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
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

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4-07 17:51:54

作者:此木为柴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介绍

小说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是由作者此木为柴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阿嚏!”上官若离打了个喷嚏,忙按住断了的肋骨处,痛的出了一身冷汗。尼玛!谁算计老娘呢?春桃问道:“大小姐,您没事吧?”上官若离微微摇头:“没事!”继续扶着春桃的手,在她的引导下继续往正房走。梅香园还真是又大又精致,假山流水,奇花异草,无一不独具匠心。院子里种着一片梅林,现在是春末夏初,已经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只是梅树下的土好像被松过,连院子里的地砖都被动过,砖缝里的土都是新的。

书友点评:

第一次看作者此木为柴的书,整体结构宏大,气势恢宏,嫌念丛生,故事情节紧凑严谨,奇峰叠起,让人欲罢不能,在网络这类小说中称得上是佳作。

章节试看:

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她一个瞎子又看不见

医女见两个嬷嬷正按着上官若离,强行脱她的裤子,忙上前恭敬道:“嬷嬷,上官大小姐精神受了些刺激,让民女帮她安静下来。”

另一个医女取出银针,对因挣扎疼的满头大汗的上官若离道:“上官大小姐放心,嬷嬷只是给您验一下清白,这么多人在一边陪着您呢,不要害怕。”

外人听来,是在安慰看不见的上官若离。

但上官若离在这话里听出了意味深长的暗示,有人看着,两个嬷嬷做不了什么手脚。

于是放了心,在银针扎入穴道的时候就配合的安静下来。

两个嬷嬷冷肃着脸,看不出神色变化,例行公事般的脱下上官若离的裤子,有些粗鲁的分开她的腿……

卧槽!上官若离在心里爆了粗口,她两世为人还是个没吃到肉的处儿好么?

守着四个小丫头,被两个老太婆扒来扒去的感觉真的超级不爽,有点像被强了的感觉!

为毛你们不早来一会儿啊,她还昏迷着就不必经受这让人吐血的一幕了!

随着一种恼怒和屈辱感涌上心头,大脑一阵缺氧,上官若离又晕死过去。

所以也没听到圣旨的内容。

两个验身的嬷嬷出了房间,对郑公公福身回禀道:“上官大小姐尚且完璧。”

郑公公微微一笑,从身后小太监捧着的托盘里拿过一个明黄色卷轴,缓缓打开,用缓慢而高亢的声音念道:“圣旨下……”

所有的人都跪在地上山呼万岁,三拜九叩。

在听完圣旨,都惊住了:皇上竟然为上官若离重新赐婚,而且是赐给了宣王东溟子煜为正妃!

要知道东溟子煜虽然位高权重,可是却已经被太医院确定不能人道,今生子嗣无望。

皇上当时对此事下了封口令,毕竟关系到皇家颜面,可是还是闹得整个沧澜大陆人尽皆知。

从此东溟子煜因为失去了男人所有的尊严而性格大变,暴戾孤傲、嗜杀成性。

但他是皇子,为了皇家体面也得有妃子妾室。皇上也曾为他几次赐婚,皇后等人也给他送过女人,但都被他虐待致死,尸体惨不忍睹!

这上官若离进了宣王府,恐怕守活寡是最好的结果。

但往好处想这也是皇恩浩荡啊,上官若离虽然保住了清白之身,但曾身陷染香楼,闺誉受损,本应该浸猪笼或者出家修行,现在成了尊贵的宣王妃。虽然都是死或者守活寡,身份待遇可是天壤之别啊。

郑公公回宫后,就有赐婚圣旨去了宣王府。

太子妃不再是瞎子,依然落在镇国大将军府,一点也不会影响太子的势力。

再为上官若离赐婚宣王,皇上给了上官天啸足够的体面,上官天啸不但不会怨恨皇上,而且会感恩戴德。

这件事就在百姓对皇上英明仁善、爱民如子的赞扬中完美落幕,谁也没想到彻查上官若离被卖染香楼的真相,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上官若离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听到春桃和秋菊低声议论。

春桃:“你说反正宣王也不能行人事,皇上干嘛让人先给大小姐验身才宣读圣旨啊?”

秋菊:“宣王再怎么着也是王爷,怎么能娶个破身的王妃?万一肚子里有了野种,肚子大了,那不是打皇家的脸吗?”

纳尼?!上官若离简直要吐血了,她被赐婚给宣王了,还是个那玩意儿废了的太监!

只听春桃又道:“这下咱们镇国大将军府出了一个太子妃、一个宣王妃,这可是天大的荣耀,我这做奴婢的都觉得高人一等了呢。”

秋菊:“是啊,宣王手上的权利可比太子大多了,又手握重兵,和咱们大将军手上的兵权加起来得有东溟国所有兵力的一半了。”

春桃:“宣王不会有子嗣,这些权利变相都是太子的了!”

秋菊:“就是不知道大小姐会不会像那五个宣王妃一样,新婚第二天变成尸体被抬出新房。”

春桃压低声音道:“那样夫人要的东西岂不是就泡汤了。”

东西?上官若离立刻支棱起耳朵。

但是医女进来给她换药,打断了二人的谈话。

上官若离浑身缠着绷带,被捆的像木乃伊一样,一边任由她们拆绷带换药,一边在脑海里搜索肖云箐要从原主这里得到什么东西。

原主是瞎子,脑海里只有一些声音记忆。乱糟糟的,不很连贯,上官若离一时也理不清楚。

似乎原主生母给她留下了什么东西,肖云箐多次旁敲侧击询问。

也多次听到有人偷偷的翻遍了原主的房间,询问丫鬟却什么都没丢。原主因为眼瞎极度的胆小自卑,也就没把此事告诉上官天啸。

不过现在的上官若离不是原主,肖云箐找什么东西都跟她没关系。原主的身份和生活都与她没关系,她现在就想养好伤,然后想办法回现代去。

她可不想留在这法律对权贵形同虚设的时代,更不想被那变态的宣王虐待致死。

即便是回不去,也要离开这里开始新生活。她有一身的本事,到时候天高任鸟飞、海阔任鱼跃,何其的逍遥自在。

上一世她活了二十二岁,如今穿到十六岁的原主身上,都是如花的年纪、大好的青春,怎么也得保住一个,不能都香消玉殒了啊!

……

镇国大将军府,

肖云箐和上官若仙正在原主的院子里看着几个丫鬟、婆子把整个院子都翻了个底儿朝天,甚至把地上的青砖都撬了起来,可谓是掘地三尺啊。

上官若仙凝眉问肖云箐:“母亲,您确定东西在这梅香园里?”

肖云箐蹙眉,她现在也不能确定了。

上官若仙看她的样子就知道了,道:“或者说您确定梅花令的存在?”

肖云箐目光放空,好像在回忆过去,半晌,幽幽道:“那是你外祖父的毕生心血,肯定存在!”

上官若仙有些气急败坏,“身外之物而已,母亲现在贵为镇国大将军夫人难道还不够吗?难道母亲等着那瞎子嫁给宣王,利用宣王的势力对付我们,甚至对付太子吗?她现在可不是原来的软柿子了!那瞎子失去了太子妃之位,会善罢甘休吗?”(30)

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恭喜姐姐成了宣王妃

上官若离嫁给宣王,休想!她上官若仙不允许!

凭宣王在染香楼前救了上官若离,他一定不会像对待其他女人一样折磨死她。

怎么可以让上官若离那个肮脏的贱人辱没宣王那样风华无双的人?宣王是她上官若仙的!她得不到,上官若离也休想!

肖云箐好像陷在回忆里,眸中闪过紧张和不安,“我找的不光是梅花令,还有你的……,不,我的软肋……”

上官若仙神色一凛,觉得此时肖云箐有点不对劲儿,“软肋?是何物?”

肖云箐身子一颤,如梦方醒,揉了一下眉心道:“你不用管,只需好好做太子妃便是!”

说着似是很疲惫的道:“你看着她们把院子恢复原样,我有些累了,先回去。”

上官若仙轻嗤,“母亲何须这么小心?她一个瞎子又看不见,父亲远征边关,回来还不知何年何月呢!”

肖云箐无奈的摆摆手,扶着丫鬟的手走了。

上官若仙若有所思的看着肖云箐的背影,露出个不屑的神情,母亲真是太胆小了,总是前怕狼后怕虎。

反正绝对不会让上官若离嫁给宣王的,能让太子与她退婚,就能让宣王不要她!

上官若离觉得这个时代的医疗水平比想象中好多了,草药的效果也很好,十天后她可以下床走动了。

除了起床、躺下和咳嗽等过程很痛,其他时候不影响正常生活。

春桃早上出去了一趟,然后肖云箐带着人抬着软轿来接她回府了。

上官若离从软轿里下来,就见已经站在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垂花门前,上面的黑色木牌上用朱漆写着三个大字:梅香园。

“若离啊,春桃和秋菊这几天那些换药的活计也熟了,就让她们贴身伺候你吧,母亲府里还有事。”肖云箐在外面做足了面子,回到府里懒得再装,送到梅香园门口就够给上官若离面子了。

上官若离微微福身:“但凭母亲做主,母亲去忙。”

肖云箐给了春桃和秋菊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转身就走。

但走了没多远,她就顿住脚步,回头看着上官若离扶着春桃的手跨过高高的门款儿,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了,具体哪里不一样,她也说不出来。

不过再怎么不一样,也是那个瞎子,逃不出她的手心!

转头继续走,她要开始给上官若仙准备嫁妆了,至于上官若离,哼哼!她不需要嫁妆!

“阿嚏!”上官若离打了个喷嚏,忙按住断了的肋骨处,痛的出了一身冷汗。

尼玛!谁算计老娘呢?

春桃问道:“大小姐,您没事吧?”

上官若离微微摇头:“没事!”

继续扶着春桃的手,在她的引导下继续往正房走。

梅香园还真是又大又精致,假山流水,奇花异草,无一不独具匠心。

院子里种着一片梅林,现在是春末夏初,已经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绿。

只是梅树下的土好像被松过,连院子里的地砖都被动过,砖缝里的土都是新的。

给花草松土,难道连地砖都起开?

上官若离心里有了怀疑,当进屋看到屋里的地砖都明显被动过,就确定这里被人掘地三尺的搜过了。

春桃扶着她进了原主的闺房,让她坐在床上,“大小姐,您休息一下吧。”

上官若离微微点头,“好!”

等春桃出去,她才打量屋里的摆设。

家具都是名贵的紫檀木,博古架上放着低调奢华的摆件儿,屋子四角的花架上摆着不知名的花草,淡紫色的纱幔随风飘动……

看起来肖云箐这个当家主母似乎没苛待原主,但原主是瞎子,这些不过是做给上官天啸看的罢了。

不过这些上官若离并不在乎,她要养好伤然后离开这儿,刚躺倒舒适的大床上,就听屋外传来上官若仙的声音:“姐姐回来了是吗?”

上官若离扶额,她刚躺下,这一躺一起很痛的!

所以她就不打算费劲起来了,欠了欠身子,靠在大靠枕上。

上官若仙袅袅婷婷的迈着莲步进来,肌肤赛雪、眉目如画,转过屏风时,肩上的披帛被风吹起,显得她如同乘风而来的仙女。

上官若仙是极美的,这点上官若离也不得不承认。

“姐姐!”上官若仙微微福身,“仙儿恭喜姐姐成了宣王妃!”

上官若离简直呵呵了,淡淡的道:“我也恭喜妹妹成了太子妃。”

上官若仙一脸的得意,但语气幽怨而抱歉的道:“姐姐是在怪妹妹吗?这都是皇上的意思,妹妹也是身不由己呢。”

上官若离被她这假惺惺的样子恶心到了,但也得装作看不见的样子,“我没怪你,对于我来说嫁给谁都是一样的,反正都不知道长的什么模样。”

上官若仙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这倒是,姐姐这么想最好。”

“你有什么事吗?”上官若离佯装疲惫的打了一个哈欠,她一个二十二岁的灵魂真不想与一个十五岁的绿茶婊在这里浪费时间。

丢份儿!

上官若仙审视着上官若离的神色,也觉得她变了,面色狰狞的道:“母亲开始为我们准备嫁妆了。”

“哦!有劳母亲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上官若仙自己找了个椅子坐下,“姐姐知道母亲的嫁妆是要留给子女的,大夫人去世前将一些重要的东西交给了姐姐,姐姐快点拿出来,让母亲添到你的嫁妆单子里,这样你将来在宣王府也能抬起头来不是?”

她嘴里的大夫人指的是原主的生母,上官天啸的原配夫人肖云萝,肖云箐同父异母的嫡姐。

上官若离微微蹙眉,做出努力思考的样子,“这件事你和母亲已经问过许多次了,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呢?想必是妹妹和母亲弄错了吧?”

原主确实没有这方面的记忆。

上官若仙很好心的提醒道:“姐姐,大夫人去世的时候你只有一岁多,有些事自然不记得,但花嬷嬷死的时候你已经十五岁了,她应该留下什么话给你吧?”

小说《特工嫡女:王爷请独宠》 第5章 她一个瞎子又看不见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