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穿越重生 >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

分类: 穿越重生

更新时间:2021-04-08 18:02:08

作者:漫步云端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介绍

快看看漫步云端的新书《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一声声,刺耳至极,却让月千澜觉得格外的好笑。瞧瞧,她的好二娘,又开始了唱大戏。月千澜跟翠湖踏进院子,便看见院子里站着不少人。正厅里,更是挤满了满面愁容的大夫。她穿过人海,缓缓的靠近月樱的闺房,守在门口的小丫鬟,看见月千澜来了,及时伸手拦住。“大小姐,三小姐现在病重,怕把病气传染到了其他人的身上,所以二夫人和老爷吩咐了,不得二夫人允许,任何人都不得入内。”

书友点评: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这本小说不小白,语言精炼有韵味人物性格塑造的有特点,不自带主角光环,是难得的一本好书。

章节试看: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第8章试读

“不过,我实在不知道,太子殿下,他究竟为什么要谋杀你啊,他不是已经向皇上请了圣旨,求娶我们月家千金了吗?他为何还要向你下毒手啊?”

不得不说,沈氏避重就轻的话语挺巧妙,她忽略掉月千澜的狐疑,一步步将谋害罪名按在了太子身上,然后又引出太子这么做的原因。

月樱小声接过沈氏的话茬,继续说道:“大姐,小妹有一些话,藏在心里很久了,如果现在不说,我怕以后会害死你啊。”

月千澜呵呵一笑,眨眨眼看向月樱:“三妹请直言不讳,我这人还挺怕死的。”

好不容易重活一世,大仇还未报,她可不是惜命的很嘛。

月樱咬着唇瓣,似下了很大的决心,低声说道:“大姐,曾经我在慧颖公主寿宴上,亲眼见过太子替二姐捡过帕子。而且,这些天,外府一直有书信送往二姐那里。我怀疑,那些书信是太子殿下传给二姐的,太子殿下他可能喜欢二姐,此次太子殿下请求陛下赐婚,他一定是求娶二姐的。但是……”

月樱欲言又止的看了月千澜一眼,不忍说出接下来的话。

沈氏眸底闪过愧疚,拉住了月千澜的手:“澜儿,我没想到,原来太子殿下喜欢的是你二妹。虽然,你二妹比你漂亮,有才气。可她到底是一个庶女,如何比得过你嫡女的身份?堂堂一国太子,怎么可能娶一个庶女为太子妃呢?”

月樱立即继续说道:“二娘说的是,问题就出在这里,如果太子倾心二姐,那么身为嫡长女的大姐,就会是一个阻碍。所以……所以……”

月樱有些惧怕,不敢说下去。

沈氏佯装恼怒,瞪了月樱一眼:“所以什么,你快说,我们也好想出对策,不让澜儿成为太子的阻碍啊。”

“所以,我猜测,大姐成了太子的眼中钉,除之而后快。太子便秘密买通了我身边的翠玲,利用翠玲之手,神不知鬼不觉的推大姐落水,打算让大姐活活淹死。大姐一死,嫡长女不在,那么二姐这个月府长女便有了合适的身份成为太子妃了。”月樱捂着疼痛的手指,忐忑不安的猜测。

沈氏眼睛一红,扑到了月千澜身上,无比伤心的哭道:“我可怜的澜儿啊,虽然倾华是我的女儿,可是你也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女儿啊,太子殿下他怎么能为了迎娶倾华,而想要害死你呢?

澜儿啊,我们一定要想一些对策,让太子殿下收手。否则,堂堂一国太子,想要你的命,那是轻而易举的啊。”

月千澜眸光微冷,唇角微勾,她推开缠在她身上哭得像个泪人的沈氏。被这个毒妇碰一下,她都觉得恶心的不行。

偏偏,现在她还得陪着她唱大戏,当真是备受煎熬啊。

“二娘,我……我该怎么办啊?我可不想死,更不想成为太子的阻碍啊……”月千澜佯装害怕的低声道。

沈氏眸底闪过得逞的精光,她又瞥了眼月樱。

月樱立即上前,拉住了月千澜的胳膊,开始替她出谋划策。

“大姐,三天后,是二姐的庆生宴,爹爹说了,要热闹隆重一下。届时,他会把几位皇子和太子都请过来,好好的替二姐过生辰。到时,如果太子向爹爹求婚,你可以主动向爹爹回绝,你没有嫁给太子之意,即使太子求娶的是你,那也只不过是太子的烟雾弹而已。

你千万别信太子的话,你一定要坚决拒绝太子的求婚。唯有让太子知道,你没有攀龙附凤的心思,太子才会认为你没有威胁,从而会放你一条生路的。”

所以,前世,月千澜受了她们的怂恿,当众拒绝了太子的求婚。

那一晚的情形,月千澜都不忍回首,她清清楚楚的记得,太子那一双深邃如海的眸子里闪烁的晶莹亮光,意味着什么。

月千澜攥紧了衣袖,僵硬的扯着笑意,佯装感激的看向月樱。

“三妹,大姐要谢谢你,替我寻找到了一条生路。我一定会按照你说的,一一照办的。”

沈氏与月樱对视一眼,彼此眸底闪过一道轻蔑不屑的暗芒。

在她们眼中,月千澜就像一个傻子,一个任由她们摆布的提线木偶。

两个人又安慰了月千澜一番,让她好生养病,其余不用担心,只要照着月樱所说去做,太子殿下一定会放过她的。

月千澜眉眼温顺,颔首应了。

两个人欢欢喜喜,且胸有成竹的离开了月千澜这里。

月千澜勾唇冷笑一声,随即眸光瞥向一处阴暗角落。

“出来吧……”

一个身穿黑色衣衫,黑布蒙面的黑衣人,缓缓从隐秘处慢慢走出来。

她凝了他片刻,随即低声问道:“她们刚刚说的,你听清楚了吗?”

黑衣人眸光深邃,静静的凝着她,点了点头。

月千澜低声一笑:“好,那你就回去,把她们说的话,一字不落的叙述给那人听。记住,让那人不要打草惊蛇。”

黑衣人一言不发推开门,回头缓缓的凝了她最后一眼,他的身影如同鬼魅般,瞬间消失不见。

此人轻功已经到了登峰化极的地步,一般的内宅府邸,在他眼中,如同过无人之境一般。

但月千澜知道,纵使此人轻功了得,却不及那人的万分之一。

翠湖小心翼翼的推门入内,瞪大眼睛扫了四周,发现没有其他人,她才缓缓的舒口气。

“小姐,那人走了?”

“嗯,回去报信了,三天后的寿宴一定非常有趣。”

“小姐,你让我送信的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啊。我当时拿着玉佩找到了那家酒楼的掌柜,直接甩出这个玉佩,掌柜当场就傻眼了。然后,我就见到了那个黑衣人……”

月千澜眸光闪烁,心底隐隐作痛,原来,只有她一人不知他的深情而已。

凡是在他身边的人,恐怕早已知悉了他的心思,所以那个掌柜看见她的玉佩,才会这么激动。

“关于这件事,你别多问了,知道太多,对你不好。翠湖你记住,以后有些话即使烂在肚子里一辈子,也不能轻易说出口。一句话,有时,可能会要了你的命。”月千澜善意的提醒。

谋君心:废后倾城又倾国第9章试读

前世,翠湖可不就是因为一句话丧了命吗?

翠湖缩缩脖子,有些害怕的连连点头:“小姐,我记得了,我以后多做事,少说话。”

“嗯……”

月千澜下床来,缓缓的蹲下身,捡起地上的瓦片

翠湖连忙夺下那碎片,有些担忧的说道:“小姐,别碰这碎片,里面恐怕有毒。”

月千澜缓缓的站起身,低声嘱咐翠湖:“把里面的药渣弄出来,你想办法找到府外的大夫,好好查一查这里面都是什么药。”

“哦对了,你今晚警醒点,帮我留意一下月樱那边的情况。”

翠湖满腹疑惑,张张嘴想问,思及刚刚月千澜警告她的话语,她立即捂住嘴巴,睁大眼眸狠狠的点头。

月千澜缓缓的走到铜镜前,抚着如花似玉的容颜,还有额头的那道伤疤,她喃喃自语道。

“今晚的月府,注定不会平静……”

……

翠湖迷迷瞪瞪的守了一夜,天刚蒙蒙亮时,突然三小姐那里渐渐热闹了起来。

翠湖揉揉眼,眸底闪过一丝亮光,小姐料事如神啊,三小姐果然要出事了吗?

她出了院子,去打听月樱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等她回到大小姐这里,月千澜已经坐在了梳妆桌前,拿了一把木梳,梳着自己的长发。

“小姐,你果然没料错,三小姐她出事了。”

“哦,出了什么事儿?”

“三小姐昨天捡碎片时,伤了手指,后半夜时,她手指上的伤口便红肿了起来,然后渐渐身体起了热,如今一一碗碗汤药灌下去,居然压不住高热。现在她整个人都处于昏迷不醒,药石无用的地步。”翠湖闪着晶亮的大眼睛,激动无比的回道。

月千澜轻轻的勾唇,冷冷一笑:“哦,原来是这样啊,三妹似乎已经病入膏肓了啊,翠湖你将昨晚根据药渣,列出的清单带上,顺便再带根据药渣配得一些药过去。身为嫡女,我这个长姐,必须去看望一下三妹,并且把二娘煮给我的珍贵汤药送给三妹服用,说不定这一剂汤药下去,她便醒了呢?”

翠湖昨晚悄悄的潜出府邸,刚刚转了一个拐角,打算去找大夫验一验那药渣到底有什么猫腻。

结果,那个黑衣人拦住了翠湖的去路,将她带进了一家药铺,药铺里的大夫不出半柱香的时间,便查出了那药渣的中药成分。

随即,翠湖按照月千澜的吩咐,让大夫列了一份药方,然后又抓了又药渣成分一模一样的中药。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月千澜今晚,便让她们都瞧瞧,究竟是她蠢笨如猪,还是她们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

刚刚到了雪樱院门口,月千澜便听见沈氏哭泣到快要断了气的哀嚎声。

“樱儿啊,我的好女儿啊,你快点醒醒,睁开眼睛看看二娘啊。二娘替你请来了京都所有的大夫,你可一定要挺过来啊……”

一声声,刺耳至极,却让月千澜觉得格外的好笑。

瞧瞧,她的好二娘,又开始了唱大戏。

月千澜跟翠湖踏进院子,便看见院子里站着不少人。

正厅里,更是挤满了满面愁容的大夫。

她穿过人海,缓缓的靠近月樱的闺房,守在门口的小丫鬟,看见月千澜来了,及时伸手拦住。

“大小姐,三小姐现在病重,怕把病气传染到了其他人的身上,所以二夫人和老爷吩咐了,不得二夫人允许,任何人都不得入内。”

月千澜微微挑眉,眸底闪过一丝冷笑。

沈氏这是做贼心虚吗?意图遮掩她所做的恶事,所以即使月樱真的撑不过死了,也没人能够近身,了解真正的真相。

“你去向二娘通禀一声,就说我这里有副起死回生的方子,能够救三妹脱离险境。请二娘,务必要相信女儿,千万不能耽误了三妹的病情。”

小丫鬟眸光一亮,连忙点头,掀开门帘进了屋。

过了片刻,门帘被掀开,走出许久未见的丞相月晟丰。

月晟丰阴沉着一张脸,带着审视瞥了眼月千澜。

“樱儿如今病重,不是你开玩笑的时候,没什么事儿,给我滚回你的房间里。这一次,若不是你让樱儿捡什么碎片伤了手,她又怎会变成这幅半死不活的模样?

跟你娘一样,都是扫把星,若不是你二娘一力阻拦替你说好话,我早把你送去你母亲那里静修去了。

你给我安分一些,千万别再给我招惹事端,否则我一定饶不了你……滚,现在我不想看见你……”

月千澜暗暗咬牙,心中的恨意滔滔。

前世,月晟丰就从来都不给她好脸色,出了事,他只会把责任推给月千澜,从来不去计较月倾华和月樱的罪过。

他将大女儿视若敝履,将二女儿三女儿捧在手心,视为掌上明珠。

摊上这么一个渣爹,也难怪前世,她格外依赖,总是在她面前扮演白脸的沈氏。

在月府,她没有倚靠,唯有听从沈氏,她才能过上一些人的日子。

可是,到头来,沈氏只不过是利用她罢了。

月千澜脑海里千思百转,最后她低下头,佯装惴惴不安的说道:“父亲,昨晚的事情,我是有做错的地方。我失手打碎了二娘端给我的汤药,我本来要自己捡那碎片的,可是三妹为了赎罪,主动请缨要帮我捡。

我当时头晕的厉害,无法阻止,二娘在一旁一直说,奖罚分明,这是三妹该做的。虽是如此,但是让三妹捡碎片,我于心不安,所以我便强撑着头部的眩晕,下床帮三妹的忙。却不想,我实在晕眩的厉害,视线模糊一片,一不小心便踩了三妹的手。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当时我就想让三妹回去包扎伤口了,可是二娘却说,先查清楚我被推落水一事。我是一个女儿,自然无法反驳父母的命令,我真的没有想到,事情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月晟丰看着有些委屈的大女儿,他稍微缓和了一下神色,低声问道:“落水一事,查清楚是谁了吗?”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