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总裁豪门 > 旧爱新欢:总裁大叔别乱来
旧爱新欢:总裁大叔别乱来

旧爱新欢:总裁大叔别乱来

分类: 总裁豪门

更新时间:2021-03-03 11:38:50

作者:李九章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旧爱新欢:总裁大叔别乱来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旧爱新欢:总裁大叔别乱来介绍

《旧爱新欢:总裁大叔别乱来》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总裁豪门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庭之,你也要注意身体。”“嗯。”他闭目养神,整个人的气场仍是清冷而疏离的,闭着眼睛,却也能感受到那摄人心魄的魅力。鼻梁英挺,薄唇紧抿。上帝待这个男人极好,即使岁月渐渐积累,他仍活得玉树临风,一派沉稳潇洒。女人和男人到底不一样。女人最惧怕的就是时间。她跟着他数年,从二十八岁到三十六岁。眼见身边的同龄好友纷纷结婚生子,她却仍旧孤守着一颗芳心。

书友点评:

从我目前读到第一个位面来看,能看出作者李九章是用心去写《旧爱新欢:总裁大叔别乱来》这本书的,一个位面就好像一本书一样,细致,认真,而且文笔很好,不像是刚写书的小白,总之,这本书不错。

章节试看:

旧爱新欢:总裁大叔别乱来第16章试读

飞机落地。

邹沫拖着行李箱,走在人潮熙熙攘攘的大厅里,打开手机,是孟庭之的短信。

“一切可顺利?”简单的五个字,是他一贯清冷的风格。

邹沫勾唇苦涩一笑。关屏,将手机扔进手袋里。

苏黎世的天空,蓝得很是清澈。作为瑞士第一大城市,苏黎世在欧洲古代语言里的意思是“水乡”,位于阿尔卑斯山北部,苏黎世湖西北端,利马特河同苏黎世湖的河口,如同科恩所说,“苏黎世是个妙不可言的城市,但说到底,这里也不过是个’大农村’。”这里有湖光山色也有灯火阑珊,有归园田居也有繁华喧闹。

邹沫站在街边等车。

一辆黑灰色的跑车慢慢停在邹沫面前,玻璃窗慢慢降下,露出程青书白嫩的脸。

“或许您需要在下护送您回家,美丽的女士。”他低沉的嗓音响起,眼眸勾着望着她。

邹沫摘下墨镜。车型是GTC4LussoT,她曾在杂志上见过,价格不菲,看来这个程青书,非富即贵。

“谢谢,但是不麻烦你了。”邹沫反射性拒绝。

“邹沫。”程青书揉揉眉心,笑着看她说,“你已经拒绝我两次了。”语气委屈。

他指的是在新加坡街头他邀她吃饭被她婉拒,还有一次是这回。

看着程青书真诚的脸,邹沫突然有些说不出拒绝的话,略略思忖。还是点点头,有些无奈地笑着说:“那就麻烦你了,程先生。”

“叫我青书。我们是朋友了不是吗?叫程先生未免有些太生疏客气了。”程青书下车,绕到她这一边,帮她将行李搬上车,又体贴地为她打开车门。

“谢谢。”邹沫欠身坐进去。

“走吧,去哪儿?”

邹沫报上地址。程青书点点头,发动汽车。

“你住单身公寓?”程青书一边开车一边问。

那片的楼盘他清楚,都是清一色的白领单身公寓。

“恩。我自己一个人在这儿,用不了多大地方。”邹沫答。

邹沫从手袋里拿出手机,翻开信息栏,点开孟庭之刚才发来的那条短信,微微发怔。

“自己一个人住挺好的,轻松自在。”程青书说。

长久没有得到邹沫的回应,程青书转头瞅她一眼,小小的人深陷在大大的椅座里,头靠在车窗上,小脸被白色的丝巾包裹起来,露出一双眼睛,一双染着轻愁的眼睛,正对着手机屏幕发呆。

程青书顺着瞟一眼她的手机屏幕,似乎是一条短信?

手机铃声响起,邹沫一怔,握着手机的手骤然发紧。

屏幕上闪烁着的名字她再熟悉不过——是孟庭之。

犹豫半晌,邹沫才接起。

“喂?”

“到苏黎世了?”他低沉醇厚的声音自电话的另一端传来,竟让邹沫听了眼眶发酸。

“嗯。”

“我还以为你飞机晚点。”孟庭之处理完工作,这会儿才想起她大概已经抵达,心下疑惑她为何没有回复短信,终究不放心还是打电话询问。

此时,新加坡的天色已晚,孟庭之推开眼前的文件,揉一揉额角,握着手机,听着那头邹沫静默的呼吸声,竟觉得心下安宁。

“此时大概在回家路上?”孟庭之低头看着手表估计着时间。

“嗯。快到了。”邹沫望着窗外倒退的风景,万千思绪涌上心头。

“注意安全,到家了好好休息。”

“好。”

正要收线,电话那头传来孟庭之的声音。

“沫沫,就没什么要说的?”他以为她会像个小话痨那般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今天难得如此沉静,似乎有点不对劲。

邹沫闻言轻怔,她倒是有千言万语想问他,却不知从何开口。

“庭之——”轻柔甜美的声音从电话那边响起,是沈顾雨的声音。

邹沫听到声音眸色一暗,“没什么事了,就这样吧,再见。”

不及孟庭之回答,邹沫率先挂断电话。

将手机放入包里,到底还是心绪难平。

“男朋友?”程青书貌似漫不经心地问。

“什么?”邹沫闻言迷惑地看着他。

“我说,你男朋友打来的电话?”

“不,不算是。”邹沫低头,轻轻地答。

不算是,那就是她还单身。程青书心里推测着。心底不自觉地一点一点地冒出喜悦的泡沫。

*

“你不是第一天当我的秘书。你知道我的规矩,进门前得先敲门。”收了线,孟庭之将手机放在桌上,孟庭之沉着声说,不悦地望着沈顾雨。

“对不起。”沈顾雨尴尬地定在原地。

“什么事?”

“隆一的张总给回复了,说是方案不错,他们那边也很满意。”沈顾雨说,提着手里的食盒放在桌上,“我订了些披萨。你一个晚上没吃饭了。”

她向来擅长不着痕迹地体贴。

孟庭之坐在椅子上,眉目间不掩疲惫。

“有劳你了。”

沈顾雨扫一眼桌上堆积的文件,暗暗咋舌,他最近太过拼命,一天的时间,竟把这些都处理完了。

“庭之,你也要注意身体。”

“嗯。”他闭目养神,整个人的气场仍是清冷而疏离的,闭着眼睛,却也能感受到那摄人心魄的魅力。鼻梁英挺,薄唇紧抿。上帝待这个男人极好,即使岁月渐渐积累,他仍活得玉树临风,一派沉稳潇洒。

女人和男人到底不一样。

女人最惧怕的就是时间。

她跟着他数年,从二十八岁到三十六岁。眼见身边的同龄好友纷纷结婚生子,她却仍旧孤守着一颗芳心。

偶见镜中倒映出来的新添细纹的脸,她心底不知多少苦楚涩然。

她跟在他身边,与他一起在商场上配合得天衣无缝,人人都夸她是商场上的巾帼英雄,人人都知她的心意,可她无论多努力,却始终无法闯不进他心里。

妾有情,郎无意,说的大概如此。

“近期行程表给我。”孟庭之闭着眼吩咐道。

“好的,稍等。”沈顾雨收回眷恋的目光,打开手里的文件夹,将行程表递给孟庭之。

孟庭之看着行程表,略略沉思着。

“给我订一张去苏黎世的机票,大概四天后。”

沈顾雨一愣。他去苏黎世为何?为了见邹沫吗?

旧爱新欢:总裁大叔别乱来第17章试读

沈顾雨手掌握起,心底苦涩,难怪,难怪他今天如此拼命地工作,原来是想去苏黎世会佳人。面上仍是带着公式化的笑,“好,我这就去订。需要我陪同吗?”

“不需要。”

沈顾雨点点头,转身就要出去。

“顾雨。”孟庭之叫住她。

沈顾雨回头。他很少这么叫她,除非私下。

孟庭之揉揉额角,虽然他不愿意过多地干涉下属的生活,但是沈顾雨这几年来的示好越发明显,他不能视而不见了。

“我去苏黎世这段时间,给你放几天假期,你最近跟着我加班也辛苦了,有空多去参加一些社交活动吧,你也该多交些朋友,说不定有合适的。”

他的意思再清楚不过。沈顾雨静默许久,才抬头笑着说:“好。”

*

银灰色的跑车缓缓停下,邹沫解/开安全带,礼貌一笑,“谢谢你送我回来。”

“送漂亮姑娘回家是我的荣幸。”程青书吊儿郎当地对着邹沫坏笑。

“你是否一直如此油嘴滑舌?”

“邹沫,如果你认识我久一点,你就知道,我并非对每一个姑娘都这样。”程青书对着邹沫认真地说。

“总之今天谢谢你。”邹沫提起手袋就要下车。

“我帮你把行李提上去。”

“不用了,有电梯。”

“邹沫,你一直这样拒绝我,真的挺让我伤心的。”程青书捂着胸口做心碎状,瞄到她失笑的样子。便提着她的行李,开始自作主张地往楼里走。

邹沫摇摇头,只得跟上。这个程青书,似乎过分热情了点。

“几楼?”程青书问。

“四楼。”邹沫答。

程青书按下楼层键。

“这儿的环境不错,装修风格也中规中矩。”程青书和邹沫有一搭没一搭地聊。

四楼很快就到了。

程青书帮邹沫将行李放在门口。

人都到门口了,不请他进去坐坐,似乎也不大好,毕竟他帮了自己这么多忙,邹沫暗暗思忖,还是道,“进去喝杯茶?”

“好啊。”程青书笑着,毫不客气地答应。

话已说出口,再难收回,邹沫找到钥匙,开门。

“地方小,我这几天不在,也没怎么整理收拾,你别见笑。”邹沫撩起额前的碎发,有些不好意思。

程青书帮她将行李拖进房间。然后双手插在口袋里,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邹沫的屋子。

“装潢不错,很温馨,很舒服的感觉。”他赞赏着评价。

邹沫当初租下这套房子的时候,房东是个极其认真并且一丝不苟的瑞士人,从家具到地板都收拾得干干净净、规规整整。房子装修风格朴素大方,就是有些空落。

邹沫和房东商量后,将灯光换成暖灯,地板也铺上从百货大楼买来的大片的乳白色地毯,她喜欢赤脚在家里行走,舒服且惬意。

和孟庭之在一起久了,邹沫也被他感染,成了十分注重生活品质的人,她的生活信条是——要讲究,不将就。

书架上琳琅满目地摆满邹沫到各地出差而淘来的小玩意儿。程青书兴致盎然地一样一样看过去,询问着每一个的来历。

目光扫到书架最末处摆着的相框,微微停滞。

相框里,女子穿着厚厚的棉服笑容满面地牵着男子的手,仿佛世间的一切都融化在那如春风般的笑容里了,他们背后是白雪皑皑的阿尔卑斯山。

女子眉目青涩得很,那双水眸里满是快乐与心满意足。男子笑得宠溺,身姿提拔地立在那儿,沉稳清远,一看便知不是寻常人。程青书不自觉地皱眉。

“家里只有柠檬茶和咖啡,你要喝哪一样?”邹沫在厨房里伸出头来问他。

“柠檬茶,谢谢。”程青书答,目光还停留在那相框上。

“喝点水吧。”邹沫将装有柠檬茶的玻璃杯放在客厅桌子上。

程青书收回视线,迈开长腿,大大咧咧地在沙发上坐下。

“那张照片拍得不错。”程青书指着书架上的那张相框说。

邹沫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微微出神,又笑着说,“是吗?我很早之前拍的照片了。”

“和家人?”他在问孟庭之。

“不是。”邹沫拿水杯的手略略一顿,慢慢地答道。

程青书不再追问。这显然不是个很好的话题。

“我看你书架上很多书。”

“无聊的时候常常看,毕竟得给自己充充电。”

程青书看着书架,轻抿一口柠檬茶,“竟然有康德和黑格尔的书?”

邹沫笑着解释,“读大学那段时间对美学感兴趣。要啃很多他们的书。”

“我以为我在苏黎世这样的德语区生活这么多年,大概可以读得懂康德,结果,我发现,如果要想读懂他们,根本不是语言的问题,而是大概得先修习哲学。”邹沫扶额无奈地笑。

“你在苏黎世待多长时间了?”

“挺久了。我从十四岁就来这儿了。”邹沫心下略略一算,竟也这么多年了,“刚来瑞士的时候,连英语都不会,结果发现人家这里是德语,法语,意大利语各种语言混杂着用,跟玩儿似的。”

程青书听着,看着她的样子,嘴角挂着浅浅的笑。

“你在哪儿上的大学?”

“苏黎世大学。”

“那我们就是校友了。我大概比你大一两届,小学妹。”程青书将手枕在脑袋后面对着邹沫说,“你看,缘分就是这样妙不可言。”

“真的?”邹沫睁着眼睛,语气惊喜。想不到两人竟是校友。

“如假包换。小学妹,明天有空吗?学长带你出去兜风。”程青书邀请她。

“明天我大概不行。明天得上班。”邹沫说,“这次不是有意要拒绝你,而是真的有正事要干。”

程青书点点头,耸耸肩,“那真是太遗憾了。”

时间不早,程青书不好停留太晚。

“打扰你许久,谢谢你的招待。”程青书站起身,与邹沫道别。

“今天还要谢谢你送我回来,又帮我搬行李。”邹沫也站起来。

“那有空再见?到时候可别拒绝我了,小学妹。”程青书走到门口,又回头看着邹沫。

“好。回去注意安全。再见。”

邹沫站在门口,看程青书的身影从电梯口消失,才转身回屋。

邹沫,孟庭之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