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权少宠妻:重生豪门贵女
权少宠妻:重生豪门贵女

权少宠妻:重生豪门贵女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2-23 11:37:53

作者:旭亨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权少宠妻:重生豪门贵女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权少宠妻:重生豪门贵女介绍

旭亨给大家带来的《权少宠妻:重生豪门贵女》讲述了凌皓月梁思雯的故事:凌皓月看父亲住在庙里,所以也就先放下了,她还是按着往昔的规律生活着。凌振则找着时间和凌皓月说家里的情形,凌皓月的兄弟姐妹。凌皓月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想着师傅先前和自己说的有关父亲商场上的对头也来这里的话,又问了一下。凌皓月坐到门口的台阶上,呆愣在那里,也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是好,就连师傅到了跟前都没察觉。师傅问着凌皓月在想什么。凌皓月好半天才说自己想着从前到底见过谁来着。

书友点评:

啊,终于等到旭亨大大新书了,只是旭亨大大怎么不写快穿了?我是看大大快穿入坑的

章节试看:

坟场试胆(2)

师傅看这情形就对着凌振说着:“凌施主,我看此事还不急,你就再耐心等两日,毕竟皓月自小在此,贸然离开总有些不适。何况那里还是个陌生环境,难免会有畏难情绪。你就当是放下俗务陪着女儿散心,培养一下父女感情。”

凌振点着头。

凌皓月看父亲住在庙里,所以也就先放下了,她还是按着往昔的规律生活着。凌振则找着时间和凌皓月说家里的情形,凌皓月的兄弟姐妹。

凌皓月有一搭没一搭地听着。想着师傅先前和自己说的有关父亲商场上的对头也来这里的话,又问了一下。

凌皓月坐到门口的台阶上,呆愣在那里,也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是好,就连师傅到了跟前都没察觉。师傅问着凌皓月在想什么。凌皓月好半天才说自己想着从前到底见过谁来着。

想来想去也就两个比自己略微年长的男生,最终凌皓月试探地问着师父:“师父这些年,我也就给一个凶巴巴男生还有一个小可怜男生说过情,别的就没什么人了,难道是他们不成?”

师父只是笑而不答。凌皓月再一次茫然,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不想见的人,早就围绕在自己身边了。倒是又问着师父,他们找师父做什么。

“这事大人的事情,不是你能管的。”师父笑着一言带过。凌皓月看师父不回答也只得作罢。不过心中倒是想着那两个少年来。想着的都是他们往昔见面的场景。就连父亲说家里的事情,凌皓月也有些心不在焉地。

凌振看女儿这样,没奈何只能找大师问着法子,怎么让女儿出去上学,上学要紧啊。而且他时间有限,工作也很忙,没那么多时间浪费。

和尚建议凌振不如下个星期再来。反正离着开学也有一段时日,总要给凌皓月一点缓冲时间。再者凌皓月回家也要熟悉环境,倒不如让他带着家人来,如此也可熟悉一下。

凌振依言,隔了一个星期,带着儿子来寺庙,直说儿子学校不好,希望能拜拜菩萨,让菩萨保佑儿子顺利,自然也希望女儿能跟着自己回家。自然介绍着兄妹二人见面。

凌皓月依然不为所动,凌振无法,只得继续下一个星期来。又想着再不成就找孩子母亲来劝说女儿。

不过让凌振意外的是,女儿没等他周日来就打了电话给他,说要回家去上学,又问着他什么时候有空来接自己。凌振听着这话顿时十分开心。

凌振见了女儿又关心地问着怎么想明白了。凌皓月说她只是做了一个梦,这才改变了她赖在寺庙地决定。至于凌振问什么梦,凌皓月却没说,只是在一边发呆着。

凌皓月因为父亲问起,所以想到了那个让她惊惧的噩梦。梦中的一切发生在两年后。她记得前世的两年后她没有发生过那件事情。不过如今的母亲嫁人,一切似乎都在改变了。

凌皓月一想到那个梦,就觉得冷飕飕的。

梦中她是个十四岁的女生,正上初中。她和哥哥在一个班级。她那时住校。每个周末她见父亲一次。父亲会和她说很多事情,生意上的,人际上的得失都会说,偶尔还问一下女儿的想法。

凌皓月她会在见过母亲或者师父后告诉父亲他们说的话。母亲说的大多和经营有关。师父说的大多是和人心人际有关。父亲什么时候有空就什么时候见女儿。

凌皓月在节假日时间到大妈处,就当自己是走亲戚。至少大妈对她还和善。凌皓月也不张扬。不过那边有请客什么的她就不去,她习惯了简单的生活,不想和太多人接触。

她会趁着长假期间去师父那里。对她来说,多学东西才是最重要的。寒假时凌皓月照例在庙里度过。父亲要凌皓月回家过年,别老是在庙里过年。凌皓月则建议父亲不如把所有的女人和姐妹都叫去庙里过年祈福。

在世俗场合,他们那一大家子还真的很怪异,毕竟这个年代不容许那样做。但是在寺庙中却不一样。寺庙中只有出家人和在家人之分。当然这也不能勉强,还是要大妈同意才行。

这事到底没有成。因为大妈不乐意。为了这事大妈对她很有了意见。觉得凌皓月在左右着他们的生活,自然对她严厉了许多。凌皓月后来也就避着。

凌皓月住校,如果不是父亲去接她出去,她就完全不回家。父亲财大气粗,眼红盯着的人就多了。哥哥就算自己不去找别人,别人也找上他,难免会有被带着走的时候。

她和哥哥碰到一起,哥哥也会和她说一些事情。比如前不久哥哥和她说起父亲的对头严宽的儿子事情。严宽她自然知道,是她上辈子初恋的父亲,最终被父亲打败后自杀。

这个男人也是师父曾经说过的,去找过师父的男人。只是她想改变自己的命运,故而不想见任何无关的人,所以也只是听着。最终不置一词。

周末,哥哥问她要了手上的佛珠。凌皓月奇怪,问着有什么用,哥哥支支吾吾的。

凌皓月看他不回答,就说“这是师父给的东西,为不能随便给人。”后来哥哥才告诉凌皓月,“我和人去坟场比试胆子,所以才要了那个佛珠壮胆的。”

凌皓月听着这个就觉得头皮发麻,让哥哥别去。可始终不能让他打消主意。

哥哥说:“不管你给不给我都要去。如果你小气不给,那就算了。”

凌皓月听哥哥这话,最后只得答应给。不过凌皓月到底不放心,又问了是哪里的坟场。不说她就不给。哥哥也告诉了她地点。

凌皓月和父亲见面,她担心哥哥出意外,就对父亲说了这事。如果父亲回家还没看到哥哥,最好去找找。

父亲听了这话立刻回家问妻子。家里的佣人告诉他,大少爷一大早出门还没回家。父亲等到傍晚还没人,家人就急了。问着妻子儿子到底去了哪里。让老婆好好找找。

大妈自然忙着找人。父亲心神不定,立刻回学校找凌皓月商量这事。他觉得女儿会比自己那个糊涂妻子更有脑子。现在他也担心儿子会出意外。

凌皓月建议父亲先去找了哥哥平时交往的几个学生父母打听,看看谁知道去有关墓地的消息。

父女两个立刻找着那些同学。找到人家,对方都说自己儿子在家,凌皓月问起打赌的事情,有知道的说确实有这事,不过他们是开玩笑的,没去。

凌皓月问了谁知道的比较清楚,同学说了哪几个人。凌皓月就和父亲分头行事,一人拜访一个。两人找了许多人都没找到,看着天色已晚,也就只能到明天再说。

凌皓月没有回凌家,至少大妈是不想见着她的。她在学校宿舍的床上转辗反侧一个晚上。想着哥哥到底会出什么事情。至少从她的直觉来说,哥哥很有可能出意外了。

她想着自己去见那些同学的情形,同学的家长当时看凌皓月去问人情况,倒是立刻让自己儿子说怎么回事。

凌皓月当时说:“凌家来问我知不知堂哥的行踪。我只是知道一点,哥哥要了我手上的佛珠,说是去什么鬼地方比试胆子。这会我想到这事,来问一下的。”

那少年听了有些紧张。在自己母亲的追问下,结巴地说:“我只知道城西的一个陵园,据说最近发生了一桩有名的案子,死了几个人,那几个人都葬在那边,因此他们就打赌了。”

哥哥失踪

凌皓月想了想觉得这事有问题,就细心地问了最初提出的人是谁。那人说了名字,不过凌皓月却没听说起过。凌皓月是哥哥的小跟班,那些人多少也知道凌皓月这号人物。自然凌皓月也认识那些人。

同学看凌皓月陌生的表情,就说:“是另一个朋友的朋友。那人认识严宽的儿子严岫岩。也就是最近市里面表彰的优秀少年的那个。”凌皓月对这事情还很陌生。

“那,就是这个人。”那学生立刻找了自家的报纸给凌皓月,指着报纸上一脸傲然的少年说着。

凌皓月看着报纸上的少年皱眉,这少年她很面生,疑惑了一会才问道:“难道他就是严宽的儿子?”

“是啊,据说身世坎坷。小时候被人调包了。到了十三岁时才被找回。你看,这报纸上都有介绍呢。”同学指着报纸上的文字说着。

凌皓月就先把那疑惑放下,看看而后问着:“你们是怎么说起去陵园比试胆子,为什么会那么说。”

知情的同学告诉凌皓月:“是那个严岫岩也知道你堂哥是凌振的儿子。还说凌振胆子很大就不知道他儿子的胆子怎样。”凌皓月奇怪他们为什么会说起这些。

那人告诉凌皓月,因为凌振和严宽是生意场上的对手,别人就拿凌昊天和严岫岩相提并论了。不过据说当时严岫岩对她哥哥完全是不屑一顾,严岫岩傲然说他能为公安抓犯罪分子,她哥哥哪里比得上。

那人还把严岫岩说的话当着她哥哥的面说了。当时她哥哥很生气。说他要和严岫岩比试高低。这才有了后面的,严岫岩让那个人传话,说如果他哥哥赶去那个陵园,他还真服了这话。当时他们也跟着起哄,不过事后也就扔下了。

凌皓月不信,问着他们是不是又说过什么。她听到哥哥提起过这事,说严宽的儿子如何地目中无人,还让凌皓月去会会那狂傲的混账。不过凌皓月却没有答应。

同学想了想又说,他们隔天见面过,那个严岫岩的朋友又刺激他哥哥,说他如何地胆小,如何地不中用。两人当时就打了起来。不过他哥哥吃瘪了。后来那人一再耻笑他哥哥,说如果他去了陵园,他才算服了。

凌皓月问着那人的模样。又要了纸张,按着那人的描述画了。那人看着说就是这样一个人。凌皓月问了他那人的联系方式,她想问一下那人的行踪。可惜这个同学却不知道。

凌皓月问别的同学知道不知道,那同学摇着头说:“那小子每次神出鬼没的,他想到出现就出现。也没人能联系上。”

凌皓月见问不出什么也就算了。不过她要了有关严宽儿子的所有报纸。拿着报纸回学校后她仔细看了一番。

报纸上说严岫岩自小尝尽艰苦,可是却养成了坚毅、正直的性格等等。都是溢美之词。凌皓月想知道严宽从前的儿子怎么了。

最后看到一个版面,上面有那少年的照片,俊秀的容貌透着淡淡的哀伤。上面说那少年大义灭亲之类的话。凌皓月看得伤心欲绝。她没想到原来世上真有那样的两个人。

只是他们和自己的梦境又有着区别。自己以为避世不见任何人,那个人就会安然无恙。可现实却是他提前了十年就过世了。

难道那真的是一场梦吗?如果是,严宽的儿子为什么要那么设计自己的哥哥?凌皓月再一次细细看着那些报导,试图找着蛛丝马迹。可她依然没找到什么。

恍惚中她再一次梦到了有关和那个严岫岩类似的男人种种,脑海中有什么在闪过。凌皓月最后做了一个大胆的假设,假设那人和自己一样,是重新活过来的。

自己可以,为什么他不可以?前生的严宽儿子是在十八岁后母亲去世,而后出国,最后于自己相遇。可现在他这么快找来,那也就意味着他有可能和自己有着类似的经历。

那个去世的人或许不知道他在帮着他父母翻本。这是凌皓月的唯一一个想法。天刚亮,凌皓月立刻爬起来去看那报纸。当天再一次去看那些时,严岫岩的某些话透露了一些细节。

比如他说:“从前我想,如果人可以重来那我要怎么做?我现在用我的行动来回答了那个问题,今天的一切恰恰是我想要的。”

凌皓月在外面走了好一会,在清晨的阳光下,她想到了一些自己之前没想到的东西。凌皓月找到了班主任请假,她必需去找哥哥。

父亲找到凌皓月。她看着父亲短短一夜,头发就斑白了,心中顿时不忍。父亲只是让凌皓月照顾好自己,别的就不用多担心。就在这时大妈打电话告诉凌振,让他出钱赎人。并且不许报警。

凌振听了电话立刻问女儿怎么办。凌皓月的直觉是立刻报警。但是凌振告诉女儿,妻子不许他报警。因为对方说报警就撕票。

凌皓月让父亲去准备赎人的钱,不过让父亲告诉对方,自己筹钱,要对方宽限时间。毕竟银行不是自己家开的,不可能一下子拿到那么多钱,需要时间。

那边喝令给他一天时间筹钱。两人说好了下午五点一手交钱一手交人。时间地点到时候通知。凌皓月告诉父亲,自己准备自己去找哥哥。

毕竟哥哥拿走了自己的佛珠,当时自己不给她那个佛珠,哥哥未必会有胆子去。何况她人小,而且从前一直没有公开露面过,劫匪不会想到她和凌家的关系。

凌振一把拎着她衣服不许她冒险。凌皓月说自己先去警局报警,而后想法去找哥哥。

父亲呵斥着女儿:“这事不需要你一个孩子去张罗,而且我不想让劫匪知道我报警,最后害了你哥哥。”

“爸,报警的事情就你我知道,不入第三人的耳朵。由我去报警。你正面筹钱。”凌皓月正色说着。

“你想怎么着?”凌振看着女儿严肃的神情,觉得女儿还有那么回事的感觉。忽然间不知道哪里来的希望。

“爸,我觉得哥出事不是简单的意外。就怕除了外人觊觎外,也有内贼。”凌皓月提醒父亲:“所以如果你报警有可能会让见识咱们家里的内鬼知道。”

“不如这样我报警后,让警察给你电话,和你核实一下,你到时候就说我是你远亲,你让我跟着哥的。好在现在知道我身份的人不多。”

“我还是一个孩子,我出面目标小,别人就算警觉也会容易疏忽大意。这是我的优势。何况哥之前也只是跟着我学了几招花拳绣腿,他居然也能把人的牙齿打掉,那我的武功打架逃跑是没问题。”

“我看不如等我把钱给他们,那些钱我出得起。”凌振摇头说着。

“爸,不是钱的问题能解决的。如果哥不小心看到绑匪的模样,他们要是得了钱撕票怎么办?而且从我打听来的消息看,似乎是严宽的儿子说哥不如他,哥哥这才冒险的。”凌皓月说着。

“你哥确实比不上人家,我要有那样一个好儿子,我也高兴,不过爸有你,也算能安慰了。”父亲叹着气:“如今爸也不要你哥有多出息,我只要他太平就成了。你也一样,我要你也太太平平。”

“爸,如果,我说如果,如果这是一个套,这边引着哥哥去那里冒险,而后有人抓了哥哥,那人用哥哥套你的现金。接着有人在生意场上攻击你,然后再有人断你的支援,如果你内部再有人出卖你,那时候你能安然无恙吗?”凌皓月沉思着严肃地问。

凌皓月,梁思雯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