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

分类: 幻想时空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8:20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介绍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小说情节波澜壮阔,主要说的是:那一瞬间在她眼里看见的滔天惧意做不了假,像是他司昼杀了她祖宗十八代一般。欣然瞳孔微缩,这并不是她所表现出的情绪。但却被司昼尽收眼底。“我怕啊,死里逃生,生怕你车子再撞到我。”欣然自顾自的喃喃。司昼抿唇,“是吗?”欣然老老实实点了两下头,对上了司昼似笑非笑的眼。不得不说,司昼这张脸简直是好看的让人羡慕嫉妒恨,倾国倾城的容貌,却让人看不出来一点点的娘气,这张脸要是搁在娱乐圈,随便怎么作都会火的一塌糊涂。

书友点评: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这本书真的很好看,独特的思路,细腻的文笔,绝对佳作。关键是描绘的那种精神,值得一看!

章节试看: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第5章试读

李鑫这边也没好到哪去,直接被自己的公司和经纪人给软禁了,不让跟外界联络,只能老老实实看着自己心里的白月光夏琪琪被人骂的翻来覆去。

他恨不得现在就出去,把一切的罪魁祸首欣然给撕了。

让他的琪琪宝贝受委屈,妈的。

公司里的人拦着他也不让他发任何的东西,也不让接夏琪琪的电话,以免节外生枝。

而欣然这边,好不容易可以逃过小玉的铺天盖地的嘴炮,可以出门溜达一会,转眼就被小玉千叮咛万嘱咐的给裹了个上上下下严严实实。

“现在风口浪尖的,别露脸。”

夏琪琪李鑫粉丝团和水军已经完全形成一种默契,抹黑欣然的人品来给他们两个洗白。

欣然这边已经慢悠悠溜达到了山顶。

这里是原本的宿主简欣然花光积蓄才租到的超级富人区,可也只是在半山腰上,这山顶的景色她从未见过。

欣然溜达了半天,却也只见这光秃秃的山顶上只有一座,大庄园。

简直不敢想象,在富人区山顶只有一栋房子……

也不敢想象谁这么有钱。

欣然上一辈子好歹也是个影后,在上流圈子里面也是属于出人头地那种,可这种高度她还从未触及过。

不过脚步还没挪动,心里就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而且这个庄园就给欣然一种阴恻恻的直觉,让她打心里觉得害怕又熟悉,可记忆里却没有属于这个地方的记忆。

欣然第一反应就是,溜了溜了。

回还没反应过来,一声戛然而悠长的鸣笛声和刺耳的刹车几乎在同时响起来。

欣然被惊的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这才反应过来,这辆商务林肯差一点点就要了她的命。

开车的司机几乎是在同时转头小心翼翼的看向后座的男人。

见他眼皮都没抬,脸上却有股不耐烦之意,立马诚惶诚恐的道歉,语气仿佛下一刻就要哭出来一般。

“你没张眼睛吗?看不见这是司家的私人地界?赶紧滚!”欣然还没反应过来,车上就探出了一个三十岁男人的头,显然是司机。

这司机刚刚对后座的男人有多尊敬畏惧,对于欣然这个差点害他小命不保的祸害就有多愤怒,恨不得现在下车将欣然撕了,却又因怕耽误那位的行程而想赶欣然走。

欣然也不是那不识时务的脑残,刚刚这司机话语里意思,这地界是他老板家的,她本就是贸然闯入,更何况在这个富人区的佼佼地界,居然只属于这一家,欣然现在也只想责怪自己没注意太多。

“不好意思,没注意看。”欣然语气里虽带着歉意,但还是凉凉的,听不出起伏。

司机冷哼一声,抬眼却见后座的男人微微抬眼,赶紧一脚油门踩了出去。

欣然老实说不好奇是假的,后座坐了个人,一个身份显赫的人。

只是一瞬间的好奇而已,欣然整个人却如坠冰窖,仿佛坠入了地狱一般,身体突然之间沉重了百倍,脚步如同粘在了原地,动也动弹不得。

欣然深知这是宿主的情绪在作祟。

因为这位在后座的神秘人士,就是当初因为夏琪琪一句污蔑便将宿主送入无边折磨的男人。

那日夏琪琪来找宿主“叙旧”,道出一切的原因的时候,他也是那样坐在车里等着夏琪琪,只是那一瞬间的侧脸,就如同刚刚一样,成为了宿主的心魔。

不知道是不是意志不够坚定的问题,欣然现如今沉浸在宿主的恐惧甚至是怨恨之中,呼吸开始慢慢沉重剧烈,似乎下一秒她整个人都要被强大的怨念吞噬了。

欣然这才想起,原本的宿主有从胎里带来的心脏病这一事实。

药!

欣然范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她这段时间吃好喝好心态好,完全忘了自己有心疾这么一回事。

幸好小玉周全,将药放在她现在背的腰包里面。

结果下一秒手一软,药瓶子从手里滑落。

欣然是一秒汗颜,她何时这么蠢了?

药瓶子轱辘轱辘滚着,滚到了一个黑色皮鞋旁边。

她自然是顺着鞋往上看,结果这天杀的男人又给了欣然柔弱的精神值一通暴击。

他怎么还回来了?

男人头微微斜着,一对黑曜石似得眸子静静看着欣然,似乎能将她的脆弱和挣扎洞穿。

欣然渐渐得到了情绪的控制权,从开始的痛苦姿态挺腰,默默和他对视着。

其实宿主恨的怨的,都和这个男人没有关系,她恨夏琪琪,怨李鑫。

对于这个男人,司昼,她却只有怕。

打心眼里的怕。

欣然虽被宿主情绪所影响,但是她却不是宿主,想到这里,欣然抬眼开始慢慢扫视眼前的男人。

就如宿主记忆中一样,这位身份非凡手段非凡的男人,的确也有着非凡的外貌和气场,尤其是被他这么一看,欣然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老鹰盯住了后背的鸡似得。

虽然这么形容自己不太好……

可一转眼欣然已经回复心态,伸手捡了药瓶子吹了两下,含了颗硝酸甘油片在舌根。

心态是恢复了,可这心脏还在七个隆咚镪。

“看够了?”司昼不紧不慢的开口。

欣然第一次听到他说话,不同于印象中的是,这男人的声音低沉又沙沙的,好听的像在她心上挠痒痒。

看够了,估计这辈子都不想看了。

不过脑子咕噜一转,这男人完全就是那个能帮他完成任务的男主角啊!

现如今的夏琪琪还未出现,也就是说这个男人还没有被影响的没有智商。

面上欣然只不过愣了一瞬,司昼却不知道她已经将自己身上的小算盘打的唰唰响。

估计知道了,可能她就出不去了。

快穿男主,你命里缺我第6章试读

“看够了。”欣然朝他笑笑,是一贯的影后职业甜甜微笑,不过她随即反应过来自己带着口罩,这也就意味着,是不是这男人把自己当成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人了吧?

司昼眉头一挑,这女人倒是还敢接他的话。

欣然在心里盘算着该怎么攻略面前这男人。

他到底是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是不是男人都会喜欢夏琪琪这种七彩玛丽苏?

“你认识我?”司昼看着她,语气有些微怒。

从未跟哪个女人讲话的时候,居然还能在想些别的事情。

欣然扯上一抹游刃有余的神色,“您的名声太响亮了,司家当家的。”欣然也不知道这司夏好不好糊弄,不过转念一想,夏琪琪那个蠢蛋都糊弄过了,她为啥不行。

“你很怕我?”司昼对这个女人完全没有什么印象,气质清冷的女人,他未曾见过。

那一瞬间在她眼里看见的滔天惧意做不了假,像是他司昼杀了她祖宗十八代一般。

欣然瞳孔微缩,这并不是她所表现出的情绪。

但却被司昼尽收眼底。

“我怕啊,死里逃生,生怕你车子再撞到我。”欣然自顾自的喃喃。

司昼抿唇,“是吗?”

欣然老老实实点了两下头,对上了司昼似笑非笑的眼。

不得不说,司昼这张脸简直是好看的让人羡慕嫉妒恨,倾国倾城的容貌,却让人看不出来一点点的娘气,这张脸要是搁在娱乐圈,随便怎么作都会火的一塌糊涂。

可惜了可惜了,司昼哪是这种缺钱到混娱乐圈的人。

“带回去。”司昼平白无故的说出这三个字的时候,欣然脑子里有一秒钟的当机。

带什么?去哪啊?

然后就看见了朝她走来的两个男人,心里顿时将司昼从上到下骂了一百遍。

“这又是什么意思?”欣然抬眼看向司昼,却后退一步躲过了旁边有个黑衣男人抓她的手。

司昼没说话,只静静的看着她。

欣然刚刚还心里小算盘欻欻响要攻略这个男人,现在她倒是才想起来,这个司昼,手段是有多残忍,多果决。

四面无人,她一点点优势都没有。

欣然小步后退,眼睛却一刻不离开司昼的那张脸,同样带着敌意和冷淡,区别就在于,她是司昼砧板上的鱼肉。

欣然看准时机将一个朝她捏来的男人一个过肩摔弄倒,不拖泥带水,那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倒下一声闷哼。

可就这么一下,她已经再无多余体力顾及旁边那人,那人揪住她胳膊,她一脚踹向他小腹下三寸,男人瞬间跪在地上。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个道理,相必你比我明白。”欣然撂倒两个男人,司昼还是静悄悄的站在原地,欣然转头就准备开溜。

手却被人突然拽住,欣然还没来得及回头,一条胳膊却被人直接卸下。

清脆的咔一声响,关节处传来的钝痛和麻木淹没了欣然的脑子。

身体却立马转向,一拳打身后之人的太阳穴。

司昼自然是没想到一个她一个女人,胳膊废了还能有功夫回击,躲闪不及,下巴上结结实实挨了一拳头,嘴里顿时泛起腥甜。

有点意思。

他轻巧一脚,欣然整个人支持不住马上要跪倒在地上,司昼却在此时拉了她一把。

想不到下一秒这女人居然转向缠向他的身体,司昼伸手将欣然单薄的卫衣扯了两半,可她却跟没感觉到自己身体漏出来一样,直直的拿拳头打向他的面门。

欣然还没有触碰到司昼的脸,全身上下便软绵绵的倒下去了,最后的一刻,眼前还是司昼的皮鞋。

早知道就不出来遛弯了……

司昼看着地上晕厥的女人,将身上的外套扔在她身上,刚好挡住了白皙的皮肤。

身后他的人赶到,手里拿着一把麻醉枪。

“家主,我们来迟了。”

司昼没说话,眼睛停留在昏倒的欣然身上。

欣然再次清醒的时候,仿佛回到了刚刚她来到这个位面时候的一样,只不过现在在她身上的人,换成了冷冰冰的司昼。

欣然一句放开我的放字还没发出一个单音节,司昼就如同等她醒等了很久一般,毫无预兆便进入了她。

撕裂了一样的疼,欣然的胳膊还没被接上,只能用另外一个胳膊无力的捶打司昼。

司昼像是个木头一样,撞击到更深的地方。

欣然顿时怒火就上来了,这可是宿主的第一次。

“我杀了你。”欣然每说一个字便因为撞击而革出节拍。

司昼则是笑了笑,然后更加的卖力。

欣然从未见过他笑,不得不说,真的很勾女人的心。

“你的身体很诚实。”司昼低沉的声音在欣然耳朵边响起,唤起了她仍存的理智。

在他身下都快要感觉不到胳膊疼痛了,欣然一口咬住离她咫尺之遥的肩膀,直到嘴里漫出血腥味。

欣然知道要是真的把他肉给咬掉了,说不定他就把她给涮火锅了。

身体最原始的快感,一点一点漫过理智,直到水漫金山,将欣然吞没了。

司昼只觉得身下娇软,和刚刚那个她完全不一样,但看向他的眼神里还是恨意。

上了瘾一般的感觉。

欣然居然晕了,这才是最丢人的,好歹以前也是谈过恋爱的人,现下居然晕了。

欣然悠悠转醒的时候,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盯着天花板发愣了几秒,才发现,这司昼一件衣服都没给她留。

一件都没有!

欣然整个人脑子里轰隆隆的,一直在想她到底哪把这司昼给得罪去了。

要不然……,要不然顺水推舟把这个司昼给攻略了吧,以他这个外貌家庭气场,绝对是欣然见过的男人里面最是出色的了,可惜就是脑子不太好。

心里面这个想法一出,欣然顿时感叹自己的头真的是铁,万一这个男人哪天的心情不好了,卸掉她一个胳膊一个腿的,哪怕拿她剁了喂猫都有可能。

欣然第一次在现代位面,就感受到了伴君如伴虎的悲凉。

胳膊已经在昏迷的时候被接上了,房间很大很豪华,什么都有,就是没衣服,这是欣然左左右右溜达一圈之后的总结。

打开窗户,外面便是刚刚瞧见的庄园,她现在算是可以理解自己刚刚看见这个房子为啥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了。

欣然前两天试镜的电影大概是在三个星期之后开拍,她现在唯一一个应该担心的,就是司昼这个古怪的男人。

简欣然, 司昼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