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绝世无双之医手摄琴
绝世无双之医手摄琴

绝世无双之医手摄琴

分类: 幻想时空

更新时间:2021-03-02 13:53:54

作者:七叶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绝世无双之医手摄琴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绝世无双之医手摄琴介绍

楚沐颜玄烨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快看看七叶的新书《绝世无双之医手摄琴》:屋子一下子安静了,只留风声呼啸,可刚刚的吼声好像仍在回荡,一遍又一遍提醒着屋内的人儿——楚沐颜。瞧着他的暴怒,楚沐颜的心好似被什么填了进去,暖暖的。晶亮的瞳孔恢复了神采,上扬的嘴角有了温度,她笑着上前一步,仰头看向这个比她高很多的男孩,这个帮过她多次的大男孩,真挚地道:“谢谢。”“呃。”凌子业紧紧盯着楚沐颜半晌,后知后觉反应到她说了什么,一肚子的火早在她神色恢复的时候全消了,此刻反倒有些不知所措,脸上不自在地染上两朵红晕,“自家人有什么好谢的。”

书友点评:

《绝世无双之医手摄琴》很好看啊,没有书评里说的那么不堪。七叶大大加油!

章节试看:

15-以血自警

“什么?”兰香只觉得楚沐颜的唇瓣微动,好似说了什么,但没听清。

“都给我出去!”

楚沐颜突然抬头,萧肃的小脸上猛地发出机械性的吼声,吓得两人倒退好几步,夏柔更是险些摔倒在地。

“小姐……”夏柔见她总算有了反应,还想再说些什么,被兰香一把拉住。

夏柔有些不明的看向兰香,只见兰香对她摇了摇头,拉着她走出了屋子。

“兰香姐,就这样出来了?小姐那个样子可怎么是好?”夏柔不解。

“夏柔,你去二少爷那跑一趟吧。”兰香瞧着楚沐颜的屋子无奈叹息,“小姐这个样子,她是不会说什么的,只有找二少爷问清楚了。”希望二少爷有办法。

再看楚沐颜,瞧着地面上自己一系列发泄的结果,想给自个一个自嘲的笑,可那嘴角却怎么也扯不起来。

伪灵师啊,灵师中的废物!是不是表明,她,楚沐颜,离强者之路越来越远了呢?或者说永远无法成为强者?!那样的话,她的仇如何报?难道凭美人计?可笑!

明明已经第二世了,明明自己还活着,明明自己清楚的知道凶手是谁!可为什么?!为什么还是不行呢?!为什么那些恶人还能逍遥法外?!

她不!她楚沐颜,智商高达233的天才少女!比他人多一世人生阅历的天之骄女!连死神都不敢收的强悍命格!她绝对不会就此销迹!

“刷”瓷器的脆片亲吻肌肤,楚沐颜的手腕浮现艳丽的红色,顺着手腕而下,在地面留下道妖媚的印迹。而她,先前不听使唤的嘴角也同时划出道优美的弧度,摄人心魂。

天色已暗,傍晚的夜空只有点点星光,月亮吝啬的只露出一角,也就那夜风袭袭,肆无忌惮的玩耍着,透人心凉。

就是这样一个静寂的夜晚,有一人却在飞速奔驰。

“沐颜呢?还在屋里吗?”凌子业在接到夏柔的通知后急急赶来,瞧见兰香第一时间询问目标的地点。

“在,二少爷……”

不等兰香说完,凌子业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直接向楚沐颜的屋子跑去。沐颜,你可别出事!

“砰!”一脚踢开关紧的房门,落入眼帘的是满屋的凌乱还有那刺目的红。

凌子业整个人都呆了,望着瘫坐在地上的人儿,望着那笑颜如花的人儿,望着那苍白而精致的小脸,脑中的某根弦似乎断裂。

“沐颜!”凌子业踩着地上的碎片走到她面前,蹲下、撕开衣角、包扎,一系列动作极其迅速而有序,小心翼翼地将布在包扎处打结,又有谁知其实这种事他才第一次做?

“子业哥。”楚沐颜愣愣看着眼前这为自己着急的人,转而一想,了然一笑,“她们竟把你给叫来了?真是的,麻烦你了。”

“麻烦?”凌子业冷哼一声,哪还有前面的半点怜惜,握着她那受伤的手腕上方直接将她提起,也不管她站没站稳,一把拖出屋外,“你也知道麻烦?看看你的手!这做的又是什么事?!”

“小姐,你这手是怎么了?”兰香一眼就瞧见楚沐颜受伤的手腕,赶紧上前查看,“奴婢这就去拿药箱。”

“不用,这点小伤不打紧的。”楚沐颜不在意地挥手。

“不打紧?满手的血不打紧?!”凌子业越听越气,忍不住吼道,“只因为那点事,你还想如何?”

屋子一下子安静了,只留风声呼啸,可刚刚的吼声好像仍在回荡,一遍又一遍提醒着屋内的人儿——楚沐颜。

瞧着他的暴怒,楚沐颜的心好似被什么填了进去,暖暖的。晶亮的瞳孔恢复了神采,上扬的嘴角有了温度,她笑着上前一步,仰头看向这个比她高很多的男孩,这个帮过她多次的大男孩,真挚地道:“谢谢。”

“呃。”凌子业紧紧盯着楚沐颜半晌,后知后觉反应到她说了什么,一肚子的火早在她神色恢复的时候全消了,此刻反倒有些不知所措,脸上不自在地染上两朵红晕,“自家人有什么好谢的。”

“呵呵,子业哥既然来了,喝杯茶再走吧。”楚沐颜笑着转身对兰香道,“兰香,去泡壶茶来,顺便再准备几盘糕点。”

“沐颜,不用麻烦,天色不早我也该回去了。倒是你,这伤……”凌子业的眼神还是离不开她的手腕。留了那么多血,伤口看上去还蛮深的,不会留疤吧。对女孩子,身上有疤总不是好事!

“这伤无碍,仅皮肉伤,养几天便成。”楚沐颜抬手瞧了眼伤,还特意在他眼前挥了挥表明伤的不重,“而且我懂医理,没事的。”

想她曾经也是世界最年轻的医学诺贝尔奖获得者,这点小伤怎难的倒她?自己划的伤口她最清楚不过了。歹人未诛,她对这条命还是很稀罕的!

“这就好,那我先回了。”凌子业见楚沐颜的样子,心安了,转身准备离去。

“子业哥。”突然想到什么,楚沐颜跑上前去,“颜儿有一问,不知……”

“什么事?”凌子业不解。

“不知……藏书阁最上面两层会不会有沐颜想要的书籍?”

“这个……”凌子业一愣,一时不知该如何说。

“若不方便告知,就当颜儿没问。”毕竟那是凌家的机密,人家帮她,她也不能得寸进尺。

“不是的。”凌子业无奈耸肩道,“只是那里我也没上去过,要想知道还是直接问父亲为好。而且进入那里,也需要父亲的批准不是?”

楚沐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眼中却多了丝犹豫。

需要批准才能进入,想必是凌府的家传吧。她一个外人进入真的好吗?

金色的霞光席卷天空,似乎给万物都镀上了层耀眼的光芒,随之黯淡,沉甸甸的余晖渐渐散去,正当一片灰暗之际,再次迎来了清明皎洁的月光。

楚沐颜惬意的躺在院内的太师椅上,手上拿着本册子不时翻看几页,待整个院子都暗下来,这才合上册子起身向里屋走去。

又是一日渡过,算算时日,她来到凌府也近半年,藏书阁一到三层的书籍早已被她翻得滚瓜烂熟,可令自己强大的方法至今还未找到。

原本想着,既然不能以武服人,那她就以德服人。想她多年学医,从医强大自己还不是手到擒来?毕竟只要是人,必有求医之时!

不过说来奇怪,藏书阁中的书籍可谓海纳百川,上有天文下有地理,历史人文武技军法,士农工商应有尽有,唯独缺一类——医术。

像凌家这种大家族,照理来说应该不会少了医术方面的书籍,这又是何原因?

看来,父亲那她还真得走一趟,只望这再上两层能有自己所需的书。

16-奇怪的男子

“小姐,饭菜好了。”夏柔将热菜端上桌,对门口的楚沐颜道。

楚沐颜抬头望了眼天色,忽的将册子放于一边向外走去:“你们先吃,我出去一趟,待会就回。”这个时辰,父亲应该回府了。

而楚沐颜不知,就这个时候,凌府的书房正在进行着一轮有关她的谈话。

“老爷,临近年底,子轩也该回来了吧。”凌夫人将糕点端上桌道。

“嗯,算算时间,再过把月应到家了。”凌啸海点头,继续办公。

“是啊,一眨眼孩子都大了,快成年了,这老大的婚事也该上心了。”凌夫人边说边观察着他的脸色,斟酌着道,“老爷,你说得什么样的女子才配得上我们的子轩?”

“谈这似乎还早了点。”凌啸海闻言一愣,淡淡扫了她一眼,“而且若没记错,当初凌楚两家的娃娃亲,就是子轩和颜儿。等那小子回来记得让他多照顾着点沐颜,两人也好熟悉下。”

“可是老爷,这沐颜毕竟已不是楚家的孩子,既然收作干女儿,那亲事也算没了吧。凌府毕竟是大家,未来子轩的妻子可就是当家主母,没那一星半点的实力如何服众?”凌夫人见凌啸海霉头皱起,有发怒的迹象,赶紧又道,“老爷,我不是说沐颜不好,有些事也非她能控。不过沐颜既然已经是我凌府的女儿,自然今后都会为她考虑,等她大了给她找个好人家,凌府就是她的娘家人,有谁敢欺?”

“舒月,你先下去吧。”凌啸海不愿多言,挥了挥手示意她离开。

“老爷~”凌夫人还想相劝,可见他板着个脸又有些犹豫,怕惹怒他。

正当凌夫人在凌啸海身旁踌躇之际,只听“吱呀”一声,门开了。

“沐颜见过父亲、母亲。”楚沐颜没想到,自个在门外竟能听到这么段对话,索性推门而进,含胸行礼道,“父亲,母亲说的也没错,这个婚约就取消吧。”

“沐颜!”瞧见来人,凌啸海和夫人皆是一惊。

“既然沐颜此刻放弃了楚家的身份,凌楚两家的婚约自然消失。”楚沐颜望着两人,再次肯定的重复了自己的决定,随即行礼、转身离开,“沐颜失礼了,打扰了父亲母亲谈话,先行离开。”

“颜儿!”待凌啸海反应过来楚沐颜已经出了书房,一怒之下他挥袖扫落桌上的餐盘,“看你做的好事!”

凌夫人面对他的怒气,低头不语,默默蹲下身清理地面的凌乱。瞧着他跨步从她眼前走过,心一紧,手指被碎片划出道口子,而心中似乎某样决定更坚定了。

而夹在中间极为尴尬的楚沐颜,只能暂时退去。

一晃眼,又是大半个月过去了,瞧着府中上下张灯结彩的忙碌,新年即将到来。

冬日的清晨有丝凉意,楚沐颜披了件雕袍例行惯例朝藏书阁走去。

上次由于那所谓的婚约,连正事都忘了。现在可好,要躲着父亲跟在身后念叨婚约之事,藏书阁的事算是暂时泡汤。如今只能在一到三层慢慢琢磨,希望找到些对自己有价值的书籍。

可惜希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在楚沐颜又一次无功而返的时候,情绪低落也是人之常情。或许她该出府瞧瞧,说不定会像小说中那样得到奇遇?

唉声叹气的走出藏书阁,楚沐颜拢了拢衣袍低头前行,无精打采的跨出凌府,其实这已经是她第N次出门碰运气了。可奇遇哪那么容易遇见!

原以为会像先前一样没有收获,不曾想却意外的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琴声。

顺着琴声往林中探去,在那梅花盛开花瓣飘零之地,一男子迎风席地而坐,面若冠玉,肤若凝脂,眉宇飞扬,及腰的墨发随风而散,伴随他指尖音符跳动,落花纷飞。

即便是品乐无数的楚沐颜也不得不感慨一声——人美,曲美,音更绝!好一副美男弹琴图!

只可惜世间哪有真正的完美无缺,就好似那两个立于男子身前的两尊凶神恶煞,硬生生把这美感破坏的体无完肤。

“周天宇你怎么在这?有没有看到一黑衣人从这经过?”

凶神恶煞见男子没有回应,十分粗暴的抽出利刃对准男子的额头就开始怒骂恐吓。

“问你话听到没?你这废物除了弹琴还会什么?还是说那黑衣人和你是一伙的?!”

这男子是废物?楚沐颜不解。无论是从气势风度等等来看,这男子也不像是弱者,凭她的眼光看来,应是大有能耐之人。

看看,男子的琴声戛然而止,想必那两凶神恶煞要倒霉了吧。

然而,令楚沐颜大跌眼镜的是,这男子琴声一停,人也变了,刚刚完美犹如嫡仙的气度完全不见,目光闪烁,虽然强装镇定,可那抱琴的双手以及眼底的惊恐完全出卖了他的内心。

“你们胡说!什么黑衣人?本皇子一直都在这里弹琴,除了你们一个人影也没见到。识相的赶紧退下,别扰了本皇子的雅兴!”

“哈哈哈~”听到男子的话,两凶神恶煞一阵狂笑,其中一人“啪”得一下将他揍趴在地,“你也算皇子?不过是个阶下囚还真把自己当根葱?赶在老子面前摆谱,信不信老子把你揍得连你妈都不认得?!”

另一个凶神恶煞瞧了眼天色,不满的踢了男子一脚道:“这小子以后再教训,找人要紧!”

“算你好运!”

又是一脚重重朝男子袭来,男子被踢得彻底没了声响,胆怯的揉着自己的琴缩到一角,直到两凶神恶煞离开才抬起脑袋,就这样抱着琴对着他们离开的方向呆呆站着没了动作。

“没事吧?”楚沐颜虽然瞧不起男子的懦弱,但见男子一心护琴心中多了丝好感。

“怎么可能没事。”男子盯着楚沐颜良久,忽然将手中一直紧抱的琴塞进她的手中,浅笑如玉,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弹琴的男子,“帮我个忙,这把凤栖归你了。”

“什么?”

楚沐颜有些不解的看着手中的琴。还没反应过来,眼前男子的身子突然就这么倒了下来,直接砸在了楚沐颜的身上。

楚沐颜,玄烨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