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至尊小神农
至尊小神农

至尊小神农

分类: 幻想时空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8:20

作者:一毛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至尊小神农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至尊小神农介绍

江游在《至尊小神农》里面是一波三折,一毛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不去是不行的,人家资深副县长,得罪不起。不过,江游真不想去,他哪有这么大脸面?人家请他吃饭,无非就是一场鸿门宴,还不是方志荣这厮使出的招?不去是失礼,行事吧,至少不能失了基本的礼节,所以,江游准备赴宴。宴席安排在红太阳大酒店,这是一高档餐馆,普通百姓很少出入,江城高层比较喜欢在这里招待客人。一进门,江游就是一愣,他哪想到,人家谭老板竟然是如此的和蔼可亲,人家不但没有一丝的副县长架子,而且,对江游亲热得很。可见,眼见为实这句话是多么的有道理。平日里,都说谭老板横着走路,可亲眼一见,哪有这回事?人家亲切和蔼得很。

书友点评:

作者在一毛大大文笔很好,故事也很温馨,很期待男女主[江游他们以后的故事。

章节试看:

谭梦龙

江游的心,就像是被马蜂叮了一口一样。

他再也没有看合同的兴趣了,递回给刘世贤,“多谢了,方老板,我除了海伦,不会与第二家合作了。”

“你!你有没有搞错?”方志荣吃了一惊,“不懂味是吧?我给面子你,自己不尊重,你说说,二八分成,我酒店百分之二十的利润给你,你面子多大!你说,海伦给你多少?”

他当然不知道海伦海鲜大酒店给江游多少分成,要是知道,他也不至于开这么低的价。

不过,按照一般的商业分成,只提供原材料的一方,能够拿到百分之二十利润的,也不是太不合理了,何况,这其实只是一个开价,江游还可以还价嘛。

江游已经对方志荣很反感了。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们很熟是吧?至于和海伦的合作,那是我们两家的事,与外人何干?”

“你……一定会后悔的。”方志荣见说僵了,他觉得没必要再多说,他还有手段,他想,你江游到时求我,二八分成,只怕都没有这好事了。

方志荣走了,可他走了还不到一天,江游就接到电话,是本村王欣打来的,他说,“县里谭老板请你吃饭。你小子面子真大啊。”

谭老板?哦,就是那个资深副县长。

不去是不行的,人家资深副县长,得罪不起。

不过,江游真不想去,他哪有这么大脸面?人家请他吃饭,无非就是一场鸿门宴,还不是方志荣这厮使出的招?

不去是失礼,行事吧,至少不能失了基本的礼节,所以,江游准备赴宴。

宴席安排在红太阳大酒店,这是一高档餐馆,普通百姓很少出入,江城高层比较喜欢在这里招待客人。

一进门,江游就是一愣,他哪想到,人家谭老板竟然是如此的和蔼可亲,人家不但没有一丝的副县长架子,而且,对江游亲热得很。可见,眼见为实这句话是多么的有道理。平日里,都说谭老板横着走路,可亲眼一见,哪有这回事?人家亲切和蔼得很。

江游几乎是被谭老板牵着坐上位子的,“吃过您几次石斑鱼,真的好吃。”谭梦龙见江游坐好了,自己才坐在他侧边,端上一杯茶送到江游手中,“喝茶,上等龙井。”

王欣也入座,他坐在江游的下手,就他们三人,饭菜很快就上来了。服务员是一个二十来岁的漂亮姑娘,她开了一瓶茅台,分作三个杯子,平均分了,然后端到每个人面前。

“总量控制,就一瓶酒,喝多了对身体不好,如何啊,江游老弟?”商量的语气显得谭梦龙极有风采,也极有修养。

江游第一次和江城的大人物吃饭,还是被恭请,心里难免有些紧张,舌头有些大,有些僵硬,他反复告诫自己,不宜多说,所以,他仅仅说了句,“听领导您的。”

酒过三巡,谭梦龙谭老板渐渐把话题拉到了正题上,“方志荣不是人,心太黑。”就这一句,说完,没有了下文,有些没头没尾,“来,再敬你一杯。今后哇,我们要多聚聚,江游是个人才,你是我们江城的精英。”

“谭县长您才是江城的精英,在江城,您的话就等于就是圣旨。”江游不好意思地谦虚应酬几句。

“开玩笑,哪有这种说法?”谭梦龙始终在笑,似乎心情特别好,夹了一块鲈鱼,放进江游的碗里,“吃菜。听说,方志荣找你合作了?”

正题了。

江游道:“是。”

“这厮说二八开?也太黑心了吧。”谭梦龙顿了顿,“你的意思合还是不合?这分成吧,可以商量,譬如说,二成五,甚至三成,都好商量的。”

“不行啊,领导,我已经和海伦订了合同,得讲信誉啊。”江游说。

“哦?人吧,信誉第一,既然你已经和海伦订了合同,方志荣这厮就不应该再提合作的事了,万事都讲究一个规矩嘛,对,你不与他合作是对的。”谭梦龙哈哈一笑。

王欣赶紧起身敬酒,“谭县长是很讲原则的人,对信誉这一块看得很重。”

说完,两人又是哈哈一笑。

“不过,话说回来,当初海伦海鲜大酒店和你订合同,有不合理之处,他们不应该订立霸王条款,什么你只能供他一家的货,这对你不利呀,你吃亏了。”谭梦龙笑了笑,继续说,“如果是霸王条款呢,合同可以不遵守,属于是无效合同。所以,这更与信誉扯不上边。”

“对对,”王欣赶紧附和,“是无效合同,可以撕毁。”

“江游老弟,信誉这东西吧,只要你对得住良心就行,人家对你不住,你就没必要讲什么信誉了。譬如说海伦,当时,他们订霸王条款,明显是欺负你年轻,所以,他们不仁你也可以不义。”

谭梦龙一口好口才,说起话来,别人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

“方志荣这厮虽然黑是黑了点,但这人,讲义气,和他合作不吃亏。我帮你们从中作合作合?他在分成上让一让,你三,他七,你看怎么样?”

江游现在终于明白,人家是一场戏。不过,有些难对付,合作吧,肯定不行,一来对薛静不住,二来,也对自己不住。不合作吧,人家招数都使到这个份上了,死缠乱打的,只怕人家不会善罢甘休。

令江游意外的是,当他表现很为难的时候,谭梦龙副县长竟是一个哈哈,把所有的尴尬都掩饰了,他说:“江游老弟很不错,对信誉两字看得如此之重,真令人佩服。”

说完,他头转向王欣,“好吧,我做说客就到此为止,不能让江游老弟为难。这事吧,方志荣这厮我也做做工作,人家不愿和他合作,就不能勉强对吧?江游老弟,今后我们多联系,我其实和方志荣也没有多少交情,倒是和薛静,更说得来。薛静这小姑娘,遇到你这财神爷,也不知是修了几世福。”

好聚好散。

江游没想到,谭梦龙副县长竟是如此豁达的人,看来,平常人家对他的评价确实过头了。

水果

过了两天,江游在家里正准备洗澡,突然听到房子后面有响声。

难道来贼了?

正准备放出海岛的狼狗,但一想,别急,搞清了再说。

他悄悄打开后门,只见几个黑影,在扯菜苗,黄瓜、丝瓜等菜藤,脚下的茄子,更是被他们踩得一塌糊涂。

这肯定又是方志荣在捣鬼。

江游数了数,七个黑影,他咳了一声,“各位,累了,进屋歇一歇?”

令江游意外的是,这些人不但没有惊恐,也没有吓跑,他们似乎是有备而来,停了手脚,转过身,反而朝江游围了过来。

江游定睛一看,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响,你妹的,各人手里都有一把匕首,雪亮雪亮的。

“各位,有话好说,”江游退了一步,他要搞清楚人家的目的,所以,不急于放出狼狗。

“有话好说?哼哼,我们听人家说,你就是一个不好说话的主,所以,我们来教训教训你。”一个高个拿手里的匕首玩了一个花刀,显得很会玩刀。

“你还有菜地在哪里?”高个旁边有个戴眼镜的人问。

此人比较斯文。

他们刚才糟蹋的菜地虽然也有好几亩地,可是,江游每天供给海伦海鲜大酒店一吨的蔬菜,这里总共才十几亩地,肯定没有这么大的产出,他肯定还有更大的生产基地。“不老实说,我们把你连房子一把火烧了,你信不信?”

信,怎么不信呢?江游想弄清楚,他们到底是方志荣叫来的,还是谭梦龙副县长派来的。

要弄清楚这个问题,不撂倒他们几个,肯定不会有答案的。

江游默念了一声,“出!”十二条大狼狗一拥而上,瞬间就把七个人咬倒在地,要不是江游对狗们训练有数,他们七个人,很可能会被这群狗生吃了。

江游原先买了三条狼狗,由于海岛时间比外界要快许多,所以,三条狗,现在都发展成了十多条。平日里,江游一边钓鱼,一边训练它们。所以,这群狗,用起来得心应手。

当然,也许还有别的原因,这群狗似乎懂得江游的心思。江游的血液曾经染红过戒指,也许,这就是原因吧?

撂倒了七个人,血糊糊的,一个个被狗拖进了江游的葡萄架下。他在这里安装了一盏一千瓦的灯泡,雪亮的,这七人的毫毛孔都看得清。

“说清楚了,我放你们走,不说,那就让血流着吧。”江游真心不准备仁慈。

事情都弄成这样了,他们还敢不说?

原来,他们都是一个叫顾洋的人雇来的。当然,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谁是真正的雇主。他们的目的很简单,把江游的菜地糟蹋干净,使得江游没有菜可卖,如果再在肉体上给江游一些教训那是更好了。

江游拨通王欣的电话,说,抓了七个入室抢劫的人,准备通知警方。王欣先是一愣,接着赶紧说,赶紧通知警方吧。

挂了电话,江游稍稍等了等,拨打谭梦龙的电话,电话正忙,他挂了,再拨王欣的电话,也正忙。

江游笑了笑,心里明白是咋回事。

江游悄悄把狗收了回去,他不想弄出人命,但是,他也不准备轻易放过他们,他拿出单反,给他们一个个都摄了像,并录了口供。

当然,录他们口供时,这群人很配合,把顾洋的名字改成了方志荣,他们说,是方志荣用七千块钱雇他们来打劫江游的。

等一一做完口供,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江游困了,才放他们离开。

这七个人走了,他们跌跌撞撞,先到了卫生院,请医生帮他们止了血,然后才叫救护车,接到人民医院住院治疗。

这一天真的很累,吃饭应酬很耗心血,特别是和谭梦龙这样的人打交道,真累。江游洗了个澡,想睡了,但一想,在海岛上更令人心旷神怡,何不到海岛上去睡呢?

来到海岛,万籁俱静,海风微微吹着,顿时就把所有烦恼丢到脑后去了,他摘了几片芭蕉树叶,铺在草地上,也没有进木房子,人往树叶上一躺,真舒服。

一夜无话,做了几个好梦,一觉醒来,东方已经雪白,他在河边洗了个脸,漱了口,拿起鱼竿,又开始钓鱼。

现在他很有经验了,钓几十尾鱼纯粹是在享受。今天的运气不错,不到一个小时,二十几条鱼就上了岸,又钓了一会,想到还有一吨多的蔬菜要摘,只好放下鱼竿,来摘蔬菜。

蔬菜地占了海岛的五分之一,由于都已经不是江游原先种的了,都是它们的第无数代了,所以,这菜有些乱七八糟,各种蔬菜混在一起生产。

采摘蔬菜也是一种享受,鲜菜的芬芳与甜美,可以让人忘记所有的烦恼,江游,每天在钓鱼和采摘蔬菜时,都是他一天心情最好的时候。

当然,最近稍稍有些不同,采摘的量实在是大了一点。

江游喜欢呆在海岛上的原因与这里的动物也有关系。除了海鸟,狼狗和鸡是这岛上的主要动物,当然,如果算上河里的鱼的话,那就是另一回事了。现在,河里的鱼发展非常迅猛,要不是他一开始就注意了生态平衡,也许又会出现生态灾难。

岛上的鸡,江游是又恨又爱,它们的肉质鲜美异常,海伦求之不得,清蒸海岛鸡,也是海伦的招牌菜之一。但是,稍不注意,他们就糟蹋岛上的蔬菜,当然,江游的旧恨是,它们灭了那些大蘑菇。使他如今都耿耿于怀。

江游估计外面的世界还在夜里,所以,他也不急于出去,饿了,水果多得是,并且,这里的水果比外面世界的好吃百倍,他随便吃几个水果,既饱肚子,又提神健体。

当然,这海岛上的水果也是一条生财之道,但是,江游确实没有打算又做个果农,他不是还得享受生活么?所以,水果烂了很多,他也没拿出一个水果出海岛卖。

江游摘了一个苹果啃了起来。这棵苹果树,它是这个海岛的老祖宗,它结的苹果又大又红,特别招人喜爱。后来带进来的桃树,现在也挂满了果子,这桃,江游更喜欢称它为仙桃,一个桃子足有一斤重,一个人吃一个,够饱。它不但个大,味道还极美,咬一口,汁多肉脆,鲜美无比。

带几个水果吓一吓薛静玩去。

江游本来就喜欢卖弄,特别是在薛静面前。

他摘了两个桃、两个苹果、两个梨,还有一串香蕉。

这香蕉比较有意思,别的水果,在这岛上都长个,而它却相反,不但不长个,反而变小了,就拇指粗,五寸长,一层薄薄的皮,一咬,入口即化。

小说《至尊小神农》 第16章 谭梦龙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