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冥界抓鬼人
冥界抓鬼人

冥界抓鬼人

分类: 都市情感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7:32

作者:霁浮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冥界抓鬼人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冥界抓鬼人介绍

《冥界抓鬼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霁浮,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一旁的张麻子听到这里,仿佛想起了什么,将喜娃妈放到了一边,指着喜娃失声道:“我想起来嘞!”“头阵喜娃子从外头回来,便闹着要盖房子。挖地基的时候,挖到了一条长虫,可不小哩!”“后来那地基里,又跳进去了一只鸡。当时喜娃子就将鸡和长虫都抓住了,想杀了炖肉,大伙儿都拦着,喜娃才没下手。”“难不成……”大爷越听脸色越难看,还没等张麻子说完,便将话头抢了过来:“还说啥?这闹幺蛾子的,肯定是给人家吃了!不然咋能过来找他!”

书友点评:

强烈推荐一下《冥界抓鬼人》这本书,就是喜欢霁浮大大加油,非常好看哦!人物情感描写的非常细腻!加油!

章节试看:

冥界抓鬼人:房梁为剑

“大爷!大爷!等我一下!”

我来不及细想,倒腾着一双小短腿拼了命的追赶着在前面的人。

大爷听见喊声,回过头来,一见是我,鼻子眉毛都揪到了一起,张嘴就骂:

“谁让你来的!快回去!”

“大爷,红色的雾,红色的雾,就在喜娃哥家的房顶上!”

我没听他的,一把抓住了大爷的衣袖,惊叫起来。

啥?

大爷一下子顿住了脚步,从布兜子里摸出两片叶子,照着眼睛擦了一下,紧紧的盯了房顶。

半晌,才摸着我的眉心,叹了一口气:“唉!罢了,是祸躲不掉……”

说罢,一把将我抱了起来,拔腿就向着喜娃的家里赶去。

大爷逆着人流,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挤到了前端。

“喜娃子这是咋弄的!”

大爷面色凝重,将我放到了地上,拽起趴在地上的女人,严肃的问道。

我躲在大爷的身后,探出头,半眯了眼睛往过瞧。

着一瞧不要紧,顿时吓得我“妈呀”一声,跌坐在地上!

原来在远处看起来很气派的砖瓦房,竟然在房间的里面塌了两根房梁!其中一根,斜斜的从门框的位置插了下来,就钉在喜娃哥的脸上!

喜娃哥躺在地上,整个脸庞都被掉落下来的房梁给压扁了,像是一个破了的葫芦瓢。

早就没了生气。

一大片鲜红从伤口处汩汩流出,淌了满地,一点一点的渗进了身下的土地里。

我闭上了眼睛,不敢再看。

要不是四岁那年就已经见过了恐怖的场景,恐怕现在早被吓得尿裤子了!

喜娃妈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抽噎着直抹眼泪:“刘师傅……我家娃子死的不明白啊……”

老话说,房尖藏血,家宅不安,若不予理,则必有死伤。

大爷想起笼罩在房顶的血气。

那血气,是一种极深的怨,若不是累计至顶,怨气也不会变红。

可喜娃才不过二十几岁,连媳妇还没娶呢,哪能招来这么多阴魂的怨恨?

大爷猛然的抬起头,盯着明晃晃的砖瓦房,仿佛想到了什么,拉起我爸,指着这房子:“老弟啊,你看看这房子,有啥不合规格的没有?”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就如同滚开的热水一般,沸腾了起来,七嘴八舌的嚷嚷。

“哎,你说,这喜娃子前两年干嘛去了,挣这么多钱回来……”

“嗨,这谁知道呢,上次我问喜娃子,他还藏着掖着的,生怕我知道呢!”

有人接着他的话茬:“你说,这喜娃子不会在外面干了啥坏事儿了吧!”

一时间,各种各样的猜测飞了满院子,喜娃的尸体就那样躺在地上,也没人理会。

“也不怕喜娃哥晚上找你们……”

我小声嘟哝着,因为实在是有些看不过去了。也不知道是谁听到了,也重复了一遍,刚刚嚼舌的人当时就吓得满脸煞白,盯着喜娃的尸体,不再说了。

说实话,这都是我吓唬他们。都说死者为大,喜娃哥死的这么惨,已经够可怜的了,都是邻居,为啥要这么说人家呢?

周围安静了不少,只有我爸围着房子,四处的转悠。

等到走到喜娃哥尸体旁边的时候,才停住了脚,指着那根插在喜娃哥脸上的房架子,声音都变了:

“当初这房架子,是谁给弄得!”

喜娃妈正哭着呢,听见我爸这么一问,才反应过来:

“这个,是喜娃的朋友过来帮忙弄得,他那个朋友,好的很呢,不……”

“好个屁!”

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我爸抢了过来,指着那根房梁,啐了一口唾沫:“我告诉你,这纯粹是那个人在害你家喜娃!”

“看见了么!门中挂梁头悬剑!这房梁,咋能放到门的正中央呢!凶气都冲进了屋子里了!”

凶气……

喜娃妈没想到会是这样,嗫嚅了半天,一下子跌坐在了地上,又是嚎啕大哭起来。

不对不对不对……

大爷站在一旁,眉头紧锁。

房架子不能安在正门中央的说法,他也听说过。可就算是如此,也只会让家宅不安,并不会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

想着,大爷板了脸,三步并做两步,走到了喜娃的身边,蹲了下来,沾了地上的血,捻了捻,移到鼻尖,闻了一下。

只是一闻,大爷的脸色霎时就变了,难看得紧。

难道,那血会有什么问题?我挠着头,有些看不明白了。

只见大爷招呼着:“快!快来几个人!把这房架子抬走喽!”

众人听了,一双双眼睛都聚焦在喜娃的身上,面带恐惧,谁也不肯上前。

喜娃妈又开始哭起来了。

“这喜娃子再不抬走,今天在场的人都会惹了晦气!你们想好!”

大爷一看就怒了,站起身来,顺手从旁边揪了几个男人过来,也顾不得他们愿不愿意,七手八脚的将喜娃哥的尸体从房架子下面抬了出来,放在了院子的正中央。

喜娃的尸体上的伤口早已经凝固,不再流血了,可脸上被房架子砸出来的大洞,在刺眼的阳光下,血淋淋的狰狞恐怖。

将喜娃安置好,大爷一把揪住了喜娃妈,耐着性子问:

“大妹子,你仔细跟我说说,这盖房子前后,还有啥别的事情没?喜娃子这死相不对,刚刚我闻了他的血,血里有煞气,要是处理不好,恐怕有变啊!”

“啥?”

“有变?”

喜娃才刚刚死去,这事情便一波接着一波,喜娃妈还没有缓过气来,只能强压着哀痛,仔细的回想着。

过了一会儿,喜娃妈才喑哑着嗓子问:“刘师傅,喜娃子前阵……”

话还没有说完,一阵阴冷冷的风从门口吹了进来,直刺进骨子里,当场的人都硬生生的打了一个哆嗦。

“这……”

喜娃妈还想说些什么,大爷将手指放在唇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喜娃妈点点头,不再说话了。

原本还晴朗的天空突然阴沉沉的,一片晦暗。

我的心中一沉,眼光不经意的扫向了喜娃。

只见喜娃的尸体冷不防的耸动起来,一只胳膊向上用力的伸展着,浑身的骨头都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

“我死的冤啊……”

“冤……”

冥界抓鬼人:柳仙附身

“冤啊……冤……”

喜娃子撕裂到耳边的嘴,一张一合。

阴恻恻的声音从他的嗓间飘出,像一条无骨的毛虫,直往人的耳朵里钻。

“诈尸啦!”

“喜娃子白天诈尸啦!大家快跑啊!”

围在院子里的乡亲们‘哄’的一下子,全都转了身,朝着大门口涌去,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院子里就没了人。只剩了我,张麻子,我爸,大爷,喜娃妈,还有躺在地上挣扎着的喜娃哥。

我爸一手将我从地上抱了起来,捂在怀里,又顺手抄了一个尖头锹,攥在了手里。

我缩成一团,连大声喘气都不敢出,只能半眯着眼,悄悄的打量着。

旁边的张麻子扶着晕过去的喜娃妈,都快哭出来了:

“刘师傅……这喜娃咋还闹诈子了……”

“您快……快管一管啊……”

大爷的脸唰的一下子拉了下来,如同刮了一层浆糊一般紧绷。冰冷的眼神紧紧的盯着喜娃,一边伸手摸进布袋里,捏出了两道黄纸符来。抬脚就奔着喜娃冲了过去。

就在此时,原本还躺在地上的喜娃一下子敏捷了起来,胳膊肘支在地上,就着劲一骨碌,便转过了身来。

嘶——嘶——

喜娃伏在地上,整个身体都扭动了起来,呈现出一个s型,伸着软塌塌的舌头,发出了嘶嘶的声音,脸上的伤口像是一个巨大的眼眶,空洞洞的审视着周围。

“靠!这家伙不是诈尸!”

原本快要冲到喜娃面前的大爷生生的顿住了脚步。

现在这种情况,不用说大爷是个道士,就是普通人一看,也都明白了。这喜娃子哪里是诈尸,分明是被不知哪里来的长虫给霸了尸身了。

长虫,指的就是蛇。

东北有五大仙,狐黄白柳灰。胡是指狐狸、黄是指黄鼠狼、白是指刺猬、柳是指蛇,灰是指老鼠,相信大家都听说过。说是为仙,其实也就是修炼的有些道行的灵性动物。

道行高的,可以出马驱邪;道行浅的,也能保家平安。虽然也有个别仙家想出马而折磨出马弟子的,但整体来说,五大仙的存在,还是利大于弊的。

所以东北的人家,都多有供奉。

可刚刚这个柳仙却附上了喜娃的尸身,说自己死的冤,又是怎么回事?

大爷捏着手里的符纸,朝着喜娃晃了晃:“既是柳仙,也是修行不易。你有何冤情,为何缠着一个死人?如若是道不清楚,我可就不客气了!”

听见大爷问他,喜娃停止了蠕动,仰着头,砸吧的嘴,不怒反而阴冷的笑了起来:“我本是他家的镇宅仙,投身前来报恩。谁知道这小子不敬鬼神,反而把我剥皮拆骨,炖成肉汤吃了……”

“如今肉身被毁,灵识也差点被灭,都是拜他所赐,只他一人死了,我怎能心甘?”

喜娃说到后面,嘴里的一口牙齿被磨的咯吱咯吱直作响。

“对了……”

一旁的张麻子听到这里,仿佛想起了什么,将喜娃妈放到了一边,指着喜娃失声道:

“我想起来嘞!”

“头阵喜娃子从外头回来,便闹着要盖房子。挖地基的时候,挖到了一条长虫,可不小哩!”

“后来那地基里,又跳进去了一只鸡。当时喜娃子就将鸡和长虫都抓住了,想杀了炖肉,大伙儿都拦着,喜娃才没下手。”

“难不成……”

大爷越听脸色越难看,还没等张麻子说完,便将话头抢了过来:“还说啥?这闹幺蛾子的,肯定是给人家吃了!不然咋能过来找他!”

我爸在一旁都直咂嘴:“唉!这喜娃子真是……”

“长虫都是小龙,地基里有长虫就是地龙镇宅,可保家中平安,又能聚拢财气。后来出现的鸡和长虫聚在一起,简直就是龙凤同喜,要不是他作死,把宅中的龙凤吃了,门中的房梁算个啥?”

“命该如此啊!”

可即便是如此,如今喜娃都已经死了。俗话说,死者为大,怨气缠尸,总是让死者不得安宁。

更何况,柳仙是出了名的难缠,得罪了柳仙,往往会祸及家里人。更有甚者,连子孙后代都不会放过。

如今这柳仙找上门来,肯定是奔着喜娃妈来的。

大爷叹了一口气,将黄纸符又塞回了布袋子里,商量着柳仙:

“仙家,你看,这喜娃子已经遭到报应了,不然您大人有大量,就放过喜娃的老妈吧。一个老太太,白发人送黑发人,也挺不容易的……”

话还没有说完,“喜娃”猛地抬起了头,肥长的舌头卷的尖细,吐起信子来。

“不行!”

“喜娃”尖叫着,蠕动着身体奔着大爷猛冲了过来!

大爷对它早有防备,脚跟蹭着地面,蹭蹭的后退了两步,稳住了身形,从布袋里拿出了一把匕首来。

那匕首是木制,看不出来是什么木头,其面上乌黑一片,似乎是被烈火灼烧过。

我咯噔一下,心想,这完了,一把被火烧过的破匕首,还只有几寸长,咋能打过柳仙呢!这大爷,关键时刻咋也不靠谱起来了,再折腾一会儿,喜娃妈的命恐怕就交代了。

谁曾想,那附身在喜娃身上的柳仙,一见到大爷手中的匕首,竟隐隐的有些害怕起来,晃动着身体向后错了两寸,嗖的一声,转身就想跑。

“还跑?”

大爷猛地向前窜了两步,一个俯身,其中一只手一下子便抓到了喜娃的右腿,另外一只手顺势向下一划,整个右脚便被切了下来,整个断口如同一涡毒气口,弥漫出了一团浓臭的黑气。

那柳仙“啊!”的一声惨叫,慌不择路,窜进了屋子里,不见踪影了……

大爷追赶进去,只见到喜娃破碎的尸体躺在屋子里,一动不动。

我在一旁看的惊魂未定,嗫嚅着问大爷:“大爷,那长虫跑了,咋办啊?”

大爷将手伸进布袋里一顿摸索,弄得叮叮当当的直作响,咬着牙骂:“大爷的!罗盘没带!这长虫放弃附身,弄不好一会儿就跑了!”

大爷骂着,冷不防的就将目光锁定在了我的身上,原本还咬牙切齿的模样立马堆出了满脸的褶子,对我直招手:“来来来,寒子,你过来看看,那长虫皮子在哪呢?你找到了给你买糖吃……”

赵寒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