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未解密的诡异秘术
未解密的诡异秘术

未解密的诡异秘术

分类: 都市情感

更新时间:2021-02-23 10:58:47

作者:要么要么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未解密的诡异秘术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未解密的诡异秘术介绍

《未解密的诡异秘术》是一篇非常好的都市情感小说,要么要么为大家带来了陈文辉的故事:大家正诧异陈文辉一个人跑入屋去干什么的时候,就听屋子里传来陈文辉的呼叫:“血!又一滩子血!所长,快来看看!”所长气还未消,正皱着眉头反抄着双手闷声不响呢。突然听得陈文辉在屋子里大声呼叫,就有些恼怒道:“你个陈文辉一声不响跑入屋子里去,还咋咋呼呼的,不是添乱吗?”他这样子说着,还是和其他刑警一道跑入屋子里去。只见陈文辉用手电筒照着楼梯最低一级,那里竟然有一滩子和楼上一模一样的粘稠的血!

书友点评:

要么要么文笔很好,让读者带入感很强。 好多时候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这本书可能会打开小说界的另一个大门! 加油!

章节试看:

8-诡异失踪

第一种可能性比较合理;第二个可能性就比较诡异。但不管是那一种可能,都要打开二楼房门再作推断。于是他们用力一踹,门就被踹开了。其实,就是用很普通的门锁在里面把门锁上。房门一打开的时候,大家握着枪吆喝着:“举起手来,不准动!”

但是,二楼上的房间里也没有人。大家就四处里查看。也就巴掌般大小的二楼。满打满算,也不会超过二十平方米。摆着一张蜘蛛网遍布的旧桌子,桌子上摆着陈旧的供品,供奉的竟然是弥勒佛,桌下放着一些杂物,根本不可能藏人!而房子墙壁上居然没有窗!

大家四处仔细察看,发现根本没有人近来居住过的迹象,因而更显得诡异得不得了!这时,陈文辉觉得自己的鞋有些滑,就用电筒往下照,不觉倒吸一口凉气,连忙惊呼道:“所长,你看,这是什么来呢?”

大家循声低头一看,不禁也吃了一惊!地上竟然粘糊糊的有一滩子血。可是,它比起血来又粘稠许多。但它的味道就完全是血腥味。不知道它从哪里流出来的,不见有任何生物被宰的迹象。就这样子突兀地在楼板上渗出一滩子有血腥味的红色粘液来。

这么诡异的现象,又加上到了黎明前最漆黑的时候,也就俗话说的一天中至阴至寒的时辰,谢俊雄所长一看大家,个个都害怕得在瑟瑟发抖了,自己也不觉打了一个寒颤,就说先收队,等天亮后再察看。其实大家等所长这句话等了很久了,这会儿一听到,顿时大松一口气,就有些争先恐后下楼去的味道。

和陈文辉一道进派出所工作的一个小青年,名字叫做卢卫坚的。这个人比较胆小。上楼的时候,他跟在所里所有刑警们的最后面,一路就“嗦嗦”地抖个不停。现在听所长说先回到楼下等天亮时再作搜查,他就第一个抢先下。

可是,临到门口时,谢俊雄所长看到被踹开的门已经腐朽了,就拿手电照着侧过一边的木门,说:

“你们看,真是年久没有用过呀!不然,屋主也得换个新门了。”

大家见所长如此说,就都停下脚步看那旧木门,连用脚踹的鞋印还清晰印在上面呢。灰尘厚得不得了。于是就唏嘘四起,正想感叹几声的时候,最先下楼的卢卫坚不知是不是太慌张了,脚一滑就没有站稳,咕咚咚的滑到楼下去。

大家听到几声人跌在楼梯上发出的沉闷声从楼梯下传上来,就问卢卫坚你没事吧?怎么如此不小心呀?可楼下没有传回卢卫坚的回答声。所长以为他跌得不轻,就说:

“嘿,真是生人不生胆!慌什么呢?年轻人血气方刚,不必如此害怕的。走,下去看看他的屁股跌开花了没有。”

于是大家就吃吃地笑起来,走下楼去。但是,窄小的堂屋里,已经不见卢卫坚的影子了。大家就以为他到房子外了,出得房子外,黑暗而又静寂的街巷里,也依然不见了他的身影……

9-无法解释

谢俊雄所长就觉得不对劲,从理儿来说,他不可能就这样溜回家去吧?即使怎么胆怯,也不置于不顾纪律而跑人呀!可大家在周围用电筒照来照去,就是不见卢卫坚的身影。因为附近都是居民房屋,又是下半夜黎明前,不好大声呼唤什么的。

所长就有些来气,反抄着双手,皱着眉头,说天亮回所里之后,他不交一份深刻的检讨来,就交一份辞职书来得了!大家还没见过所长如此气恼的,想劝几句和稀泥的说话,可所长仍在气头上,大家就不敢乱劝说了。

上次和陈文辉一起来察看这间屋子的那个谢全比较世故,他也不说话,走近所长,递支烟给所长,帮他点燃。所长狠狠抽了一大口后,才下了那火气,说:

“不是我恼不恼的问题。他这样子做,已经很危险了,完全可以上升到临阵逃跑的政治高度了!”

大家一听,更是一言都不敢发,就闷声抽烟。几乎是眨眼之间,就把大家身上带来的烟抽完了。

这时,晨曦淡淡地出来了。那间神秘又恐怖的屋子在曦微中露出它的面目。其貌就是普通得不能最普通的四四方方的两层砖木结构的旧屋子,可只要人一进去,那种莫明其妙的恐怖气氛就会使人毛骨悚然。

实在说不出是因为什么。大家站在屋子外的街巷盯着那间屋子,却怎么也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晨光下,那屋子一样披上一层阳光,既不狰狞也不可怕。

这会儿,陈文辉在心里开始犯咕噜了。他在想,这寻尾巷门牌号数到这间诡异的屋子足足是479号了。虽然说巷子也不是直直一条街巷通到低。但从巷尾这一段起码有两百米的直道才有转弯。那么,卢卫坚从他在楼梯上跌倒到跑出门外来,怎么也得要两三分钟。

而大家从楼梯上下楼到跑出门外来,也相差不到一分钟。这就意味着,如果卢卫坚真的因为害怕跑回家去,大家应该看到他跑回家时在巷子里的背影。再说,他如果真如所长所说是跑回去的,大家也能听到“哒哒”的皮鞋踏在石板路上的声音。

但是,这两样大家都没有见到和听到!陈文辉因此断定卢卫坚应该仍然还在屋子里。于是,他拿着手电筒走了进去。站在房子外面的刑警都不明白陈文辉这是怎么了!按照所长的意思,这里的事已经打电话到市局里去,请求派刑警支队来协助侦查。

大家正诧异陈文辉一个人跑入屋去干什么的时候,就听屋子里传来陈文辉的呼叫:

“血!又一滩子血!所长,快来看看!”

所长气还未消,正皱着眉头反抄着双手闷声不响呢。突然听得陈文辉在屋子里大声呼叫,就有些恼怒道:

“你个陈文辉一声不响跑入屋子里去,还咋咋呼呼的,不是添乱吗?”

他这样子说着,还是和其他刑警一道跑入屋子里去。只见陈文辉用手电筒照着楼梯最低一级,那里竟然有一滩子和楼上一模一样的粘稠的血!

陈文辉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