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仁手医妃倾世心
仁手医妃倾世心

仁手医妃倾世心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4-08 14:13:34

作者:落喵喵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仁手医妃倾世心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仁手医妃倾世心介绍

《仁手医妃倾世心》的主要情节是:一行人进府,各自洗漱了在回到前厅时,府中其他姐妹也全部闻讯到了。凌晟十年未归,首先当然是和李氏说话。李氏泣道,“老爷这次能在府中待多久?”“边疆我的职位已有将军暂代,陛下恩准我留在京城养伤。”事关国家大事,凌晟说得很含糊。凌晟不是花天酒地的人,府中姨娘不多。一眼看过去,没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时,心下难免黯然。李氏何等眼力,拭了拭泪,“甄妹妹她……”

书友点评:

《仁手医妃倾世心》这本书的情节比较接近现实,有喜有忧,有黑暗也有温暖,不是虐恋的揪心,这个构思是非常好的。

章节试看:

回府这就是亲爹(1)-落喵喵

‘啪’!

凌嫣然手中的瓷碗一下没拿住,跌得粉碎。

爹驻守边疆,已经十年没回京了。

若没圣旨传召,也不得私自回京,否则就是擅离职守,掉脑袋的大罪。

明明没有任何风声,府里也完全没收到丁点消息说爹要回来的啊!

李氏何尝不心惊。

心中惊涛骇浪各种揣测,尽量稳住心神,“老爷到哪儿了?”

“快要到府门口了!”

李氏一脚踹出去,“混账!都到家门口了,你们才知道!”

王嬷嬷被踹了一个趔趄,立刻爬起来。别人不晓得,她这个贴身做事的太清楚,这位外面人人称颂的,端雅和善的将军夫人是个什么性子。

李氏也没时间拿她出气,姜到底还是老的辣。

已冷静下来,“老爷风尘仆仆,他一向喜洁,应该会先洗漱。你去给管家说,让之前惯常伺候老爷的人好生候着。把门外的丫头都给我叫进来,替我上妆!”

王嬷嬷飞快下去了。

“娘……”凌嫣然难得声音有点颤,“爹怎么这个时候回来,凌婧明日被送回来,爹那里……”

李氏瞟了她一眼,“你怕什么?这几年你满脑子都是上官洵,遇事还不如五年前稳重了!”

自己女儿担心的事,李氏并不怕,“老爷从头到尾不知道凌婧那小贱人五年前的丑事,当初那封信也是我们伪造的。现今老爷回来,凌婧活着,也只是一个以为被山贼杀了的女儿没死而已。老爷最重气节名声,就算凌婧小时候得他喜欢,要真晓得了凌婧未婚先孕怀了野男人的种,还任由野种在肚子里长到七个月大,他眼里容得下这颗沙子?”

冷笑了声,“你明白了么?我了解老爷,凌婧也该明白自己爹的性子!她不会吐出你当年下药害她的事,若是当初她没留下孩子,或许会告状。不论她这次回来的目的是什么,从她偷偷留下孩子那刻,就注定她要失去老爷的疼爱了!一个失去父亲疼爱的破鞋,能做什么?我就当养条阿猫阿狗,时候合适了,随便寻个人家打发了便是。”

凌嫣然不笨,一时恍神过后也明白过来。“所以当初,娘您知道凌婧怀孕后,才睁只眼闭只眼,没第一时间逼她弄掉孩子……”

“多铺一条路总是不会错的,嫣儿,你要记住。狡兔还有三窟。”

李氏的如意算盘打得很好。

只是没想到王嬷嬷又风卷残云跑了进来。

“夫人,老爷和……和……”

“你倒是说啊?和什么!”没用的东西,遇到点事就成这幅样子。五年前处置了知晓内情的人,她身边一个得力的嬷嬷都没了。

“老爷和……和三小姐的轿子在府门口遇到了!”

王嬷嬷是后来调到李氏身边的,并不知道五年前具体的事。这几天只听到府中的下人说,五年前出门上香遇到山贼的三小姐没死,被浮屠阁神医救了。这几天就要送回来。

虽然不知道五年前的事,但李氏不喜欢三小姐那个庶女,王嬷嬷还是晓得的。

凌府门口。

一身普通百姓衣服,身材高大,面容英武的中年男人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姑娘。

这个身着素衣,面纱覆脸,身形潺潺,怎么看怎么羸弱的姑娘。真的是他那个爱穿如火红衣,性子虽然冷了点,却向来巾帼不让须眉,英姿飒爽的三女儿么?

百里绯月也在看他。

十年不见,很多记忆都模糊。

但她还记得几岁时,这个男人亲自教她练拳习武的样子。

一时之间,谁都没说话。

凌嫣然扶着李氏出来,正好看见自家爹宽厚的大掌落到那让她狠毒了身影的脑袋上。

“婧儿,你受苦了。”

百里绯月低垂眉目。

师父的势力眼线在大景不太好用,在边境还是比较好用的。

凌大将军在一场对战中身负重伤,伤好后身体状况大不如从前。

这是其一。

其二,不知何原因,凌晟奉了密旨回京。

她和凌晟这个爹同时到,自然不是什么巧合。

李氏控制好声音,柔软却不柔弱的惊喜唤了一声,“老爷。”

凌晟果然把目光转向她,看见李氏胭脂都遮盖不住的憔悴和消瘦,蔼声道,“这些年,辛苦你了。”

李氏眼中有泪花,“为老爷打理好这个家,怎么能算辛苦呢。妾身甘之如饴。老爷快些先进府吧。”

凌晟点头。

“婧儿……”目光移到百里绯月身上,这次李氏的眼泪彻底滚出了眼眶,“真是老天保佑,甄妹妹保佑,婧儿失而复得……快快,嫣然,去扶你三姐姐进府!”

凌嫣然也眼眶红红的过来,“三姐姐……真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

心底恨毒了。

即便蒙着脸,那双眼睛她也认得!

凌婧这个该死的贱人!!

该死,该死!!

百里绯月眉目淡淡,因为不在拿他们当亲人。所以面对这样的李氏和凌嫣然,她只觉得可笑至极。

一行人进府,各自洗漱了在回到前厅时,府中其他姐妹也全部闻讯到了。

凌晟十年未归,首先当然是和李氏说话。

李氏泣道,“老爷这次能在府中待多久?”

“边疆我的职位已有将军暂代,陛下恩准我留在京城养伤。”事关国家大事,凌晟说得很含糊。

凌晟不是花天酒地的人,府中姨娘不多。

一眼看过去,没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时,心下难免黯然。

李氏何等眼力,拭了拭泪,“甄妹妹她……”

这事凌晟五年前收到的信中就知道了。

婧儿上香遇到山贼,只找到面目全非的尸体。甄觅闻听噩耗,伤痛不已,上吊随之而去。

凌晟摆摆手,“罢了,她就是那样一个人。”

下首边坐着的百里绯月觉得心有点生冷。

昔日娘还在,和凌晟也算是恩爱的神仙眷侣。

一遭生死,就得了这样轻描淡写一句话。

呵呵呵,自己这个爹,真的了解娘么?

在他眼里,娘只是个漂亮的善解人意让男人喜欢的女人吧?在受宠也就是个无足轻重的姨娘。说白了,玩意儿而已。

要是当家主母生死,会查都不查,问都不问,就得这么一句话?

坐在百里绯月对面的一个黄衣少女开口,“三姐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又抱不平道,“爹爹,三姐姐虽然回来了,可甄姨娘亡故这笔账也要算在山贼头上的!那些山贼真是太坏了,我那时候还不大,可也听说那群山贼无恶不作,落到他们手里的姑娘夫人,就算最后得救了,那些女子也全部自杀身亡。想来肯定是那些山贼做了什么过分的事!五年前,母亲私下报了官,虽然大多数山贼都被处死了。听说还有个别的潜逃呢!爹爹,您现今回来了,一定要为三姐姐和甄姨娘报仇呀!”

百里绯月目光移到少女天真娇俏,为她忿忿不平的脸上。

心底嗤笑了声,凌雪儿。也是姨娘所出。

和她娘蓝姨娘,都是依附李氏的人。

五年前,凌雪儿才十岁,还一团可爱。

五年,足够人变得恶毒。

却,没什么脑子!

果然,李氏沉下脸,“好了,老爷刚回来,需要休息。这些事以后再说。”

凌雪儿完全没察觉,她对凌晟这个爹几乎没映像,也不知道这个爹的性情。又一向刁蛮惯了。现在蓝姨娘又不在身边,脑子更是不够用,还在插嘴,“母亲,爹爹需要休息,可是三姐姐的事情也耽误不得呀。三姐姐今日回府了,旁人都会讨论她当初被山贼抓走的事。就会说三姐姐被山贼……总之,这事越快解决越好,否则,不止三姐姐的名声有损,其他姐姐妹妹的名声也会受带累呢。”

这话就太明显了,和直接说,‘被山贼抓走,还能有清白之身吗?’,没区别。

不得不说,李氏是了解凌晟的。

此刻,凌晟的脸色暗了些。

百里绯月自然也看到了。

话都让人说到这个份上,面纱下的唇角微微勾起,“八妹妹真正是关心我啊。”

回府这就是亲爹(2)-落喵喵

视线定定落在凌雪儿脸上,“八妹妹为何不直接点?”

凌雪儿不怕她,不就是和自己一样,一个姨娘所生的庶出么?

还没她贵重呢,她可是很得母亲(李氏)喜欢的!

会怕一个被山贼抓走,还不知道怎么过的庶女姐姐?

“三姐姐什么意思?难道妹妹我说错了什么?我可是为了三姐姐好,三姐姐你当初遇到山贼,甄姨娘意外去了,你有气就该找山贼去。这副语气冲我来算什么。”

“呵,八妹妹不提醒,我都忘了自己曾经遇到过山贼!”她起身一步步走向凌雪儿。

走到她座位面前才停下,凌雪儿坐着的,气势方面就弱了几分。

“你想干什么……”

“我干什么?”百里绯月呵呵一笑,“八妹妹这么关心我,我不给八妹妹看看当初遇到山贼后发生了什么,怎么对得起八妹妹的关心呢!”

“你要给我看你的守宫砂……啊!”

凌雪儿见鬼一样惨叫了一声,整个人被吓得跌倒地上。

“鬼……鬼……”

其他人的视线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可当百里绯月缓缓转过头来时,凌府那些小姐的反应和凌雪儿的反应相差不远。

就是李氏,脸色都变了变。

凌晟战场上下来的人,什么恐怖的伤痕没见过。

可眼前……

百里绯月目光一寸一寸移过众人,最后对上凌晟的双眼。

“五年前,我上香遇到山贼,为保清白我自毁容貌。爹,您也是男人,我想问您,对着这样一张脸,您下得去手么?”

“你……这是打的什么混账比喻!”斩杀敌人毫不手软的铁血男人,此刻居然有些不敢对上自己女儿的脸。

“呵呵……混账么。不止脸上呢,身上还有二十多处伤疤,很是精彩,你们要不要看?”

说着,就要去脱自己外衣。

话是对所有人说的,眼睛却一直没离开过凌晟的双眼。

就那么,紧紧的,一丝空隙也不留的,攫住他!

“婧儿!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哈哈哈,怎么了?爹,从小我是个什么性子,您应该清楚!我是真没想到,八妹妹几句话,您就认为自己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命的女儿被山贼侮辱,不干净了,让您恶心,让您失望了!给您丢脸了!”

凌晟沉默,有那么刹那,他是有,当初若失节,何不殉节而死保住清白的想法。

“呵呵呵,这就是我心心念念,身子勉强养好就立刻求神医谷的人送我回来的家啊!既然你们这么怕我带累了凌府的名声,我走就是!爹,反正娘也不在了。您就当我也死了,死在了五年前!”

她近乎凄绝的转身,头也不回!

“站住!”

你说站住就站住?

百里绯月毫不停留!

凌晟起身,几大步追上她。却在无意抓住她失力的手腕时,惊愣住,“婧儿,你的手……”

淡淡的抽回手,“没怎么,山贼睡不下去你毁得惨不忍睹的女儿,废了你女儿还是可以的。挑断双手双脚的手筋脚筋也用不了他们多少力气。本该躺一辈子的人,在神医的医术下,现在还能勉强自理。这不挺好?”

凌晟心中一痛,到底是自己女儿,还是颇得他喜爱的一个女儿。

转头,“孽畜,给我跪下!”

被百里绯月那张脸吓得魂不守舍的凌雪儿喏喏道,“爹爹……”

“跪下!别让我再说一次!”

大将军的威压不是假的,凌雪儿不受控制的扑跪在地,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一句。

“给婧儿道歉!”

凌雪儿虽害怕,却还不乐意,纯属无知者无畏。

却在李氏飘来的一个眼神下,立刻俯首,“三姐姐……我错了……我不是恶意的。我真的没有故意的意思……我只是……只是想给你报仇……”

百里绯月不言不语。

“孽畜!强词夺理,不知悔改!”

凌晟不打女人,更不会打自己女儿,却被眼前这一团闹得糟心。“关到祠堂去,不准给吃喝,不准探望,让她好好反省!”

凌雪儿这才怕起来,可还没等她哭闹,在李氏示意下,两个老嬷嬷就把她直接带了下去。

凌晟不想多看一眼,对百里绯月道,“婧儿,无论发生了什么,你都是我凌晟的女儿!只要我在,就绝不会看你被欺负了去!”

真感人。

可要是对方同样是你女儿呢?我曾经敬爱的爹,您的爱,又有几分坚定不移?

看看,明知凌雪儿满怀恶意,最后也只是罚跪祠堂。

要是我不露出伤疤,不演这一场戏激起您内心的怜悯,愧疚。是不是,我这个女儿此刻已经被您划分到不知哪个不受宠的角落了?

当初怎么就没发现,自己的爹,那让她珍惜的父爱。为了那份父爱,她甚至可以不和府中姐妹以及李氏的小动作计较,就怕这个爹难做。

现在想想,当初的自己,可真是又好笑又笨。

也不怪在李氏和凌嫣然手上栽了那么大一个跟头!

只是,以后再也不会了!

五年前的事,就算后来她冷静下来,现在一探更是明白,当初那封说把孩子处理掉的信不是凌晟写的。凌晟对那件事毫不知情。

她和这位亲爹,也回不去了!

凌晟又摸了摸她脑袋,“回家了,我也回家了。婧儿一切可安心。”

李氏这才插话,“就是婧儿,甄妹妹不在了,一切还有我和老爷。我这就让人去给你找最好的大夫……”

凌晟没在看李氏。只对百里绯月道,“婧儿你先下去休息,身子不好,又刚回府。每日晨昏定省请安这种事就不必坚持了。”

吩咐完毕也不和其他人说话,拂袖转身而去。

大厅里其他人看情形不对,匆匆向李氏行礼后也告退。

只剩下李氏,凌嫣然和百里绯月三人。

这一场一场大戏,最淡定的人,是凌嫣然。

三人谁都没说话,不用说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

李氏她们不会揭穿她未婚先孕,她亦不会揭穿她们害她落到那样的境地。

百里绯月靠近凌嫣然,“我的好妹妹,我回来了,以后就请多多指教了。”

看向李氏,“当然,还有你。”

话落也不管她们怎么想,离开。

只剩下李氏和凌嫣然,李氏才颓然的跌坐在红木椅上,“你爹生气了……生我的气……”

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凌婧那小贱人说不用晨昏定省。最后离开也没看她一眼。这实在太严重了……

都怪凌雪儿那个蠢物,就算要讨好她,也不用在老爷回府第一天就来闹这种事!

还闹得这么直白!

吃相太难看,简直愚不可及!

现在换凌嫣然出奇冷静,“娘,您仔细想想。爹生气很正常,任何男人看见自己一个女儿毁成那样,另一个女儿还明里暗里奚落都会生气。这气倒不是冲您来的。最多觉得您管教不严。娘您不要忘了,凌雪儿可是蓝姨娘自己在养呢……您掌管偌大将军府,本来就忙,又生了这几个月的病……”

李氏也是关乎自己男人,一个女人最不能失去自己男人的宠爱和信任。才一时慌了手脚。

凌嫣然这一说,李氏立刻明白。

“蓝氏应该也差不多听到风声了……”

凌婧,百里绯月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