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扑倒叫兽:来自坟墓的你
扑倒叫兽:来自坟墓的你

扑倒叫兽:来自坟墓的你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1-31 10:34:45

作者:喵五殿下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扑倒叫兽:来自坟墓的你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扑倒叫兽:来自坟墓的你介绍

喵五殿下给大家带来的《扑倒叫兽:来自坟墓的你》讲述了江流施坤的故事:我靠着墙壁,喘了一会,刚想起身回宿舍身上风衣落地,怎么把这忘了?我呼了一口气,犹豫掂量一会转身下楼,趴在楼梯扶手上往大厅看,烛炎已经走了。看他那样,应该很有钱,也不差一件衣服吧,我安慰着自己,笑了一笑,我可不想再见他。想着,我忽的转身,没有注意撞到一个人,我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没,我,没事……”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我定定神,面前站着一个女生,一副怯懦样子,双手各提了一个热水瓶,肩膀不住的颤抖,颤栗,女孩深深的低垂着脑袋,长发挡住她的脸。

书友点评:

再华丽的词藻也说不清《扑倒叫兽:来自坟墓的你》这本书给我的感觉,能够强烈引起读者的共鸣,真的是喵五殿下用心在写,真的倾注了感情的,不像那些小白文,没有一点内涵,强烈推荐。

章节试看:

扑倒叫兽:来自坟墓的你第3章试读

D大座落在风城北郊,占地极广,人烟稀少,周围除了D大没有其他的建筑。据说曾是某个亡国皇帝的行宫,背靠封天山,风景优美,建筑格局风水极。D大是风城乃至全国都非常著名的学府,历史悠久,历史学是D大金牌专业,能考入历史系的学生都不简单。

我就在D大读书。

刚到学校我连口气都没喘就被请进校长室,能让先人吃口饭吗?

D大校长董守方是一位六十多岁气质儒雅作风正派的老帅哥,曾是我们家老爷子的学生,托爷爷的福他对我一直很照顾。

“小流,你没事吧?”我一进门,董守方蓦地站起来,板着一张帅脸,担心地打量着我,“我在外地考察,接到电话说女生宿舍出现了四具尸体,我赶回来的路上又说你又被带回警局,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几个人类而已,怎么能伤得了我,我摇摇头,“我没事。”硬生生挤出一个微笑,轻松道,“您放心吧,跟我无关。”

“没事就好,你要出点事老师他肯定会生气。”董守方先是板起脸,没撑过一秒便笑着道,“吃饭没有?饿不饿?你等我一会,我见一个人。结束了你跟我回家,叫徐姨给你做点爱吃的,顺便给老师打个电话省的他老人家担心。”

吃,我当然乐意,顿时心花怒放,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我还没回答呢,校长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请进。”董守方敛起目光,沉声道。

话音未落,一个男人走进来,灰色风衣沾了些雨水,裹挟着丝丝冷意。

见到进来的人,我小心肝一个激灵,烛炎?我不由得叫出他的名字,董守方疑惑看我一眼,暗示我保持安静,我干咳两声,低眉顺眼。

烛炎看到了我,只是眼底飞过的冷冷一眼,便迅速收回视线。

“烛炎,你来了。”董守方起身迎过去,好像老熟人,我暗自琢磨,没心思管他们什么交情,只想着要怎么跑。

烛炎微微颔首,客气谦和,“董校长。”烛炎微微一笑,凌冽的空气刹那间温柔很多。我一旁默默坐着,静静地感受自己的多余,这个烛炎不怀好意,我得趁早滚出他的视线才好。

“快坐。”董守方跟烛炎示意,寒暄道,“你爸妈身体怎么样?很久没跟你爸他喝茶了。”

“多谢。他们很好,最近刚从西藏旅行回来。”烛炎彬彬有礼,笑恰到好处,不多不少,沉稳镇定。我敛起看向他余光,眼神无处安放。

烛炎嘴角似有若无的勾起,似笑非笑,偶尔朝我飞过一抹冷厉的目光。校长察觉到他的视线,笑笑,“她是江教授的孙女,江流。小流,他是烛炎,可是很厉害,是心理学、哲学双博士。”

他是很厉害,我已经见识了。我笑笑,肌肉僵硬,这副皮囊一点也不好用。

“校长过奖了。”烛炎颔首,沉思的看看我,语气掺杂着一丝丝戏谑,“江老的孙女,初次见面,我是烛炎,很高兴认识你。”望着我的视线沉稳凌厉。

初次见面,呵,我刚在警局见的是鬼吗?我堆出一脸的笑,“我也很高兴。”

董守方面色欣慰,喝了一口水定定神,嗓音往下压了压,还没说话,我抢先道,“校长,我想起我还有点事,我先回去了,不去您家吃饭了。”

“你刚不说饿吗?”

我使劲摇头,“不,我一点也不饿。”掀起眼帘瞥了眼烛炎,见到他我就饱了。

“我走了!”我泥鳅一般溜出去,身后门关上,我倚着门长舒一口气,没多做停留,赶紧开溜。

我没回宿舍,冒雨钻进食堂,叫了番茄炒蛋,要了米饭,先吃再说。这个烛炎居然会来学校,我有点着急,不知道着烛炎是安得什么心。他知道我不是人,要除掉我?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我轻轻地叹气,虽然我不喜欢人,但我也不喜欢杀人。

尽管我很擅长让人忽略我,但没能没逃过他,我的饭菜刚刚端上来,烛炎就到了。

我掀起眼帘,望着正在落座的烛炎,比起毫不起眼的我,烛炎很惹人眼球,侧脸尤其好看。真想把他做成标本,留着把玩也好,我叹口气,心中暗道。

“你来了。”我讨好的笑,直觉告诉我烛炎是个大麻烦。

“死了人,你还吃的下去。”烛炎皱着眉,薄唇微启,冷冽嗓音伴随着疯狂的暴雨声显得格外严厉而可靠。

烛炎脱下沾了雨水的风衣,随手叠好放在一旁的位置上,只穿着个白衬衫,冷眉冷眼的打量着对面的我。

“跟我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我杀的。那人早死了不是吗?”我喝了一口汤,最近降温,天儿冷的不像话。我翻着眼睛看他,他的颈项与喉结的线条性感的让我有吃人的冲动,我凝眸一笑,反问,“对吧?”

他身上味道很好闻,我吸吸鼻子,细嗅了嗅,是晒过太阳的青草气息,勾起一丝沉淀在我心底最深处最深沉的怀念。

“对。”烛炎凝视着我,我被他看的心肝慌慌的,咽下嘴里的热汤,视线也转移到一边。

察觉我的动作,烛炎似有若无的笑了笑,低垂黑眸看了一眼我的饭菜,“你喜欢番茄炒蛋。”

“嗯,你要吗?”我点头,笑了笑。

“要。”烛炎只说一个字,气势迫人。

“我请客,我去给你买。”我笑着就要站起来,烛炎忽然拽住我的手腕,一丝温度迅速传入从皮肤传入我的血液,我心猛地揪紧。烛炎视线低垂,深沉,有些阴霾,有些危险,我收敛了气息望着他,“怎么了?”

“我是要,但……我要你。”烛炎沉沉道。

要我?我愣住。

“给吗?”烛炎微微勾唇,面色淡然。

“你这……”我叹口气,身子微微一侧,眸子一闪,视线飞快划过他的手,笑道,“你这算性骚扰吧,我还没成年呢。”

我以为他会发火,或者直接把我给灭了,但是……烛炎出乎意料的笑了,看向我的视线不由自主的柔和下来。冰疙瘩居然笑了,人类真是很莫名其妙,我心底暗暗道,人类好可怕。

烛炎很快收敛笑意,恢复冰疙瘩样子,但已经晚了,他的笑深入我心,无论在人类看来,还是在我看来,他的笑好看的有点过分,我心肝里边的冷意愣是被他一笑散尽。

“哥!”一个清脆婉转的声音传来,我轻轻抬眸,就见一个身材曼妙,腰细胸大,脸蛋漂亮的女生翩然走过来,她走的很优雅,但有点着急,好像怕什么东西被抢了似的。

女生迅速走过来,细长美丽的眼睛看都没看我一眼,我想挣脱开烛炎的手,烛炎没放,我不禁皱眉,烛炎不会真要毁了我吧?我心肝揪紧了。

“哥,你怎么来了?”女孩很兴奋,看到烛炎攥住我的手腕,眼神冷了冷,随即又笑的灿烂。

哥?她是烛炎的妹妹?我暗自琢磨。

“童心。”烛炎淡淡道,脸上没什么表情。

女孩甜甜道,“哥,你是来看我的吗?你来怎么也不给我打个电话?”完全忽略我的存在。

“你们聊,我先回宿舍了。”我赶紧道,想走但被烛炎按住,“你干嘛?”

“我送你。”烛炎挑起眼眸,黑眸灿灿。

送我!是想监视我吧,我心中无奈,看来死的几个人他都算在我头上了。

“哥,你……”

“童心,我还有事,先走了。”烛炎冷淡的说完,一手拿起了风衣,一手拽着我,径自离开。

“哥!哥!”身后响起童心不甘的声音。

扑倒叫兽:来自坟墓的你第4章试读

风大雨大,天边雷声轰隆。

烛炎望了一眼雨,抖开风衣披在我身上,从攥我的手腕,换成牵了我的手。一路穿过雨幕,他走的很快,我快被他拖着在地上打滚了。

“慢点!”我哀嚎。

烛炎看我一眼,似很嫌弃,但还是放慢速度。

很快,我们便进了女寝。

烛炎上不了楼,只能在大厅呆着。

“上楼,把衣服换了洗个澡,否则会感冒。”烛炎淡淡的看我一眼,摆了一张严肃脸。

“噢。”我小心应付。

“去吧。”烛炎冷冷说道。

“嗯。”我答应一声,抬脚就想跑。

“等等。”没跑出一步,烛炎叫住了我,我心提到嗓子眼,快喷出来了,我缓缓转过身,望着他,烛炎皱着眉,认真严肃,“你会生病吧,像人一样?”

我后退一步,眯着眼睛笑,“当然。”

说完,我一溜烟跑开。

这个烛炎,不好惹,我一口气跑到三楼才停下来,心肝颤抖个不停。我不是怕他,真打起来,他也不一定是我的对手,毕竟是人,但总觉得他很特别,也许太好看,留着看看也好,等他死了把他制成标本。

我靠着墙壁,喘了一会,刚想起身回宿舍身上风衣落地,怎么把这忘了?我呼了一口气,犹豫掂量一会转身下楼,趴在楼梯扶手上往大厅看,烛炎已经走了。

看他那样,应该很有钱,也不差一件衣服吧,我安慰着自己,笑了一笑,我可不想再见他。

想着,我忽的转身,没有注意撞到一个人,我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没,我,没事……”

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我定定神,面前站着一个女生,一副怯懦样子,双手各提了一个热水瓶,肩膀不住的颤抖,颤栗,女孩深深的低垂着脑袋,长发挡住她的脸。

“我撞疼你了吗?”我疑惑,她为什么好像很害怕,常人是不会怕我的。

“没有,是我错,我错了,对不起……”女孩使劲摇头,忽然道,双腿一直发抖,声音打着颤,话都说不清楚了。

诶?

“我帮你。”我心思一起,顺手接过女生左手上的热水瓶。

“不用,不用了!”

“没事,就当我跟你道歉,走吧。”我笑笑,拍拍她的肩膀。女生似乎很诧异,因为她抬起头,我看到一双恐惧与感激交织的眼睛,泪水打着转,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女生走得很快,她好像很着急,我也加快速度,她宿舍就在我楼上,四楼。她一直在拒绝,不过我还是坚持,最后她犹豫的停在405的房间门外,小心翼翼的敲了门。

“进来吧,苏米,你怎么回事,这么慢!”房里传来一个尖锐的女声,“跟你说了我洗头发,又蠢又无能,废物!”

我看一眼我身旁的女生,她紧紧咬着唇,没有说话,也没看我,提着热水瓶进去,我也跟着进去,洗漱台边果然有个女生在洗头发,还有三个在打闹。

我一进去,立刻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四个人紧盯着我看,眼神警惕,阴险,很不善。“我帮她一下。”我主动打破沉默,将热水瓶放在一边。

“你走吧。”苏米小声道。

“哦。”我答应下来,转身离开。

我一出,宿舍门猛地关上。

很快,宿舍里响起一阵骚动,有玻璃碎裂的声音,紧接着,“啪!”我听到类似巴掌声音,怎么回事?我没动,侧耳倾听,骚动忽然消失,门忽然从里面打开,只漏出一条缝,一个尖酸刻薄的嘴脸出现,尖声道,“你怎么还没走?”

“你们在干什么?”我好奇道。

“滚!”说完,门被重重摔上,我心里也是咣铛一声,莫名不是滋味。四楼住的是外语系的女生,看她们样子,应该是大三或者大四学生,算起来是我的学姐。那个苏米没事吧,人类,总有很多秘密,我默默思量。

因为我宿舍304被尸体占领过,如今还是被警察封锁,我只能搬到同班同学宿舍。住一个晚上没所谓,住久了恐怕会出事,我得给我们家老头商量商量。

我推开302的门,就见其他三人围在一起八卦什么,见我进来,一起围上来,我赶紧把烛炎的风衣团吧团吧丢在床上。

“小流,你终于回来了,给你打了几个电话都不接。我听说警局出事了,几个回来的学长学姐都给吓坏了,说是有人自杀。”吴晓玲激动不已,“你没事吧?那些尸体怎么会跑到你的宿舍来?”

“对呀。”艾晚雪也掺和进来。

刘琦也眼巴巴的看着我,我求救的看向金梦,金梦掩着嘴笑个不停,“好了,小流刚回来,你们也让她休息休息。”金梦轻声细语的笑言,“对了,小流,辅导员让你去一趟。”

“好的,我这就过去。”我连忙道,迅速退出宿舍。

我一走,房间里响起一阵失望哀嚎,逃过一劫,还有一劫等着我呢。辅导员拉着我说了很多话,大多是安抚,我越听越麻木,最后什么也听不进。

从辅导员那回来,已经七点多。

天气恶劣,学校没什么人出来溜达,我跑去给我们家老头打个电话,回到寝室另外几人都已经上床,下午还兴致勃勃的她们,除了金梦都已经睡着了。

“小流。”金梦探出半个身子跟我说话,她也是在强撑,不断打呵欠,“她们都累了,下雨天,人容易犯困。”说完,金梦已经缩了回去。

人还真是麻烦。

我耸耸肩,收拾一下爬上床。

八点多,天阴沉的不像话,大雨愤怒的拍打着窗户,我凝视着大雨,默默沉思。宿舍里很安静,只有轻轻地呼吸声,我总觉得有点不踏实,手搭在额头上暗自思忖。

忽然,一个炸雷,一道刺眼的亮光划过,紧接着宿舍便被墨样夜色笼罩。我心一沉,心底生出异样的感觉。

“嗯……”一个暧昧的呻吟。小心肝一抖,望向声音传来的床铺,是吴晓玲的床,做梦了?我皱了皱眉,想要坐起来,但身体变得很沉重,毫无力气。

糟了,我紧紧咬牙,一点力气也使不出。

“嗯,不……嗯……”

又一个呻吟传来,这次是刘琦,紧接着便是艾晚雪,又是一个炸雷,伴随着一道闪电。我瞪大眼睛,看到对面上铺艾晚雪身上居然趴着一个鬼祟,吴晓玲也一样,鬼上床?

该死,我恨得要死,这样低级鬼祟,平时我随便动动手指就能送他们见阎王,但今天我怎么也动不了。

我使劲伸出手想要开灯,伸出的手却摸到一个冰凉的玩意儿,冷意入骨,我抬眸看过去,只看到一双猩红的眼睛,闪着诡异的光,犹如两个红灯笼,似乎在嘲笑着我的无能。

怎么办?怎么办?我有点着急,那两个色鬼已经开始折腾艾晚雪跟吴晓玲,宿舍里呻吟声此起彼伏,虽然这些鬼祟做不了什么实际行为,只能碰碰,看看过过干瘾,但也足够让人恶心一壶的。

“砰!”的一声,宿舍玻璃碎裂,没等我看清楚,一个黑影跳进来,黑暗中闪过两道银光,两个纠缠不休的色鬼登时化作空气,没了踪影,吴晓玲跟艾晚雪也安静下来。

他动作很快,手法纯熟,好像在哪见过。

“手给我。”黑暗中响起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尽管冷淡,依然好听。

“烛炎!”我轻声道,将手递给他,他顺势将我抱下床,直接揽入怀。

我脚刚一落地,就见一群厉鬼从破碎的窗户钻进来,浑身肉往下掉,骨肉分离,是那种死了多年被邪术唤醒从坟里爬出来的,动作僵硬,味道也不好。

烛炎异常冷静,借着闪电的光,我能看到他凉薄的唇泛着冷意,似乎还有点失望。

那双猩红眼睛,猛然升到上空,居高临下俯视我们,发出怪异刺耳的嘲笑,那群厉鬼,像是听到命令似的,一个个向着我们猛的扑过来。

“抱好。”烛炎冷声道。

“哦。”我点点头。

烛炎一手搂着我,快速冲过群鬼,直接从三楼跳下去,烛炎很轻松落地,群鬼也纷纷坠落,有几个功夫不够,直接挂在二楼的窗台上,丢人现眼。我撇撇嘴,还没反应过来,烛炎一把拦腰抱起我,快速冲进雨里,他速度飞快,他真的是人吗?

“你是什么人?”我缩在他臂弯里,多嘴一句。

“你需要休息。”烛炎冷睨我一眼,我眨巴着眼睛,眼睁睁看着他将一个银针插进我的眉心,心魂一僵,眼前便是一片黑,整个人睡过去。

从进入人间,我就没再睡过觉,不在坟里睡觉,感觉好不习惯,但是周围暖暖的。人类会做梦,我不会,我的觉会很无聊,因为没有梦。

等我醒来,天都亮了。

有一瞬间,我以为自己做梦,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形从我眼前晃过,我仔细看,仔细看,想看清楚,等我睁开眼,我也就真的看清楚了,是烛炎。

“唉。”我叹息一声。

他换了衣服,格子衬衫,深色长裤,两条笔直的长腿很晃眼。

“醒了。”烛炎淡淡道,不着痕迹的收回视线,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望着我。长舒一口气,我坐起来,试探的动动手指,又动了动脚趾,放肆的伸了个懒腰,这副皮囊恢复了力气。

“没想到你这么弱,禁术咒都冲不开。”烛炎冷淡的看我,我感到了嫌弃。

禁术咒,小心肝一跳,我皱起眉头盯着烛炎,“你竟然对我用咒?”我恍然大悟,难怪我动不了,脑袋里灵光一闪,想起警局他递给我的手帕,我不禁唏嘘瞥他一眼,低声道,“卑鄙!”

真卑鄙!

小说《扑倒叫兽:来自坟墓的你》 第3章 他说他要我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