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婚恋生活 > 纯色婚情
纯色婚情

纯色婚情

分类: 婚恋生活

更新时间:2021-02-23 11:16:24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纯色婚情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纯色婚情介绍

给大家带来的《纯色婚情》讲述了简然 秦深的故事:我本来就受了委屈,被他这么一吼,鼻子酸的差点就哭了。“以后我不在遇见她们就喊人。”秦深又说。我吸了吸鼻子,点头。“行了,我今天要去参加酒会,晚点才回来,不用等我。”秦深说完,转身离开。我听着这话,诡异的,竟然有种跟他老夫老妻的错觉!秦深夜里一点多来的,喝的醉醺醺。明明自己带着房卡还叫我去开门,我一开门,他立刻就整个的向我压了下来。他一米八几的个头加上精瘦壮实的身体,压得我简直直不起腰来,好不容易才把他弄回房间,结果放他倒下的时候,他竟然伸手把我也给搂倒了,我就那么直直的压倒在他身上。

书友点评:

刚刚看完《纯色婚情》,不错的书,看了很久,剧情也挺有新意,结局略出人意料。

章节试看:

12-丧父

我妈站在我爸旁边,脸色难看。

“爸!”

我跑过去,我爸抬头看到我,问:“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

话没出口,杨母已经跳上来揪住了我的头发破口大骂:“贱人你还有脸出来,你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还想让我儿子给你养野种,你做梦吧你!”

她说着,一边暗暗的下狠手掐我胳膊,嚷嚷:“大家快看,就是这个女人,她跟我儿子结婚一年没下个蛋,现在离了婚跟别人搞出野种来了她说是我儿子的,你们大家说她是不是不要脸?”

“可不是不要脸么,我要是生了这么个女儿我打死她!”

“就是,这种女人放在旧社会得浸猪笼。”

“太伤风败俗了!”

我气的发抖,杨母陷害人的伎俩,简直跟她儿子杨彦生如出一辙,颠倒是非利用众人群攻我,真是卑鄙!

“你简直胡说八道,是你儿子偷情找小三!”

杨母立刻就跳起来了:“我胡说八道,那你现在在医院干什么,还是妇产科,肯定是你陷害我儿子不成只好来医院把野种打了,你还说我胡说八道,你这浪货,当初我们阿生要娶的时候我就不同意,一看你就是个轻浮的女人,果然,你们结婚第二天阿生就跟我说你不是处女,早不知跟几个男人睡过了……”

我看着杨母刻薄的脸,直想杀了她。

突然感觉手上一沉,低头。却见我爸张着嘴痛苦的晕倒了下来。

他的嘴唇呈紫绀色,是心脏病发作的症状。

我一下就慌了,赶紧大叫:“医生,医生,快来救人,我爸心脏病发了!”

围观的人见出事了,立刻就散了个没影,杨彦生的母亲也趁乱逃了。

“简、简……”

我爸看着我想说什么,但痛苦的说不出来。

我急的眼泪都出来了:“爸您别说话也别激动,医生马上就来了。”

“妈你扶着爸,我去找医生……”

可我爸突然一把抓住我的胳膊,力气大的惊人,艰难的说:“你、你、要、好好、做人……”

然后,他松开了我的手,两眼一闭无力的往下瘫倒。

“老头子……”

我爸被送进急救室的时候已经晚了,他的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闭上的眼睛再也睁不开,就这么死了!

我妈狠狠打了我一巴掌,打的我疼痛欲裂,但我一句话也没为自己辩解,我哪儿还有脸为自己辩解,虽然不是我直接害死我爸,但他之所以会心脏病发,都是因为我。

我暗暗捏紧了拳头,指甲陷进肉里都不知,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一定要让杨彦生一家付出惨重的代价!

我跪在地上对着我爸的遗体磕了三个响头,起身,回到我的病房,穿上外套拿上东西,打车回酒店。

我刚到酒店,秦深也回来了。

“护工说你自己出院了,怎么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路上冷静无比的我,见到秦深竟然会像是受了委屈见到家长的孩子一样,鼻子一酸就哭出来了:“我爸死了!”

我说着,扑进秦深的怀抱痛哭了起来。

秦深的身体僵了僵,到底双手抱住了我,也没说话,就这么抱着我任我痛哭。

我忍耐了太久也忍耐了太多,此刻情绪就像是决堤的洪水一样一泄如注,在秦深怀里哭了不知多久,直到整个人都晕乎乎的,秦深才放开我,道:“好了,我去给你倒杯水。”

他把杯子递给我,问:“你爸是怎么出事的?”

我喝了口水润了下嗓子,把我爸去世的事跟他说了,还有酒吧监控视频被删的事。

他脸色深沉的看着我,说:“视频我可以帮你恢复,目击者我也帮你搞定,你这几天就好好修养吧,别的不用多想。“

“谢谢你。”我由衷的对他说道。

秦深笑笑,说:“要谢,就赶紧把你身体养好用行动来谢。”

我一时无语,但想到他对女人过敏的事,就理解了他为什么对那事那么狂热。

接下来两周,秦深找了个保姆来照顾我,自己每天来看我一次,还把酒吧的监控录像和目击者也搞定了,两周之后,我接到了古律师的电话,说后天开庭,让我跟酒吧那几个证人沟通好,免得到时候出什么岔子。

我答应,心说那些人就算敢放我鸽子,恐怕也不敢放秦深的,只是万万没想到,那天到底还是发生了变故……

中午,我把我那个旧手机送到数码城去修,从数码城回来,进酒店大厅的时候,我突然感觉有人在看我,回头看看却是什么也没发现,还以为是自己多心,就进了电梯。

到了楼上,我插卡开了房门,进去转身准备关门的时候,门外突然冲进来一个女人,那女人,竟然是张玉!

我心里顿时就突地一下,张玉怎么来了?

张玉像是进自己家一样无比自然的走了进来,四处看了一圈之后道:“啧啧,住这么高级的套房,看来你这是傍上大款了呀,包你的肯定是个又丑又老的老家伙吧,你爸要是知道你这么出息,想必会欣慰的心脏病立马就好了!”

她竟然还敢提我爸!

我当即就愤怒的冲上去打她,没想到她这回聪明了,偏头躲过还一把抓住了我的手,鄙夷道:“你还想打我,之前是我大意才让你得了手,你她妈还上瘾了,看我今天不把那天的账一起算回来……

她说着一巴掌冲我脸上打过来,我用另外一只手去挡,她上来拉我,我们两就这么扭打在一起。

我使劲吃奶的力气才终于占了上风,但张玉这女人是个狠角色,她竟然随手抓过桌上的烟灰缸对着我的胳膊砸了下来。

我一时害怕赶紧松了手,她得意一笑,趁机揪住了我头发一巴掌向我脸上打来……

张玉的巴掌没能落到我脸上,反而自己惨叫了一声;“啊!”

我睁眼一看,看见秦深高大的身影挡在了我面前。

“给我马上滚,否则我送你去警察局。”

秦深这禽兽板起脸来的样子真是十分可怕,张玉吓的脸色发白,哆哆嗦嗦的问他:“又是你,每次都是你帮她出头,你不会就是她那个奸夫……啊!”

张玉惨叫,因为被秦深扭了手。

13-身世秘密

“我要去告你。”张玉脸色苍白的威胁。

“呵……”秦深冷笑,说:“尽管去告,不过去之前最好先打听打听我是什么人?”

这时,酒店的保全来了,抓住张玉卑躬屈膝的跟秦深道歉:“对不起秦先生,我们一定不会再让这女人进来。”

我惊愕,觉得秦深的身份恐怕不只是分公司经理那么简单。

秦深冷冷的看着张玉,说:“你要是敢把今天看到的事说出去,我会让你和杨彦生在深市待不下去。”

张玉一听,惊悸的闭上了嘴。

张玉被带走,秦深瞪着我,说:“我不来你是不是又要被打了?你怎么那么怂,每次都只有被人收拾的份儿。”

我本来就受了委屈,被他这么一吼,鼻子酸的差点就哭了。

“以后我不在遇见她们就喊人。”秦深又说。

我吸了吸鼻子,点头。

“行了,我今天要去参加酒会,晚点才回来,不用等我。”秦深说完,转身离开。

我听着这话,诡异的,竟然有种跟他老夫老妻的错觉!

秦深夜里一点多来的,喝的醉醺醺。

明明自己带着房卡还叫我去开门,我一开门,他立刻就整个的向我压了下来。

他一米八几的个头加上精瘦壮实的身体,压得我简直直不起腰来,好不容易才把他弄回房间,结果放他倒下的时候,他竟然伸手把我也给搂倒了,我就那么直直的压倒在他身上。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翻身反压住,然后火热的唇带着酒精的味道吻了上来……

直到要真枪实弹,我才猛的清醒过来,使劲儿挣开了秦深的控制,伸手抵住他的胸膛禁止道:“不能,我现在还不行,秦深你不能这么对我!”

秦深的动作停顿了一下,发红的眼睛豺狼一样盯着我,那眼神简直能把我给吃掉。

他哑声道:“下面不行,那就用上面吧。”

第二天起来,秦深已经不在。

呆坐了半晌我才回神,想起昨晚的疯狂,只有满腹心酸。

今天正好是流产手术后一周半,我得去医院进行复查。

没想我到了医院,竟然看见了我哥和我嫂子,两人站在医院大厅的角落里,好像在争执什么?

“你要敢把孩子打了,我就跟你离婚!”简东哄着眼吼了一声。

刘芸愣了一下,马上就炸了,抬头对简东吼:“你以为我愿意啊?那是我身上的一块肉,可这孩子生下来连自己的房子都没有,还生下来干什么?”

我惊讶,刘芸怀孕了,但因为房子要打胎?简直是疯了她!

她和我哥之前因为我爸给我买了房子,闹着让我爸也给他们再买一套,现在我爸去世,房子自然买不了了。

但家里现在有一套一百多平的住房啊。

我走过去劝她:“嫂子,深市的房价贵,多少人家都是一家四口挤几十平米的房子,你们现在一家三口加上我妈再算上肚子里的孩子,五个人住一百多平的房子,已经算是绰绰有余了。”

刘芸听了我的话,立刻就跳了起来,指着我鼻子骂:“你还有脸说,都是你个败家女把那房子给败掉了!”

我一时不知该说什么,猝不及防,脸上挨了一巴掌,下手的是我哥简东。

他咬牙切齿的瞪着我:“你个贱种,你把爸害死还不够,现在还要害死我孩子,当年爸把你抱回来的时候我就该马上把你扔出去……”

贱种,抱回来……我被这五个字给惊呆了,我怎么是抱回来的?我明明是我爸妈亲生的。

“哥你说什么,我明明是爸妈亲生的……”

“呸……”刘芸朝地上啐了一口,鄙夷道:“狗屁的妹妹,你根本是简东爸爸从外面捡回来的,不知道是哪对男女偷情生下来扔掉的野种!”

我脑子里轰的就炸开了,慌张失措的摇头:“不可能,不可能的,我不是捡来的,我明明是爸妈亲生的……”

“你要是不信,可以回家去问简东的妈,反正她现在也恨你的很,后悔当年留下你,肯定会对你说实话……”刘芸满脸鄙夷。

我的身体摇晃,心疼的简直要晕死过去。

然而老天还嫌我不够惨,突然有个女人冲上来上手就朝我脸上狠狠打过来一巴掌,还恶毒的骂道:“贱人,原来你是人偷情生下来的贱种,难怪那么下贱跟人偷情!”

我难过要死,张玉还来污蔑我,我愤怒的冲上去打她,她一把抓住我的手,用力扯了一下放开,然后就惊慌抱着肚子往后面摔倒,嘴里飞快的喊:“简然你竟然要害我的孩子!”

她要陷害我……我伸手去拉她,可是已经来不及,张玉重重的摔倒在地上,惨叫一声就晕了过去。

“小玉!”杨彦生红着眼把张玉扶起来,却见张玉屁股下面映出了一大摊鲜红的血迹,那情景就跟我当日被杨彦生一脚踢得大出血事有些相像。

“哎呀,这女人把人推的流产了……”

“真是太狠了!”

“可不是,真看不出来,模样挺良善的一个人,怎么就那么恶毒呢?”

我手足无措的愣住,张玉流产了,事情怎么会演变成这样?我明明没有推她?

简然, 秦深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