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仙侠武侠 > 这个杀手不高冷
这个杀手不高冷

这个杀手不高冷

分类: 仙侠武侠

更新时间:2021-04-07 17:25:21

作者:少爷天下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这个杀手不高冷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这个杀手不高冷介绍

独家仙侠武侠小说《这个杀手不高冷》由少爷天下编写,主角方螓沈冰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方螓突然间觉得其实花千媚也并不是那么讨厌,他这样的真小人远比这世间的伪君子要好很多。只不过那花千媚实在是不了解他方螓,他岂会是个长舌之人,况且,他一介书生也不想卷入复杂地江湖争斗之中,方螓无奈地摇了摇头,花千媚的确惜命。方螓拱手道:“花兄请放心,方螓知道怎么做,时候不早了,小生也该告辞了,请。”离开伴月居,方螓回到了废宅,他辗转难眠,无意间闯入玄月门,无意间听到了江湖秘闻,无意间更得知了这世上还有人与自己长得如此相像,心中久久无法平静……

书友点评:

《这个杀手不高冷》这是我最满意的一本书了,求少爷天下大大快点更新吧 闹书荒了啊

章节试看:

这个杀手不高冷第3章试读

亭台内杀气逼人,方螓只觉后背生凉,莫名的恐惧席卷而来。

“我的事与你无关。”蓝月仙道。

花千媚冷笑道:“呵呵,师妹,你放心,你的事情我没兴趣管,也不想管,我只关心老家伙留下的那本秘籍。”

蓝月仙道:“这么多年了,你还不死心,师父当年没把秘籍传给你就是因为师父知道你心术不正,未免你将来为祸武林,这才没有将秘籍传给你,师父果然没有说错,这些年你在江湖中的所作所为简直辱没了我玄月门,亏你还想着师父的《玄月神篇》。”

“我呸,那老东西向来对我就有偏见,临死还把《玄月神篇》传给了你,到底我做错了什么?”花千媚激动道。

蓝月仙道:“师兄,别再执迷不悟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自从修炼了《百媚真经》后,你弄得人不人鬼不鬼,难道你就从来没有后悔过么?”

花千媚道:“要我放弃修炼《百媚真经》也行,那你就把《玄月神篇》交给我。”

“这不可能,我不可能让你这样一个心术不正的人去修炼《玄月神篇》的,除非我死,否则绝无可能。我说过了,我不想做玄月门的罪人。”蓝月仙斩钉截铁道。

“好,那我就成全你,去死吧。”花千媚一声怪吼,飞身探掌直取蓝月仙咽喉,来势之猛雷霆万钧。

蓝月仙一脸从容,只见她举起手轻描淡写地一挥,一道无形的气劲直奔迎面扑来的花千媚而去。高手过招只是瞬间便已分出胜负,就在花千媚回身落地的那一刹,他的面庞处赫然多了一道极细的血口,一滴鲜血从血口中缓缓渗出。花千媚整张脸泛白,脸庞不停地抽搐着,不甘、怨恨、痛苦,复杂的表情涌上了他的面庞,原本志在必得,可没想到自己潜心苦练了这么多年的《百媚真经》,到头来居然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师妹。

花千媚颤声道:“没、没想到你竟然已经练成了玄月破虚的境界。”

蓝月仙道:“花千媚,你放心,我不会杀你,师父临终前嘱咐过我,他让我给你留一条生路,毕竟你是他一手带大的,但是,这并不代表师父就会原谅你的所作所为,今日你自己送上门来,我就要替师父清理门户,废了你一身的修为,也好让你不再为祸武林。”

花千媚闻言,仰头狂笑,他的笑声尖刺入耳,听得方螓双耳阵痛。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只听他阴阳怪气道:“蓝月仙,你觉得配跟我说这些话么?别忘了你手上的鲜血都还没干,你就想来教训我?实在是太可笑太笑了,哈哈……”

蓝月仙不屑道:“哼,花千媚,不错,我心中的确对他念念不忘,可你以为我杀五大派掌门就是为了引他出来?那你也太小看我了,我告诉你罗海通、林野、萧廷尉、海翻天、马成子这五个人都死有余辜。十五年前仙灵岛灭岛惨案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五人,他们为了抢夺仙灵岛的龟灵石,竟然不惜将全岛一百八十六口人全部杀死,哼,他们以为这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仙灵岛岛主蓝海天的女儿偏偏在那次屠杀中活了下来,皇天不负有心人,这个女孩子几经辛苦终于拜得名师,并且学了一身神功,终于等到了杀这五个畜生的机会。”

花千媚怔怔道:“难、难道,你就是蓝海天的女儿?”

“没错,蓝海天就是我爹,所以我告诉你,我杀那五个畜生是为了报灭门之仇,至于留下那块血锦帕,我的确藏有私心,我是想引他现身,这又有何不可?”蓝月仙说着,缓缓朝花千媚走去,一脸地死寂,只听她冷冷道:“现在该轮到跟你清算了,花千媚,你醒悟吧。”话音未落,只见两道寒光在花千媚眼前一闪,后者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扑通”一声栽倒在地,再看那花千媚瞪大了双眼,整张脸都扭成了一团。

蓝月仙蹲下身子,看着全身抽搐地花千媚道:“师兄,你放心,我答应过师父不会杀你,但是我决不能再让你去危害武林,所以今天我一定要废了你的武功。”说着蓝月仙举起单掌对着花千媚狠狠地拍了下去……

方螓身后劲风呼呼,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听得那怪人发出了一声惨叫,便再也没了声音。忽然有人在他身上轻轻一拍,他的身体又恢复了知觉,他忙转身看去,一张冰冷柔美而又死寂一般的脸浮现在他面前。

“蓝、蓝姑娘。。”不知为何,方螓心头一阵后怕,支支吾吾地叫着蓝月仙,而他的目光则落在了蓝月仙身后,只见一个装扮怪异之人正伏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他…”

蓝月仙回首看了眼地上之人道:“他死不了,我只是废了他的武功,他以后再也没有机会祸人间了。”

“蓝姑娘……”

蓝月仙愣愣地盯着方螓,目光中时而温柔时而怨恨,可见蓝月仙心中此时百般滋味。“你不是他,不是。。。”蓝月仙口中不停地重复着同一句,痴痴呆呆地自顾离去……

“蓝姑娘、蓝姑娘。”方螓连着呼唤了两遍,她都没有理会,依旧自顾而去。

“哼,不用喊了,她不会理你。”花千媚从地上挣扎着坐了起来。方螓不自觉地倒退了几步。花千媚苦笑道:“不用怕我,现在的我连碾死一只蚂蚁的本事都没有。”

方螓定了定神道:“花兄,为什么蓝姑娘对着我说”。你不是他…

花千媚瞟了他一眼道:“你是不是想知道到底为什么师妹会看着你说这样的话?”

方螓点了点头,花千媚仔细地看了他几眼,目光幽然道:“你和他的确长得很像,可你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穷书生,那个男人和你不同,他冷酷无情,强烈的杀气,让人连靠近他的勇气都没有……”

方螓好奇道:“那他究竟是谁?”

花千媚道:“书生,你不是江湖中人,有些事你就别问了,快走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说完他起身就要离去。

“你想去哪儿?”方螓见花千媚朝着蓝月仙离去的方向走去,心中不由紧张起来。

花千媚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不用紧张,我从小便在这伴月居长大,这里便是我的家,如今我一身修为被废,我只能留在这里,倘若离开这里,外面不知有多少仇家等着杀我,所以只有在这里是最安全的,师妹既然肯放我一条生路,相信她也会念及同门之谊来保护我。”

方螓这才放心地点了点头,花千媚又道:“方公子,倘若我一身修为还在,我一定杀了你,但你很幸运,因为师妹不是我。所以我恳请方公子能将今夜之事藏于腹中,莫让他人知晓,此事你知、我知、师妹知便可,我死不足惜,但是你要知道,倘若让我仇家知道此事,又或者是五大派弟子知道此事,那师妹就处境堪舆了。当然,我说这些话并不是为了师妹,我是为我自己,以后的日子,师妹没事我就没事,师妹若有事我也就跟着有事了。相信方公子是个聪明人,我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方螓突然间觉得其实花千媚也并不是那么讨厌,他这样的真小人远比这世间的伪君子要好很多。只不过那花千媚实在是不了解他方螓,他岂会是个长舌之人,况且,他一介书生也不想卷入复杂地江湖争斗之中,方螓无奈地摇了摇头,花千媚的确惜命。

方螓拱手道:“花兄请放心,方螓知道怎么做,时候不早了,小生也该告辞了,请。”

离开伴月居,方螓回到了废宅,他辗转难眠,无意间闯入玄月门,无意间听到了江湖秘闻,无意间更得知了这世上还有人与自己长得如此相像,心中久久无法平静……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因为未知所以好奇,方螓也是如此,未知的江湖世界对他而言充满了神秘感,他想去了解它,去触碰它,但江湖真的是任何一个人都能轻易进出的么?

这个杀手不高冷第4章试读

九峰山

江湖中人视之为武林圣地,它并不特别,也不神秘,除了风景秀丽之外,与其他名山大川也无太大差别,可就这么个地方却能让江湖中人肃然起敬,为什么?因为名震天下的九天楼便在这九峰山中的九天峰上,山不在高有仙则灵,九天峰也因此名闻天下。

九天楼,武林中最公正不阿的门派,因此得到武林各派的一致认同,楼主宗太炎更是被众人推举为武林盟主,由他来主持大局,解决武林中各派之间的矛盾。但是最近这段时间九天楼也不太平,丐帮、天龙门、巨鲸帮、昆仑派先后上山来找宗太炎,可这四派的事还没了,罗家堡又找了上来。

又是一起命案,又是一派之首被杀,杀人者却是五年前就已在江湖中销声匿迹的那个人。

英雄殿上,宗太炎一言不发,沉思凝想,下首坐着五大派新任掌门,也都沉默不语,愁眉紧锁。一时间大殿上静地出奇,每个人都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各位,本座思前想后,总觉得有些蹊跷,有些问题还望各位开释。”宗太炎打破沉寂。

“盟主但说无妨。”座下五人齐声道。

宗太炎道:“其一,据各位所言,五位前掌门均被人一剑封喉,却又发现心脉尽断,这是何故?其二,各位带来的血锦帕是否被女子沾过?”

天龙门掌门陈奇道:“这血锦帕自始自终都在我手中,未曾被女子碰过,盟主为何会有此疑问?”

其余四派掌门也纷纷表示同样的疑惑。

宗太炎道:“各位难道没有发现?这血锦帕上除了血腥的气味,还有另一种幽香,似乎是女子的胭脂水粉味。”

“这…”五人忙从怀中掏出锦帕置于鼻前仔细地嗅了嗅,果然一股清幽的香气从锦帕上传来。

丐帮帮主林墨生,奇道:“这是怎么回事?”

宗太炎道:“各位,本座认为凶手或许不是十三郎,应该另有其人,而且此人极有可能是个女子,以本座对十三郎的了解,他杀人的手法向来一剑封喉,死者身上从来不会出现第二处致命伤,再加上这锦帕的香味,所以我看这次恐怕是有人故意将此事嫁祸给十三郎的身上,以此来掩人耳目。只是本座还没想明白,凶手为何要杀五位掌门,他究竟意欲何为?当然本座也不排除是十三郎所为,或许这五年间他杀人的手法发生了改变也说不定。”

罗家堡新任堡主罗玉道:“不管凶手是谁,我罗玉一定要为我爹报仇,还望盟主能帮罗某查出真凶。”

宗太炎道:“各位掌门,你们的心情我很理解,但是凶手留下的线索实在太少,追查起来恐怕会费一番周折,所以还请各位容本座一点时间去彻查此事,本座也绝不会让五位掌门枉死。”

五派掌门起身抱拳道:“此事还请盟主多多费心了。”

宗太炎道:“各位掌门客气了,五位前掌门在江湖中德高望重,此番遇害是中原武林的一大损失,本座也是痛心疾首,即便各位不来找本座,本座也定当全力施为,定叫那凶手无所遁形。”

下首五人齐声道:“多谢盟主。”

待那五人退下后,宗太炎靠在椅子上单手托着脑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露出了些许疲惫之态。口中轻轻念叨着:“五年了,整整五年了……”

五派掌门遇害一事在江湖中早已传得沸沸扬扬,而关于十三郎重现江湖的传闻更是甚嚣尘上,每个人的心态都不尽相同,有人害怕,有人期望,有人高兴,也有人落寞。这就是江湖,五味杂陈皆在其中,人生百态尽显于内。

泰州之行让方螓无意间看到了一些事,也知道了一些真相,尽管泰州城内的百姓依然对死去的罗海通歌功颂德,但在方螓的耳中听来,却是那么的刺耳,那么的虚伪,那么的令人厌恶,华丽的外表在真相面前变得那么得丑陋不堪。

方螓背着行囊在人群中穿梭着,不知不觉间路过了伴月居的门前,他抬头看了眼雅苑,长长地叹了口气。蓝月仙此刻虽然已手刃仇人,可她心里真的释然了么?应该不会,那一百八十六条人命已然成为了她心中永恒的痛,即便是她再杀罗海通等人一百八十六次,结果还是一样,过往的惨事就像是印记一样深深地烙在了她的心中,永远都挥之不去,而她心中的痛也将永远持续下去周而复始直至百年。此外,还有蓝月仙口中的他究竟是谁?为何会让她如此念念不忘,这或许也是她心中的另一个痛吧……

方螓看着伴月居的牌匾,落寞地摇了摇头。正准备离开,忽然大门轻启,从里面走出一个五官俊秀,貌胜潘安的男子。

“方兄,请留步。”那男子冲他喊道。

方螓好奇地看着那男子,觉得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他拱手道:“这位兄台是……”

那男子笑道:“呵呵,认不出我了?我是仙儿的师兄花千媚啊。”

“啊?你是花兄?”方螓眼睛瞪地溜圆,诧异地看着眼前之人。

花千媚道:“先前由于我偷练了《百媚真经》,所以才会性情大变,如今我的一身功力被师妹废去,脾性也自然回到了从前。以后就叫我花千峰吧,这才是我的本名。”

方螓拱手道:“那可真要恭喜花兄了,能重拾自我,重新开始。”

花千峰道:“多谢方兄,这次回来虽然被师妹废了一身修为,但却让我重头做人,还能与师妹重修同门之谊,也算是因祸得福吧,如今师妹已经认回我这个师兄了。”

方螓道:“确实值得恭喜。”

“对了,方兄,师妹知道你路经门外,特地让我出来传一句话。”花千峰道。

方螓道:“哦?蓝姑娘有何事吩咐?”

花千峰道:“师妹说,方兄游走于四方,倘若他日有机会遇到一个与方兄长相相似且右脸上有刀疤的男子,烦劳方兄代为传一句话。”

“请讲。”

“师妹的话是:‘花间月下酒,肝肠寸断人。比翼双飞鸟,难结连理枝。天无二日天,人无两心人。夜夜泪枕梦,日日盼君还。’”

方螓叹惋道:“没想到蓝姑娘用情如此之深,难怪她的琴声充满了凄婉之情,对了,花兄,不知这人到底是谁?”

花千峰道:“方兄,我说过了你非江湖中人,有些事还是不要知道的好,否则会给你带来杀生之祸,我们也是为你好,还望方兄别往心里去。”

方螓道:“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再过问了,不过烦劳花兄转告蓝姑娘,倘若小生有缘得见蓝姑娘要找的人,定会将这句话带到,还请她放心。”

花千峰抱拳道:“好,千峰就先替师妹谢过方兄了,那我们就后悔有期了。”

“后会有期。”方螓拱手回礼,转身而去。

此时身后的雅苑内传来阵阵琴音,悠扬而清雅,如同一杯淡淡地苦丁茶,听了不免让人心中生出些许苦涩。方螓也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如此爽快地答应了蓝月仙,他只是觉得自己应该帮她。琴声戚戚,蓝月仙抚琴相送,正如同他们因这琴音相识。方螓在这琴音中渐渐远去,直至他的身影消失在城门外……

方螓,沈冰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