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妖王,非夫勿扰
妖王,非夫勿扰

妖王,非夫勿扰

分类: 幻想时空

更新时间:2021-03-26 18:07:54

作者:歹毒的小浣熊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妖王,非夫勿扰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妖王,非夫勿扰介绍

白桃容天玄在《妖王,非夫勿扰》里面是一波三折,歹毒的小浣熊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而在距离她三步以外的地方,容天玄冷眉深蹙。虽有杏花遮挡,可他还是看到了白桃雪白的大腿。花思方才回去禀报,说白桃来了后山,被一个男子关入了酒窖,容天玄便来看个究竟,没想到,竟然看到这样一幕。心道,这小妮子也太不成体统了一些,谁家未出阁的女子,会像她这般大胆?容天玄近也不是,退也不是,僵直的唇线浸在缭乱的杏花影中。畅快的解决完,白桃浑身轻松,提上了裤子。

书友点评:

《妖王,非夫勿扰》是很棒的一本书,虽然一开始没看过类似的书,但总体来说还是挺优秀的小说,让人挺热血的呢,作者歹毒的小浣熊大大加油

章节试看:

13-不是个简单人物

观察了一阵,叶筠粗眉一展,笑呵呵道:

“陛下还请放心,清毒一途我还是很有研究的。”

听了师父的话,白桃一颗悬着的心才彻底放了下来。

虽然说她这个师父有些不着调,可对于行医一事,从来不会马虎敷衍,说出的话必定有十成的把握。

叶筠引容天玄到花厅坐定。

他让花思去取了几味药来,在旁研磨。

期间,他一直眉头紧皱,似有什么心事。

半晌,叶筠似鼓足了勇气,对容天玄说道:“殿下可知道,如今右相大人也在南华山?”

容天玄眼底幽芒一晃而过。

“他可是为胧月公主而来?”

白桃站在远处,觑眼看向正在喝茶的容天玄。

原来,他知道胧月公主。

一开始遇到他的时候,因处境危及,白桃也没来得及思考,容天玄究竟是什么身份。

如今来看,叶筠对他的态度非常恭敬,而容天玄的属下,都称呼他为“陛下”。由这两点判断,容天玄的身份必定非常的尊贵。

叶筠为容天玄捣药的手微微有些抖。

“正是。”

松针茶根根直立,犹若满池荷钱,映着容天玄星辰般瞬息千变的凤眸。

见容天玄不说话,叶筠大着胆子问道:“不知道朝中局势……”

“这半年我都未曾过问。”

叶筠放下茶壶,叹息一声。

“虽然我这南华山隔去了俗世音尘,可偶尔还是能够听到一两声议论。听闻,那妖后祸乱帝心,致使社稷动摇。这个时候要我的三弟子回去。怕是……”

白桃容色渐沉,这也正是她所担心的。

叶筠转着眼睛看了一眼容天玄。

容天玄手持茶盏,容色淡漠,左手的火玛瑙如赤霞千丈,照透了渺渺晨光。

叶筠咳嗽一声,厚着脸皮继续说道:“那傻妮子,天真的很,在这里做惯打山鸡猎野猪的事情,怕是适应不了皇宫的生活。”

“叶尊主,妄论朝政,不该是你所为。”

容天玄的声音忽然冷了下来。

叶筠肩膀一颤,袖子瑟瑟抖了两下。

“草民知罪。”

容天玄站起身,走到窗户前。

“这半年我未曾回去,不如,此次我陪同胧月公主一同回朝,叶尊主,你看如何?”

角落里的白桃蓦地抬起头来,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他。

感受到她的视线,容天玄偏头看来。

南华水榭外的湖面上,长风乍起。

湖光粼粼,溶溶曳曳,大朵皎白之色悄然盛放,辉映在容天玄身上。

二人视线相撞,向来不服输的白桃却匆忙败退,再次低下头去。

容天玄那双眼睛,叵测的好似一方寒潭,致人颤栗。

叶筠随即展眉而笑,连连道好。

能够有容天玄庇佑白桃,那自然再好不过。

“叶某替我那三弟子多谢殿下。”

白桃却不耐地撇撇嘴。

心道,这个容天玄必定是垂涎老娘的美貌!

叶筠了却了一桩心事,捣药的动作轻快了许多,还时不时地跟容天玄说起最近酿酒的心得。

容天玄淡淡回应,气氛比较融洽。

而白桃则趁机偷溜,与叶筠相处的时间越多,被拆穿的风险便越大。

在容天玄疗伤期间,她完全可以小酌一杯,陶冶下情操。

至于别的事情,容她大醉一场,再去运筹也不迟!

白桃捂着嘴,笑嘻嘻地朝南华水榭后山的酒窖去了。

容天玄看着白桃溜走的背影,朝花思使了个眼色。

花思随即跟上,消失在清晨浓厚的雾岚之中。

“荷花酿,桂花酿,桃花酿,左边是师父的杰作,右边是我的,那杏花酿火候差不多了……”

白桃睁开眼睛,舔了下干涩的嘴唇。

“如今杏花开得正欢,喝点杏花酿,也算应景。”

白桃从衣襟之中摸出酒窖的钥匙。

由于染上了嗜酒的恶习,大师兄跟二师兄明令禁止她喝酒,若是被发现了就要重罚。

酒窖的钥匙由大师兄宫清看管。好在,白桃将钥匙偷来,私自铸了一把,若是哪日不开心了,就来这酒窖里面呆着,小酌几杯美酒。

闻到那熟悉的气息,白桃双目灼灼,忍不住吞咽了几下。

打开酒窖,清风卷来,沐浴在微醺的气息当中,白桃如渡云上,脚下的步伐都有些飘飘然了。

“嘿嘿,你们这些小淘气,又勾引我。这两日寂寞了吧?我这就来!”

可,就在这时,白桃肩膀一沉,一只宽厚的手掌重重地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桃子,我在这守了你很久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白桃焦眉苦脸的搭下眉来,可怜兮兮地小声道:“呵呵,大师兄,好巧啊,原来你也在这儿。”

回头,对上那双毫无温度的眼睛,白桃犹如从天堂瞬间被打入了地狱。

14-杏花林嘘嘘

白桃的大师兄宫清,照例戴着黑色的斗帽,斗帽外围围了一圈蓝色的秋罗。飘飘渺渺,依稀透出那张冷冰冰的面容,姱容修态,韶华难泯的好颜色。

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好似天将黑时,海河深处的粼光,美丽又玄秘。

只是,太过冰冷,即使就这样站在面前,也像是隔着山川天地。

“大师兄,我口渴了……”

白桃自知理由不够充分,可怜兮兮地垂下头去,眼底还泛着泪光。

大师兄跟疼爱她的二师兄庄羽墨不同,白桃总有种感觉,大师兄并不喜欢自己。

最初来到南华山的时候,宫清对她还算客气。可不过两个月下来,他就对她唯恐避之不及。即使面对面,也是一副言笑不苟的清冷模样。

久而久之,白桃就对他产生了距离感。

不用他躲,远远看到那片熟悉的蓝色衣角,白桃就会争先跑开。

“昨晚,你去哪儿了?”

宫清的视线先是将白桃从上至下打量了一遍,注意到她并没有受伤,微微地松了口气。

昨天一整晚,他跟庄羽墨都在满山头的找离山出走的白桃,生怕她出了什么意外。

好在她没事,只是这一身的打扮有些奇怪,那张原本白净的小脸上,此时覆满了黄泥,只露出那双灵动的水眸,不时四下里顾盼。

“我、我就在山上……”

白桃横下心来,走上前去,抱住宫清的手臂晃了晃,哀切道:“大师兄,我求你跟师父好好说一说,不要将我送回去好不好?我想一直呆在南华山上,以后绝对不会再跟你们添麻烦了……”

虽然白桃是演员出身,这类的煽情戏码对她来说也并没有什么难度。

可是,此时的她却是情真意切。

宫清低头看着她,修眸之中笼着一层阴翳,良久,才道:“这件事情,还要由师父做主,你先在这里呆着,我这就叫了师父去。”

白桃忽地感到身子一偏,酒窖的门被弹开,而她正正撞了进去。

“桃子,你身为大燕公主,总不能一生都呆在这南华山上。”

宫清说罢,便关山了酒窖的门。

白桃回过神来,不满地心想,他果然是讨厌自己,恨不能她立刻离开!

酒窖外面,宫清的脚步声逐渐远去。

而白桃则气呼呼地抱着手臂,“哼,死老头,你们师徒不会如愿的,想赶我走可没那么容易!“

说罢,她就向东边的酒缸走去。

几瓢酒下肚,白桃早已经将答应两位师兄不再酗酒的事情忘光了。

“好喝,真好喝……如今我酿的酒,比起那死老头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

许久不尝这酒的味道,当那熟悉的甘洌之感在味蕾上炸开的时候,白桃便已经飘飘然了。

她渐渐感到浑身发烫,脚下虚软。眼前出现了好几重的影子,酒窖中的酒缸,一瞬多出来数倍,她开心地拍起了手。

可酒喝多了,白桃有些内急。

若是在酒窖之中解决的话,她怕污了酒的味道。

“想困住我,没那么容易!”

白桃哼了一声,挪开靠在东边墙壁上的大酒缸。

酒缸后面,有一个半人高的洞,直通外面的杏花林。

此时,在丛丛簇簇的杏花之中,忽然出现一抹紫色的身影……

“嘿哟!嘿哟!”

白桃从洞里面爬出去。

杏花如云,郁郁菲菲。

白桃晃晃悠悠,寻了个角落,解开裤带,蹲了下去。

“嘘……嘘……”

白桃吹着口哨,沐浴着清风,挥散着浑身的酒气。

而在距离她三步以外的地方,容天玄冷眉深蹙。

虽有杏花遮挡,可他还是看到了白桃雪白的大腿。

花思方才回去禀报,说白桃来了后山,被一个男子关入了酒窖,容天玄便来看个究竟,没想到,竟然看到这样一幕。

心道,这小妮子也太不成体统了一些,谁家未出阁的女子,会像她这般大胆?

容天玄近也不是,退也不是,僵直的唇线浸在缭乱的杏花影中。

畅快的解决完,白桃浑身轻松,提上了裤子。

可她刚一回头,便对上了一双寒凛的眼眸。

风已止。

影已止。

连流动的空气都止住了。

容天玄转身欲走。

白桃却三步并作两步,上前拉了他的衣袖,道:“好啊,又是你,竟然敢偷看我嘘嘘!”

白桃声音之大,好像恨不得整个山头上的人都听见。

容天玄眼底的瞳人粉颊如桃,愤怒的桃花眼蕴着怒气,指着他的鼻子大声道:“早就知道你不安好心,垂涎我的美色!”

容天玄眉间刻出一道暗影。

“十两,谁知道你是不是蓄意勾引我?”

白桃,容天玄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