

“斩杀孙坚的功劳已经够大了,如果再让黄祖获得一份大功劳,那可就会尾大不掉啊,毕竟,他后面可还有一个黄氏家族!”

“……”

在蔡瑁看来,如果不进行干涉,孙贲铁定不会是黄祖的对手,到时,黄祖必定又要再立大功。

作为世家族长的他,并不是很关心战场上的胜负,只要不危及蔡氏在荆州的统治权,即便荆州军败了,也无所谓。

他关心的是,怎么设法将黄祖打发回江夏,然后将蔡氏子弟换到荆州军主帅的位置,好收割最后一份功劳,进一步扩大影响力,彻底盖过蒯氏。

在蔡瑁思索的时候,马车已来到了镇南将军府邸前,这里,蔡瑁几乎天天来,守卫都认得他,根本不用通报,便直接进入府内。

走了一段路后,蔡瑁来到了书房门前,那里站着两个守卫,也不用蔡瑁吩咐,守卫便识相的进去通报了。

片刻后,守卫走了出来,对蔡瑁恭声道:“军师大人,主公有请!”

蔡瑁的官职是镇南将军军师,一般人都是以军师大人称呼他。

“多谢!”蔡瑁向守卫微微抱拳,这才走了进去,没有一丝傲然。

蔡瑁能执掌荆州第一大族,不仅是个智者、权谋者,而且还是个谦虚宽厚的君子,他深知,盲目自大,就是身死族灭的祸根。

当然,温和谦虚仅限于友人,要是哪个不开眼的得罪了蔡瑁,便会体会到蔡瑁的恐怖了。

书房内坐着一个年近五十的老者,这老者仪表堂堂,虽然满头白发,双目却是极其有神,他正是荆州之主刘表。

蔡瑁来的时候,刘表正在看书,如今,他放下竹简,抬头看着蔡瑁从门外走进来。

“主公,黄镇岳传来捷报了!”蔡瑁对着刘表恭敬一拜,上前几步,将手上的竹简交给了刘表。

“哦?黄镇岳挡住孙坚了?”刘表浑不在意地打开竹简,脸上略带惊喜。

孙坚没死前,可是带兵将荆州军打得灰头土脸,就连黄祖,也吃了好几次败仗。

所以,刘表一听到黄祖传来捷报,便认为黄祖只是挡住了孙坚的攻势而已。

不过,当刘表打开竹简,快速扫了一眼后,整个人却是惊呆了:“什么?孙坚死了?”

“不错,孙坚被黄镇岳施计诛杀了!”蔡瑁说到施计二字的时候,声音明显提高了一分。

刘表倒是没有注意这个细节,得到蔡瑁确认后,他眼中的震惊便转化为狂喜:“哈哈哈,江东猛虎终于死了,我的荆州保住了,保住了!”

“主公慧眼识英雄,将黄镇岳委以重任,这诛杀孙坚的第一大功,当属主公!”蔡瑁朝着刘表躬身一拜,语气中满是敬佩。

“军师谬赞了,这首功还是要归给黄镇岳的!”刘表连连摆手,心中却是乐开了花。

蔡瑁听出刘表语气中对黄祖的欣赏,当下眸光一闪,试探道:“主公,以黄镇岳斩杀孙坚的功劳和能力,只掌管江夏一郡怕是不够,不如让他兼任南郡太守。”

“兼任南郡太守?”刘表嘀咕一声,心中暗暗在想,黄祖立得功劳虽然大,但掌控两郡之地这份赏赐却是有些过了。

蔡瑁将刘表的迟疑看在眼里,不等他做出答复,又自我纠正道:“主公,刚才属下说错了,只让黄镇岳兼任南郡太守恐怕还不够。”

“什么?还不够?”刘表不禁惊问出声。

让黄祖兼任南郡太守,刘表都觉得有些过了,现在,蔡瑁竟然说,要给黄祖更多的封赏,这如何不让刘表惊讶。

蔡瑁眼中闪过一丝狡黠,诚惶诚恐回道:“主公,确实不够啊,让黄镇岳兼任南郡太守,是封赏他斩杀孙坚这个荆州大敌的功劳,可依现在的形势,黄镇岳很快就要带兵攻破樊城,剿灭江东军残部,而这又是一个该厚赏的功劳!”

‘又是一个该厚赏的功劳’,这十个字,如一根尖刺般,扎入刘表的心脏。

刘表不禁冷汗直冒,因为他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便是他很快就没有什么可以给黄祖赏功了。

‘功高震主’可不仅仅意味着属下面临危险,它其实是把双刃剑,如果主公没有处置得当,很可能就要被属下取而代之!

‘取而代之’这四个字一出现在刘表脑海,便挥散不去。

看着刘表皱起的眉头,蔡瑁知道自己给黄祖上的眼药起作用了,他深知言多必失的道理,便主动告辞离去。

只是,蔡瑁还没迈出房间,就被刘表叫住:“军师,我看黄镇岳征战多日也是辛苦了,就先安排他回江夏歇息吧!”

蔡瑁转过身来,佯装没听明白地问道:“主公,将黄镇岳调回江夏歇息确实应该,只是,黄镇岳走了,该由谁来担任荆州军统帅?毕竟,江东军残兵可还占据着樊城?”

刘表笑了笑:“孙坚死了,江东军已是一盘散沙,即便有了新统领孙贲,可他只是个毛头小子,你在蔡氏子弟中,挑选一个俊杰担任统帅就行了!”

事情完全按照自己的预期发展,蔡瑁心中很是满意,连忙恭声赞道:“主公英明!”

小说《三国第一霸主》 第10章 狠辣校尉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