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婚恋生活 > 回家的诱惑
回家的诱惑

回家的诱惑

分类: 婚恋生活

更新时间:2021-03-29 10:21:38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回家的诱惑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回家的诱惑介绍

《回家的诱惑》小说情节波澜壮阔,主要说的是:做好了这些之后,刘寡妇这才斜睨着眼,充满挑衅地望着夏春兰。冷笑了一声之后,开门见山道:“既然你如此糊涂,那我也就不跟你拐弯抹角的了!”闻言,夏春兰并没有接话,只是冷静地注视着她,脸上一点的惧色也没有。夏春兰倒是要瞧一瞧,这个女人究竟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我与张哥情投意合,你如果知趣的话,就自己体面的离开。否则的话……”欲言又止,但却包含了浓浓的威胁意味儿。

书友点评:

看完《回家的诱惑》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章节试看:

回家的诱惑第16章试读

闻言,夏春兰嘴角一勾,眉宇间满布着浓浓的嘲讽。

但在转身的那一刹那儿,脸上又恢复了那副平静而又淡然的样子。

根本就叫人瞧不出任何的动向来,沉寂似水。

定定地望着刘寡妇,夏春兰不急不躁地道:“啊福去干活了,他事先没有告诉妹子,却叫妹子扑了一个空,那可是他的不是了,回来我说说他!”

四目相对,气场高低立显,简直就可以用天壤之别来形容。

尤其是夏春兰这幅大度的样子,不动声色地反唇相讥,丝毫没有落到一点下风。

在第一时间里,刘寡妇嘴角边那抹虚伪的假笑,变得越发地不自然了起来。

轻不可闻地抽动了几下之后,刘寡妇死死地咬着唇角,心中不甘。

又继续挑衅道:“嫂子,其实我是跟你道歉来的。我和张哥。。。。。。我和他,早就已经情投意合了!”

一边说着,刘寡妇一边低下了头,样子变得害羞而又扭捏了起来。

话落之后,夏春兰眸光一沉,冷眸流转,却是深深地瞅了她一眼。

心头上好像是有块大石压着一般,带着沉沉的窒息感,叫人透不过气来。

对于刘寡妇这样的女人,能说出这种不要脸的话来,夏春兰一点也不感到有任何的意外。

只不过她与他之间,究竟是否已经走到“坦诚相见”的这一步了。

对此,夏春兰那是一点的底都没有!

就算没有发生,但只要是一想到有这个可能。

夏春兰整个人就好像是吃了一只苍蝇般的恶心!隐隐作呕。

接连深吸了好几口气之后,夏春兰这才将心中的怒火给强压了下去。

转而却笑道:“刘家大妹子真是说笑了,这十里八村的谁不知道,妹子的人缘特别的好,跟哪个男人。。。。。。关系都匪浅。”

如今的夏春兰也不是吃素的,三言两语之间也暗藏锋芒。

“你。。。。。。”

刘寡妇瞪大了双眼,脸上的怒色显而易见。

她生性放。荡,虽然平日里并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

可是,夏春兰如此毫不避讳的明确提及。

并且还不是第一次,无论如何,还是刺痛了她的神经。

在夏春兰沉沉的目光之中,只见刘寡妇终于敛起了脸上虚弱的假笑。

露出了一张狰狞而扭曲的苍白面容来。

见状,夏春兰不动声色地冷笑了一声。

终于准备撕破脸了吗?

果然,只见刘寡妇脸色阴沉地一转身,径直朝着张福的床铺走了过去。

来到了跟前之后,一股屁就坐了下去。

斜了斜身子,刘寡妇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

喧宾夺主!样子是那般的随意,就好像这是她经常性的动作一般。

做好了这些之后,刘寡妇这才斜睨着眼,充满挑衅地望着夏春兰。

冷笑了一声之后,开门见山道:“既然你如此糊涂,那我也就不跟你拐弯抹角的了!”

闻言,夏春兰并没有接话,只是冷静地注视着她,脸上一点的惧色也没有。

夏春兰倒是要瞧一瞧,这个女人究竟还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我与张哥情投意合,你如果知趣的话,就自己体面的离开。否则的话……”

欲言又止,但却包含了浓浓的威胁意味儿。

“呵呵!你倒也是爽快。”

话落之后,夏春兰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突然冷笑了一声。

原本应该属于夸赞的话,但用在此情此景里,倒是显得有些诙谐了。

刘寡妇警惕地瞪着夏春兰,令她无法想明白的是,这个女人为何会冷静到如此地步?

如果是换做寻常女人的话,恐怕早就已经冲上来大吵大闹,彼此互相厮打了吧。

“既然男人的心已经不在你的身上了,你何苦还要死死地缠着他?”

似乎是为了说动夏春兰,刘寡妇下意识又补充了一句。

“如果你真的和他情投意合的话,那么现在站在这里跟我说这翻话的,就不应该是你了吧?”

夏春兰深深地望了她一眼,唇一勾,似笑非笑的一语中的。

一边说着,夏春兰一边抬起了手,将旁边的一把椅子给拉了过来。

挪了挪之后,找好方位。

在刘寡妇正对面的方向,随意地坐了下来。

而后抬起了头,夏春兰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那张阴晴不定的脸。

她有的是时间与刘寡妇耗下去,所以夏春兰一点都不急。

只见就在话音落下之后,刘寡妇的脸色是变了又变。

她算是发现了,跟夏春兰过招的这两次,她始终是一点的便宜都没有讨到。

处处落于下风,处处掣肘。

气愤不已的她,终于再也无法保持来时的那般镇定了。

“蹭”地一下站了起来,快步冲到夏春兰的面前。

刘寡妇瞪着双厉眼,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一股骇然的戾气。

俯下身,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直响,她恶狠狠地道:“老娘看上的男人从来都没有失过手!”

声音暗沉沉地,锋芒毕露,更像是充满侵略性的警告。

夏春兰微微扬起了头,毫不示弱地回望着她。

眼神一沉,直接蔓延上了一股刺骨般的凉意。

勾唇之间,语气却是无比的轻蔑:“便宜又不花钱的东西,白给谁不要呢!呵呵,如果想登堂入室的话。。。。。。你最好先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可别等到了最后贻笑大方了才好!”

夏春兰在说话的同时,就连脸上都刻意地满布着浓浓的轻视与鄙夷。

没有任何的遮掩,目的就是为了刺激她。

往往自以为是,刚愎而又自用,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的人,是最容易冲动的。

而在冲动的时候,也最容易坏事。

夏春兰不难看出,刘寡妇正是属于这一类型的人。

“好!好!好!你有种!”

果然,话落之后,怒意无限飙升,刘寡妇气急了。

她咬牙切齿,直接恶狠狠地连说了好几个“好”字。

见状,夏春兰似有似无地勾起了唇角。

回敬给她的眼神里,挑衅的意味儿一点都比先前她给自己的少,反而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你。。。。。。给老娘我等着!”

刘寡妇伸出手来,颤抖地指着夏春兰的鼻尖。

在恶狠狠地警告了一句之后,她愤然转身,夹杂着满身的怒意,气冲冲地冲出了门口。

回家的诱惑第17章试读

夏春兰脸色一凛,阴沉的视线自刘寡妇迅速消失的残影上收了回来。

而后缓缓地站起身来,瞳孔之中,滚滚翻腾着的是浓浓的寒意。

她知道,是该做点什么的时候了。。。。。。

而刘寡妇气冲冲地从寝室里冲出来之后,却是头也不会,直接大步朝张福干活的地方赶了过去。

她这回是真的怒了,怒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夏春兰满脸鄙夷与轻视的神情,一直盘踞在她的脑海里,久久挥之不散。

就好像是一根刺儿一般,狠狠地扎在她的心头。

她要疯狂地去报复夏春兰,她要将张福抢过来。

当急匆匆赶到车间门口的时候,刘寡妇并没有着急进去。

而是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简单地平复了一下愤怒不已的情绪。

努力地挤出一丝,在她看来,还算是“妩媚”的笑容来。

做好这些之后,刘寡妇这才抬腿走进了车间。

远远地,便看见张福光着膀子,站在一辆大货车的旁边,不停地往车上装着货。

汗水顺着他的脸,一滴接着一滴地流在了身上。

划过健壮的肌肉纹理,在古铜色的印衬之下,泛着淡淡的光晕。

别看张福的性子非常的懦弱,十分的不讨人喜。

但或许是因为长年干活的缘故,使得张福的身材非常的健硕,竟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

线条流畅,肌肉饱满!

刘寡妇的视线,定定地落在张福不停挥洒着汗水的身影上。

脚下的动作一顿,眼底的异样漩涡缓缓荡漾了开来。

身经百战的她,一眼便瞧出来了。

无论是在体力,还是耐力方面,张福都百分之一百地强于那些糟老头子。

“咕噜”一声,刘寡妇下意识使劲儿吞咽了口吐沫。

由于天性的不同,使得她比寻常的女人多了一份无底洞般的渴求。

在这一刻,她甚至是已经开始幻想了。

自己与张福完美结合的那一刹那间,身体上的欢愉与满足。

同时,也更加坚定了,她想得到、占有张福的决心。

再次恢复脚下的动作,在不知不觉间,刘寡妇的心头上多了一丝急迫。

来到张福身边之后,由于周围的环境嘈杂,刘寡妇不得不大声地喊一句:“张哥……”

正在认真工作的张福一愣,转头望了过去。

待看清刘寡妇脸的那一刻,张福本能地问道:“咋地了,大妹子?”

“张哥,我想请你帮个忙!”

刘寡妇柔柔地望着张福,就连表情也亦是如此。

她深深地知道,一个可怜而又柔弱的女人,是多么轻易地便能激起一个男人的保护欲。

闻言,张福只是微微一愣,便忙问道:“有啥事你就说,跟我还客气啥!”

“是这样的,咱厂子那装旧物的仓库里有一张桌子还不错。管事的说给我了,可是那桌子太沉了,我一个人根本就拿不动,中午想让你过去帮我抬一下。”

“啊!就这事呀!没问题!”

张福笑了笑之后,立马爽快地答应了。

对此,刘寡妇没有感到任何的意外,她又继续说道:“那今天中午十二点半,咱们就在旧物仓库那里集合!”

“好!”张福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见事情已经敲定,刘寡妇转头,刚想离开的时候。

她突然又停住了,饶有深意地望了张福一眼之后,“好心”地出言提醒道:“对了,千万别让嫂子知道。一会儿的功夫就完事儿了,省的嫂子知道了再多心,有所误会那就不好了。”

话落,张福只是微微一愣之后,就立马恍然大悟。

而后重重地点了点头,很显然,他非常赞同刘寡妇的这个提议。

虽然他与刘寡妇之间到现在为止,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发展。

但他不得不承认的是,有一种很奇怪的情愫,或者说是感觉,在他二人之间缓缓流淌着。

不知道哪一天,就会冲破那最后一道禁锢,做出什么烈火点燃干柴的荒唐行径来。

并且在张福的心底深处,甚至隐隐地还有着那么一丝丝的窃喜。

同时,他也暗自期盼,那一天的早点到来。

所以张福心虚,他自然就不愿意被夏春兰发现出什么来。

哪怕是一点的蛛丝马迹也不行!

眼见着张福点头,应承下了自己的这个提议。

刘寡妇的心中感到非常满意,这才转身离开。

她脸上那副得意与算计的神情,竟是那般的毫不遮掩,没有顾忌。

刘寡妇想要给夏春兰一个“惊喜”,自然就不能叫她事先知道此事。

况且偷偷摸摸地,再被抓个现行,不就更能说明什么了吗?

只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就在刘寡妇转身离去的时候,她太大意了。

却是没有注意到,从旁边柱子的后面,悄悄闪出来的那一抹娇小身影。

只见夏春兰表情沉寂似水,看上去好似无悲无喜。

实则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心中是怎样一副酸楚而又悲愤的境况。

她一路悄悄地尾随着刘寡妇而来,刚才她与张福之间的对话,自然是一字不落,全都清晰地落入了夏春兰的耳中。

自家的汉子对别的女人关怀而又体贴,想来还真是极具讽刺呀!

如果说,以前在面对老太太对自己母女三人苛待行为时,张福的默许举动,是在伤口上撒盐。

那么如今,却是手持着锋利的匕首,直接无情地砍在了夏春兰的心坎上。

鲜血淋漓,剥离下来的血肉,痛至骨髓。

夏春兰的半个身子都藏在了柱子的后面,阴影打着了她苍白的脸颊上。

好像是镀上了一层薄薄的霜,寒意直达心底。

挑起眼帘,阴沉的视线落在刘寡妇得意忘形的背影上,滚滚翻腾着一股复杂的莫名情愫。

直至刘寡妇的身影彻底地消失不见了,夏春兰这才收回了目光。

略微一转寰,却是深深地瞧了张福一眼。

而后悄无声息不动声色地退了出去,就好似她来时那般的悄然,没有惊动任何人。

回去的路上,夏春兰不禁陷入了沉思之中。

既然刘寡妇已经出招了,她作为女主人,捍卫自己的婚姻与家庭,又哪里有不接招之理?

小说《回家的诱惑》 第16章 你给我等着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