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王爷,这里有只妖
王爷,这里有只妖

王爷,这里有只妖

分类: 幻想时空

更新时间:2021-03-31 17:04:09

作者:包薄宝抱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王爷,这里有只妖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王爷,这里有只妖介绍

《王爷,这里有只妖》,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包薄宝抱,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无忧无力地摇头,“我娘不是狐狸精,我不是妖怪……”陈二麻看着她此时的模样,想到平时她来村子里碰到他时对他笑的模样,心里隐隐有些不忍,但后面村民注视的目光如芒在背,只要烧死了这个妖怪,只要烧死了她,他就能成为村里的英雄,再也不用受人歧视,再也不用被人瞧不起,他是替天行道的英雄,是他除掉了妖怪!如是想着,陈二麻对无忧残忍地道:“不要怪我。”

书友点评:

《王爷,这里有只妖》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章节试看:

我不是妖怪-包薄宝抱

无忧被她这幅架势吓的完全呆住,只知傻愣愣地站在原地给她打,她抬手挡住头脸,“三婶,你别这样!三婶,你听我说……”

“我不听你说!你个狐狸精!我今天非要打死你!”

无忧身上的痛楚越来越多,三婶下手半点没有留情,她被打的有些懵了,这才悟过来此时的三婶已经失去了理智。

“我走,我走,三婶你别打了,我疼……”她忍住眼泪,一边喊一边往村外跑。

“走?我让你走!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三婶像是真的魔怔了一般,竟捡起地上的木盆朝无忧的后脑砸去。

她丢的十分用力,虽没砸到无忧的后脑,却砸到她的后颈处。

无忧顿时眼前一黑,无力地摔倒在地上。

她强撑住身体,甩了甩脑袋,那股令她晕眩的黑暗才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后颈处剧烈的疼痛。

三婶此时从后面追了上来,骑坐在她的身上,劈头盖脸地对着她一阵痛殴。

因为常年在田里劳作,三婶的力气比起一般妇人那是要大上许多,任凭无忧如何挣扎都不能撼动她半分,反而更是惹得她打的一下比一下狠,她眼睛里的血丝一根根爆裂,好像真的要把无忧打死了才能解她心头之恨。

无忧被她骑在身上,被打的眼冒金星,就在她要晕过去的时候,村里人听到动静,纷纷跑到这边来。

众人还不知被三婶骑在地上的是无忧,纷纷上前劝架,好不容易才把三婶拉开,更是好心地将无忧扶起来。

三婶一见有人扶着无忧,越发气的厉害,大吼:“你还敢扶这个妖怪!”

原本扶着无忧的那人见无忧浑身狼狈不堪,眼角、嘴角被打的全是血痕淤痕,一开始还没认出来,心中还在可怜这个小姑娘被打成了这幅模样,而此时一听三婶说妖怪,顿时便看出来她是无忧,吓得一把将无忧推在了地上,如躲瘟疫一般迅速跑到人多的地方,心有余悸地不停在衣服上擦着手。

无忧瘫在地上,几乎动弹不得,三婶打她的时候,专挑头面部下手,是以此时她脑子里一阵一阵的眩晕,胃里也是不断地泛着酸水,想要作呕。

她尝试着撑起身体,却徒劳无功。

三婶在周围人的劝说下渐渐冷静了下来,她看着地上动弹不得的无忧,再看了看周围的围观群众,寻了个身体壮实的村民,身子一软就向后倒去,开始嚎啕大哭。

“我可怜的夫君啊,你死的那么早,丢下我跟石头娘俩,你可知道我这些年过的有多苦啊!”

被她靠住的那个人明显没有想到她会突然来这么一出,起先还不愿扶着她,可身后都是人,退无可退,只好给她靠着。

周围的围观群众听三婶这样嚎哭,起先也是一愣,但这话的内容一出口,他们便也想起了那个老实憨厚的石头爹,想到三婶守了这么多年的寡,看向她的眼神也变成了同情。

三婶瞟了一眼众人的表情变化,哭的更大声了,话中的矛头也直指向无忧。

“都是你,都是你这个小妖怪,还有你那狐狸精的娘!当年要不是你娘,石头他爹能走的那么早吗?你现在长大了,就想来祸害我的儿子?之前要不是看着你可怜,我是决不会同意我儿与你来往的,如今他醒悟过来你不是个好东西,不再去找你了,你还找下山来恩将仇报了?就当我求求你,我就剩石头这一个儿子相依为命了,你行行好,放过他吧!你要找,就找我,你把我的命拿去吧!放过我的儿子啊!”

听到这里,周围的村民脑子里顿时想象出了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石头许久没上山去找这个小妖怪,小妖怪不甘寂寞却找下山来,三婶为了保护自己儿子才对这个小妖怪出手。

这下千错万错,都成了无忧的过错。

村民们自发的向三婶靠拢,眼神统一地怒视着地上的无忧,完全不去思考此时到底谁才是弱者。

三婶背后靠着的那个人,听完三婶这一番哭诉,自动自发地将三婶拦在怀里,用坚硬的臂膀支持着她。周围的村民的舆论方向也是很明显地一边倒地靠向她,她满意地勾了勾唇角,蔑视着看着如一滩烂泥般伏在地上的无忧,跟她斗?她还太嫩了些。

无忧趴在地上,使了大劲才勉强撑起自己的身体,她回头望着三婶,嘴里喃喃念着:“我娘不是狐狸精……”

她此时虚弱不堪,声音更是轻的几不可闻,众人只能看见她的嘴唇在动,却听不太清她到底在说什么。

三婶也是皱起眉头,“你说什么?”

“我娘不是狐狸精……”

这一次大家倒是都听见了。

三婶嗤之以鼻,讥讽道:“你娘怎么不是狐狸精?她不是狐狸精怎么生出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小狐狸精?你娘当年勾引我男人的手段还不足以证明她就是个狐媚子吗?”

无忧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硬撑着自己爬起来,眼睛里翻腾着紫色的薄雾,脖颈出的青筋微凸,她的声音一下提高了不少,“我娘不是狐狸精!”

众人见她这幅模样甚是骇人,纷纷退后了几步,与她保持着距离。

三婶见他们一脸害怕的模样,尤其是里面几个年轻力壮的也是不敢直视无忧,心里直骂这群没用的懦夫。

她咬紧牙关,准备豁出去了。

“你们娘俩都不是好东西!”她一边叫喊着,一边朝着无忧飞扑上去,仍旧是要将无忧打死的架势。

她冲到无忧身前,看清了无忧此时的模样也有些胆寒,但她已经冲到这里来了,万万没有退回去的道理。她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朝无忧的脸上抽去。

无忧此时的反应速度比刚刚快了不少,三婶抽过来的同时,她闭着眼睛反手一挡,预想的疼痛并没有到来,反而是三婶在她身前嚎哭。

她睁开眼睛一看,三婶不知为何竟跌坐在了地上,一边捶着地一边喊:“乡亲们啊,救命啊,她要杀我啊!”

无忧见状,眼睛里的薄雾顿时散开,她惊慌失措地蹲下想去扶起三婶,着急地问:“三婶,你有没有事?我扶你起来……”

她话还没说完,猝不及防地就被三婶猛地推倒在地,她诧异地看着三婶。

三婶像是疯了一般,在地上胡乱扑腾,“啊啊!你别碰我!”

见无忧被三婶一推就倒,好似又恢复成了以往那般柔柔弱弱的模样,众人的胆子就大了起来。

“敢伤我们村里的人,乡亲们!我们今天就除了这个妖怪!”

不知是谁带头喊了这么一句,顿时就得到了全部人的回应。

“除妖怪!除妖怪!”

无忧还没有领悟过来他们是什么意思,就被几个年轻的男子架着手臂给提了起来。

村里几个跟三婶交好的妇人赶紧上前将三婶扶起来,三婶伏在她们肩头哭的撕心裂肺。

无忧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切,看了看三婶又看了看刚刚带头说话的人,“你们要干什么?”

带头说话的那人满脸都是麻子,尖嘴猴腮一看就不是好东西。他见无忧已经被制住,也不再怕她,面带讥笑地对无忧道:“我们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除了你这个妖怪!”

“不要!你们不能这么做!”无忧瞪大了眼睛,豆大的泪珠一颗一颗的滚落,她现在头晕的厉害,浑身如火烧又如冰冻,她使劲地挣扎,可钳着她的那两个人像是有钢铁一般的手臂,任她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她只能无力地喊:“不要,你们放开我!我没有做坏事!”

可没有人理会她的哭喊,村民们迅速地将她五花大绑地捆在村口的一个老树桩上,又在她身边围了一圈稻草。

很快就有人点着了火把送到了那个麻子脸身前,“陈二麻,你去点!”

陈二麻瞪了那人一眼,“你去!”

“除掉她是你提出来了,火刑也是你提出来的,当然得你去!”

“我,我就是出个点子!”

“你怎么这么怂!”

陈二麻在村里的地位并不高,他身形消瘦,体弱不堪,也不劳作,往日里只知游手好闲地在村里游荡,今天去这家蹭饭,明天去那家,村里人都不怎么待见他。如今看他这幅怂样,村民们也都对着陈二麻指手画脚,眼里尽是鄙夷之色。

陈二麻在他们的注目下,心里憋屈的厉害,他看了眼已经半死不活的无忧,狠下心接过那人手里的火把,道:“老子去就去!”

他这一下,倒是把村民们都震住了。

陈二麻举着火把昂首阔步的向无忧走去,活像一个是即将要上战场的士兵。

无忧抬眼看见陈二麻脸上的阴狠神色,还在说:“不要这样对我……”

陈二麻见无忧真的已经连挣扎都没了力气,他冷哼一声,“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那个狐狸精的娘,不仅祸害了别人,还生了你这么个妖怪!”

无忧无力地摇头,“我娘不是狐狸精,我不是妖怪……”

惊变-包薄宝抱

无忧无力地摇头,“我娘不是狐狸精,我不是妖怪……”

陈二麻看着她此时的模样,想到平时她来村子里碰到他时对他笑的模样,心里隐隐有些不忍,但后面村民注视的目光如芒在背,只要烧死了这个妖怪,只要烧死了她,他就能成为村里的英雄,再也不用受人歧视,再也不用被人瞧不起,他是替天行道的英雄,是他除掉了妖怪!

如是想着,陈二麻对无忧残忍地道:“不要怪我。”

他无视掉无忧眼里含着的泪水,转身将火把举过头顶,慷慨激昂地道:“乡亲们!今天,我陈二麻就要除掉这个祸害!”

“好啊!”

他此话一出,立刻引来一片叫好之声,众人眼里再没有平时的淳朴光芒,只有隔岸观火的冷漠,还有隐隐的兴奋。

“除妖怪!杀祸害!”陈二麻此刻也全然已经将自己当成了一个英雄人物,振臂高呼着。

“除妖怪!”

“杀祸害!”

村民们被他调动起了情绪,喊的口号一声比一声响亮,一声比一声有力,群情激奋之时每个人脸上都一种近乎疯狂的兴奋。

无忧被他们震天的喊声给震得头皮发麻,耳朵里尽是嗡鸣之声。

她要怎么告诉他们,她不是妖怪,也不是祸害……

为什么都要这么对她?她从没有害过人,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她娘亲更是从没有伤害过谁,为什么要连她的娘亲一起骂?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不肯听她说?为什么一定要杀了她?

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她只是想找石头哥哥,她到底有什么错?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无忧重复地呢喃:“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她声音不大,但却清晰地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喊着口号的众人立刻被打断,皆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陈二麻更是吓得一抖,回头不敢置信地看着她,难以相信刚刚是她在说话?他明明看见她已经是半死不活的状态了,怎么还有力气说话?

他咽了口口水,大着胆子向她走近了两步,用火把在她面前晃了两下。

无忧感受到火把的光和热量,立刻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盯着他。

陈二麻被她突然的动作吓了一跳,向后踉跄了两步。待他确定无忧没有再继续动作的意思后才仔细的打量了一下此时的无忧——她白净的小脸上仍是青一块紫一块,左边脸颊高高的肿起,嘴角还挂着血痕,眼眶也是乌青的颜色,这仍是之前的那个无忧啊。

可是,他怎么越看越奇怪?

陈二麻又往前进了一步,待他看清无忧的眼睛之后,他先是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而后不过片刻,他竟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张大了嘴巴,颤抖着手指着无忧,“妖、妖怪!妖怪!”

无忧听见他的声音,嫌恶地皱了皱眉,不舒服地动了动手脚,周身捆着的绳索立刻断落在地。

陈二麻见状,顾不得掉在一旁的火把,一咕噜爬起一边哀嚎着一边往人多的地方连滚带爬的跑,嘴里不住的叫:“妖怪!妖怪!”

那边的村民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看着陈二麻如此惊恐的模样,连忙将他拽了回来。

三婶对此更是十分不满,眼看就差一步就能烧掉那个小妖精了,现在却因为陈二麻这个怂蛋而功亏一篑,不由怒火中烧。

她上前一步狠狠抓住陈二麻的衣服,怒声斥责:“你在干什么你这个怂货!你要回来也先把火点上!”

陈二麻像是被吓得不轻,说话时舌头都捋不直,声音更是颤抖不止,他颤颤巍巍伸出手指指向无忧,道:“蛇,蛇妖,蛇妖!她是蛇妖!”

“什么?”还蛇妖?要真是蛇妖,能被她骑着打?三婶毫不掩饰眼里的鄙视,“我看你就是个怂蛋!”

不知何时起,山风变得冷冽如刀,吹得人忍不住战栗,天色也渐渐阴沉了下来。

三婶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眼神往无忧那方瞟去,她还不信那个小妖精今天死不了了!

她只看了一眼,便霎时间呆住,无忧竟然不知何时自己挣开了绳子,站了起来。

无忧面向着这边,身上仍是狼狈不堪的模样,可不知为何,此时的她看上去竟充满了妖异的杀气。

有眼尖的村民看清了无忧此时的形容,立刻惊恐地大叫:“竖瞳!她变成了竖瞳!她真的是蛇妖啊!”

此话一出,惊叫声便此起彼伏地响起,连绵不绝。

所有的人都慌张地抱头乱窜,想赶快逃离这个地方,一时间场面混乱不堪。但很快他们发现无论他们如何跑来跑去,用尽了浑身的力气却仍是跑不开原地半步。

每个人都陷入了空前的恐惧和绝望,除了三婶。

她不跑也不动,就这么定定地站在原地,与无忧对视着。可若仔细看,不难看出三婶此时颤动如筛的四肢,眼睛里也尽是恐惧。

三婶其实很想跑,可她动不了,她与无忧对视着,她能清楚的看见无忧那双暗紫的眸子里紫雾翻涌,一双狭长的竖瞳若隐若现。她浑身颤抖不止,顿时间脑袋里一片空白,她看不见也听不见周围的动静,她的世界里只剩这双妖异的竖瞳,恐惧遏制住了她的喉管,让她几乎窒息。

无忧瞧着她这副恐惧的表情,心里莫名的感到一阵快意,可她身上此时却不太好受,那种一半火*热一半冰凉的感觉越发剧烈,一下让她感觉自己要被烧死了,一下又感觉自己会被冻死。

她感到万分不适地想用冰凉的左手给火*热的右手降温,可手掌里的触感已经不再是正常的皮肤的触感了。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那双原本应该素白的小手此时已经被如鱼鳞一般的鳞片覆盖住了,一大块一大块的鳞片光可鉴人,更是泛着幽幽的紫光。

无忧眼睛里的紫雾散了些,她反复摸着自己被鳞片覆盖住的手臂,心底暗叹,又变成了这副模样……

上一次变成这般是几时?

她还在回忆,额头上突然传来了一阵尖锐的疼痛,有石块掉落在她脚边。

是三婶,没了无忧的目光锁定她,她连忙跑到人多的地方,趁着无忧失神的时候集结着众人拿一切可以扔的东西砸向无忧。

无忧目光锐利地横扫了一眼众人,声音再不复往昔的清脆空灵,变得沙哑而魅惑,“为什么?你们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回答她的是不断朝她扔来的石块树枝,甚至还有他们某些人的鞋子。

她不耐烦地挥手将这些脏物尽数挡在身前,眼底紫雾再次翻涌变得浓烈,她的竖瞳急速的震颤,声音里含着的力量将众人震的捂着耳朵弯下腰去。

“你们凭什么要杀了我!我躲你们,让你们,忍你们!你们却想杀了我!”

无忧的声音响彻了这一方天际,太阳似乎也怕了她,躲在了厚厚的云层后面,找不到一丁点温暖光亮的影子。

她脖颈处的青筋已经爆了出来,紫色的鳞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包裹上了她此处的皮肤,她越发难受,身体里的火似乎战胜了那股冰凉,火*热的感觉越烧越旺,似乎要将她燃成灰烬!

无忧扬天发出一声痛苦的长啸:“啊——”

随着她的声音,山间的狂风越刮越急,扬起一阵飞沙走石,就连地面上的那些村民都几乎被掀翻在地。

无忧发泄出来却仍是没有得到完全的释放,她内心的火*热开始变得狂躁,她必须做点什么来让她自己平静下来。

她低头,目光迅速锁定了站在最外缘的三婶,只一个闪身,她就到了三婶面前,只用单手就抓着她的衣襟将她给提了起来。

三婶目光惊恐地看着无忧,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脚在空中胡乱瞪着,好几下都瞪到无忧身上。

无忧眉头一皱,眼里掠过一阵杀意,不再抓着她的衣领,而是直接掐住她的咽喉,看着她如一只濒死的动物,在做着无谓的挣扎。

无忧脸上浮上一抹浅淡的微笑,她的五官此时尽显妖态,再也找不见往日的清纯,这一笑更是妖魅无比。

她冷冷地看着三婶在她手中翻着白眼,就像看见了不久之前被她骑在身下痛殴的自己,感觉到她的生命在她手中流失,无忧体内的燥热似乎得到了一些压制,她终于好受了些。

“三婶,被人捏着脖子的感觉如何?这样你能体会到吗?我被你压在地上,怎么挣扎都推不开你的那种感觉如何?你开心吗?”

无忧捏住她喉头的手指慢慢收紧,嘴边的笑意更大,但声音却绝对冰冷,毫无感情,“我可是很开心,因为我体会到了你当时的感觉,真的很不赖,怪不得你会恨不得把我打死,原来这种时候,真的是控制不住自己的。”

三婶在她手中痛苦的呜咽,嘴里断断续续地吐出几个破碎不堪的字眼,“石……头……石头……”说完不一会,她便再也支撑不住,白眼一翻就晕了过去。

无忧听清了她是在叫石头的名字,眼神有一瞬间的松动,她嘴里喃喃地念:“石头哥哥……”

就是这一瞬间的犹豫,体内那股似乎要焚烧一切的热火瞬间将她吞没,直冲她的脑门。

她再也控制不了自己,随手将三婶如破布般甩了出去。

无忧痛苦的捂着脑袋,凄厉地尖叫:“啊!”

无忧,慕清寒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