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灵异科幻 > 盗墓险生
盗墓险生

盗墓险生

分类: 灵异科幻

更新时间:2021-01-30 17:54:40

作者:活着的鬼

来源:奇热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盗墓险生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盗墓险生介绍

赵定天李庆宇是《盗墓险生》本书的主角,《盗墓险生》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婚礼是在朝堂上进行的,这是古往今来绝无仅有的。有一群人是真正的为这二人祝福着,他们是死牢中的囚犯,因此事喜庆,皇帝大赦天下,他们得了新生。“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宣旨的太监高声喊道。这一天,九公主出嫁,这一天,镇国将军成亲,大辽有了才子佳人的佳话。新婚的第三个月,王安被连夜召见,琉璃也跟随着去了。御书房中,皇帝手中拿着细作传来的消息,脸色十分沉重。“子远,匈奴大军五十万将要扣我边关,你意下如何。”

书友点评:

第一次看作者活着的鬼的书,整体结构宏大,气势恢宏,嫌念丛生,故事情节紧凑严谨,奇峰叠起,让人欲罢不能,在网络这类小说中称得上是佳作。

章节试看:

群尸

“赵大哥,又出来一个,怎么办啊?”许千惠大喊道,她和林梦瑶还没有走出多远,就又碰到了粽子,这让她欲哭无泪了。赵定天瞬间满脸黑线。“我来。”李庆宇跑了过去,引开了没毛僵尸,孙清云独自与黑毛纠缠。

“砰!”“砰!”……

墓室中瞬间乱作一团,三个战场都在不断移动。尤其是赵定天和白毛,两个人简直就是推土机,棺材被破坏无数。只见白毛一爪抓向赵定天,赵定天一个滑步,直接将一口棺材撞翻,身体一个翻滚利索的站了起来。

白毛紧追不舍,踏碎了被赵定天撞到的棺材。赵定天一剑插入了白毛的肋骨中,白毛发飙,又打碎了两口棺材……孙清云和李庆宇引着另外两只僵尸开始绕圈,棺材同样遭到剧烈的破坏,机关乱发,碎片四溅。

林梦瑶一把按下了许千惠的头,一排弩箭飙射而过,“上帝。”许千惠无语,正要抬头,林梦瑶又将其按下。剧烈的破空声袭来,半口棺材从二人头顶飞过,原来是黑毛撞飞的。

“天啊!”许千惠都不敢站起来了,干脆趴在了地上,“啪啦!”一个金元宝落在了她的眼前。“元宝!”二女一起惊呼,眼中满是不可置信。“砰!”前方的一口棺材中又伸出了一只手,“我们中大奖了。”林梦瑶拔出短刀,跑过去引开了。

“何止啊……”许千惠踉跄着向一旁跑去,原来她的身边又有一只手伸了出来。过了不久,墓室中的所有棺材都惨遭破坏,有一些棺材中竟然真的存在陪葬品,但是已经散落一地,无人顾及。足有八个僵尸跑来跑去,胡乱的追赶着五人。

四只白毛,一只黑毛,三只没毛,僵尸大军破坏力极其强大,棺材板等物时而化作碎片飘洒在空中,一个躲闪不及便会被擦掉块皮。“不要追我啊,我是无辜的。”许千惠一边跑一边哭,身后一只黑毛穷追不舍。

“啊!你这是在找死!”孙清云手中挥舞着一把古剑,不知是从哪口棺材中捡到的,这宝剑当真锋利坚固,劈在黑毛身上也可留下白痕而剑身不损。只见孙清云右手持剑左格右斩,独占两只白毛,一只没毛。

“我勒个去!你不要追我了,我是绝对不会娶你的。”李庆宇带着两只没毛的从孙清云身边狂奔而过。“我不行了,这白毛跑得太快了。”林梦瑶左右闪躲,已经险象环生,身后一只白毛不断的挥舞着双爪。

“杀!”赵定天深蓝色的眼睛已经泛红,身体几乎不沾地,到处借力,不断腾空,一只白毛几乎已经要被他砍成碎片,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将鱼肠插进白毛的大脑。

“我不行了,赵大哥救命啊!”许千惠凄厉的喊了一声,跌倒在了地上,身后的黑毛眼看就要追上。“啊!”赵定天大吼一声,双脚在与他缠斗的白毛胸口蹬了一下,身体飙射而出。

那白毛竟然被赵定天蹬翻在地,又被追着林梦瑶经过的白毛一脚踩在了头上,悲催的丧命在了同伙手中。赵定天身体像是炮弹一般撞在了扑向许千惠的黑毛身上,二人在地上打滚,赵定天手中的鱼肠不断的插向黑毛身上的骨缝,但是黑毛皮厚,收效甚微。

“二哥,砍脖子啊,这东西没头就不会动了。”赵定天冲着不断挥舞宝剑的孙清云喊道。“我明白,腾不出手了。”孙清云无奈的喊了一声,三只僵尸进攻不断,这让他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只能闪躲抵挡。

“老三,快想办法,梦瑶要不行了。”李庆宇凄厉的喊道。赵定天侧头,只见林梦瑶已经开始打滚,白毛眼看就要追上。“这样下去我们会全军覆没的,机关肯定在石台上,你们谁过去看一下。”林梦瑶在翻滚的过程中喊道。

赵定天一咬牙,右脚抬起在黑毛身上狠狠地踹了一下,左脚尖着地,身体背向着石台快速划去。许千惠力气恢复了不少,冲着黑毛吐了口口水,黑毛又开始追逐她,许千惠一瘸一拐的向前跑去,所幸黑毛速度不是太快,还不至于被追上。

赵定天已经来到了石台旁边,粗略的看了一眼顿时失望至极,石台上面什么东西都没有,也无法移动。无奈的摇了摇头,赵定天跑过去帮林梦瑶引开了追逐她的白毛。

林梦瑶恢复力一下体力,为孙清云带走了一只没毛。“砍死你,砍死你……”孙清云已经失去了理智,手中宝剑不断的砍在一只白毛的脖子上,手臂被抓了一把都没有在乎。

那只白毛发出了几声凄厉的吼叫,头颅被砍掉,无力的倒下。战到如今,两只白毛已经被众人杀死,还剩下六只僵尸,两只白毛,一只黑毛,三只没毛。没毛僵尸皮肤的坚硬程度仅次于黑毛,但是动作不便,只能跳跃,双膝不会弯曲。

众人渐渐凑在了一起,每个人都是汗流浃背,身上或多或少有一些伤痕,也分不清是僵尸所伤还是其他原因。“不行了,这样下去肯定归位了。”李庆宇手中的砍刀已经变成了麻花状。

赵定天一跃之下闪过了一只白毛的利爪,站在了石台上面,不想石台却发出了一声轰鸣,下沉了一部分。赵定天大喜,撕心裂肺的喊道:“快上来,这个是重力机关。”

众人闻言不顾一切的跑了过去,一同站在了石台上,石台承受了四人的重量,开始迅速的下沉,带着众人落向地底。六只僵尸没有发现四人的踪迹,开始胡乱的跑动,将棺材板弄得到处都是,竟然将石台原本所在的坑洞堵住了。

“要命啊!”许千惠拍着丰满的胸脯说到,脸上满是惊惶未定的神色。五人如今的形象都是狼狈无比,身上的衣服彻底变成了布条,上面伤痕遍布,肮脏无比,鲜血时而流出,顺着身体滴在了石台上。

“还好,只是丢了一袋铜钱。”林梦瑶翻了一下手中的食物包说道,食物包已经破碎,其中的食物不知掉到了哪里去,所剩无几。“我们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居然只是收获了一本破书,一对手镯,一个金盘,两把不知来头的剑,真是倒霉透顶。”李庆宇垂头丧气的说道。

“可惜了上面的陪葬品,刚才我还看到了一个金元宝呢。”许千惠有些可惜的说道。“罢了,还是活命最重要,我们现在不是都没什么大事吗?”赵定天说道。

“我们都被僵尸挠到了,黑驴蹄子只剩下了半个,完全不够用,如果不能及时医治恐怕就要变僵尸了。”林梦瑶说道。“而且这个石台要落到什么地方去我们都不知道。”孙清云说道。

“手电也只剩一个了。”李庆宇挥舞着手中光芒有些暗淡的手电说道。“听天由命吧,事到如今我们也没有别的办法了。”赵定天看着四周的空间说道。众人所在的石台在一个四周都是青色壁砖的直立洞内不断下落,速度不是很快。

“以我们现在的形象出去之后都没法见人。”孙清云说道。众人互相看了看,每个人都羞红了脸,由于衣服都在打斗中被弄破了,改露的不该露的都露了。

“小惠,你已经被我看全了,就算不嫁我也不行了。”李庆宇阴险的笑了笑,目光不断的在许千惠身上游走。“滚蛋,都什么时候了还没个正经。”许千惠嗔怒的说道。

“轰!”石台已经重重的落在了地上,众人被跌了下来。短暂的迷茫后众人开始观察处境,这是一个不算太大的墓室,墓室里面金碧堂皇,就连墙壁都是金子制成的。

金质的墙壁上镶嵌着几颗夜明珠,将墓室照得通明,李庆宇见状果断的关掉了手电。墓室中间一口水晶棺材安静的放在那里,透过透明的棺材壁可以看到其中的状况。

里面躺着的是一个身穿铠甲的英武男子,其身旁放着一把宝剑,除此之外别无他物。孙清云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宝剑,与棺材中的对比了一下,摸了摸鼻子说道:“看来我的是赝品。”

原来孙清云手中的宝剑与棺材中的完全相同,但是一个二者的出现之地差别太大,孰真孰假根本就无需怀疑。“我们发财了。”许千惠双臂张开,挺着两只大兔子开始转圈,眼中冒出了小星星。“不过我们怕是要抱着金山死了。”林梦瑶叹息一声说道。

“是啊,这里的东西肯定都很值钱,但是没有出口,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这钱我们花不出去了。”赵定天坐在了地上,声音有些无奈的说道。“先吃点东西吧,回复一下力气好开棺,这个将军把我们害得这么惨我要把他碎尸万段。”林梦瑶恶毒的说道。

“我先把这几个珠子拿下来。”许千惠眼睛变成了月牙,明知要死反而释然了,蹦蹦跳跳的走到了一个夜明珠前面。“我帮你。”李庆宇要来了赵定天的鱼肠,开始仔细的挖掘。

“我们的人生也算是精彩了。”赵定天仰面躺下,蓝色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天花板。“是啊,光是这个墓中的经历就可以让我们笑傲九泉了。”孙清云爽朗的大笑。

“定天,下策到底有什么传说,难道现在还不能告诉我吗?”林梦瑶似乎下定了决心,压在赵定天身上,严肃的看着赵定天。孙清云很识相的离开了,开始观察水晶棺材。

“我……”与心爱的女孩亲密的接触,感受着胸前的柔软与温暖,赵定天罕见的脸红了,舌头都有些不利索了。“你什么?我知道你一定有苦衷,你能不能告诉我?”林梦瑶笑着问道。

这一笑在夜明珠与金色墙壁的照射下当真是倾国倾城,赵定天叹息一声,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死在这里,有你陪伴我就可以含笑了。”赵定天刚才差点就忍不住要告诉林梦瑶了,可惜他又不想让林梦瑶为自己操心。

“我其实一直都恨你,刻骨铭心。”林梦瑶的眼泪滴落,滴在了赵定天的眼中。赵定天没有眨眼,眼泪又顺着他的眼角流下,“梦瑶,对不起。”

“不要说对不起,你没有错,我不该恨你的,你一定有不得已的原因。”林梦瑶说道。赵定天眼睛湿润了,眼泪流出,这次是他的而不是林梦瑶的。

“你们两个注意点影响,这光天化日,大庭广众的,也不害臊。”许千惠将一颗夜明珠放在了二人中间,调笑着说道。“死丫头,看我不掐死你。”林梦瑶羞怒的掐住了许千惠的脖子。

“你们快看这是什么?或许我们还有机会的!”孙清云在棺材旁发出了一声大喊。墓室中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动作都静止了。

凡梦斩琉璃

“你说什么?”许千惠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脸上的表情不知是哭是笑。“我们也许还有机会走出去。”孙清云又重复了一遍。所有人都走到了水晶棺材前面。

“你们看,这棺材下面好像有水啊,说不定是地下河,我们顺着地下河应该能游出去。”孙清云已经不能抑制自己激动的心情了。“如果这条地下河没有尽头我们岂不是要淹死?那种死法好像更令人难以接受。”林梦瑶说道。

“没试过怎么会知道行不行,左右都是死,如此还能有一线生机。”赵定天的眼中燃起了火焰,他不习惯等死,只要不是命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就算是死到临头他都会垂死一搏。

“取剑!”林梦瑶说道。“砰!”棺材盖被赵定天一把掀开,为了不破坏完整的水晶,这口水晶棺材竟然没有棺钉。在水晶棺材打开的瞬间,那英武的男子便迅速的化成了飞灰,就像是一朵鲜艳的花在寒冬被瞬间冻死一般。

在男子的身躯散去的瞬间,五人一起失去了意识,双目变得无神,缓缓歪倒在了地上。他们不可能会知道棺材中的气体有问题,也不会知道这气体会和男子化成的尘埃一同被他们吸进身体,两种物质发生了奇异的变化,这种变化是机关的设计人也没有想到的。

天是蓝的,树是绿的,花是红的。赵定天穿着一身铠甲站在这场景中,他很累,刚刚练了一遍剑法。他并不是赵定天,他叫做王安,字子远,是大辽第一神将王丹的儿子。

“子远,你说过要带我去采花的,不许反悔,不然以后不和你玩了。”一个小女孩跑了过来,和林梦瑶很是相似,但她也不是林梦瑶,而是大辽皇帝的小公主,九公主琉璃。

“琉璃,我很想去的,但你知道我以后是要为你爹镇守天下的,我要练武,还要学兵法。”王安抱住了跑过来的小女孩说道。小女孩鼻子皱起,“你说话不算数,我不理你了。”说罢歪过头去,像是生气了。

“琉璃你别生气,我带你去还不行吗?”王安晃了晃怀中的小女孩,眼中满是怜惜之意。“真的吗?”琉璃转过头来,有些不相信的看着王安。“当然是真的,琉璃要星星我也去摘。”王安年少却英俊的脸上满是坚定。

“子远最好了,琉璃将来要嫁给子远。”琉璃笑得很甜,俏丽的脸上满是依赖。满是花香的庭院中,王安与琉璃相互追逐着。一个身穿华服的美丽少妇走了过来,“母后。”琉璃小跑着扑到了少妇的怀中。

那少妇摸了摸琉璃的头发,脸上满是母性的光辉。“校尉王安参见皇后!”王安抱拳说道。“子远不用多礼,等将来你和琉璃都大了是要成亲的。”少妇笑着说道。

琉璃羞红了脸,王安也是低下了头。时光飞逝,五年已过,王安已经十七岁了,已经长得高大英俊,文才武略皆是闻名于大辽,被誉为下一代大辽神将。最重要的是,他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琉璃也十六岁了,出落得亭亭玉立,是大辽第一美女。

“陛下,臣已经老咯,应该告老还乡了,就让子远继续为您开疆裂土吧。”皇宫中,皇帝与王丹对坐饮茶,曾经的大辽第一神将鬓角已经有了华发。

“哈哈哈……老将军宝刀不老,您为大辽征战数载,连得九城十八地全无败绩,大辽江山有一半都是您打下来的,我怎么敢让您退休呢?”一个威严的声音传出,皇帝的年纪也不小了,脸上有了皱纹。皇帝与王丹谈话时竟然是自称我,而不是寡人或者朕,可见王丹的地位之高。

“那还不是多亏陛下不嫌臣功高震主,不遗余力的支持臣。”王丹笑着说道。“老将军对大辽的忠心天地可鉴,我怎么会猜忌您?”皇帝一甩衣袖大笑着说道。

“陛下,子远和小公主的婚事我们还需早日商定啊,他们两个可都是等不及了。”王丹笑呵呵地说道。站在王丹身后的王安瞬间红了脸,深深的埋下了头。“老将军不要乱说,谁等不及了?”站在皇帝身后的琉璃也是羞得直跺脚。

“没着急你害什么羞啊?”皇帝也是笑呵呵的。“就定在下月初一吧,到时大辽举国同庆,我的小公主和第一神将的儿子喜结连理。”皇帝还为此事写了圣旨,昭告天下。

初一很快就到了,琉璃穿上了鲜红的嫁衣,王安卸下了戎甲。“今日,九公主琉璃与镇国将军王安喜结连理,普天同庆。”宣旨的太监声音似乎也不是那么难听了。

婚礼是在朝堂上进行的,这是古往今来绝无仅有的。有一群人是真正的为这二人祝福着,他们是死牢中的囚犯,因此事喜庆,皇帝大赦天下,他们得了新生。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宣旨的太监高声喊道。这一天,九公主出嫁,这一天,镇国将军成亲,大辽有了才子佳人的佳话。

新婚的第三个月,王安被连夜召见,琉璃也跟随着去了。御书房中,皇帝手中拿着细作传来的消息,脸色十分沉重。“子远,匈奴大军五十万将要扣我边关,你意下如何。”

“战,犯我大辽者,虽远必诛!”王安满是杀意地说道,他与匈奴士兵打过很多场仗,也杀过很多匈奴的士兵。匈奴是大辽最强大的敌人,大辽举国之力尚且只有三十余万,而匈奴却派来了五十万人,这样的战争他没有太大把握,但是也只能战。

“好,不愧是我大辽第一神将,父王等你的好消息。”皇帝豪气干云的说道。“父王,兵力相差太过悬殊,你不能让子远去。”琉璃流着泪劝道。皇帝不理。

三天后,皇帝于城门处建点将台,拜将出征。王安身披金甲,手持凡梦剑率二十万大军出征,琉璃洒泪相送五十余里。凡梦剑乃是天外陨石所铸,吹毛断发,削铁如泥,乃是大辽第一神将的信物,相当于指挥军队的兵符。

王安率大军与匈奴征战三月,杀得尸骨成山,最终大获全胜,匈奴五十万大军全军覆没,但是王安在最后一战中身受重伤,被流矢穿胸而过。

皇帝连下九十道催令,命人将垂死的王安带了回来。琉璃看着躺在龙床上的王安似乎已经失了神,美丽的眼睛中没有了往日的神采,皇帝在一旁焦急的来回踱步。

王安睁开了眼睛,琉璃大喜过望,一把将其扶起。“琉璃,我做到了。”王安说道。“嗯嗯,你做到了。”琉璃眼泪啪嗒啪嗒的落下。“陛下,臣无法再为陛下征战了。”王安咳嗽两声,虚弱地说道。

“子远……,我对不起老将军,对不起你爹啊……”皇帝的眼睛湿润了。“琉璃,我在下面等你,我会继续守护着你,你要星星我给你摘。”王安说道,说完便闭上了眼睛。皇帝转身离去,眼角一滴浑浊的眼泪落下。

“啊!”琉璃抱着王安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喊叫。她拿起了凡梦,这把象征着死亡与荣誉的兵刃。剑抹向了光滑洁白的脖颈,鲜血溢出,人微笑着倒下,倒在了那将军的怀中。

今天是大辽很重要的日子,这是一个喜庆的日子,也是一个悲伤的日子。在这一天,匈奴派来使者,带着匈奴皇帝的意思,商量割地赔款之事。在这一天,举行了神将王安与公主琉璃的丧事。皇帝手持凡梦剑,指天长啸,笑罢瞑目而逝。在这一天太子即位。

在这一天,大辽举国哀悼,为了守护大辽的神将,为了殉情的公主,为了明正仁德的先皇。在这一天,太子身穿素服撒着泪登上了皇位。九月飞雪,是为了谁?

五人都已经醒了过来,但是都没有站起来,每个人的眼中都有着哀伤。林梦瑶和许千惠两个女孩的泪水已经将地面打湿,汇成了水洼。三个男孩的眼中也失去了神色,带着迷茫。

“好美好悲凉的故事。”赵定天站了起来。“是啊,可怜的公主,不过她和梦瑶姐真的很像,将军也很像赵大哥。”许千惠擦去眼泪说道。“呵呵,这是过去的事了,人也都已经死去了,怎么会像我们呢?”林梦瑶笑着说道,眼中的哀伤还没有散去。

“这是什么朝代,我怎么没有印象?”李庆宇眉头紧锁。“我也没有印象。”孙清云说道。“你们能保证自己看到的历史是真的吗?而我们看到的故事却是真的。”赵定天说道,走向了水晶棺材,拿起了凡梦。

“锵!”一声响亮的龙吟,一把不知多少年没有出过鞘的剑被他拔了出来。剑身是银色的,散发着微弱的寒光,凝视剑锋就可以感觉到杀意逼人。“这是一把凶剑,也是一把守护之剑,杀了无数人,也守护了无数人。”林梦瑶说道。

剑刃上有一抹血迹,已经变成了剑的一部分,与剑融为了一体,拭之不去。那是美人的鲜血,一个公主留下的。“这把剑不能卖掉。”林梦瑶坚定地说道,众人纷纷点头。

“我们该走了,成败生死皆在此一举。”赵定天说道。“嗯,是该离开了,这次的经历真是令人难以忘怀。”李庆宇叹息着说道,竟然有了要吟诗的冲动。

“天外流星化峥嵘,将军百战江山成。玉碎梦人终不弃,凡梦出鞘斩琉璃。”李庆宇竟然真的吟出了一首诗,意境幽远哀伤。“没想到你还会这个。”许千惠盯着他说道。

“那当然,本公子……”李庆宇正要自吹自擂,却被许千惠打断。“闭嘴,不要再说了。”许千惠翻了个白眼说道。李庆宇摸了摸鼻子将长篇大论憋了回去。

此时赵定天已经用鱼肠切开了水晶棺材的底部,水晶落入汹涌的河水之中。“唉,希望下面是生路,我可不想被泡成那个浮肿的样子。”李庆宇说道。

几人相互对视一眼,相继纵身跃进了汹涌的地下河。墓室中似乎有一个英俊的男子与一个美丽的女子微笑相送。地下河的水很凉,几人跳下去之后顿觉寒意刺骨。

没有人说话,只是拼命的游向未知的前方,只有赵定天看到了水面上的情况,他很确定他们已经走出了陵墓,因为水面上是嶙峋的怪石,独属于地下的风光。

永无止境的逆水游动,每个人都很疲惫,但是谁都没有放弃,放弃意味着死亡,而坚持可能获得生机。漆黑的地下,游动的人,前面是生是死?

小说《盗墓险生》 第18章 群尸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