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青春校园 > 仲夏落花
仲夏落花

仲夏落花

分类: 青春校园

更新时间:2021-03-13 12:20:53

作者:微笑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仲夏落花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仲夏落花介绍

《仲夏落花》是一篇非常好的青春校园小说,微笑为大家带来了凌落落杜仲的故事:后来工作人员过来,郑重地道歉,道谢。妇女则直接跪了下来。杜仲慌忙扶起她,说:“举手之劳,大姐你不用这样的。”“不坐摩天轮了吗?”杜仲说。“不坐了,瘆的慌。”凌落落抱着他的手臂,舍不得放手。“还逛游乐园吗?”“去坐旋转木马。”凌落落想起开始杜仲的提议,说,“坎坷多事,一早听你就好了。”“哈哈,笨蛋。”杜仲摸摸她的头,溺宠地说。凌落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玩了什么,为什么玩,只知道晚上回到家时很开心。

书友点评:

《仲夏落花》此书创意好,不降智,不圣母,不虐主,不无脑,作者微笑文笔挺好。看小说很少给五星,这本书挺好的。

章节试看:

苏-微笑

“去玩旋转木马吧?我想你会喜欢。”杜仲问。

“不,我们去玩过山车吧。”凌落落突然提起劲来,看着杜仲说。

“你不怕么?”杜仲有点诧异。

“当然!”凌落落骄傲地说。

杜仲曾经说过自己喜欢刺激感,凌落落想过,海盗船,过山车,应该会是杜仲的首选。

“走吧,你吃不消的。”

“你怎么知道我吃不消,小瞧我?”

“落落?!”

“走!”

凌落落拉着杜仲上了座位。“不就是360度转个弯,急下坡,也不是没有接受过。”凌落落心里想。

事实证明,凌落落级度高估自己,当她下了过山车,双腿颤抖地厉害,站不稳,双手直抓住杜仲,到一边狂吐。

“给你。”杜仲拿一瓶水给凌落落。凌落落忙用来漱口,嘴里的气味让她更想吐。

“上周只是干呕,这次直接吐了。”凌落落苦笑道。

“都说了你不行,偏偏要执拗。”杜仲拍着他的肩膀说。

“再不敢了。”凌落落连转头再看一次过山车都不愿意,她再次落荒而逃。

杜仲带着她找到一个长木椅,叮嘱她好好休息一会儿,自己去买点水。

杜仲回来后,凌落落已经休息了好久,略微缓和过来了,他的右手拿着两个冰淇淋,向凌落落走去。

“给你。”

凌落落接过,有点开心,是自己喜欢的香草味。

“杜仲,我们接下来做什么去好呢?”凌落落舔着病司令,说。

“要不,去坐摩天轮吧。”

摩天轮,传说是最接近天堂的地方,恋人许下一个愿望,上帝将会成全。

凌落落走到摩天轮下,摩天轮缓缓地转动着,仿佛在召唤自己,有人说摩天轮就是幸福,仰望着摩天轮的认,其实是在仰望幸福。

“好,我们去坐摩天轮。”

突然整个摩天轮一顿,卡在那里。最顶上的作为门忽然开了,一个小孩掉了出来,因为衣服被钩住,所以卡在那里,她紧紧的抓住门沿,哭喊着叫妈妈。

“茵茵,不要怕,妈妈马上救你。”

母亲在地下叫着,歇斯底里,工作人员也慌乱地修理着,但是无奈地示意,摩天轮出故障,启动不了了。

“我们马上找来工作人员,把她救下来。”

“她会撑不住的,我去!”

“我来吧!”

众人拦着那位母亲,因为孩子独自一人乘坐的原因,就是她怕高。如果她再上去,指不定又是一个悲剧。

杜仲看着这种情形,于是只好自告奋勇。

“小心一点。”凌落落对他嘱咐一句

纵使路程艰难,杜仲还是接到孩子了,可是刚抱住孩子,摩天轮启动了,杜仲直直地栽了下来。

“杜仲!”

“茵茵!”两个绝望的声音从底下传来。

“你们疯了。”已经有群众在骂工作人员,这样的情况居然没有关闭开关。可是耳边又听到叫好声。

“好!”刚开始众人吸了一口气,以为又是一场悲剧,但是看到杜仲抱着孩子,竟然在掉下去前一刻,机智地猛蹬了一下,最后落在了摩天轮的杆上,杜仲一手抱着孩子,另一只手慌忙抱住杆,头朝中心轴,竟然有惊无险地得救了。工作人员忙关闭开关,此时救护人员已经到了到了,杜仲被救下来了。

当他们下来时,凌落落跑过去,用手扶着他的头,检查着伤痕,见并没有什么大伤口,喜极而泣,踮起脚吻了下去,全然不顾及周围的看客。

“哇哦~~~”众人一齐拍起了手。

后来工作人员过来,郑重地道歉,道谢。妇女则直接跪了下来。杜仲慌忙扶起她,说:“举手之劳,大姐你不用这样的。”

“不坐摩天轮了吗?”杜仲说。

“不坐了,瘆的慌。”凌落落抱着他的手臂,舍不得放手。

“还逛游乐园吗?”

“去坐旋转木马。”凌落落想起开始杜仲的提议,说,“坎坷多事,一早听你就好了。”

“哈哈,笨蛋。”杜仲摸摸她的头,溺宠地说。

凌落落也不知道自己到底玩了什么,为什么玩,只知道晚上回到家时很开心。

“斗眼鸡,你别来学校好不好,看见你就恶心。”

“是啊,斗眼鸡斗眼鸡。”

隔着墙传来的声音,凌落落觉得有点耳熟。

当她循声找去时,班里的一帮男生跟在一个女生后面哄笑。

“你叫什么名字?”

“苏媚。”

凌落落想起前几日的对话,自己心里曾想,父母曾希望她美好,明媚的女子,却不曾想一双眼睛毁了所有期盼。但是凌落落想,多么好,即使世界背弃,还有自己的父母,永不离弃。

而刚才跑过的女生,不是她又是谁。凌落落追上去,挡在她后面,“你们真是够了。已经高中的你们,可不可以不要做这么掉身价的事?”

“她是凌落落?”

“是啊,不就是那个抢了同桌的男友的狐狸精嘛。”

“你们说什么?”

凌落落还不曾反驳,杜仲跑出来,推了一下说凌落落狐狸精的人。

“你推我?”那个男生用手弹了弹被他碰到的地方,而后一拳打过去。“我倒看看校草除了脸蛋还有什么能耐。”

“别打了,是我的事你们别再牵连进来了。”

那个女生冷冷地说。

杜仲没听,回打过去,结果一帮人一拥而上,准备打杜仲。

“听好了,再上前一步我就报警。”凌落落作势掏手机,一帮人听到后,不做犹豫,切牙说了一句“等着。”然后一拥而散。

“你有手机?”等众人走远,杜仲笑着问。

“没有。”凌落落摊摊手。

当转过身,苏媚已经不见了,两人也没有多想法,又继续走了下去,两人回家,心血来潮绕了远路,而这条路住着的都是贫民,苏媚出现在这里,凌落落自然也意识倒一点什么。

“人高则眼红。”

苏媚的成绩在全班,甚至全校都是顶尖,而她的相貌,家境都不忍直视。高中是个竞争的时代,尤其是高三。不满的人只是眼红一切。

“给你。”凌落落看见墙角哭泣的苏媚,心里有点惊讶,人前对所有一切捉弄都冷眼相对的她,此时蹲在墙角,抱着双腿,抽泣声微弱而无助。

苏媚抬头看见凌落落递手帕给自己,一把打掉,“我不需要你可怜。”

这是第二次被当做怜悯。凌落落反思,自己的举动是否不妥。

“我没有怜悯你。”凌落落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自己的命运,也许在未来,我将会遭遇悲叹,而你将会幸福降临,那时候我也不需要你怜悯。就像蝴蝶展死去的蝴蝶,对于蝴蝶是失去了生命的大灾难,对于我们,却是娱乐一笑。”

当苏媚听了之后,也觉得自己失态,郑重地向她道了歉,也向二人道谢:“今天,真的谢谢你们。”

“不用,我出手,只为了落落。”

“我知道。”苏媚挥挥手,扯出个笑脸,回家。

“看着他掉下来,心如同被刀绞,我不能想像,如果他真的掉下来。

今天遇到了苏媚,才知道,原来她被欺负地,这般无助。

——凌落落”

心血来潮,翻了一下自己近日地日记。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在试图和好,或许内心有着小小的歉疚。

只是明明如此刁蛮,我却有种可以成为好朋友的错觉,是错觉,我知道我们能建立友情的可能性很低,但是总抱有一点期待,就算不能友谊深长,可是也不会剑拔弩张。因为她和我一样,都是寂寞了。

——凌落落。“

“闭上眼睛,全是他的样子,鼻子,眼睛,嘴唇,一切都如同印刻在心里,不用刻意去想,我知道他的模样,他就是这样。

他说,‘落落你看,我们的影子。’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冒出永不相交的念头,他仿佛知道我的想法,牵起我的手对我说:‘你看,我们牵着手,就算那头再远,这头永不分离。’可是到家后,我们的手还是分离了。总觉得自己矫情了一把。

——凌落落”

凌落落合上日记本,不知不觉它已经这般厚了,她抱着日记本,退到窗边,倒了下去,眯着眼,想起来到这里的一切,江边的第一次见面,自己甚至没看清楚他的脸。

还是这样,如同流水线一般过了这一天。

凌落落忽然没有劲,下课铃声照样响起,可是门外没有等候的人,她无聊的收拾着课桌,迟迟懒着出去。

“今天,是情人节。”凌落落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点期待,一直期待着他会有什么欣喜给自己,可是三天前他对自己说要回去看外婆,她自嘲地摇摇头,背上书包,朝外侧走去。

“凌落落。”门口转出一个人,无奈的说:“你到底要我等多久?”

“你怎么在这?”凌落落吓一跳,忽然略微阴霾的脸瞬间灿烂起来,后来她一直在想,他在不知不觉当中,竟然已经占据了那么大的份位。

“你不是说,回外婆家了吗?”凌落落接过百合,脸上洋溢着,一种叫幸福的东西。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开心的,是为这数自己最爱的百合,还是眼前的人,杜仲用食指勾了一下她的鼻梁,笑着说:“笨蛋,我会把让你欣喜的都一次到位,你又在纠结什么呢。”

小妖精-微笑

凌落落其实很诧异,自己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接受一段感情,自己是个慢热型的人,也许表面可以风轻云淡,君子相交。可是如果真的把对方放在心里,却不是一朝一夕。,他反复地问自己:“捏,这是真的爱情吗?”

他可以理解她每时每刻的心情,他知道她的喜好,从蝴蝶展到碗儿糕,画册,漂流瓶,还有如今的百合。凌落落看着手中的百合,那是新鲜的百合,还残留着水珠,当然,这水不是清晨的露水。

“走,我带你去海边。”杜仲牵起凌落落说。明明去过好多次。杜仲却一直如同第一次那般兴奋,凌落落点头跟上他的步子。

“自行车?”

“是啊。”杜仲从停车库里骑出单车,猛的刹车停在她的面前,一脚搭在踏板上,一脚撑在地上,笑着说:

“来,我带你去看海。”

“我带你去看海。”

“带你去。”

凌落落有些恍惚,脑海里又响起了对话。

“真的?就是那个靠海的城市,海滨吗?”

“是啊,小时候一下课回家,弟弟和玲玲就围上来,喊我带他们看海。还记得三人刚学会脚踏车,骑着,摇摇晃晃地去到那里。在那里,烦心事,都如同沙滩的沙子,随着海浪,进到无垠的大海。一想起来自己的烦恼在海里不过尔尔,心里就舒畅了。

“吹牛,怎么这么早熟。”

“糟糕,被发现了。”

“可是不管,我也要看海。”

“好啊,哪天我带你回家,骑着单车,载着你,一起去海边。”

“好,你说的。”

耳边听到呼叫“凌落落”的声音,凌落落忙循声找去,杜仲叹了口气:“落落,又发呆了?这么入神。”

“是啊,我在想,坐上单车是什么样的感觉。”

“试试不就知道了?”

“恩。”凌落落甩开脑海里的声音,侧坐在后作为,手却不知道如何放置。

杜仲示意她将手递过来,然后放在自己的腰上,“抓牢哦。”

凌落落觉得自己飞了。

单车就像是小鸟一般,穿梭在大街小巷,在下坡路时,凌落落感觉自己就要疯掉。甚至又多次单车直直地向围墙冲去,就要撞到。她不由自主地尖叫起来。可是,她不曾害怕。因为她抱着他,他相信他的技术,他会护自己周全。

“真好玩。”跳下车时,凌落落笑着说,“杜仲杜仲,我中毒了怎么办。”

“我也是。”

风吹来,两人看着对方,感觉世界只剩下了彼此。

来到海边时,花已经不成样子了,杆子由于太用力已经折了几根,花瓣也随风掉落了。凌落落坐在石头上,将花折下来,海风将花带到海水上,随着潮起潮落,兀自远去。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相愁。”

凌落落呢喃道,觉得很是顺口。又想不起来何处听到。愁?为什么愁,为什么相思?自己喜欢的人不该就在眼前吗?

凌落落湿了眼,眼泪不听使唤。“为什么痛,为什么?我不该是开心的吗?”凌落落不明白。

“杜仲杜仲,我这是怎么了?”

凌落落跳下石头,抱住杜仲,“好痛,好痛。”

“不哭不哭,是哪里摔去了吗?”

凌落落摇摇头,抬头看着他。第一次,他没有懂自己。

“凌落落,别哭,我看着心疼。”杜仲用力抱住凌落落,可是她哭得越发厉害了。

“能哭出来,即无事;真正的痛,是用眼泪所不能表达的。”

她想起他说的,可是她的心真的好痛,那真正的痛,又该多痛?

待她停止哭泣的时候,杜仲俯下身,“怎么了?落落?”

“不知道,刚才就像是出现了幻觉,心好痛,好痛。”凌落落茫然地摇摇头。

“现在呢?”

“好像一场梦,来也匆,去也匆。”凌落落再次摇摇头。

“没事,有我在呢,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相信我。”杜仲再次抱住她,只是她感觉到,他的颤抖。

他沉默不语,凌落落安静地由他拉着,在沙滩上上一步一步走着。直到夕阳西下,直到星辰东升。

杜仲抬起头,指着天琴座,问凌落落:“知道天琴座的来历吗?”

凌落落摇摇头。

杜仲说:

“天琴座,传说中原是的俄耳甫斯有的七弦琴。”

杜仲用力握住凌落落的手,仿佛一松手就会失去。

“怎么了?”凌落落抬起头,看着杜仲。

“再给你讲个故事吧!从前有座山。”

“又来!”凌落落笑道。

“嘘,听下去!山上有个小妖精。有一天,妖精去山下的花田看蝴蝶,遇到了一个人,那个人问,‘你是妖精吗?’以此为契机,两人展开了相识,相知,相恋。”

“好俗!”凌落落说。

“有一天,小妖精看见那个人在和别人笑颜,她觉得那个人背叛了自己,于是念了咒语,咒死了他。”

凌落落恍惚,没注意脚下,摔在沙滩上。

“是你害死了他,是你,是你。”一个声音萦绕在脑海。

“什么声音,我做了什么,杜仲,救我。”凌落落回过神,发现杜仲在呼叫自己,心一松,抱了上去。“我好害怕!”

“只是一个故事,别怕。我不讲了。”

凌落落抬起头,隐约看见杜仲苦涩地笑容。

“我送你回去吧“

“恩”

回去时,杜仲骑得很小心,凌落落抱着他,微凉的夜里,感到好温暖。

“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相信我。”

凌落落不知道他为什么说这句话,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好,我记住了。”

凌落落不知道,这个誓言如同泡沫一样消失的哪般迅速。此是后话。

“哥,你还没睡?”凌落落开门进来,却发现大堂开着灯,凌落落诧异地问。

“这都几点了,你还没有回家,也不知一声,我以为那帮男生又找你的麻烦,担心地跑到学校把班主任拉出来,一起找遍了整个学校吗?你长这么大难道不知道晚归要通知家长吗?你不知道我担心到快要疯掉吗?现在失联少女少男这么多,你不知道要保护自己吗?”

洛南第一次用这么大的声音吼自己。凌落落一时反应不过来,愣在了那里。

洛南还没说,自己闯了红灯,找遍学校附近的所有小巷,角落,风风火火去警局报警,被通知未满24小时。

“对不起。”凌落落心里又是怕,又是伤心,又是委屈,不知道该说什么,千言万语只能吐出这三个字。

“知错了?以后还这样?”洛南冷着脸说。

凌落落摇摇头,声音带着点哭腔,突然又听得洛南声大起来。

“那你知不知道我到现在都没吃饭,肚子饿疯了,好落落,乖落落,别急着哭,我要吃饭。”洛南又厚脸皮起来。

“噗嗤”一声,凌落落转涕而笑。

“遵命。”

仿佛知道他们之间的矛盾,仲落退到墙角,怯懦地低声呜叫,当他们气氛缓和时,仲落跑了上去,围着零落高兴地落摇尾巴,

这么晚,狗狗也饿了。

晚上她翻来覆去想了许多,过去的现在的,杜仲的,洛南的,还有父母的,还有那个空缺的记忆,时隐时现的声音。

结果,凌落落失眠了。

第二天杜仲没来上课。是许灵灵告诉自己的。

“好像就是这里了。”

凌落落通知了一下洛南,自己今天也许会晚归,洛南叮嘱自己,一定要小心。

在半问半瞎摸索到杜仲的家里,房子并没有豪华冷漠感,院落种满了花草,温馨而多姿多彩。

“叮咚、叮咚、叮咚”铃声响了好久,凌落落等了好久,但是一直没有人出来。

凌落落从昨夜就没有睡好,而此时因为放心不下杜仲,凌落落此时坐在台阶,头靠着门等待杜仲回来。她想,每天都是他在门外等自己,让他等了这么久,也应该要自己等一回。

拿出书翻了几页,可是看不进去。

可又无聊得很,于是脑子又开始继续想昨夜纠结的事情。没想到,想着想着,自己居然迷迷糊糊之中睡着了。

“送给你落落。”

“什么东西?”

“你看看。”

“这是,漂流瓶的图册?”

“是啊!”

“真好看,谢谢你,杜远。”

凌落落猛然醒来,仔细回想那个名字,可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醒来之后扫了一下四周,从背脊上开始发出冷汗,凌落落不认识这个装潢。她发现自己睡在沙发上,周围很黑,房间没有开灯,显得有些压抑。

“杜仲?”只看见杜仲半靠在窗边,窗帘被扯到一边束起来,他愣愣地呆望着窗外。窗外的雨下的有点大。雨砸在窗上,破碎。

凌落落松了一口气,还好是杜仲。

“醒来了”杜仲感受到一旁有人靠近,猜到是凌落落走过来,于是淡淡的问。

“恩,是啊,我还以为自己被掳走了。”凌落落笑说,但是杜仲没有应和自己。

“今天怎么了?为什么没有去上学?”自讨无趣,凌落落正经问道。

杜仲避开问题,没有回答,“要不吃了饭再回家?”

“不了,如果我不回去,哥他又该吃泡面了。”凌落落摇头拒绝。

“现在还有点时间,迟点再回去吧!”杜仲说。

“恩!”

小说《仲夏落花》 第6章 苏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