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三世缠绵:情陷恶魔夫君
三世缠绵:情陷恶魔夫君

三世缠绵:情陷恶魔夫君

分类: 幻想时空

更新时间:2021-01-21 19:37:38

作者:本草兔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三世缠绵:情陷恶魔夫君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三世缠绵:情陷恶魔夫君介绍

《三世缠绵:情陷恶魔夫君》,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本草兔,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小眉,你也不小了,再不生就危险了。”展眉听到熟悉的话语,连把话筒拿开耳边的动力都没有了,只是含糊地应着。挂了电话,展眉痴痴地想着,是啊,快三十的人了,确实挺危险的。这么想着,手上却不由自主地拿出抽屉里的东西。那是一本精美的书的样子。像是书的样子。表面上看来是一本大辞典,江震从来不敢乱翻她的东西,也不会明白这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只见展眉打开词典,翻到了一半的地方,出现一个密码锁,她熟练地按下一串数字,打开来却是一张照片。仅有的一张照片。

书友点评:

《三世缠绵:情陷恶魔夫君》这本书把剧情融合得很完美,不会让读者产生突兀的感觉,很棒!主角狂夫驾到:三世缠绵不休盛世朱颜也很有自己的特点,主题明确,5星!没毛病~

章节试看:

三世缠绵:情陷恶魔夫君第3章试读

“展眉,展眉!”毕竟是长手长脚的江震占优势,不一会儿展眉就被追上。这在外人看来或许只是情侣之间在闹矛盾吧,可是展眉却是打心眼里想要逃离的。

江震死死抱住展眉,心中依然心惊难平。从以前开始他就觉得展眉不是属于这个世界的人。是天使。太过美好,那么轻盈。刚才奔跑的背影纤细飘渺得似乎要消失,他无法想象,如果有一天失去了她,自己该怎么办。

展眉挣扎了几下,最终屈服在身体的弱势上。她觉得绝望,他到底要自己说什么怎么做,“你到底想知道什么?你不是想问苏知晓吗?那好,我告诉你,他是被我害死的!他是为了帮我拿东西,却被车撞死的!你知道吗?是被我害死……”

江震捂住了展眉的嘴,她最后的话都消失在了封闭的口腔里。她还想说,直到那个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就爱上了他,非常爱!

是不是所谓的美好最终都要逝去,是不是回忆之所以鲜明,是因为疼痛到无法呼吸?

“对不起,别说了,对不起,我不该强迫你来的,对不起。那不是你的错。”展眉只是自嘲地笑,心忽然间没有了任何感觉,任谁受伤太重,流血太多,心痛太久,最终都会变得麻木而钝感吧。

这次荒诞的聚会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插曲,放在人群中就只是一粒小小的沙子,放到夫妻间却是心底的肉刺。

江震开始有意识地回避高中这个话题,有时候也会自嘲地想,毕竟是死人要来得深刻而不可磨灭啊。展眉则是恢复了沉默寡言,只是眼底似乎更添上了一抹淡漠。每天依然在电脑前打打写写,却再也无法平复。没有任何事情需要烦恼,可是她却总是无缘无故的觉得烦躁。那种隔阂感越来越强烈,好像一层膜把她和这个世界隔开。江震心存愧疚,对于她的乱发脾气也是尽力忍受。就这么战战兢兢地过了三年。

这样的情况使得二人狭小的世界里似乎充满了天然气,只需要一个关键的火焰,就能让两人遍体鳞伤,让这段本就不该开始的感情面目全非。

就是那样一个平常的下午,就是那样一张华丽的床上,就是那么一个温和的男人。终于还是爆发了。爆发的原因是因为一件很世俗的事情——传宗接代。很世俗,更是很现实的事情。江家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对于传宗接代这件事情却是执着。尤其江母是一个家庭观念很强的人。一直以为女人只有嫁了丈夫,生了孩子,抱了孙子才算圆满。她有义务去享受自己当祖母的权利,于是更有权利去提醒儿媳履行应尽的义务。

展眉不愿意自己的孩子在这样一个尴尬的情形下出生,只是一再地以各种各样的借口推脱着,和江家僵持着。展母也时常充当说客,但是终究还是知道自己女儿的倔脾气的。而江震在这样的两难中尤为尴尬,同时是难过的。他身上有着江家的血统,也渴望拥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何况他现在也算是小有所成,在经济上根本不成问题。可是,他也看得出展眉的抵触。他不愿意为难她,但是心里的疙瘩终究是越来越大——难道她就那么不愿意生一个他的孩子么?!

“小眉,你也不小了,再不生就危险了。”展眉听到熟悉的话语,连把话筒拿开耳边的动力都没有了,只是含糊地应着。挂了电话,展眉痴痴地想着,是啊,快三十的人了,确实挺危险的。这么想着,手上却不由自主地拿出抽屉里的东西。

那是一本精美的书的样子。像是书的样子。表面上看来是一本大辞典,江震从来不敢乱翻她的东西,也不会明白这种稀奇古怪的玩意。只见展眉打开词典,翻到了一半的地方,出现一个密码锁,她熟练地按下一串数字,打开来却是一张照片。仅有的一张照片。

江震原本只是来探一下口风,没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幕,他走向对着照片呆呆的展眉,而对方似乎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毫无所觉。

照片上的男生并不是很英俊,却有一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无框的眼镜,柔软的发丝,温暖的笑容,无害得让人想亲近。江震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苏知晓。三年来他一直不敢触碰到的底线,一直不敢触碰却忍不住去了解的男人,这个一直横亘在他和展眉之间的男人。

直到手中的照片被掠去,展眉才迟钝地发现房间中多了一个人,还在回忆的余温中不可自拔的她没有察觉到江震的怒气,反射性地要讨回照片,殊不知这样的举动更是惹恼了盛怒中的男人。

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的位置被替换,腰间过于用力的手让她感到疼痛,可是她还来不及抗议,所有的不满就被愤怒的双唇掠了去。

江震狂怒地吻着怀里的妻子。这样的认知让他更是有种被背叛的感觉。尤其在他如此小心翼翼的爱着她宠着她呵护她的时候,她却还在想念着另外一个男人,甚至为了他不想生自己的孩子!

或许换了谁都会这么想,但她却是实实在在被冤枉了,她虽然无法忘记心中那个名字,却不是她不想生育的原因。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发现自己似乎对一切都提不起劲来,总是淡漠地看着这个世界。她无法在这样的情况下孕育一个生命,因为她没有办法承诺一份她给不起的爱!

可是她无法辩解,说不出口。江震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任何的举动在他的眼里都会被曲解成另外一个意思。展眉伤心、不可置信,从挣扎到疲倦到最后的无声无息。她没有办法相信,身上强硬粗暴的男人就是那个对自己呵护有加,让自己慢慢开始相信的人。

江震不知道展眉内心的震动,只当她累了,终是疲倦地睡下。

一双眼睛呆呆地望着泛着光的天花板,直到晶莹的光亮洒出。

那个夜晚后,江震不让她吃事后避孕药,收去了那张照片。她却不以为意,不认为这样粗暴的行为能够产生一个柔软的生命。所以当一个月后展眉愣愣地看着手中的验孕纸。明明是那么明显的结果,她却仿佛看不分明了。

这验孕纸还是他买的,只因为自己的例假晚了两天,他就兴高采烈地去买了来。当时还觉得他小题大做,原来她是如此不懂得自己的身体,竟然这样无知无觉地有了一个小小的生命。

他,会很高兴吧。

那么,自己呢。

如果没有办法得到幸福,那么就成全别人吧。只要有一个快乐就好。

这个孩子算是众望所归吧。自从得知了她怀孕的消息,江母对她的态度可谓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江父也是面目含笑,展家更是仿佛一夜间中了彩票,从此有了在江家抬头挺胸的资本。

于是她被当作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一样圈养起来。每天不是睡就是吃。相对于这样的热情,两个孩子的父母亲好像淡漠得多。展眉可以理解自己的无所谓,那他呢?他不是一直在期待着这样的一个小生命么?

这样的疑问似乎延续了五个月,直到她见到她。

莫小可,人如其名的可爱的女大学生。齐眉齐肩的头发,明亮的大眼,调皮的虎牙,充满生气的笑脸,让人一眼可知她心中的想法,正如那一望而知的爱恋。而这个让人不由自主由衷喜欢的美少女喜欢的对象,正是自己名义上和实际上的丈夫——江震。

那样单纯而直接的人,让她恍惚,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自己。

江震没有想到会在这样一个场合遇到莫小可,只是家庭聚餐,没有想到会遇上莫小可的社团聚餐。对于莫小可,他心里是矛盾的。矛盾是因为冲突,冲突是因为喜欢吧。江震为这个念头眉毛不禁一抖,他怎么可以产生这样的想法!可是,任谁不会。这样单纯美丽的青春少女喜欢着自己,江震目光不自觉移到那因为紧张脸上泛红的笑脸上,他期待这样的笑容在展眉的脸上再次出现很久了,可是自从结婚以来他似乎就很少见过了,直到那个夜晚之后,消失了。

也是在那个夜晚后的隔天遇到了莫小可。那时候他心烦意乱地开着车到处乱晃,一个拖着一大堆东西的女孩子莫名其妙地挡在他车前,焦急地说:“大哥,可不可以帮个忙。”他看那确实是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她一个挺漂亮的女孩子一个人在那里确实挺危险,就把她载回了学校。

他还记得那时候转过头时她愣愣的目光,那种毫不掩饰让人一望而知的爱慕让江震不由心里一颤。而她的一句话更是让他心脏紧缩。

她说:“你的眼睛好漂亮啊。”然后好像意识到有什么不妥,满脸通红地解释:“不是啊,我是说你的睫毛好长啊……哎呀,我在干什么。”手足无措却狠狠掠住了江震的心情。

“你叫什么名字。”

似乎没有意识到成熟的大帅哥会这么问,她顿了一顿才发射性地报上名来:“莫小可。”

江震微微一笑,当时并没有什么想法的只是想帮助这个一如记忆中深爱的女孩一样单纯的孩子。“我的名片,有事可以找我帮忙。”他并不是慈善家,也许从那时候开始他就应该知道事情的发展的了。

莫小可看到素净的名片上印着的字样,不可思议地张大嘴巴。

那之后的五个月,莫小可仿佛得到了特别通行证,经常以各种各样的理由去找江震。而对于这样明显的追求,江震的态度却是暧昧的。有时候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一边不断地提醒她自己的处境,一方面又没有坚决的拒绝,他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狡猾和残忍了呢。不,在商场上,他一直是这样的,只是遇到展眉这个名字,一切就变得不正常了。

再看看展眉,她却依然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其实他不知道,如果他不是先因为莫小可脸上灿烂的笑而抓去了视线,他就可以察觉到展眉嘴角一闪而逝的苦涩的微笑。

只是一闪而逝。

抓不住就是错过了。

而很多事情错过了就是一辈子。

“你好,我是展眉。”

“眉姐你好,我是莫小可,莫非就是百变小樱里面的小可,呵呵。”

“你真可爱,以后经常来找我玩吧。”

江父原本对于儿子的态度有些奇怪,看着展眉那么自然还以为误会了什么,也和老伴在一边附和。江震看着展眉,表情很是奇怪。受伤、自嘲,似乎又带着几分释然的神色。

莫小可还真像那只无所畏惧的小可,明知道前面是一个深渊,却还是勇往直前。展眉看着手中的蛋糕,淡淡地想,是爱么?感觉离自己好遥远啊。

这是她的生日,也是三年来第一个没有她的名义上和实际上的丈夫江震陪伴的生日,围在她周围的人除了他来得倒是很全,包括应邀前来的莫小可。莫小可以一个懂事乖巧可爱的女孩子的形象迅速打进了江家父母的心里,在他们眼里,这个女孩子就仿佛是他们一直渴望的女儿。不知道是不是展眉的误导生效了,他们还当真以为那样爱慕的眼光只是一个小女孩对一个大哥的崇拜。

“眉姐,这杯我敬你。”又是一饮而尽。展眉专注地看着这个眼带泪花的女孩,“眉姐,你知道么?我是多么羡慕你啊。”有一个这么好的丈夫。后面的话即使她没有说出来,展眉也知道。

江母说:“傻孩子,喝多了吧。改明儿给你介绍个好孩子去……”

江母还在那边不明情况,展眉却是切切实实地看到了莫小可眼中的坚定,那种固执到似乎不惜燃烧掉自己的热度煨烫了她。

而她又怎么会不明白,这样的温度煨烫的不止是她这样一个日却冰冷的灵魂,还有另外一个渴望温暖的躯体呢?

所以当时她是真的没有感觉到多大的伤心,她只是一时反应不过来而已。如果你看到自己的丈夫和另外一个女孩子在激烈的拥吻,你是会选择上前去给他们一人一巴掌呢,还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呢?反正她的第一个念头是——躲,躲哪里都好,躲到一个离他们远远的地方,只是她忘记了她当时站着的地方是三楼的楼梯间,望着四楼拥吻的两人,躲,躲到哪里去?只是往后退了两步,却将她推置万劫不复的深渊。

三世缠绵:情陷恶魔夫君第4章试读

展眉甚至能确切地感觉到在滚落的途中,小小的孩子的哭泣。孩子啊孩子,你终究是不该在这个时候出现的呢,投胎去一个爱你的父母亲那里吧。

江震没有想到从来不喝醉的他会在那样一个夜晚喝醉,没有想到喝醉的时候莫小可刚好站在那里,没有想到那天莫小可穿着的还有脸上的表情都仿佛多年前的展眉,没有想到自己会失了控吻了她,还是激烈到不要命的那种,但是他更没有想到的是,担心他的展眉刚刚从他的单位回来,正好撞见这样一幕。

而当他的心爱的妻子被门卫发现送去急救的时候,他在干嘛?他在酒后要了一个纯洁的少女!

当隔天他被家人的话惊醒,急匆匆赶去的时候,只能从别人的口里听到。

——太可怕了,全身都是血,好像流起来不要钱似的。

——是啊,当时因为失血过多,手术的时候休克了好几次呢。

——真是造孽啊,都多大了的孩子了,说没就没了。

——是啊是啊,那个女人我认识的,是一个小作家呢,明明嫁了个好人家啊,上次看见他们的时候,还很幸福的样子。

——诶诶,也不知道大人能不能救得过来……

一瞬间,好像世界只剩下了黑灰白,每个人好像在表演默片,每个人的表情都是同情的可惜的。可惜,在可惜什么?同情,在同情谁?!

手术储蓄了36个小时,他沉默地站在亮着手术中的门前,沉默地看着来来回回地医生护士和一袋袋鲜血,沉默地听着不知道是谁的劝慰。劝慰?他有什么资格!他在一个夜晚伤害了两个女人,一个是他爱到至深的女人,一个是爱他至深的女人。

好像过了几个世纪,他被特许进入那个刚刚经历过一场生死争夺的房间。死的是他一直想要一直期待的孩子,活的是他一直深爱一直不忍伤害的妻子。他一直自以为是地以为剥掉她的笑容的是他们之间的那根刺,原来真正让她失掉笑容,失了温度,失去勇气的是他,是这个口口声声说爱的他!

“小眉。”她听见了他的声音,但是只是淡漠地看了他一眼,无所谓疼痛,原来是真的,疼多了就不再是痛。

门开了又合上,连江震也没有想到进来的竟然是莫小可。

“出去!”江震莫名的怒火,也不知道是对莫小可还是对自己。

十九岁啊,尚且单薄的身躯仿佛禁受不了这莫名的怒火,莫小可咬着牙,面容发白地站着,最终只是轻轻地说:“眉姐,我对不起你。”

江震还想说什么,一个声音缓慢却坚定地说:“你没有对不起我……你们没有谁也没有对不起我,他么,我不要了,你要的话就给你好了。”说完好像疲乏至极地沉沉睡去。

展眉再次醒来后说的第一句话是对江震说的,“我们离婚吧。”

江震明白这次的举动真的切切实实伤害到了展眉,或许他也料到她会提出离婚,可是心里想的和亲耳听到的毕竟不一样。她就这么想离开我么?这么痛恨我么?恨不得马上逃离我的身边么?

这句话江母也听得实在,江家两老以及展母都在,展母一味地心疼自己的女儿。展眉嘛,虽然这两年变了许多,但是本性她还是知道的,无论当初多么不愿意要这个孩子,当得知这个孩子没有的时候,她的心一定比谁都痛。相对于展母,江母考虑的却是另外一方面。她并不是不心疼展眉,虽然这个孩子没有莫小可来得贴心,但毕竟是自己孙子的母亲。可是这都是曾经了,况且,医生说展眉再也不能生育了。没错,再也不能了。从鬼门关走了回来,却被永远剥夺掉了生育的权利。所以,听到展眉提出离婚,她心动了一下。可是看向倔得像头牛一样的儿子,她叹了口气。

“不,我不同意!”对于江震的否决,展眉连挑眉都懒,似乎早就认知到会有这样的回答,不再说什么。

展眉回到了江家,家中一切照旧,但是人变了。展眉变得健忘,忘记了许多事,她开始认不得人,往日的同事,和蔼的总编,担忧的江家二老……当有一天江震端着粥喂她的时候,她只是怯怯地往后躲。

对于失去孩子,江震当然心痛,可是展眉的改变更让他撕心裂肺,“展眉,你到底怎么了?告诉我啊,你到底要我怎么做,要我怎么办,怎么办啊!?”

展眉像是受惊似的屈膝抱紧了身体。“我要回家,妈妈,我要回家。”

她已经认不得这个她住了三年的家了。

江震最终听从父母的建议,带着展眉去看了心理医生。他还记得那天老医生说的话,“自闭症患者得病的原因有很多,但是最主要的还是心里上受到了巨大的创伤,他们不愿意面对现实,面对这个世界,所以会变得健忘,这种情况会越来越严重,他们会忘记身边的所有人所有事,而且严重到一定程度,不仅他们的心里会排斥这个世界,就连生理上也会无意识地做出排斥的举动……”

江震放弃了药物疗法,他看过一个客户的母亲的情况,这种药物说白了就是让人变得迟钝的药。他没有办法看到曾经鲜活的展眉变得像活死人一样,他不能。

可是展眉的病情终究是恶化了,她开始激烈地反抗,她的表情好像她所在的地方是黄泉地狱,身边的人都是索命的鬼差,身边的事物都是野兽魔鬼的化身。起初苏知晓的照片还能让她恢复点理智,渐渐地就算展母亲自动手,也会落伤。江震一开始心里还觉得苦涩,后来他恨不得苏知晓本人亲自出现在她面前。只要能帮助失去理智的展眉。

终于在一次喂饭的途中,江震被展眉撞伤了额头,脸上布满鲜血还抱着想跑出去的展眉。那一次,展眉最终被打了镇定剂。

也是那一天,展眉得到了生病以来的第一次安枕。

江震也屈服于残酷的现实,听从医生的话,抱回一大堆药物。

然后展眉变乖了。

小说《三世缠绵:情陷恶魔夫君》 第3章 前世今生缘中(1)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