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邪魅鬼夫么么哒
邪魅鬼夫么么哒

邪魅鬼夫么么哒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3-30 18:50:18

作者:暖小阳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邪魅鬼夫么么哒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邪魅鬼夫么么哒介绍

主角是冷烟 阴煦熙的小说邪魅鬼夫么么哒,是由作者暖小阳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入口就在附近?”我奇怪道,直起身看去那云端的道观。“这不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吗?”“不是,那个只是给凡夫俗子进的门口,真正的门口,一定设在龙脉龙头的附近。”阴煦熙说道。“龙口凶险,必须有阵法镇住。”“阵法”我瞟了一眼四周那奇怪的石头,那些鬼还在,却是出不来,确实是被镇着的样子。“是不是这里厉鬼多,要用阵法镇住?”我不是很理解这些玄乎的东西,毕竟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唯物思想才是我一直秉持的信念啊所以我的样子显得有些傻气,然而没有镜子,我是一点也不知道。

书友点评:

作者暖小阳写的《邪魅鬼夫么么哒》真的很好看,文艺,幽默。情节安排很紧凑,感情特细腻,忍不住往下读!点赞点赞!

章节试看:

月色撩人

阴煦熙话音刚落,整个车厢内除了我和他,所有人都闭上了眼睛,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然后整辆向右侧翻了过去。

我被阴煦熙紧紧的搂住,竟然没有因为车的侧翻失去平衡,还是稳稳的站在车里。

“好了,没事了。”我和阴煦熙这时已经站在了车外,现在四周一片漆黑,但是浓雾都已散去了,借着月光还是能看清现在的情况。

现在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个客车侧翻的车祸现场,刚才那几个被地狼咬死的男人的尸体,开起来就像是被甩出窗外一样,身上虽然有血,但是尸身完整的躺在地上。

“吓死了吓死了!”这时已经有人从车里逃了出来,心有余悸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陆陆续续的,其他人也都从车里逃出来了,除了被地狼杀死的人,这些人竟然都安然无恙,有人虽然受了伤,但都是小伤。

我不可思议的看着阴煦熙,他冲着我得意的笑了笑,“你觉得这个记忆怎么样?”

“你是怎么做到的?”我真的怀疑他到底是鬼是神,他的能力真是超乎了我的想象。

“这对我来说就是小事一桩,不足一提!”阴煦熙一脸的傲娇。

“咱们走吧,我带你去找奶奶!”阴煦熙拉起我的手就要走。

“这么晚怎么走啊?跟他们一起等救援的人吧!”我可不想跟一个鬼走夜路啊!

“可是我知道你奶奶现在在哪里了,你不想快点见到她吗?”

“什么?”

“快走吧!”阴煦熙霸道的拉着我就走,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不过为了早点找到奶奶,我决定相信他一次。

我们走的还是这条曲曲折折的小路,现在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周遭一片静谧漆黑,只有一点月光透过树叶斑驳的照在路边上,树叶被微风吹的“沙沙”作响,除此之外就是我和阴煦熙的脚步声。

阴煦熙一直拉着我安静的走着,银色的月光把他身上的斑斑血迹,映衬的诡异而妖娆,我抬头看向他,他完美的侧面和修长的脖子也在血的衬托下显得更加莹白无瑕。

不对!

现在的阴煦熙就是他的本来面貌,不是魏溪辰的样子了,他什么时候变过来的,魏溪辰的身体到哪去了?

“喂,等一下!”我叫住了他,停下了脚步。

“干吗?”阴煦熙低下头看向我。

“魏溪辰的身体呢?你什么时候变回自己的?”我想甩开他的手,不过没有成功,反倒被他握的更紧了。

“你才发现?”阴煦熙鄙视的看着我。

“这么黑谁能注意到这些啊?”我为自己辩解着。

“哦?你没注意我,那你怎么发现了呢?”阴煦熙说着就微微俯下身来,把脸靠近我。

我下意识的躲了一下,把脸转到一边不看他,还好现在光线昏暗,要不他一定会发现我的脸又红了。

“脸红了?”阴煦熙又向我凑近了一些。

该死,他眼神怎么这么好?

我忽然想起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要问他,立刻又把脸转回去,竟然忘了他已经不要脸的凑到我的脸边,我这一转脸,鼻尖刚好碰到了他的鼻尖,他的气息凉如寒冰,却让我更加脸红心跳。

我感觉自己的瞳孔都放大了,完全被在他邪魅眼眸吸引住了,我在心里强迫自己不去看他,我的腰却又被他用手揽住,两片冰凉柔软的嘴唇随即轻轻覆在了我的嘴上,我睁大了双眼看着阴煦熙,他正闭着狭长的双眼,浓密纤长的睫毛在微微的颤动着,我原本应该推开他的双手,竟鬼使神差的也搂住了他紧实的腰身。

“咕——”一只猫头鹰从我们的头上飞过,它的叫声打破了暗夜里的氤氲和寂静,也让我恢复了理智,我在一瞬间推开了阴煦熙,他被我这一推有些措手不及的向后推了两步,然后用一种“你是白痴吗”的眼神看着我。

“地狼为什么会盯上我?还是因为我身上的玉坠有你的气息吗?”

阴煦熙被我突然的发问问的微微愣住了一会,然后又走近我,单手捏住我的下巴,轻声吐出几个字:“因为你好吃!”

这回轮到我愣住了,不过我马上就反应了过来,把他的手挡开,“神经病啊你!”,我骂了他一句后就自己向前面走去了。

“娘子,我说的是实话哎!”阴煦熙从我身后跟了上来,我没有理他,继续加快了脚步。

“胆子变大了?”阴煦熙这回没有马上跟上来,而是站在原地看着我。

他这么一说,我反倒停了下来,树林中还时不时的回荡着几声猫头鹰的叫声,显得整个小路都更加阴森。

阴煦熙这时已经走到我身边,拉起我的手拽拽的看了我一眼:“走吧!”

我只好乖乖的跟着他继续走着,现在正是个好机会,可以把我心中的疑问都向他提出来。

“哎,你当初为什么说走就走了?为什么又突然回来?魏溪辰的身体哪去了?为什么你的气息会吸引‘魅’?”

我的一连串问题让阴煦熙很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我可以选择性的回答你几个问题。”

“为什么不能全部回答?”我不解的问。

可是阴煦熙根本没有理我说的话,已经自顾自的回答起来了。

“我回来是因为你现在的处境比我想象的要危险。魏溪辰的身体被我暂时放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不过你用肉眼看不见那里,其实白天我还借用他的身体,这样对我有好处。我说我的气息会吸引‘魅’其实是骗你,是你的气息吸引的它,至于为什么会吸引它,以后你就会知道的。”

阴煦熙说完后就陷入了沉默,我还想再问他,可是看到他那冷冰冰的样子,知道再问他也不会说的,也识相的不再说话。

我们就这样一直走了很久,一直走到天边渐白,我已经累的没有力气了。

“还要走多久啊?”我疲倦的问道。

我一抬头,发现阴煦熙不知什么时候又变成了魏溪辰的样子。

他用手指了指前面,“看见那座灵峰山了吗?那山上有一座灵鹤观,到了那里,就能找到奶奶的下落。”

我望向那座离我们还有些距离的灵峰山,日出的微光已经照亮了山顶,云雾缭绕中山顶隐约能看见一座古香古色的道观,到了那里真的会找到奶奶吗?

八棺镇龙口

灵峰山虽然是不经名的山峰,也不是什么有名的旅游地点,但是川蜀的地形真算得上是鬼斧神工,这一片山脉的形状也恰好像极了白鹤腾云,风景十分壮丽。

我却没有什么心情欣赏,因为这鬼山,居然只有一半有点不像样子的石阶,其他都是嶙峋的怪石,爬到山腰时候,已经是晌午。

那座道观却好像嵌在云顶,怎么也够不着,要不是为了奶奶,我早已经歇菜了,才不能爬到这份上,尽管如此,我的身体却真的是不行了。

“咕……”肚子发出了很大一声抗议,经过昨夜的惊吓,我本来没有了知觉的胃竟然因为一路的运动恢复了,不知不觉间已经饿得不行。

“噗。”有些人毫不犹豫地笑出了声。

“我就看着你能熬到什么时候。”那人眯着眼睛,不怀好意地看我,现在的他是魏溪辰的脸,曾经我多么迷恋这张脸,现在却只想把他眼睛给兜出来。

“说这些废话干嘛,你什么办法都有,还不快给我来点吃的。”意识到自己饿了以后,疲劳袭击了全身,我实在是走不动了,一屁股坐到一块石头上,干脆就不走了。

那人走了过来,他的阴影刚好挡住了我眼前的阳光,我感到他摸了摸我的头发,然后在我耳边低声说:“你最好不要起来,不然你坐着的死鬼摸不到你屁股了,可能会拉你下去陪他。”

“啊”我这才意识到刚才坐的石头形状有些怪,好死不死自己听见他的话语又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眼不要紧,正好看到了一个干尸状的老头在石头下砸着,一只手不依不挠地要摸我的屁股。

敢情这死了都是个色鬼,吓得我一下子跳起来,抱住了阴煦熙的脖子,他也没有含糊,顺着我的劲儿一把把我抱了起来,回头看那色鬼因为我的气息远去了,果然有些生气,嘶嘶地从还勉强称得上是口鼻的东西喷出些紫雾出来,那味道,别提有多酸爽了。

只是这鬼生气归生气,倒是没有能从是头里出来,阴煦熙很是厌恶地往那鬼的头颅踢了一脚,那鬼立刻咳咳咳地呕出黑水来。他忽然阴笑了一下:“娘子,你怕不怕?”

“怕什么,不是才一只鬼……”我不自觉地缩了缩,抱紧了他的脖子,他似乎很享受我的拥抱,嘻嘻地笑了一声,说道:“不止一只哦,这里有八只。”

“啊。”我环视了周围,果然,像这样压着鬼怪的石头还有,连着那个色鬼的,真的有八块,只是除了色鬼那个有鬼出来,其他的也不过是形状古怪的石头。“别说笑了,分明没有其他鬼。”

阴煦熙听见我这样说,却没有说什么,只是在我的左眼皮上印了一个吻,我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没反应过来,就这么被吃了豆腐,正想发难的时候,听到他说:“你现在看看,看看是那些鬼好看还是你夫君好看。”

“你说什么!你这个色鬼哪里会好看了。”我发现他又变了阴煦熙的脸,那双眼睛充满戏谑地看着我,我觉得不妙极了。

果然的,他一用力地把我上半身抱起来,靠到他的肩膀上。

我的眼里,免不去全收了那奇怪石头中的三块,刚才我是真的什么都看不到,现在却看到三块石头下分别压着了三个鬼,一个满手都是鲜血,却断了头,头颅歪了。

那沾满鲜血的一直在扶自己的头颅,一只舌头有三尺长,呜呜呜地想发出声音。

第三只……看了前两只第三只我哪敢细看,身子早吓得筛米似的,只得紧紧地抱着阴煦熙,“呜……”

“还是我比较好看吧,你快承认我是个好看的鬼。”这个人,啊不对,这个鬼绝对是故意让我注意到的,弄得我连饿的心思都没有了,只怕再看一眼就吓出尿来啊。

“你实在是太坏了。”我紧紧抱着他,用力的,就想把他压瘪,压断气,不过我一想想,他其实是个鬼,早就断气了,还能给我压断气第二次吗?

到这,我不禁沮丧起来,反而松了手,由他抱着,却感到他侧着头在我耳边厮磨一下,低声说道:“对不起,我是鬼好多年没吃东西了,没有想到你会饿的问题,只能吓吓你了,让你暂时忘了。”

他言语间有一种无奈,更多的是落寞,我的心不禁刺痛了一下,想起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他还穿着旧时的衣服,说来这阴家不知道是不是绝后了,作为孤魂野鬼,肯定没有香火祭拜,说不定熬了好些年的饿。

想到这,我忽然觉得他很可怜,便用了点力气捂紧了他的肩膀一会。

阴煦熙好像误会我的意思了,见我抱紧他,便像哄小孩一样,晃了晃我说:“娘子放心,这里是八棺镇龙口,道观的入口就在附近了。”

“入口就在附近?”我奇怪道,直起身看去那云端的道观。“这不是还有很长的一段路吗?”

“不是,那个只是给凡夫俗子进的门口,真正的门口,一定设在龙脉龙头的附近。”阴煦熙说道。“龙口凶险,必须有阵法镇住。”

“阵法”我瞟了一眼四周那奇怪的石头,那些鬼还在,却是出不来,确实是被镇着的样子。“是不是这里厉鬼多,要用阵法镇住?”

我不是很理解这些玄乎的东西,毕竟是社会主义接班人,唯物思想才是我一直秉持的信念啊所以我的样子显得有些傻气,然而没有镜子,我是一点也不知道。

“不是的。”阴煦熙却看到了这样的我,吃吃地笑了,他这样的笑容确实是很好看,不像是平时的邪魅,反而有些宠溺。

“不是啊。我的傻娘子,形势风水学上,有龙脉一说,山脉水脉都可以作为龙脉,只要它符合山向,但是龙脉是龙,有凶龙,祥龙,也有分头尾,翔龙自是好龙,一般龙头为风水宝地,很多达官贵人皇宫贵胄就会选在龙头定穴,百年后埋葬自己。”

“但是,坏龙的龙头十分凶险,嗜血非常,不仅不能葬普通人,就连活人进去也容易生事,于是厉害的道士就会用八个穷凶极恶之人,分别埋在龙口把齿上,相当于挂了食物在龙口,这样,坏龙得到饱食满足,也就可以保住一方水土安宁,可能比好龙做到还尽责,因为他们死心眼守信用……不像是多变的人类。”

他说着说着话,神色却渐渐冷去,虽说我听着他说的是这八棺镇龙口的缘由,却明显感到有另外的意味,他抱着我的手,也用多力道,眼神也有些狂乱起来。

这时候我多么庆幸我脑子在危急时候还是有一点作用的,我立马说到:“你说了那么多废话,到底怎么才能进去道观?!我饿了!快要饿死了,你不管你娘子死活了吗?”

他听到我说话,才愣了一下,忽地笑了起来:“原来你是个吃货,为了吃,这么干脆认做我娘子了。”

我看他这样,好歹松了一口气,也没细想他的说话,才想起,脸忽地红了,把他推开了来,却没能从他的怀抱下去,好歹也是拉了一点距离。

“你别误会了,我都是饿的。”说完我捶了一下他的胸膛。“这怎么进去,你倒是想办法啊。”

“进去?我想……”这人抱着我渡步到刚才我‘坐’过的色鬼石头上。

“一般是没有办法的,不过……”

他又阴笑起来,真是可怕的人,啊不对,可怕的鬼。“若果把这个八棺镇龙口的阵法破坏的话,估计就会有人抓我们进去了。”

“啊”我错愕期间,他已经抬起了他的大脚,要往那石头踢去。

冷烟 ,阴煦熙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