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青春校园 > 惜梦
惜梦

惜梦

分类: 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1-03-11 19:22:54

作者:墨香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惜梦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惜梦介绍

作者墨香的小说《惜梦》主要讲的是:翼盯着灵,口气很不好,阴恻恻的问,“小灵儿,我们不在的这些日子过得很开心吧?”“当然了,特别是最近每天都很开心。”灵只是很老实的回答而已,不过有些人就不这么想了。“呵呵!在这样啊!那尅告诉我们,为什么最近过的‘特别’开心呢?”翼皮笑肉不笑的问,该死的女人,还敢在我们面前这么说,真是不怕死啊!本来还觉得奇怪的,可是他这么一问,又想到雪凝了,一想起她就觉得心情特别好,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认识了一个新朋友而已。”

书友点评:

《惜梦》这本书真的不错,贴近现实,不装逼,思维清晰。真心不错

章节试看:

惜梦第2章试读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撒在这间卧室里,映着床上睫毛微动的少女,就好像母亲在抚摸着自己的孩子一样温暖,少女很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睛,直直的望着天花板,想着今天就要开始上课了,幽幽的叹了口气,起身下楼,既然已经来了,就好好的迎接未来吧!

“小姐,需要我陪你进去吗?”林伯站在雪凝身边,有点不放心。

“没关系的,林伯,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只是上课而已,又不是做什么,不用担心,下午你来接我就是了。”说着头也不会的就离开了。

林伯看着远去的背影,渐渐不见了,转身回到车里,离开了,扬起一地的尘埃。

雪凝来到校长的办公室,轻轻的敲了一下门,很快里面就有了动静,只是让雪凝没想到的是,校长会亲自来给自己开门,有些小小的诧异。秦邵友把她的表情都看在眼里,淡淡的笑着,语气也好像是长辈对晚辈的拉扯家常,“进来吧!一会儿就带你去教室。”

看着这个校长对自己如此的随意,丝毫没有当她是外人,心里对这个人也没有那么公式化了,“嗯!”

秦邵友给雪凝倒了一杯水,坐在雪凝对面,仔细的看着眼前这个孩子,心里越发的疼惜,说话的语气也柔和了许多,带着不同于往日的温柔,“雪凝,我可以这样叫你吗?”说着小心的看了看对面人的反应,嗯!还好没有反对,接着又说,“在这里你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随时来找我,也许你在美国长大对这里有些不适应,但是也可以慢慢来,这所学校的同学素质教养都不错,相信你会很满意这里的。”

“嗯!”雪凝静静的听着,也没有接话,除了家里面的人,这个校长怕是第一个这么关心她的人吧!从他的语气了神色可以看着出来,他对她的关心是发自内心的,不是装出来的,向来善于察言观色的雪凝自然可以很容易就看出来了,对他的好感也是直线上升。

秦邵友带着雪凝绕过一栋大楼,路上一直给她讲解告诉她这里的地形和这所学校的样貌,雪凝一直认真的听着,暗自记下,很快就来到了她将要就读的班级,在门口的时候她就听到了里面的吵闹声,其中有一道很清晰的女声,听着就让她觉得这个女生是个什么样的人,骄傲自大,眼高于顶,怕又是一个让父母娇惯的千金小姐吧!际不可见的皱着眉头,秦邵友眼角真好可以看见,眉毛暗自一挑,不错嘛!真没有大小姐的架子,和有些人真是不一样。

秦邵友伸出手懒懒的敲了一下门,看也没看里面的情况,直接把老师叫出教室,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好像刚才他们在面外听到的声音都是他们的幻觉。

雪凝嘴角一抽,这校长也太不负责了吧!里面闹这么厉害也不管管,就这样走了!这所学校的校风也太懒散了点吧!

老师走上讲台,看着同学们,招呼了几声,顿时乱成一锅粥的教室一下就安静了,眼睛齐刷刷的看着他,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咳咳!同学们,今天我们班来了一位新同学,希望大家可以和她很好的相处。”看了看下面没什么反应的学生,接着又说,“现在就请新同学做一下自我介绍。”

雪凝平静的走进教室,走到讲台上,目光淡淡的看着下面没有一点波动,“我叫薛雪凝,今天正式成为这个班的一员,往后的日子里,希望可以和大家和平的相处。”和平相处,可不是和你们打成一片。

老师看着台下还是没有反应的学生,只好开口安排这个新生的座位,“薛同学,那边靠窗的地方有一个位置,你就坐那里吧!”这个老师也是很懂得看人的,从第一眼看到她,就差不多知道这个新同学应该会喜欢那个位子,靠窗,安静,容易被人忽视。

从雪凝进教室开始,教室里面就好像是时间停止了一般,鸦雀无声,定格在了那一瞬间。所有人同一时间在看清楚新同学的面容后,都愣住了,被吸引了。见过美女,但是没见过这么美的美女,感觉像是希腊女神,圣洁,神圣,不容忍侵犯,尤其是那冰冷,生人勿近的气质,显得格外的出众。

知道雪凝走到座位上坐下,大家才反应过来,叽叽喳喳的讨论着她,明目张胆的观赏着她。

“喂!你们看,又是一个美女哎!校长对我们班太好了,我爱死他了。”

“就是啊!每天都在花丛中,都有些飘飘然了。”

其中有一个人更是手捧着心,一脸呆相,痴痴的看着雪凝,“以前的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的这位才是极品中的圣品。”

几人赞同的点点头,心在这一刻无比的心有灵犀一点通,想的都是,从今天开始,女神护卫队正式成立了。

夏雨薇嫉妒的看着雪凝,眼睛死死的盯着她,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么这时候雪凝怕是死了不之一千次了,薛雪凝一来就把班上的男生迷得团团转,本来那些爱慕自己的男生现在眼里都只有她了,这女人还真是个狐狸精。手紧紧的拽着裙摆,发泄着自己的不满。今天算是你命不好,哪不好去,挑了这里那就别怪我了,以后的日子里看我怎么收拾你,眼里闪过一丝阴狠,狠狠的瞪了雪凝一眼后,就不再看她。

夏雨薇就是那个破坏他们家庭的女人和那个男人的孩子,自从他们离开后,夏威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女儿疼爱的不得了,几乎到了只要是夏雨薇提出来的,夏威都会答应,她的妈妈自然疼爱这个女儿得很,含在嘴里怕化了,放在手里怕摔了,什么都不让她做,有求必应,至于夏雨轩嘛!天性善良,虽然不喜欢她的妈妈,但是也没有迁怒于她,只要不是很过分都顺着她,所以诸多原因,成就了现在心高气傲,恃宠而骄,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只要是自己想要的,不择手段都要得到,真不知道这是福还是祸。当然对于夏雨薇的身份雪凝还并不知道。

除此之外,在雪凝的斜对面,还有一个女孩也在打量着她,相对于前,这个女孩没有一丝恶意,从第一眼见到她开始,萧灵灵就喜欢上了这个女生,不知道怎么回事,眼睛不由自主的被她吸引,脑袋里总是有种冲动,想要认识她和她做朋友,总觉得这个女孩儿很不开心,有种浓浓的忧伤,虽然被她掩饰得很好,但是她就是感觉得到,自然而然的想给她快乐,让她开心起来。

萧灵灵为人开朗大方,心思单纯,对待朋友更是掏心掏肺,疯起来也是没心没肺,朋友们给她的评价是冬天里的一缕阳光,温暖着他们的心。

雪凝一直都知道有人在看着她,对于这些她根本就不在意,从以前开始,这样的目光在她身边更是没有断过,所以一点也没有打扰到她的心情,专注的看着手里的书本。

下课后,萧灵灵扭扭捏捏的来到雪凝面前,看着雪凝的头顶,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正迟疑着。

雪凝从一开始就看到了她站在她的面前,想看看她又要做什么,可是等了半天一点动静也没有,有点恼了,声音也冷了一些,“你要干什么?没事的话别挡着我看书。”

萧灵灵一愣,没想到她会突然说话,声音会这样的冷,张了张嘴,唯唯诺诺的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我想,我想,”

雪凝抬起头看着她,神色平淡,看着她的眼睛里面有着躲闪,不安和隐隐的期盼还有一些胆怯,说话的语气也缓了一些,“你想说什么?”

看到雪凝的表情好像缓和了不少,萧灵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我想和你做朋友。”

雪凝没想到她要说的是这个,正在翻书的动作一下子定住了,诧异的抬起头看着她,眼睛里有着不解和探究还有防备,眼前的这个女孩看起来心思单纯,不像是那些会耍心机的人,眼睛不安的看着自己,有着祈求和真诚,轻轻的咬着嘴唇显露出了她的不安,像一只期待主人奖励的小狗,模样可爱的很。雪凝眼睛里趣味十足,勾起一抹魅惑人心的浅笑,指着下巴看着她,“为什么想和我做朋友?我们可是今天才见第一次,我不相信那些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的鬼话,”说着往后一靠,整个人藏在阴暗里,让人看不清她此时的表情,只是声音里有着不容忽视的威严,“给我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要是我觉得合理,一切好说。”

这时,她们俩周围已经围满了看戏的人,有的人脸上是幸灾乐祸,有的人是满脸的不屑鄙夷和期待好奇。

萧灵灵注视着暗处的雪凝,一字一句的说,声音平稳,清澈,一点也没有了刚才的忐忑不安,“我也不相信一见如故之内的话,但是,我是真心想和你做朋友,我萧灵灵说话做事从来都是敢作敢当,光明磊落,今天也是一样,不管你信与不信,我没有恶意。”其实她还想说,因为她感觉得到她是孤单的,所以想要温暖她的心,这些话只是在心里说,她不敢说出来,怕会适得其反。

s雪凝不动声色的看着她,眼眸深沉,就好象一个巨大的紫色漩涡,稍不注意就会被吸进去,是的,她在分析这话的真实程度,同时也在考量她的恒心和耐心。坦白说,对于这个女孩,她没有觉得反感倒是觉得有些可爱,有种很亲近的感觉,只是经历了这么多,她不敢轻易的相信一个人,更别说是一个才见到的陌生人。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教室里静得出其,大家都在等待着结果,都摒住了呼吸,伸长了脖子注意着。

许久,雪凝轻快的笑了,人也从暗处出来了,看着眼前紧张的人,眉毛一挑,刚才这么会说都没见你紧张,这会儿倒是像个犯了错的孩子,可怜兮兮的,“好,理由还可以,马马虎虎过得去。”

萧灵灵本来以为没希望了,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低着头努力忍住快要掉落的眼泪,听到她说的话以后,浑身一僵,猛地抬起头,高兴的看着雪凝,掩饰不住自己的兴奋和喜悦,努力睁大眼睛看着雪凝,“真的?那就是说你愿意和我做朋友了,是吗?”

雪凝一愣,没想到就这样一句话也能让这个女孩高兴成这样,满足得就好象得到了什么宝贝一样,要是刚才自己拒绝了她,那她会是什么样子?伤心欲绝?还是一哭二闹三上吊?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很是罪孽深重,那样的话就好像是伤害了一个单纯清澈的孩子。起身,很认真的伸出一只手成三十五度角,“你好,很高心认识你,并且成为朋友,我叫薛雪凝,你也可以叫我雪凝。”简单大方,姿态优雅高贵。

这时候在萧灵灵眼里,雪凝就好像是那城堡里的公主一样,优雅大方,举手投足间都显露出她的不凡气质和不俗的谈吐,一个很有修养的千金小姐,并没有和其他人一样,眼高于顶,高傲得像一只孔雀。愣愣的伸出手回握着,“我也是,我叫萧灵灵,你也可以叫我灵或者灵子都行,只要你高兴就好。”

雪凝把她呆呆的表情都看在眼里,神色也温暖了不少,不由自主的扬起了嘴角,轻轻的笑了一声,“呵呵!你真可爱,以后我就叫你灵好了。”

萧灵灵本来刚回过神,又被这抹不经意的微笑再次夺去了心神,她一直认为她不是花痴,到今天才知道,不是她不是花痴,是没有遇到可以让她花痴的人,今天算是遇到了,看看,都变成小白了,更气人的是,自己还一副心甘情愿,甘之露矣的样子,这次算是栽了。要是让那几个人看到她这副样子,怕是会笑得昏死过去,拍手称好,总算是有人制的住这个小魔头了,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也遇到了克星。

其实不光是萧灵灵,在场除了夏雨薇以外,大家都被雪凝迷住了,这么美好的人儿,笑起来真是迷死人不偿命啊!有几个害羞一点的,满脸通红的低着头,时不时的偷偷看一眼。夏雨薇咬牙切齿的看着雪凝,恨不得杀了她,眼里闪过一抹绝狠,被妒忌控制了大脑,从来都是被万众瞩目的焦点,现在也一下子都转移了,她怎么能不恨!

此后的日子里,可想而知,萧灵灵只要一抓到空闲时间就黏在雪凝旁边,不给她孤单的机会,给她讲着身边发生的事情,时不时的讲些笑话逗雪凝,雪凝也会在适当的时候给她一些回应,足够她乐得找不着北,。渐渐的,雪凝也了解灵一点了,灵很容易满足,善良单纯,有着阳光一般的笑容,足够融化照亮她心里的那些不开心,只是常年的冷漠,也养成了她这样的冷漠气质,但是灵知道,和前段时间比起来雪凝对自己的态度已经变了很多了,看着自己的眼神很不再冰冷带着些许的亲近和疼爱,这让她开心不已。

“雪凝,今天下午放学后我们一起去逛街好不好?”萧灵灵可怜兮兮的看着雪凝,坐在她前面,把头放在她的课桌上,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的盯着眼前的人,她都求了她这么久了,可她就是不答应,雪凝什么事都顺着她,就是这件事不会,只要是没课,雪凝一定会立马回家,任她怎么软磨硬泡就是不行,而且到现在她们认识也有半个月了,还不知道雪凝的家在哪里,家里是做什么的,每次问到这些,雪凝的回答都是一样,丝毫不差,放心吧!杀人放火,违法乱纪的事我们从来不碰,我们都是好公民。气得她吐血。

这次还是一样,雪凝淡淡的看了一眼,很自觉的选择了无视,摸摸她的脑袋,“走吧!一起走。”

灵只好撇撇嘴,慢吞吞的跟在她的后面,她也很讨厌自己,为什么这么听话,只要是一遇到雪凝她马上就变成了温顺的小绵羊,完全没有反抗的意识,唉!这次是真的完了,遇到天敌了,她只有缴枪投降,当俘虏的份。

灵委屈的看着雪凝的后脑勺,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雪凝都看在眼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似乎真的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朋友了,除了在那几个人面前自己真的从来没有现在这样轻松过,说到他们就觉得心里面暖暖的很窝心,楚天昊,冷月熙,冷亦风,慕容熙辰,林卿煜还有赫焱煦都是从小一起玩到大的死党,当然是在到美国以后才认识的,自由在他们面前自己才会像一个同龄孩子一样玩耍,才会释放自己,他们懂她,珍惜她,也有些话在他们面前不用说明也可以体会,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表情就可以。现在灵也差不多,她很单纯开朗,没有复杂的心思,从她脸上就可以看到她的心情毫不掩饰,也就是她这样的性格很容易看透自己才会对她放松戒备,才会接纳她吧!她没有多少朋友,每一个朋友对她来说都很重要,而对于选择朋友她也有自己的标准,不会轻易的认可,用她的话来说,朋友太多不好,有知心的就好,轻而易举得到的友情不会长久,她要的是永久的友情。见到来说就是,不一定要轰轰烈烈,但一定要刻骨铭心。

“好了,你不是要去逛街吗?照这种速度走下去怕是没时间了。”雪凝在前面幽幽的开口说。也罢,今天就陪她一回吧,也当是给自己放空一下。

灵站在原地没反应过来,待到雪凝走了很远以后,突然扑了过去,惊喜的问,“你刚才说什么?你要和我一起去逛街?”

“嗯!不去了吗?那好吧,我先回家了。”说着作势要离开。

灵那可能放弃这么好的机会,使劲儿的拽住雪凝的手臂,神色兴奋,“真的,太好了,雪凝真好。”

雪凝很好心情的笑了一下,“那就走吧!”

“啦啦啦!啦啦啦!”灵今天开心极了,认识雪凝这么久了,今天她终于答应和我一起出去逛街了,怎么能不开心啊!

刚回大家,就看见自家的哥哥,和他的好朋友坐在大厅里的沙发上看着报纸,有些没想到他们今天就回来了,“嗨!你们好啊!”很有礼貌的打了个招呼,附带上一个甜甜的微笑。

萧天骆神色一变,仔细的打量起自己这个相处了十几年的妹妹,“哟!多长时间没见啊!突然转性了,你吃错药了?”

一旁的两个人见怪不怪的靠在沙发上,不过对于灵现在的表现,是挺不正常的,认识这丫头也不是一两天了,什么时候她这么有礼貌了?

灵心情很好,对于他们的话也不放在心上,淡淡的瞥了他们一眼,把自己扔在沙发上,“算了,本小姐今天心情好,不和你们一般计较。”

“什么事令我们的大小姐这么高兴了,说来听听?”萧天骆很好奇,平时不管心情再好,听见他这么说也会反击几句,今天突然不顶嘴了,说实话,很好奇。

“今天我和一个朋友去逛街了。”一想起来,就忍不住高兴,真的好开心啊!雪凝会和她一起去。“呵呵!”

萧天骆和两位好友互换了一下眼色,都不明白,就看见她一个人在傻笑,好像想到了什么高兴的事。

“灵,你教男朋友了?”骆试探的问道。

某人还是没有听见,自顾自的回忆着。

“灵,你不会真的交男朋友了吧?别忘了,你可是有未婚夫的。”说着眼睛瞄了一下旁边的某人,暗叫不好,有人的脸色已经黑得可以和墨汁相比了,都怪他嘴贱,说什么不好说这个,又不是不知道那家伙一典型的妒夫,平时看见有雄性生物出现在灵身边都会生气,现在自己这么说,同情的看了一眼沉醉中的某人,心里默默的给她祈祷,上帝会保佑你的,祝你好运。

灵只是觉得眼前的光线似乎暗了一些,抬头就看见上官翼黑着脸站在自己面前,两只眼睛都快喷出火来了,奇怪,“翼,谁惹你了?”

骆嘴角一抽,心里在问,这丫头脑袋进水了?问这么白痴的问题。

翼盯着灵,口气很不好,阴恻恻的问,“小灵儿,我们不在的这些日子过得很开心吧?”

“当然了,特别是最近每天都很开心。”灵只是很老实的回答而已,不过有些人就不这么想了。

“呵呵!在这样啊!那尅告诉我们,为什么最近过的‘特别’开心呢?”翼皮笑肉不笑的问,该死的女人,还敢在我们面前这么说,真是不怕死啊!

本来还觉得奇怪的,可是他这么一问,又想到雪凝了,一想起她就觉得心情特别好,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呵呵!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认识了一个新朋友而已。”

翼双手握紧,努力压制住自己即将暴走的情绪,警告自己要冷静,“那今天和你一起去逛街的人也是他咯?”

“是啊!”灵点点头,很无辜的看着翼,“怎么了?”

“呵呵!怎么了?你问我怎么了?”翼冷着一张脸看着她,“你是我的未婚妻,现在当着我的面承认和别的男人去逛街,你说是怎么了?”

别的男人?我什么时候和别的男人出去了?“我有吗?”灵看了看翼,又看看骆和轩,满脸的不解。

骆瞪大了眼睛看着灵,好像看见了怪物,轩也很吃惊,她刚才自己都承认了,现在怎么又?

“没有吗?”翼握紧的拳头,很想一拳揍过去,要不是心里舍不得,恐怕是。

“当然没有了,你们不在的时候我都没有和男性说过话,”说着又看看骆和轩,很认真的说了一句,“要是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问夏雨薇嘛!”

翼双手抱拳,斜着眼睛看着眼前的女人,似笑非笑的说,“那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们,今天是和谁一起去逛街的?”要是敢说是男的,我一定灭了你。

灵眯着眼睛,双手托腮,很愉快地说,“呵呵!你们不认识,不过你们很快就会认识了。”

“说重点。”翼咬牙切齿的说,这女人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

瞪了一眼翼,轻哼一声,侧过头去,“这么凶干嘛!又没惹你。今天我和雪凝一起去的。”

“雪凝?谁啊?”骆看看翼又看看轩,“你们知道这个人吗?”

轩盲目的摇摇头,表示不知道,随后就看着灵,示意她解释一下。

灵得意的看了他们一眼,轻咳一声,“咳咳!雪凝,是前段时间也就是你们不在的那段时间里,才转到我们这个班的转校生,人长得不禁特美,还是个天才哦!不管多难的题她都可以轻轻松松的解答,就是不太爱说话,性格冷了点,我好不容易才和她成为朋友的。你们知道吗?”一说起雪凝,灵就停不住了,眨巴眨巴大眼睛,看了他们一眼,“雪凝长的就像是动漫里的仙女妖精一样,那个美呀!是我见过的美女中最顶级的。”

“有这么夸张吗?”骆好笑的看着灵,这丫头最爱夸大其词了,说的话要隔几里去听,她要说的美女,怕是也夸张了的。

轩有些不以为然,显然对她很了解,也不说什么?“美女?美女见多了,也不奇怪了。”

翼神色有些变动,身上的冷气也小了很多,“就这样?”

灵喝了一口水,脑袋靠在翼的肩膀上,仰起脑袋看着翼好看的侧脸,“是啊!不然呢?你们以为?”

“没事。”翼顺手揽过灵的腰,让她更靠近自己一点,这么久没看到她了,很想她,虽然每天都会给她打电话,但是那种看不见人的感觉总是让他很不对,现在好了她又在自己身边了,这种感觉真好,唇角微微翘起,双手收得更紧了,牢牢地把她圈在怀里,低头看着她,“这么久没在一起了,想我没有?”

灵看着翼的眼睛,听到他说的话,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慌忙的低下脑袋,不看那张帅气的脸,声音很小,“没有。”

“嗯?”翼一使劲,更靠近自己了,一手抬起她的下巴,让她不得不看着自己,从她的眼睛里,翼看到了她的闪烁不定和慌乱还有害羞,呵呵!这丫头,他们从小就在一起,到了现在还和以前一样一点没变,一面对我们的感情就变成这样,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白兔,自己怎么就会喜欢上这样的她呢?还不能自拔。额头抵着她的,鼻尖紧挨着鼻尖,两个人的嘴唇只有一厘米的距离,翼看着灵的脸在自己的眼睛里,慢慢的通红,眼珠也不停的转动,就是不敢看自己,恶作剧般的在她唇上一吻,轻言细语的说,“真的没有想我?”

灵被他弄得有些不知所措,刚才又被他这么毫无心理准备的一吻,大脑顿时死机了,什么也来不及想,轻蹙眉头,想了一下,正准备说话,就被翼突然吻住了,微张的小嘴给了翼可乘之机,翼顺势钻了进去,找到她的丁香小舌,与它纠缠在一起,嬉戏着,翼一步一步占领着属于他的领地,尝遍了她的甜美,时而轻咬时而霸道,慢慢的让她迷失在自己的怀里无力反抗,也告诉着提醒着她,她是他的,除了他不可以想任何人。

灵靠在他的怀里,脸埋在他的胸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这家伙,每次都是这样,一吻起来就停不下来,要不是快呼吸不过来了,他还不会放过自己。

翼紧紧的抱着灵,乐呵呵的说,“灵,你好可爱啊!我爱死你了。”每次一吻起她来,自己就控制不住,想要更多,偏偏这家伙又不懂得换气,每次都这样,才一会儿就上气不接下气得了,搞得自己意犹未尽的。

灵很聪明的选择视而不见,忽略,但是唇角还是不自觉的扬起,这样真好,有一个这么爱着自己的人在身边,又有亲人和朋友,真的好幸福啊!

翼眼角瞥了一眼大厅,那两个人早就跑了,现在大厅里面就只有他们两个,这样真好啊!那两个家伙蛮有眼力劲的,早早的就把空间留给了他们,呵呵!

轩倒在骆的床上,望着天花板,幽幽的说,“唉!骆,你说这两人啊!在一起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是这样,一副小别胜新婚的样子,刚才坐在他们身边,我都感觉起鸡皮疙瘩。”说完还很配合的抖了一下身子。

“呵呵!没办法,恋爱中的人都这样,”骆坐在椅子上,看着电脑,“不过这样很好啊!把灵交给翼,我很放心,灵本来就不会照顾自己,有翼这么爱她,我们也放心啊!”自己就这么个宝贝妹妹,看着他们这么好,当然替他们高兴了。

轩没说什么,就这样躺着,不再说话,房间里只有骆敲击键盘的声音,和窗外细小的风声,轩在想,要是沫沫还在身边的话,现在也许自己也和骆一样吧!雨薇虽然是自己的妹妹,自己也没有把她当过外人,只是怎么说呢?心里还是有淡淡的失落和牵挂,翻了一个身,看着窗外的月亮,轩躺在床上,睡不着,这几天是怎么了?晚上总是睡不着,老是想起沫沫离开时候的样子,那么的可怜,心疼。“沫沫,你现在怎么样了?还记得哥哥吗?”轩闭着眼睛脑海里浮现出一张模糊的身影,看不真切,六年了,我们有六年没有见过了,现在你长什么样子?下次我们见面的时候我们怕是已经不认识对方了吧?那天他们带走了所有相关的东西,一张合影都没有留下,这么些年了,对于沫沫的模样,他已经模糊不清了,只是知道沫沫今年已经十八岁了别的一无所知,那一年,她们两个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什么消息都没有,什么也查不到,她们是在故意躲着他们吧!

午夜十分,雪凝穿着单薄的睡衣手里捧着一杯热牛奶,披散着湿漉漉的头发,站在窗边,看着那一弯明月,眸色沉重。外面下着毛毛细雨,看不真切,隐约听见稀稀疏疏的雨声,秋天了,天气早有些泛冷了,她并不觉得,执著的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她的心思早就飘得很远了,身体上的感觉已经忽略了,再冷怕事也没有她的心冷吧!早就冰凉的心还可能在热起来吗?木已成舟,执著也没有用了,他们已经回不了头了。

“唉!”雪凝无奈地叹了口气,回过神来,衣服已经湿了一半,怪不得会觉得冷,要是让他们看见了又免不了一阵唠叨,转身回到了里屋,找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换上,看着手臂上的那颗红痣还是和以前一样,红得耀眼,妖冶又无法忽视,也只有它还证明着自己是薛雪凝同时也是夏沫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样貌变化的这么快,完全找不到以前的影子,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每次照镜子都还是会被自己的样子弄得迷惑,到底是什么时候我竟变得这么的奇异了?怪不得他们会说我是妖孽。

躺在床上,雪凝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脑袋里乱乱的,也理不出头绪,自从回到这里以后,这种情况已经不知道出现过多少回了,每次想要捕捉些什么,都是一闪而过,什么也抓不住,不想想的时候,又总是出现在脑袋里,那种无力,不能掌控的感觉真的是要多糟糕有多糟糕。脑袋越来越沉了,眼皮慢慢的拉下了,意识渐渐沉了下去。

教室里,因为他们的回归,比平时又热闹了很多,门外也云集着很多外班的人,七嘴八舌的议论着,眼睛时不时的瞄一眼被议论的几个主角。

“哇塞!一个月不见他们,真的是越来越帅了。”一女同学手里拿着手绢,偷偷的看着教室后面的那几个人,眼里全是毫不掩饰的崇拜。

惜梦第3章试读

“就是啊!真羡慕萧灵灵和夏雨薇,可以这么近距离的和他们在一起,要是我哥哥和他们也是朋友的话就好了。”羡慕的看着夏雨薇,人长得漂亮不说,又有钱还有一个这么帅气的哥哥,现在又有这么帅的朋友,真的是身在花丛中啊!艳福不浅啊!

骆听着他们的话,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轩一习以为常,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他们爱说就说,又不会把自己怎么样何必管这些,只有翼,听着他们说的话,脸色越来越黑了,这些女人真的是天生的八婆,真想把她们那炒豆般的嘴巴缝起来这样就清静了。灵挽着翼的手臂,示意他冷静理智一些,趴在桌子上,时不时的看一眼门外,有没有那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奇怪了,按平时,雪凝早就到了,今天是怎么回事?都快要上课了,还没有来,会不会出什么事了?夏雨薇高傲的坐在轩的旁边,心里得意极了,听见他们说的话,真的很能满足她的虚荣心,这种福利使他们这辈子都体会不到的,那种站在云端,高高在上的感觉只能用四个字还形容,妙不可言!!

翼从一开始就看出来了,灵从来到学校开始就很心不在焉,进了教室以后,更是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门口,像是在等什么人。等人?想起这个,翼脸色又黑了几分,使劲的握着她的手,一用力迫使她看着自己,“你在看什么?”

灵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说,“没有啊!”

“没有?”翼眉毛一挑,显然他不相信,看她这样子说不是在等什么,鬼都不信。

“我看啊!一定是在看那个薛雪凝吧!”夏雨薇尖着嗓子,大声的说,生怕没人听不见,“也是,你们两关系这么好,就好像是连体婴儿一样,分都分不开,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现在都还没有来。”

灵听见她这么说,眉头微皱,心里有些不高兴,这个夏雨薇怎么看怎么讨厌,真不明白轩这么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有一个这么讨人厌的妹妹?那做作的样子让人恶心,明明凶悍的要死,还要装作一副弱不禁风,林妹妹的样子,反正她是对她没有好感,还是雪凝好,是怎样就是怎样,又不怕会得罪人,典型的我行我素,不免有些讨厌,“我等谁管你什么事?我就是在等雪凝怎么了?用的着你在这里说三道四吗?唐僧。”说完厌恶的看了一眼,转过头去,摆明了不想再和她说话。

夏雨薇脸色一阵白一阵黑的,心里在把灵骂了个遍,面上还娇滴滴的,可怜兮兮的看着轩,撒娇,“哥!你看灵她?”

骆只感觉背脊一凉,浑身就好象有蚂蚁在爬一样,很不舒服,可怜兮兮的看了轩一眼,其实他们几个对轩的妹妹都没什么好感,要不是看在轩的面子上,根本就不会搭理这个人,即矫情又做作,就是不明白轩怎么就会和这种人是兄妹?会不会搞错了?

轩看着好友的表情,只有在心里苦笑,自己何尝不是呢!碍于她是自己的妹妹,不可能不理她,在说她现在这样还不是家里面惯出来的,就算再不好,也不能不理她啊!“好了,灵就是这性子,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她了。”

夏雨薇气鼓鼓的看着灵,在心里磨着牙,总有一天,灵,我会收拾你的,没有人敢这样对我,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雪凝精神不是很好,脑袋晕忽忽的,看东西也不太清楚,唉!看来是昨天晚上弄感冒了,怪难受的,一进教室,雪凝就趴在座位上,一动不动的,反正这个班,除了灵,她一个也不认识,管不了这么多了。

轩,骆,翼从她进教室开始就注意到她了,眼睛一直看着她,可是受关注的某人好像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依然趴在那里,没有反映。这就是那个转校生?看起来是不太一般,从进门开始看都没看他们一眼,是故意的,还是本来就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啊?

就在这时候,老师也来到了教室,沸腾的教室一下就安静了,把教案放在讲台上,看了一圈,很好,全班都到齐了,一个不少,正想说话,门外出现了一个人,让他不得不暂停,“校长,您有什么事吗?”

秦邵友站在门边,看到了那个趴在桌子上的人,唉!生病了也不在家休息,要不是林伯不放心打电话给他,要他注意一下她的话,唉!无奈的说,“没事!雪凝,出来一下。”

顿时,全班所有的视线转向一个位子,雪凝觉得有些不对劲,艰难的抬起头,勉强的看了一下,最后看到了站在门边的那个人,声音有些嘶哑,“啊?怎么了?”

“你呀!出来。”秦邵友看着她这样,也没有再说什么,认识她越久,越是拿她没办法。

“哦!”雪凝努力的撑起身子,摇摇晃晃的走到门口,看着他,“什么事?”

秦邵友拉着一张脸,不说话,直接伸手放在她的额头上,一会儿,略有些生气“病了就不要来学校,不然出了事怎么办?”

雪凝倒是不在意,慢悠悠的说,“没事!反正死不了。”死了倒好,清静了,什么也不用想了,解脱了。

“你,”秦邵友有些被气到了,转头对老师说,“老李,你们上课吧!这丫头就当她请假了,我先带她走了。”说完也不管后面的人又没有答应,拖着她就走了,反正他是老大,他说了算。

李牧张了张嘴,无奈的看了一眼远去的人,这人还用得着问自己吗,明明已经行动了,还有用命令的语气说出商量的话,怕是也只有他了,“咳咳!上课了。”转过身轻咳两声,开始上课。

轩有些出神,整整一节课,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她的背影看上去好熟悉,好像以前见过,一时又想不起来,奇怪对于一个陌生人我怎么会有这种感觉,好像靠近她,了解她,认识她,为什么看到她的背影会觉得她很寂寞,孤单,让他很心疼,心里堵得慌。不得不说,这个人让他很在意。

轩垂着脑袋,手指在课桌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半响,突然抬起头看着灵,“灵,你和那个薛雪凝的,很熟吗?”

灵愣了一下,呆呆的转头看着轩,奇怪的打量着他,“轩,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随便问一下。”轩偏过头,不去看那几道似笑非笑的目光。

“我和雪凝是比较熟,但是对她我也不是很了解,总觉得雪凝对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灵懊恼的摸着脑袋,这还是第一次,她想对一个人好,毫无保留的好,却被人家拒之门外,这种感觉怎么说呢?不要受。

骆抱着手臂,一双眼睛狭隘,带着试探和看戏的看着轩,试探地问,“轩,你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

当事人对于这些话一点反应也没有不否认也不赞同,眼睛飘向窗外的梧桐树,梧桐树叶稀疏的随风飘落,就好像他现在的心情一点点往下落。

翼看着好朋友这个样子也有些迷惑了,他从来都是很温和,话不多,彬彬有礼的,对事情看似不在意,却又是每件事都记在心里,但是现在,他看不透他,好像他离他们很远,远到触摸不到。他们都知道在轩的心里,有一个人或者一件事是他们不曾了解的,没有告诉过他们的,可是作为这么多年的朋友,他们也可以感觉到那是他心底永远的痛一处永远不能愈合的伤口,所以一直以来,他们都避开着这个话题。

“骆,翼,灵,你们知道吗?”轩手撑着下巴,眼睛看着外面,也不看他们有没有在听他说话,好像在自言自语又好像在和他们说,“其实,有一件事情,我从来没有和你们说过,那是我永远也不能够忘记的。”

翼,骆和灵神色严肃,没有了以往的嬉皮笑脸,认真的看着他,因为他们知道,轩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有些期待同时又有些不解,为什么现在他又要要告诉他们了,不过前者似乎更有求知欲一些,都不说话,等待着下文。

“其实你们不知道,雨薇,不是我的亲妹妹,”说着转过头,有些悲哀的苦笑着,眼睛里是他们从未看到的落寞和凄凉,他们深深的震撼了,从没有见到过这样无助,颓废的轩。

骆尴尬的打着哈哈,故作轻松的说,“轩,你今天真是幽默啊!呵呵!”

轩垂下眼帘,神色痛苦,声音变得沉重,“不是,我说的是真的,雨薇真的不是我的亲妹妹,我知道你们不会相信,六年前,我和爸妈还有沫沫本来很快乐,很幸福的,但是一个女人出现了,搅乱了我们的生活,那年,妈妈带着我十二岁的妹妹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我也再也没有见到过他们没有他们的消息,后来爸爸很快的就和那个女人结婚了,我想你们也猜到了,那个女人就是雨薇的妈妈,那个时候雨薇也已经有十二岁了和沫沫一样的年纪,我到现在也清楚的记得,”轩手紧紧地拽着头发,声音也有些起伏不定,“那天,那天沫沫哭得有多绝望,就好象有一把刀在刺我的心一样,她的眼神那样的无助,可怜还有绝望和不舍,妈妈带着沫沫从我身边的时候,沫沫,沫沫没有看我一眼,咬着嘴唇强忍着泪水,不哭。那是我要疼爱一生的妹妹啊!”眼睛有些酸涩,晶莹的液体滑落脸庞,这一刻他只是一个失去亲人的孤单人,这么多年隐忍了这么多年,这一刻他只想找个人倾述,“你们知道吗?沫沫有多可爱,我有多爱她,她就是一个天使带给我快乐,她是那么的单纯善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在找她们,可是,一点消息也没有,我真的好害怕,好担心,我答应过要一辈子保护她的,可是,”轩有些语无伦次了,不知道自己再说什么。

翼,骆和灵从来没想到过轩会有这样的经历,他隐藏着这么好,伪装得这么好,他们从来没有怀疑过,事情会是这样,就好像是在看熟烂的电视剧,可是却真是的发生在他们身边,看着此时好像大雨里无助可怜的孩子的轩,除了同情和替他难过气愤以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

“要不是她,我到现在也还有一个幸福快乐的家,有妈妈有可爱的妹妹,所以我讨厌她,不愿意和她说话,甚至不愿意和她相处在同一个空间,可是,看到雨薇,我好想看到了沫沫一样,所以一直以来,我一直把雨薇当成沫沫的替身。”轩拿出一个钱包,从里面的夹层里面取出一张照片,看着照片里的两个人,轩眼眸出奇的柔和专注,手指指腹轻轻的抚摸着,“这就是沫沫,你们看,沫沫可爱吧!她笑起来最好看了,眯着眼睛还有两个酒窝,她最喜欢跟在我身后甜甜的叫着我哥哥,撒娇,让我带她出去玩。呵呵!”

骆接过照片,眼里闪过一道光,赞叹,“这就是你妹妹,真的好漂亮啊!”

是的,沫沫很漂亮,在那个时候在学校就有很多男生喜欢,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像是会说话一样,高挺的鼻梁,小巧的樱唇水水润润的,笑起来还有两个酒窝,像是童话里的公主一样,可爱至极。

翼接过照片,也是由衷的赞叹,“嗯!这才象是你的妹妹,和夏雨薇还真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

“真的耶!好漂亮啊!”灵眼睛放着光芒,眼珠眨也不眨一下,“轩,你们现在还有联系吗?我好喜欢她,介绍给我们看看吧!”

轩脸色不是很好,勉强的笑笑,“没有,我现在也不知道她在什么地方,过得怎么样,我已经有六年没有见过她了。”

灵暗自骂自己笨蛋,那副不开提哪壶,又勾起他的伤心事了,愧疚的看了轩一眼,又迅速低下了头。

翼和骆白了灵一眼,也不再说话,静静的看着他,这样的轩他们不认识。

轩故作不在意,“没事,你们不用这样,反正也习惯了。”虽然这么说,但是眼睛里的落寞孤寂却是掩饰不了的。

时间过得很快,校园里三五成群的结伴离开,打打闹闹,嘻嘻哈哈享受着属于他们这个年纪的快乐,轩,翼,骆和灵还有夏雨薇走在路上,谁也没有打破现有的宁静,因为今天下午他说的话,大家心里都有些在意,也明白他现在的心情,给他时间整理思绪,可是偏偏有人就是这么的不知趣,恬噪得让人讨厌,没错,那个人就是夏雨薇。

“哥,今天我们去哪里玩?是去酒吧还是打台球?”夏雨薇挽着轩的胳膊,亲昵的说。

轩微微一笑,什么也没说,今天他没有心情。

“夏雨薇,你没有看见轩心情不好吗?”灵瞪着她,原来就不喜欢她,今天知道了这些事情就更是讨厌她,要不是她和她妈,轩就不会和他妹妹妈妈分开了。“要去玩自己去,又不是小孩子了,整天黏着轩,真是讨厌。”

“灵,你什么意思?我让我哥陪我,有你什么事了。”夏雨薇不高兴的看着灵,这女人总是和自己过不去,要不是看在她是哥的朋友,早就收拾她了,“在说了,他是我哥,本来就因该陪我这个妹妹。”

“你,”灵本来还想说什么的,可是眼角不经意的看到了正要出校门的雪凝,急急的喊道,“雪凝,雪凝。”

雪凝今天不舒服,就没有去教室,一直在校长办公室睡觉,直到放学林伯来接她,正准备上车就听见灵在叫她,不得不回过头等着她过来。

灵小跑到雪凝面前,撅着嘴,亲昵的挽着雪凝的手臂,脑袋靠在雪凝肩膀上,“雪凝,你今天都没有来教室哦!”雪凝有些头疼的看着肩膀上的脑袋,声音有些弱弱的,“灵,你先站好可以吗?”

灵抬起头看着雪凝,担心地问,“雪凝,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说着还用手沫沫她的额头。

雪凝微微一笑拿开她的手,“没事,只不过昨天晚上有些感冒了。”

“那你今天还来学校,那你今天在学校做什么?现在才离开?”灵眨眨眼睛,不明白,雪凝在学校待到现在,那她在什么地方?

雪凝蹙着眉,闷闷的说,“一直被校长关在办公室里休息,现在才放我离开。”没想到这个校长会这么不讲道理,硬是要我在那里休息,不准我离开,难怪不得林伯今天知道我不舒服也不坚持让我在家休息,原来是这样。

灵夸张的张着嘴巴看着雪凝,一脸的不可思议,身边的另外几个人也是一样,这也不能怪他们会是这样的反应,一直以来他们伟大的校长就不管学校的事情,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更别说‘关心’学生了,现在这么反常,对她这么好,他们中间有什么?

“雪凝,你有校长认识还是你们是亲戚?”灵好奇极了,讨好的看着雪凝。

雪凝看着灵一眼,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但也如实回答,“不是,我们没有任何关系。”

“那校长这么关心你?”

“不知道,也许是他太闲了吧!狗拿耗子多管闲事。”雪凝心里很不舒服,所以说话的语气态度也不太礼貌。

灵意外的看着雪凝,语气也高了,“你,你胆子也太大了吧!这么说校长,你不怕这话要是传到了校长的耳朵里,给你处分吗?”

“处分?为什么?是他自己让我不要在意他的身份,把他当一个普通人的。”雪凝不明白她为什么看着自己,“灵,你怎么了?”

“你是说,校长让你把他当普通人?”灵不敢相信,校长什么时候这么和蔼可亲了?他们为什么没有这样的待遇?

“是啊!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雪凝很不明白她为什么会是这个态度,正想说什么,从轿车的后视镜里看到了朝她走过来。

“雪凝,你还没走?”秦邵友满脸堆笑的走到雪凝身边,“生病了,就早点回去,明天也不要来学校了,病好了再来上学。”

雪凝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客气的说,“不要,明天我会来上课的,这点校长就不要管了。”

“你这丫头,脾气怎么这么倔。属牛的吧你!”秦邵友好笑的看着雪凝,霸道的说,“我不管,明天你不许来学校,等会我会跟门卫说,明天要是看见你来了,也不让你进来。”说着拜拜手,懒洋洋的离开了,也不管后面快发飙的人,相反他很高兴,心情很好。

雪凝抿着嘴唇,看着那身影,“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人。”

灵,骆,轩还有翼和夏雨薇站在一边看着他们说话,貌似刚才他们从一开始就站在这里了,校长好像并没有注意到他们,他们被忽视了,而且忽视的很彻底。

雪凝也没什么心情再和灵继续说话了,转身离开,“灵,我先走了。”说完,钻进车里带上车门,扬起一地尘埃。

好一会儿,他们才反应过来,可是现在除了他们,两个当事人都走了,完全没有发现他们身边还有其他人的存在,什么时候号称学院偶像的他们这么没有吸引力了?

楚天昊一出来就看见几尊石像立在校门口,走到他们身边,酷酷的说,“你们几个怎么了?发什么呆?”

“天昊,刚才我们好像出现错觉了?”骆不太肯定的说。

“什么?”

“刚才我们好象看见校长了。”

“在学校看见校长很正常,你们干嘛一副吃错药的表情?”

“那是因为,我们看见校长和一个学生说话,表情很不一样,很随意,很无赖。”翼恢复过来解释说,“而且,那个学生一点也不把校长放在眼里,说话也是一点顾忌也没有。”

“是吗?”天昊一挑眉,也没什么反映,还是冷冷淡淡的。

对于他,他们也习惯了,要是他表现得很好奇,那么一定会吓到他们几个的,常年的冰山怎么会这么容易开裂。

轩沉默了一会儿,开口,“我们还是先走吧!同学都走得差不多了。”

“嗯!”一行人走在路上,格外的吸人眼球,简直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在这个世界上,俊男靓女从来都是人们关注的焦点。

从天昊出现,夏雨薇就转移了目标,小鸟依人,柔弱的走在天昊身边,一副小家碧玉的模样,在外人看来是这样的,可是清楚她的人都知道,夏雨薇是个什么样子的人,蛇蝎美人用来形容她一点也不过分。夏雨薇喜欢楚天昊这是学校总所周知的事情,可是,楚天昊不喜欢,甚至讨厌夏雨薇也是大家都明了的事情,不过就是有人厚脸皮,硬要靠上去。

碍于她是轩的妹妹,只要是她没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天昊都不计较,完全当她不存在,“轩,今天我就先回家了,这些天都没睡好,我就先走了。”

“天昊哥,你都不陪人家吗?”夏雨薇急急的喊了一声,声音做作极了,听的灵直起鸡皮疙瘩。

天昊脸色一变,没事人一样,大步离去,在呆下去他不敢保证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翼和骆也是,相互看了一眼,相互交流表达的意思都一样,轩,真的很同情他。

薛雪凝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