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穿越六界,只为遇到你
穿越六界,只为遇到你

穿越六界,只为遇到你

分类: 幻想时空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8:06

作者:土豆土豆飞飞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穿越六界,只为遇到你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穿越六界,只为遇到你介绍

这本书《穿越六界,只为遇到你》的主人翁云佳慧夜凌风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让天网四人感到最麻烦的是,他们在海边所干的一切,都没有带任何可以遮盖面目的东西,所以,他们的样子都被卫星拍上了。然后,他们的照片被公布在电视上,全世界哗然,都没想到拥有超能力抵抗海啸的天网竟然是几个孩子。他们四个人现在已经算是世人皆知了。最惨的是柳辉,本来就是红的发紫的明星,照片被这么一曝光,所有八卦都集中在他身上,和柳辉有关的事都被挖了出来,这几天一直都是头条。柳辉这一个星期也忙的连人影都见不到。

书友点评:

养了这么久,终于有时间开宰了,不错,是我的菜,五星好评,作者土豆土豆飞飞大大加油↖(^ω^)↗

章节试看:

穿越六界,只为遇到你第7章试读

第二天八人都早早的起来,相约到一起跑到沙滩上捡贝壳。云佳慧和情羽殇明显的睡眠不足,两人都顶着浓浓的黑眼圈,捡贝壳捡的心不在焉。

沙滩上的游客很多,大多数人和他们一样在捡贝壳。云爸妈捡了一会就回去了,就留下几个少年少女在沙滩上玩的很high。

云佳慧把自己的贝壳给了云律,揉了揉有点酸的腰,大大的伸了一个懒腰,缓步踱到海边,看着刚刚升起来的太阳,拿起手中的相机对着海景照了几张。照完之后,又觉得有点不对劲。她看着岸边露出来的暗礁,抓住一个游客问:“今天的海水好浅呢,以前也是吗?”游客也不知道为什么,也都没注意什么。

“怎么了?”柳辉看云佳慧呆呆地看着大海,有点担心的走过来。慧摇摇头,是她多心了吧,自从见了夜凌风就一直心神不宁。

海上的温度很快就高起来,沙滩上的游客也越来越多,葛凌泽招呼他们过来堆沙丘,慧和情羽殇由于睡眠不佳,都拒绝了。

两人走到海边把鞋脱了,让海水冲刷着她们的脚,偶而还能看见一两条小鱼。

慧舀了一口海水,用舌尖微微的一舔,就被海水的咸味咸的皱起了眉:“呕,好恶心。”情羽殇笑着扬起水边玩边说:“要是好喝的话,你们人类也不会担心水资源的问题了。”

这时,云佳慧玩着玩着,突然奇怪的朝情羽殇道:“怎么有小鱼儿死了?咦,还有小虾,好多呢?水也很烫的。”

情羽殇一点也不在意,只是微笑的看着她,随口就道:“这是正常现象,死些小鱼小虾很平常,海水经过太阳的晒后自然会发热。”她当慧不懂这些知识,便解释道。

慧看着脚下死了好几个的小鱼小虾,附近还有好多,联想起今天浅浅的海滩,心里觉得奇怪又不安,而且今天好热,空气很闷,有一种山雨欲来的感觉。

“是吗,我觉得很不对,很不正常,死的太多了,而且总有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有点不安。”慧闷闷的道,再也不玩水了,而站着,看着四周,望着大海,她心里有股强烈的不安的感觉,久久的在心中徘徊。刚才在旅店的时候还没有这种感觉,来到了海边后就慢慢的有了。联想到海边的礁石,心里的不安越来越强。

慧将手伸到水里,真的很不正常,才不到十点,水温变这么热,想到四大护法也在这个城市,心里就更加烦躁,而且这一切现象,都有点像……不会的吧,希望是多想了。

为了以防万一,慧认真的注意了起来,看到不仅她的脚下有不少的鱼虾死掉了,四周也是。心中怦怦的,似乎有股危险在靠近,凝神望去,她的脸色越来越凝重。最后她将目光投到海里,深邃的光似乎将海底透视。不一会儿,她便张大了嘴巴,神色慌乱。

“小羽,快走,快离开这里。”她顾不上自己,拉起情羽殇,迅速的朝海边正在堆沙丘的几个同伴跑去,她要把这件事告诉同伴,找到父母,然后立即马上将他们带到安全的地方。

“慧,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情羽殇见她的表情不对,立即叫道。云佳慧的表情让她知道,有事情要发生了。

慧什么都不说,只是拉着她冲到了同伴面前,然后冲着他们就焦急的大喊道:“快走,快离开这里,这里就要出事了。”

郝逸飞他们玩得正开心,突然看见慧和情羽殇跑过来,又见慧神情焦急,情羽殇一脸的不安,顿时吓着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柳辉一脸的莫名其妙,同时心里也很慌乱,第一个想法便是她们俩惹祸了?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马上就要发生海啸了,快点疏散游客!”云佳慧焦急的大喊,随后便拉起郝逸飞推了出去,“逸飞,快去找广播室,通知这里的政府机构!”

什么?众人的心里顿时“咯噔”一响,慧感觉到会有海啸发生,那就有百分之九十会发生,他们心里清楚,慧在他们所有人之中,感觉是最准的,想必她也是看到了一些现象才肯定会发生海啸的吧?这下,郝逸飞立刻回头毫不犹豫的冲上岸。

就在这时,只听见大地发出了非常沉闷的一声声响,轰。地面突然震动了一下,大海也突然像煮沸的开水,开始以惊人的迅速在翻腾了。

轰轰轰。紧接着又是好几声沉闷又像野兽般的吼叫声,大地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差点让几个人没有站稳。

“啊……”许多尖叫声彼起彼伏,无论是站在地面上的人,还是在海边,海里的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了这样的惊恐声,他们似乎在此时同时感到了危险的气息。

云佳慧也不由得发出了尖叫声,整个人非常的紧张,她还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这奇怪的声音她从来没有听过。

“慧姐……”云律惊恐的抓住慧的衣袖,开什么玩笑,海啸?云律从未有这样的经历,他没有经历过地震,也没有经历过海啸,他哪里知道刚才就是海底的地表发生了地震,即将发生海啸。

“律,快回去。”云佳慧反手抓住弟弟的手道:“找到爸妈,你们赶快跑,跑得越远越好!”

云律慌乱的点点头,随后警觉:“姐姐呢?”云律浑身一个颤抖,想起曾经在电视上看到的发生海啸的情景,那是怎样的惨状啊,光想他就发抖。

“泽,你快去海边救人,你的风应该能起到重大的作用。柳辉、小羽,你们也协助泽救人。律,别管我,我要到海边去看看。”想也没有多想,云佳慧便对葛凌泽、柳辉和情羽殇吩咐,又朝云律交代道。

云律虽然着急,但是知道这样的事情自己根本就帮不上忙,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拖后腿。他乖巧的点点头,什么也不说就挣脱了慧的手,飞一般的跑上岸,向着旅店跑去。葛凌泽、柳辉、情羽殇三人也化为三道光迅速朝海边冲去,转瞬便消失了。

会是那四大护法干的吗?如果目的只是他们的话,为什么要卷进这么多无辜的人?!慧深吸一口气,顾不上许多,转身就往海边跑,时间就是生命啊。如果她一早就知道会发生海啸,说什么她也要跑去对海边所有的人示警。希望此时,还不晚。她一边跌跌撞撞的跑,一边在心里不停的祈祷。

海边的广播也传来郝逸飞的声音:“各位游客、市民,我是天网的成员,海啸马上就会发生,现在请迅速撤离到安全的地方。重复一遍……”

而此时海边早已经大乱,海啸终于发生了。足有十层楼高的海浪像只巨兽般咆哮着扑向海边的人,然后将他们卷入海中。

海边的地面正在蹋陷,无数在海边游泳的人立即被海水和土裹住了,瞬间便被夺了性命,而远离岸边的人则吓得四处逃窜,海水正在疯狂的汹涌的扑向他们。

此时,云佳慧等人都赶到了,惊讶的看着已经失去了控制的海水,蹋陷的地面,无数在海中挣扎求生的人。

“没时间了!”慧看见又一个大浪离他们只有不到一百米远,转眼间就到了眼前。她将全部的力量都汇集在手中,全身的寒气溢出,一层薄薄的冰壁挡在他们面前,二十多米高的大浪击在冰壁上,震的慧后退好几步才稳住身子。冰壁上也出现了数条裂缝,再来一击,肯定就承受不住了。

葛凌泽飞身跃到到了高高的巨大的海浪前,双手呈托起状,两股风卷起海浪形成两股巨大的水柱,引导着这一大片的海水向身后的大海里翻滚,不让它们再往前扑。

情羽殇的能力就是控制水,虽然和大海比起来力量比较小,但是她所到之处,海水都听话的避开了。只是她最多也只是将涌到岸边的海水逼退几十米远,随后又会反扑过来,根本无法阻止海啸。也只能极力的去救受伤的游人。

柳辉的能力是电,不像情羽殇可以暂时控制水的方向,云佳慧能阻止水的前进,葛凌泽能改变水的力度,他只能利用自己的速度来帮游人逃跑。

轰轰轰,地面依然在不停的蹋陷,海水虽然被云佳慧极力的控制住了,但是却让海里的人惨不可言。翻腾的海水不能扑向岸边,便只好在水里折腾,但是也经不起如此大的海浪,不少人活生生的吓死了,淹死了。

而郝逸飞这时也气喘吁吁的赶到了,一路人遇见了不少惊慌失措死命逃离的人,他费了好大的劲逆着人流跑了回来。

眼前的场景令他不敢置信,好几次差点被疯狂奔跑的人给撞倒在地,那呼啸着想狂扑到地上的海浪,足足有几十层楼高。沙滩完全的消失不见了,岸边也决堤了。不少的淹死的人各种死状都有,鲜血染红了水边。

郝逸飞胆战心惊,如果刚才云佳慧没有及时告诉他们,那么他们就算有天大的本领,也早已经是其中一个了,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乱了,慌了,大地还在震动,海水不停的朝着城市淹没着,他的脚边瞬间已经湿了,带着血水。令人忍不住想作呕。

云佳慧的冰壁早就被海浪击破,她又重新造了一层冰壁挡住了汹涌的海水。葛凌泽正在半空中控制着海浪的翻腾,即使有几十层楼那么高,他还是勉勉强强牢牢的控制住了,只是一些海水正在向陆地淹没。

“逸飞!你和柳辉去市区吧,这里交给我们!”云佳慧在慌乱和不安中,终于看到了不远处的郝逸飞,惊喜又担忧的叫道,然后很快便镇定了下来。柳辉和逸飞的能力无法阻止海水,但是却可以很好的引导人群逃跑。

柳辉和郝逸飞点点头,闪电一般的一起向市区里跑。

两人刚离开,慧的冰壁就被冲破了,巨大的海浪涌过来,直接把慧卷进了海里。葛凌泽和情羽殇大惊失色,齐声大喊:“慧!!”只见慧在海中翻腾了几下就消失不见了。海水控制不了的冲上堤坝,葛凌泽和情羽殇也被海浪拍打在道路上,被路上的障碍物碰的浑身是伤。

云佳慧被一个浪头打翻在海中,呛了好几口水,只感觉到海水在自己身边翻滚,耳边“嗡嗡”直响。在她快要窒息而亡时,突然呼吸了一口空气,原来是头露出了海面。她使劲的呼吸了一口空气,手在空中一抓,身边的海水结成了一平方米的冰层浮在水面上。慧用力地爬上冰层,大口的喘气。

远远的看见海水早就涌到了城市里,心里暗暗的着急,怎么办,已经无法控制了,爸爸妈妈和弟弟他们逃掉了没有?葛凌泽和情羽殇呢?为什么没有看见他们?

“啊!!”慧还没完全缓过气,又一个浪打过来,又被打到了水中。

岸上的葛凌泽和情羽殇也好不到哪里,本来就已经筋疲力尽了,依旧努力的引导者海水。当他们看见慧又掉落在海中时,心里都是一紧。街道里都是海水,水里也都是石头、铁块,两人身上早就伤痕累累。

市区里也差不多,柳辉领着云爸妈和云律朝着安全的地方逃避,郝逸飞的火在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作用,市区里的人也都怨声载道,哭喊声,尖叫声,此起彼伏。

慧在水中分不清上下,只能跟着海水上下浮动。感觉到海水从口中、鼻子里、耳朵里涌进身体里。要死了么?呜呜,好不甘心啊,都没有考上大学,没有和柳辉在一起,就这样死了……

就在她绝望的就要停止挣扎时,突然感觉到肩膀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抓住了,然后便觉得身体快速的上浮,头很快就露了出来。

“咳咳!!”刚刚浮出来,慧就开始剧烈的咳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离开了海面后,还在不停的上升,她惊讶的抬起头,当她看见救她的那个人后,不由得说:“夜凌风?”

夜凌风瞥了她一眼,将她扔到了自己的飞行器上。才这么不到一天,她就差点死了,天知道他刚才有多着急,看见慧掉在海里半天没有浮上来,一想到会有什么不测,他竟然一头也给栽进海里!

“是你们干的吗?”清醒过来的慧冷冷的问,哪有在这么巧的时间、地点、人物的情况下发生海啸的?看着夜凌风的眼中带着恨意:“就算想杀我们,也不能连累这么多无辜的人吧?”

夜凌风淡淡的扫了她一眼:“想杀你们,用不着这么麻烦。如果我要杀你,现在决不会救你。”

慧顿住,显然也在思考,夜凌风说得不错,要杀他们,轻而易举,那到底是谁,真的这么巧合?

夜凌风看着她,犹豫着要不要告诉他,这次的海啸的确和他们有关?苍狼本来是为了试炼自己的能力,结果没有收住力,做的有点过分了,这才在无意中引发了这次的海啸。

慧在空中看到了地上的惨状,她痛苦的捂住嘴,天啊,怎么会变成这样,沙滩就像是被血洗过一样,放眼望去,全是尸体。海水还在不断的往上拍打,每一次的上涌,都会卷走一大批人,又会冲上一大批尸体。

“放我下去,我要救他们!”慧扯着他的衣袖乞求道,“拜托了,救救他们。”

“你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夜凌风淡淡的回答,没有把她放下去的意思,然后他便看见慧飞身准备跳下去,他急忙一把拉住她的胳膊,问道:“你就这么想救他们?!”

云佳慧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看着他,夜凌风看着那坚定的目光,只好降下飞行器,把慧放了下去。

慧刚刚下去都没有喘一口气就去救人。反正也都是这样的惨状了,于是她再也没有了顾忌,害怕。勇敢的朝着了在海水中挣扎着呼救的人。

一个,二个……,她顾不得许多,扶着在海中的人,连拖带拉,一手一个,努力的朝着地面走去。

夜凌风站在她身后,没有一点帮忙的意思。帮忙又有什么用,那些她救上的人类,大多数活不过一天,有些人也会永远的站不起来,还不如死了好。

夜凌风看见不远处又有一个大浪打来,手对着海面一挥:“星云盾!”一个巨大的暗紫色的盾牌挡在了整个海岸线上,海水拍打在盾上又倒了回去。就这么一下,海水就无法涌到岸上,情况似乎缓解了好多。

慧疑惑的看向夜凌风,周围除了伤者和尸体,只有他们两人站着。夜凌风撇过头说:“放心,这海水已经被我压住了,陆地上应该无大碍了,但是,我只帮你挡半个小时。”说完飞身一跃,已经站在自己的飞行器上,下一秒便消失在慧的视线里。

郝逸飞和柳辉已经协助当地的警察把大多数人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明显的感觉到街道里的海水开始减少,他们立刻向海边跑去,在城市边缘的街道上看到了撞晕在石柱上伤痕累累的葛凌泽和情羽殇。

他们把葛凌泽和情羽殇交给尾随而来的救护人员就向海边奔去。云佳慧还在那里,他们都担心的要命。

而海边,在星云盾的保护下,沙滩上已经平静了。云佳慧早已经木然了,她机械的救着一个又一个,即使筋疲力尽,手脚发软,她仍然坚持着。她的身上,染上了鲜血,泥土,还有很多的污渍,还有让人作呕的气味。可是,她似乎一点也没有闻到似的,麻木的表情。

此时,她的脑中再也没有其他,情羽殇,郝逸飞、葛凌泽、柳辉他们都不在她的脑海中,只有眼前这一片惨景,这一片人间地狱,这生灵涂炭的城市。

前一刻,她还在这里快乐的生活着,憧憬着美好的未来,幻想着住在这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地方,最幸福最快乐的人生不过如此,只是下一刻她便身处在人间的炼狱,仿佛天堂和地狱只有一墙之隔。

痛苦的呻吟声,求生的呼救声,气若游丝的临近死亡的人,还有被染红的海水,海面上飘浮着的各种各样的东西,人。她听不到呼喊,她听不到海浪声,她什么都听不到。心中没有恐惧,没有害怕,没有难过,只有一片空白。

直到……

“慧!”郝逸飞和柳辉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身边,轻轻的呼唤着她,仿佛怕惊动了她一般。

慧听到这声仿佛从远古传来的声音,不禁回过了一点神,恍惚的朝声音的方向望去。两张英俊的脸,正焦急的看着她。

好久,她才动了动干涸又难受的喉咙,发出了连自己也听不清楚的声音:“啊……?”她疑惑的问道,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不知道他们想说什么,更不知道要做什么,在做什么。

郝逸飞一看到她的样子,便知道她的精神有些失常了,受到了这次海啸的打击,看到了这么多惨状,她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

“柳辉,她受刺激了。”他有些担忧的道,开朗善良的云佳慧变成这样,他的心里跟着一阵抽痛。看着她两眼无神,动作机械,就像个行尸走肉般,真是吓坏了他们。

“逸飞,不用你说,我知道。”柳辉一心一意的放在她的身上,对郝逸飞的话感到有些不耐烦。

柳辉抓着失常了的慧,小心翼翼的温和的道:“慧,我是柳辉,你还记得我吗?”说完,期待的看着她。

慧想了想,迷茫了,然后摇了摇头,想挣脱他的控制。

“慧,你还记得郝逸飞吗,葛凌泽和情羽殇呢?我们刚才在海边玩的,但突然发生了海啸。”柳辉情急之下,连忙比手划脚,他可不想她疯了。

海啸?慧空白的脑海终于有了一点影子,然后在柳辉的话里,她渐渐的慢慢的描述了在海边时的情景。

“哇……”慧在片刻后,终于想起来了,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所有的暂时失去的回忆汹涌而至。她忍不住悲痛的哭了出来,发泄了。

柳辉和郝逸飞的心在高高悬起后慢慢的放下来了,他们知道她好了,恢复神志了,不再那么危险了。“好了,别哭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不由得安慰道,将一身腥臭的她拥入了怀中。

云佳慧泪如雨下,一直坚强的她,支撑了好久好久,终于在这一刻完全的决堤了,崩溃了。她倒在柳辉的怀中,不再坚强,不再苦撑,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寻找温暖和依靠。哭了不到三十秒,便猛的抓住柳辉胸口的衣服,惊慌的说:“快、快救人,只有半个小时了。”她指着紫色的星云盾,半个小时后,夜凌风就会收回这个盾,到时候,海水还会用涌上来,比哪一次都强烈。

郝逸飞和柳辉这才发现挡在岸边的紫色盾牌,盾牌把所有的海水都挡住了,他们可以清楚的看见盾牌另一面的海水依旧汹涌着。

来不及询问慧,郝逸飞赶快赶到救援人员面前,布置一些救治方案,柳辉则是抱起慧,向岸边走去,足够了,一个人坚持到现在,已经到了极限了吧?我们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穿越六界,只为遇到你第8章试读

离海啸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星期,那次的海啸吞没了几千人的性命。这几乎是百年难遇的一次大海啸,但相比之下人员伤亡却少的出奇,事后权威人士预测,如果没有天网及时的营救,这次海啸至少要夺取几十万人的生命。因此,天网的形象在全世界人的心中又高了一层。

让天网四人感到最麻烦的是,他们在海边所干的一切,都没有带任何可以遮盖面目的东西,所以,他们的样子都被卫星拍上了。然后,他们的照片被公布在电视上,全世界哗然,都没想到拥有超能力抵抗海啸的天网竟然是几个孩子。他们四个人现在已经算是世人皆知了。

最惨的是柳辉,本来就是红的发紫的明星,照片被这么一曝光,所有八卦都集中在他身上,和柳辉有关的事都被挖了出来,这几天一直都是头条。柳辉这一个星期也忙的连人影都见不到。

不过,这次海啸让他们下定了一个决心,就是联合玄灵子一起消灭地狱界的罗刹。人类的技术没有发现这次海啸的根源,都以为只是普通的地震引发的。但是,玄灵子却在海面上查到了四大护法的身影,引发海啸的就是他们四个人。

玄灵子对天网四个人说,如果不消灭地狱罗刹,海啸这样的悲剧一定还会发生,仍然会有更多无辜的人类为此失去生命。经历过这一切的天网,早就对地狱罗刹恨之入骨,一想到以后还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们就感到一阵的心惊肉跳。最后几人一致决定,消灭罗刹。

玄灵子有一件事没有和他们说,那就是他也发现了夜凌风在海上救云佳慧的那一幕。他想不出为什么身为敌人的夜凌风会救她,还会帮助他们一起抵抗海啸,只是这一切,让他更加注意起了云佳慧。而慧也没有和他们说夜凌风的事,因为她觉得夜凌风骗了她,她心里很生气,总觉得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也应该是他们两人解决。

只是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会是她被逼背叛天网的根源。若干年后,当她放弃云佳慧这个名字,成为震撼整个修罗界的夜冰月后,回忆起自己在人间界的事,才猛地发觉,也许一切都是在这一刻就决定好了的。

有些怀疑的种子一旦在心中生了根,如果没有及时拔除,总有一天会成为无法撼动的大树,造成的后果却是无法承担的。

自从答应了消灭地狱罗刹,郝逸飞、葛凌泽就接受了玄灵子的特训,每天都训练到很晚才鼻青脸肿地回去。柳辉是因为太忙,参加特训也是断断续续的。

云佳慧从一开始就没有参加,因为云爸妈和弟弟云律病了。从回到家的那一天,他们就病倒了,没有任何征兆。也许是因为经历了海啸受了惊,也许是太担心云佳慧,反正,在床上躺了一个星期,一点不见好。到医院检查,医生说身体各部分一切正常,没有异常,就是受了惊。可是慧的心中却是隐隐的不安。

这天,云佳慧和往常一样没上晚自习早早的回到家,做好饭后,给父母端到卧室,看着他们吃完后,才去云律的卧室。看着他们病的有气无力的样子,慧的心里难受的要命。这一刻,她都想如果自己的异能是医疗术的话就好了。

“今天怎么样?”等云律吃完饭,慧一边收拾一边问。

“好多了,过不了几天就可以上课了!”云律强装自己很好的样子,勉勉强强的笑着。云佳慧心里一酸,这哪里是好多了的样子。脸色还是那么白,明明就是更严重了。

“对了慧姐,”云律叫住正要出去的慧道,“今天有一个紫色头发的大哥哥来了,他留下一封信让我交给你就走了。”

慧听后微微一愣,紫头发的大哥哥?脑海里立刻蹦出一身紫衣的夜凌风。她接过云律手中的信封,打开后,就扫了一眼,就狠狠的撕碎了纸张。该死的,难怪自己的家人无缘无故就病倒了,原来是他们中毒了!

慧将撕碎的信封扔到垃圾桶里,走到云律身边道:“律,我先出去一趟,记住,谁都不要说。”说完,披上白色的风衣,从窗户上一跃而下。

云律疑惑的看着慧消失的背影,又将目光转到垃圾桶上,他费力的爬下床,从垃圾桶里拿出被慧撕碎的纸张,将碎片拼好……然后,双眼霍地睁大。上面写着:

“你的家人中了毒,想要他们活命,就一个人到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云律费力的捂着嘴咳嗽了几声,中毒……慧姐,不会有事吧?

夜晚,很快就到了。只是今天的夜晚压得人心头沉甸甸的,没有一点风声,也没有鸟叫声,给人很阴暗的错觉,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葛凌泽、郝逸飞、柳辉和情羽殇累得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气。在此暗暗称奇,玄灵子看起来就是个老头子,但真是厉害的有点过头啊!四个人合力竟然被他一根手指头打的落花流水,真不是人啊……

“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葛凌泽抱着头抱怨道,呜呜,有点后悔答应玄灵子消灭地狱罗刹了,海啸回来后,身上的伤都没好就被拉过来特训,现在他们身上都是新伤旧伤步步高了。

“这都是为了我们今后能和罗刹交手不落下风啊!”情羽殇一边换气一边说,“你们就这几天就开始抱怨了,你想想我啊,都是几万年了……”

“您强!”葛凌泽无力的伸出大拇指。

“那地狱罗刹什么时候复活?”柳辉问。

“听爷爷说,差不多有10年。”

“10年?!”葛凌泽差点跳起来,“乖乖,10年后我们就老了!”

“10年很久吗?”情羽殇转过头奇怪的问。对于她这种能活上百万年的非人类来说,10年也确实不过是弹指一瞬间。

葛凌泽很受打击的别过头不理她。

“十年只是最长的时间,如果他们夺走了咒符,罗刹的复活也不过十天。”玄灵子坐在一边喝着茶悠然的说,看见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他,他继续说:“虽然我们封印了地狱罗刹十万年,但是,封印自动消除后,罗刹想苏醒过来还要十年。如果用咒符解开封印,那么仅需要十天,他就可以彻底苏醒。”

这么一说,郝逸飞想起来那次四大护法找他们寻找玄灵子,就问:“不会那咒符就在你的手里吧?”

玄灵子淡然的点点头,手中金刚一闪,众人只看见一张金黄色的字符飘在玄灵子的手掌上方,上面用鲜血写着他们看不懂的弯弯曲曲的东西。

“老头,我劝你把它收好。这么明目张胆的拿出来和我们显摆,被四大护法看见抢走就糟了。”葛凌泽枕着自己的胳膊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上的大吊灯警告道。

玄灵子自信的一笑:“四大护法虽然厉害,但对付他们我是绰绰有余。唯一担心的只有一个人。”

“谁啊?”众人好奇,有什么人能比那四个臭名远扬的四大护法还厉害。

“九幽阴月。”玄灵子的目光变得深邃,“地狱罗刹的儿子,他的实力不亚于任何一界的守护者,而他的存在,更是整个六道界的威胁。”

“这么厉害?”情羽殇惊叹,连爷爷这样的人物谈到九幽阴月都变了脸色,而且,“罗刹竟然有后代!?以前怎么不和我说呢,爷爷?”

玄灵子若有所思的看了情羽殇一眼,犹豫了片刻,道:“罗刹其实还有一个女儿,和九幽阴月是双胞胎,叫幽天雪女,只是,她也在十万年前的那场恶战中死了。剩下的九幽阴月也消失不见,十万年间,毫无音讯。”

“也许也死了,尸骨无存吧?”郝逸飞说道。

“希望吧。”玄灵子叹息道,“如果他还活着,六道界中,就没有人是他的对手了。”

这时,他们听见后面开门的声音,然后云佳慧的声音传来:“你们果然还在啊!”

“慧,你来了!”柳辉微笑的站起身,“你家人的身体怎么样了?”郝逸飞、葛凌泽和情羽殇也都站起身和她友好的打招呼。

慧懊恼的摇摇头:“好像更严重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随后,她的目光闪动了一下,看着玄灵子手中的咒符问:“那金灿灿的东西是什么?”

“是咒符。”郝逸飞替玄灵子回答,“四大护法上次找他就是为了夺取这个。”

慧走近玄灵子身边,好奇的看着咒符:“我可以看看吗?”玄灵子思考片刻,将手中的咒符放在慧的手中,顺便问:“你什么时候能来一起特训?”可是他看着慧的手目光却是微微一沉。

“我想等家里人的情况好一点再说。”慧翻来覆去的看着咒符,一边看一边说。自己也觉得奇怪,为什么一拿上这张咒符,自己心里就怪怪的,很想……把它撕碎。

她把咒符还给玄灵子,没有多说什么,看着几个同伴大汗淋漓的站在那里,突然不知怎么和他们开口,心里涩涩的,但是好多话却无法和他们说。

“你们还要特训吗?明天是最后一次的模拟考,别忘了啊。”慧最后还是把溜到嘴边的“对不起”三个字吞了下去,说道:“早点回去休息吧。”

外面,四大护法齐刷刷的站在这个小破屋面前,与上次来的时候不一样,这一次,他们的神色都很严肃,俨然一副生死决斗的气氛。

“狮王,这和答应云佳慧的时候不一样。”夜凌风转头提醒狮王,当时他们只是让云佳慧偷出咒符,将咒符交给他们之后,他们就离开。

“夜凌风,这次你怎么了?平时执行任务的时候,你从来不会犹豫的。”狮王有些意外的看着他,而这次,从白头蛇女对她的家人下毒开始,他就一直反对,实在太不像那个冷酷无情的他了。

“你想多了。”夜凌风不自然的别过头,“我的星云军团自创立以来,就是以团结守信为原则的。这次的做法,背离了我的原则。”

旁边的苍狼阴森森地一笑:“夜凌风,你的原则,不是我们的原则。我的原则就是不惜一切手段,也要得到我想要的。现在,夺到咒符,让罗刹复活,才是我想要的。”

这次夜凌风没有回话,只是陷入沉思。

突然,他们都向后藏住了自己的身子,因为他们看见郝逸飞、葛凌泽、柳辉和云佳慧都先后走出来。夜凌风看见云佳慧时,他的目光微微的闪了一下,但立刻又恢复了平静。可是这没有逃出狮王的眼睛,他看向云佳慧,不禁疑惑,是因为这个云佳慧的人类吗?

这么一注意,他也有点奇怪了,云佳慧长得有点像一个人,但至于是谁,他一时半会也想不起来。但是,为了以防万一夜凌风因为云佳慧而使计划有误,他对夜凌风吩咐道:“你把那三个男生隔开,这里交给我们。”

夜凌风没有多想,悄无声息的远离了同伴。

云佳慧正准备和郝逸飞等人一起离开,却被玄灵子叫住了,说是有话要对她说。慧心里虽然着急,但是也没办法,只好让郝逸飞他们先回去,柳辉本来是想和她一起回的,但是慧以他们累了一天拒绝了。三个男生只好作伴回去,情羽殇也去送他们了。

等他们走远了,玄灵子才冷声问:“云佳慧,你到底是谁?”

慧的心里一凉,难道,他发现了吗?但她还是镇定的问:“老爷爷,你的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懂。”

玄灵子冷笑:“你真的不懂吗?”他拄着拐杖向她逼近一步,“你今天拿了那咒符,一点反应也没有吗?”

“反应,什么反应?”慧不懂,但心里却是暗暗着急,难道真的露馅了?

“那张咒符是用天界的草药做成的,而上面的咒文,也是雪夜大帝用自己的血写上去的。”玄灵子眯起眼,“但是,人间界的人类只要碰到它,就会被它炽热的温度烫坏皮肤,可你却一点都没事。另外,我还想知道,你和四大护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第二护法夜凌风会救你,甚至和你一起阻止海啸?”

云佳慧的脸色微白,不由得后退一步,不可能啊,她和谁都没有说夜凌风的事,玄灵子怎么会知道?

正在慧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突然感到身后一股风袭来,然后便看见三道黑影一起扑向玄灵子。玄灵子也感觉到了,拐杖一点地,身子就跃起数米之高。

慧惊讶的看着面前的三个人,正是狮王、苍狼和白头蛇女。他们不是说在老地方等她吗?为什么会突然到这里?

“云佳慧,咒符拿到了吗?”狮王没有一丝温度的声音传来。慧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狮王满意的一笑:“很好。”玄灵子在吃惊之余,勃然大怒,吃惊的是,云佳慧竟能在他的眼下拿走咒符,怒的是,云佳慧是敌人,而他居然还想相信她!

拿走咒符,对慧来说,根本就不是难事,她只是在拿上咒符翻看的时候,在自己的手前凝聚了一层薄薄的冰层,致使玄灵子的眼睛在一瞬间反光,也就用这一瞬间,调换了咒符而已。但她真的是没有办法,她不敢拿家人的命去打赌,苍狼说了,如果她不同意帮他们夺出咒符,他不介意再来一次海啸那样的灾难。慧实在无法想象又有那么多人死在自己面前的场景,被逼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了。

可他们说好了,只要拿上咒符,他们就走,不会再来打扰他们人间界。

“把咒符给我。”狮王伸出手命令,慧犹豫的拿出咒符,但是没有贸然交给他,而是警惕的说:“我们约好的呢?离开人间界……”

话还没说完,咒符就被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的白头蛇女抽走了,白头蛇女妖艳的一笑:“呦,这位妹妹,我们什么时候说要走了?”

慧看着空无一物的双手,气得直跺脚:“你们……”

“在杀了玄灵子之前,我们不会走。”狮王说完,右手对准了玄灵子,身体周围的气流“轰”的扩散开,浑身被一圈黄色的斗气所包围,就连白头蛇女和苍狼都后退一步。

如果单纯的比较四大护法,狮王绝对是无与伦比的强大。因为他是最早跟在地狱罗刹身边的人,也是他们四人中,唯一一个会使用斗气的人,成为第一护法,当之无愧,同时也让其他三人心服口服。

可是看到这样的斗气,玄灵子只是轻蔑的笑了一下:“只是三级斗气吗?狮王,想和我斗,你还嫩了一点。”说完,青色的烟雾席地而起,围绕着玄灵子的身体旋转。三大护法都是一惊,竟然是五级斗气。

斗气根据武者的战斗力,可以分为红、橙、黄、绿、青、蓝、紫、黑、白九个等级,十万年前,达到五级青色斗气的人都少之又少,而唯一达到紫色七级斗气的人,就是地狱罗刹的一对儿女,幽天雪女和九幽阴月。但是至从幽天雪女死后,九幽阴月也消失不见,六界之中,即使到了现在,仍然没有一个人能达到他们的程度。

使用斗气的人和不会使用斗气的人简直是天与地的差别,十万年前,可以使用斗气的人几乎都战死了。也就是说,现在,六界之中可以使用斗气的人,也许只有站在这里的狮王、玄灵子,以及,那个消失了十万年的九幽阴月三人而已。

狮王看着玄灵子紫色的斗气,稍微斟酌了一下,看来,要赢这场战斗,很难啊。

云佳慧,夜凌风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