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职场官场 > 尸乡偃师
尸乡偃师

尸乡偃师

分类: 职场官场

更新时间:2021-03-24 19:10:34

作者:无颜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尸乡偃师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尸乡偃师介绍

《尸乡偃师》是一篇非常好的职场官场小说,无颜为大家带来了小鱼白六儿的故事:蛾子虽然小,但是胜在数量多。无数的蛾子源源不断的撞着门板,那木头门反正也已经腐朽老化,随着那些蛾子不断的撞击,门已经摇摇欲坠,支撑不了多久了。那些肉蛾子孵化之后就会产卵,那产卵可是要产在人的身体里然后孵化幼虫的!虽然说肉蛾子在活人身体里长不了,但是那么多的蛾子要是都在我跟白六儿身体里产下了卵,我跟白六儿哪儿还有活路?该死,它们为啥要往我门里钻啊!那些肉蛾子是想要把我跟黑子当做是寄主吗?此时,我慌慌张张的想要打洪爷电哈,却想到店子里唯一一个电话在一楼。刚刚天花板上发出的撞击声,恐怕也是蛾子撞在天花板上的声音。

书友点评:

《尸乡偃师》这本书把剧情融合得很完美,不会让读者产生突兀的感觉,很棒!主角小鱼白六儿也很有自己的特点,主题明确,5星!没毛病~

章节试看:

尸乡偃师:肉蛾子孵化

但是我们这个古董店为了挂些长幅的字画,也为了显得堂皇一点有门面一点,店面是打通了一二两层楼,所以,一楼的地面离天花板少说也得有三四米高,店里也没啥能踩的桌椅,什么人能够爬在天花板上,还不断的敲击天花板?

我强忍着不让自己发抖,但是那敲击上就像是一种魔咒一样盘旋在我的脑海里,而且,那声音越来越大,不禁是天花板,阁楼的门口也有那种声音,啪嗒啪嗒不断的从门上响起。“妈的,管他是什么玩意儿,老子出去一把火都给他烧了!”

白六儿一边说一边下床就想打开门冲出去看看,我一把拦住了他。“别,先看看外面儿是什么玩意儿再说。”阁楼里有一个声控灯,我们的房门是木头做的,年头久了上面裂出了不少小小的缝隙,勉强能够看到外面的场景。

我咳嗽了一声让外面的声控灯亮起来,然后和白六儿一起下了床,白六儿让我呆在后面儿自己从门缝里往外看。我握着他的一只手,很是紧张的看着白六儿。他看了半晌,手突然抖了一下,对我说:“快叫洪爷回来……外面,全是虫子。”

虫子?我闻言一愣,也从门缝里向外看,只是我看到的却是一大片黑乎乎的东西,贴着墙壁在蠕动,就像是一大群涌动的蛆虫一样。而且有一股十分恶心的气味从门缝里溢出来,那恶臭的味道几乎令我窒息。

“是肉蛾子!他们已经孵化了,你看!”白六儿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外的那些虫子,说道。我抬头一看,只见整个走廊上密密麻麻的都是飞虫,是肉蛾子孵化出的蛾子!那些蛾子足足有人的手掌那么大,而且不断的撞击着我的门房,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就像是飞蛾扑火一样。

蛾子虽然小,但是胜在数量多。无数的蛾子源源不断的撞着门板,那木头门反正也已经腐朽老化,随着那些蛾子不断的撞击,门已经摇摇欲坠,支撑不了多久了。

那些肉蛾子孵化之后就会产卵,那产卵可是要产在人的身体里然后孵化幼虫的!虽然说肉蛾子在活人身体里长不了,但是那么多的蛾子要是都在我跟白六儿身体里产下了卵,我跟白六儿哪儿还有活路?

该死,它们为啥要往我门里钻啊!那些肉蛾子是想要把我跟黑子当做是寄主吗?此时,我慌慌张张的想要打洪爷电哈,却想到店子里唯一一个电话在一楼。刚刚天花板上发出的撞击声,恐怕也是蛾子撞在天花板上的声音。

那么说,下面应该也都是蛾子了。

“小鱼,我们从窗子里跑吧。”白六儿说。此时也没有啥别的法子了,我跟白六儿一起将床单连起来,拴在铁架子床上,然后把床单往下扔想顺着床单滑下去。我刚打开那个窗户想扔床单的时候,却看到外面的街道上竟然有一个黑影,就直直的站在我们门外面儿!

我一愣,那个人似乎听到了我们开窗子的声音,他抬起头看着我,此时我看到那个人的脸上还有身上已经是血肉模糊,而且一种腐烂的气味儿源源不断的从那个人的身上散发出来,纵使是隔着两层楼高我也能闻的到。

“我草,怎么办?”白六儿也看到了那个人,他堵在门口我跟白六儿下不去,屋子里有都是虫子。那个怪人站在楼下,看着我们,突然裂开嘴巴无声的笑了。他的口中露出了鲜红的肉,白花花的牙龈一直烂到了鼻子那边,看上去很是渗人。

下面有那么一位爷,我们肯定是下不去了,就在我们两难的时候,那些蛾子撞击门板的声音越来越响,似乎就要破门而入了。“怎么办?”我问白六儿,他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从房里抽出一根钢棍,绑解释了床单就想要下去,谁知就在这当口儿上,门吱嘎一声,缓缓的开了。

一瞬间,无数的蛾子扑簌簌的涌了进来!

我只看到无数的黑影,铺天盖地的闯进来,耳畔还有白六儿骂骂咧咧的咒骂声,还有他挥舞钢管妄作抵抗的声音。甚至隐约之中,我还听到了楼下那个黑影发出的桀桀的笑声。白六儿护着我拼命的往楼下跑,他脱了衣服罩在我的身上,自己就光着膀子。

“没事儿,别害怕!”白六儿气喘吁吁的跑着还不忘安慰吓得腿软了的我。我们两个人连滚带爬的到了一楼,我看到在今天早上那个怪人在铺子里发疯一样手舞足蹈的地方,趴着满满一地的蛾子!

它们几乎占据了一楼大部分的地面,一片白花花的翅膀上散落下一些淡黄色的磷粉,一楼的蛾子体型更加的硕大,有些因为肥硕无法飞起来,就在地上像是无头苍蝇一样蠕动起来!

我跟白六儿每在地上走一步,就会踩爆一两只蛾子,那些粘腻的汁水粘在我的光脚板上,它们的羽翼、绒毛、内脏都在我的脚下被碾碎,成为一滩烂兮兮的肉泥。

看着这满地的蛾子,一瞬间我明白了,当时那个人白天的时候之所以装成发疯了的怪模样,就是为了掩饰自己往地上散落虫卵的动作!那些古董架子是镶嵌在墙上的,拿不下来而且形状凹凸,虫卵一旦依附在上面就很难清除。

总不可能把所有的古董架子跟架子上的古玩一把火烧了,所以,这场肉蛾子的孵化已经无法避免。

洪爷一定是预料到了这一点,才跑出去避难。空留下我跟白六儿俩人,还说要是他店里的东西有半点儿损伤就拧我脑袋。真阴险….…我一边骂,一边冲门口跑。突然,一个凉凉的东西撞在了我的脖颈间,我伸手一摸,那是洪爷丢给我的那块儿石头。

洪爷既然之道那个人把虫卵洒在了店里,应该也能算到他今儿晚上会来。洪爷自来是不做多余事情,不说多余的话的,他把石头给我,应该也有他的用意。

想到这里,我用手指轻轻触碰了一下那石头,石头表面凹凸不平,坑坑洼洼的似乎雕刻了什么花纹。石头表面凉凉的,摸上去一股沁凉钻进心中,令人莫名的感知安心。

“小鱼儿,你在这儿躲一会儿,我开门出去!”白六儿说道,他的声音里夹杂着粗重的喘息,过多的肉蛾子集中在一楼,它们翅膀上撒下来的磷粉飘散在空气里,令人呼吸困难。白六儿说完,把我往旁边一个柜子里一塞,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之中。

我一个人在黝黑的柜子里,外面不断传来肉蛾子冲撞柜子的声音,那柜子是酸枝儿木拼成的,虽然不是很珍贵,但是柜子很沉,一个壮汉都搬不动,但是此时竟然被一些蛾子撞得摇摇晃晃,足见那些肉蛾子的数量之多。

白六儿从我身旁离开之后,应该打开了店门,既然如此蛾子为什么不从拥挤的小店之中出去,而是一直盘旋在我身旁?在二楼的时候也是,他们冲撞的目标就是我的床铺下面。

好像从一开始,蛾子的目标就是我。过了不知道多久,柜子里的空气都快被耗光了,外面儿蛾子冲撞的声音也渐渐减小,恐怕是已经力竭而往了。

我实在是受不了柜子里沉闷的空气,冲外面儿喊了几句:“六儿,白六儿你在哪儿?没事了吗?”声音被锁在柜子里,回荡着、冲击着我的耳膜,过了一会儿,柜子外面始终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儿回应。我伸出颤抖的手,搭在了柜子的门上。

“吱嘎——”一声,我推开了柜子的门,露出一个小小的缝隙。我把双眼凑过去,从那狭窄的缝隙之中窥伺外面的情况。就在那一瞬间,我闻到一股恶臭从柜子的缝隙之中涌了进来,我还没有反应过来,一只手从那不到两指宽的缝隙之中探了进来!

我狠命的想要关上柜子的门,但是那只手死死的卡在那里,门缝根本就无法再次合拢。那只手狠命的往里钻,手指在我的身上摸索个不休。我急忙用一只手挡住,但是这样我就没有足够的力气合拢柜子门。

外面的东西一下子涌了进来,那正是杨航!此时的杨航,身上已经臭不可闻,而且他身上的皮肤都已经开始大面积溃烂,柜子里面光线很暗,但是我仍然能够看清,他的皮下,有密密麻麻的正在涌动的虫子!

我的手,此时正握在杨航的手腕儿上。我清楚的能够感觉到手掌下虫子在蠕动!“啊!”我尖叫出声,松开了手。没了我的抵抗,杨航无声的笑着缓缓逼近。他那双冰凉潮湿的手划过我的脸颊,所到之处无一不是留下一道道粘腻的汁液和虫卵。

“滚,滚开!”我尖叫着,胡乱挥舞着手护住头部,就在我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杨航却突然捏住了我脖子上的那块儿小木牌儿。

“你果然是……”杨航的喉咙之中发出两声怪叫,当时我处于极度的恐惧之中,根本没有留意他在说什么。

尸乡偃师:茂岭山

蛾子扑打翅膀的声音和杨航的话语不断的回旋在我的脑海中,那些肉蛾子翅膀上扑簌簌落下来的粉尘被我吸入了身体之中,我不住的咳嗽着,呼吸都变得异常困难。就在这时候,随着身后的一声巨响,杨航突然猛的倒进了我的怀里!

随着他的倒下,我看到在杨航的身后,白六儿正面无表情的站立着,手里还有一张已经散架了的太师椅。白六儿伸手将杨航从我身上拽起来,扔到了后院儿里的井中。那口井很深,而且早就已经枯了,白六儿刚刚那一下打的极狠,加上被扔进了那样的深井,短时间内杨航恐怕是醒不过来了。

我哆哆嗦嗦的站起身好久才平复下了自己的心情,白六儿则一直在收拾地上剩余的肉蛾子。不知道过了多久,清冷的晨光已经缓缓洒在了地上,屋中浓重的黑暗也被驱散了些。接着晨光,我看到屋中密密麻麻是一层的蛾子卵,白白的连成一片,像是下了一场细碎的雪。

原本干净整洁的铺子被弄成这狼狈样,洪爷回来肯定饶不了我们,尽管我跟白六儿都已经是脱力,但还是咬牙起来一边收拾,一边低声咒骂着杨航。只是此时,突然一声尖叫从屋外传来,我手一抖差点儿没栽倒在地上。

“啊啊!老林,儿子……这是什么啊,怎么了啊!”那声音像是隔壁卖字画的林婶儿,平日里温文尔雅的她此时已经是歇斯底里,发出类似野兽的吼叫声,我跟六儿对视一眼就冲了出去。

林家字画跟我们铺子正是对门儿。我刚一出门,便看到对面铺子里面一片雪白。墙上,桌椅上字画上尽数是肉蛾子留下的卵!林婶儿正跌坐在屋子中央,怀里搂着两个早已经死去多时的人,那两个正是她丈夫跟儿子。

此时的林婶儿已经失去了理智,只知道嚎哭不止。而林婶儿的丈夫儿子脸上蒙着一层厚厚的粉尘,还有些残破的肉蛾子的翅膀,估计他们是被过多的肉蛾子压在脸上,硬生生给闷死的!而他们的身上,则遍布着一个有一个的小洞,洞口很深,从洞口能隐约看到里面有什么东西在蠕动。

不过,林家的屋里为什么也会有这么多的肉蛾子?突然间我联想到了杨航那件儿满是墨臭味的衣裳,衣服上的墨迹深浅不一怕是买了墨水自己染的。恐怕他就是在林家买的墨水,然后才把肉蛾子的卵留在了林家书画店里。

林婶儿一直都对我很好,小时候还常给我煮糖水,看着她这么难过我心里也不好收。就在我上前安慰林婶儿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洪爷的声音。“白六、小鱼,给我回屋来!”听了洪爷的声音我浑身一颤,白六儿脸上的神情也瞬间僵硬。洪爷要是看到铺子里的那一片狼藉,不知道要怎么罚我们。

出乎意料的,洪爷面对那满坑满谷的蛾子卵却没有说什么,甚至看到那把被白六儿砸烂的红木椅子都没发火儿。他只是径直的走到后院儿,赶到那口枯井前,没好气的冲白六儿说道:“你把他扔这里面儿,这臭味儿熏的整个后院儿还能呆吗?”

白六儿缩缩脖子,略带委屈的说:“要不,别的地儿也没法关人呀,他跑了咋办?”洪爷笑笑:“跑,只要玉髓在这儿,他总还会回来。”洪爷说完,又冲着井里的罪魁祸首骂道:“你丫死了没有?惹了一身肉蛾子还想偷我的玉髓,胆子挺肥呀!”

井里的杨航哼了几声之后缓缓的抬起了身子,喉咙里发出些微弱的呻吟:“洪爷,把玉髓给我,我们做笔生意……”

洪爷听了乐了:“你都成这样了还跟我做生意?你有什么能配得上我玉髓的?”那个人又咳了几句,而后缓慢的说道:“茂岭山儿上,九纵指挥所下面儿,有东西。你可以派人跟我去……”他说话断断续续的,眼见着就要咽气儿了。

九纵指挥所几个字儿一出,洪爷的脸色就变了,由开始的不屑转而有了一丝贪婪,不过也只是一瞬罢了。洪爷紧接着说道:“几个穷的叮当响国民党的墓里,还能有啥好东西值得我冒这个险?”那人听了洪爷的话便知道他动了心,又道:“有东西,那是个墓中墓……”

洪爷顿了顿,从怀里掏出一小黑瓶子扔给了杨航,然后又让白六儿把他从井里弄出来。杨航上来之后首先窜到了太阳晒不着的地方,然后动作僵硬的拉开了自己的袖口。

我看到他煞白的胳膊上有着一个个圆圆的小洞。那些洞极不规则的排列在他的胳膊上,透过溃烂的洞口能隐约窥探到洞穴内里发白的鲜肉。但是这些都不是最恐怖的,令我头皮发麻的是,每一个动里,都有一颗肉嘟嘟的似乎在随着他的脉搏一并跳动的虫子!

杨航看着这些虫卵也是叹了一口气,他把洪爷给的瓶子打开,微微倾斜让瓶子里的粉末儿倒在手臂上。说来也奇怪,粉末儿一接触杨航的手臂,那些虫子就像是疯了一样从他身体里涌出来!虫子呈梭形,两头儿小中间宽,肥嘟嘟的身体从杨航手上的孔洞之中钻出来的时候撑裂了皮肤,流出不少浓稠粘腻的脓水来。

杨航手中的药粉,呈淡蓝色,应该就是玉髓研制成的粉末儿,只不过又加了些别的药物进去。玉髓这东西性凉且有药性,可我却不知道,它竟是肉蛾子的克星。

杨航呲牙咧嘴的忍着痛,洒着药粉。不久,他右臂的虫卵就基本上没了,看着那满是洞的胳膊杨航长舒了一口气。杨航又要清理左臂的时候却发现,瓶子里的药粉已经没有了。“洪爷,您这是……”

“我把药都给了你,你不给我东西怎么办?”洪爷说道。“顺子!茂岭山离这儿近,你一进一出两天功夫绰绰有余,把东西拿来了,剩下的药我再给你。至于拿多少,你自己掂量着办!”

“洪爷知道我?”杨航微微一愣。“废话,北方有点儿名气的人我都知道,一开始就挑明了不就好,还用得着转身弄鬼还装成学生!你小子莫不是除了玉髓,还想从我这儿弄点儿别的?”

听洪爷这么说,那人微微缩了缩脖子,笑笑:“哪儿能啊,我不是怕没啥值钱的东西跟您换玉髓洪爷您不给么。不过,洪爷不让人跟着我一起去?那可是个油斗。”

洪爷眯起眼思量了一会儿,说道:“六儿跟你一起去吧。他还算有点儿经验,你多带着他掌掌眼。”杨航听了一愣,指着我说道:“洪爷,你明知道他才……”他话说了一半,洪爷突然怒斥:“闭嘴!他一个青头,跟你去做什么!”杨航只得把剩下的话咽回了肚子里。

洪爷讪讪的打量了杨航一眼,让他滚去准备,明天一早出发。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那个杨航似乎知道我的身世。从他看到我胸口牌子的时候那个眼神儿,还有刚刚他想要说出口但是最终又咽回了肚子里的那句话。

但是洪爷说的也有道理,白六儿至少身手好点儿,而且之前还跟着洪爷的手下下过些小斗。而我却着实没有啥用处。

洪爷嘱咐完了之后就离开了铺子,我跟白六儿继续收拾铺子里的虫卵。洪爷临走之前嘱咐白六儿明儿一早就跟杨航走,还说那个顺子也算是有点儿本事的,让白六儿在斗里多跟着他长点儿见识。

我一直想追问洪爷他为啥不让我去,但是却始终没有机会问出口。

那一晚,白六儿掌着灯一直在整理东西,他做起来轻车熟路的,动作干净利索,有一种不属于他年龄的果断,而我却只能躲在一旁看着。第二天清晨的时候,白六儿轻手轻脚的从床上下来,一夜没睡的我也跟着起来,想去送送白六儿。

走到门口,那个顺子已经开着车在那里等候多时了。六儿上了后排的位子上,但是顺子却没有开车。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心理作用,我总觉得他在盯着我笑。“小兄弟,你知道你胸口那块儿牌子是什么吗?”顺子突然开口。我一愣,随即问道:“你知道?”

那块儿牌子是我唯一的身份证明,而我的身世则是我心里的一块儿心病。这么多年我一直妄图找到父母和家庭,但是却一点儿这方面的消息都没有,如今顺子的话,对我而言极具诱惑力。

“你跟我来,我会告诉你。”顺子笑着伸手想要拉我,白六儿却冷冷的说:“小鱼儿,洪爷没说让你去,你留下吧。”

“我……”我心里其实很是犹豫。就在这时,我听见洪爷的声音从远处响起:“小鱼,你跟着干啥?”

我一愣,顺子语速很快的说道:“他来了,你就去不成了!”随即伸手拉我,鬼使神差一般。我上了副驾的位置。顺子猛的合上门。看着车窗外快速后退的风景,我的心情始终难以平静。我歪着头看身旁的顺子,他叼着一根烟,哼着不知名的曲调。

小说《尸乡偃师》 第3章 肉蛾子孵化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