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相思飘零不忆君
相思飘零不忆君

相思飘零不忆君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4-03 17:25:49

作者:芙蓉仙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相思飘零不忆君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相思飘零不忆君介绍

《相思飘零不忆君》,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芙蓉仙,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苏檀不放心云舒。次日一早,便去苏桐的院子里看女儿。刚走到院子门口,就听到云舒在哇哇大哭。苏檀心里一揪,快步走进去。刚进门,便见苏桐抓住云舒的小胳膊,将一根细如牛毛的针往她身上狠狠的扎下。苏檀浑身发颤,大叫一声:“苏桐,你给我住手!”她往前一扑,飞快的将云舒夺过来抱在怀里。云舒搂着她的脖子,可怜巴巴的哭道:“额娘,舒儿痛…”苏檀看到那根针上还沾了云舒的鲜血,顿时心肺绞痛,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

书友点评:

《相思飘零不忆君》这本书我感觉很好看,虽然非常种马,但是剧情确实很充实

章节试看:

折磨

她警惕的往后退了一步:“你来干什么?”

苏桐嘴角噙着冷笑:“我过来便是同你说一声,姨母怕我在院中寂寞,特地送来云舒给我作伴,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好生对待你的女儿的!”

苏檀看着苏桐那冰凉刺骨的眼神,心中生出一阵恐惧,她脸色惨白道:“苏桐,你有什么事冲着我来,不要对孩子动手!”

苏桐鄙夷一笑,转身离去。

苏檀不放心云舒。

次日一早,便去苏桐的院子里看女儿。

刚走到院子门口,就听到云舒在哇哇大哭。

苏檀心里一揪,快步走进去。

刚进门,便见苏桐抓住云舒的小胳膊,将一根细如牛毛的针往她身上狠狠的扎下。

苏檀浑身发颤,大叫一声:“苏桐,你给我住手!”

她往前一扑,飞快的将云舒夺过来抱在怀里。

云舒搂着她的脖子,可怜巴巴的哭道:“额娘,舒儿痛…”

苏檀看到那根针上还沾了云舒的鲜血,顿时心肺绞痛,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般往下掉。

她的女儿才这么小,苏桐居然这般待她!

苏檀放开云舒,发狂了一般朝苏桐扑过去,揪住她的衣领,咬牙切齿道:“苏桐,你这个毒妇,我跟你拼了!”

正要动手,身后传来一个狠厉的声音:“苏檀,你想对桐儿做什么!”

苏檀转头过去,满脸泪痕的看着容宸。

苏桐推开她的手,往容宸怀里一扑,像只受到惊吓的小鸟一般。

瑟瑟发抖道:“容宸哥哥,你终于来了,姐姐她要打我。”

容宸浓眉一压,怒意从冰冷的眸子里释放出来:“苏檀,你好大的胆子?!”

苏檀双膝一弯,跪倒在地上。

她哭着道:“爷,是苏桐折磨云舒,用针扎她的胳膊,妾身实在不能忍受女儿受如此欺凌,这才动手,请爷为云舒做主!”

云舒也哭着说:“阿玛,云舒好疼……”

容宸皱了皱眉,虽他不爱苏檀,但对云舒毕竟是他的女儿。

他低头看向怀里的人,已有些不悦:“桐儿…”

苏桐眼中蓄满泪水,她委屈的说道:“容宸哥哥,我视云舒如亲女,怎么会这般待她,可让人检查云舒的身子看是否有伤口,便知真假。”

婆子将云舒带到里屋检查一番后,却告知容宸,云舒身上并没有任何伤口。

苏檀眼底充满惊恐和怒火,她摇头:“不可能,她分明用针在扎云舒!”

那针极细,伤口根本瞧不见,苏桐心中冷嗤,果然还是那个乡下来的蠢货!

容宸脸上的怒意更盛,冷厉道:“苏檀,我看分明是你教唆云舒冤枉桐儿,云舒有你这样的额娘真是她的不幸,往后不许你再来看云舒!”

苏檀心裂成一寸寸,她哭的像个泪人:“爷,我是云舒的额娘,您怎么能这么做?”

容宸对她怎就这般狠心。

落到苏桐这个毒妇手里,她的云舒怎么办啊!

容宸冷眼看着她:“你不配做云舒的额娘!”

便着人将苏檀轰走。

待人被带走后,云舒一下哭闹不止,她小小的人儿不懂为什么家里一下都变了。

爹爹把她送给总是骂她的姨奶奶,还和扎她好痛的坏女人在一起,她想要额娘……

容宸有些不耐,苏桐眼里的狠厉一闪而过。

突然若有所思道:“侯爷,云舒生的可真漂亮,只是看着不太像侯爷…”

贼喊捉贼

这句话让容宸心中微微一刺,锐利的眸光将云舒仔细的打量起来。

似乎…的确不像。

苏檀坐在屋内,想着女儿,心如刀绞。

可她反抗不了容宸的决定。

这时,下人突然给她送来本月的账本。

刚嫁过来时,她大字不识几个,账也不会算,容宸本就信不过她,就将中馈交给姨母管。

姨母一直看不起她,处处刁难不说,也从不让她看账本,这回怎么将账本送到她这里来了?

她心里虽然有疑惑,可还是将账本收下来了。

苏檀调整心情翻开账本。

好在这几年的努力没有白费,她现在算账已经没有任何问题了。

账本中有一项是姨母采办了二十匹绸布,整整花了八百两银子。

苏檀皱了皱眉,最贵的绸布一匹也就十两,姨母这一项就做了六百两的假账!

苏檀越看越气愤,姨母不为侯府着想,只顾着自己的荷包,这样下去,侯府迟早会被她掏空!

苏檀忧心忡忡,将此事告诉容宸。

容宸听完后,便派人将姨母给请过来了。

与她同来的还有苏桐。

姨母一进来,便抹着眼泪叫冤:“侯爷,我自从掌管府上中馈后,便一直谨守本分,从未私吞过公中的银两,你可要为姨母做主啊!”

苏檀见姨母不承认,心中又气又怒,她厉声道:“姨母,这账都是记在你名下的,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你抵赖不了!”

姨母狠狠的剜了她一眼,咬牙道:“苏檀,分明是你私吞了银子冤枉我,谁不知道,你觊觎侯府的中馈大权,一直想将我赶出去呢!”

容宸凌厉的目光落在苏檀脸上,眼底透着一丝冰冷的审视。

苏檀没想到她会反咬一口,着急辩解道:“你胡说,我没有!”

这时,苏桐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是不是姐姐私吞的,派人去她房里一搜便知。”

容宸立刻点头。

苏檀的心微颤,眼神中闪过一丝伤色。

他果然是不信她的。

派去搜房的下人很快就回来了,手里还捧着一包银子,正好是四百两。

姨母眼底精光闪烁,声音陡然尖利起来,她道:“侯爷你看看,果然是她,她却还在这里贼喊捉贼!”

苏檀脸色骤白,怎么会这样,她的屋里为何会多出四百两银子?

紧跟而来的是心慌,直到此刻她才明白,姨母为何送来账本,分明就是挖好了陷阱,等着她往里面跳!

她该怎么办?

容宸看到这包银子时,一张脸顿时阴沉下来:“苏檀,如今证据确凿,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苏檀百口莫辩,她明明是为侯府着想,却反过来被冤枉。

而容宸根本不信她。

她委屈的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她嫁入侯府这么多年,一直恪守本分过日子。

月例不够花,她宁愿节衣缩食,也没有伸手多要一钱银子。

苏檀心中酸涩不已,根本不知该如何解释:“爷,这一定是有人要陷害我,请您相信我!”

容宸眼底闪过一丝失望之色:“苏檀,银两是从你屋里搜出来的,你让我如何相信你,你身为侯府的福晋,忤逆长辈,还盗窃银两,败坏家风,爷可以立马休妻!”

“休妻”二字,对苏檀来说无异于五雷轰顶。

心中麻木的痛着,眼泪如溃堤的洪水一般往下掉。

若她真的因为此事被休,以后还有何面目活在世上!

她的孩子又该怎么办?

绝望之中,她终于生出一丝理智。

她道:“侯爷,包住银子的布料是别国上贡的,极为稀有,去年赏赐下来后您亲自送给了外人,妾身哪里来的这种布料包银子?”

容宸沉默了一会儿,脸上神色阴晴不定。

苏檀猛地跪倒在地上,她脸上犹带泪痕,眼底却透着坦荡之色:“若真是我做的,爷将我休了我也认了,可不是我做的,爷因为冤枉我而休了我,传出去只会损了爷的一世英名!”

他眸光沉沉锐利的看向苏檀,冷声道:“来人,将她关起来,事情查清楚再做处置!”

苏檀死死的咬住嘴唇,眼泪无声无息的溢出。

他明知道不是她,却还要把她关起来。

现在她就是横在他和苏桐之间的障碍,他觉得碍眼,是想干脆借着这个机会休了她吧!

三年夫妻,容宸待她如此薄情。

郎心如铁,一丝旧情也不念。

她一颗滚烫的心,慢慢的凉了。

只是可怜她的孩子,还没出生就没了阿玛。

苏檀脸色就像原上的枯草一样灰败,她心如刀绞,不想再辩解,像木偶一样被人带下去。

小说《相思飘零不忆君》 第5章 折磨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