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忘君九回
忘君九回

忘君九回

分类: 古代言情

更新时间:2021-02-20 12:45:01

作者:冷胭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忘君九回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忘君九回介绍

作者冷胭给大家带来了《忘君九回》的主要情节:方墨简直听不下去,可年轻男子按住了他,微微摇头示意他不必在意。薛羽开好方子重重“哼”了一声:“服药期间再胡闹,就不必找我来了,我会去你坟头上香!”年轻男子看着薛羽怒气冲冲地离去,不免又是苦笑,抬眼看向方墨:“她,如何了?”方墨有些犹豫,叹气道:“还没醒。但也没有危及性命,只是一直没醒。”他看了主上一眼,谨慎地说道:“那个巫医云雾,也入了公主府。”

书友点评:

这么说吧 此书《忘君九回》简单不做作,浅显易懂。情节紧凑,语句严谨。 老书虫觉得此文写的不错(*๓´╰╯`๓) 顺便说一下,冷胭大大,能不能更多点!

章节试看:

忘君九回:第3章

楚晔瑶的榻边,心腹侍女云朱一直守着,神色颇为担忧。那个将公主独自留下的丫鬟已被皇帝下令杖毙,眼下更是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何事。

皇帝步入内室,云朱起身行礼,皇帝看她一眼,低声问道:“会是复发了么?”

云朱并无惊讶之色,微微点头:“奴婢也是如此猜想,只是不知是何人何事刺激了公主。”

皇帝神色略显沉郁,转头对外间一个阴暗的角落唤了一声:“云雾。”

角落中走出一个三十出头的男子,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袍,身材高大而削瘦,样貌平常,眼神却十分明亮。正是皇帝最为看重和信任的巫医——云雾,他也是云朱的堂兄。于是他对着皇帝行礼之后,云朱也对他微微颔首。

云雾走到楚晔瑶榻边坐下,没有像其他御医那样搭脉诊视,而是伸出手掌按在她的额头上,闭着眼睛感受了一阵。他口中念念有词,另一只手还不停比划着什么,半响他才收回手,肯定地说道:“公主的魇症复发了。”

“怎么会?”皇帝着急地瞪眼:“你不是信誓旦旦地说巫药万无一失吗?这都几个月了还会复发?”

“平安无事自然不会复发,但眼下公主心思纷乱,魇症搅扰不安,显然是受到了刺激。”云雾看向云朱:“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云朱摇头:“奴婢在打点公主出嫁的最后行装,公主想去珍宝阁看礼箱,就这么一会功夫就出事了,想来是那些礼品中有什么蹊跷,但奴婢已亲自验看,并未有什么物件与……那件事情相关。”

云雾摊手:“必须知晓是何人何事何物刺激了公主,否则我也束手无策,公主殿下恐怕会一直这样昏迷。”

“废物!都是废物!”皇帝恼怒起来,在榻边焦急地来回踱步,云雾和云朱跪在地上默不作声。

京郊竹园内,竹林深处的一栋雅致的竹楼内,方墨正神色紧张地看着神医薛羽。薛羽一边龙飞凤舞地写着方子,一边对着床榻上的人骂骂咧咧:“运轻功?策马飞奔?翻墙?还给别人渡真气?你自己还剩下多少?有本事逞能怎么没本事好好策马回来呀?干嘛一头栽倒在竹园门口呀?”

方墨尴尬地赔笑,床榻上躺着的年轻男子略略苦笑,又牵动了伤口,颈窝处裹缠的白色纱布渗出了更多的血迹。

“不知道自己有五大刀伤吗?说了静养静养静养!”

“砍下了覃(qín)帝的人头不就是为给她报仇雪恨的吗?给她看看又怎么了?原本不就是要给她看的吗?”

“怕她受刺激,你先管好你自己吧!人家都不记得你了,你还巴巴儿地上赶着去怕人家受刺激!”

“蠢!”

“愚不可及!”

方墨简直听不下去,可年轻男子按住了他,微微摇头示意他不必在意。薛羽开好方子重重“哼”了一声:“服药期间再胡闹,就不必找我来了,我会去你坟头上香!”

年轻男子看着薛羽怒气冲冲地离去,不免又是苦笑,抬眼看向方墨:“她,如何了?”

方墨有些犹豫,叹气道:“还没醒。但也没有危及性命,只是一直没醒。”他看了主上一眼,谨慎地说道:“那个巫医云雾,也入了公主府。”

年轻男子的眸光一敛,声音也低沉许多:“他又要做什么?”

“不太清楚。打探消息的人回报说,眼下不清楚公主到底是因何昏倒,所以无法救治。”

年轻男子略略垂眸:“箱子的事情,暗中告知云朱。”

“是。”

年轻男子几不可察地微叹,方墨犹豫着问道:“那巫药……真的无法可解么?”

年轻男子的眼中染上了苦涩:“无解。”

方墨也沉默下去,什么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

最灵的药,往往最毒。

巫药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掺杂了巫医的祭祀和祝祷,配以或珍稀或诡异的药材,以灵狐之火炼化,七七四十九日方得一枚。服此药者,根据祭祀和祝祷内容的不同,能达到巫医所期待的各种效果。

云雾专门为鲁阳公主炼制的这一枚巫药,彻彻底底地让她忘记了从前所有的苦痛,而毒性是——凡是公主爱上的人,她都只能记住对方九天。

最灵的药,需要付出最大的代价。

医心,忘情。

这代价公平合理。

忘君九回:第4章

公主府,寝殿内。

云朱依旧守在公主的床榻边,有小丫鬟前来禀报:“驸马爷还在府门外候着呢,姑娘看?”

“让驸马先回去罢,公主一时半会醒不了。”云朱想了想又说道:“还未曾大婚,继续称呼为樊将军。”

“是。”丫鬟立即去了。

坐在一旁的云雾笑了笑:“你这是为成睿?一个称呼而已,至于么?”

云朱没有回答,云雾又说道:“小侯爷去拿覃国皇帝的人头,据说已经身死异国,你还惦记什么?就算没死又回来了,公主也不记得了,有什么用?”

“公主不记得了还不是你害的?”云朱瞪向他:“这么狠毒的药,为什么要做出来?”

“我听命于谁,你心里清楚,何必质问?”云雾耸肩:“再说当时公主经历了大惊大恸,神智已有癫狂之相,除了让她忘记,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你愿意看着她死?”

云朱沉闷地闭了闭眼,外间有丫鬟呼唤她出去一趟。她起身来到外间,丫鬟递给她一封信函:“不知道是谁送进来的,上面写着姑娘的名儿。”

信封上的落款处,是一棵傲骨嶙峋的青竹。

云朱的眼皮突地一跳,手都有些不受控制地发起抖来。丫鬟从未见过她如此失态,忙扶住她:“姑娘怎么了?”

云朱强自按捺心神,挥挥手让丫鬟退下。她深吸一口气打开信函,暗流云纹的信笺上只有一句话:覃渊的人头。

云雾按照云朱的提示,开始为楚晔瑶诊治。皇帝再次前来,云朱与云雾都避过了覃渊的人头一事,只是说云雾寻到了诊治之法,应该能让公主醒来。果然不出半日,在云雾那一套巫医的阵仗之后,楚晔瑶缓缓睁开了眼睛。

皇帝大喜过望,握着楚晔瑶的手切切细看:“朕的鲁阳啊,可是吓坏朕了,你觉得怎么样?”

楚晔瑶只觉得周身虚浮,像是刚从水里浮出水面,连说话都没什么力气,脑子里也是混沌不堪,断断续续地拼接着自己的思绪:“我……在后院看……然后就晕倒了……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

她竟一点也想不起来。

皇帝拍拍她的手:“想不起来就罢了,许是日头太盛中了暑热,不妨事的。你看,什么事都没有呀!”

楚晔瑶无力地点点头,对皇帝报以笑容:“父皇在,我……不担心。”

皇帝听了这句颇为满意,吩咐她好好休息,又一叠声地传人准备清淡的羹汤,几番嘱咐所有人小心伺候,直折腾到入夜才起驾回宫。

随行的御医、护卫还有云雾,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离开了公主府。云朱关好了门窗,点上一盒安息香,刚想为楚晔瑶放下床帘,却听她幽幽叹气:“我又忘记了重要的事,对吧?”

云朱的手一顿,不动声色地继续展开床帘,宽慰道:“哪有,除了大婚暂缓,殿下什么事情都没耽误呢。”

“可总觉得心里空荡荡的,”楚晔瑶歪着头,细细回想却还是很迷惘:“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想不起来了。”

想不起来的,又何止是几件事情呢?

云朱心口微酸,嘴上却仍是劝慰:“想不起来,大约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殿下平安康泰比什么都重要,这不一切都好好的吗?”

“父皇说,半年前我遇刺受了重伤,好起来之后,记性就时好时坏,叫我无需太过在意,毕竟有什么事,身边的人都会提点。可是云朱啊,”楚晔瑶从床上坐起,委屈地看着云朱:“虽然不记得我看到了什么,为什么晕倒,可是当时那种感觉,心慌惊惧的感觉,我一直忘不掉。”

小说《忘君九回》 第3章 第3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