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武侠 > 珞珈谪仙记
珞珈谪仙记

珞珈谪仙记

分类: 仙侠武侠

更新时间:2021-03-21 15:46:16

作者:佚名

来源:掌中云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珞珈谪仙记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珞珈谪仙记介绍

苏谪 柳潇湘是《珞珈谪仙记》本书的主角,《珞珈谪仙记》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果然,邋遢老人虽然身法快捷,可是怪兽仗着皮糙肉厚,加上身形高大,硬是不闪不避,每当邋遢老人一杖打到自己,它便趁机给邋遢老人一击,一下换一下,邋遢老人渐渐力有不支。怪兽身体实在太过庞大,小山般的身躯让苏谪六人根本不敢上前,只得互相扶持,迅速避退。那怪兽脱困而出不久,苏谪见它似乎意识模糊不清,状若疯魔,不知怎地再次想到它流下的血泪,他的心里竟然有种莫名的悲痛,眼前无边的血色都像化作粘稠的血海,将他推入血海深处,就此淹没。

书友点评:

《珞珈谪仙记》这本书我感觉很好看,虽然非常种马,但是剧情确实很充实

章节试看:

珞珈谪仙记第18章试读

李芸手中青色长伞迅速撑开,飞上头顶,青光弥漫,护住叶千城和李芸。林远峰则是全身火焰缭绕,如同火蛇在他身上游走缠绕,片片桃花沾之即焚。张紫泓手中戒火木尺光芒大放,隐隐约约一丈高的火焰罗汉影子双手合十,闭目站立,而张紫泓就在那罗汉影子中间,免受桃花侵袭。

苏谪再看向白凝霜,却见她神色如常,只是一朵幽蓝的莲花在她脚底盛开,无形的力量发散出去,周围的桃花根本无法进入她身边一尺之内。苏谪暗想,那幽蓝莲花就是白凝霜选择的法相,与并蒂心莲不过是颜色有异,九片花瓣形态与并蒂心莲一般无二,真不知是对是错。不过显然有法相协助,白凝霜是六人中抵挡纷纷而下的桃花最气定神闲的,虽然苏谪也没花什么力气,都是赤琰的功劳。

叶千城笑眯眯地站在李芸的青伞下,对苏谪笑道:“你的赤琰颇为神异,眼睛还未睁开,却有这般本事,日后神通成就,岂非有翻江倒海之威?”

苏谪见叶千城享受地接受李芸的保护,脸上贱贱的笑容近乎猥琐,苏谪不禁骂道:“你站着说话不腰疼,还好意思让李芸护着你,不知道厚脸皮怎么写!”

叶千城一手搭上李芸皓腕,得意洋洋道:“嘿嘿,谁让我玉树临风!”

李芸面色微红,低声道:“小心些,谁知道还有什么古怪!”

叶千城道:“刚才虚惊一场,你看这些桃花威力不过如此,还是收拾收拾心情,陪你欣赏漫天桃花,倒也是赏心乐事!”

李芸被叶千城逗笑,口中却责备道:“油嘴滑舌,亏你还说要保护我,现在我已反客为主啦。”

叶千城点头道:“那我受你保护,可要谢主隆恩!”

苏谪不知道他们为何感受不到桃花的威力,那瓣瓣桃花分明如同刀锋般直扑自己,为何别人却有心结伴赏花?不想让几人担心,况且赤琰雪白的脸上也不见凝重,苏谪也只好压下心头的疑惑担忧,暂且静观其变。

六人镇定下来,张紫泓见一圈桃树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于是提议:“我们还是冲出桃树包围,否则困在此地不知要遭遇什么变故,反是危险。”

林远峰赞同,他问白凝霜道:“凝霜师妹,你看如何?”

白凝霜点点头,手中凝霜剑一剑平刺而出,剑身原本蓝色火焰此时全变成朵朵蓝色莲花,看来是进入拟道境后一大突破,朵朵蓝色火焰莲花围绕霜白的剑身绽放,刺中面前那棵桃树时爆发出一声轰响,蓝色火焰莲花应声爆炸,将那桃树树干轰出碗大的洞。

苏谪不禁叫道:“好剑!”

叶千城哈哈一笑,道:“好贱!”

苏谪好似听出他话中不同,面露尴尬之色,不过仍然想透过桃树干上的洞口看看外面有何情形。依稀人家,仍是空无一人,那疯癫老者去后亦是不辨踪迹。

白凝霜正要举剑再刺,空中再次回响起那疯癫老人的叫喊,声音虽带恐惧,却愤恨异常:“打死它!打死它!”

苏谪正感奇怪,耳中猛地传来若有若无的轰鸣,他曾在云梦泽上漂流甚远,对于惊涛骇浪的熟悉远超常人,这轰鸣声分明也是洪波巨浪的奔腾,甚至苏谪侧耳细听,还能听见其中夹杂的摧毁山石林木的声响,他心中惊骇:“怎么会有这般声响,现在正是春天,也不该有山洪暴发才是啊!”

苏谪想要开口提醒其余人,不过四周桃树忽然慢慢散去,在一棵树后,那邋遢老者举碗端详,口中仍然叫道:“不逗你们啦,来来来,打死它,打死它!”

叶千城不禁高声叫道:“老前辈,我们无冤无仇,为何戏弄我们?”

邋遢老人一步跳过四五丈远,猛地出现在叶千城面前,满是尘灰的右手举起破碗到叶千城眼前,口中叫道:“我跟它什么仇!你不打死它,我就打死你们!”

叶千城不禁向他破碗内看去,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把叶千城吓得两腿发软。

那破碗内正有一座三寸高的小山,四周水波滔天,在山顶有一个全身赤红、壮硕如牛的凶兽,头似龙首,獠牙森森沾满血迹,虽然在碗中的它不过米粒大小,可它的模样好似刻进叶千城的脑海,纤毫毕现。那凶兽对叶千城张口一吼,霎时像是冬雷骤响,与晴天霹雳无异,直震得叶千城面如土色,头脑一阵眩晕,站立不住,踉跄着差点倒下。李芸连忙扶住叶千城,对那老者怒道:“你给他看了什么?!”

邋遢老人立刻把碗移到李芸面前,怪叫道:“你也看,你也看!”

李芸不敢大意,拉着叶千城急退,其余四人立刻神经紧绷,凝神盯住邋遢老人。

叶千城强忍脑海中的痛楚,叫道:“他碗中有怪物!”

苏谪一惊,可惜没来得及反应,邋遢老人见六人毫无细看自己碗中景象之意,顿时满面生怒,将手中破碗奋力扔出,只见破碗如流星赶月般直奔高空,随即向远处飞去,眨眼之间飞到远处山谷上方。邋遢老人满脸涨红,狂叫道:“出来罢!出来罢!咱们再决死战!杀!杀!杀!”

他三个“杀”字刚结束,远处早已没入云端的破碗忽然间放出千万道霞光,一个黑点自霞光中飞出,迎风暴长,不过十来个呼吸的功夫,那个黑点从米粒之微化作数百丈高的山峰,遮天蔽日,从云端飞速坠落!

苏谪六人惊得目瞪口呆,直到那山峰砸入山谷,顷刻间一阵轰隆,狂风呼啸,烟尘漫天,苏谪六人竭力防御,仍觉得心惊肉跳,五脏六腑好似被千锤百打,气血翻涌,难受之极。

然而异象并未结束,待山峰在谷中落稳,高空中的破碗里又是一阵洪水滔天,从云端飞流直下,恍若巨瀑挂在云端,那些洪水灌入山脉之间,原本生机盎然的群山汪洋一片,生活在其中的飞禽走兽甚至来不及逃窜,就被洪水巨浪吞没。

在洪水流尽之时,高空中一声奇异的吼叫,苏谪只觉得眼前忽然一片血红,满眼洪流都变作血海,原本晴朗的天空骤然黑夜降临,苏谪觉得自己快要看不清任何东西。

其余五人没有感到苏谪的惶恐,但是仍然被从空中咆哮着落在山顶的那个怪兽吓得不轻。

那怪兽目露血光,红灯笼似的双眼盯住邋遢老人,四足一踏,带起无数碎石飞奔而来,数十步便踏过洪流,只朝村中冲来。邋遢老人见那怪兽,脸上满是狂热的暴怒,手中不知从何而来的破拐杖,挥舞着就朝怪兽冲去。

苏谪见那怪兽全身赤红,足足十丈高,这邋遢老人怎生是对手,不免动了恻隐之心,叫道:“老前辈,不要枉送了性命!”

邋遢老人的破木拐杖和怪兽的一蹄狠狠相撞,虽然一大一小身形悬殊,那怪兽却似吃痛,越发暴躁,蹄上猩红的血迹滴落,一阵乱踏乱蹄,好几次与邋遢老人的拐杖相碰,四蹄俱是鲜血淋漓,而那邋遢老人亦是满身伤痕,手中破木杖被踢碎一节。

满村桃树难逃劫难,千千万万桃花瓣在怪兽带起的狂风中凌乱飞舞,苏谪就在漫天桃花中,看见那怪兽双目中流出的血泪。

邋遢老人狂笑道:“看你还能到几时,打死你!打死你!”说罢手中破木杖呼呼生风,快得模糊身形,朝着怪兽各处打去。

六人见邋遢老人虽然全身不似有任何修为,偏偏身法之快,力道之大,竟然连怪兽也疲于招架,心头大骇之余,不禁多出无限的敬仰。

“不对,你们快看!”苏谪忽然发现不对劲。

果然,邋遢老人虽然身法快捷,可是怪兽仗着皮糙肉厚,加上身形高大,硬是不闪不避,每当邋遢老人一杖打到自己,它便趁机给邋遢老人一击,一下换一下,邋遢老人渐渐力有不支。

怪兽身体实在太过庞大,小山般的身躯让苏谪六人根本不敢上前,只得互相扶持,迅速避退。

那怪兽脱困而出不久,苏谪见它似乎意识模糊不清,状若疯魔,不知怎地再次想到它流下的血泪,他的心里竟然有种莫名的悲痛,眼前无边的血色都像化作粘稠的血海,将他推入血海深处,就此淹没。

更让苏谪感到惊恐的是,在眼中无边无际的血海深处,他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那是一股苏谪也说不清的冲动,他虽然惊惧于那股冲动的邪恶与狂暴,内心深处却有点想要沉浸其中,那是一种畅快的迷乱,是面对血海时渴求的归宿感。

“苏谪,你怎么了?!”叶千城猛然看见苏谪双目圆瞪,死死盯着远处交战的怪兽,脸上却满是惊恐与茫然,没了魂似地呆滞着。

白凝霜心头一跳,连忙用手捂住心口,那里正有七彩光芒弥漫而出,与此同时,苏谪的心口同样光彩闪烁,他的眉心缓缓出现一滴晶莹的水滴虚影,淡淡地难以察觉,但是白凝霜却知道,正是那水滴虚影,在她刚遇见苏谪的那晚,从自己手中救了苏谪一命。

远处邋遢老人忽然狂叫道:“与你拼了!”

那怪兽狠踩地面,震得远处六人头昏脑涨,它忽然张开血盆大口,奋力一吸,山中奔腾的洪水霎时水柱升腾,直没入怪兽口中。

邋遢老人高举手中破木杖,腹中丹田处猛地腾起万道霞光,在那灿烂的霞光中,一只与赤红怪兽几乎一模一样的怪兽显现出来,不过新出现的怪兽全身伤口密布,纵横交错的伤口血腥恐怖,他吼声嘶哑,对着面前吸满洪水的怪兽怒声嘶吼。

当原先那赤红怪兽大口一张,滚滚洪流顿时爆发,叶千城怪叫一声“快跑”,右手拉起李芸,左手扯住苏谪,飞也似地后退。可惜苏谪眼下精神恍惚,叶千城虽然心头焦急,但怎么也不能落下苏谪,而身后洪水已经朝这边倾泻。心急如焚的叶千城忽然感觉扯住苏谪的左手力道一轻,慌忙中扭头一看,却是白凝霜闪身过来,一把拍在苏谪后背上,随后伸手一带,扯起苏谪心口的衣服,奋力前去。

“多谢相救!”叶千城大喜过望,至于苏谪被拍得疼不疼,被扯着的姿势好不好看,那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珞珈谪仙记第19章试读

滚滚洪流转瞬即至,苏谪本来头昏眼花,胸口说不出的烦闷,被白凝霜连扯带拖强行拉走后,苏谪终于回过神,狠狠咬下舌头,意识清醒的刹那发现是白凝霜在自己面前。

苏谪瞥瞥自己胸前白凝霜的一只玉手,因为紧紧攥住苏谪衣领,可以看见洁白如雪的手背上淡淡的微凸的青筋,如同冰天雪地里若隐若现游弋的青蛇。于是苏谪说服自己假装没醒,满心欢喜地欣赏了三个呼吸,等到白凝霜面有焦急地转头想要看看苏谪的情况,他这才大叫一声:“怎么回事?!”

“别废话,快跑!”叶千城在苏谪身后叫道。

白凝霜似乎知道苏谪的心思,冷哼一声,刚要放开苏谪的衣领,突然担心他刚回过神,而且一副魂飞天外的样子,会不会跑不动,于是手上又紧了紧。苏谪大喜过望,伸手捉住白凝霜的手,紧紧握在手心,叫道:“我带你走!”

当苏谪真正全力爆发奔跑,他差点想给师父三跪九叩以示感激,要不是师父逼着他每天在丽水峰与竹山来回奔走,他怎么能眨眼间拉起白凝霜的手,仅仅四五息的功夫,就超过了前面全速狂奔的张紫泓和林远峰?

白凝霜差点被苏谪突如其来的加速吓一大跳,不过情况紧急,苏谪也没有丝毫放手的意思,她安慰自己这是事出突然,并不是自己想如此。甚至潜意识里希望身后洪流迟些到来的念头,也被顺理成章地理解为自己只是不想让大家受到伤害罢了。

六人一路狂奔,可惜他们虽快,怪兽喷出的洪水更是猛虎下山般迅捷无匹,他们一路狂奔了三十息的功夫,山路已尽,前面是一片陡坡,下方就是被洪水淹没的原本空旷的山谷。六人急忙止住,转身看见身后袭来的洪水,若是此时他们跳下去,山谷的水面距离脚下足有十丈,身后水流甚急,中途肯定会被击中,在空中无处借力,会被水流直接拍入山谷浊流中,显然更是危险,可是如果不跳,他们拿什么挡住妖兽全力喷出的滔滔水流?

苏谪情急之中低声在她耳边说道:“你救我一次,我要还你千千万万次。”

白凝霜正想说不用他还,苏谪已经放开她的手,对叶千城大叫道:“看你逐浪真诀是否浪得虚名罢!”

叶千城见苏谪一步上前,与自己并肩而立,双手飞舞,一张张弥漫着水波气息的两寸宽、三寸长的符箓已经飞在六人前方,每四张彼此相连,构成一丈大小的方形屏障,前后共四道屏障立在六人面前。

真水符箓中简单的隔水符,以苏谪体内水元气画成,虽然明白根本挡不住洪水,能缓一分是一分!

洪水距离六人不过五丈远,只要两个呼吸,就会冲到苏谪的隔水符上!

叶千城手中凝碧霜华镜在他水元气的灌输下猛然放开,足有一人高,镜面上波光粼粼,也挡在隔水符后面。

“还有我,青萝伞!”李芸娇叱一声,手中青色长伞“嘭”地撑开,伞面向前挡在凝碧霜华镜旁边。如此一来,六人面前都有了遮蔽。

而叶千城面色凝重,体内水元气剧烈波动,在四周水元气如此充足的情况下,叶千城的逐浪真诀已经弥散到六人的身体周围,以他的身体为圆心,阵阵波涛从他脚下荡漾开去,一圈一圈如涟漪四散。

苏谪在脑海中默默念道:“师父,或者别的谁,我不知道你在我体内留下了什么,但是我需要它,我一定要守护身后的人!”

苏谪当然知道自己体内肯定隐藏着什么秘密,他除了那些隔水符并无足以傲人的法诀,不周水龙诀修炼不久,难当重任。而面对如此规模的水流,赤琰以及离火门四人恐怕无能为力,杯水车薪的道理反之亦然。

仿佛听见苏谪强烈的心声,强烈到一定要实现的执念,真的第一次主动唤出某些潜藏的奇迹。苏谪觉得自己原本混沌模糊的脑海突然间水光漫天,在无边海洋中有一滴无比美丽、胜过世间所有晶莹灿烂宝石的水滴,正悬浮在他的脑海中央!

那一滴水,比沧海还要珍贵,比沧海还要博大,比沧海还要威严,苏谪甚至想象不出世上还有如此美丽不可方物的水滴,宛若万水之王,滴水胜沧海!

终于,妖兽喷出的洪水“轰”地撞上苏谪布下的隔水符,摧枯拉朽,连破四道水波屏障,随后夹着千钧之力砸在凝碧霜华镜以及青萝伞上,叶千城与李芸只觉得海啸狂潮袭来一般,足足三丈高迅猛如山崩,那洪水简直有万军不当之勇。

叶千城的逐浪真诀只坚持半个呼吸,就被洪水连同凝碧霜华镜一同撞破,口吐鲜血的叶千城拉住李芸后退,正好看见双眸明亮而坚定,散发着无比强烈执着光芒的苏谪,看见他被冥冥中不可思议的力量牵引,口中念道:“微渺滴水,足胜沧海!”

站在苏谪身后的白凝霜正想拔剑上前,却见苏谪全身忽然亮起,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凭空出现,由淡而实地笼罩苏谪全身,继而扩大,先是罩住白凝霜,又罩住其余四人。一丈高的水滴,似海中岿然不动的礁石,对抗滔滔流水!

足足持续二十个呼吸,妖兽喷出的浩荡水流终于缓缓散去,白凝霜红着眼眶默默地贴在苏谪背后,而几乎七窍流血的苏谪已经不敢转头看她了。

“苏谪!”叶千城哽咽着叫道。

林远峰与张紫泓修为仍在,连忙扶住苏谪,可是他们修炼火元气,不能为苏谪疗伤,见苏谪脸色苍白如纸,已然昏迷。若不是白凝霜在背后扶住,苏谪此时已经倒地不起。

叶千城正要强运体内元气替苏谪疗伤,白凝霜在他背后忽然说道:“让我来。”

“凝霜师妹,你……”张紫泓不解。

林远峰则是若有所思,不过还是说道:“苏谪师弟几有救命之恩,佩服!天一门果然名不虚传。”

叶千城哪有心思听他夸赞,微微点头算是心领,一边却在焦急,这白凝霜也是离火门弟子,难道比自己有更好的办法救苏谪?

自然有,那就是并蒂心莲。

与苏谪面对面盘腿坐下,白凝霜与苏谪双掌掌心相对,没有运行体内火元气,而是直接动用心脏中并蒂心莲的力量,道道细微的彩色气息顺着掌中经脉输入苏谪体内。白凝霜恍惚间想起苏谪前两次为自己疗伤的情景,那时的他,用的是道种的本源力量。青翠竹笋,点燃了火种,而如今两人心中种下一朵心莲,却不知是否天意如此?

白凝霜不敢再想,她怕想到什么,甚至她也不知道如果真的想到什么,她会是什么心情。

于是只剩沉默,远处两只巨兽仍然在厮杀,山村又经水患,处处狼藉,桃花遍地付与泥泞,不时有巨兽的血从空中溅落,在地上激起朵朵血色水花。

从碗中脱困的妖兽见到邋遢老人体内放出的巨兽后,一边更加疯狂地攻击,一边却在不停地流出血泪。它那狰狞的脸上道道血色泪痕纵横交错,可是它仍然不停,张开獠牙密布的血口拼命咬向对方。

邋遢老人一屁股坐在地上,脸上也带着疯魔般的奇异狂笑,叫道:“杀吧!杀吧!一千年!”

远处观战的张紫泓忽然低声对林远峰道:“师兄,你看那老人后来放出的满身伤痕的妖兽,是不是他的法相?”

林远峰缓缓点头:“想必是了。”

张紫泓惊异道:“那老人也不知是何方高人,怎么竟会落得如此田地?”

林远峰摇头:“我也不知,恐怕另有隐情,而且这山村空无一人,满是诡异,我想或许山村本来就没有人!”

张紫泓一惊:“什么?!”

林远峰看着远处疯狂厮杀的两只妖兽,忽然叹息道:“我曾在本门典籍中看到,若是有人能将异兽融入道种之中,借此成就法相,威力惊人。虽然大多数情况下融入道种的异兽要么是被杀死然后修道者强行吸取其精魄,要么是异兽甘愿献祭,不过还有一些情况,那就是有的异兽数量稀少,实力又强大无比,只吸收其精魄未免浪费,想控制又找不到办法,况且也找不到它们同类幼兽,于是便以通天手段,强行将成年的强大异兽纳入体内,融入法相之中,渐渐使异兽血脉与自身同化。那老人体内放出的异兽,恐怕就是被老者逐渐吸收血脉之力,才会变得伤痕累累。”

张紫泓不禁觉得恶寒,道:“这未免变态,恐怕是下下之选。”

林远峰叹道:“世上惊才绝艳之辈毕竟为数甚少,否则人怎会堕入魔道,融合异兽血脉后的修道者,实力提升数倍不止,已经是莫大的诱惑。想以一己之力,顿悟无上大道,甚至立地飞升,岂是容易之事?”

张紫泓听得心头沉重,道:“所以还是我们名门正派行事磊落,不求一时之便,宁愿以大毅力观摩异兽,虚拟成法相,然后以自身元气滋养,据说到最后体内孕育的法相异兽,与那真实的异兽并无多大差别。”

林远峰点头道:“那是自然,否则道种一途也不会被推而广之,风靡天下。”

苏谪, 柳潇湘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