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官场 > 至尊小道士
至尊小道士

至尊小道士

分类: 职场官场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8:09

作者:枫雨如晦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至尊小道士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至尊小道士介绍

《至尊小道士》主要说的是吴凉丁芸颖的事情,看看枫雨如晦是怎么讲的:然而吴凉这也明显也是电影看多了,郑和生再有钱也只不过是一名富商,而不是电影中黑帮老大或大毒枭,又怎么可能在自家宅院里蓄养一支精锐武装呢?通过观察,吴凉发现这宅子里除了有两名负责清洁卫生和煮饭的佣人外,便只剩下一只正在阳台打着哈欠,看上去二得没法再二哈士奇。这个发现令人吴凉有些意兴阑珊,显然,他是没法在这扮演激烈枪战动作片的主角了。不过人少也有人少的好处,吴凉几乎没怎么费事,就绕过正在扫地的佣人,从内部楼梯来到了二楼郑和生的收藏室。

书友点评:

看《至尊小道士》这本书好感动,很现实。很平常,很好看。值得一看。

章节试看:

18-潜入

“你们在谈论那个罐子吗?那罐子我以前见过,是在郑总家。”碧海家园门卫处,当吴凉周庸准备离开时,一名年轻的保安正好从外面回来,瞥见他们车上的陶罐,这般说道。

“以前?多久以前?”

“郑总?谁是郑总?”吴凉和周庸两人同时问道。年轻保安被两人略显激动的反应吓了一跳,不过还是很配合地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年轻保安名叫邵平,是最近才来碧海家园上班的。他之前是久城地产的一名小职员,一个星期之前因为得罪了顶头上司被借故辞退,又因一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才来这里当了保安。

邵平个头不小,以前久城地产经常会被使唤干些体力活。在他被辞退的前两天前,久城地产的老总郑和生因为要给家里添置点东西,顺便就点了几名员工前去当苦力。而邵平也就是当时被抓壮丁的其中一人。

邵平几人跟着郑和生来到他的住处,发现要搬运的东西就是一堆大大小小瓷器花瓶,足有数百个,据说都是值钱的古董。

郑和生身为地产公司的老总,身家豪富,喜欢附庸风雅收藏古董也是出了名的,所以当时几名员工也不意外。但是那两只陶罐却让他们感到十分稀奇,因为比起其他精美的陶瓷,那两只都太大太丑了,上面还贴满稀奇古怪的道符,看上去就像是妖魔电影的封妖罐,令人想不印象深刻都难。

“当时是你负责搬运陶罐的吗?”吴凉问。

邵平听了摇了摇头,说:“不是。但我触摸过,那感觉就像是冬天里抱着一大块寒冰。当时我们几个人没人愿意去搬那东西,后来是老总表示搬运者会多给奖金,才有两名同事上去将它们搬进了收藏室。不过等到第二天上班,那两名同事却请了病假,再又过了一天,我就被开除了。”

“好的,我知道了。你提供的信息对我们很有用,非常感谢。”周庸听完,笑着拍了拍邵平的肩膀,又抽了两张RMB递给对方,请他不要再对别人说起同样的话,便和吴凉回到车上。

“这是一条很重要的线索,顺藤摸瓜下去,说不定我们就能查出尸妖的来历。吴凉你觉得呢?”驾车离开碧海家园后,周庸神情有些兴奋。

“查出尸妖的来历或许就能找到尸妖的弱点。我觉得我们应该分头行动,你去久城地产找郑和生,试探下他的反应。我则潜入他家,看能不能找到别的线索。”吴凉想了想,提议道。

周庸一听,也觉得吴凉的想法很好,立马赞同。

秉着兵贵神速的原则,两人马上开始分头行动,吴凉下了周庸的车,随手拦住一辆的士,便拿着从邵平那收买来的地址,杀向了郑和生的住宅。

……

明海市新浦区花山巷,这是一片位于明海城东的高档住宅区。久城地产老总郑和生的宅子便坐落在此处。

花山巷明面上虽属于市政统一规划建造的街区,但其实附近周围都是明海富豪们的自建宅。

各式各样建造大气的别墅依序座落在这片平缓的山坡上,但相互间隔着的距离却很远,周围又有许多茂盛竹林带围绕,所以能很好地保护到每家每户的私密空间。

换句话说,即使是某位业主心血来潮,想和小蜜干闺女之类的在天台打场友谊炮,那也是基本不会被别家住户看见。

当然,那种在阳台上配备高倍夜视望远镜,没事就喜欢东张西望的偷窥狂除外。

吴凉打车来到花山巷后,并没有急着直入郑和生的住宅,而是手抄口袋,意态悠闲地在周围转悠了起来。

如果要潜入一栋宅院,首先就得先把附近的地形给摸清楚,如此才不会在被主人家发现后逼近死胡同。

吴凉虽没当过盗贼,但基本道理还是懂的。

此时还是上班时间,花山巷的业主们大多都在外工作应酬,不过吴凉在附近溜达一圈下来,倒也瞧见了不少打扮时尚,身材爆好的女性。

这些女人的生活似乎都十分无聊,她们不是在自家院子里喝着上午茶,就是牵着宠物随意溜达。

与职场里那些习惯用金钱来衡量男人实力的女性不同,这里的女人在看见清秀爽朗的吴凉后都流露出了一丝浓厚的兴趣,那眼神,就像是在笼子里被关久了的猫咪找到了一件新鲜的玩具。此外,更是有几名大胆的女性在与吴凉擦肩而过时邀请他去自己家坐坐。

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主动邀请陌生男人到家里坐坐,那到底只是坐坐了,还是“做做”呢?

关于这点,想必任何一个情商正常的人都能读懂背后隐藏的意味。但是吴凉,在面对这些充满诱惑的邀请时却统统无视了!

开玩笑好不啦,作为一个将丁芸颖的美貌都不大放在眼里的人,吴凉会这么随随便便地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这些不知是富豪的妻子还是小三小蜜之类的女人吗?

No,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吧。

再次一本正经地无视了一名妖娆女子的暗示后,吴凉隐晦地咽了声口水,艰难地将目光从她的峰峦前移开,准备借着一旁缓坡竹林的掩护,从侧面溜进郑和生的家中。

郑和生的住宅依山而建,占地很大,面积远超一般统一建造的别墅。

身手矫健地窜进竹林,吴凉纵身一跃,借着一根翠竹的延伸,很轻易地就翻进了郑家的围墙。

吴凉选择进入的区域是郑宅的后院,这里不仅有栽种了大量茂密的热带植物,而且还有一个布满铺满的水池,十分便于隐藏。即便郑家在院子里布置了两个小队的特种保安,吴凉也有信心借着地形掩护把他们全部放倒。

然而吴凉这也明显也是电影看多了,郑和生再有钱也只不过是一名富商,而不是电影中黑帮老大或大毒枭,又怎么可能在自家宅院里蓄养一支精锐武装呢?

通过观察,吴凉发现这宅子里除了有两名负责清洁卫生和煮饭的佣人外,便只剩下一只正在阳台打着哈欠,看上去二得没法再二哈士奇。

这个发现令人吴凉有些意兴阑珊,显然,他是没法在这扮演激烈枪战动作片的主角了。

不过人少也有人少的好处,吴凉几乎没怎么费事,就绕过正在扫地的佣人,从内部楼梯来到了二楼郑和生的收藏室。

郑和生的收藏室建造得特别正规,内部面积至少在五百平米以上,大门采用的则是防暴玻璃和特种钢材,门锁用得也是富有科技感的电子密码锁和指纹扫描器。

透过玻璃大门,吴凉可以看见里面玲琅满目快要摆满的各类瓷器,但是要想突破这扇大门,他却也得费点工夫。

“指纹扫描一时是没辙了。不过玻璃再厚,又岂能难倒我?”神经病般地自言自语一句,吴凉便从身上摸出两张黑不溜秋的道符。

这符咒与吴凉平时用的黄纸符完全不同,它看上去就十分邪恶,上面绘制的符篆也是不是红色,而是阴惨惨的绿色。

“魇鬼符”,这是黑色道符的名字,也是吴凉很不想用到符咒。它是由尸变过的僵尸尸皮加上眼镜蛇的毒液制作而成,其制作方法十分恶心诡异,但制作出的符咒却具有极其强大腐蚀性,一般都是邪派阴阳师用来对付正道阴阳师的无上利器。

至于吴凉为什么会有,那就得扯到另一个扯淡的故事了……

忍着一丝丝恶心,将魇鬼符取出贴到玻璃门上后,吴凉就“嗖”地一下退后了好几米,而后才捏动道诀,引爆了魇鬼符。

“噗噗”两声轻响,魇鬼符在门上炸开,溅出的绿汁迅速扩散,很快就将厚厚的防暴玻璃腐蚀一空,露出了一个足够一名壮汉钻入的大洞。

吴凉捏着鼻子挥了挥手,似要驱散魇鬼符爆开的尸臭味。而后他一个闪身,便钻入了收藏室内。

收藏室里精美的陶瓷的确很多,青花、彩釉、官窑、汝窑,明代的、宋代的,不一而足。

吴凉年幼时就跟着老道四处捉鬼,进过不止一次古墓,耳濡目染下对古董瓷器也有几分了解,虽比不上真正的鉴定大师,但这一圈看下来,也发现了十几样真品。

“看来这个郑和生也不是个草包啊。可他弄两个尸妖随葬翁干嘛,就不怕把自己坑死?”吴凉将收藏室都转了个遍,却没发现另一只随葬陶罐。

正疑惑思索,吴凉脚下一移,竟触碰到了一根掩藏在展览桌下红线。

“铃铃铃……”红线刚一被触碰,一串铃声就不知从哪响起。随机,一排闪着寒光的箭头从墙角暗格内射出,直奔吴凉面庞而来。

“哇靠!什么鬼?这个年代了怎么还有人用这么古老的机关。”吴凉心中暗骂,他在脚触及到红绳的一刻就感觉到不对。

眼看一排不知有没有淬毒的短箭射来,他吓得感紧向一旁。但在这时,他所退避的那个方位,却有几个瓷器猛地炸开,一时间碎瓷片漫天飞舞,不少瓷片也向着吴凉扎来。

已经退避了一次的吴凉此时无法再改变方向。

无奈之下,吴凉只能双手抱头,护住要害,身体则如破麻袋般重重向地上倒去。

19-对决

接连遇袭,吴凉唯有硬吃一波伤害。

“砰”地一声,等他摔倒在地时,也已经有不下二十片瓷片划开他的衣袖,将他的双臂扎得鲜血四溢。

然而,这两波攻击却不是结束,吴凉倒地之后立刻察觉背后热浪逼来。他想也来不及想,只能就地一滚,撞到了一片展示架,才避开了紧随而至的火符攻击。

当当啷啷……

摆放瓷器的架子一倒,一下子便有不下三十件瓷器坠落在地,摔个粉碎。

而那本来打向吴凉的火符更是了不得,当即就将地板炸了个大洞,火团爆炸半径内的所有瓷器也被冲击波震得粉碎。在那碎裂的瓷器中,就包含两件价值超过五千万的宋代汝窑,看得吴凉都脸色一抽,不由替郑和生感到心疼。

“你是什么人?胆敢擅闯民宅!”就在吴凉正为瓷器惋惜的时候,一声大喝也突然响起,传入他的耳朵。

吴凉循声望去,便看见收藏室大门外已经出现了名穿着身银白唐装的老者。

这老人头发全白,看年龄应该比周庸请去医院的唐元还大。不过他的气势却很强盛,就像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狮子,此时正单手捏着张道符,怒气勃发地瞪视着吴凉。

“老先生不要动怒,我不是窃贼,来此只是为了查明一些事情。”吴凉见攻击自己的竟是一位上了年纪的阴阳师,一时也不好反击,只得解释自己的来意。

“我不管你是谁,擅自闯入就是你的不是。如果你还知进退,现在就给老夫立刻离开!”老人根本不听吴凉,怒声斥道。

吴凉见对方依旧一副火大的样子,也有点头痛。他看着老者,尽量放缓语气道:“老人家稍安勿躁,我来此真的是有正事,是为了查明一宗妖物的来历。”

“妖物?我这里会有什么妖物?你到底想找什么?”老者闻听,神色略微变动,盯着吴凉问道。

“尸妖。我来此是为了查清尸妖的来历。”吴凉见老者不好糊弄,索性把话挑明,并且同样也一瞬不瞬地盯住了对方。

“尸妖?胡说!老夫这里怎么可能有那种邪物!你不要再胡搅蛮缠,赶紧滚出这座宅院!否则休怪老夫我不客气!”老人闻言,顿时就更怒了。他大声呵斥,大有一种吴凉再不离开就大打出手的意思。

“既然如此,那就请老先生赐教吧。”吴凉无奈地摇了摇头。他自然看穿了老人没说实话,不过再看眼下情景,他也只能摆开架势先与老人斗上一场。

“黄口小儿,你这是自讨苦吃!”老人见吴凉不肯退走,也不客气了。说话间就抖手拍出三张道符,对着吴凉隔空打去。

三张火红的道符,每一张都充满了炙热的气息,而且去势极快,眨眼间呈品字形就飞到了吴凉近前。

轰轰轰!!!

接连三声打响,三道道符同时炸开,将整栋房屋都震得抖了一抖。而收藏室里那些脆弱的瓷器,更是在一瞬间被毁掉了尽半。

“他奶奶的,老头身手怎么这么快。”尘烟散去,吴凉咳嗽两声,从一面墙下挣扎爬起。

作为遭受爆炸冲击的主体,吴凉受到的伤害自然最大。不过好在他总算及时做出反应,激活了一张“金钟符”护住自身,否则的话就不是被气流弹飞出去那么简单了。

“老头,你下手这么狠,那我也不客气了!”

吴凉擦掉嘴角被震出的一丝鲜血,手腕一抖,也从怀中撒出了大片道符,并且捏诀操控,令它们纷纷扬扬地射向老人。

红的、黄的,每一张被激活的道符都泛着淡淡的光芒,十几张道符被吴凉一齐催动,一时间显出了几分万箭齐发的气势。

不过,吴凉这一波反击虽然凶猛,但速度并不算太快。老者见之,压根就不硬接吴凉的符咒,而是身形一闪,退到了收藏室之外。

砰砰砰砰……

像是一连串的炸药被引爆,片刻之间,老者原来站立的地方就被符咒炸得千穿百孔,收藏室里也弥漫出了一股呛人的浓烟。

一击落空,吴凉竟全不在意。他似乎就料到老者会后退一样,在浓烟弥漫开来的时候一蹬双腿,迅猛地朝着门外窜去。

全力冲刺之下,吴凉速度极快,就像一道闪电,转瞬掠过破损的玻璃门,冲到了老者的面前。而与他一同到来的还有吴凉伸出的右掌。

右掌,右手手掌之上,不知何时多了一张紫色的道符。这张道符作用与镇尸符相似。不过后者是用来定住僵尸的,而前者却是能将除僵尸以外的一切生物都定在原地。

不管你有多大的气力还是有多高的道行,也不论你是道门高手还是初入行当的菜鸟,只要被这张符贴上了,也就只能任人宰割了。

所以说,这是一张效果相当霸道的符咒。

“镇山符!你居然有这种符咒!”老者也非寻常人等,他一眼就认出吴凉手中的道符,当即惊声大叫。

吴凉这次来的太快,而收藏室外的走廊却不宽敞。老者要想避开吴凉的镇山符,只能以一个类似“滚地葫芦”的方式向后倒去。

但别说,老者退避的姿势虽不雅,却也刚好退出了吴凉攻击范围。

眼见吴凉一掌击空,又要捏着镇山符向自己逼来,老人也不敢耽搁,立即起身打出了一张明黄道符,在自己和吴凉之间筑起了一道无形气墙。

气墙刚一释放,吴凉的手掌也刚好触及了过来。

不得不说,老者对时机的掌握真是妙到巅毫。他这气墙突然撑起,令一直向前冲来的吴凉也没法刹住车,只得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镇山符白白浪费在了气墙之上。

“我去!定身符我就只有这一张啊!”眼见符咒已被激活,吴凉郁闷地想要骂娘。而此刻老者也没放过反击的机会,“刷刷”弹指间又向吴凉丢出几张火红道符。

有了之前的教训,吴凉可不敢再被老者的道符打中。

他单手握住栏杆,脚下一蹬,身体一转,竟然借助栏杆的支撑悬空了出去。而吴凉这一闪躲,老者的几张道符自然也打在了空处,不过已被激活的道符还是炸了开来,震动得走廊晃动了几下。

“好机会!”半空中,吴凉见老者被自己打出的道符震得脚下不稳,立马如猿猴般敏捷窜了过去,并迅猛无比地点中了老者身上的两处要穴。

“咳咳……”

胸前要穴被吴凉击中,老者一时便感觉喘不上气,伏到在地剧烈咳嗽起来。而等到他稍稍适应,重新站起时,吴凉已经笑眯眯地拿出一张道符贴在了他的背上。

那符只是普通的火符,但是如果被贴在身上引爆,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吃得消的。

有时候高手过招就是这样,一不留神被对方抓到了一个契机,战斗就结束了。

“我到底还是老了,不中用了,你要杀要剐随你便吧。”老者眼见吴凉占尽先机,也放弃了反抗,有些颓然地说道。

“老先生何出此言?你我素不相识,也无仇怨,我干嘛要杀你剐你?”吴凉见对方认输,笑了一笑,在老者惊愕的目光下竟然把贴出的火符收了回来。

将火符收好,吴凉看着老者继续道:“我来这里真的只为查找尸妖的线索。我看老先生也不像是大奸大恶之人,如果知道什么,还请告知予我。毕竟,尸妖已经在明海作乱了好几天,已有数条人命被害。”

“什么?尸妖没死?这不可能啊,老夫一周之前亲自开坛做法,那两只魂翁早已被我烧成灰烬了!”老者听闻,大为震惊,一时将之前否认的事情抖落出来。

“哦?老人家方便详细说明吗?”吴凉见老者神色不像作伪,追问道。

而话说到这个份上,老者也觉得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了,便把自己与郑和生的关系,以及尸妖的来历都告诉给了吴凉。

原来,老人本是淮阴一带有名阴阳先生,年轻时斩杀过不少妖鬼,后来渐渐上了年纪,想过安生日子,便带着唯一的孙女来到了明海。却没料孙女突发恶性疾病,老者空有一身镇鬼驱邪的本事却不擅长的医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孙女病情恶化。

就在老人急得不知上哪筹措医药费时,郑和生出现了,也不知是突发善心还是别有用意,总之,他替老者承担下了所有医疗费用。再然后,老者为还恩情,也就投到了郑和生门下,靠着些粗通风水相术的本事辅助于郑,倒也令郑和生的生意迅速坐大,从而有了现在的家产。

可以说,慧眼识人的郑和生和知恩图报的老者现在的日子都过得很不错。但不知怎么的,郑和生却脑袋抽风,托人从宁海市的一座刚出土的老坟中弄来的两个大陶罐,而那陶罐,便是装载着尸妖的随葬魂翁。

起初老者并不知情,直到郑和生让人将魂翁搬回家中,老者一见到那贴满黄骠符纸的陶罐时,才骇然失色,并且严肃告知郑和生他弄回来的两个玩意儿到底有多凶险。

郑和生一听这古董罐子中竟有尸妖沉眠,也被吓得不轻,马上就同意了老者开坛做法,趁着封印符纸还未失效之前,烧毁这两个魂翁。

“所以说,按理来讲,尸妖应该已经让老先生给解决了。可现在出现的尸妖又是从哪来?”吴凉听完叙述,很是不解。

“不清楚,也可能是我疏忽大意,在焚烧魂翁时让里面的东西逃出去了。”老人想了想道。作为一名捉了大半辈子鬼邪的阴阳师,老者自然也不希望有妖孽在自己居住的城市作乱。

“既然如此,那就请老先生带我去焚烧尸妖的地点看看吧,说不定我们能在那发现一点线索。”吴凉听闻,正色说道。

老者听了,也想弄清其中始末,两人便下了楼,从郑家的车库开出一辆闲置的雷克萨斯,向着距离花山巷不远的一座矮山驶去。

吴凉,丁芸颖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