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本仙不服,邪帝别乱来
本仙不服,邪帝别乱来

本仙不服,邪帝别乱来

分类: 幻想时空

更新时间:2021-03-01 12:34:37

作者:慕雪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本仙不服,邪帝别乱来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本仙不服,邪帝别乱来介绍

主角是阎七墨之阕的小说本仙不服,邪帝别乱来,是由作者慕雪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萃华苑这边,侍女说要等墨之阕传召才能到隽雍宫,阎七只好独自在房间。青葱白指轻绕着自己的发鬓,她琢磨了好久,竟然还是想不起,那墨之阕到底长什么样子,明明见过他的,而且自认辨别的能力也不差,虽说时间很短,但也不至于一点印象也没有吧?纠结了许久,她想,应该是那叫墨之阕的男人长得太普通了,所以她才记不起他的长相。也罢,她也不是来看他长什么狗样的,只要尽快完成任务就好了。

书友点评:

不错的,文笔舒畅细腻,引人入胜,情节也是波三折,让人忍不住又买几篇,推荐《本仙不服,邪帝别乱来》。

章节试看:

本仙不服,邪帝别乱来:皇帝召见

前不久,太后命国师给墨之阕卜了一卦,卦象说他今年有一红鸾大劫,非生即死。

为了阻止应劫,一向催叨墨之阕早立皇后的太后一改常态,把所有想攀龙附凤的女子都赶得远远的。

这事墨之倾也知晓,正因为如此,他才知道太后在忧心什么。

那突然冒出来的女人身份神秘,还敢直呼皇帝的名字,绝非一般人。联系上红鸾劫,太后就更加惶恐不安了。

她迫切点点头,使劲握住他的手,忐忑不安道:“那女人有绝世容颜,静若春水,怒若雷霆,不像是凡间女子。”

“喔?”闻言,墨之倾不由得微微生讶,虽然太后这话是带着贬斥之意,可是,如此高的评价,实在罕见。

更何况,此女从出现到现在只不过是一个多时辰,就让太后有了这般评价,看来,的确绝非凡品。

墨之倾收回目光,看见太后欲言又止的忧急模样,忙敛了思绪,试探问道:“母后……还有其他话?”

太后低垂眼眸沉默,握着他的力度不由得添了半分,迟疑了许久,噎下唾沫,小心翼翼轻声道:“哀家……哀家怀疑她不是人……是妖……”

“怎么可能?”墨之倾本能回应,嘴角旋即勾起不以为然的笑意。

太后小心的神情变得肯定,咬牙切齿反驳:“怎么不可能,难道你忘了你皇兄沉迷什么了吗?”

想起自家兄弟的怪癖,墨之倾啧了啧舌,一时说不上话来。

见他语塞,太后神色绷紧,越发用力握住他的手,紧接着说:“试问这普天之下,谁敢直呼你皇兄的名字,不要命了?除非她不是人。而且,这女人长得一副狐狸猸子的妖相,那眼睛一瞪,把所有人都吓住了。定是个狐狸精,专门来害你皇兄的!她就是国师所说的红鸾劫!”

“这世上……真的有妖吗?”墨之倾不敢确信问道,低敛的目光无焦距落在别处。

他从来不相信这个世上有妖神,但他那个皇兄墨之阕偏偏又沉迷于修炼仙术,说是修炼仙术,可除了浪费时间。

因为,他从来没看到墨之阕使出什么仙术来。他认为,所谓修炼,不过是因为欲望,而自欺欺人罢了。

见太后满目不安信誓旦旦点头,他想,或许因为国师卜的一卦,且那个女子又特别了一点,才让她惶恐不可终日。

琢磨了会,墨之倾浅浅笑道:“母后莫担心,儿臣这就去会会那女子。”

太后紧拽着他的手,忧心道:“那可是狐狸精呀!”

墨之倾拍拍她的手示意让她放松,不以为然笑道:“就算是狐狸精,她也是来魅惑皇兄的,与儿臣无碍。更何况,国师也没说儿臣有红鸾劫,不是吗?母后放心,是妖是鬼,儿臣一试便知。”

太后纠结了会,连忙道:“多带几个侍卫!”

墨之倾轻摇头笑道:“母后,现在是我在明敌在暗,不宜打草惊蛇。放心,儿臣会有分寸的。”

“嗯。”太后稍微宽心点点头,这个儿子向来让她放心,而且,他天资聪颖,这些年来,墨之阕沉迷于修炼仙术,朝政几乎都是他暗地里撑着,否则,这国家早就乱了。

“那儿臣先行告退。”墨之倾覆手拜了拜,转身走去。

“哎……”太后迫切喊了声。

墨之倾回过身来看向她,微笑问道:“母后还有什么吩咐?”

太后定下心神,缓了缓气息,郑重提醒道:“那女人长得美艳,你可千万要稳住,切莫被迷了心窍。”

墨之倾低低浅笑,并不将话放在心里,宽慰她笑道:“母后,你是知道的,儿臣并不喜欢美色,否则,早就儿孙满堂了。”

太后笑笑不语,心里却是苦涩的。让她感到最对不起的,就是这小儿子,墨之倾。

他虽有御国之才,只可惜,是次子。

这狄青国规定,一个妃子只有一个儿子能当皇帝。她生了墨之阕和墨之倾两个儿子,墨之阕是为嫡长子,偏偏沉迷于修炼仙术,不理朝政。

而墨之倾身为她的次子,这辈子注定与皇位无缘。

然而,如果墨之阕放弃皇位,那么皇位就会落入二王爷墨之麟手中。这墨之麟生性残暴,好大喜功,若是被他当了皇帝,江山如何,不堪设想。

二王爷之下,具有继位资格的四王爷,又是个只知道花天酒地的纨绔子弟,区区王府都被他弄得乌烟瘴气,如何能把江山交给他。

所以,不管墨之阕怎么沉迷修炼仙术,太后也不允许他提退位一事,就让他明面上坐着皇位,其他朝中事务一概交给九王墨之倾处理。

也正因为如此,墨之倾至今未娶,因为他是次子,一旦娶妻,就要离开京城到自己的封地去了。但为了江山社稷,他只能这样,成全所有人,委屈他自己。

他越是懂事,太后就越有愧于他,明明是最懂事的孩子,却又是最可怜的。

看着墨之倾离去的背影,太后黯然垂下眼眸,琢磨了会,心里便来了主意,即使不能光明正大给他娶名王妃,暗地里给他找个温柔的女子侍候着,又有何难?

萃华苑这边,侍女说要等墨之阕传召才能到隽雍宫,阎七只好独自在房间。

青葱白指轻绕着自己的发鬓,她琢磨了好久,竟然还是想不起,那墨之阕到底长什么样子,明明见过他的,而且自认辨别的能力也不差,虽说时间很短,但也不至于一点印象也没有吧?

纠结了许久,她想,应该是那叫墨之阕的男人长得太普通了,所以她才记不起他的长相。

也罢,她也不是来看他长什么狗样的,只要尽快完成任务就好了。

“阎姑娘,陛下有请。”外面传来侍女恭谨的喊声。

看过她美艳的容颜后,侍奉的侍女婆子不敢有一丝怠慢了,因为凭她这副容颜,即使不能当皇后,至少也能混个贵妃。

为免日后她秋后算账,现在只好赶紧巴结了。

但她们也敏锐地察觉到,太后似乎对她不满,所以她们也不敢巴结得太明显,暂且对她恭敬无犯就对了。

而且,还得先揣摩揣摩她的性情,免得巴结了大老虎咬了自己的尾巴。

“终于肯见我啦。”阎七无趣低念了声,为了赶紧完成任务,还是迫不及待从屋里跑出来,眸子里是闪闪的亮光,恨不得一口气将压在嘴里的话翻江倒海喊给他听。

看见她这副斗志激昂的迫切模样,旁边的侍女们禁不住低下头去窃笑,笑归笑,这种迫切心情她们还是理解的,能侍奉皇上是莫大的荣耀,更何况面对的是那神一样的寒帝。

若换作是她们,恐怕早就兴奋得晕过去好几回了。

本仙不服,邪帝别乱来:误认美男

隽雍宫

轿子落地后便没了动静,阎七提手勾起帷帘往外瞄了瞄,一个人影也没瞧见,她扶着轿子走下来慢步向前,环顾着死寂了一般院子,心里怪纳闷的。

这时乌云蔽月,寒风袭来,背后莫名发凉,她是见惯世面的,并不害怕什么牛鬼蛇神,只是这人间是不是冷了点,没有仙气护体,害她一个劲冷得直打哆嗦。

埋伏在不远处的暗卫,今日在宫外见她趾高气扬直呼陛下名字,还以为她胆子长毛了,现在瞧见她这副哆嗦的样子,才觉得正常。

毕竟这是寒帝的寝宫,不害怕才怪哩,想来这也只不过是普通女子罢了。

“墨之阕……墨之阕……我想跟你生小孩……墨之阕……我想跟你生小孩……墨之阕,你在里边吗?”

阎七试探着往寝宫里边走去,这寝宫空旷,并无太多的摆设,雪白的纱幔垂地飘扬,很是神秘,隐隐约约能看见一张大床,此外空无一物。

这皇帝好节俭啊!

只是这床似乎有一股寒气汹涌而来,让她冷得直打哆嗦,怪不得称作寒帝,住的地方都阴风阵阵,寒天冻地。

她搂抱着双手,不停摩挲自己的肩膀,转头看去,忽见一个白衣人站在随风缭绕的白纱幔后面,惊悚万分,她不由得怔了怔,本能倒退半步,这才领会到凡人为什么常说的“人吓人吓死人”。

不多会,没等纱幔外的人发话,她即刻反应过来,马上拨开纱幔冲过去抓住他的手臂,迫不及待兴奋喊道:“我想跟你生小孩!我想跟你生小孩!我想跟你生小孩!我想跟你生小孩!我想跟你生小孩!我想跟你生小孩!我想跟你生小孩!我想跟你生小孩!我想跟你生小孩……”

“……”被她抓住手臂的墨之倾愕然愣着没反应过来,听着她嘴里快语连珠的无耻“表白”话语,他温润的神情由青涩至纳闷再到扭曲的羞涩,额上的冷汗如豆粒落下。

他早就听闻这女人当街对墨之阕“表白”,本以为那已经够狂妄无耻了,现在转个身竟然又对自己说这么无耻的话,她就如此按耐不住?

呵呵,这女人脑子不全吗?

“……”尾随她进来的青狐禁不住抹了一把冷汗,这阎七以为随便找个男人说了就完成任务了吗?

“我想跟你生小孩!十!”阎七念到第十遍,激动得紧握双拳跳起来,兴奋道,“太好了!我完成啦!我是第一个!”

“呃……”墨之倾看着如此激动的她,禁不住呆愣地打了个嗝,看来此女不仅无耻狂妄,脑袋还真有点问题。

这是哪门子的狐狸精呀,分明就是疯人院跑出来的疯子。

蹲在地上的青狐一脸无可救药摇摇头,这阎七不是见过墨之阕了吗?兄弟两人差距也太远了吧,这都能认错?服了她。

“九弟,谁允许你调戏朕的女人呢?”

忽然传来一个低冷却富有磁性的声音,还在兴奋跳跃的阎七愣了愣,旋即落到地面往那魅惑的男声扭头看去,便看见一个玄色修边的暗黑华衣男子走来。

此人水墨剑眉线条温柔,却散发着睥睨天下的威势,五官明凌,轮廓刀削,霸气凛然,眼含宇宙星光,浩瀚而明厉憾人。

让她禁不住在心中呐喊一声:此男只应天上有!这男人该不会偷吃了我碧波池里的日月精华吧?

闻声,墨之倾脸色紧了紧,忙回过身来朝冷着一张脸的墨之阕提了笑容,莞尔笑道:“皇兄误会了,臣弟只是听闻你在民间寻得一名有趣的女子,这才好奇过来瞧瞧。”

闻言,阎七纳闷的眨了眨眸子,迷惑的目光在兄弟两人之间徘徊,草草看去,这兄弟二人,一个温润如玉,一个冰冷如雪,但对她来说,似乎都是初见。

愣了愣,她迫切跑到墨之阕跟前,上下打量他陌生的容颜,试探问道:“你……你才是墨之阕?”

她纳闷撅起眉头,明明是见过面的,为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而且,对方还是一个绝世美男子,自己竟然对他过目就忘?

墨之阕没有回答她的话,也没有多看她一眼,如含碎冰的目光轻轻落到墨之倾身上,冷冷道:“出去。”

“是。”墨之倾覆手应了声向外走去,与墨之阕擦肩而过的时候,还不忘往阎七的方向瞅了眼,只见此女还似乎在纠结着谁是墨之阕。

他禁不住在心里默叹:脑袋还没长全,这是哪门子的狐狸精呀?

眼看着白衣翩翩的墨之倾离开,阎七可以肯定他不是自己要找的人了,她忙收回目光,才刚抬眸想看身旁的男人,却被他的指尖轻轻抹过唇畔,让她不由得酥酥麻麻地打了个激灵。

墨之阕修长的指尖抹过她的唇畔后,便与她擦肩而过,薄冷的目光始终没有一刻曾停留在她身上。

“你想跟朕生小孩?”他低冷道了句,过了纱幔,来到床前,直接解下腰带。

不得不承认,这个长得像冰棍的男人声音很好听,如初春清泉又如天际绵云,低沉而雄浑的磁性足以迷惑天下生灵。

阎七难得花痴地笑一回,正欲说话,却发现怎么也提不上声来,她摸着喉咙,不管怎么使劲,还是一个字眼也没能从嘴里蹦出来。

里边的墨之阕也没有理会她,慢条斯理解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淡然道:“朕可以满足你这个愿望。”

嗯?阎七捂着自己的脖子,纳闷拧紧眉头看向他萧冷挺拔的背影,这是几个意思?

“你若想成为皇后,也可以,朕只取你身上的一件东西。”说着,墨之阕掀下最后一件上衣,性感结实的身段尽露无遗,最后补充一句,“还不过来侍奉。”

外边的阎七可没有继续听他废话,她纠结的是自己为什么在关键时刻提不上声来,猎物就在眼前啊!

迟迟不见她动静,墨之阕稍带不耐烦回过身来,眸色薄冷瞧向还在纠结而憋屈的她,冷声道:“还愣着干嘛?”

阎七,墨之阕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