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周晓东阅读
当前位置: 首页 > 总裁豪门 > 宠妻入骨:霸道厉少狠会撩
宠妻入骨:霸道厉少狠会撩

宠妻入骨:霸道厉少狠会撩

分类: 总裁豪门

更新时间:2021-04-08 18:40:15

作者:一瓶冰阔落

来源:微小宝

微信阅读 在线试读

宠妻入骨:霸道厉少狠会撩目录试看

全部章节

宠妻入骨:霸道厉少狠会撩介绍

快看看一瓶冰阔落的新书《宠妻入骨:霸道厉少狠会撩》:林甘蓝也不忸怩,起身去拉后座的门,被厉晋远拦住了,一只大手压住车门,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我不是司机。”他指了指副驾驶的位置,“喏,坐那儿去。”“靠,讲究!”林甘蓝腹诽一句,奈何没他那样的力气,只好作罢,怏怏地坐进了副驾驶位。车子发动,林甘蓝扫了一眼身旁的男人,不愧是特种兵,开车也坐得笔直端正,浑身散发出令人畏惧的威严。林甘蓝不是个话多的人,车厢里一度归于沉寂,直到行至岔路口,她才开口:“往左转,我不去医院,回警局。“

书友点评:

《宠妻入骨:霸道厉少狠会撩》这本书真的很好看,独特的思路,细腻的文笔,绝对佳作。关键是描绘的那种精神,值得一看!

章节试看:

5-我不能生

那女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左右,五官小巧而精致,化了淡妆,更衬得眉眼动人,樱唇嫣红。她穿一件修身的酒红色雪纺衬衫,搭配白色半身鱼尾裙,特意亮出并不凸出的肚子,仿佛那是一种了不得的荣耀。

然而,林甘蓝却没心思看她,一双眼仿佛钉在了她对面的男人身上。

他穿一身浅灰色的西服,勾勒出颀长挺拔的身形,短发微扬,戴一副细边眼镜,双手插进裤兜,一派斯文模样。

那微挑的浓眉,那温润的眼眸,刻在她的记忆里,依然那么鲜活,五年时光荏苒,仿佛弹指一瞬间。

陆述讥诮一笑,好像听见了一则笑话:“你,谁啊?”

年轻女子微微一怔,结结巴巴:“陆先生,我是杜美琪啊,两个月前,唐少为你举办的归国party上,咱们见过,你还夸我小鸟依人呢!”

她口中的“唐少”,林甘蓝也认识,是陆述的发小,“盛唐”集团的小少爷唐铭白。

一丝绯红漫上杜美琪的脸,她微微仰头深情地凝视着陆述,欲诉还休:“那天晚上,您喝多了,就……”

她故意抚了抚肚子,暗示的意味浓厚。

林甘蓝躲在墙边,指甲几乎扣进了红砖墙缝里,眼睁睁看着陆述走近,修长的手指挑起杜美琪的下巴。

他似笑非笑,轻佻得好似对一件物品评头论足:“额头填充玻尿酸,鼻子做了假山根,双眼皮也是假的,就你这种棒子国舶来品,爷能看得上?”

“陆先生,我肚子里可是你的孩子,你不能不认啊!”年轻女子拉住陆述的衣袖不放,泪水沿着脸庞滚落,伤心欲绝。

陆述沉下脸,茶色的眸子一凛,一脸鄙薄地甩开她,径直把西装脱了,扔在地上,轻飘飘地吐出一个字:“脏。”

他弯腰从车里拿出一瓶水,冲洗了碰过女人的那只手,又掏出手巾缓缓擦干每一根手指,那细致样儿,活像旧书本里走出来的民国少爷。

“这么多年,我万花丛里过,片叶不沾身,知道为什么吗?”陆述丢掉纸巾,就像丢掉眼前这个女人,语气充满了浓浓的厌恶。

他弯唇,扬起一抹讥诮的弧度:“因为我不能生,你的孩子指不定是谁的野种,滚远点,别污了我的眼睛。”

陆述不能生育?

林甘蓝被这个消息砸中,猝不及防后退了一步,踢到了一个易拉罐,“咕噜噜”滚向远处。

不知是听见了声音,还是心灵感应,陆述的一条腿已经迈进了酒店,忽然侧头往她的方向望过来。

林甘蓝白皙的皮肤,陡然褪去最后一丝血色,她掉头就跑,像是受了惊的小兽,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不能被他发现了!

一声刺耳的刹车声划破繁华的市中心,一辆军绿色的切诺基直直地驶来,林甘蓝下意识抱紧了手里的证物,眼前一黑,摔在了柏油马路上。

厉晋远从车上下来,三两步奔过去,想扶起她,却被甩开了手。

“又是你!”林甘蓝没什么大碍,只是膝盖蹭破了一点皮,火辣辣的疼,气得咬牙切齿,“遇见你,就没好事!”

厉晋远的目光落在她怀里紧紧抱住的杯子上,她摔得龇牙咧嘴,也依然稳稳地护住,像是保护着珍贵的宝贝。

攥紧杯子的手指修长,白皙纤细,骨节分明,夜风掀起她的黑色长发,在闪烁的霓虹灯光影里飘扬,整个人好似活在滤镜里,有一种朦胧而梦幻的美,不可方物。

眼前的女人,仿若一把钥匙,唤醒了他深埋的记忆。

厉晋远深深地看着她,鬼使神差开了车门:“上来,我送你去医院。”

低沉的声音,多了几分连他自己都没察觉的温柔。

6-帮我查个人

林甘蓝也不忸怩,起身去拉后座的门,被厉晋远拦住了,一只大手压住车门,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我不是司机。”他指了指副驾驶的位置,“喏,坐那儿去。”

“靠,讲究!”林甘蓝腹诽一句,奈何没他那样的力气,只好作罢,怏怏地坐进了副驾驶位。

车子发动,林甘蓝扫了一眼身旁的男人,不愧是特种兵,开车也坐得笔直端正,浑身散发出令人畏惧的威严。

林甘蓝不是个话多的人,车厢里一度归于沉寂,直到行至岔路口,她才开口:“往左转,我不去医院,回警局。“

厉晋远皱眉,眼底隐约闪过一丝不赞同,生硬地问:“为什么?”

她举了举手里的杯子:“我想验证自己的猜测。”

厉晋远也是个聪明人,举一反三,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你是说,我是因为喝了这杯水而中毒。“

林甘蓝点头,忽然念头一转,掏出手机,把死者的脸部照片给他看:“这是死者,你见过他吗?”

厉晋远不疾不徐地踩下刹车,切诺基稳稳停在警局门口,他才转头去看,眼眸深了深,林甘蓝注意到,他的拳头握紧了又松开。

“我见过他,那天我凌晨五点多抵达江州,入住百悦酒店,是他给我送来这杯水。”

这就能解释,为何两人的中毒症状一模一样了,原来还有这一层渊源。

暗夜无云,只有一轮弯月悬挂半空。

林甘蓝回到警局,身后的男人紧抿薄唇,如影随形地跟上。

时针指向九点,法医办公室空无一人,路过一张空置的办公桌,她冷着一张脸,敲了敲桌面,言下之意:在这儿等我。

稀奇的是,厉晋远竟然懂了,比划了个“OK”的手势。

林甘蓝拎着水杯进了一扇玻璃幕墙相隔的化验室,一次性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检验杯中的水。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办公室内安静得犹如一片深海,厉晋远双腿交叠,用手撑着头,那双墨黑的眸子动也不动地凝视着那抹清丽的身影。

长发束起,穿着简单的牛仔连身裤,全身上下没有一件饰品,可是在化验室的冷光灯下,认真的侧颜似乎闪烁着光芒。

他挑了挑浓眉,此次来江州的任务,说不定有着落了。

不知过了多久,化验室的门打开,林甘蓝解下口罩走出来,脸色凝重:“果然,水里含有高浓度乌头毒素,幸好量不多,才让你捡回一条性命。“

这个结果,早在两人意料之中,厉晋远一点也不惊讶,反而饶有兴致地询问:“林法医怎么知道这是乌头毒。“

趁林甘蓝化验的时候,他百度了“乌头”,是一种可入药的有毒植物。

林甘蓝笑了笑,眼眸亮晶晶的,红唇微启:“抱歉,无可奉告,我要补写检测报告了,你请自便。”

竟是下了逐客令。

出了警局,厉晋远立刻拨了电话:“赵风,帮我查一个人,江州警局的法医林甘蓝。“

不出两分钟,就有了回复:“毕业于江州医科大学,是去年的优秀毕业生,父亲林建民是小有名气的中医,母亲关淑艳是市歌舞团的舞蹈演员。”

出身杏林世家,难怪她不必翻找资料,就能认出乌头毒!

他眉头微皱,不禁喃喃自语:“那她应该过的很幸福,怎么会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厉队,那可不见得……”

赵风的一席话,让厉晋远浓眉紧锁,愣在原地。

微凉的夜风扬起他的黑发,猎猎作舞,像是一簇黑色火焰在燃烧,就连那颗冷硬的心,也感觉到了一股烧灼般的疼。

完本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
男神频道
女神频道

更多标签

更多