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那一刻的回眸
那一刻的回眸

那一刻的回眸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4-08 11:36:49

作者:玛尔丝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那一刻的回眸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那一刻的回眸介绍

作者玛尔丝的小说《那一刻的回眸》主要讲的是:“哈哈!音音你得多么的庆幸嫁给的是我这个痴情的男儿啊!绝对不找小妾!”徐杰轩大笑着。“…”音音转过身,无语地看着徐杰轩“嗯?音音你难道不觉的是吗?哈哈!”“那你也得有胆量去找小妾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音音笑的比徐杰轩更加猖狂。“”徐杰轩无语地看着音音“不是吗?”音音用于徐杰轩一样的口气反问徐杰轩。“额…这个、这个我真的不敢”徐杰轩低下了头。

书友点评:

作者玛尔丝的《那一刻的回眸》这本书写的很不错,构思好,情节引人入胜!

章节试看:

那一刻的回眸第10章试读

在皇宫里待的那几日,小日子过的非一般的舒坦。

不过只住了一个月,还是加上了昏迷的那半个月。因为音音也已经休养的差不多了,再懒在这里也没有什么理由了,所以徐杰轩就又将音音接回了徐府。

其实音音在皇宫里的这一段时间里并不是被人伺候的舒服才不想走的,而是她是因为可以每天都见到林泽宇才不舍得走的

回到了徐府,音音整日躺在床上也是魂不守舍。

“音音,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整日目光呆滞的?”徐杰轩担心地问。

“啊?”音音回过神来。“没有啊,就是觉得整日躺在床上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没事就开始发呆了。”

“哦,那音音你可要快些康复,等你康复了我就带你好好出去玩玩。”徐杰轩爱怜地抚了抚音音有些苍白的脸,说。

“真的吗?”音音惊喜。“那杰轩你可要说话算话呢!”音音可爱地一笑。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音音啊?对吧。”

“恩恩,那我可要快点康复,不然我就要憋死了。”音音吐了口气。

“是啊是啊,我可不要我的音音被活活憋死,哈哈。”徐杰轩轻轻一笑。

有了徐杰轩的保证,音音觉得生活有点盼头了!

音音抬头看着房顶,细细数着有多少条花纹“一、二、三、四啊不对不对!数到哪里了?唉…再来一次!一、二、三、四、五”

“小姐!小姐,大夫来了!”流苏咋咋呼呼地跑了进来。

“啊?来不就来了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音音不开心地说。

“啊、对不起、对不起小姐。”流苏急忙道歉。

“没事啦,快让大夫进来吧!”音音面无表情地说。

“嗯。”说着流苏便出去叫大夫进来。

“小姐,大夫进来了。”

“嗯。”

“少夫人,您这几日感觉好些了吗?”大夫一进来便关切地问。

“嗯,好些了。我这还要多久才能康复啊?”音音可怜巴巴地问。

“呵呵,少夫人这可急不得。您这次伤的有些太重了,想要彻底康复想必没有一年半载的是不可能了。”老大夫摇了摇头。

“啊?那还要这么久啊”音音愁苦万分。看来、看来这次自己一时半会是离不开床了

音音很无所谓地让流苏帮忙褪去了衣服,让大夫看伤势。不过这在古代人的眼里,好像有些不合情理。但是音音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新人,她看得开。

“少夫人这伤势恢复的比较好,看来康复的时间会比预期短一些。”大夫如实地说。

“呵呵,是吗?那就好!”音音笑了。

“那少夫人,我把开好的药给您,您可一定要按时吃药换药!”大夫嘱咐着。

“恩恩,会的会的!”音音兴奋地回答。

“那少夫人我先退下了。”大夫从衣箱中取出开好的药,递给了流苏,便恭敬地弯着腰退了出去。

“流苏,你快去给我熬药吧!熬好了就赶快过来,陪我聊聊天。”

“嗯,小姐我这就去给您熬药。相信小姐一定能很快康复的!”流苏充满信心。

“呵呵,那你快去吧。”

“是。”说着流苏便带着药走了出去。

音音看着流苏走了出去,关好了门,便回过头继续看着房顶数花纹。

“额…刚刚数到哪里了?”音音无奈地挠了挠头。“再数一次!”

音音不厌其烦地又说了一次,但是她数着数着却突然记起了她曾经还是平面模特的时候的事情

她拼尽全力地在平面模特大赛中取得了第十名的成绩,无奈、没有成名。但是却有一个经纪公司找她签约,她便想都没想地就签了。

也不知是天意还是她做的真的还不够好,她一直都是一个替代品,只有在别的正牌平面模特有特殊情况不能出场时她才能露一下面,她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让别人发现她她都快要绝望的时候却遇到了林泽宇

与林泽宇的相识很平常,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音音在伤心的时候喜欢去海边沙滩上散步,这一天,也是这样。

音音光着脚散布在柔软的沙滩上,夏天稍微有些闷热的海风拂过音音光滑的面庞,一头柔顺的青丝被吹散在海风中,那场景在午后的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很唯美

“呀呀呀!停下啊!快停下呀!”突然一个男人奔跑过来。

音音回头,看到一脸焦急的男人,又看了看男人正在看的方向、自己脚下一只狗狗?而且是一直拥有雪白到不能再白的毛的可爱的球球狗。

“嗨!那是你的狗狗?”音音抱起了这只可爱无害的狗狗问。

“呵呵,谢谢你啊,这是我的狗,它叫小米。”那个男人开心地笑。那笑容很阳光、很明朗。音音看的有些入迷

“额?我有那么帅吗?你老看着我。”那个男人微微一笑地打趣道。

“额你的确很帅,不过我更喜欢你这阳光的笑容。”音音没有含羞,说出了自己此刻心中真实的想法。

“哈哈,刚刚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就觉的你散步的画面好唯美呢!”林泽宇也笑着说。

也就是那个有些热的午后,他们相遇了、相识了他们在海边坐着聊了好久

音音感谢小米,让她认识了这个拥有阳光笑容的男人——林泽宇。

音音与林泽宇的磁场很相符,他们聊得没有一点隔阂,音音似乎感觉对这个男人有种很微妙的感觉。

而且此时此刻的林泽宇,他在欣赏音音的同时,心中也有了一种特殊的感觉——那是爱吗?

他们互相留下了联系方式,就这么渐渐熟络了,音音了解到了徐杰轩学的是物理专业,刚刚毕业没多久。林泽宇也了解到了音音是个平面模特,刚刚入道不久

没有多久,他们也都摸清了自己对对方的那种特殊感觉——是爱…

他们之间相处的很合拍,他们在一起互相都感觉很快乐。不过原本就要打算订婚了,却又出了这样的事情。难道这是老天在帮助音音看清林泽宇的为人吗?可是音音是真的很爱很爱林泽宇,她就算不能真正看清林泽宇的为人,她也愿意跟随林泽宇、过一辈子

现在音音反倒有些讨厌老天的帮忙了,老天做的这件事在音音的眼里就是拆红线!

音音想过了当时他们在一起时的场景,他们在一起时的快乐,就会想哭

假如老天爷现在就在严音音的面前,严音音一定会不顾伤口疼痛的抓住他狂扁他一顿!

老天爷得知了音音此刻的想法,貌似也很无奈。这不是他做的…

“小姐,药熬好了,您现在趁热喝吧!”流苏小心地端着还在不停冒热气的药走了进来。

“这么快啊。那我现在就喝吧,喝完你再给我伤口那里换药。”音音费力地想要自己坐起来。

“哎哎,小姐您先别动,等我扶您起来!”流苏看着音音呲牙咧嘴的表情不免有些急,滚烫的药都溅到了手上了一些,流苏咧了咧嘴,什么也没说的将药放到桌子上赶忙扶音音。

音音咬着牙坐了起来,拿过了流苏的手,“没有事吧?烫到了吗?”音音问。

“啊,没事,小姐我没事,我这就喂您喝药!”流苏抽回了手,跑到桌子边端起了药,用小勺一点一点地舀起来,轻轻地吹一吹,再喂音音喝下去。

音音叹了口气,她知道流苏是不会乖乖地让自己看的。

音音心疼地看着流苏,小心地喝着流苏喂的药。

“小姐,这药苦不苦?”流苏关心地问。

“不苦不苦,流苏喂的一定不苦!”音音微笑着。尽管这药再苦,她也不会表现出来。因为她真的觉得自己亏欠流苏的太多了自己并没有做什么事情却让流苏这样无怨无悔的付出、伺候自己…

“唉,这是谁将小姐伤成这样的!让小姐受了这么大的罪!”流苏说着,眼底充满了恨意,但是却又忍不住的为这小姐掉了几滴泪

“不准哭!”音音为流苏抹去了眼泪。“伤我的人现在不也没有什么好下场吗?所以算是平了”音音叹气。

“可是小姐您这受了多大的罪啊!小姐您平日待人接物都是这么礼貌,那怎么会有人做出这种事情啊!”

“没事,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上伤而已。”音音的伤口一直都很疼,而且她也很恨闫音音,但是为了安慰流苏,她忍一下也没有什么。

“小姐”流苏轻轻抹了一把泪,继续给音音喂药

音音也一口一口装作很轻松地喝着药,那种难以下咽却又必须咽下的感觉真的很痛苦

直到将碗里的药全部喝光,音音才松了口气,忍住了想吐的冲动,平躺下让流苏给自己换药。

在换药的时候,音音感觉的到流苏的手在颤抖。

“怎么了,流苏?”音音问。

“没、没什么。”流苏颤抖的说。

流苏没有说,但是音音猜到了差不多,应该是流苏看到这这么神的伤口害怕了吧…

音音闭上了眼睛,她不想再看到这可怕的一切…

音音在这徐府上一躺就是一年,她都已经快被憋出抑郁症了

不过好在这一年后的今天,这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音音终于算是差不多全部康复了!她盼了一年的出游,也终于可以实现了。

不过音音一看到自己小腹处的那一道伤疤,就会有心痛的感觉,她身为一个模特,这种伤几乎可以致命但是转念想想…似乎就算是没有这个伤也一样,自己总归是不能再回到当平面模特的日子了。甚至现在音音都有些不知道在21世纪是怎么生活的了。感觉那些都好陌生,感觉有好多东西都好不适应这种感觉一般人可能真的不能体会的到。

音音走出了自己住了一年都没有出过房门的房间,走到了院子里,享受了一下被阳光照耀着的感觉,好舒服!

音音舒了一口气,虽然伤口时不时还是会有一点点疼,但是这阻碍不了音音的活动了。

“音音!切莫乱动!你才刚刚好!”徐杰轩一走进院子就看到了在兴奋地乱蹦的音音。

“杰轩?哈哈!杰轩我终于能再自由活动了!我好开心呢!”音音绽放出开心的笑容。这种笑容,如音音初见的林泽宇的笑容一样的温暖徐杰轩也爱有这般阳光的笑容的闫音音

“可是你才刚刚好!你这般不小心对伤口不利啊!”徐杰轩走上来一把抱住正在乱蹦的音音。

音音对着正抱着自己的徐杰轩吐了吐舌头,“杰轩你说过只要我一康复就带我出去好好玩玩的!那我们现在就走吧!好吗?”

“我说的是等你彻底康复了!”徐杰轩无奈。

音音听徐杰轩这么说,便出溜地从徐杰轩的怀里挣脱出来,给徐杰轩转了一个圈。“看!我现在已经康复了!我好得很呢!”

徐杰轩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那也不行,你必须等完全康复了再说!”

音音见徐杰轩不愿意,脸立马拉了下来,撅起了嘴。“我不管,我就要去!”

“可……”

“杰轩啊!音音既然这么想去你就带她出去小玩一会儿吧!音音这在家里躺了一年了可是要把她憋坏了!”音音的大姐闫惠茜还有她的丈夫、儿子一起走了进来笑着说。

“大姐!”音音一看来人是自己的大姐,便想都没想地就冲过去楼主了闫惠茜。

“呵呵,闫音音你可重了不少!可要压死姐姐了!”闫惠茜笑着抱怨这音音。

“啊?不会吧!”音音立马从闫惠茜的身上下来,看着自己的身材,“啊!真的胖了!啊啊啊啊啊!大姐我该怎么办啊!”音音一看自己身材胖成了这样,都快要哭出来了。

“音音,没关系的!我还嫌你太瘦呢!总之不管你怎么样我都只要你一个人!”徐杰轩走上来搂住了音音。

“真的吗?”音音惊喜。

“嗯!一定!”

“哇啊啊啊啊!”音音大哭了出来。“可是我嫌弃我自己!”

“唉?!音音啊!哪有自己嫌弃自己的!”音音的姐夫说了话。

“姐夫!你一个男人当然不了解女人的想法了!”

“怎么不了解?我跟你大姐可是已经生活了接近3年了,难道这点事情也不了解?”

“那不一样!除非你也变成女人!”

“哎?!音音怎么对姐夫说话的。”徐杰轩宠溺地捏了捏音音的脸说。

“哈哈,没有事情!这样才像是真正的一家人!”闫音音的姐夫笑着说。

“是啊是啊!”闫惠茜也说。“那、杰轩。大姐都这么说了你就带我去吧!”音音乞求着。

“我也都是为了你好啊,音音。”

“没关系的,你带音音玩一会儿接着回来就好啊。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的。”大姐也劝着。

“那好吧,不过音音要说好我让你回来你就必须要回来。”徐杰轩叹了一口气。

“恩恩!我一定听从指挥!”音音保证着。

“那就好,那大姐你们也一起跟着出去玩吧。”徐杰轩转头对着徐惠茜说。

“你们去吧,我们去了有点打扰你们哈。”徐惠茜笑着说。“我们来就是要看看音音的,既然音音一切都安好,那我们现在也就回去吧。”说着徐惠茜拉起儿子的小手,看了音音姐夫一眼,打算要走。

“那大姐我们送你们。”音音也拉上徐杰轩的手,送徐惠茜一家人走出了徐府。

看着大姐一家人离开时幸福的背影,徐杰轩好生妒忌“音音,等你全好了,咱们就要孩子吧!”

“啊?会不会太早啊……”音音苦恼地挠了挠头。

“怎么会太早呢!再不要孩子那就是要晚了呢。”徐杰轩摇了摇音音的胳膊,可怜巴巴地乞求音音。

音音招架不住,“好吧,等我好了就要小孩子。”

说完,音音心中便又开始谋算下一步该如何办。现在也已经在徐府住习惯了,真的有些不舍得再自己逃出去闯荡而且现在闫音音也已经死了,自己走或者不走有何区别?反正也是回不到21世纪了。现在如何都是一样的

看着徐惠茜走远了,音音和徐杰轩便又回到了院子里。

音音换了一身轻快的薄衣赏,颜色就像是春天盛开的花,多、但是却又都很清雅而徐杰轩穿的是一身米黄色的衣裳,看起来很有朝气的样子。

音音和徐杰轩手牵着手,没有再乘马车,走着穿过了大街小巷,去了附近的小山坡上,享受着这草长莺飞的季节的美丽、这草长莺飞季节的温暖。

音音感觉真的很快乐,在21世纪她从来没有如此放松过,来到了这架空的朝代,需要自己去思考、操心的事情少了很多,感觉真的轻松了不少,直到现在她才想起了当时自己少了多少享受生活的机会啊!

“杰轩!我现在真的好幸福!”音音肆无忌惮地躺到了芳草音音的草地上,开心地说。

“呵呵,能跟你在一起,我也很幸福!”徐杰轩跟着音音一起躺了下来。自己因为身份问题一直都无法像现在这般放肆,而现在终于是能好好疯了一把。徐杰轩也很开心。

“杰轩那你以后常带我出来玩好不好?总是在家里都快憋死了!”音音侧过身搂住徐杰轩的脖子。

“好啊!不过你可要快些康复呢!”徐杰轩也搂过了音音,温柔地说。

“一定会的。还要给你生小宝宝呢。哈哈!”音音打趣着。

“真的吗?你真是这么想的吗?”徐杰轩很惊喜。

“……”音音只是顺口开了一个玩笑。

“哈哈!音音你真的这么想的话那真是太好了!我终于可以能被允许当爸爸咯!哈哈!”徐杰轩开心的大笑。

“……”音音无言以对。

“那音音你可要说话算数呢!等你康复了可不能反悔了呢!”

“……”音音叹了一口气,“死音音!臭音音!你闲的没事开什么玩笑啊!看!现在怎么样了!啊!要疯了!”音音在心里骂自己。

“音音?”徐杰轩看着表情有点痛苦的音音,尝试地叫了一句。

“啊?”音音看着一脸担心的徐杰轩。

“你没事吧?!不会是伤口那里又疼吧??!”徐杰轩说着就坐了起来。

“没有没有!我很好呢!”音音也一咕噜坐了起了…不过、不过这一起倒没什么、就是就是真的害到伤口了“呲————”音音疼的倒吸了一口气。

“音音你没事吧?!要不咱们快些回去吧!今天你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徐杰轩皱了皱眉,很担心音音…

“没事,没事!我只是在刚刚坐起来的时候不小心扯到伤口了,现在没有事情的!我还玩够呢”音音摆了摆手。

“不行咱们还是回去吧!看着你这么痛苦的样子我实在是心疼啊!”

“我不我不!”音音站了起来,跑开了。

“喂,音音你别乱跑了!”徐杰轩也起来,去追音音。

“我不我不!我不要回去!”音音故意不让徐杰轩追上来。

“那好,咱们再玩一会,可是你别这么乱跑啊!音音,慢点!”徐杰轩不费力地拉近了与音音的距离。

而音音这在床上躺了一年没动过的现在才刚跑了两步就没力气了…看着徐杰轩不费力气很快地就追上来了,心里再怎么不愿意身体也不配合了…

音音气喘吁吁地蹲了下来,对着徐杰轩摆摆手,“不、不、不跑了我跑不动了…哎呦累死了!”音音抱怨。

“额……不跑了?”徐杰轩无奈地看着蹲在了地上的音音。

“嗯!不跑了累死了”音音撇了撇嘴。

“呵呵,那咱们回家吧?”徐杰轩搭手去拉音音。

音音一听是要回家,接着就拍开了徐杰轩的手。“我不!”音音撅起了小嘴很不服地说。

“额…那你有本事就再跑啊哈哈。”徐杰轩嘲笑着音音。

“我不跑!我也不回家,我就要在外面玩!都在家里闷了一年了呢!就让我好好玩一玩吧!”音音乞求。

“那好吧,就再玩一小会儿…不然我可就不管你了,我自己走!”徐杰轩双手环胸回过了头去。

“恩恩!杰轩最好了!”音音开心地笑着。“可是、可是、你舍得让我自己一个人在这荒郊野外吗?!”

“哈哈,看你这么有精神一点也不像是有什么毛病,所以啊,把你一个人放在外面有什么不舍得呢?哈哈!”徐杰轩瞪了瞪眼睛,好笑地回答音音。

“啊?可是我还没有彻底好啊!”音音辩解。

“你刚刚还自己说自己已经好了”徐杰轩很无奈。“怎么这一会儿又承认自己没彻底好了…”

“刚才、刚才额刚才是想让你多陪我在外面玩一会儿,而现在你说你要走了,所以我、我才这么说的呢!”音音继续撅着小嘴。

“那好吧,我陪你玩一会儿我就走”徐杰轩在心里偷笑。他觉得闫音音好像比以前变得更加有趣了。

“额那你现在就走吧!哼,不让你陪我了!等下我自己回去!回不去我就睡在大街上!”音音赌气地说。

“那可不行!我徐杰轩的娘子怎么能睡在大街上!”徐杰轩反对。

“怎么不行?谁让你不陪我的!哼!”音音撇过脑袋去。

“额…那你就去睡吧,我不管了。哈哈。”

“不行!不行!不行!徐杰轩你怎么这么讨厌啊!”音音委屈地爬了起来站在徐杰轩面前想要打他、可是、可是音音一看自己的身高和徐杰轩的身高……她怯场了。她放下了已经攥好的粉拳,耷拉下了脑袋说:“那好吧,我们回家吧”这么说着,其实音音心里很不甘!

但是没办法,她只好听了徐杰轩的跟着他回家了

那一刻的回眸第11章试读

自从那一日跟着徐杰轩回了家之后,貌似就没再有机会出来过……音音对此很有意见,但是却也没办法…

于是又在家里呆了接近三个月。

过了这三个月音音那可是彻底好了!

不过这几日徐杰轩都很忙,每天几乎都见不到他的人。一直到了一个有着炎热太阳的一天,徐杰轩风度翩翩地走进了他和音音住的院子。这一路上迷倒了一片小丫鬟

他还未走进院子,就听到了又人轻轻哼曲儿的声音,哼的是他从来没有听过的曲子。他很好奇地站在原地,听着里面人哼的曲子

“月光里,藏秘密,黑夜里,倒影在我,眼睛里,留着的,泪光里,突然很想抚摸你,亲吻你,拥抱你,因为我懂你也孤寂”。

徐杰轩听着这陌生的调,似乎有些感觉到了音音此刻的郁闷。

“音音——”徐杰轩走了进去,走到正坐在树下秋千上的音音身边。“真是苦了你了,整日就让你呆在家里。你现在一定闷坏了吧。”

音音抬头看了看来人,是徐杰轩。音音什么反应也没有,继续低下了头看着脚下。“何止是闷坏了,都直接闷死了!”音音抱怨。“杰轩你这段时间干什么去了?怎么也不来陪我?也不带我出去玩”

“呵呵,我这就是要告诉你我忙的事情的,是个好事情呦。”徐杰轩调着严音音的胃口,但是这并没有什么作用……

“额……什么好事?”音音语气里听不出任何的惊喜。徐杰轩被音音的淡定弄的一阵挫败感

“你想知道就要亲我一口。嘿嘿。不然我不告诉你,也不带你去~~哈哈。”徐杰轩假装什么事情也没有地继续说。

“带我出去??是要出去玩吗?”音音一听徐杰轩说出去便接着就激动起来了。

“哈哈,想去吗?”徐杰轩对着音音挑了挑眉。“想去就要亲我一口。”

“木马!”音音隔空勤了徐杰轩一口。

“不行!不行!没有亲到!”徐杰轩抗议。

“哎呦,你只要说有什么好事情我就、我就亲你一口~~~”音音微笑。

“你还跟我讲条件!”徐杰轩不服。但是他还是说了。“七日后皇上要挟他的妃子谁的去江南游玩,邀请咱们一家人跟着去陪同。哈哈,是好事情吧?”

“皇上邀请?去江南?咱们一家人??还有皇上的妃子们?”

“对呀对呀,是好事情吧!哈哈!”徐杰轩以为音音会很开心。

“额皇上干嘛邀请我们?”音音撅了撅嘴。

“怎么音音??你不想要去吗?”徐杰轩很疑惑。

“额想、想去!皇上邀请咱们一家是重视咱们,是吧。哈哈!”音音苦笑。她为什么要是属于宰相家里的人??而且这皇上怎么事这么多!

“那就好啊,这两天我还要去帮皇上打理一些事情,你在家好好收拾一下东西,七天后咱们就和皇上一起出发了。”徐杰轩安排着。“音音你的伤不会有什么大碍了吧?”

“不会,不会。我已经康复的很好了!”

“恩恩,那就好。那我们七天后就出发咯~~不然真的要把我的音音给憋坏了。”徐杰轩宠溺地揉了揉音音的脑袋。

“切,以为我愿意去似的。”音音在心里想,但是嘴上说的是:“恩恩,我真的快被憋坏了!”

“呵呵,那到时候去了一定要好好玩玩呢。”徐杰轩微笑着说。

“是啊是啊!”

徐杰轩把这个消息带给了音音后,陪着音音聊了一会儿天就又离开了。

音音继续坐回专门为她做的秋千上,一前、一后、一前、一后地摇晃着。音音的脑袋靠在秋千的边上,目光直直地看着前面————发呆。

“小姐?小姐?”流苏轻轻地走到音音的面前,在音音的眼前摆了摆手。

“啊?流苏??怎么了?”音音回过神来,看着流苏,问。

“啊、没、没事,我就是看小姐出神了,以为发上什么事情了,所以走过来看看小姐您。”

“哦,我没事情,你现在忙吗?”音音问流苏。

“不忙、不忙。”

“那你陪我聊聊天解解闷吧!”音音招呼着流苏。

“嗯。”

“你去半个板凳来坐下呀!”音音看着流苏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便又招呼她。

“好吧。”流苏说着便去了西屋搬出了一个小凳子,小心地坐在了音音的身旁。

“过几天去江南流苏你也去吧??”

“嗯,小姐我到时候陪您还有徐少爷去伺候你们。”

“啊,那就好。你要是不去的话我会无聊死、孤独死的!”音音欣慰地看着流苏。

“小姐,到时候去江南玩一定会有好多人去的,就算我不去您也不会孤独的。”

“哪呀!我又都不认识他们,我整日就待在家里。所以我也没有办法跟他们一起相处啊。”音音苦恼地说。

“小姐您人这么好,您一定能很快交到朋友的。”流苏安慰着。

“我不要,我只要有你还有杰轩就好了。别人说不定会害我呢。到时候就算是把我卖了我也不一定能知道。”

“呵呵,小姐您还有我呢!谁要是敢欺负小姐您我就跟她没完呢!”流苏信誓旦旦。

“恩恩!我就是说嘛。有流苏我什么也不怕!”音音心安地笑了笑。她想:“自己其实还没有到人见人嫌的地步吧?就算是人见人嫌也总会有人是真正的爱自己、疼自己的。像是闫娘、闫爹、大姐徐惠茜、流苏、还有徐杰轩…你们都是真正待我的人,所以我也爱你们。你们护我不被伤害,我也不许你们被欺负!”音音在心里暗自地想。

“流苏,我想娘和爹了。”音音用一种求助的眼神看着流苏。

“小姐,我也想他们了。”流苏低下了头,眼神里也充满了悲伤。

“那趁还不到去江南的日子,咱们回去看看娘和爹爹吧!”音音提议。

“可是、可是徐少爷不知道同不同意啊。”流苏担心地问。

“哎呦,这又不是去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怕什么!我在这徐府都躺了一年多了,想娘家了是很正常的啊!”

“那小姐咱们问过徐少爷再去吧。”

“额…那好吧。可是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音音一想到这个便又犯愁了。她真想自己做出一个手机来,现在就给徐杰轩打一通电话可是、可是、这也太不现实了!就她这水平做个小手工都是个难题呢!

不过这件事情如果交给林泽宇办的话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不过材料去哪里弄呢?

想着想着…音音走神了…跑远了

“小姐?”流苏尝试性地叫了叫音音。

“啊?怎么了?”

“额没有啊,就是刚刚您不是问徐少爷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吗?我说晚上应该可以,但是您就说了一句‘手机’就再也没有说什么”

“哦哦,晚上啊!那好吧!晚上问过了杰轩明天咱们就回娘家看看娘还有爹爹!”音音笑了笑。

“嗯嗯。”

“那你先去忙吧,或者去休息一会吧。我要自己呆一会儿吧。”

“是,小姐您有什么事情就唤流苏就好。”流苏站了起来,将板凳也提了起来,开始往西屋走。

“嗯。你先去吧。”音音看着流苏进了西屋,脑袋又靠在了秋千的边上。

她脑袋里乱七八糟的,但是想着想着她突然想到了闫音音不知道为什么,严音音总觉得闫音音并没有死,好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她感觉到了闫音音现在跟自己一样很好。

音音具体想了想也是,自己都能被救起来了闫音音没有理由不被救。而且还有徐杰轩他二哥徐林倾这个武功高手在呢,害怕闫音音能死了不成?

这么想着,音音忍不住打了个颤。如果闫音音真的没有死的话,那自己日后、日后不得麻烦重重??!

“妹的!闫音音我诅咒你没好日子!”严音音忍不住咒骂。但是她再怎么骂也消除不了心中的恐惧。

在秋千上逛了好久好久,没多久徐杰轩又回来了。

“额音音你怎么还在这秋千上面逛着。”徐杰轩看着音音,担心地问。

“呵呵,我在等着你回来呢。”

“等我?”徐杰轩有点小兴奋。

“对呀,我想回家去看看娘还有爹和大姐谁的了。”音音笑了一笑。

“想娘了啊?”徐杰轩温和地一笑。

“嗯,我想去看看他们了,有一年没有见到他们了呢。”

“好啊,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去呢?”

“明天,明天可以吧?”音音站了起来。

“当然可以,明天我正好可以休息一下,我陪你去。”徐杰轩搂住了音音的肩膀。

“哈哈,太好了。杰轩我爱死你了。”音音开心地笑了出来。

徐杰轩也感觉到自己能有音音真的好幸福

第二天天还刚刚亮,音音就睁开了眼睛,因为她真的很期待去看望闫娘。

“啊呜——”徐杰轩也醒来,打了一个哈欠。

“啊?音音你怎么醒的这么早啊?”徐杰轩看着身旁早已醒来正在看着自己的音音。

“我想娘了,所以想尽快去看她。”音音说实话。

“唉也难怪,你这一伤就是一年,你娘也身体不好来看不了你,你想娘了也是可以理解的。其实我现在也特别想去见见闫娘呢。”

音音听徐杰轩这么说,也微微一笑,“哈哈,那今天正好都去看看娘咯。”

说完,他们便开始穿衣打扮。

迎着朝阳,他们做上了马车去了将军府。

到了将军府时,也已经是上午了。他们下了马车,进了将军府。

有人通报了,所以他们才刚刚进了将军府,闫爹闫娘便都出来迎接他们。

“呜呜呜,我的好闺女,一年多了没见,你瘦了啊!”闫娘走上前来拥住音音,眼里闪着泪光。心疼着音音。

“娘,我没事。大姐去看我时还说我胖了呢!”音音安慰着闫娘。

“你大姐瞎说,咱的音音都瘦的皮包骨头了那里是胖了啊!我可怜的女儿啊!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把我女儿害成这样的我一定让她吃不了兜着走!”闫娘充满了恨意。

“娘,我没事了,伤我的人现在听说也已经被皇上的侍卫给逮捕杀了头了!”音音为闫娘抹去了眼角的泪水。

音音与闫娘在一旁上演着苦情戏,流苏也在一旁抹眼泪。闫爹则上前去招呼着徐杰轩。

音音这次会娘家,真的很开心。她再次体会到了有人关心有人疼的温暖。她爱所有爱她、疼她的人。

音音和徐杰轩在将军府玩了一天,吃过了晚饭他们才打算回家——回宰相府。

回到了家后也没过几天,就出发去了江南。

音音从小在江南长大的,她对那里并不陌生,不过就是不清楚原始的江南是何样的。所以音音心中还是充满了期待地。

去江南的路上是水陆兼备。但整体是很享受的。这毕竟是跟皇上一起出行,待遇哪里能坏了呢?

不过在路上音音也细细想了想,林泽宇会叫上宰相一家的缘故应该不只是因为他们家跟皇上关系近吧??这其中一定也是有音音的缘故的。林泽宇知道音音是在江南生江南长得,难道想借此机会带音音领略一下古时故乡的风景?那他还真是用心良苦。不过音音也却是感谢他。林泽宇能这么想,说明他心里还有自己。

在去将难度路上音音除了在与皇上一起用膳时见过林泽宇以外,其他时候真的很少见他。但是气人的是每次音音见到林泽宇,林泽宇身边总会搂着一个不一样的女人。或妖娆、或清纯、或性感、或温柔…音音每次看到林泽宇与这一个个的佳丽相处的如此之融洽,关系如此之暧昧心里就像打翻了醋坛子,酸啊!

尽管那些佳丽的确是林泽宇明媒正娶的,但是音音总觉得就是因为她们才让林泽宇抛弃自己的!就是她们!音音忍不住地给每一位佳丽一个白眼。

这些细节似乎也就是林泽宇看到了,林泽宇每次看到音音脸上显出的吃醋的表情就想笑,而且与自己的嫔妃更加暧昧。他这不是报复,而是大部分男人都会有的一种心理。他喜欢有女人为自己吃醋。醋意越浓、心里越开心!

经过了这长途跋涉,这江南也终于是到了!

他们住在花巨资建造的船上。皇上他们在三楼,音音及宰相一家住在二楼。一楼是用膳享乐的地方。整个船要多豪华就有多豪华。这比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都豪华的多!

音音为自己这短暂的一生里能住一次这么豪华的船儿自豪、满足啊!

这次来到江南是游玩,顺便了解民生之类的。但是音音感觉这皇上还另有企图!而且这企图还是在她身上!

的确,音音没有猜错。

“严音音,听说你最爱的地方时江南,那你可否陪朕下船一起游玩一下?”林泽宇趁音音身旁没有人而发出了邀请,那感觉就像是参加舞会邀请女伴一样。

“额?皇上您不有带来了好多的妃子吗?她们不陪您吗?”音音厌恶林泽宇这副嘴脸。

“朕只想找音音你谈谈心”林泽宇表情看似很认真。

“那小女子也不敢拒绝…”音音在心里翻了翻白眼,他现在是皇上,他的要求自己这一介小女子敢不从吗??

林泽宇听出了音音的话里是充满了讽刺。“音音看似不是很情愿啊?!”

“小女子不敢。皇上那咱们这就下船走走吧。小女子也期待已久了。”音音很不情愿地说出了那句“咱们”。她现在越来越觉得林泽宇这一副屌丝模样真是不适合当这皇帝。

“哦?是吗。那就走吧。”李泽宇伸手做出了请的姿势。

音音也没有理会他,顾自地走了。

林泽宇在后边看着音音的背影,没有什么感觉,也没有什么想说的。

直到下了船,离船有了一段距离,音音才停脚转身。“林泽宇你有什么话就尽快说吧。”

“额音音我就是想要跟你聊聊天而已嘛。你这么激动干嘛?”林泽宇笑了一笑问。

“哟~~看来还是我把你想的太坏了哈!你林泽宇多么好一个人,我怎么能这么想你的坏呢?是吧?!哈哈!”音音现在不怕他。

“音音你正常点,我想问你…”林泽宇皱了皱眉。

“正常点?哦哦,好的!”音音清了清嗓子。“皇上叫小女子出来有何事?”音音故做出所谓的“正常”的姿态。

“严音音!”林泽宇有点火了。

“怎么?皇上?小女子有那里冒犯到皇上您了吗?”

“没有!原本朕还想问问你我那时候这么对你是不是伤到你了,现在呢?我看你过的很好啊!啊哈哈!”林泽宇也顺着音音的势。

音音听林泽宇这么说,真是想现在就上去甩给他一巴掌。但是看在都已经没有瓜葛的份上,她忍了!“呵!皇上您这说的是什么话啊!小女子这么卑贱,而皇上可是龙尊啊!您不是愿意怎样就怎样吗?您又非要想知道有没有伤到小女子作甚?小女子不值得皇上这样挂念吧?!”

“哼,你别不识好歹!”林泽宇彻底火了。他一甩袖子。头也不回地就走了。留有音音在原地站着,看着林泽宇离开的背影满是悲伤…

“泽宇,我不是故意的。如果你真的很生气,那你怎么处置我我都毫无怨言”音音小声地对着林泽宇离开的方向说。

女人所谓的口是心非,不就是这样吗?音音的心里明明很舍不得林泽宇,但是脸上还是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嘴上也说的是违背自己内心真是感觉的话…

看着林泽宇走远了,音音也不再看他。

音音想,反正自己都来了,为什么不好好欣赏一下这江南的美景呢?

于是音音转身,走向了与林泽宇离开的方向的反方向。

这里的江南与自己的的家乡——21世纪的江南房屋结构什么的几乎都是一样的。不过就是空气更加清新,桥下流过的水也格外清澈…

音音趴在桥头上,看着桥下缓缓流着的水,这水通透清澈,水里的鱼儿也能看的一清二楚。小河旁的灰白色色调的房屋的倒影映在清澈的水里、头顶上纯蓝色的天空也被映在水面。

音音很是享受地深呼了一口这原始江南的清新的空气。有微微的晚春的风儿拂过面庞,与当初在海边散步时有些闷热的风的感觉很不一样。这突然让音音又想起了自己的家,还有家里的妈妈和家里的每一件物品…都值得音音回想…

“音音,你怎么自己一个人在这里?”一个温柔的女声在音音的背后响起。

“额?”音音回头。“呵呵,自己一个人来看看感觉也是会很不同的呢!”音音甩去了悲伤,露出了甜美的笑容。“那藜妃你怎么也自己一个人呢?”

“呵呵,我啊,就是觉得在宫里住的太闷也太累了,座椅趁出游的机会向自己一个人好好放松一下!”藜妃也对着音音温和地一笑。

“可不是嘛!这皇宫里除了这斗就是那斗,肯定会活很累呢!不过藜妃你好在还是受皇上宠幸的女人呢!”音音安慰藜妃。

“越是如此活的其实越累啊。”藜妃叹了一口气。

“那妹妹陪藜妃逛逛吧。”音音提议。

“好啊!”藜妃很乐意。

“嗯。”

音音陪着藜妃走在这充满特色的石阶路上,听着藜妃抱怨的皇宫糟糕的生活。音音其实还是很喜欢藜妃的。

不过听着听着,藜妃突然停下了脚步,面朝着音音,问:“音音,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音音点了点头,“嗯,姐姐您问就好。”

“音音,我总觉得你跟泽宇之间好像有什么故事,可以给姐姐讲讲吗?”藜妃的那表情有些像是乞求。

“额?我跟皇上之间没有什么交集的啊。”音音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看着藜妃。

“音音,咱们都是女人,有些事情都是能感觉到得。你不会是把姐姐当外人吧?”

音音无奈,就是因为不把藜妃当做外人才不想说的呢。如果音音把藜妃当外人的话,她一定会不用她问就拿出很多事堵死她的。

“姐姐,妹妹没有把姐姐您当外人的意思。妹妹真的跟皇上没有什么交集的。”

“音音不会是怕姐姐不开心吧?没关系啊!音音你也是嫁了人的了,而且还是宰相家的儿媳妇,我又怎么会担心你会对我有什么不利呢?”藜妃很真诚。

“妹妹都知道这些,其实妹妹真的跟皇上没有什么交集啊!”

“妹妹既然不想说,那也就算了…”藜妃似乎有些失望。

“姐姐您最喜欢什么花儿呢?”音音撇开了话题。

“哦?花儿?那音音你最喜欢什么花儿呢?”

“呵呵,妹妹最喜欢的莲花。‘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音音微笑着。

“看来妹妹的还是与周敦颐有相同爱好呢。”

“那姐姐您喜欢什么花儿呢?”音音问。

“姐姐最喜欢月季…”

“哦…”

“现在天色也不早了,快该吃晌午饭了,咱们回去吧。”藜妃看了看天,说。

“嗯。”音音也顺着看了看天色。

音音与藜妃一起又按原路回到了船上。

刚回到船上,就看到徐杰轩紧张地跑了过来。“音音你去哪里了?”

“我刚刚跟姐姐一起下船玩了一会儿。”音音笑了笑。

“音音!你吓死我了!这里人生地不熟的你自己一个人出去我多不放心啊?!你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徐杰轩呼了一口气。

“我、我刚刚没有看到你在哪里,然后又忍不住下去玩,所以就先自己下去了…”音音低下了头,像是一个犯了错的孩子。这里的所有地方对于音音来说不都是人生地不熟吗?呵呵…

“你伤也是刚刚好,以后做事情要为自己的身体和安全着想啊!”徐杰轩叹了一口气。

“嗯!我记住了!”音音冲着徐杰轩甜甜地一笑。

“有人疼爱着真幸福…”旁边的藜妃突然说,语气中有些悲伤。

“姐姐为何这么说??姐姐不也是有人疼爱吗?何况那人还是皇上”音音一说到这里,心里就有些不舒服

“呵呵,不说了,姐姐也不打扰你们小夫妻两个了,我先回去了。等下别忘了下来用午膳呢~~”藜妃温和地提醒着。

“嗯,那我们一会儿见哦~~”音音对藜妃摆了摆手,跟她说再见…

藜妃真的是个好人

“音音,看来你与藜妃感情还不错呢。”徐杰轩微笑着说。

“呵呵,藜妃人这么好,我不跟她相处的好一些怎么能行呢?是吧~哈哈哈”音音喜欢藜妃是仅次于流苏之后的。

在音音心里闫娘是第一,徐杰轩是第二,大姐徐惠茜是第三,流苏是第四

当然与喜欢对立的就是讨厌,音音最讨厌的也就是那个闫音音和那个徐杰轩的二哥徐林倾了!

“呵呵,是啊。藜妃是个好女子啊!不过就是被卷入了后宫的斗争之中了,可是毁了她的大好青春啊…”徐杰轩表示可惜。

“是啊,这宫斗得毁了多少人的大好时光呢!”音音看着藜妃里看的地方,也摇了摇头。

“哈哈!音音你得多么的庆幸嫁给的是我这个痴情的男儿啊!绝对不找小妾!”徐杰轩大笑着。

“…”音音转过身,无语地看着徐杰轩

“嗯?音音你难道不觉的是吗?哈哈!”

“那你也得有胆量去找小妾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音音笑的比徐杰轩更加猖狂。

“”徐杰轩无语地看着音音

“不是吗?”音音用于徐杰轩一样的口气反问徐杰轩。

“额…这个、这个我真的不敢”徐杰轩低下了头。

音音看着徐杰轩这幅摸样,突然有种想要保护他的感觉,虽然她还需要他保护,但是音音至少也可以多关心他一下~~音音想到此处,很是开心地笑了。

“嘿嘿,我永远都不许你给我找小妾!”音音钻到了徐杰轩的怀里。

徐杰轩搂住了音音,将下巴抵在了音音的头顶上。“我有你就够了,还找什么小妾啊?!那样我不得被你们欺负死啊!哈哈。”徐杰轩笑着说。

音音不止一次地听说过,男人的话不能信,尤其是那些什么海誓山盟、誓言之类的。因为随着时间的变迁,很多事物都会发生改变,何况男人的新心呢?

但是尽管如此,音音还是宁愿相信徐杰轩的这句话。虽然音音知道徐杰轩的未来许给的不是自己,但是至少现在她能听到他亲口对她这么说,她亦满足了…

“小姐?”流苏突然跑了过来,“额”她一进来就看到了自家主子与自己少爷在相拥,接着就挡住了眼睛羞答答地就退了出去。

音音从徐杰轩温暖的怀里出来,看着刚刚退出去的流苏。“流苏?什么事情?”音音的语气里听不出一丝的尴尬与害羞。

“额小姐。皇上唤您和徐少爷去用午膳,流苏来通报的…”流苏还是有些尴尬,她很不自在地又走了进来。

“哦。”音音应了一声,便又看向了徐杰轩,“杰轩,咱们去吧。”

“嗯。”

然后徐杰轩与音音一起携着手走向了船的一楼。后边跟着小心翼翼,脸上还挂满夕阳般红色的流苏。

“杰轩你来了。”皇上一看到他们下来了就招呼着。

“臣妾参见皇上。”音音与徐杰轩一起向林泽宇请安。

“呵呵,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快入座吧!”林泽宇示意着音音和徐杰轩坐下。

“谢皇上。”说完他们便又找了一个比较顺眼的位置坐在了一起。

在这餐桌上,毕竟是与一代君王一起用餐,气氛显得有些压抑。尽管林泽宇一直在调节,但是…没办法!跟这么有身份地位的人一起用膳必须要矜持,矜持着矜持着…气氛也就冷了…

吃完了这顿压抑的饭,音音忍不住赶紧逃离了现场。

“音音?”后边的林泽宇突然叫住了音音。

音音转身“皇上还有何吩咐?”

念在音音身后还有徐杰轩在,林泽宇非一般的矜持“呵呵,也没什么啊,就是想邀请你们两个今天晚上一起去赏月…如何?”

“额当然可以。”音音没有顾徐杰轩。当然,就算是让徐杰轩来回答他也肯定要回答这句话的还是老话:“皇上发话怎敢不从?”是吧!

“嗯,那今天晚上见!”

“嗯,晚上见。”说完音音与徐杰轩就离开了。

到了晚上,夕阳才刚刚落下,天边还有一条红色的线,而月亮已经在天的另一边露出了头天空有种像灰蒙蒙一样的感觉。这景观很奇特…

“小姐,这快要到晚上了,您也快准备一下吧,等下就要与皇上一起去赏月了。”流苏小声地提醒着正在发呆似的趴在窗户下看外面天空的音音。

“哦??哦…我这就去准备”音音回了回神。

“流苏你看这外面的天儿好看吧?”音音开心地问流苏。

流苏顺着音音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哇!”流苏惊呼。

“很美吧!”音音很开心流苏能有这样的反应。

“恩恩!怪不得小姐您看的这么入神呢!”流苏笑着说。

“是啊,这里的天多美啊!比在家里看到的美多了”音音叹了一口气

“小姐有什么心事吗?”流苏疑惑。

“呵呵,没有啊。就是觉得在家里憋得太难受了!”音音笑着回答流苏。

“哦。”

“我去更衣。”

“嗯。”

音音更好了衣服,徐杰轩也从外面回来了,虽然不知道徐杰轩去干什么了,但是她总觉得徐杰轩好像有些累。

“杰轩,你回来了。”音音笑着上前挽住徐杰轩的胳膊。

“嗯”

“杰轩要不你今晚不要去了,看你好像很累啊!我去跟皇上说一下。”音音有点心疼。

“算了吧,我还是陪你去吧!”

“没关系,跟皇上一起去我不会有危险的。”音音微微一笑。

“那那好吧。”徐杰轩真的是累坏了。

“嗯,那杰轩我先去告诉皇上了。”

“嗯,音音你早点回来!”徐杰轩嘱咐。

“会的会的。杰轩你快些休息吧!”说完音音便下了楼。

她刚走出他们的房间门就看到了也正在下楼的林泽宇。

音音吓了一跳,待她反应过来赶紧给这皇上请了个安。“皇上。”

“呵呵,音音你准备好了?杰轩呢?”

“杰轩他实在是太累了,我让他在房里休息了。”

“哦,那好吧。那咱们两个去赏月?”林泽宇好笑地问。

“皇上不是还有妃子吗?”音音不屑地回答。

“她们今天没有陪我。”

“哦?”音音吃惊。“难道皇上是被嫌弃了吗?哈哈!”音音笑道。

“额怎么会呢?我只是想自己出来而已那音音咱们走吧。”林泽宇说完也没有等音音的回答就自顾自地转身走开了。

“喂!”音音也不再顾他到底是什么身份了,直接这样喊他。

“难道朕没有姓名吗?”林泽宇皱了皱眉。

“朕你个头啊!一个权势的馅饼就把你砸的晕成了这样??你还真行啊!”音音人不住吼出来。其实这是她积蓄已久的火了。

“…”林泽宇没有说话,面无表情地看着音音。

“看什么看?你还没有看够姑奶奶的尊严是怎么地?你要是没看够当时干嘛那样对我?”音音白了林泽宇一眼。“你既然都已经这么做了现在做这些又是干什么?补偿吗?告诉你!姑奶奶我不稀罕你的补偿!既然不知道珍惜本姑娘那你就不要再来烦本姑娘!”

“…”林泽宇依旧不说话,默默地听着音音说她的不满…

“林泽宇!那倒是放个屁啊!”音音彻底火了。

“音音,这就是你心里想说的话吗?”林泽宇平静地问。

“”音音被林泽宇这一句话噎到了,她倒是宁愿林泽宇也对自己发一通火…

“说话!”

“是!是那又怎样?!”音音快要哭出来了…

“呵呵,既然是,那就陪朕一起去赏月吧…”林泽宇微微一笑。

“林泽宇你妹啊!你放屁都不能放的痛快点?”音音胡乱擦了擦刚刚从眼角流出的泪…

“”林泽宇没有说话,走到音音身边拉起了音音的手就走向了外面,下了船…

音音有些不情愿地想要抽出手,但是没想到林泽宇的力气也可以这么大,她再怎么挣扎也抽不出来…

所以她索性选择了任由林泽宇这么牵着她…

音音突然笑了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以前与林泽宇在一起时一样,很幸福…

音音跟着林泽宇来到了一个比今天晌午去的那个更大的一个桥头,林泽宇松开了音音的手,背靠在桥的边上,好笑地看着音音哭的梨花带雨的模样。

“怎么?还没有哭够啊?”说着林泽宇上前要为音音擦去眼角的泪水。

音音看出了林泽宇想要干嘛,于是很不情愿的向后退了一步,躲开了林泽宇伸过来的手。“你别碰我!”音音倔强地说。

“事”说着林泽宇不顾音音的反对,上前去拉住了音音,为她擦干了脸上的泪水。

音音也没有再反抗,认真地看着林泽宇,心动、幸福、恨、爱…交织在音音的心里。

尽管夜色笼罩,但是藜妃还是很轻易地看清了在桥上的两个人的一举一动藜妃心里觉得很疼但是她却不想上前打扰音音和林泽宇她只想就这么看看他们就好

“呼————”在藜妃对面的房顶是突然闪过了一个黑影

藜妃心中大惊,难道是要来刺杀皇上的?此刻皇上身边除了音音没有别的人啊!

藜妃这么想着,想悄悄地走过去告诉皇上。

藜妃因为害怕,脚步都有些走的不稳。脸上似乎也流下了冷汗。但是她也不敢去擦,她恐怕黑影发现她已经看到他了…

但是藜妃偏这么想着眼就忍不住去看哪个黑影出没的地方…

突然!藜妃发现了一双眼睛正直勾勾地与自己对视藜妃被吓得猛一哆嗦,差点尖叫出来

藜妃愣了一会,便又赶紧低下了头,加快了步伐走向林泽宇和音音所在的那座桥。

藜妃的左脚踏上了桥的第一阶林泽宇转身看向了藜妃音音一抬头看到了正冲林泽宇来的黑衣人…

音音想都没想地一个箭步冲到了林泽宇身前挡住了那一剑…

“啊————”

“啊————”

两声尖叫划破了夜空的宁静…鲜血飞溅了出来

好疼音音用力咬着下嘴唇,想要让自己显得轻松一些慢慢地睁开了眼…

一头有些凌乱但是却很柔顺发丝挡住了音音的视线音音吃惊!她轻轻地低下了头,看着已经穿透自己腹部的剑是与前面的女人身上的连在一起的

“啊——”前面的女人忍不住疼痛地开始慢慢地向后倾倒音音也没有力气撑起她女人倒在了音音的怀里音音倒在了被护了周全的林泽宇的怀里…

林泽宇傻了自己一个男人竟然被两个女人救了而且一个是自己爱却不能爱的音音一个是深爱自己不离不弃的藜妃

黑衣人皱了皱眉他真正想要杀的人是林泽宇,但是却没有杀成,反而杀了两个毫无相关的女人…他恨这两个女人坏了他的好事

“呲——”黑衣人抽出了插在音音和藜妃身上的剑,恶狠狠地瞪了林泽宇一眼,将剑扔到了地上,施展轻功逃开了

林泽宇没有管那个黑衣人,他绝望地唤着音音“音音?音音?!你醒醒啊!你怎么这么傻啊!你醒醒啊!”

但是音音没有反应…

藜妃在隐隐约约中似乎听到了林泽宇唤音音的声音,但是却没有听到林泽宇唤自己的名字但是她的思想已经涣散她只是听到了这些

林泽宇轻轻地放下了音音,然后又将藜妃轻轻地放在了一边。

“藜儿,对不起我马上回来将你带回去!等我!”说完李泽宇横抱起音音便奔向了船上

林泽宇一上船便大声地喊着,希望有人能尽快下来就音音…

“快来人啊!来人啊!快来人啊!!”

“快来人!快来人啊!!”

船上的人被林泽宇喊的声音都吵地跑了出来。

一瞬间所有人都傻了皇上头发凌乱,脸上手上衣服上都沾满了鲜血他怀里抱着的人身上也满是鲜血…

“快!快宣御医!快啊!”林泽宇吼着

流苏第一时间反应过来,转身就跑到了楼上,去叫御医

徐杰轩愣在那里一动都没有动他面无表情…

御医急急地冲了下来

“快快!快救音音啊!”林泽宇冲着跑下来的御医喊。

说着林泽宇将音音抱到了他的房间,让御医为她医治

外面的林泽宇还是在那里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地愣在那里直到音音被抱回了房里徐杰轩眼角流下了两行泪…

他扑通地跪到了地下双手颤抖着捂着脸,失声地痛苦…

小欣也已经被吓傻了,待她反应过来,她想起了她的主子也在外面!

小欣害怕地冲出了船,边流着泪、边奔跑着、边唤着她的主子

“娘娘?”

“娘娘您再哪儿啊!”

“呜呜…娘娘您在那里啊?别吓小欣啊!!”

直到小欣跑到了那座桥的旁边她看到了一滩血顺着往上看是她家主子的衣服

“娘娘!!您…”

“啊————”

小欣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到脖子处一阵凉然后是喷出的鲜血

好疼小欣想要护住脖子不让伤口太疼但是她的手脚都已经软了她抬不起胳膊也站不稳了

小欣扑通地爬到了地上,她奋力地抬起头,看着藜妃想要去抓住自己主子的手

“娘娘娘小…小欣小欣来来陪陪您了”小欣一边说着一边用这最后的力气往桥上爬她一定要抓到娘娘的手!

“啊————”小欣向前伸出的手突然被只穿着黑色鞋的大脚狠狠地踩住了小欣直到只是杀她的人她咬紧了牙关,不管那一只手,继续卖力地向前爬

“贱奴才!这皇上的妃子的奴才就该死!”那个黑衣人狠狠地说,脚上的力度也加大了几分,他将心中的很全部转换为力气捻着小欣细嫩的手…

“啊!”小欣尖叫出来这比脖子上的伤更加疼

终于小欣终于是承受不住这般的疼痛了努力地睁着眼睛看着自己的主子遗憾而终

小说《那一刻的回眸》 第10章 生活很平坦——这是欲抑先扬吗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