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情感 > 谁似锦书寄年华
谁似锦书寄年华

谁似锦书寄年华

分类: 都市情感

更新时间:2021-04-08 12:33:03

作者:墨汀汀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谁似锦书寄年华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谁似锦书寄年华介绍

作者墨汀汀给大家带来了《谁似锦书寄年华》的主要情节:洗澡的时候,被两个哥哥暗中追杀的江凌宴闯进了她的房间躲进了她的浴桶里。那一晚,殷舒曼一个未出嫁的深闺小姐被她看光了身体。她记住了他身上的血腥味,也记住了他苍白英俊的脸。回到平城后,殷家父母知道了这件事勃然大怒,原本再过一年,殷舒曼和陆衍就要说亲了。殷家世代是书香世家,家风传统,殷家父母也是非常守旧的人。为了女儿,也为了不让陆家吃亏,他们只好愧对陆家,去苏城跟江家结亲。

书友点评:

《谁似锦书寄年华》的剧情紧凑,人物刻画细腻,前后呼应,整篇没有废话凑字数,很久没看到这么好的小说了。关键更新速度还快。

章节试看:

08

四年前,江凌宴还不是现在的江先生,只是江家的三少爷而已。他上面不仅有江老爷压着,还有两个哥哥和一个主母。他的母亲陈氏那时候只是江老爷的一个姨太,卓茵根本没资格进江宅的大门。

那一年的三月,殷舒曼来苏城探亲。那是养在深闺的她第一次离开平城独自出远门。

刚到苏城的那天夜里,她在旅馆里住了下来。

洗澡的时候,被两个哥哥暗中追杀的江凌宴闯进了她的房间躲进了她的浴桶里。

那一晚,殷舒曼一个未出嫁的深闺小姐被她看光了身体。

她记住了他身上的血腥味,也记住了他苍白英俊的脸。

回到平城后,殷家父母知道了这件事勃然大怒,原本再过一年,殷舒曼和陆衍就要说亲了。

殷家世代是书香世家,家风传统,殷家父母也是非常守旧的人。为了女儿,也为了不让陆家吃亏,他们只好愧对陆家,去苏城跟江家结亲。

江老爷在世的时候江家还没有现在这么家大业大,殷家虽然在平城,但好歹是做官的,江老爷乐得用一个庶子的婚事换一条人脉,欣然答应了。

就这样,两家的婚事定了。

陆衍得知她的婚事后大受打击,在她成婚的前一天,失意地出国了。

他们的婚礼是非常传统的中式婚礼。洞房花烛的时候,江凌宴掀开了殷舒曼的盖头。

穿着喜服的他英俊极了,即使脸色有些苍白,依旧是她见过的最好看的男人。只是他的目光冷极了,还带着浓浓的不屑。

若不是他闯入她的房间,毁了她的名声,她又怎么会嫁给他?一个庶子而已,凭什么嫌弃她?

殷舒曼冷冷地回瞪他。一时间,满屋子失去了喜色,只留下隔阂和冰冷。

最后,江凌宴连交杯酒都没有喝就离开了洞房。

当夜,殷舒曼就成了江宅上下的笑柄。她气极了,第二天一大早便搬出了这间院子,住到了江宅一个没人住的别院里。

谁想这一住就是四年。

四年里,她旁观他暗中蛰伏、忍辱负重,旁观他在江老爷死后崭露锋芒,最终成了一家之主。

江凌宴的主母和两个兄长是极坏的。江凌宴的身体不好不是娘胎里带出来的病,而是他们给他下毒后留下的病根。他们在跟他争斗的时候不是没想过利用殷舒曼,可是殷舒曼自小便是读了许多书的,也见过平城官员们之间的争斗,从来不给他们任何机会。

她不出手帮他,也不成为他的累赘,只是静静地在局外看着。

就这样,一晃就是四年。这四年里,她在别院里看他起高楼,看他宴宾客,看他在殷家的帮助下把生意做大,最后看他和他的母亲把别的女人请了进来。

往后,无论他是金屋藏娇还是大厦倾塌,都与她再无瓜葛了。

从江宅回来后,殷舒曼终于控制不住大哭了一场。她从来没有这么痛快地哭过。

深夜,见她还没有睡,秀儿有些担心。

此时殷舒曼脸上眼泪已经被风干了。“秀儿,你跟我多久了?”她忽然问。

秀儿答:“十来年了。”

“是啊,十来年了。”殷舒曼喃喃地重复了一遍,语气骤然变得冷然,“既然跟了我十来年,那你为何会被江凌宴收买,跑去给他报信?是我待你不够好?”

那一日在大门外,不是她的错觉,确实是江凌宴在拐角。

09

十多年的情谊比不上江凌宴给的钱财,殷舒曼把秀儿的卖身契还给了她,让她走了。

几天后,陆衍着急地赶来,脸色凝重地告诉她,平城那边来电报,说殷家出事了。

殷父被捕入狱,殷家被控制了起来。

殷舒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怎么会这样?”

“是平城那边知道了你跟江凌宴离婚的消息,原先忌惮殷家和江家联手的人趁着这个时候对殷家下手了。”看着殷舒曼惨白却极力撑住的样子,陆衍心疼地安慰说,“别担心,一定还有余地。我们家也受到了影响,我爸妈叫我明天回平城,你要跟我一起回去吗?”

这四年里,江凌宴的生意做得很大,不仅控制着苏城的经济命脉,在平城也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殷舒曼摇了摇头,衣袖中的双手紧握成拳:“不,我要去求江凌宴。”

以江凌宴的能力,一定可以救殷家!

陆衍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殷舒曼没想到自己那么快又会回到江宅。几日前发的毒誓还在耳边,可是她顾不了那么多了。

刚到门口,她就被守门的拦了下来。

“能不能帮我通报一声?我找江先生。”

守门的小厮互相看了一眼,摇了摇头。

殷舒曼一晚上没睡,熬红了眼睛,脸色也不好。从前高贵矜持的太太变成了这个模样,两个小厮也看得不忍心,在她的几次恳求下,终于进去通报了。

可是没多久后,殷舒曼等到的不是江凌宴,而是卓茵。

“这不是殷小姐吗?”卓茵穿着白色的高跟鞋从台阶上走下,声音清脆。她昂首挺胸,一副主人的样子。

殷舒曼垂了垂眼睛,声音平静地说:“卓小姐,我想见见江先生。”

卓茵好笑地说:“都离婚了,你还想见表哥?别在这丢人了。”

就在她要回去的时候,殷舒曼的声音响起:“我求你。我求你,让我见见江先生。”

一向眼高于顶的殷舒曼会求人了。卓茵转回了身,好奇地打量着她。

这种眼神让殷舒曼回忆起了那晚的派对上的羞辱,身体僵直。

卓茵的笑容里带着不列颠式的优雅:“你这是在求我吗?我怎么看不出来?”

殷舒曼看向了她。

她清冷的目光让卓茵没由来心虚了一下,就在这时,殷舒曼倏地跪了下来。

膝盖磕在石板上,是入骨的冰凉,但是她已经感受不到了。高傲地活了二十二年的她弯起了脊背、曲起了膝盖,跪在了一个她破坏她婚姻的女人面前、跪在了她说再也不来的地方。

她抛下了自尊,只求能见到江凌宴。

守门的小厮们吓了一跳,卓茵却很得意。她在殷舒曼面前来回踱步,说:“你还记得你打过我一巴掌吗?”

“对不起,卓小姐。你可以现在打回来——”

话音刚落,殷舒曼就感觉到了左脸火辣辣的疼。

她跪着没有动。

门外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她不相信江凌宴没有听到消息。

她在等,等他出来。

江宅门口的动静引得人注目,见好几个路人看了过来,卓茵忍住了再打第二下的冲动。

她转身走上了台阶,守门的小厮看得不忍心,小声问:“表小姐,真的不让她进来吗?”

卓茵瞪了他一眼,冷笑说:“让她跪!把门关上。”

江宅朱红色的大门被慢慢关上,跪在石板上的殷舒曼身体显得特别单薄,身形却很坚定。

她不顾行人的打量和指指点点,只是看着紧闭的大门。

她期盼他念在四年的夫妻名份、还有她把清白的身子给了他的份上怜悯她。

只是,她错了。

江凌宴对她一点情份都没有。

她跪到深夜、跪到双腿失去了知觉。

就在她昏昏沉沉的时候,大门忽然有了声音。有人从里面打开了门。

紧接着,一盆冰凉的污水迎面而来,浇了她一身,让她顿时清醒了过来,刺骨的寒凉。

值夜的丫头看到她,吓了一跳,愧疚又惊恐地说:“啊!殷、殷小姐,你怎么还在这里?”

是啊,都已经知道结果了,为什么还要跪在这里?

心灰意冷的殷舒曼踉跄地站了起来,眼泪混合着污水滴滴答答地淌落。

总会有别的办法的,大不了她陪着父亲、母亲还有弟弟一起落魄、一起死。

可是她并没有这个机会。

就在她买到火车票,准备回去的这一天,陆衍发来了电报。

殷父死在了牢中,殷母自寻短见去了。

她再也控制不住,攥着火车票哭到了崩溃。

小说《谁似锦书寄年华》 第8章 08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