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青春校园 > 恶魔校草你别拽
恶魔校草你别拽

恶魔校草你别拽

分类: 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8:01

作者:发发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恶魔校草你别拽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恶魔校草你别拽介绍

《恶魔校草你别拽》的主要情节是:“嘉禾啊!莫嘉禾!真好听的名字!兄弟们你们说是吧?”关晓飞笑得越来越张狂,站在楼外的其他人都哄笑着。“嘉禾妹妹,陪哥哥们玩玩呗?”他整个人压了过来,手伸向了她的腰肢。就算她再单纯,她还是清楚眼前的危险的,看着他那阴鸷猥琐的表情,那一刻嘉禾却突然不再畏惧什么,一种被压抑很久的秉性猛烈地窜出心口,因为她意识到一件事情,没有人会来告诉她怎么办了,她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

书友点评:

[{author所有书都刷完了,真的超爱《恶魔校草你别拽》这个文风,男主不种马不圣母,各类女主之间也不会互撕勾心斗角,真的是很棒的作者很棒的小说。

章节试看:

恶魔校草你别拽第6章试读

“哟!不错啊,这么快就明白过来了,不是傻得很过分嘛。”唐茵笑道。

嘉禾心寒彻底,委屈的泪水从清秀的脸上垂了下来,“你们在骗我?”

许亦安正心烦着呢,哪会理睬她的哭哭啼啼,直接从她旁边擦肩而过,向楼上走:“是啊,那又怎样?小妹妹,欢迎来到充满谎言的东区!”

唐茵也只是嘲笑了下她,就跟在许亦安后面上楼了。

嘉禾兀自抹着眼泪,无人问津。

许亦安实在太不甘心了,埋怨唐茵:“你是哪根筋搭错了?就那样把古琴拿出去了!那可是七位数的宝贝啊!”

唐茵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舍得啊?心痛死我了好嘛?可我总不能看你被他们打死吧?”

许亦安冷哼一声:“这跟要了我半条命有什么区别?这下亏大了!你个笨蛋!”

唐茵将他推了一个趔蹉:“得了吧?我好歹还保住了你半条命!没心没肺的!早知道就看着你被打死得了!”

“对了,你昨天真让关晓飞去替你了吗?”

许亦安说:“瞧你问的什么蠢问题?当然没有!这都想不通啊?真蠢!反正海哥已经来找我麻烦了,我当然不能自己吃亏,能拽一个陪葬就拽一个呗,让他天天那一副嘚瑟样,现在海哥发话了,关晓飞管的那片儿我接手了,我们好歹能多捞点!今天晚上把人叫齐了,去找他玩玩儿!”

他们上楼,许亦安换了一套不这么脏的校服,唐茵抹上口红,穿上高跟鞋,和他一起去学校。

嘉禾惶惶失神地坐在楼梯口,抱着膝盖,脸上泪痕还没干,委屈地哽咽着。

许亦安和唐茵直接从她身旁走过,没有看她一眼。

三中的早读课刚结束,每一栋泛黄的教学楼都在无休无止的嘈杂吵闹中,楼道里纸屑灰尘齐飞,男生们身上的校服扭扭歪歪发型各异,互相扔着课本,互相泼水追逐,在走廊尽头抽着烟脏话其彪吞云吐雾,穿着短裙的女生靠在围栏上夸张地说笑,掏出镜子补着妆,跟着手机外放的摇滚音乐摇头晃脑……

他们先去医院看了小晨,这才到了学校,走到三楼,就撞上了十五班的班主任吕宏志,许亦安肩上搭着书包,懒洋洋地睨他一眼,轻蔑地说:“老师好~”

吕宏志看到他脸上的淤青,拉住了他,说:“又跟人打架啦?”

他说:“你管得着吗?我晚上还要去揍人呢?你啰嗦个毛线!”他甩开吕宏志的手往前走。

吕宏志看着他的背影,笑说:“许亦安!老师们早就下好注了,赌你以后是进监狱还是进清华!”

许亦安回头喊道:“是嘛?那你赌的是什么?”

吕宏志往前走了几步:“我压了一百块钱赌你进监狱!所以,尽管让我输吧!”

唐茵已经进了十五班了,小五和南子问她:“茵姐!大安哥来了吗?”唐茵指了指外面,他们就跑出去了,见到许亦安,小五把一张纸递给许亦安,说道:“大安哥,一中和二中总共有十几个人下单了呢,我已经筛掉一些了,我跟他们谈的价钱是一场试五百……”

还没说完,就被许亦安拍了下头:“你脑子秀逗了?会考还一场五百呢?老子给你五百你去考!”

小五很委屈:“五百已经很高了呀……都学生……”

许亦安还没抬起手打他呢,他就被走过来的唐茵拍了下肩,唐茵拿过许亦安手里的单子来看:“五百对你来说很高,对一中二中那群混球来说算个毛啊?这个王强,他爸有八家五星级酒店,他中考就是找的大安哥,花了三千多,不然就他那猪脑子能进一中?现在就出这点钱,还想考南大呢,你就去劝他直接在家里蹲好了……”

小五点点头。许亦安说:“价钱得调整,小五你告诉他们,期末考想进年级前十一场八百,一场五百只能保证及格,统考一场一千包进全区前五十名,会考全科四千满分过关,高考只接两单,211985随便选,让他们竞价,价高者得。”

看小五懵懂的表情就知道他没记住,唐茵说:“算了,小五和南子都还没上道,还是我去谈吧,就按你说的。一中二中价钱不同,每个年级价钱递增,高考他们有具体要求我先帮你谈好。一中高二有个家里很有钱的傻帽要会考了,我得宰他一笔……”

许亦安说:“恩,价钱谈得越高越好,把每场试的时间都排好,哪几场需要准考证也要早点弄到。”

小五傻笑:“茵姐出马肯定没问题了!呵呵!就是大安哥这个六月有得忙了。”

唐茵看了下正在点烟的许亦安,细眉一挑,说:“你大安哥啊,他才不怕忙呢,他可是最爱六月了……”

“因为六月有钱赚!”南子笑道。

唐茵说:“因为六月有高考、统考、会考、期末考,他每年的这个月都能尽情地鄙视出卷老师的智商!”

他们哄笑,许亦安对他们吐了口烟,小五呛地咳了几声:“哦,对了,茵姐,昨天你叫我们去教训的那个老混蛋,已经被我打成重伤了,估计以后都不敢出他那小杂货铺一步了……”

唐茵看向许亦安,许亦安说:“最近学校里烟的生意也不好做,就让那老混蛋给我们贡献一点零花钱吧。”他冷笑一下。

南子大笑,突然想起来:“哦,可是他那店在五号街区啊,我们老去,关晓飞不会……”

许亦安说:“不会,他什么都不会了,他已经没戏唱了,海哥把他踢出局了,以后八个街区都是老子的!”

南子和小五差点高兴地蹦起来。唐茵说:“别光顾着高兴,去把人叫齐了,今天放学后去找关晓飞算算账。”

“好的!茵姐!”他们齐声喊道。

昏暗的楼道里,只有楼口那一点点光亮,嘉禾坐在那一点光亮里,坐了整整一天,哭了无数回,路过的人无数,却无人理睬她,只有小混混对她吹口哨,也没人回答她的问题,就是,她该怎么办?

她甚至都后悔了,自己不应该奏响那把天涯古琴,自己来到这么一个陌生的地方是个完全错误的选择。

她养在深闺十六年,本就不通人情,人心险恶从来没人教过她。来到这里,她顾不上害怕,也忘了害怕,因为她遇到了唐茵和许亦安,她以为他们会对自己好会为自己安排好一切,她只要像以往一样听从别人的安排就好了。

谁想,他们对自己的好只是欺骗,他们的真面目都让自己觉得可怕。

她该怎么办?古琴被抢,自己已经回不去了,谁又能来为她安排生活?她娇生惯养唯唯诺诺了十六年,没有人教她如果被丢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该怎么办?

眼泪也流干了,哭也哭累了,已经到了傍晚。

一群流里流气的年轻人拐进路口,为首的头发里有点红色的男孩子,典型的社会闲散人员的打扮,大概二十出头,手里拿着钢棍,怒气冲天的,嘴里直爆粗口:“天杀的许亦安!竟敢陷害老子!看老子不弄死你!天杀的许亦安!”

后面的一群人跟着他走,越靠近许亦安家所在的那栋楼,他们心里就越犯嘀咕,面面相觑的,都有点犹豫了。离他最近的一个小混混说:“飞哥……这海哥都发话了……还来找……大安哥的麻烦……有点儿不好吧……”

关晓飞推了他一下:“这口气我怎么咽得下!他许亦安在背后捅老子刀子!看老子不当面捅他几刀!哟~怎么了?你们这帮崽子,海哥刚说呢,你们就改口叫大安哥了?要不要脸啊?那小子牙还没你们长得齐整好嘛?一个个的,哪个不是比他多混这么多年?还给一臭小子认栽了不成?”

另一个人说:“可……可,海哥已经收了他七位数的宝贝了,海哥肯定会护着他呀……而且那小子虽然年纪小,但手狠得很啊,十四岁就帮海哥弄残过人呢……这要是……”

关晓飞哪听得进去,光顾着冒火,也没管他们的畏缩直接往前冲,冲到许亦安家所在的楼下却停了,不是因为他也怕了,是因为他看到了楼口坐着的嘉禾,他向来好色,就喜欢调戏女孩子,可以这样说,在东区除了海哥的女人就只有唐茵他不敢碰。

一眼就看到清秀可爱楚楚动人的嘉禾,他瞬间被她吸引了注意力,而且嘉禾有着他所见的东区女孩没有的清纯气质,他一下来了兴趣,动起了坏心思。

“这小妞不错啊……”他笑道。

后面的人见他转移注意力了,也都松了一口气,连忙怂恿:“是啊,是啊,飞哥眼光真好!去认识认识呗!”

嘉禾看着这么一帮人走过来,还都看着自己,有点害怕,站起身来,怯怯地望着他们。他们已经逼近,她往后面退,关晓飞一下冲上来,堵在她面前,她不得不靠在了楼梯栏杆上,愈加惊恐:“你想干什么?”

恶魔校草你别拽第7章试读

关晓飞坏笑:“哈哈,你说我想干什么?妹妹?交个朋友嘛?叫什么名字啊?”

看他这轻浮的样子,嘉禾的眼里有了一种蔑视,警惕性提高,向后躲着他:“……嘉禾……莫嘉禾。”她开口说出这话时,声音变得让自己都觉得陌生,没了软弱的感觉,而是居高临下的鄙夷。

“嘉禾啊!莫嘉禾!真好听的名字!兄弟们你们说是吧?”关晓飞笑得越来越张狂,站在楼外的其他人都哄笑着。

“嘉禾妹妹,陪哥哥们玩玩呗?”他整个人压了过来,手伸向了她的腰肢。

就算她再单纯,她还是清楚眼前的危险的,看着他那阴鸷猥琐的表情,那一刻嘉禾却突然不再畏惧什么,一种被压抑很久的秉性猛烈地窜出心口,因为她意识到一件事情,没有人会来告诉她怎么办了,她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

关晓飞的手一把环住她的腰,与此同时,她的目光转过瞬间的勇敢,就在那一瞬间,她用尽全力抬起膝头,直中关晓飞的胯下,给他狠狠一击。

他痛得大叫起来,她又一推,关晓飞直接摔下了楼梯,在地上捂住痛处打滚。其他人都惊呆了,完全反应不过来这电光火石之间发生了什么事,连嘉禾自己都懵了,她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这样做,那完全那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潜意识里的自卫本能。

懵了一秒之后,嘉禾看着地上的关晓飞,笑了,潜意识的笑,一瞬间豁然开朗。

“呀!小白兔变成小老虎了!奇迹啊!”和许亦安一起站在路口的唐茵惊奇地大笑,他们一放学就带人去找关晓飞,一到五号街区就听说关晓飞到三号街区去找许亦安了,他们就跑到这里来,一来就看到这副画面,他们也都是吃了一惊。

看着立在楼梯上俯视下面那一群乱麻似的人堆的嘉禾,许亦安的嘴角也扬起一丝笑,“有点东区人的样子了。”

后面的小五和南子都忍不住为嘉禾鼓掌了,南子感叹道:“好生猛的萌妹子啊!”

许亦安把棒球棍架在肩上,昂着头,带领乌压压一帮人往前走,唐茵双臂交叉在胸前,踏着高跟鞋走在许亦安旁边。

看到他们过来,那一群人从关晓飞周围站起来散开一些,关晓飞还疼得在地上打滚,唐茵径直走过去,踢了他一脚,虽然没有用全力,但她那高跟鞋尖锐的鞋跟一下把关晓飞捂着痛处的手踢出了血。

他叫得更惨,跟他来的那些人却没有来拦的,明明年纪都比许亦安带的人大,却只敢站在一旁。关晓飞在地上喊:“王八蛋!动手啊!你们给我打!我要弄死这贱人!”

他一叫,就被许亦安的棒球棍重重抡了一下,他伸出来抵挡的胳膊断了,瞬间爆出惨绝人寰的叫声。

许亦安踩在他的另外一只手掌上,把棒球棍架在肩上,看向那帮人,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们敢!”见识了他的狠绝,那些人自然是不敢。

相当于关晓飞二把手的高赛忍不住瞪了一下许亦安他们,立即挨了唐茵的一耳光:“瞪什么瞪?”

高赛捂住脸垂下头:“没有……对不起,茵姐……”

许亦安依旧踩在关晓飞的一只手上,在他面前蹲了下来,冷静地看着他狰狞扭曲的脸,说道:“关老大,现在我们来讲正事,你给我听好了,从今以后,五六七八四个街区也都归我管了,你,不准插手!还有,我以后不想看到你这张脸在我面前乱晃!”

他直起身来,松开了脚,低头看了他一下:“哦,还有一点,老子实在讨厌你这鼻子上的鬼东西!”他直接一弯身拽掉了关晓飞的鼻环,一下鲜血流满了关晓飞一脸,他痛得惨叫到没力气了。

许亦安无视他,对他的那些人说:“你们都是收债的好手,只是跟错了老大,别整天跟着这没用的玩意儿混了,混不出来的!要是哥哥们不嫌弟弟小的话,以后就给我办事,五六七八四个区的账都交给你们来收,分成呢我多给你们一成,这待遇总比跟着他好多了吧?”

高赛他们扫了眼关晓飞的惨状,然后连连应和:“好!好的!大安哥!以后就跟大安哥混!”

许亦安冷笑:“那好,高赛,明天我就要看到这四个街区所有暗场的账本。”

高赛点头:“好!知道了大安哥!明早就送到你学校去!”

唐茵斜了他一眼:“你可别想帮关晓飞刷什么心眼!要知道你们大安哥的脑子算账比电脑还管用,少一笔账,就让海哥断你一根手指头!”

高赛长发下脸色煞白:“明白了茵姐!明白了大安哥!”

许亦安最后踢了关晓飞一脚:“快把他拖走!看着恶心!”高赛几人连忙照办,灰溜溜地跑了。

唐茵跟小五他们说了几句话,让他们先走了,跟许亦安往楼里走。

嘉禾一直看着这凶残的一切,神色呆滞,这一切结束了,她却不知所措了。

他们上楼梯走到她面前,唐茵说笑:“不错啊,唐朝的娇小姐竟然会防狼必杀技,关晓飞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糟蹋了多少朵狂花,却栽在你这人畜无害的活古董手里。”

嘉禾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低下头:“我只是想保护自己……”

许亦安看着她的眼睛:“这里是二十一世纪,这里是东区,你首先应该学会的就是自卫,看来你已经学会了,很好。”

嘉禾还是呆呆的,唐茵从她身边走过:“愣在这里干嘛?”

她说:“从早间开始……我就在这里了……我不知道要去哪里……”

许亦安回头望向她:“那就留在这里,和我们在一起。”

她垂下头:“你们是坏人……”

唐茵冷哼了一声,不想理她。

许亦安伸手抓起她的一只胳膊,与她四目相对:“我们是坏人,我们会骗人,但是我们不会抛弃。”

嘉禾脸上的木然变得柔和,迈开步子,跟着他们上楼。

唐茵无声地望了一下许亦安,他说:“小晨缺一个保姆。”

唐茵笑了。

他们回到许亦安家,瘸叔在他家里,和许紅姝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像哄小孩子一样哄她笑,餐桌上做好了饭菜。

“瘸叔!”许亦安唐茵唤道。

“都会来啦。小安,小茵,你们今天把小佳带到哪里去了?你妈一直哭着说小佳不见了,我哄了一下午才哄好,你们不是上学嘛?”瘸叔问。

唐茵吃了口菜:“我们是去上学了呀,只是她在楼下思考了一天的人生。”

瘸叔笑着对嘉禾招手:“小佳,快过来,阿姨一直在等你呢……”

许紅姝对瘸叔撒娇道:“不叫阿姨,她要叫我妈妈~”

瘸叔连忙哄着:“好好,叫妈妈,小佳回来了,你放心……”

嘉禾木木地向他们走去,坐在许紅姝旁边,看她完全不同于早间的刻薄模样,天真的目光真像个孩子,嘉禾对她心生怜悯,露出一个微笑,在瘸叔期待的目光下,叫了一声:“妈……”

许紅姝欢乐地笑了,抱着她的手臂,“来,小佳,吃小熊饼干,你最喜欢的……”

嘉禾从她手里接过饼干咬了下去:“好好吃,我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点心。”

许亦安看着沙发上三人的其乐融融,心生酸楚。唐茵已经给他盛好了饭,放在他面前:“吃饭!”

吃完饭,嘉禾给许紅姝洗漱完,和她到房间里睡觉,和前一晚一样,听许紅姝对自己温声软语,她也做好准备去面对下一秒许紅姝态度的骤变。

他们三人在客厅,瘸叔说:“那些珠宝卖的价钱还算不错,而且买方还挺爽快,验了货就打了款,就在这张卡里,明天我就去了医院给小晨交手术费和医药住院费。”

许亦安说:“明天我也去!”唐茵也说要去。

瘸叔拍了下许亦安的脑袋:“昨天你们就旷了一天的课了,我可不准你们明天还旷课,两个浑孩子!尤其小茵你啊,也胡闹的,小安脑子好,从小不用上课还能考满分,你丫头本来就笨,还学他鬼混,不好好学习,真的想一辈子待在东区啊?”

唐茵装不高兴,“瘸叔,有你这么损我的嘛?反正我不管,许亦安在哪我就在哪,许亦安要一辈子留在东区,我也一辈子留在东区!”

瘸叔哈哈大笑:“小安你看看!我就说嘛,你已经有小茵这么个童养媳了,哪还用从外面捡一个回来嘛……哈哈……”

许亦安有点闷闷地,没心思跟他们开玩笑,说道:“瘸叔,古琴没了。”

唐茵脸也拉了下来。瘸叔惊道:“怎么会这样?那可是七位数的宝贝啊!”

他们将早上的事跟他说了,瘸叔皱着眉思考了一会儿,说道:“诶,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怪让人心疼的……不过想来,这样小安就不用卷进那毒品生意里了,这是好事,那种生意可碰不得。”

许亦安点点头:“而且把关晓飞拉了下来,海哥把整个东区的债都交给我收了……”

唐茵说:“瘸叔,许亦安这下真成东区一霸了!”

瘸叔没有她那么高兴,面上首先是闪过一丝忧虑,接着才笑出来,拍着许亦安的肩膀:“你小子!行啊!真子承父业了哈,颇有云龙哥当年的风范啊……”

小说《恶魔校草你别拽》 第6章 混迹东区 无耻之徒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