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乱世王妃:一笑倾城
乱世王妃:一笑倾城

乱世王妃:一笑倾城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4-07 14:49:42

作者:大头大大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乱世王妃:一笑倾城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乱世王妃:一笑倾城介绍

洛晨曦谢君墨在《乱世王妃:一笑倾城》里面是一波三折,大头大大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白衣女子没有答话而是送给了病榻上的人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将手中的碗递了过去。“嗯,毒药,趁热喝别凉了”病榻上的男子有些尴尬的伸出了手,一睁眼如此陌生的地方,而他又…自然下意识会警惕些,没想到这个女子脾气如此之大…一仰头一碗药像酒一样被他干了,却没想到…真的,很烫…女子眼中这才有了淡淡笑意,但周身似乎总带着淡淡的忧伤,让人觉得怜惜。片刻后,走进来一位白发老人手中也端着一碗药,却不是给病榻上的人。“既然保证出门在外每日必喝三顿药,就不要食言,不然这次出行可能是你第一次随为师出门也是最后一次”屋内只剩一声轻叹,然后便是药水下肚的声音。

书友点评:

《乱世王妃:一笑倾城》这本小说不小白,语言精炼有韵味人物性格塑造的有特点,不自带主角光环,是难得的一本好书。

章节试看:

乱世王妃:一笑倾城第1章试读

“若是可以重新来过,你还会这样做吗?”

断崖边,白衣女子倚剑而站,若不是此刻遍布衣身的剑痕和嘴角的鲜血,旁人难以相信,此人已是身负重伤。

“大胆妖女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刺杀当朝皇后,此刻还敢口出狂言!”

女子没有理会刚才那人厉声的斥责,依旧执着的盯着不远处一身华丽的俊美男子,执着的想要得到那个答案。

两方对峙,终于在女子炙热的目光下,男子轻叹了口气,走上前去,一旁的侍卫大惊,急忙上前拦着“陛下,小心!”男子抬手一挥,侍卫犹豫再三还是让开了出路。

“有些事情不会重来,即使会,我依旧会这样做,你又何必如此,交出玉玺,朕保你不死。”帝王有些蹙眉,似乎没了什么耐心,仿佛女子再不答应,他便会下令,万箭穿心。

女子轻微撤动嘴角,轻笑一声,却不知是在笑自负的帝王还在笑愚笨的自己,她一松手,长剑应声倒地,然后慢慢倒退,每一步都走的很轻很轻,嘴角的笑意愈来愈浓,帝王仿佛看出了她的目的,眼中渐渐有了怒火,大步上前想要阻止,却……

女子轻轻闭上眼,顺势往后一仰,便坠入了万丈深渊,最后一步退的很快,快到帝王用上了轻功却也只能抓到一丝白衫,手上渐渐加深了力度,顷刻间,那丝白衫便化为了灰烬,他应该想到,倔强如她,怎会轻易束手就擒。

后悔吗?年轻的帝王摇了摇头,他不后悔,从头到尾她不过就是一颗棋子,有些人可以功成身退,而她,不可以,她的能力,她的一切仿佛是个迷,威胁到了他来之不易的一切,况且,他早有心爱之人,乱他心者,不能留。只是,为何坠崖瞬间,他有了异样的感觉,为何?

断崖上的人,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片刻后,年轻的帝王嗓音有些沙哑的下令,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传国玉玺,至于她的尸首,若是找到了就就地烧了,若是没有,便算了。然后不再多言,转身离去。

坐在华丽的马车里,帝王轻轻的把玩着手中的玉佩,应该是为了玉玺,刚才在崖边自己才会有那种别样的感觉,不过,人已死,他又有何担心,明日便是登基大典,他有相互恩爱的妻子,未来还会有后宫佳丽三千人,这丝微不足道的感情,不算什么。

打理好自己的心情,年轻的帝王露出了王者的微笑,他相信,再过几年,不仅仅是大魏,整个天下,他都会收入囊中。

长丰三十一年六月,大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多年戍守边关,一直兢兢业业的成王肖程昱突然起兵,从西北带着百万雄兵一路杀进京城,众人才知,这么多年不过是韬光养晦,居然在边关藏了近五十万大军,不过五个月,京城破,杀魏帝于城头,所有京城将领一律斩杀。

肖程昱带着绝对强势的政权入主大魏,各部所缺,不过十日便有人走马上任,从起兵到善后,环环相扣,后人谈及到这段历史,大多只用了四个字形容:蓄谋已久。

不过登基大典前一天,却传出皇后于长信殿被刺杀,虽然只是受惊并没有受伤,帝王却震怒,亲率一千精兵追击,于京城外的百里坡激战了整整一天,最后斩杀于悬崖之下。

有人说刺客不过是一介女流,有人说就是这个女子,助成王得了大魏,有人说刺杀皇后是因为妒忌,有人说所谓的刺杀不过是帝王灭口的一个手段,然而,众说纷纭,没有人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只知道,那个谜一样的女子,如今已经不复存在了。

所有的流言蜚语都在登基大典的那一天,被所有人遗忘,因为有更重要的值得他们去记住,有更重要的值得他们去关注。

肖程昱改年号成元,该封赏的封赏,该流放的流放,然而一个多月过去了,百里坡下的士兵没有找到玉玺,也没有找到尸体,仿佛都凭空消失了……

“启禀皇上,丞相求见”

听到是郁晟,肖程昱挑了挑眉毛,整个朝堂基本上都清洗了一边,唯独这个丞相被他留下来了,却不想自己没找他,他却来了御书房……朝侍卫递了眼神,示意宣进来。

而御书房外,郁晟有些踌躇,这件事本不该由他来说,可是好巧不巧云南发生了暴乱,好巧不巧,那里有个身份特殊的人,这让他不得不报。

“丞相虚礼就免了,直接说内容吧”

“是!启禀皇上,云南旱灾严重,朝廷拨款又迟迟未到,当地百姓与官兵发生了冲突,连夜把太守府给劫了,云南太守却早一天携款私逃了,如今整个云南乱成了一锅粥,而且……”

“朕的是时间很宝贵,丞相有话便直说!”

“是……是!老臣,老臣有一疑问,不知陛下打算如何安排五洲藩王……”

肖程昱批复折子的笔一顿,抬头看了一眼身体紧绷的老丞相,这件事确实是迟迟没有想到解决的方法,既然有人愿意趟雷,自然是好的。

“丞相以为,如何……?”

“臣……臣,臣斗胆谏言,望陛下恕罪!五洲藩王除了谢君墨以外其他的都已不在位,如今这云南王的爵位他该不该承袭是最大的问题,而且老臣认为……认为此时陛下若是无故卸了他的王位,会被天下人所诟病,陛下刚刚登基,民心很重要啊!”

年轻的帝王居高临下的望着丞相许久,久到年迈的老人双腿已经开始渐渐打颤,整个御书房里的人都觉得,明明是盛夏,这里却让人不寒而栗。终于在郁晟快要站不住的时候,上面才传来冰冷的声音“丞相今日所提,朕会仔细考虑,退下吧”

出了御书房,郁晟一屁股坐在了门外的台阶上,吓的小太监连忙上前,却被前者挥手屏退了,坐了许久,老丞相才站起身,却看见御书房里的大太监捧着圣旨匆匆往外走,老者抚了抚下颚的胡须,大魏,经历了这么大的动荡,这个年轻的帝王真的能翻云覆雨吗?江山易打却不易守,他这个前朝的老丞相也该退位了。

乱世王妃:一笑倾城第2章试读

云南,王爷府。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爱卿谢君墨在朕亲征之时恪守本分,朕心甚慰,现封云南王,愿卿能为朕分忧,守护好云南,钦此”

“谢,陛下。臣,接旨。”

传旨太监前脚刚走,这明晃晃的圣旨便被谢君墨随手一扔扔到池塘边,然后被匆匆赶来的狗叼走了…回了正殿,跟在一旁年轻的侍卫愤愤不平的说:“王爷本就是这云南的主人,用得着那个小人假惺惺的来封赏吗!要不是当时王爷旧伤复发,这皇位,怎么会让他坐去!”

“剑锋,你的脑袋是在脖子上呆够了吗?若是出去说了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本王不会救你的”尽管声音很冷清,邵剑锋却没有在自家王爷的话里听出一丝警告,嬉皮笑脸的吐吐了舌头,站在了一旁。

谢君墨坐了一会,轻笑出声,肖程昱你的手段倒是从来都不会高明,五洲藩王,你就留本王一个,是盼着本王感激你,还是盼着本王被暗杀,不过,我若是你,一个也不会留!“去,密信各营将军,今晚子时,老地方,顺便告诉墨迦,让人从百姓中撤出来吧,这几日闹得差不多了,目的达到了,伤了自身的元气就不好了。”

和传旨太监一起回京的是晚了两天才从云南出发信使,于是肖程昱刚听完传旨太监的工作汇报,这面信使就请旨觐见了,内容是什么大家不得而知,只是当天御书房门口当值的太监首次听到了来自他们新皇的暴怒,从第二天搬进去多少件新物件。就能看出昨个他们的陛下有多生气。

京城里的事情,自然也传到了谢君墨的耳朵里,而此时,他正在和各大营的将军密谈…

“大魏这一年下来,兵力不足国库,呵,本王看着也快空了,所以边疆这些人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西北本王管不着也不必管,但是云南边界,绝对给本王看好了!”

而谢君墨所料不错,西凉确实不安分。这几个月在整个西部边疆和大魏的军队乒乒乓乓打了几百场小战役,虽然西凉没得到什么便宜大魏也没什损失,却依旧可以看出,没了肖程昱的西北,战斗力早就不如从前,而云南这边的势均力敌更让西凉军坚定了只攻西北的念头,终于,西北最靠近西凉的边城死守十日告破。

边城守军将领廖金生死不明。这条消息传进京城,朝野上下忐忑不安,肖程昱也有些烦躁,想来想去,封了他堂弟肖渊为振边大将军带着五万大军去西北戍守边关了。

京城里自那日御书房暴怒之后,肖程昱倒是情绪安稳了不少,倒是早朝的时候,丞相以身体年迈有心无力为由,不能再为朝廷效力,朝野上下没有什么意见,自然,也不敢有意见。

西北的战乱暂时算是平定了,拿了一座小城,西凉便知足不再兴战事,而肖渊带着五万大军往边界一站,也确实震慑了一下西凉。现在唯一让肖程昱头疼的便是传国玉玺。他派人在民间找了高手却也只能分毫不差的把内容勾勒出来,而那做玉玺的却是世间难得一块的宝玉,怎么也代替不了。

肖程昱夜深的时候也会想,当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是不是太着急除之而后快了,洛晨曦你到底将玉玺带到了何处,你是生是死,为何朕连你的尸首都找不到,当初,哪怕你将锋芒收敛一点点,朕都不会出此下策,朕…

边城外的一座小茅屋里,一个白衣女子推开了破旧的房门,看了看躺在床上紧闭双眼的男子,蹙了蹙眉想着这都几天了也该醒了,刚想把端来的汤药放到桌上,就听到了声音,了勾嘴角跑出去找人了…不一会儿就带着一个老头跑了进来。

“师父,他醒了…”

“咳咳,你们是什么人!”

白衣女子没有答话而是送给了病榻上的人一个大大的白眼,然后将手中的碗递了过去。“嗯,毒药,趁热喝别凉了”病榻上的男子有些尴尬的伸出了手,一睁眼如此陌生的地方,而他又…自然下意识会警惕些,没想到这个女子脾气如此之大…一仰头一碗药像酒一样被他干了,却没想到…真的,很烫…

女子眼中这才有了淡淡笑意,但周身似乎总带着淡淡的忧伤,让人觉得怜惜。

片刻后,走进来一位白发老人手中也端着一碗药,却不是给病榻上的人。“既然保证出门在外每日必喝三顿药,就不要食言,不然这次出行可能是你第一次随为师出门也是最后一次”屋内只剩一声轻叹,然后便是药水下肚的声音。

“姑娘生病了?”

“哼!小子管好你自己吧,这丫头受的病可比你重多了,不调理个三五八年,好不了。”

男子默默地闭上了嘴,没想到这师徒俩的脾气都不太好。

老者的药却是十分的好,刚过了十日,廖金的伤势就好的差不多了再过几日便可以行动自如了,可是,他一个败军之将,该何去何从?此时,若是去找肖渊,他…未必会…并非廖金贪生怕死,只是,边城众将的仇,他都未报,就算宫里那位开了恩,此生他也别想上战杀敌了。

“廖将军可是要走了?”洛晨曦拎着一小坛酒,优哉游哉的走了出来,在廖金旁边坐下。

“姑娘怎知在下…”

“我和师傅那日便是在边城外的十里河捡的你,而你的衣服…简单一推测便能知道你的身份。”

“姑娘还懂军中的编制?”

洛晨曦的心仿佛被碎片的扎了一下,她,不仅懂还十分了解,廖金不知,在他去边城之前,在那场战役还没开始之前,整个西北的兵务都是她洛晨曦负责的。廖金还沉浸在自己的处境之中,自然没有感受到洛晨曦的变化,但是当他转头看过来的时候,还是没有错过,那没来得及收起来的落寞,满腹疑惑之际,眼前的女子开了口…

“将军若是信我,便不要回去了,若是执意如此,怕是这几日我和师傅便是白忙乎了”

洛晨曦,谢君墨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