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婚恋生活 > 你加以情我付予心
你加以情我付予心

你加以情我付予心

分类: 婚恋生活

更新时间:2021-04-08 18:37:41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你加以情我付予心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你加以情我付予心介绍

你加以情我付予心主角是盛初璐 莫霆西,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为救男友的公司,盛初璐献身给莫霆西。起初莫霆西三个字对盛初璐简直就是恶魔的化身。他冷酷毒舌,对她的羞辱如同家常便饭从不间断。却也愿意在她最困难无助的时候伸手拉她出深渊。她对他慢慢改观,从恐惧变成感激的时候,他却毫不留情的说:“你只是我的玩物。”她伤心欲绝,远走出国,想跟他划清界限。可他却穷追不舍,对她温柔体贴呵护备至。还霸道无比的说:“孩子都生了,还想跟我划清界限?”

书友点评:

《你加以情我付予心》这本小说强烈推荐,难得的一本好书。情节新颖,人物个性鲜明,内心世界刻画细腻。作者文笔深厚。虽然急着想着""更新的快点"",但也理解作者写出好文章的不易

章节试看:

你加以情我付予心: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那笑里有挑衅、有笃定,但是却还带着一丝的纵容。盛初璐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现在你不需要知道,以后,我会告诉你的。”池琛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散漫的步伐再次向盛初璐走去。

盛初璐立刻后退,然而她忘记了她身后就是墙壁,已经退无可退。情急之下,盛初璐门口的方向挪动着。

他要是再不走,那她就出去!

然而,就在盛初璐伸手够向门把的时候,池琛一个箭步走了过来,率先将大掌放在门把上。

“盛初璐,你逃不掉的。”

不过这次,池琛却没再动盛初璐一下,而是极其平静的说了一句话,就打开门走了。

门关上的一瞬间,盛初璐靠着墙的身体,虚软的慢慢滑了下去。盛初璐,你逃不掉的,一句话就像复读机似的在脑海里轰炸。

她这是狼窝未出,虎穴又来?

有那么一瞬间,盛初璐觉得自己的人生彻、底、完、蛋、了!

她到底是欠了谁的,为什么所有人都这么对她?!每个人都不放过她!一个莫霆西还不够吗?!现在竟然又来了一个池琛!

半响,盛初璐才慢精神萎靡得站了起来,拖着沉重的步伐将那束玫瑰花从窗户扔了下去,机械地收拾了一下地上散落的花瓣。然后只听“啪!”一声,一个身姿姣好的女人,就那样脸朝下笔直笔直地朝着床褥栽了下去。

几分钟后,女人嘤嘤的哭泣声从被褥之间传了过来,然后,含糊不清的两个字从床和被褥中间传了出来,隐隐约约是一个名字。

似乎是:“皓然皓然”

窗外似乎刮起了大风,刚刚扔玫瑰花打开的窗户没有关上,地中海风格绣着波浪条纹的真丝窗帘被风刮得扑扑直响。盛初璐的心脏,也像这时而静谧时而疯狂的天气似的,不能平静。

而盛初璐不知道的是,危险马上再次降临了。

“盛初璐,我没听错的话,你是在想一个有妇之夫。”

突然,一道熟悉的带着讽刺的男声在房间里响了起来,‘有妇之夫’四个字咬得极重。

男人轻哼了一声,“原来我不在的时候,你无时无刻不在连皓然。”

“你可真是犯贱!”莫霆西说的毫不留情,“啪!”的一声甩上门。

又是连皓然!怪不得连他回来都没有听到,原来心里还装着那个男人,回来的路上他还在想,念在她陪他出国的份上今天对她好点,可现在看来完全没必要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行船偏遇顶头风,祸不单行,形容的大概就是此时此刻的盛初璐吧。

是的,莫霆西回来了,就是这么的好巧不巧。在盛初璐精神状态高度放空的时候。

听到说话声,盛初璐顿时身躯一颤,全身似乎都要痉挛起来,莫、莫霆西回来了?盛初璐只觉得自己的脑子再次“轰!”的一下,下一秒,就立刻从床上爬了起来。

“怎么?终于听到我说话了?”莫霆西冷哼一声,眼睛就像是淬了毒的匕首一样盯着盛初璐的眼睛。

盛初璐脸上点妆未施,本是白嫩肌肤的眼眶此时却泛着两个红眼圈。

“盛初璐,你还真是连一点羞耻心都没有。”注视着盛初璐,莫霆西再次问道,声音带着独有的冷酷和阴冷。

她竟然想连皓然想的都哭了?想到此,莫霆西怒火更甚了。

盛初璐身体抖了一下,“没、没有,我没有想。”不知所措的盛初璐马上慌里慌张的矢口否认。

突然想到自己刚刚闷着被子哭过,现在的模样肯定惨不忍睹,一边讪笑了两下一边胡乱扒拉了几下头发,但这个动作却更像是欲盖弥彰。

“哼!”莫霆西冷哼了一声。

“你听错了!”

盛初璐的大脑立刻陷入了高速运转中,片刻后,道“真的是你听错了,我说的是‘好饿’,一整天了,我一口饭都还没有吃,我真的好饿,饿的胃都开始疼了。”

说着还弓腰配合的揉了几下肚子。

盛初璐表现出一副可怜至极的样子,黑如耀石般的眼睛就那样忐忑的看着莫霆西。

是个男人,怕都会被这副模样给酥化。

“盛初璐,你是把我当傻子了吗?”

“没有,没有,我怎么敢?是真的。”

然而事实上,就在这短短的几秒间,盛初璐的手掌心已经出了冒起了一层薄汗。莫霆西对连皓然恨之入骨,如果被他知道自己喊得真的是皓然的名字,盛初璐想象不到莫霆西会怎么折磨自己。不,不是想象不到,是想都不敢想。

盛初璐明白,即使是名字,她也不能提。

莫霆西看着盛初璐双眼泛红,紧张兮兮的模样,喉头顿时一紧,一种异样的色彩从眼睛深处冒了出来,然而,棱角分明的五官上却是什么也没有表现出。

没有了刚刚那么大的怒火,莫霆西整个人都变得淡漠如初。

见莫霆西没有再问,盛初璐如释重负般的松了一口气,卸下了身上所有的力道,幸好。

莫霆西自然知道,事情不像盛初璐说的这样,不过,他现在懒得拆穿她。

盛初璐走到了餐桌旁,指着已经冷掉的食物,“诺,我本来点了东西,但想着要不然等你一块儿吃,谁知道一等就等到了现在,你出去那么久都没有回来,我实在饿得慌就想趴床上躺会儿。”

盛初璐觉得,她自己有演戏的天分,呃,暂且也可以叫做撒谎的天分吧,不过,前因后果连贯起来,简直:完美!

庆幸刚刚餐桌上没有吃一口东西,要不然可就编不下去了,露馅了。

“不过,你干什么去了,为什么现在才回来?”

莫霆西扫了一眼满餐桌的事物,又用眼角冷漠地瞟了盛初璐一眼,便迈开了步子往前走去,一边走,骨骆清晰的手指一边一粒一粒的解开了银灰色暗条纹的西装扣子,之后,手腕利落一扬,西装就被扔到了单人真皮沙发上。

“明白你自己的身份。”说完莫霆西就打开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你加以情我付予心:下午茶

看着莫霆西进浴室的背影,盛初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状似无所谓地耸了耸肩,她不是傻子,她当然听了出来莫霆西的意思,契约情人的身份不是吗?她保证以后不会再过问,她没资格,她知道。

于是,盛初璐呈大字型再次笔直地砸到了床上,只不过,一种莫名的悲凉突然从脚底穿透整个身体,渗透到了她的大脑里。

想到自己刚刚哭的时候竟然喊了连皓然的名字,盛初璐不禁自嘲的笑了起来,她现在已经不欠连皓然什么了,她是真的要跟过去说再见了,随后,听着浴室里哗啦啦的水声,盛初璐慢慢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那根自从莫霆西回来便再次紧绷起来的弦终于断了。

磨砂玻璃上一片氤氲湿气,透过玻璃,男人精壮有型的身躯若隐若现,若是被哪个色女看了,怕都会心潮澎湃,控制不住的扑上去。

莫霆西把花洒开到了最大,脖子上搭着一条白色毛巾,两手撑在被水汽蒸湿的白色墙壁上,任由水流从头顶直接倾泻下来,今天的谈判很顺利,本来他的心情还挺不错,但是

想到盛初璐,莫霆西的眼睛里就多了一丝灰暗不明。

莫霆西不爱盛初璐,甚至可以说,他一点也不在乎盛初璐,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会允许这个女人在自己身边还想着别的男人,尤其是连皓然。莫霆西笑了起来,嘴角勾勒着一种腊梅摧折的绝情。

正如盛初璐自己感觉到的,莫霆西似乎对她有一种莫名的恨。

“盛初璐,我会好好对你的。”能把你宠上天,也能把你送到炼狱里。毁掉一个人的最好办法不就是如此吗?

不知是水汽的蒸腾还是情绪使然的缘故,莫霆西的眼睛里渐渐浮现出一层快感,那是一种让人退避三尺的恐怖猩红。

“盛初璐,递一套衣服进来。”关掉水龙头,“哗啦”一声拧掉毛巾上的热水,莫霆西朝着浴室门外说道。

而此时,纯白色的床单上,盛初璐像一个婴儿一样蜷缩成了一团,似乎觉得自己被声音吵到,于是翻了一个身,换了只手枕在头发下面,继续酣甜的睡了起来。

“这个女人是聋了吗?”

略显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莫霆西拿着毛巾擦拭了几下头发上的水珠,然后抽出隔板上的一条浴巾随意的在腰间系了一下便推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

赤.裸裸的身躯就这样呈现在了空气中。带感的蜜色肌肤,伟岸健硕的身躯,沾着水珠的头发是另类的狂野不拘,往下,深邃分明的轮廓,再往下,厚薄适中的红唇在热气的蒸腾下已经变得更加妖冶鲜红,再往下

“睡着了?”身无寸缕的莫霆西朝着毫无形象贪睡在大床上的女人走了过,只是,在看到餐桌上没动一口的食物时,脚步停顿在了一下。

我本来想等你一起吃饭,可是等了你好久你都没有回来……

几秒钟后,本来走向床边的脚转向了衣橱。

盛初璐睡得迷迷糊糊间,突然感觉到身边传来了一阵凉意,便皱着眉头不舒服的动了两下。

只是,她这一动,莫霆西就不舒服了,“别乱动。”莫霆西压低了声音沉声说道。

然后,只见莫霆西用手掌支着头,竟然侧着身子躺在了盛初璐的身边。

由于姿势的缘故,挨床床一侧的睡袍垂了下来,张开了一个角,顿时,线条分明的蜜色胸肌暴露在了空气中,若隐若现,生生多了一种禁欲的美感。

低头凝视着身边人,不雅的睡相,乱糟糟的头发,枕着手一侧的脸颊都被压出了红痕,鬼使神差的,莫霆西的手朝着盛初璐的脸颊伸了过去,指尖流恋之处:未描绘过的长眉、未施任何粉黛的脸颊、轻发着哼哧声的鼻子、微微开阖的红唇

“如果你不是”

意识到自己的反常,莫霆西立刻制止了自己的思想。

正好这时,“唔别、别动我。”大概觉得自己被打扰到了,睡梦中的盛初璐伸出胳膊就在半空中乱挥舞了几下,软软糯糯含糊不清地抗议道。

“蠢女人!睡着比醒着更蠢!”见此,回过神来的莫霆西顿时一脸的嫌弃,也不知道是说给睡着的盛初璐听,还是说给他自己听,只知道,莫霆西看向盛初璐的眼神却多了一种不同以往耐人寻味的神色。

此时的莫霆西,像个谜,让人琢磨不透。

身子往下滑了滑,莫霆西躺了下来,一只手绕过盛初璐的头顶,以一种环抱得姿势将手搭在了盛初璐削瘦却圆滑的肩头。而另一只手,则极其自然地搭在盛初璐的腰间。

感觉到自己身边的温度越来越温暖,盛初璐就像寻找暖源一样一点一点的贴近了莫霆西,紧紧和莫霆西挨在了一起。

莫霆西嘴角上扬,勾勒出了一个三十度角的弧度,也闭上了眼睛睡了起来。

淡淡的湿风从窗外吹了进来,再次把银白色的窗帘吹得漱簌直响,而相互依偎依靠的两人,在静谧的下午茶时光里,竟然给人一种热恋男女的错觉。

“唔……”

盛初璐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

“醒了?”

清冷中带着惯有的孤傲之音乍然在从头顶的方向传了过来,盛初璐顿时吓了一跳,随后便猛的抬头往上看去,只见莫霆西一身黑色睡袍靠在雕花水木床的床头,腿上放了一台笔记本。

“你怎么在这里?”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盛初璐顿时向后躲去,瞬间拉开了半米的距离。

但是,移开的瞬间盛初璐就迷糊过来了,额她是在莫霆西洗澡的时候,睡着了吗?可是两人,两人怎么就睡到一张床上了?!

视线从电脑上移开,莫霆西看了眼防备地抱着被角的,随即又一脸尴尬无措的盛初璐,神色冷漠淡然。

几秒钟后,薄厚适中的红唇轻启:“你说呢?这是我的房间,你说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说《你加以情我付予心》 第18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