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言情 > 世界的平行定论
世界的平行定论

世界的平行定论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2-23 18:40:23

作者:君临歌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世界的平行定论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世界的平行定论介绍

《世界的平行定论》的主要情节是:不过,她早已经不是以前的安熙,他们二人的事,于她已是上辈子的事,早已经不能在她心里掀起什么波澜了。唐悦见安熙的神情有几分不对,撇了一眼安熙手上的喜帖,关心道,“怎么了?这是谁的喜帖?”安熙摇摇头,脸上重新露出一点笑容:“没事,不过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人,不过都不重要了。”说着安熙将喜帖丢到一旁。唐悦见安熙不想提这事,也不再多问,转了个话题道:“今天苏旻不在啊,你不是说你做了饼干吗,快给我拿一点吧,我今天早上就只喝了一杯牛奶,早饭都没吃呢。”

书友点评:

《世界的平行定论》这本书的故事太过千篇一律,女主的言行性格也都基本没变一直跳脱,只是换了个背景,看久了乏味。

章节试看:

19-唐悦要学画画

安熙的生活依旧跟往常一样,只是生活中又多了唐悦。

唐悦经常会来学园,每次安熙在的时候,她必定会来找安熙聊天,时不时还给安熙和兴趣班的孩子们带些糖果之类的小礼物。

唐悦找安熙聊天的理由很简单,家里人都说她太蹦哒了,希望她能成熟稳重一点,所以她想多跟安熙接触接触,沾一沾她沉静温婉的气息。

面对唐悦的热情,安熙也不好拒绝,况且她也挺喜欢唐悦这种直爽的性子,觉得相处起来很轻松愉快,不需要太过拘谨。

“安熙,我跟你学画画吧!”安熙正在整理刚刚课堂上小朋友们完成的画作,突然听旁边的唐悦说了这么一句。

“怎么突然想学画画了?”对于唐悦这句有点摸不着头脑的话,安熙有点好奇地转过头去看了看唐悦,问道。

“就觉得多一个爱好嘛!其实我小时候也上过绘画班,不过就只学了一点素描,这么多年没动过笔早就生疏了,现在想捡起来。”唐悦半真半假地说道。

其实,最本质的原因是因为姜晟说安熙画画很好,给他画的那几幅插画他喜欢得不得了,所以她也就想学学咯。

安熙表示了解地点点头,“这样啊,那挺好的,画画有的时候能让心静下来呢。你要是想捡起来,我教你就是了。”

“那可就这样说好啦!”唐悦见安熙同意,心情有些雀跃道,以后她也可以画插图了。

“嗯!不过,我平时上课的时间比较分散,而且都是在下午……要不以后该我上课的时候,我上午就来,跟你一起画画?”既然答应了唐悦,安熙便开始想怎么安排时间。

不料唐悦却说:“你不用那么麻烦,我去你家里找你就是啦!”

“啊?”听她这么说,安熙条件反射般地,表现出一丝讶然。

唐悦见安熙反应如此,下意识问道:“怎么?不方便吗?”自己是不是表现得太明显了。

“这倒不是,只是我住在海边,离小镇中心挺远的。”安熙说出自己的考虑,自己现在有苏旻接送,要是唐悦来去小木屋的话其实真的不是很方便。

“那没关系,你不用考虑我,我呀,生来就喜欢到处蹦哒,而且海边多好啊,风景好空气好,在那儿一边看风景一边学画画,多愉悦啊!”什么路途遥远对于唐悦来说,根本不是问题。重要的是,她想看看安熙和那个苏旻的日常生活状态。

听唐悦这么说,安熙也不好再推辞,只是道:“那好吧,不过我还要提前跟苏旻说一下。”虽然以她对苏旻的了解,他一定会答应,但安熙觉得还是要跟苏旻商量一下。

“行!你回去跟他说说。”听安熙这么说,唐悦放心了。

哈哈哈,以后还能在姜晟面前炫耀,我可是经常去安熙家里的,还能给他讲安熙和那个苏旻的事,看他还死不死心。

而安熙心里却在想,以后唐悦要是经常去小木屋,自己和苏旻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呢。

然后又怀疑道,自己这样想是不是太不该了?

秋风渐凉,吹红了枫叶,吹熟了稻谷。

苏旻和安熙骑着单车穿行在郊外的林荫道上,两旁的枫树时不时飘洒下几片红叶,给宽敞的道路添了几许色彩。

大道外分布着一块块田地,田野的稻香随着风飘散,飘进了两人的呼吸里。

安熙和苏旻并肩骑行,时不时相视而笑,骑得累了就停下歇一歇。

安熙擦了擦额头的细汗,喝了点水,看着满路红枫对苏旻道:“真好看,改天我们叫上唐悦一起来野餐吧,这个天气最适合郊游了。”

苏旻笑了,点点头,安熙最近跟唐悦玩得很好,他很高兴她有了比较谈得来的朋友。

“附近有一处农家小院,那里除了提供餐饮,也负责给游人提供野餐的场地,而且他们家的酸菜鱼味道很不错。”

苏旻指着道路外的一个方向,安熙顺着看过去,那一边的田野没有种稻谷,倒是有点像水塘,还有一些花花草草。不远处是一丛小树林,绿荫环绕里,隐约能看见房屋的一角。

“就是那里吗?那边的田里是什么?”安熙有些好奇。

“有的里面种着花草,供游人观赏,有的养了鱼。”苏旻在手机中输入。

“鱼?他们还自己养鱼啊!”小镇临海,平常各家饭店餐馆的鱼都有专门的人负责供应,所以见这处的人还自己养鱼,安熙有些好奇。

“小镇上的鱼大多是海产,一般大的饭店的淡水鱼都是从较大的鱼塘采购的。这家主人养鱼比较讲究,鱼饲料都是一些天然的东西,而且一个池塘的鱼也控制了数量,养出的鱼味道比较鲜美。”苏旻解答了安熙的疑惑。

安熙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那我们到时候来尝尝吧。”

“好。”苏旻微笑着回复。

“今天我们就先回去吧,家里的小花肯定都饿了。”安熙面露几分担忧,原本今天只是出来走走,刚好看到路边有自行车可以租,两人便来了兴致,临时决定骑车来兜兜风,这一逛就骑了好远。

苏旻看着她的神情,有几分好笑,心想小花每天吃那么多,哪会这么容易就饿了,而且它那么机灵,哪里饿得着它。

虽这样想,但还是点头答应,掉转车头,两人便沿着来时的路骑行回去。

到租车地点还了车,安熙迈着大步快速往家走去,苏旻无声地笑笑,只好跟上。

两人回到小木屋,还没走进院子里,便见那只早已褪下当初的瘦弱,明显胖了一圈的猫咪小花正趴在院前的大树上吹风呢。

听见安熙和苏旻靠近的声音,小花睁开了眯着的猫眼,向着两人的方向看去,打招呼式地“喵喵”叫了两声。

安熙快步跑过去,语气欢欣:“咦,小花,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小花蹭了蹭安熙靠近的手,一副很是享受的模样。

安熙抱起它,轻轻抚摸着它的头:“我们进去吃东西吧,今天你的午饭有点晚啦。”

正在开门的苏旻无奈地摇摇头,这小花猫的待遇比人还好,他们两人也还没吃午餐,安熙自己不觉得饿,倒是担心这猫。

“苏旻,上次给小花买的小黄鱼还有吗?”苏旻正苦笑着,便听见身后安熙的声音传来,不由得笑意加深。

“我找找,应该还没吃完。”只要这小花猫没有偷吃的话。

苏旻将小黄鱼找到给安熙,然后自己在厨房里做饭,时不时听见院子里传来欢快的笑声和猫咪撒娇的声音,那是安熙在逗猫。

听见安熙快乐的声音,苏旻的脸上也不由自主地浮现出笑容,发自内心的笑容。

这一天,暖风和煦,天高云淡。

安熙早早地便起床准备做曲奇饼干,今天唐悦要过来画画,她打算做点小饼干当休闲时的零食。

苏旻今天上午有事要出去,不过他走之前帮她准备好了配料,还给她写了有关饼干的烤箱使用指南。

对照着制作方法,安熙一步一步往盆里加着东西,就像一个在实验室里做实验的学生,模样很是认真。

面粉调好后,她开始用模具来做饼干了,从第一个不成样子的饼干到后面使用模具越来越得心应手,安熙觉得有一种自豪油然而生。

看着烤箱盘上那一个个印着花朵图案的饼干,安熙心里别提多开心了。

将烤盘放进烤箱中,调好温度和时间,安熙拍了拍手,这就算是完成得差不多了,只能烤箱“叮”地一声,就可以看见自己忙碌一大早的成果了。

刚洗好手,便听见门外传来声音,是唐悦来了。

安熙忙迎出去,笑着道:“这么快就来了?你的电动车呢?”见院门口并没有唐悦之前骑来的电动车。

“今天搭了个顺风车过来的。”唐悦说着将手里提的水果递给安熙,然后从包里取出一封信。

“这个也是给你的,就是我刚刚坐的那个顺风车,那个车上的人让我转交给你的。”

安熙接过信,脸上露出几分狐疑的表情,给她的信,谁会给她信。

将唐悦请进屋里,安熙将信打开,里面赫赫然是一张大红色的喜帖,封面上是金粉书写的一个繁体的喜字。

打开喜帖,里面是安熙已经预料到的两个名字。

沈浩、萧琪,他们终于要结婚了,他们还是要结婚了。

不过这跟她早就没什么关系了。

送张喜帖给她是什么意思呢?难道还想她去参加婚礼,给他们祝福不成?

不,不对,他们都是爱面子的人,这种场合他们才不会希望她出现。

想来不过是想刺痛她罢了。

不过,她早已经不是以前的安熙,他们二人的事,于她已是上辈子的事,早已经不能在她心里掀起什么波澜了。

唐悦见安熙的神情有几分不对,撇了一眼安熙手上的喜帖,关心道,“怎么了?这是谁的喜帖?”

安熙摇摇头,脸上重新露出一点笑容:“没事,不过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人,不过都不重要了。”说着安熙将喜帖丢到一旁。

唐悦见安熙不想提这事,也不再多问,转了个话题道:“今天苏旻不在啊,你不是说你做了饼干吗,快给我拿一点吧,我今天早上就只喝了一杯牛奶,早饭都没吃呢。”

跟安熙相处了一段时间,唐悦也从开始打着小算盘向安熙接近,不知不觉中变成了真心实意喜欢与安熙交往,连着在安熙面前的行为举止也越来越随性真实,就像多年的老朋友般。

“还在烤箱里烤着呢,我去看看好了没。你呀,又不吃早餐,长期这样下去,对胃不好的。”安熙也很有老朋友的做派,用嗔怪的语气道。

“嘿嘿,这不是来你这儿吃好吃的东西了吗,家里表姐又不在,没人做饭。”唐悦讨好地笑着。

安熙无奈地摇摇头,“我去给你拿点吃的过来。”说着转身去了厨房。

20-沈浩的喜帖

片刻后,安熙端着橙汁和三明治回到书房:“我将三明治热了热,你快吃吧,饼干还要冷一下。”

唐悦看到食物,忙将手里的书放下跑过来,随意拉过一张椅子坐下,笑嘻嘻道:“谢谢安熙,你最好啦。”

“快吃吧,不然冷了就不好吃了。”安熙笑着看了看唐悦,苏旻说她有时候像个孩子,她觉得唐悦才真的像个孩子,整天无忧无虑,天不怕地不怕的。

“嗯嗯,”唐悦拿过三明治,大口吃起来,嘴里一边嚼着食物,一边含糊不清道:“安熙你先去做你的事吧,不用管我。”

“那好,我先去厨房收拾一下,等你吃好了,我们就去楼上或者秋千架那边画画。”说着,安熙离开了书房,到厨房去收拾东西去了。

当安熙一个人时,她又想起刚刚那张喜帖的事,沈浩和萧琪结婚,于他二人而言,自是有情人终成眷属,不过大概有很多人不高兴吧。

比如说她的父亲,一心想与沈氏强强联合的安博成。不过,事到如今,他不高兴却也无可奈何了。

一方面安熙庆幸于自己的父亲没有来找她,另一方面却又隐隐有些失落。毕竟那是与她血脉相连的父亲,他明明知道自己在小岛上,却一次都没来找过自己,难道真的是一点亲情都没有了吗?他这么多年对自己的关心就没有一点是真的吗?安熙不由得这样想。

然而安熙不知道的是,安博成,她的父亲,根本就不知道她在这里。是萧琪隐瞒了苏旻发出去的消息,她的父亲早以为安熙已经不在了。而萧琪如今认了自己的父亲为干爹,名义上也是安氏集团的小姐了。

这一切沈浩都知道,但他没有拆穿萧琪,一方面他需要这份关系继续维持他跟安氏集团的关系,另一方面他隐隐有种报复安熙的意思,报复安熙竟然真的要跟他断绝关系。

至于送来这份喜帖的意思,安熙倒只猜对了一半,属于萧琪的那一半。

萧琪确实有向安熙炫耀示威,企图刺伤她的意思。

而沈浩,他更多是想刺激安熙,希望安熙会出现在婚礼现场,哪怕大闹一场。

而他只需要把一切都推到萧琪身上,事后他依然会是安氏集团的姑爷,只是娶的人换成了安家正牌大小姐安熙。

然而他错估了安熙,她早已经不是那个跟在他身后,围着他转的小女孩,她的心里早就没有了他,又怎么会在乎他是不是要结婚了。

这一次,安熙要令他失望了。

许多天后,直到婚礼进行到最后,安熙都没有出现。沈浩才知道,自己是真的失去了那个单纯美好、一心一意爱着自己的女孩儿。

唐悦吃完了东西,便端着餐具来到厨房,安熙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正要洗碗,见她过来,便道:“把东西给我吧,我正好一起洗了。”

“那我要做点什么?”唐悦将碗和杯子拿过去,左顾右盼道,希望自己能找点事做。

安熙接过碗,想了想,头也不抬地说道:“你去书房把画板搬到海边支好吧,我看今天天气不错,我们就在外面画画。”

“好嘞,我这就去。”唐悦得了吩咐,气势十足地卖着乖,然后便去执行任务了。

安熙瞧着她这俏皮模样,跟姜晟倒确实有几分像,想到两人从小玩到大,倒也不奇怪。不过唐悦可是比姜晟可爱多了。

想到姜晟,安熙心里想着,这么久也没联系,不知道他最近过得怎么样,小说写得如何了。

而另一边,姜晟也正打算回小镇玩几天。一方面他是想看看安熙,另一方面,他倒要瞧瞧唐悦这丫头在搞什么鬼。

是的,虽然安熙和姜晟没有联系,但唐悦与姜晟那可是联系不断啊,隔三差五地,不是短消息就是邮件,姜晟想不知道她在干嘛都难。

临近中午时分,苏旻回来了。远远地,安熙便听到了机车的声音,循声望去,果然看见苏旻的身影。

安熙跟唐悦说了一声,便向院子走去。

苏旻在院后停好车,提着东西走过来,安熙迎上去:“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说着,伸手去帮忙接过他手上的一些袋子。

苏旻手上提了很多新鲜的蔬菜,安熙打开自己手中的袋子,见里面是一些处理过的海鲜。

心想,原来他今天是去做这些了,难道准备中午给我们做大餐?

苏旻知道安熙心中所想,待走到厨房,把东西放好后,他跟安熙说道:“这些海鲜是今天一早刚捞上来的,都很新鲜,不过中午来不及了,我们晚上再吃大餐。”

安熙看了他这话,心中好奇,怎么好像苏旻知道她在想什么?难道她表现得太明显了,想什么都写在脸上?还是说......还是说,他们心有灵犀一点通?

想到后面,安熙自己都忍不住乐了,自己都在想什么啊。

她捂住嘴偷偷一笑,然后马上忍住,手滑到嘴边改为轻轻摸着自己的嘴角,像一个孩子偷吃了一口糕点怕被家长发现那样,抬眼悄悄看了一眼苏旻,见他此时并没有看着自己,这才放下心来。

而安熙不知道,苏旻早就发现了她的小动作,所以才在她抬眼之前故意将视线移到了其他地方。

放下心来的安熙对苏旻道:“那今天留唐悦吃晚餐吧,不过可能就要麻烦你送她回去了。”

“好,没关系,我们下午早一点开饭就好了,在天黑之前就将唐悦送到家。”苏旻回答道,然后又道:“你先去画画吧,我现在开始做午餐,今天中午我们就吃简单一点了。”

“嗯,就随便做点家常菜就好,现在唐悦自己在画画,我没什么事,就留在这里帮你吧。”安熙说着就要去洗菜。

苏旻挑出几样蔬菜给她:“洗这些就好。”

然后又写了一张纸条贴到安熙旁边的瓶子上,上面写着什么菜切段,什么菜切块等。

写好这个,苏旻便去打理肉食了。

两个人在厨房里静静地忙碌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唐悦出现在厨房外。

她透过窗户看着里面的两个人,在厨房里配合得默契有加。心中生出一股歆羡之情,只觉得这幅画面异常温馨和美好,让她不忍打扰。

多年以后,知名暖心画家安熙最爱的那本自传式画册里收藏了一幅不属于她自己的画作。那幅画里,一对年轻男女在一间明亮宽敞的厨房里各自忙碌着,画面表现出的是平常而又难得的温馨。

过了一会儿,安熙注意到了门外的唐悦,一脸微笑看向她道:“你怎么过来了?饭还没好呢,你先坐下等一会儿啊。”

唐悦见自己被发现了,笑着进屋:“我见你们两人都那么认真,都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

“没事的,你就坐这儿等一下,菜已经差不多了,只等排骨汤再熬小一会儿就好了。”说着,安熙将几盘炒好的菜端上桌子,用罩子盖上。

苏旻将刚拌好的蔬菜沙拉端过来,然后给两位女生各倒了一杯橙汁,也坐下来,只等汤好开饭。

不一会儿,苏旻起身去看汤好了没,安熙也很有默契地去拿碗筷盛饭。

唐悦看着他们二人这“宜室宜家”的样子,本想去帮忙端饭的她,下意识地没有起身,心里想的是,人家这么默契十足、相亲相爱,自己怎么能去打扰他们呢,还是做一个本本分分的客人吧。

安熙和苏旻将饭和汤盛过来,安熙微笑着对唐悦道:“快吃吧,今天由于时间的关系,就只做了几个小菜,你不要见怪啊。”

唐悦觉得安熙说话的语气很有女主人之风嘛,遂笑道:“咳!我哪有那么挑剔啊,这段时间经常在你们这儿蹭吃蹭喝的,有的吃就不错了,况且还这么丰盛。你不知道,平时我一个人在家的时候都是点外卖,这些菜对我来说简直就是拯救了我的味蕾,特别好吃!”唐悦指着桌上的菜,表情特别可心。她这说的倒是实话,虽然不是什么大餐,但苏旻和安熙也做了很多菜,而且都美味可口,这地主之谊尽得很是实在。

苏旻和安熙听了她的话,脸上都露出了高兴的笑容,安熙顺着她的话接下去:“既然你这么喜欢,今天你吃过晚饭再回去吧。”

“那怎么行呢,已经够麻烦你们了,我脸皮可不能再厚了。”唐悦挑了一筷青笋,摇了摇头道。

见她这么说,安熙忍不住咯咯笑出声来:“我可是认真的,其实是苏旻刚刚带了很多海鲜回来,今晚准备给我们做大餐,就算你没说刚刚那些话,我也是要留你吃晚餐的。”

“真的呀,是这样的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唐悦一向随性,听安熙这么说,她也不客气,直接欣然应下。

在她看来,那些客套话就是浪费时间,既然想留下来那就留下呗,还假装不好意思干啥。而安熙,从小到大见惯了那些客套逢迎,就特别喜欢这样直接坦率的唐悦,这也是两人能快速成为好朋友的原因。

“你不客气才好呢,我跟苏旻都喜欢直接一点的,简简单单,想什么就说什么,这样多好呀。”安熙恬淡地笑着,越来越觉得跟唐悦相处起来很愉快。

“嗯!”唐悦嘴里包着饭点点头,等吃完了才道:“我也喜欢简单粗暴的,所以我就特别不喜欢在大公司上班,然后我就经常辞职啦,我爸妈还说我太不成熟了,这么大个人没份稳定的工作怎么成!可是我现在没有工作,不也活得好好的吗,你们说是吧?”

那声音,那语气,颇有几分英雄所见略同之感。

安熙点点头,表示了然,在公司上班确实会有唐悦所抱怨的问题,就像她之前在安氏和沈浩的公司看到的,员工为了能在公司生存下去,不得不收敛自己真实的性情,有的人甚至还会曲意逢迎,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只为了达成自己另一些目的。

安熙,苏旻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