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阴人上路
阴人上路

阴人上路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2-09 14:43:11

作者:无颜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阴人上路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阴人上路介绍

白一生在《阴人上路》里面是一波三折,无颜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那东西如一根触角般在僵尸身上游走,寻了僵尸身上一处伤口便立即钻了进去,霎时间那伤口就被白膜覆盖住了,紧接着,那僵尸全身颤了几颤,竟再度站了起来!白一生看到这里急忙收回了目光,不愿再目睹这般诡异的事情。秦无忧不愿理他,一生索性抱着那枯树枝睡起了觉。等到天快亮的时候,白一生突然听到秦无忧在他耳边说道:“我们走。”“恩?爷爷他们找来了么?”白一生睁开惺忪的睡眼,问道。

书友点评:

《阴人上路》很好看,好多年没有看到如此佳作,作者无颜加油,最好每天多更几章,速度,给五星。

章节试看:

阴人上路:看不见的门

那枯木林本是洛家用来埋葬先人的地方,四周都有极其坚固的防护,唯一的入口便在后花园处。

后来洛家发生了一场变故,导致原先的山清水秀成了如今这般的枯木丛生。这般的穷山恶水也就不适合再埋葬先人。而那场变故导致的无数死者只能栖息于此。

这林子从此荒废,再无人烟。之后有几次打扫花园的仆人们听到林子里有动静,而且时常有洛家家丁被那林子里的东西袭击的事情发生。洛铭便在林子里布下了个乾坤八卦阵,这样一来林子里面的东西就再也找不到出口在哪里,只能在阵中不断的打转。

从那以后林子里再没发生过什么事情,虽然事情逐渐平息了下来,但是洛家人对这枯木森林的畏惧却还是根深蒂固。洛铭深知进到这枯木林里的后果,也知道那里面不仅有能将人活活困死的阵,更有无数僵尸,所以命人快马加鞭召回了远在百里外的儿媳——兰彩蝶。

这兰彩蝶使得一手好刀法,性格刚烈而且身手也不输男人,在洛家是数一数二的能手。白南洛铭等人一直等到下午兰彩蝶回来,才一同进入了这枯木森林里。

洛铭进入枯木林前将一根天蚕丝系在了枯木林的入口处,这样一会儿还能顺着这蚕丝回到入口处。但是枯木林中弥漫着经年不散的鬼雾,天蚕丝遇水便会变的脆弱,所以众人要在一个时辰之内出来才行。

众人本像无头苍蝇一样在林子中乱撞,突然看到一只不知从何处飞来的乌鸦。兰彩蝶认出那是秦无忧身旁的乌鸦,冷哼一声就想用弯刀将其斩杀,洛铭却看到那乌鸦不断低空盘旋着似乎是要将众人引到什么地方去,这才跟随着乌鸦寻到了白一生和秦无忧两人。

此时,一行人已赶到白一生所在的树下,白一生从树上跳下来,惊魂未定的躲进爷爷怀中。

“一生伢子,莫怕,有爷爷在!”白南一边说一边抚摸着白一生的脑袋,一边拾起地上的揜日剑,刷的收入那根木棍中,白一生这才发现原来那根木棍就是爷爷从不离手的桃木手杖。

此时,越来越多的僵尸从雾气中显露出来,而且来时路上被白南和兰彩蝶杀死的僵尸竟也开始蠢蠢欲动。那兰彩蝶娇声喝道:“快走啊,它们要起来了,没有时间了!”

兰彩蝶话音刚落,她手中的圆月弯刀便干净利落的将一直靠拢过来的僵尸头颅劈为两半。白一生注意到这些僵尸或是身上或是脸上都蒙着一层白色的薄膜,而兰彩蝶和白南攻击也都只攻击僵尸身上生有薄膜的地方。

“走吧!”白南说着将一生拉入队伍中,一队人马立即返程。“秦无忧还在树上啊!快去救他!”白一生惊叫道。

“呵,那个野种不值得老娘为他犯险!”兰彩蝶说着冲到队伍附近铲除僵尸,而洛铭则双手伸在胸口,似乎捏着什么东西一般。他时不时低声说左转右转,一队人随着他的话改变方向。

白南护着一生走的很快,片刻不到就已将秦无忧远远甩在了身后。白一生心中越来越着急,几次想从爷爷怀里挣脱出去找秦无忧,却都被爷爷拽了回来。

“爷,我的眼睛是他治好的,不能丢下他啊!”白一生说着。

白南其实也很是犹豫,他这个人侠肝义胆,此时丢下一个孩子在这危机四伏的枯木林里实在令他心中不安,但洛家人都不愿理会那孩子,他一个外人实在不便插手。

白南这一胡思乱想,手中的棍舞的就没了刚刚那般顺畅,此时,突然有一只僵尸从众人身后袭来。白南急忙反手一挡,紧接着揜日剑刷的一声将那僵尸斩为两截。

白南这一挥刀便无暇顾及白一生,白一生竟趁这机会从白南身下逃了出来,直直的往身后秦无忧所在的地方跑了去。白南心中暗道一声不好,他立即想去追回白一生,但洛铭却重重的抓住了他的手:“他不会有事的!相信我!我们没有时间了,须得尽快出去,否则都要死在这里。”

洛铭说罢便拉着白南往外走,白南眼睁睁的看着一生再度消失在了迷雾里,不由重重叹了口气。兰彩蝶却并未在意秦无忧和白一生的死活,她手中的刀挥舞的越来越快,硬是在如浪潮般的僵尸群中杀出了一条血路。

白一生从白南怀中挣脱之后一路往那棵树下狂奔,一路上的僵尸都在刚刚被除掉了,暂时还起不来,所以白一生也没遇到什么危险。

他跑到那棵树下便飞快的往上爬,直到稳当当的坐在一根树枝上了才松了一口气,仰脸问树上的秦无忧道:“你傻呀,刚刚怎么不和我一起走?”

秦无忧依旧是面无表情的看着白一生,只是眼神中微微有些疑惑:“为什么回来?”

“你一个人留下会死的。只有我在,他们才会再进来救你出去。”白一生说道。秦无忧摇了摇头,扭过身子去看向了别处。

此时,树下一只死去的僵尸突然颤动了一下。白一生看到那僵尸的头已经被劈成两半了,原本覆盖在它头上的那层薄膜此时逐渐收拢起来,凝成一团。从那团白花花的东西之中,伸出了一条紫色的东西!

那东西如一根触角般在僵尸身上游走,寻了僵尸身上一处伤口便立即钻了进去,霎时间那伤口就被白膜覆盖住了,紧接着,那僵尸全身颤了几颤,竟再度站了起来!

白一生看到这里急忙收回了目光,不愿再目睹这般诡异的事情。秦无忧不愿理他,一生索性抱着那枯树枝睡起了觉。等到天快亮的时候,白一生突然听到秦无忧在他耳边说道:“我们走。”

“恩?爷爷他们找来了么?”白一生睁开惺忪的睡眼,问道。

“我带你走。”秦无忧说罢,就往树下跳去,白一生看到他跳下树去心中一惊:“不行啊,这林子里全是杀不死的僵尸,而且我昨儿试过了我们出不去的!”

秦无忧回过头来,淡淡的说道:“相信我。”说罢,他便向迷雾深处走去。白一生叹了口气,快步追上了前面的秦无忧。

秦无忧虽然看起来身子弱不禁风,但却走的很快,白一生不得不慢跑着才能追上他。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几乎每隔十几米,秦无忧就要换一个方向。两人跑了半个时辰了,白一生却发现他们不断的在绕着那颗树转圈。

“别走啦,我们一直在绕圈子。”白一生又累又饿,大病初愈身体又很虚弱,实在是跑不动了。

“晨昏交接之时,蛊虫才会暂眠。我昨晚推算出了破阵的路,快走。”秦无忧一边说一边扭头拉住白一生就往前跑。白一生无可奈何只能咬牙坚持着,又过了半个时辰,两人终于跑到了一颗枯木前。

秦无忧就像没见到前面有棵枯树一样,一头就要往那树上撞,白一生想拉他停下都来不及。本以为秦无忧会撞的头破血流的,但没想到他的身子竟融入了那枯木之中!白一生还未来得及惊讶,下一秒,他也被秦无忧拉入了那枯木里。

阴人上路:御尸决

白一生紧张的以为迎接自己的将是一阵剧痛,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他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中。白一生抬起头来,正对上白南那张写满担忧的脸。

看到白南白一生很是高兴,却又担心爷爷会因为昨晚的事情斥责自己。不过白南并未多说什么,只是把他拉回了客房里。

白一生一边走一边回头看了秦无忧一眼,他伫立在原地,肩膀上停着那只乌鸦,眼神淡漠的看着越走越远的白家爷孙两人。就在白一生要拗回头去的时候,却突然看到秦无忧举起左手食指,在嘴唇上比了一个噤声的姿势。

白家两人回到客房中,白一生见到温暖的床铺就想扑上去大睡一觉,白南却拉住他,问道:“一生啊,你是怎么从那枯木林里走出来的?洛铭明明在那林子里设了阵,可是有进无出的啊。”

“是秦无忧带我走出来的,他说是推算出了破阵的路。”白一生说着:“他可神了,什么都知道!”

白南听了微微皱眉,说道:“这就奇怪了,洛家人不是说这孩子是个哑巴么,而且看着也不像是聪明的孩子啊。”

“什么哑巴,他只是不常说话罢了,而且……”白一生刚要跟爷爷说秦无忧的脑子有多好使,看过的书过目不忘,却突然想起了秦无忧做的那个噤声的姿势。话到嘴边,白一生还是硬生生的咽了回去,换成一句:“爷,为什么昨晚的那个女人叫秦无忧野种啊?枯木林里的又是什么玩意儿啊?”

“枯木林里的东西就你现在还不用知道,我以后自然会和你说的。那个女人是洛铭的儿媳妇兰彩蝶,其实也是洛家的下一任当家的。”白南说道。

“洛铭的儿子洛天软弱,兰彩蝶比他强势多了,恐怕洛老头儿西去后洛家就是这女人说了算了。秦无忧是洛天的长子,但是后来,他娘亲过世,洛天才娶了兰彩蝶。”

“就算过世了,也不应该被称作是野种啊?”白一生不依不饶的问道。

白南被问的有些烦躁,低声叹了口气,说道:“你这孩子,问东问西的做什么,人家的家事我怎么知道啊。快去睡觉吧!”

白一生虽然还是想打破砂锅问到底,但白南脸一黑,直接抱起他丢到了被窝里。白一生也只好作罢,乖乖脱去外衣打算睡觉。只是刚脱了上衣,便有一个东西从怀里掉出来。白一生捡起来一看,那竟然是块儿一指长的玉佩。

那玉佩通体乳白,晶莹剔透的如同天边的云霞一般。玉佩被雕刻成了半圆的形状,上面浮雕着一只凤凰。那凤凰虽然小,但每一片羽毛都栩栩如生,眼神更是炯炯有神恍如有生命一般。

这凤祥九天游于云间的玉佩显然不是凡物,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自己怀里?唯一的可能就是昨晚秦无忧放进去的,他为何要这样做?白一生将那玉佩捏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儿,一直想不通秦无忧将玉佩交给自己的原因。

他越想脑子里越乱,不一会儿就在被窝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白一生这一觉一直睡到第二天晌午,起来了便去书房找秦无忧。只是白一生从晌午等到傍晚却没见着秦无忧,他走遍了洛家的每一个角落,都寻不到秦无忧的踪迹。

白一生本想问问下人,但无论是谁提起秦无忧都是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仿佛从未有过这个人出现一般。

待到华灯初上的时间,白一生被爷爷叫到正堂去吃饭。洛家摆了一桌丰盛的宴席,所有有名有份的人都在宴席上。洛铭一方面是为白一生的死里逃生庆祝,一方面是为白一生和白南、白宏时送行。

白家三人本来为洛家送回喜神就应该离去了,只是因为为白一生治眼睛才多在洛家耽搁了将近三个月的时日,也该告辞回去了。听到要回家,白一生心里是有喜有忧,他既想念家里的姐妹,又有点儿舍不得秦无忧。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洛家为白南一行准备了辆马车。白宏时坐在马车前面赶车,白一生和白南则在车里休息。马车晃晃悠悠的向前走着,因白家人不着急着回去,所以一路走的很慢,半赶路半游山玩水的竟走了足足一个月才回到家,算算时日,白南这次走脚竟花了四个月。

白一生还没走进家门便被闻讯赶来接他的母亲揽入怀中,他娘见到一生呈淡黄色的左眼一下就愣住了,半晌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儿啊,你的眼睛这是怎么了,好端端的出去,怎么就成了这样……”

白一生的左眼经过秦无忧的医治后已经痊愈了,从外表看和正常人无异,只是他的瞳孔看起来是一种诡异的接近透明的淡黄色,而且畏光,所以白一生在白天的时候都得时不时遮一下光。不过,令白一生惊讶的是他的左眼正逐渐恢复着视力,只是时不时会有些白色的虚影在视线中一闪而过。

“娘,你别再伤心了,我这不是好好的么!”白一生见不得母亲的嚎啕大哭,低声安慰道。白宏利见到儿子这般模样也是心痛,他很是痛恨白南带儿子出去赶了那趟尸,只是不敢说出来。

“走,我们回去!”白宏利说罢一把拉住白一生的手,把他扯进了房里就是一顿大骂。白一生百无聊赖的听着,一会儿不到就跑到床上休息去了。

一周后的清晨,白南走到一生房中,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说道:“一生伢子,再过几天就是你生日了。过了生日,你就十四了,你若是想当老司,那就要开始准备了!”

白一生一喜,急忙点头说道:“当然要做老司,爷爷您快点教我啊!”

白南笑着摸了摸白一生的头,说道:“这当老司没你想的那么容易。做老司首先要过两关,第一关考验你的胆量和应变能力,第二关便是赶尸三十六功,过了这两关,才能接触到我们白家正统的赶尸术——御尸决!所以说不是所有人都能当老司的,你想要当老司,爷爷还得先考考你才行。”

白南的话音刚落,白一生就抢先道:“爷,您什么时候考我?之前发生的那么多事儿你都一直不肯告诉我,等我成了老司您可就不能再瞒着我了。”

看着白一生信誓旦旦的模样,白南扑哧一声笑了:“哈哈,一生伢子别急,等你十四岁生日过了,我们就正式开始!”

小说《阴人上路》 第12章 看不见的门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