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嫁蛇
嫁蛇

嫁蛇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3-27 09:48:35

作者:灵签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嫁蛇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嫁蛇介绍

嫁蛇主角是蛇爹别太猛秦辰末,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从我记事起,我爹娘就给我认了个蛇爹。 可突然有一天,蛇爹居然缠上了我。 我认的是爹啊,怎么可以这样!

书友点评:

《嫁蛇》这本书,必须认真看专心看,才能不迷糊。不然容易记不住情节,线索,如果是观看视频可能会轻松点,看文字就必须认真记情节和伏笔线索了。

章节试看:

有人倒霉了

黑暗之中,有风不从我耳边刮过,跟着我重重的掉落在地上,晕了过去。

迷糊之间,我听到一个声音嘻嘻的笑着,一双手从衣服里伸了进来,我想动却动不了,想叫也叫不出声,连眼皮都沉重得睁不开。

“就算柳坤生破了你的身如何,我依旧能得到你,然后将你慢慢吞下,我还是可以---”那人的声音阴森无比,瞬间让我想起山神娶亲的那一晚。

我在心里大叫着,却可怎么也叫不出声。

“嘿嘿!”

阴森森的笑声传来,跟着我唇上一痛,被重重咬了一口。

无尽的绝望朝我涌来,我眼前闪过柳坤生的脸,可他明明在我身上沉睡的啊,为什么他不救我,难道他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吗?

我已然绝望,却猛的听到一声冷哼,跟着压在我身上的重量消失,那阴森的声音大笑道:“双尾蛇的味道怎么样?”

“是你下的饵?”柳坤生冷哼一声,声音里带着怒气。

“哈哈!”狂笑声尖悦的刺得我耳朵发痛,可我却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柳坤生,你以为你能守着她一刻都不放松吗?只要婚书没消,总有一天我会得到的,你好自为之。”那声音带着无尽的得意,瞬间消失。

接下来是无尽的沉默,柳坤生似乎在沉思着,就在我等得快要以为他根本不打算救我时,我落入了那个带着熟悉凉意的怀抱里。

“秦辰末。”柳坤生低沉的嗓音轻叫了我一声。

我立马如同从梦中醒来一般睁开了眼,入眼尽是他温柔的眉眼。

那一刻,我真想忘记疯神婆的死,只是紧紧的抱着他。

可我知道,从我见到破旧的草席的疯神婆那一刻起,我对柳坤生那种信任已然崩塌。

“没事了。”柳坤生脱下衣服将我包住,抱着我轻声道:“是我轻敌了,我带你回家。”

回到家里,柳坤生将我朝床上一放,猛的就跌落在我身上,跟着一口黑血喷了出来,吓得我慌忙抱住他道:“刚才山神伤了你?”

“不是山神。”他朝我轻轻一笑,伸手抹掉嘴角的血:“是那双尾蛇带毒。”

我听着心里一酸,如果不是因为胡君是我同学,他也不会碰到那双尾蛇。

将疯神婆的事情压下,毕竟现在我们还是一条船上的人。

忙道:“我怎么帮你?”

他朝我摇了摇头,捧着我的脸道:“你记住,山神也受了重伤,暂时不会找你。你那同学的男人中的是蛇毒,是那双尾蛇特意养的毒苗,她再从吸收种出来的毒素,这毒苗只要不被吸出毒气,在他体内蔓延,他就会慢慢变成一条毒蛇。”

我没想到这情况这么严重,想问他怎么办,可看着他脸色惨白,却又开不了口。

“我告诉你一个法子,你想办法找到这些东西,然后给他服下,等他身上的伤疤结了好了之后,你再取他的肉一块喂给我。”柳坤生突然伸手,递给我一张纸。

我接过正想看,他却猛的吻了下来,一个冰冷的东西顺着他舌进了我嘴里,跟着他舌灵活一抵,那东西瞬间就滑进了我喉咙里。

“你总是惹事,那东西先放你那,一般鬼怪伤不你了---”柳坤生朝我笑了笑,跟着头朝旁边一倒就晕了过去,身体又化成了一条拇指大小的小蛇。

我连忙爬起来将他放在掌心,却见他双目紧闭,心里隐隐的沉重。

不知道刚才他朝我嘴里吐的是什么,可至少有一点,他就算昏睡过去,也还想着我的安全。

这次是我们都想得太简单了,以为我嫁给柳坤生之后山神就不会再来找麻烦,可谁曾想他不只是来找麻烦了,还特意布了局。

柳坤生也许在吞下双尾蛇妖之后就意识到不对了,可在知道我差点被山神强了之后,他硬从昏睡中醒来,再重伤了山神。

我不知道他对我到底只是帮助,还是有着其他什么。

每次他跟我缠绵,与我温柔对视时,我总有一种被爱的错觉。

可一条冰冷的蛇,会爱上我这个没有任何用处的人吗?

答案我不知道,但我现在一定要想办法救醒他。

打开柳坤生给我的那张纸,上面居然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

这下我抓瞎了,想着山神的那张婚书上也什么都没有,我忙将那四个婴灵放出来,可她们只是三四岁娃娃的大小,虽然看到上面有东西,却不认识。

最后没法子,我只得让她们帮我去找那只灰白大老鼠,自己准备再去看一下疯神婆,她似乎知道不少事情。

等我到了破旧的村委会时,破烂的稻草依旧在那里,可浑身流着黑水发着腥臭的疯神婆已经不见了踪迹。

明明我来看的时候,她连动都不能动的,山神带走的也只有我一个人。

我连忙跑出来,在旁边的人那里问了,这才知道疯神婆是自己走的,走的时候还疯疯癫癫的念叨着什么,哈哈大笑,大家伙也没人理她。

听说她是自己走的,我就更摸不着头脑了,如果说是柳坤生给她下了那个蛇虫,她应该会来找我救命的吧?

可她却一直没来找我,反倒自己离开了。

站在村口想了一会,我实在担心柳坤生的情况,就先回家等四婴灵的消息了。

晚饭老爹老娘跟我谈话,开口就是曾小强,我听得直翻白眼,扒拉两口就回房了,总不能跟他们说我跟柳坤生不只是仪式上的嫁娶,是真的每晚都在滚床单吧。

四婴灵到了半夜才回来,这四小只本身就只有三四岁娃娃的样子,居然能一个拉着那只灰白老鼠的爪子硬生生的给我拉了回来。

“吱吱!吱吱!”那灰白老鼠一见是我,用力一翻滚蹬着爪子就挣脱了四婴灵的控制,甩着尾巴就想跑。

“你另一只眼睛不想要了?”我见它跑,灵机一动,朝它低哼一声。

灰白老鼠原本甩着的尾巴立马一僵,剩着的几根胡子登了好一会,这才转过头,慢慢的站起来,朝我拱了拱手道:“不知道夫人有什么吩咐?”

我没想到它居然会说人话,眼睛都差点瞪了出来,忙将柳坤生留的那张纸递到他面前,给他我是不敢的。

让他仔细看看上面写的什么,灰白老鼠用爪子捏着胡子,撇头瞪眼看了老大一会,才不确定地道:“这是解蛇毒苗的法子?”

我见他说对了,连忙将纸收好,让他讲讲上面要什么。

灰白老鼠无力的摇了摇头道:“东西很简单,相生相克而已。首先要那种毒苗的蛇吞下去又拉出来的人骨髓三两为君,然后还要黑猫血一钱与蛇腥草五棵为臣,其他的佐使药虽然难得一点,药店都能买到。”

中医的君臣佐使我是知道一点的,可这吞下去又拉出来的人骨髓让我去哪里找?

黑猫血倒容易,可那蛇腥草又是什么鬼?

看着灰白老鼠眼睛又在溜溜的转,我猛的一惊眼,一把拉住他胡子:“那只黑猫在哪里?”

别以为过去一个多月,我就忘记那只讲话阴森森戴着大红花作媒的大黑猫了!

灰白老鼠吱的叫了一声,壮士断腕的断了胡子,扭头朝我大吼道:“你自己去找他,既然是蛇毒苗,现在已经入夜,你还不去看着中了毒苗的人,只怕又要有人倒霉了。”

我看着他四脚并用跑得不见踪影,猛的想起胡君说过,那双尾蛇每晚都会跟她老公一块睡,难不成并不是方便他们为爱鼓掌,而是还有其他原因?

住院部

想到这里,我再也躺不下去了,把那四个木偶放进包里,偷偷打开房门,见我爹娘已经睡下了,悄悄跑了出去。

可这已经是大半夜,村里又没有车可以打,我一口气跑出了两三里地,才敢打电话给曾小强,累得气喘如牛让他来接我。

这货开始还迷糊,听到说来接我,立马清醒了。

我生怕胡君出事,一边朝镇上走一边打她电话,结果就是没人接。

等我看到来接我的曾小强时,本就吓得差点跳脚的心立马炸毛了,这货肯定想叉了。

大晚上的居然还洗了头换了衣服不说,还把头发梳得油光水亮的,穿着一件骚包的衬衫,香水喷得连蚊子都避着他走。

车停在我面前,还特意放下车窗,朝我笑得跟个什么一样:“大半夜的是不是离家出走啊?要不要去我那?”

“去医院!”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一把拉开车门:“胡君她那老公还得出事,快走!”

曾小强这才一愣,也顾不得骚包了,一脚油门踩到底,然后问我出什么事了。

我三两句将我担心的事情说了,让他开快点。

胡君她老公白天被整晕之后,因为柳坤生中了双尾蛇的毒睡了过去,曾小强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也查不出具体什么病,只是暂时放在皮肤科观察。

我们到医院的时候,整个住院部安安静静的,镇上的医院也不知道多少年头了,老旧不说,住院的人少,灯坏了也没修,加上里面的水管滴嗒滴嗒的,不拍鬼片真是浪费了。

这阴森森的环境下,曾小强拉着我一步步的朝楼上走,手机电筒的光照着水泥砌的楼梯,锈得看不清原本颜色的扶手影子拉得老长,如同一根根细蛇一样扭曲着。

我跟曾小强连大气都不敢喘,这货手里全是汗,还拉着我不肯松手。

胡君老公就住在三楼,等我们上楼的时候才发现,所有病房门大开着,床都是空着的,整个三楼连盏灯都没有,伸手不见五指。

“哪个病房?”黑暗压得我喘不过气,紧紧的靠着曾小强,让他快走。

这会子他也吓得够呛,紧了紧我的手:“你不是大师吗?怕啥?”

妈蛋,这句话瞬间呛得我连回嘴的余地都没有,只得一把抽出手,掏出手机,对着前面走廊就照了过去。

可这一照,吓得我差点就晕了过去,这种老式的大楼走廊本就不长,就在走廊的尽头,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蹲在角落里,背对着我们手里捧着什么哗哗啦啦的吃着。

吃的那个东西似乎水份挺足,稀拉的水汁顺着他的手朝下嗒嗒的滴落着,那一下下的水声回荡在空空的走廊里,显得阴森无比。

我被曾小强呛得强撑着一口气,紧握着手机不让自己露怯,原本打头的曾小强却猛的缩了回来,整个人几乎躲进我怀里:“那是谁?”

我也不知道,可也强撑着胆子,拉着他大步朝前走,心里却暗自叹气,求柳坤生教我的那些经文咒语能用得上。

走到墙角,我试着用脚踢了踢那人的后脚根,踢了几下他都没反应。

我正要开口叫他,只见那人猛的将手里捧着的东西慌乱的朝嘴里塞,这才慢慢的回头看我。

这一回头,我跟曾小强吓得差点尖叫出声。

只见那人脸上一片臃肿,连鼻子眼睛都几乎看不见了,嘴唇厚厚的翻着,也不知道是吃的什么,糊了一脸,看到是我们,张嘴哈了口气,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嘿嘿的笑着,跟着伸手就想朝我们抓过来。

我心里一急,连忙拿手机照了过去,见那人果然没有影子,顾不上什么先礼后兵之类的了,生硬的掐了一个柳坤生硬教的手势,念着咒语就戳了过去。

那人长而迟缓的“啊”了一声,眯得连缝都要努力找的眼睛露出一阵精光,跟着就消失不见了。

想来是在医院去世的病人的阴魂,估计死了不少年头了,可能还保留着生前的部分记,这种阴魂般不会作人。

“大师!”曾小强这时腿猛的一软,拉着我差点栽地上去,手却胡乱的朝我比划着:“果然不是盖的。”

“找胡君!”我瞪了他一眼,对着他搭在我肩膀上的手用力一掐,痛得他立马跳了起来,拿手机胡乱照了几下。

就在倒数第二个门上挂着一个皮肤科的牌子,连忙拉着我走了过去。

病房里也没有开灯,我手机照着墙上的开关正准备开灯,却被曾小强一把摁住。

挑眉正要看队,他却朝我指了指不远处的病床下面。

借着手机微弱的光看去,只见病床下有一团黑影在缓慢而艰难的扭动着,那东西似乎怕光,快碰到手机光时,又往床下缩了缩,却朝半空中伸了伸舌头,而眼睛已然成了细长的蛇眸。

看着他游走吐信的模样,如果不是那张脸,我真的会以为他是一条人形大蛇。

他对面的那张床上,胡君睡得沉沉的,不过她孩子倒是不在。

我朝曾小强摆了摆手,闻着空气中消毒水里面夹着药水,还没有压下去的腥臭味,就算我能忍着恶心去抓那条浑身溃烂的人形蛇,可力气肯定也是不够的。

趁着他暂时怕光,我慢慢的将四婴灵又叫了出来,心里暗叹,自己原先还说只是养着不会用,可没成想,现在完全靠这四小只顶着。

这小四只看到那病床下的人形蛇,也吓得连朝我身后缩,四人八只眼睛溜溜直转,拉着我裤脚就不肯松开。

又是轻声许诺烧香上祭品,又是说给她们好吃的漂亮衣服,可她们就是不肯上前,死死的拉着我裤脚满脸吓怕的样子,话稍说急一点就眼泪汪汪,吓得我又连忙轻笑着哄她们。

敢情这四小只,除了捉个愿意被她们抬着玩的大老鼠,其他也没什么用了。

我又不敢太大声,怕惊到那人形蛇,只得强撑了一口气,让她们呆会想办法给我弄晕那人形蛇。

在曾小强莫名其妙的眼神中,闭眼回想了强行背下来的咒语,又试了两下手势,将手机递给曾小强,让他等我呆会走过去时,叫上胡君就跑,至少我还有四小只可以拖一下。

曾小强见我这样如临大敌的视死如归,也是满脸的严肃。

我慢慢的走近,对着胡君她老公那人形蛇摆了摆手,努力回想着柳坤生平时应敌的模样,可他除了挥手,好像连手指头都很少伸,只得作罢。

走到胡君睡的那张病床边,我伸手戳了戳她,她迷糊的醒来,见是我,张嘴就要说话,我连忙朝她摆手,指了指对面床下的她老公。

她吓得捂着嘴就想上前去,我都被她这为爱奋不顾身给吓到了,连忙拉住她朝后退,可已经晚了,人形蛇感觉到了危机,立马双手撑着地,如同眼镜蛇一般,头和身子猛的朝前一窜,张嘴对着胡君就咬了过来。

我连忙将胡君朝后一甩,捏着柳坤生教我的手势,对着她老公头顶就压了下去。

手指头都戳痛了,胡君她老公也只是蒙了一下,跟着胸腹着地,双腿如同蛇尾般猛甩,对着我就冲了过来。

嘴里的舌头还真跟蛇信一般嘶拉着吞吐着,我连忙边退边换了个手势,接连几下都没有之后,正大骂着柳坤生这手势怎么没用。

却猛的想起,他以前跟我说过,他是蛇修行而成,所以----

不能修行一些对蛇有害的术法!

心里一片草泥马飞过,朝曾小强打个手势,转身就想跑,脚下却是一顿,胡君他老公却已经爬到我不远处,伸着双手死死抓着我的脚。

小说《嫁蛇》 第14章 有人倒霉了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