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捡个妖精送老爹:黑寡妇新娘
捡个妖精送老爹:黑寡妇新娘

捡个妖精送老爹:黑寡妇新娘

分类: 幻想时空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7:53

作者:歆月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捡个妖精送老爹:黑寡妇新娘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捡个妖精送老爹:黑寡妇新娘介绍

《捡个妖精送老爹:黑寡妇新娘》是一篇非常好的幻想时空小说,歆月为大家带来了韶华恬龙昭康的故事:“等等。”刘燕的声音从房内传出,细碎的脚步声,显示刘燕追了出来。“这是我娘从庙来求来的平安符,送你。”刘燕说着将一精致的香包挂到小鬼头颈上。“你别想讨好我,我不会喜欢你的。”小鬼头嘴上虽倔强,但是眼睛早已被精致辞的香包吸引。我无语,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点小玩意就能哄得他开心,如果他真的讨厌刘燕,这个时候就应该将香包扔给她,可是小鬼头却丝毫没有这个意思。

书友点评:

这是少数几本能够让我看完本的书,里面的故事内容很是精彩。剧情之间虽然发展很快,但是节奏怡然严谨非常精彩,不会有水字的文章。我不是什么专业的评论家,甚至连业余的都不是。但是《捡个妖精送老爹:黑寡妇新娘》这本书很精彩。符合我的口味。

章节试看:

12-新妇后娘

刘燕见小鬼头坐在茶几旁,也跟着走了过去,“荷香,去拿些糕点来。”

“哼,我才不吃,谁知道你会不会想毒死我。”小鬼头将视线转向窗外的我,我一惊,难道他是想叫我毒死后娘?

“你还真能想,别人教你的吧。”刘燕笑看着小鬼头,神情里有着落寞,却并不是受伤。

我很是不解,小鬼头句句话带刺,刘燕却能没事人一般,难道她真的想当个好后娘?还是看在龙昱航的面子上不同小鬼头计较?如果换作是我,我绝对做不到如此和蔼。

小鬼头站起来走到刘燕面前,大眼睛瞪着刘燕道:“哼,总之你别想害我。”

终于看到刘燕错愕的表情了,想必她是吃惊于小鬼头的想法,或许有很多后娘虐待继儿,但是刘燕应该不是。

“反正你记着就好,还有,你不准告诉我爹我来过。”小鬼头扔下错愕的刘燕,大踏步的离开了新房。

站在树上的我,看到已步出新房的小鬼头,他在跨出房门时,脸上竟有松口气的神情。看来他那胆量都是装出来的,也真亏他能想得出。

我目光刚转向起身的刘燕,去听小鬼头道:“恬恬,我们走。”

闻言,我忙转向小鬼头,以为自己的听错了,他不是在同闹别扭吗?不是生气不理我吗?怎么会叫我呢?

“走啊,难道你想留在这被毒死啊。”小鬼头凶巴巴的瞪着我。

我心中一喜,高兴的飞向小鬼头,落在他的肩头,对于他先前生气的情形早已忘得一干二尽。只要他还当我是朋友,我就很兴奋了,在这陌生的世界里,只有小鬼头当我是朋友,而且他还是我来这唯一的朋友,我不想同他闹矛盾……

“等等。”刘燕的声音从房内传出,细碎的脚步声,显示刘燕追了出来。“这是我娘从庙来求来的平安符,送你。”

刘燕说着将一精致的香包挂到小鬼头颈上。

“你别想讨好我,我不会喜欢你的。”小鬼头嘴上虽倔强,但是眼睛早已被精致辞的香包吸引。

我无语,小孩子就是小孩子,一点小玩意就能哄得他开心,如果他真的讨厌刘燕,这个时候就应该将香包扔给她,可是小鬼头却丝毫没有这个意思。

“好吧,你就当我讨好你吧,但是我向你保证,我一定不会抢走你爹,当然如果你不喜欢叫我娘也没关系,我不介意你叫我姨或是姐姐。”刘燕好似怕小鬼头不信,握着小鬼头的手道:“真的,你相信我,以后你就会知道的。”

“哼。”小鬼头似是不知如何应对刘燕的热情关爱,哼了一声,甩开刘燕的手跑去了东院。

小鬼头几乎是一口气跑回南院的。一回到房间小鬼头就迫不及待的取下小香包,我别开眼不愿看小鬼头兴奋的表情。

这叫什么人吗?明明是去示威警告的,结果竟变成这样了,小孩子真是很容易骗。

虽然我明知刘燕并不是要哄骗小鬼头,但是对于小鬼头如此喜爱刘燕送的礼物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恬恬,你看,漂亮吗?”小鬼头炫耀似的将香包递到我面前。

“还好了。”我瞄了一眼小香包,确实很漂亮,上面的迎春花绣得很漂亮,不过我心里有点酸酸的,心道:不就是一个小香包吗?有什么大不了,虽然我不会绣,但是我会变啊,只要我恢复法力,别说变一个,十个八个都没问题。

“恬恬,从来没人送我东西,可是她第一次就送我这么漂亮的香包,她好象不是坏人。”小鬼头眼睛闪亮的看着小香包,对于小鬼头的评论我无语。

本来就没谁说刘燕是坏人,只是他自己想象的,唉,说坏的是他,说好的也是他。

我忍不住酸酸道:“那你是不是打算叫她娘?”

天知道我为什么会问这种话,他叫不叫娘是他的事,而且刘燕都已经嫁过来了,叫娘也只是早晚的事情,我在这酸个啥呀。

“不知道,恬恬,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叫她娘,虽然她好象不坏,可是我还是不想叫她娘。”小鬼头皱眉的表情表示他真的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你看这会他连小鼻子都皱到一块,敢情真的很为难。

“不知道,反正她又不是我娘。”说完我就想抽自己嘴巴。

我这是怎么了,小鬼头有娘不是更好吗,这样小鬼头就不会寂寞了,也不会缠着要我嫁他爹了,两全其美的事,我应该举八只脚造成的呀,干吗心里不舒服啊。

“恬恬,你说我是不是也应该送她一件礼物?”小鬼头的视线又转回了香包,虽然是在同我说话,但是自回屋后,眼睛就没看过我,真是有娘就忘了朋友。对,我一定是因为她忽略而不舒服,一定是的,唉,也许他只是新鲜吧,等同刘燕混熟后,或许就不会这么激动了。

“恬恬,我想好了,我要画幅画送她,画什么呢?”小鬼头的话听在我耳中越来越不舒服,还说我是他朋友,做朋友这么做,可从没听他说要画画给我,这会却要送给陌生的刘燕,哼,不高兴,不想理你,你爱画啥画啥……

我拍拍翅膀以示抗议,可是小鬼头却恍若未闻,眼睛都没眨一下,我实在气不过,“嗖”的一声飞出了屋子。

看着熟悉的玉兰树,我才知道自己又飞到东院了,对于自己的的失常有些懊恼。看着正在房内绣花的刘燕,我心里有些不舒服,想了想我念动咒语变回了原形。

虽然不舒服,但是我并未想离开,我顺着树干爬下,想也未想就朝着刘燕的新娘爬去。

“小姐,你昨日才成亲,怎么今日就开始绣花呢?”刘燕的婢女话真多,每次来都听到她说话。

“反正也没什么可做的,绣花就不会胡思乱想了。”刘燕淡淡的声音听在耳中,很不是滋味,是啊,她没什么事做可以绣绣花,弹弹琴,再不行,还有婢女陪她聊天。可我呢?除了小鬼头根本没人会同我说话,突然我有点了解小鬼头的感受。

想起小鬼头先前对刘燕说的话,我突有所悟,想必自己的失常同小鬼头来找刘燕的原因一样,小鬼头来找刘燕是担心她抢走龙昱航,而我不舒服,心酸,应该是怕刘燕抢走自己在小鬼头心中的地位。

没有刘燕的时候,小鬼头可只同我说话,而且只当我是朋友,可是今天他见了刘燕好象就不一样了。虽然小鬼头并没说喜欢刘燕,也没说要同她做朋友,但是我却依然酸酸的。

想想也是,刘燕是人,又是小鬼头后娘,他喜欢她也是正常的,而我现在还是蜘蛛,最多也只能变变小动物,小鬼头肯当我是朋友,已经是我的造化了,我凭什么阻止他喜欢别人……

“小姐,你干吗将那护身符送给小王爷,他明摆着是来找麻烦的,你还将夫人为你求来的扩身符送他。”婢女荷香瘪着嘴,似是对于小姐送香包给小鬼头很不理解。

别说荷香了,就是我也很不理解,既然是她娘送的,自然非常珍贵了,她干吗送小鬼头那么珍贵的东西。

“他是小王爷,我现在也算是他娘吧,既然我娘送护身符给我,我这个做娘的当然也要送护身符给儿子。”刘燕平静的说道,眼睛仍专注着绣框。

“可是,小姐,他根本没当你是娘,而且……”荷香继续为刘燕抱不平。

“荷香,他是小孩子,你怎么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刘燕入下绣针,摇头看着婢女,继续道:“听媒婆说,那孩子自小就没娘,是王爷的心头肉,他来警告我,也是正常的,你想想,从小他的世界里的只有王爷,如今这王府里突然多了一个我,而且我还是她后娘,他担心也是正常的。”

对呀,对呀,我非常认同刘燕的话,小鬼头就是这么想的。

“可是,小姐,他竟说您要毒死她。”刘燕对小鬼头的袒护让荷香更觉得委屈,她继续数落着小鬼头的不是。

真是个小心眼的丫头,我不禁摇头,就如同刘燕说的,小鬼头只是个孩子,她同个孩子较啥真啊。

“荷香,这话你在这说说就算了,千万别让外人听到,小孩子的童言童语你怎当真。”刘燕凝眉提醒着荷香。

就是,小鬼头顶多只是说说,再过分也只是让那条叫‘小花’的白王锦吓吓她们而已,并没有真的做出什么不可原谅的事,这个婢女真是小鼻子小眼子,比我还小心眼……

我蓦的一愣,此时的婢女就像我,她定是对于小鬼头夺走是燕的注意力而不舒服,原来不仅仅是我不舒服,还有人与我同病相怜。

我能理解她的心情,对于她此时的小鼻子小眼睛也谅解。她是刘燕的陪嫁丫鬟,想必跟随刘燕的不少时间,一直情同姐妹的主仆之间,突然冒出个小鬼头,而且一来就夺走了刘燕的注意力,想必十分不习惯,心里定是很不舒服,甚至像我一样有种被忽视的感觉……

“小姐,奴婢知道了,以后再也不会说了。”荷香低头退至一旁,神情似我一般落寞。

我突然想见小鬼头,对于小鬼头刚才的举动不再那么生气。我是他的朋友,他能同后母相处融洽,我应该替他高兴才对,我只是一只蜘蛛精,早晚都会离开这里的,如果她以后的生活中有这个温柔体贴的后母,即使我离开,小鬼头也不会寂寞的。

想到这我突然释怀了,对人类的了解也更进了一层,这才明白为何有那么妖精贪恋红尘,放弃修仙的机会,原来人间的感情如此复杂,即有龙昱航对儿子百般宠爱的父子亲情,又有刘燕博大宽广的母性温柔,还有小鬼头单纯的友情……穿越到这个异时空,我真真实实的学了一课,人类同妖精真的不一样,人类的世界果真美好很多,多姿又多采,我甚至都有了留下的冲动。

我悄悄的爬到刘燕身旁,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能看她绣花,人类女子真是心灵手巧,只凭简单的针线就能绣出精致美丽的花朵,就连动物她们也能绣得栩栩如生,让我羡慕不已。

心想就动,不知不觉间竟爬到了刘燕的胳膊上,是荷香的那声尖叫才让意识到自己竟然同刘燕离开这么近。

“啊、、、蜘蛛、、、、”荷香高三分的尖叫声,引来另一个婢女荷花。

“小、、小姐、、、蜘蛛在你身上。”荷花脸色巨变,手指着我,双眼瞪着我,动都不敢动,难道我真有这么可怕吗?

刘燕似乎尚未弄清怎么回事,手中依然拿着针线,只是眼睛已经离开,并且顺着荷花的手指终于注意到了我,我不是不想跑,只是怕自己未动,她们先动。

我注意到刘燕粉脸在瞬间由粉转白,又由白转黑,然后“砰”的一声……

“小姐、、小姐、、、、”两婢女尖叫着,却没人敢向前一步。

汗,没想到女人胆子这么小,我第一次见到小鬼头的时候,差点命丧他手,一见离地面这么近,我赶紧撩起八吸腿飞跑,也不知要往那躲,只好楞着头向前冲……

“啊、、、荷花、、、快踩、、、”

妈呀,还以为她们敢吼不敢动,这会竟要踩我,被踩倒我不家命,跑……

我眼睛瞄倒床的位置,飞也似的跑了过去,直到一个非常隐蔽且黑暗的角落,我再敢停下。不敢相信人类怎么这么狠毒,好吧,就算我外形在他们看来丑了点,可是也没必要赶尽杀绝啊,怪不得好多同类都会咬人,我敢肯定如果方才她们敢踩我,我也定会回以毒牙。

“小姐,小姐,您快醒醒、、小姐、、”

“别叫了,快去叫人请大夫啊。”荷香催促着。

我不敢往外看,我知道刘燕只是受惊吓倒,就如同昨晚被白王锦吓倒一样,我并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看看她是怎么绣花的,我没想到她会那么胆小……

脑中突然浮起小鬼头坏坏的笑,如果她知道我吓坏刘燕,应该很高兴吗?可小鬼头对刘燕香包爱不释手的表情也同时出现在我脑海,他现在似乎并不想捉弄刘燕了,那现在让他知道我吓坏了他后娘,他会怎么样呢?表扬我?责备我?还是打我替后娘出气呢……

13-长得丑陋不是我的错

我躲在阴暗的床底,不敢出去,甚至动都不敢动。我就像个做错事的小孩躲在这不敢见人。

外面传来一连串的脚步声,接着又是一串嘈杂声……

“醒了,醒了、、小姐醒了、、”又是荷香那一惊一咋的声音,这丫头就爱小题大作。

“荷香,蜘蛛、、、快打死它、、”刘燕惊魂未定的声音听在我耳中很是难受,我又没做什么,只是不小心爬到她身上了,没想到她醒来的第一句话竟是打死我。

刘燕温柔善良的印象在我脑中大大折扣,她的温柔善良原来都只是针对小鬼头,针对人类的,对于似我这般丑陋的蜘蛛想必只有厌恶同恶心吧。

我不知道人类这样算不算虚伪,但是脆弱的蜘蛛心真的很受伤。她们怕我,我有理解,但是见我就想杀,这点让我心很痛,虽然我活着有千年,但我可从来没伤害过人类。如果方才不是我跑的快,只怕真的会命丧荷花的三寸金莲之下。

“小姐,黑蜘蛛已经跑了,不见了。”

“哦,吓死我了。”刘燕似乎在安抚自己受惊的心,过了会又听她道:“你们都退下吧,我已经没事了。”

又是一串离去的脚步,众人离去听,方听见刘燕一声长叹,“荷花,荷香,待会,你们将屋里好好打扫一下,造成别再有什么蜘蛛虫子的。”

“是,奴婢知道,若有发现,奴婢立即用扫笤打死它。”

荷香凶狠的话听在耳中,很是刺耳,我只不过是外形同她们不一样,有必要这样赶尽杀绝吗?想到先前的惊慌情形,我不则暗吁了口气。幸好我的法力已恢复三四成了,要不了几天我就可以恢复人形了,否则以自己现在这样的蜘蛛原形出现,我真怕小命会丢在这个被架空的年代。

一千年了,我从来没见过有人类见到蜘蛛会晕倒的,在现代更是常听人称我们为美丽的黑寡妇,而且我数是黑寡妇中的美女了……

“恬恬、、、”突然小鬼头的声音从门面传来,心下一惊,莫非小鬼头也知道我吓倒了他后娘,这会换我兴师问罪来了。

我更不敢动,也不敢吭声,想必此时在小鬼头眼中,他那后娘比我重要多了,我何必出去送死呢。

“恬恬,是你吗?”小鬼头的声音听在耳中,让我又有点期待,虽然我未曾注意到小鬼头是啥时来的,且不管他是来关心刘燕还是寻我问罪,但是他喊我的声音却是真切的。

我犹豫了,八只脚有点蠢蠢欲动,却听荷香不悦道:“小王爷,我们这可没有别的小孩来过,你可别又说我家小姐……”

“荷香、”刘燕适时制止了荷香后面的话,其实大家也都能猜出,就是不知小鬼头能否猜到。知道的人明了荷香忠心护主,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荷香比主子还大,竟在主子面前同小王爷顶嘴。

“恬恬不是小孩,恬恬是我的朋友。”小鬼头的声音里明显有着被激怒的痕迹,听得我心里暖暖的,原来他是来找我的。

“小王爷,荷香虽然无礼,但她说的没错,我们这没有来过别的人,或许你那朋友上别的地方玩了,再不然,我让荷香荷花帮你一起找找。”刘燕温柔的嗓音听来还是很舒服,可是我并没有忘记她们打死我的话,这会只当她是假惺惺。

“不用了,我会找到恬恬的。”小鬼头说着并未离开,我见到他的脚仍在房内走来走去,似是在寻找我。

看着小鬼头停在床前的小脚,我真想爬出去,可是一想到先前吓倒刘燕,只怕现在一出现,就有可能惨遭毒手,很犹豫,八条腿不停的互搓,就是没敢向前移出一只。

“小王爷,这房里只有这么大地方,难不成我家小姐还会将人藏到床底不行。”荷香的声音里开始有怒气,这次刘燕到没制止,估计她也做此想吧。

小鬼头并未理会,只是弯下身子趴倒床底。看小鬼头黑亮的眼睛一闪一闪,我感动不已,终于忍不住爬了出来。

“康康,你别出声,也别动,我爬过去。”我怕小鬼头再喊我,忙向小鬼头示意不有喊。

小鬼头果真没喊,我飞快的爬到他手上,顺着我他的手腕爬进了衣袖,“康康,我们快走吧,她们看到会打死我的。”

说起来很难为情,我都千岁了,这会居然像受委屈的小P孩一样,对着小鬼头告状。

我注意到小鬼头的眉毛皱了下,但是此时不是皱眉的时候,赶紧离开才是上策。小鬼头是小王爷,而且又是人,自然没人敢对他怎么样,也不会有人对他怎么样。

但我不同,我是蜘蛛,而且是吓坏新王妃的蜘蛛,如果是人自然罪不至死,但我现在不是人,恐怕死个十次百次,也得不到旁人的同情吧,更别说谅解了。

“小王爷可曾看清,我家小姐……”又是那牙尖嘴利的荷香,现在我对她的声音超级敏感,不想听。

“荷香,小王爷若是喜欢可以在这多玩会。”小鬼头身体动了下,想必是刘燕淡淡的嗓音,让他觉得舒服,我怕小鬼头真的想留下,急得直跳脚。

“小鬼头,走吧,你快带我回去,我不要在这里。”我催促着小鬼头,因为我的眼睛已经瞄见刘燕淡蓝的罗裙向小鬼头靠近。

“打扰了。”小鬼头终于朝门口移动了,虽然对于小鬼头突然这么彬彬有礼很不习惯,但是只要对象不是我,管它呢。

“不多玩会吗?”刘燕的声音里透露着失望。

小鬼头停下转头看向刘燕,我心又蹭的一下悬起……

当然不玩了,小鬼头要是在这玩,我小命可就不保了,当然小鬼头并未回答,只是我自顾自的言语。幸好小鬼头并没停留太久,虽然没有言语,但是他的行动就说明了他对刘燕又有了新想法。

直到回到南院,我才确定自己逃过一劫,这才想起应该向小鬼头道谢。

“谢谢你,康康,要不是你,我只怕小命就玩完了。”我感激的从小鬼头衣袖爬出。

“你没咬她吧?”小鬼头不太确定的语气听得我心一凝,好像我真的咬了刘燕似的。

对于小鬼头的怀疑我很不谅解,遂爬到小鬼头掌心淡淡道:“你先前不是让我帮你吗?而且你还说要我帮你咬人的。”

我八目注视着小鬼头,看他脸色由粉转红,又由红转白,然后风一样向外冲……

“喂,你要做什么?别跑了。”我大喊着。

完了,小鬼头向东跑,他不会真以为我咬了刘燕,打算将我交出去吧,我再也不敢开玩笑了,对着小鬼头大嚷道:“快停下,我没有咬人,我从来不咬人的,快停下……”

幸好小鬼头听见我的声音,这才停下脚步瞪着我,“幸好,幸好、、”

看小鬼头夸张的表情,我心里酸酸的,什么叫幸好,他是在为刘燕庆幸吗?方才我被人欺负的时候怎么没见他这么紧张,还朋友呢?

我看着小鬼头夸张的神情,心里很不舒服,遂酸酸道:“怎么?你怕我毒死你后娘?”

哼,刘燕只是刚升级的后娘,小鬼头就如此紧张他,看来我这个朋友在小鬼头心中越来越没地位了。敢情小鬼头去东院并不是要寻我,更不是要救我,而是去看他后娘有没被我咬。

想到小鬼头救我只是顺便,我蹭得一下从小鬼头掌心跳下,算了,他不当我是朋友,不要我这朋友,我也没必要赖着他,天下之大,我就不信我韶华恬没地方可处。

“恬恬,你这是干什么?”小鬼头对于我跳出他掌心似乎很是不解,蹲下身子欲让我爬回去。

“能干什么,你现在有后娘了,不需要我这个朋友了,我当然是去我应该去的地方。”我不理会小鬼头,径自往处爬。

“恬恬,谁说我不要你,我只是……”小鬼头看我的表情变了变,不过没先前那么夸张,仅仅是稍稍紧张了一下。

“你只是担心你娘被我咬死,毒死,放心吧,我韶华恬活了一千了,还从来没咬过人呢?”我不再同小鬼头辩嘴,迈动八条腿向外跑。

“恬恬,我不是那样的,我是担心你咬她,可是我更担心你……”

哼,小孩子骗蜘蛛,谁信啊,如果不担心刚才会疯了样的往外冲,哼,想骗蜘蛛没门,不相信,不理,继续爬,门口快到了……

“恬恬,你别走,我说的是真的,如果你真的咬死她了,我爹一定会要抓你送到官府的,到时你就要偿命了……”小鬼头心急的辩解,虽然听起来好象也有点对,但是又好象那不对。

我停下脚步,回望着小鬼头,终于想起那不对了,这会他想到我有可能会被他爹抓,为什么他昨日要我咬人的时候没想到呢?哼,小骗子。

虽然我心里这么想着,可是脚却未往外移,骗就骗吧,偶尔让小孩子骗骗也没什么,谁叫我们是朋友呢?归根到底不是怪我长得丑,如果我不是又黑又丑的蜘蛛,或许命运就不同吧。可是长得丑又不是我的错……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姑且相信了小鬼头的谎言,认命的继续被小鬼头奴役。

小鬼头在前厅转来转去,眼睛不时向门外张望,他这样至少已经一个时辰了,我不禁好奇,爬到小鬼头手上,八只眼齐看小鬼头,他好像很心急,又好象在等人。

“小鬼头,你这样转来转去,至少一个时辰,你还要转到什么时候?你要等谁不妨对我说吗?”我以一副理解的眼神看着小鬼头。

“我、、、爹,您回来了,康康好想你。”小鬼头本来看我的眼神突的一亮,小手一舞兴奋的朝着正进门的龙昱航冲去。

妈呀,原来小鬼头在等他爹,瞧他那兴奋样,差点将我摔出去,幸好我机灵,一听他喊出爹,就下意识的躲进了他衣袖。

“康康,你怎么在这?”龙昱航宠溺的声音里透着惊讶,显然,龙昱航对儿子的出现有些意外,尤其是小鬼头那夸张的神情,别说严肃的龙昱航,只怕换做我也惊讶。

“康康想爹。”小鬼头说着竟搂着龙昱航的脖子撒起娇,甚至将小脸贴上龙昱航的严肃的俊颜。

没眼看,凭我对小鬼头的了解,他今天这么夸张,肯定有什么阴谋,还想爹呢?他们父子俩天天见面,就算想也不用这么夸张吧,再说了,从早上到现在才几个时辰呢?

小鬼头定有阴谋,以我对小鬼头的了解,他绝对有阴谋,而且还是非常大的阴谋,通常小鬼头表情越夸张,阴谋也就越大,我也懒得想,反正很快就会知道答案的,我懒懒的窝在小鬼头的衣袖,冬天越近了,我发现没过冬天的我,竟有冬眠的迹象,虽然我知道有些蜘蛛冬天会结网冬眠,但我们黑蜘蛛是从来不会的,难道是因为气候地区的变化?

我打了个呵欠,不再理会小鬼头对龙昱航撒娇,先睡一觉再说吧,反正这阴谋应该同我没关,正所谓事不关已,高高挂起,还是睡觉第一。

我在小鬼头衣袖内织了一张舒服的小网,这样即使小鬼头动作再大,我也不怕被甩出去。

我往网床上一躺,真舒服,几乎立即就合眼进入了梦乡。

韶华恬,龙昭康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